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人不聽勸,非要吃了虧才會得到教訓?

問題描述:看着錯誤的決定心裏很痛,卻阻止不了。 沒想到大家對這個問題如此關注,而且說法眾多,無論什麼觀點,我都衷心感謝!討論是個學習過程,年輕人直接,過來人深刻,都值得回味……
, , ,
匿名用戶:
為什麼年輕人不聽勸?因為有資格「不聽」。 是的,沒錯,單蠢,無知,幼稚,就是我們年輕人的專利啊,也只能是我們年輕人的專利嘛。你看,我的臉就是厚的可以種樹。

生而為人不容易的。人生的各個階段,都各自分配了適當特質:童年的軟弱,青春期的魯莽,中年的嚴肅,老人的閱歷。不按常理成長的人,才應該找個地方去好好反省一下。

更重要的是, 如果「你」在很年輕的時候,聽了人勸吃飽了飯(做着一個扯線木偶),然後得到一些東西,反正就是張愛玲所說「出名正好趁了那個早」。有什麼意義呢?
「你」的人生被別人無休止的消費,「你」的人生提前那麼早被消耗。年輕人應該吃的苦。年輕人應該踩的坑,年輕人應該犯的錯,年輕人應該跌的跟頭,「你」一樣都沒有。「你」按照別人說的照本宣科去做,然後,「你」得到一些東西有什麼意思呢?「你」以為不用還?
一個正常的年輕人不聽勸,無非就是年輕時候很愚蠢,蠢著蠢著就懂了啊。而「沒有蠢過的年輕人」到了不再年輕的時候,沒有人「勸他了」,他才開始蠢,也已經太晚了。

單說我們女人,一個女人,經歷一些事情以後,大概都能帶着「腦子」出門。再經歷一些「磨練 」以後,大概都能修鍊一些除過皮囊以外的「看家本事」。

很多事情是急不來的。很多「別人身上閃閃發光的特質」,你以為你沒有?當你遇到「一些事情」,自然就有了,裝都裝不出來。明白了嗎?當你認為自己不夠優秀,那是因為時間還沒有到而已。當你有了很多很多的生活體驗,累加起來就會改變一個人的原始結構,猶如經過一次又一化合反應,讓你不再是原來的元素。
所以,讓我們自己低頭風雨兼程地趕路就好,一步一個腳印,慢慢探索,努力尋找,別聽任何人瞎BB。

我常常看到很多不過修鍊了幾天的人(甚至於不過就是一個鍵盤俠而已),回頭去「嘲笑」TA身後的年輕人,笑她們無知,笑他們幼稚。「TA」也許不知道——走在TA前面的人,不用回頭看,都已經聞到了TA身上「XXXX」的味道。
我希望你不要做這樣的人。反正我一輩子都不會是這種人。

再說說我自己的「不聽勸」的故事。要不然,這以上的都是沒有勺子的雞湯。

我已經創業三年又5個月了,一路走來,各種探索都很美妙。 跌跌撞撞走到現在,被人說「孩子還是太年輕一點都不聽勸」已經說了四年。多出來的7個月是什麼鬼?因為做夢都夢到被別人「教訓」。

我13年8月開始創業,最早做遊戲。那個時候,什麼都不懂。當然不敢妄想着無師自通,卻也真的是毫無章法,然「初生牛犢不怕虎」 的樣子總是讓我身邊的小夥伴們動容。

那個時候。

有人和我說,不要想着盈利。要想着如何打動投資人。

有人和我說,什麼什麼是風口。

有人和我說,不盈利的公司,都是耍流氓。

有人和我說,別人都融資,你不融資,有你哭的時候。

有人和我說,其實盈利這個東西很容易被扭曲,相比之下,你要更在乎自己沉澱的價值。你那麼喜歡Aorqu,你看看Aorqu盈利了嗎?

有人罵我格局低。

有人說我和他見過的創業者不一樣。

(此處省略一萬字)

更有趣的事情是,有人逼着我去拜訪XXX,花錢買XXX的一套什麼東西,說是讓我學習一下他「如何XX」的方法論,我問為什麼呀,他說,XXX那一套方法論都是他自己琢磨出來的,他沒有抄襲任何人,這種擅長「自我探索」的人太值得付費了。
我什麼話都沒有說,我猜他沒有說出口的話大概就是「說到創業這種事情,你何靜是不配自我教育的,你哪有這個能力啊,你人傻品位差,不如乖乖地跪舔」。

這三年,我一路走來,任何大人物的「勸」,我都沒有聽。

對呀,就是沒有聽「你」的勸,才活過1000天的啊—— 2016年,寒冬之下,何止路邊才有「凍死骨」。非常慶幸自己還活着,雖然,僅僅只是還活着而已。我想我應該知足。寒冬都沒有死的人,氣候回暖,就是枝繁葉茂了嘛。

是呀,就是沒有聽「你」的勸,事到如今,才又盈利又有團隊又有沉澱的啊——不管別人怎麼看我和我的團隊,我的目的確實只有「活下去」。說到我的創業,眼睛可以看到的東西已經遠遠超出我的預期。而,內在的東西則遠不能使我滿意。因此,我17年需要更努力。努力的同時,還是不聽任何人的勸。

我「不聽人勸」的毛病,在廣州創業小圈子裡那是出了名的。為什麼?因為我有「穩固並且靈活的自我」啊,什麼今天認識了一個什麼大牛,那個大牛對我說了一句什麼話,我就如夢初醒了,然後推倒自己以前的一切,這種事情,一輩子都不會發生在我的身上。

說到我的未來,我的確沒有什麼野心,但我有追求。我的追求是我自己的,我為什麼要聽你的「勸」啊?

