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人不聽勸,非要吃了虧才會得到教訓?

問題描述:看著錯誤的決定心裡很痛,卻阻止不了。 沒想到大家對這個問題如此關注,而且說法眾多,無論什麼觀點,我都衷心感謝!討論是個學習過程,年輕人直接,過來人深刻,都值得回味……
, , ,
清歡:

必須得說張愛玲有篇《非走不可的彎路》說的很通透

在青春的路口,曾經有那麼一條小路若隱若現,召喚著我。母親攔住我:「那條路走不得。」我不信。「我就是從那條路走過來的,你還有什麼不信?」「既然你能從那條路走過來,我為什麼不能?」

「我不想讓你走彎路。」「但是我喜歡,而且我不怕。」母親心疼地看我好久,然後嘆口氣:「好吧,你這個倔強的孩子,那條路很難走,一路小心!」

上路後,我發現母親沒有騙我,那的確是條彎路,我碰壁,摔跟頭,有時碰得頭破血流,但我不停地走,終於走過來了。

坐下來喘息的時候,我看見一個朋友,自然很年輕,正站在我當年的路口,我忍不住喊:「那條路走不得。」她不信。「我母親就是從那條路走過來的,我也是。」「既然你們都可以從那條路走過來,我為什麼不能?」「我不想讓你走同樣的彎路。」「但是我喜歡。」我看了看她,然後笑了:「一路小心。」

我很感激她。她讓我發現,自己不再年輕,已經開始扮演「過來人」的角色,同時患有「過來人」常患的「攔路癖」。

在人生的路上,有一條路,每個人都非走不可。那就是年輕時的彎路。不碰壁,不摔跟頭,不碰個頭破血流,怎能煉出鋼筋鐵骨,怎能長大呢?
「過來人」的「攔路癖」,無非是想讓後人少犯錯誤,少走彎路。但人性的發展,卻無視這些,它按照人的成長規律循序漸進。不會因為長者的經歷,而廢除後來人的成長過程,沒有這一過程,就沒有真正的成長。
這是規律。所以,明智的長者,會在叮嚀之餘,微笑著關注這一切的發生與結束。


幻影:

心靈雞湯讀多了,會讓人有一種人和人之間能夠溝通的錯覺。


Kommunisten:

我想起一句話,人類之所以能不斷進步,正是因為年輕人不聽老人言


藍色的藍:

年輕人不聽勸,是社會進步的根本動力之一


Maxwell: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准
老人的總是試圖用經驗來證明自己的 偉大與博學
殊不知你已經是老年人了,孩子們還有好多事要做呢
沒有時間停下腳步,聽你那過時而無力的說辭,so say goodbye


匿名用戶:
憑什麼 可以總是跳出來 去指畫別人 哪裡做的不好 呢 ?
明明 自己也是這樣傻過的
是要擺出一副高人的姿態 善意地 去把自己所謂的經驗 灌給人家 嗎

我是更寧願 自己去傻過的


Aorqu用戶:
那麼 你是不是別人說什麼 你自己就聽什麼呢?


Aorqu用戶:
聽勸還是年輕人么


匿名用戶:
這口氣跟算命的一樣一樣的。
因為你只願意記住自己有先見之明的那些例子,如果他沒得到教訓反而成功的話你會裝沒看見。


匿名用戶:
張愛玲曾經寫過一篇文章叫《非走不可的彎路》,我想可以給題主以解疑:

在青春的路口,曾經有那麼一條小路若隱若現,召喚著我。

母親攔住我:「那條路走不得。」我不信。

「我就是從那條路走過來的,你還有什麼不信?」

「既然你能從那條路上走過來,我為什麼不能?」

「我不想讓你走彎路。」

「但是我喜歡,而且我不怕。」

母親心疼地看我好久,然後嘆口氣:「好吧,你這個倔強的孩子,那條路很難走,一路小心。」

上路後,我發現母親沒有騙我,那的確是條彎路,我碰壁,摔跟頭,有時碰得頭破血流,但我不停地走,終於走過來了。

坐下來喘息的時候,我看見一個朋友,自然很年輕,正站在我當年的路口,我忍不住喊:「那路走不得。」她不信。

「我母親就是從那條路走過來的,我也是。」

「既然你們都從那條路上走過來了,我為什麼不能?」

「我不想讓你走同樣的彎路。」

「但是我喜歡。」

我看了看她,看了看自己,然後笑了:「一路小心。」

我很感激她,她讓我發現自己不再年輕,已經開始扮演「過來人」的角色,同時患有「過來人」常患的「攔路癖」。

在人生的路上,有一條路每一個人非走不可,那就是年輕時候的彎路。不摔跟頭,不碰壁,不碰個頭破血流,怎能煉出鋼筋鐵骨,怎能長大呢?


