為什麼一線明星能賺那麼多錢,而科學家卻不行?

問題描述:一線明星們唱歌,拍戲,廣告,上綜藝節目,甚至商演或者綜藝節目就能賺取普通人幾輩子都賺不到的錢,而偉大的科學家研究出來造福全人類的成果收穫卻甚少,真是不公平,這樣會不會很畸形,這種現象讓人們都想當明星,不想當科學家,這樣的不平衡會帶來嚴重的後果。真是有些想不通這個現象和這個現象背後的本質,和這個現象所帶來的結果!透過現象看本質!本質又是什麼?
, , , ,
張小北:

這個問題有明顯誤導啊……還是先問是不是,再問為什麼。

「科學家」是種職業的模糊描述,「明星」是某個職業里從業等級的模糊描述,放在一起比較本身就有問題啊。

如果把「明星」換成「演員」,那科學家的收入可未必就比演員的收入低啊。

非要用那種年收入上億的明星來比較,那科學家也可以拿雷軍出來做例子啊。雷軍作為小米科技創始人,也算科學家啊,(如果以資產算)他的收入可不比絕大多數明星低。


啊啊啊啊啊:

真是有些想不通這個現象和這個現象背後的本質,和這個現象所帶來的結果!透過現象看本質!本質又是什麼?

首先這個現象直接原因是仇富,更本質原因是社會上升自己一個層次太難了社會貧富差距在加大。

1首先仇富現象,現在許多人甚至連三線城市房子都買不起了

幾十年自己辛辛苦苦的收入都需要供給房貸,

但有些人卻可以一晚上消費百萬

而這些明星是我們都看的見的,她們站在社會的聚光燈下

甚至人們發現明星收入不是和演技成正比

而是靠炒作,靠投機,靠權色交易

這下我們這些老老實實做事的人開始不平衡了

他們沒多大本事,甚至連抗戰幾年不知道,解決一個一元二次方程就是學霸

天天炒作自己的孩子,天天炒作自己愛情

收入幾千萬,收入上億

這是許多人10輩子都賺不到錢啊

也許她們一個包包就是一般人幾年的收入

但實際上許多明星連最基本的演技或者唱歌都沒做好

很多是靠著炒作,投機起來的

人們開始不公平了,覺得社會不是公平的,正義的

覺得自己的收入受到剝削了

所以開始批評明星的收入

2更本質原因有兩點,一中國貧富差距在加大

阿里巴巴在美上市,在2000人的完整榜單中,阿里系有43位股東上榜,比去年新增25人。其中,排在馬雲之後的六人均來自螞蟻金服,其中螞蟻金服董事長彭蕾以400億元財富位列阿里系第二名。胡潤表示:「如果加上蔡崇信、前阿里系的滴滴程維和蘑菇街陳琪,大阿里系都有近50人上榜,99年我們第一次發榜時,全中國就找到50個人。

許家印的財富是2900億,

2010年娃哈哈集團董事長宗慶後以534億人民幣資產登上今年首富。

僅僅7年時間,首富的財富值已經增長了5.5倍左右

很明顯富人更有錢了,其財富的增長遠快於中產

不患寡而患不均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之前王狗子和我一起田裡種地的,

現在他房子幾套,奔馳一輛,小三一個

而我房貸還沒還清楚了!

還有10多年要還房貸了!

這下嫉妒心來了,需要宣洩,而明星是公眾人物,而且一般那麼富有,

所以大家開始批鬥,開始嘲諷,開始泄憤

3階級上升越來越難

70年代到2000年之前

大量的位置,大量的人很輕松上去了

10多年可以從窮小子變成億萬富豪,大量人在

那時候上升一個階級非常容易

讀書你讀好點大學,往往上升幾個階級

但現在即使你讀985,讀雙一流

你在二線城市靠自己買的房都很優秀了

大量清華北大的大學部生在一線實際上是靠自己買不起房的

除非天才,普通人讀書最多可以把你從底層送到中產的中間

後面怎麼走還得靠你自己

而你想去上層社會千難萬難,

現在需要不止一代人努力

英國有個紀錄片,

英國《56up》紀錄片,記錄十四個孩子的不同人生! – 閱讀精選

而中國現在階級流動型慢慢減少,

慢慢變成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的孩子會打洞!