山野君Rita:

不是不聽勸,是有些事只有做了才知道能不能做,有些事只有嘗試了才知道合不合適。
答主自己就是個鮮活的例子,大學師范專業畢業後如果回家鄉考個老師是個不錯的選擇,畢竟家鄉物價低廉,交通又方便,安安穩穩,衣食無憂,這是我的父母在我畢業前最喜歡勸我的說辭。但答主當時又鐵了心想留在讀大學的城市發展,不做教師,另尋出路。於是頂著父母的壓力,在上大學的城市找了份與教師無關的工作,父母知道後當然特別生氣,但是也於事無補。
故事的結局不是我在大城市如魚得水,飛黃騰達。雖然大都市的生活很高大上,但我卻很不開心,我在天天對著電腦敲鍵盤的生活中越來越想念站著講台上的感覺,在出門吃個火鍋都得擠一小時公交後越來越想念在家壓著馬路走到市中心的感覺,一個人做飯吃飯洗碗後越來越想念和父母圍坐一桌胡吃海塞後搶著稱體重,最後怪老爸飯做得太好吃總是吃撐的感覺。我發現我喜歡在大都市玩樂,卻不喜歡在這里生活,這里的空氣,擁擠的交通,昂貴的房價,讓我有一種很強烈的距離感,我總感覺慌亂又不知所措。於是,在一次整夜的思考後,我頂著大大的黑眼圈回到公司,加班加點三天完成了手頭的全部工作,辭職打包行李回了家。花了半年的時間考進了國小做了老師。
現在的我,已經工作快一年了,每天過得無比開心,在喜歡的城市,做著喜歡的工作,和愛的父母在一起。父母有時還會提起剛畢業時的事,說我就是不撞南牆不回頭,如果當時早早回來,也許有機會能考到更好的學校去。但我一點也不後悔,因為如果沒有那段經歷,現在的我依舊不知道我不喜歡大城市的生活,依舊在平凡的生活中想像如果當初這樣做,現在的我會怎樣,那我永遠都不會像現在這樣滿足和快樂。人總是這樣,沒有擁有過的總是最好的,所以,請讓年輕人去做他們想做的,選擇自己想選擇的。因為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擁有自己最喜歡的人生。


Wallst Bear:

雖然,這個帖子中充斥著各種維護年輕人,批判老人的雞湯文,但是我就問你:我年輕過。你Y老過么?

人,總是自己吃過的苦,記得最清楚。沒吃過的,當然有僥幸心理。這叫 human nature.


初八:

非走不可的彎路–張愛玲

在青春的路口,曾經有那麼一條小路若隱若現,召喚著我。
母親攔住我:「那條路走不得。」
我不信。
「我就是從那條路走過來的,你還有什麼不信?」
「既然你能從那條路上走過來,我為什麼不能?」
「我不想讓你走彎路。」
「但是我喜歡,而且我不怕。」
母親心疼地看了我好久,然後嘆口氣:「好吧,你這個倔強的孩子,那條路很難走,一路小心。」
上路後,我發現母親沒有騙我,那的確是條彎路。我碰壁,摔跟頭,有時碰得頭破血流,但我不停地走,終於走過來了。
坐下來喘息的時候,我看見一個朋友,自然很年輕,正站在我當年的路口,我忍不住喊:「那路走不得。」
她不信。
「我母親就是從那條路上走過來的,我也:是。」
「既然你們都從那條路上走過來了,我為什麼不能?」
「我不想讓你走同樣的彎路。」
「可是我喜歡。」
我看了看她,看了看自己,然後笑了:「一路小心。」
我很感激她,她讓我發現自己不再年輕,已經開始扮演「過來人」的角色,同時患有「過來人」常患的「攔路癖」。
在人生的路上,有一條路每個人都非走不可,那就是年輕時候的彎路。不摔跟頭,不碰壁,不碰個頭破血流,怎能練出鋼筋鐵骨,又怎能長大呢?


午後懶時光:

為什麼年輕人不聽勸,非要吃了虧才會得到教訓?