你想上升到上層社會

必須你慢慢積累下只雞

你孩子利用雞變成鵝

你孫子利用鵝變成羊

你重孫把羊變成牛

而以前一個人就可以慢慢直接積累到牛

所以許多人覺得焦急,不平衡

實際上是階級的固化,流動性減少

這些批判現象直接原因是人們仇富

但本質原因是階級的流動性減少和貧富差距的加大

人們不患寡而患不均


來都來了:

還不是因為你們這些愛追星的撒吊們造成的?

你們要是天天關注科學,把科學家當明星,科學家出來講座每次都萬人空巷,體育館都坐不下,翹課去讓科學家簽名,幾百本的買科學家的書,論文,集資給科學家買房買試驗設備……我覺得這樣科學家也會賺很多。

可是你們這些榆木疙瘩腦袋不就喜歡帥逼和正妹嗎?

還天天罵這個英雄科學家別人記不住,自己一個榆木疙瘩腦袋還天天悲天憫人了,榆木疙瘩就有榆木疙瘩的覺悟,裝什麼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屁驢子,連多項式展開公式都不知道,好好追你的星得了。


脫翁:

看這個題目,想起李維特丶杜伯納(Steven D. Levitt丶Stephen J. Dubner)的《蘋果橘子經濟學》(Freakonomics)有關毒販收入的部份。

第三章 為何毒販還在與母親同住?

對於在芝加哥南區貧民區長大的兒童來說,販毒似乎是一個光鮮的職業,在他們多數人看來,幫派首領這個位子——名利雙收——多半就是他們所能企及的最好工作。假如成長環境不同,他們或許也會想成為經濟學家或作家,但在J.T.幫派盤踞的小區,想謀得體面的合法工作,幾乎毫無門路,小區內56%的兒童生活在貧困線以下(與之相比,全國的平均比例僅為18%),78%的兒童來自單親家庭。小區內僅有不到5%的成年人擁有大學學位,僅有1/3的成年人有工作。小區的年收入中位數為15000美元左右,不及美國全國平均數的一半。在文卡特斯混跡於J.T.幫派的幾年間,步兵經常托他幫忙找一份他們眼中的「理想工作」:在芝加哥大學做看門人。

販毒行當和其他光鮮職業有著同一個問題:干軍萬馬過獨木橋。在販毒團伙掙到大錢的概率比威斯康辛州農場女成為電影明星或高中欖球四分衛加入美國橄欖球大聯盟的概率高不了多少。但罪犯也像芸芸眾生一樣,受利益的驅使。因此,只要回報足夠高,他們就會成為茫茫人海中的一員,盼著出頭的那天。在芝加哥南區,盼著入販毒這一行的人太多,可供販毒的街角已經遠遠不夠。

一條永恆不變的勞動規律橫亘在這些初出茅廬的毒梟面前:某項工作若有太多人願意做且能夠勝任,這項工作的酬勞通常不會太高。這是決定工資多少的四個重要因素之一,另三個分別是該工作所需的專業技能丶該工作的不適程度和該工作所提供服務的需求量。

這四大因素的微妙平衡解釋了為何妓女常常比建築師掙得多等問題。這個現象乍看之下似乎並不正常,建築師行業對技術(按該詞的常用義解)和教育水準(同樣按該詞的常用義解)的要求更高,但沒有哪個小姑娘會夢想著長大成為妓女,所以妓女苗子的供應量相對較少。雖然她們的技術算不上「專業」技能,但從業環境卻極其專業化。這個行當的從業舒適度極低,條件惡劣,這至少體現在兩大方面:暴力威脅和無緣穩定的家庭生活。至於需求量,姑且可以說,建築師招妓的可能性要大於妓女聘請建築師的可能性。

但光鮮職業——電影丶體育丶音樂丶時尚——的驅動機制卻並非如此。即便是在出版業丶廣告業和傳媒等二線的光鮮行業,也有前赴後繼的青年才俊投身於薪酬微薄丶需要任勞任怨的下等工作。在曼哈頓出版社只掙22,000美元年薪的編輯助理丶不計酬勞的高中生四分衛和時薪只有3.30美元的少年毒販,加入的都是同一性質的競爭。對這種競爭最恰當的比喻就是錦標賽。