這個問題本身就是個問題!這個問題要成立,必須有個前提:就是勸人者,雄才大略,掌控未來,TA對未來的判斷一定是對的!

這個前提在二百年前可以成立。那時候,一個村子裡最有智慧的人往往就是村裡活得最長壽的人。因為社會發展緩慢,TA過去的經驗見識,日積月累,終身受用。

而現在,社會發展更迭的速度快到令人瞠目,社會面貌、人們意識形態幾乎每十年一個大的跨越。現在,幾乎在每個家庭里,與這個社會互動最頻繁,心跳最同步,對新事物最敏感的往往是那個十幾歲的少年,往往是那個讓長輩們看不順眼,整天胡思亂想,滿嘴奇談怪論的少年。

老實說,學習確實是一件很苦的事。所以很多中老年人,對這個時代的變化不願意去了解,漸漸就脫離了時代,他們與我們年輕人的價值觀差異巨大,很多時候,我們無法溝通,無法相互接受。

你說:「進了體制內,求個穩定,是最美好的人生。」

我說:「世界這么大,我想去看看。」

你說:「結婚就是找個人搭夥過日子,就是湊合也必須湊合一個。」

我說:「最孤獨的事是身邊有個人,而你卻倍感寂寞。」

你說:「錢要省著用。」

我說:「生活品質最重要。」

你說:「你都是為我好。」

我說:「怎樣才算好,由我說了算!」

不戀過往,不惘當下,不懼未來。

即使你當年很成功,時過境遷,南橘北枳,你的成功我已無法復制。面對新時代,你的經驗值已自動清零。 我不需要你的規勸,我最需要的是你的支持和包容。我就算錯了,也是屬於我自己的一次成長。

我不能聽你勸,因為我不能變成你,我要成為適應當下,放眼未來的自己。

——————————–喜歡就分享,向世界傳播你自己的觀點!——————————


Aorqu用戶:
所有年長的曾經也是年輕人,只是他們大多數越來越年歲增長後,忘了自己也曾是少年。
很多人喜歡站在事後結果來看,說看吧吃虧了吧,當初叫你怎麼樣怎麼樣你不聽。一股瞭然於胸久經世事早已料到結局的優越感混合著早聽我的就好了啊你看現在好了吧的混合情緒。
其實對於不同年齡段不同成長環境不同價值體系的對於同一事情的判斷和抉擇,其實有不同的標准。當然對於違法犯罪侵害他人利益的這種事情觀點都是一致,對於生活中一些沒有絕度對錯的一個與個人有關的事,沒有絕對的評價標准。
什麼叫吃虧,吃虧的定義是什麼,世間事本是兩面有得有失。沒有絕對吃虧的事也沒有絕對不吃虧的事。有時候是評價的標准不同,所以有時候並不是不聽。
不少人年長後喜歡養成一個習慣,好為人師,好對年輕人指點教導,用自己的人生經驗和周圍所有他能看到的能想到的,就是我當年我曾經我朋友我同學,用他們以前的故事或者他聽來的故事來告訴你年輕人應該怎麼樣,不可否認有些通的道理,比如餓了是要吃飯滴,摔跤了是會疼滴這些道理是正確的,但是他們忽略了一點在不同時間不同環境下的某些價值體系是有局限性的,往大了說一個人的人生經驗總結並不一定對另一個人有絕對指導作用,誰都只活了一輩子,時間有不可逆性和唯一性,一個人的經驗總結是基於他所處的時代背景社會經歷生活環境等等,但是每個人又都是獨立的個體,這在本質上是有一定矛盾的。
有時候父母長輩給我們提供的意見可能是最安全的,但是並不一定是最正確的,有些栗子必須火中取,有些重生必須經過涅槃,有些大任必須要有餓體膚勞筋骨動心忍性才能擔的。
有些路和有些牆其實也是必須撞的,犯錯是經歷,對於犯錯的總結反省是覺悟。二者的結合對於提升一個人的全面能力並非一定是壞事。
年輕的時候有策略的犯錯是很重要的一個自我提升過程,為什麼要有策略因為有些錯確實成本代價太大甚至不能回頭,在自己所能承受和解決的範疇,去犯一些錯,在時間成本和代價都不太高的時候也許犯錯比一帆風順要好些。 就像受過傷的獵人,在深林里會比一般人多一分自然對危險的警覺。
有時候我們知道也許會摔跤也許會撞牆也許會路遇荊棘,但是我們要自己去經歷自己去領悟,你可以告訴我第三個拐角路滑,第四個路口沒路燈,但是我們還是要上路,因為有些東西在那,我們得去,就算無功而返,也好過從未上路


蘇若耶:

這是安雅在另一個問題里的回答:【要說有什麼要對20歲女生說的, 抱歉,就一句話:人生苦難重重,沒有什麼能讓你少經歷點磨難。沒有。

總有人妄想用羅列幾句或者幾十句屁話教人明白「怎樣讓人生不後悔」或者「怎麼確定對方是和我一輩子在一起的人」——你要真存了這個心去學,那叫痴心妄想。教條毫無用處。20歲就是20歲,80歲才能明白的事情不是可以用言語讓你提前60年就領會的,要不然那60年都叫白活了。

你只要知道一件事就好:你這輩子要受的苦難,絕大部分是從你出生就已註定了的。你生在什麼時代,什麼家庭,有什麼父母、什麼基因、身邊都是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苦難就在相應的人生路上等著你。你生在普通人家,那麼考試壓力,青春期焦慮,長得不好看,男神女神不理你,跟你遞紙條的一個也看不順眼,找不到好工作買不起車房奢侈品,戀愛期劈腿婚後出軌孩子不聽話……同階層同齡人會經歷的,你基本上都會經歷。躲得過這一個,躲不開那一個。該後悔的事,提前告訴了你,你也還是會做——因為你格局如此,逃無可逃。

但還是有好消息要告訴你。

人生的苦難值雖然大致固定,但你可以自己決定如何分配。你多分配到獨立思考和廣泛學習試錯上,就能少分配到無謂的抵抗上,本該讓你鼻青臉腫爬不起來的大坎可能還是會跌到鼻青臉腫,但是摸摸鼻子爬起來就走過去了……而怎麼叫獨立思考,請從這個問題開始,扔開別人的教條,用自己的頭腦獨立思考吧。】
所以,長輩的勸戒也是一樣,年輕人就算什麼都明白,也避免不了撞南牆,長輩唯一能做的,就是培養他們撞南牆之後少哭一會,少鬧一會,用自己腦子判斷繼續往前走或回頭。


飛族:

心理學老師曾經和我我們說過,孩子叛逆期的時候,不要刻意的去阻止,要的是疏導,當你覺得覺得孩子在叛逆期的時候你把他管教的很聽話,那麼你要小心了,因為沒有叛逆期的孩子內心很恐怖啊!並不是他不叛逆,而是叛逆的時間延後了………………想想看,等他二十多,三十多歲的時候忽然來個情緒,傲嬌地說出:「我就不~!」那時候的代價可不是什麼人都能承受的了的,放棄事業去當個流浪歌手,一股腦地什麼都不管,就是要去闖社會,要去證明自己的價值,才真正的是操碎了心啊!所以啊,讓他們吃點苦頭是值得的,你看著心疼也是正常的,誰讓你是父母呢~分享一個小故事:——————————————————————————一個姑娘說,她第一次出門倒垃圾的時候,她老爸,把門開了一道小縫,趴在地上,看著她走到馬路對面把垃圾倒了又走了回來,長大之後她媽把這事告訴了她,她哭了。————————————————————————————我只是想說,其實孩子們都是很懂事的


苟明同學:

我不聽勸阻裸辭然後準備創業,有了項目最初的模型。在幾個月的調研過程中我發現我的想法如此不成熟,條件如此缺乏,而自己的能力也沒辦法成功,這些認知,在之前是完全高估的。

我花光了之前所有積蓄,我曾經為了省錢一個人住在山頂,等所有激情被磨平,我回到了起點。

我在整個過程中從充滿自信,激動興奮踏上市調之路,再受來自父母朋友的各種打擊,最後理解了,哪有這么容易的路,重新回到起點一切重新開始。

當然這是一個可以被人說是幼稚可笑的想法和笨蛋。但我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麼,而為之努力,知道生活不易,工作都是勞累,但總算沉下心來一步步重新踏上征途。

我沒有服輸屈從父母的意願回到說在城市安排一個穩定長遠的工作。因為,我要的不是安定。我慶幸自己沒有被生活打敗而屈服。而是選擇一切重新開始。

試錯會讓人懼怕生活不易,選擇安穩。也會讓人明白這一點而踏實向前。


dav chen:

關於這個問題,藤子F不二雄大師用「老人回到過去阻止年輕的自己」來解答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