錦標賽的規則簡單明了,就是你必須從最低級別開始打拚,才有希望晉升到最高級別。(正如棒球大聯盟的游擊手很可能出身於少年棒球聯盟,三K黨的大龍頭最初也只是一介小卒,大毒梟常常也是從在街頭販毒開始打拚的。)你要心甘情願地拿著微薄的薪酬,沒日沒夜地奮斗。為了在錦標賽中晉級,僅僅能力出眾是不夠的,你要證明自己超群絕倫。(當然,想要脫穎而出,具體方式各行有各行的不同。雖然J.T.肯定有監控手下步兵的銷售業績,但真正重要的卻是他們的人格號召力——這一點對他們比對棒球游擊手要重要。)最後一點,一旦你不幸發現自己永遠不可能出人頭地,你會退出錦標賽。(有些人——如年華將逝卻仍在紐約餐館做招待的「演員」——堅持的時間比較久,但多半都很快就能醒悟過來。)

J.T.手下的多數步兵一旦明白他們沒有晉升機會,很快便不會再甘心賣命了。在相對平靜的幾年後,J.T.幫派同鄰幫捲入了一場地盤爭奪戰,駕車槍擊成了家常便飯。對於步兵——駐扎街頭的幫派人員——來說,這種形勢尤其危險。由於販毒買賣的性質使然,他們需要保證顧客能輕而易舉地找到他們,如果他們因為其他幫派躲了起來,毒品就賣不出去了。

幫派火拚之前,J.T.手下的步兵為了爭取晉升的機會,甘願忍受這種高風險丶低報酬的工作。但一名步兵告訴文卡特斯,由於風險增加了,他現在想要一些補償:「現在這個爛攤子,你會願意在這兒站著嗎?你也不願意,對吧?所以,想讓我出來賣命,要拿錢出來啊,哥們兒。多給點錢,因為現在他們開打了,這點錢不值得我成天在這兒站著。」

J.T.並不想開戰。首先,由於風險增加,他不得不給步兵漲工資。更加嚴重的是,幫派火拚會影響生意。如果漢堡王和麥當勞為了爭奪市場份額打起了價格戰,他們可以通過薄利多銷來彌補部分降價損失。(而且也不會有人遭到槍殺。)但一旦有幫派火拚,毒品銷量就會暴跌,因為顧客會忌憚於暴力威脅,不願出門在大庭廣眾之下買毒品。從各方面來講,開戰都會讓J.T.付出高昂代價。

那他為何還要開戰呢?實際上,挑起戰爭的並不是他,而是他手下的步兵。事實證明,販毒團伙頭目對手下的控制力並不盡人意,這是因為他們受不同的利益驅使。

對於J.T.來說,暴力事件影響手頭的生意,他倒是希望自己的手下一槍不發。但對於步兵來說,暴力卻有其用處:步兵脫穎而出——並在這種錦標賽上晉級——的少數幾種途徑之一就是證明其能拼能殺的氣概。殺手會令人肅然起敬,成為人人談論的焦點人物,步兵追求的目標就是為自己打響名頭,而J.T.的目標實際上卻是阻止他們的這種行為。

「我們想告訴這些小孩兒,他們加入的是個正經的組織」,他曾對文卡特斯說,「不能整天打打殺殺的,他們看了那些電影還有別的亂七八糟的東西,以為黑幫就是到處惹事,但不是這樣的。你得學著按組織規矩來,不能整天打來打去,這影響生意。」

最終,J.T.打贏了這一仗。在他手下,幫派擴大了地盤,迎來『繁榮昌盛丶相對和平的新時代。J.T.有成功人士的氣質,他之所以能拿到巨額收入,是因為鮮有人能勝任他的位置。他身材高大丶儀表堂堂丶足智多謀丶性格強悍,知道如何調動手下的積極性。此外,他處事機敏,身上從不帶槍或現金,以免招來牢獄之災。幫派其他人還和自己母親過著一貧如洗的生活,J.T.卻有多處房產丶多名情婦和多輛私車。當然,他還接受過商學教育,他無時無刻不在努力擴大自己的優勢。正因為如此,他才下令學公司記賬,而這些賬目最終流入了素德·文卡特斯之手。其他幫派連鎖店的頭目都沒有實施過這種措施,J.T.曾將賬本拿給董事會過目,以證明自己高超的生意頭腦,但這其實已經無須證明。

這一招奏效了,領導地區幫派6年之後,J.T.被提拔進了董事會,他此時年僅34歲,他已經在這場錦標賽中奪魁。但這項錦標賽有個隱患是出版業丶職業體育乃至好萊塢都沒有的,販毒畢竟是非法勾當,他晉升董事會後不久,「黑色門徒」便被聯邦政府的一紙訴狀——讓布提將賬本交給文卡特斯的那紙訴狀——取締了,J.T.也因此鋃鐺入獄。

在絕大多數的行業內,賺到錢的只是頂尖的一小撮人,其他絕大部的從業員都是不得志的。正如說科學家賺錢少,除了諾貝爾和愛迪生外,袁隆平都會笑而不語。

筆者也有親身經歷,大約十年前做財經部落格,寫股票文章是默默無聞的,但在轉型為地產部落格後,雜志專欄丶電台訪問丶出書機會則陸續有來,原因無他:資源相對稀缺,以及行業拔尖而矣。甚至不用做到The Best,One of the Leading已經足夠。

P.S. 後來我才知道,作者在本書的不少研究,其實是使用「大數據」的雛型。

安利一下筆者有關投資的專欄文章:脫苦海的文摘【投資】

專欄短網址:http://blog.tokuhon.org

相關問題:

脫苦海:哪些股票值得持有 10 年?

脫苦海:你是如何從兩千多隻股票中選出心儀的股票的?

脫苦海:彼得林奇有句名言 周期性行業的股票要在市盈率高時買進,市盈率低時賣出 這句話怎麼理解???

脫苦海:像巴菲特這類做價值投資的人,是怎麼了解到一個公司真實的經營情況的?

脫苦海:A股和H股、B股價格背離的原因?


shandyxx:

我是一枚學物理的小姑娘,然後也打算繼續出國深造去學習物理。可以說道路十分艱辛了,身邊的同齡人基本都掙錢結婚了,我卻每天還守著一堆堆的書。
研究所學的教育學,其實畢業後可以當個老師很穩定也有不錯的收入,家裡的條件也不差。但是就是因為很有興趣,願意去做研究,才毅然決然的決定繼續去深造。
我平時不看綜藝不追星不怎麼看電視劇,但是也會對著長得帥的男明星花痴一下。
其實這兩種職業根本不用去比較,雖然我不看綜藝但是有的明星的確是給我身邊的人帶來了歡笑,當然我本人還是會推崇一些正能量的藝人,也很不理解像陳赫這種為什麼還會有人喜歡他,不可否認他們的確為大家單調無趣的生活帶來了樂趣。
而科學家呢,身邊的大部分人還在這個領域的已經很少了,留下來的一定是那些對這個學科很有興趣,又沒有太大經濟負擔的人,就像以前的物理學家大多數都是貴族一樣。我想這兩種職業所追求的本身就不一樣,而真正的科學家科可能也沒有太多精力去思考這個問題。所以這種現象的確是不公平,但是從事這兩種職業的人追求本不相同,他們本身也許並不在乎。
我們要做的就是,想清楚自己到底想過哪種生活,到底追求的是什麼


快樂甲魚獸:

你拿明星和農民比不公,我雙手贊成。你拿搞科研的比,我覺得就有點沒見識了…

談論一個人的地位時,不要總是把注意力放在「錢」上。我給你換一個詞,叫「資源」。科學家,不說頂級的,就是大陸二本大學的院長,給你轉個型就成了區級幹部。

明星是錢多,而也僅僅是「錢」多了,他們的可替代性太大了。「資源」則不同,打個比方,一些並不大的領導可以逼著身家幾十億的大老闆喝酒喝到吐出來。你不喝的話這塊地就是不給你,你就要給我搬走,這就是「資源」。換做明星,他們則沒有能力。

假期和一個高校院長旅遊。院長搞技術的,拖家帶口帶了6個人才發現家裡沒這么大的車。一個企業家聽說了,馬上借了一個7座車。我不太懂車不知道多少錢,但是我認得有個香港牌照。我畢業的時候,某區區長請我導師吃飯,請他去他們一個分院當顧問。試問明星能有區長親自坐飛機來專門宴請這待遇嗎?

政府要弄一個公職人員,要先做好他上級工作,然後找事情,然後才能弄他。政府要弄一個明星,簡直不要太簡單。韓國那麼多明星就被中韓關系交惡雨露均沾了,一點脾氣都不能有。

銀行行長級別,可能工資也就百萬吧,都沒有明星買個包多。但是隨手就是幾十億的資產動用的權限。國土委我就懶得說了。就算是一個看上去沒鳥實權的機關事務管理局,拿著月薪8000,掌管接待,大樓管理那點破事的那種,我敢說沒有明星敢隨隨便便惹。人家做鹽不行,做醋可以請你喝一壺(這句有些接近黑話)。

而且明星也有很多問題,比如吃青春飯。我的一個熟人就是真真正正的大明星,火到和幾位老人握過手,誰沒聽過只能因為沒見識。但是一到年紀就必須退休。下一代是這輩子不用愁了,但是下下一代就沒保證。

講真,要你真的覺得明星日子這條路很好走,那你還讀什麼書?幹嗎不去做明星?讀書你只要考到一個好學校,保證優秀,二十年下來資源一大把。和這條路相比,明星的路真是太艱苦了。

無論如何,他們的位置都是高過我們一大截的,咱就別咸吃蘿卜淡操心了。

蛤?貌似有很多人以為科研工作者就是每天12小時在實驗室,兢兢業業,教書育人的人。額…真不是…至少混到教授這個級別的大多數絕對不是。不然你以為Aorqu上那些研究所罵的渣導師們怎麼來的?就是院長們清濁並吞,放任了部分垃圾人當老師來的。有夢是好的,早點起床就更好了。

順帶一提,國家主…不是,是美國總統工資也不高。明星和美國總統誰地位高這個問題誰都明白。


韓大狗:

頂級藝術家是服務於自己藝術目標的。給人類帶來美只是副產物。

頂級科學家是服務於自己探索欲的。給人類帶來進步只是副產物。

一線明星是服務於民眾需求的。民眾就是金主,收益自然高。

錢不是人類唯一的追求,所以這種現象並不畸形。因為這個世界從來不缺「有出息的人」和「瘋子」。你賺你的錢,我鑽我的牛角尖。很和諧。


雲掌財經:

2015年12月媒體關注度最高的兩個人物是黃曉明和屠呦呦。前者被媒體關注的原因:結婚。而屠呦呦是第一位獲得諾貝爾科學獎的中國本土科學家,也是第一位獲得獲得諾貝爾生理醫學獎的華人科學家。她被關注的原因是「為什麼對人類造福的科研工作者及與我們生活息息相關的研究成果的關注度遠不如一場明星的婚禮大?」

上述事件恰好發生在同一時期。而黃曉明的輿論關注度明顯高於屠呦呦。於是有觀點說:「屠呦呦一生研究敵不過黃曉明一場秀。」

隨後這股風氣蔓延開來。每當出現類似事件,關於明星和科研工作者的PK都會開展一次。

撇開所有的感情因素及道德衡量,僅從職業考慮,如何看待「明星收入高於科學家這一問題」?

經濟學家曼昆曾經在他的《經濟學原理》中解釋過明星高收入這一現象。

他舉例說,為什麼超級明星賺錢這么多,遠遠超過其他職業?因為越是知名的明星,他能提供服務(即唱歌、表演等)的對象就越龐大,甚至可以向數百萬人同時提供服務,而且不可替代,其他行業如水管修理工等,都無此特點。

從另一個角度可以理解為:假設每個人手裡有一元,明星收入高,是因為有數百萬個人願意把這一元錢給。,但是一個水管修理工,不可能同時給數百萬人服務。

那麼科學家是否可以應用這一標准?以屠呦呦為例,她的青蒿素解決了億萬人的病痛,意義十分重大。但這是否可以等價為收入?

假設將青蒿素這種事關生命的科研成果,價格直接提升數倍,並大比例地分配給科學家個人,以至明星收入水準。這樣勢必會導致葯品價格的飛升,這樣是否符合消費者的切身利益?同時,醫葯行業是個競爭相對激烈的行業,無端提升葯價,又如何能夠實現?所以,在我看來,將科研貢獻直接等價於收入,並非可行。

除了醫葯科學,諸如製造導彈、研究語言、數學推演等等不同行業的科研工作者,他們的科研工作並不直接創造經濟效益,更多的是社會效益。因此,他們的收入,是經費的保障,而不是貨幣價值的直接創造。

當然,不乏有通過社會兼職或企業化運作而財富驚人的科學家,但從相對數量來說,科學界的暴富者顯然不如娛樂業。

同時,這也就決定了為什麼在中國「提高科研工作者待遇」的議題成立,「提高律師、作家、程序員待遇」等議題不成立。因為後三者,都是通過市場來獲取收入,科學家則是通過經費和體制的保障來獲取收入。

據統計,中國2016年科研投入超過1.5萬億元,總量已居世界第二。

其次在輿論關注度層面。明星的高收入,因為通過他們的工作職能為海量的人提供服務。因此吸粉、增加知名度,從而發家致富,是明星的生存之道。諾貝爾獎獲得者赫伯特·西蒙曾說過:「隨著資訊的發展,有價值的不是資訊,而是注意力。」這種觀點被IT業和管理界形象地描述為「注意力經濟」。娛樂產業是注意力經濟的典型樣態。明星必須得保持足夠多的曝光度和知名度。所以明星靠炒作求曝光的新聞不絕於耳。演藝人員的價值,取決於在媒體上拋頭露臉的量化數字。

科學家是否如此呢?當然不乏有「明星」科學家,如楊振寧、屠呦呦、袁隆平、鍾南山等,但從職業屬性來說,他們並沒有對媒體的強烈依賴,也不必然有強烈沖動。科研工作,並不必然需要媒體的高度揄揚,他們的價值,體現在科研成果本身。

中國科學界最高的獎金數額為500 萬元人民幣。500 萬跟現在隨便幾千萬動輒上億元片酬的演員怎麼比呢?被業內稱為中國衛星之父,中國第一顆人造衛星主設計師曾在接受採訪時說:「科學家們一生的奉獻,根本不是為了錢。」盡管他拿到了中國的科學界最高的獎金500萬元人民幣。


長孫剛:

這個問題可以分兩個層次來回答:

首先,不是一切收入都可以用工資來衡量的。明星的隱性支出和傑出科學家的隱性福利都很高。明星片酬很高,但是背後是一個團隊,有經紀人、造型師、美容師等等我說不出名字的人,要靠這個片酬為生。而傑出的科學家,比如兩院院士,雖然拿的工資可能不是很多,但是有各種課題、國家配車、分房、特殊津貼,生活上很大一塊開支是不用自己掏腰包的。這樣看來,二者的收入差距沒有媒體宣傳的那麼大。

其次,也是更關鍵的因素,一個人在市場上的議價能力(bargaining power)是其稀缺性決定的。也就是說,他的工作究竟在多大程度上不可替代,決定了他能獲得多少報酬。從這個意義上說,「三百六十行 行行出狀元」是對的,因為每項工作都有其特殊性,在任何一個行業做到頂級,都會獲得不菲的回報。

比如,最極端的例子,奴隸可以說是社會最底層的人了,工作就是服務主子。可是,在古羅馬,頂級的奴隸獲得的待遇不比貴族差。看過美劇《羅馬》的朋友可能都會注意到凱撒的貼身奴隸波斯卡,那個小老頭能說會道,文筆出色,善於管理賬目,凱撒離不開這個人。最後他獲得了自由和大筆金錢,還抱得美人歸。

再比如,門童在許多人心目中是一個不入流的職業。馬未都在《圓桌派》上講過一個故事,說蘇富比的一個門童非常機靈,對於每一位來參加拍賣的大老闆都牢記於心。幾年以後,他對嘉賓的熟悉程度甚至超過了蘇富比的老總,老總需要帶他在身邊提示來看展覽的嘉賓的姓名、職業、愛好,到哪裡有重大的拍賣活動都離不開這個門童。他在蘇富比也獲得了極高的待遇。

科學家當中有傑出的,比如諾貝爾獎得主、國家「千人計劃」的引進人才,他們都是某個領域無可替代的人物。而巨星對於粉絲來說也是無可替代的。二者的議價能力都很強。相反,很多「科研工作者」和三線明星,有他沒他都一樣,議價能力很弱,自然就待遇低。

同理,中組部部長和初創小企業管簡歷的都是HR,五百強CFO和四大普通實習生都是會計,山口組老大和街邊的「社會人」都是黑社會,蒼老師和按摩女都是廣義上的「性工作者」。這其中的差距,可以說是天壤之別。因為前者很少有能夠替代的人選,後者有大把的人選可以替代。

所以,待遇低的不是某個行業,而是某個個人。題主說的是食物鏈頂端與食物鏈底層的差距,而不是行業之間的差距。


Aorqu用戶:
因為科學家的價值真的真的真的不是用錢可以衡量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