創業三年了,除過我老公。我沒有求過任何人。但我也沒有聽過任何人的「勸」,
說到不求任何人:
一來不想給別人添麻煩。二來求朋友會傷害我的虛榮心,三來求投資人會傷害我的驕傲。不過,我一天到晚求着我的員工做事情,因為他們和她們值得信任。不過,我會聽我員工的勸,因為他們比我更懂公司的產品啊。

創業三年了,對於我來說,最讓我難堪的事情之一就是不得不與「XXX們」周旋。最讓我難堪的事情之二就是;不得不與「勸我的人」鬥智斗勇。
你看,我的關鍵字是「難堪」,不是「害怕」,也不是「難過」,因為我並不怕。也不難過。

我是一個謙和的人,這大概和我的家教有關。我又是高傲的——面對那些創莫名其妙的人,這大概與我的性格相連。所以,創業以來,有人暗示要給了我一些好處,然後,我什麼事情都聽他的。我都沒有答應,聽他的?我不如不創這個業。

三年了,我就明白了兩個個道理——
1為什麼創業者必須是孤獨的。
2創業者必須要「自我教育」。

我們團隊一開始做的是遊戲。我不是第一天想到的「我要做遊戲」。我年少無知的時候,打遊戲打到天昏地暗,幾乎要被我父母放棄了或者送去電療?我老爸說「這孩子沒有未來了」,我媽說「她還有嫁人這條路啊」——我媽更狠。然後,我說「我就靠遊戲掙錢給你們看看」。這是緣起。

很多年以後,2013年8月,我們開始做遊戲,項目做得也就那樣。慶幸的是團隊沒有人離開,但我知道,他們私下罵我——「根本不聽一個大佬的勸」、「特別離譜」、「自己年紀輕輕的瞎指揮」、我當時很崩潰。但我都假裝不知道他們罵我了。更沒有想過,接下來應該要聽「XXX大人物的勸了」。

最早做遊戲的時候,可以實話實說的是,還是有錢掙的。那我為什麼不繼續做遊戲?因為做遊戲掙的都是稀飯錢。到了15年肯定就得死。繼續堅持就是賭「僥幸」。那個時候轉型的代價十分大,但我們還是果斷的砍掉了遊戲,我們不想等到15年的時候,莫名其妙就死了。後來的市場你們都是看到的,很多公司都死了。
但是,那個時候,很多大人物勸我不要放棄遊戲,如果我那個時候,聽了他們的「勸」,早就死了。

後來的三年,我們團隊前前後後轉型三次。

14年的時候,我們團隊接了一個東南亞XXX國家的離岸外包(此處XXX是國家名),很多人勸我不要傻啦,那個項目根本不掙錢。我還是沒有聽勸,回頭就把契約簽了。

項目驗收的時候,對方小夥伴很滿意,還很愧疚項目款給我們定低了。因為在我們團隊以前,他們被另外一個大陸團隊狠狠坑過,虧了幾百萬人民幣。然後,他們和我們簽的時候就留着「心眼」,而我們團隊假裝不知道(自己吃虧了),所有「委屈」風輕雲淡的默默地吞了。我們技術過硬,價格又低過他們預算,後來的結果自然是皆大歡喜。

這個項目一直被圈子裡的小夥伴「恥笑」。都在說什麼「不聽勸,活該不掙錢」。

接下來的故事是什麼呢?

我們本以為合作就此結束了。對方私下和我說(想還我一個人情),他們政府在公開招一個XXXX的大標(此處XXX是項目名),讓我們團隊去試試。最開始的時候,我覺得「我們團隊去競標」是難以置信的事,還是打算試試,當時一起競標的還有大陸一家上市公司。就有人勸我不要浪費時間了,人家騙我去陪標而已。但我們還是去了。

後來,我們居然中標了。這要感謝XXX政府官員的作風。就是這個項目奠定了我們團隊放棄遊戲,果斷轉型的基礎。現在做離岸外包的同時,也做其他,「外包這個模式」後來演化成「技術孵化」,現在又延伸出「XX解決方案」產品線。

15年我們團隊轉型大數據的時候,很多大人物勸我不要,說是大數據爛大街啦。結果呢?——15年的時候,大陸一家著名孵化器在廣州開首批,那個時候,團隊的大數據項目才做不久,我們去參選。然後,就被選上了。幾百家創業公司一起競爭「10個名額」。後來,因為有孵化器的背書,很多投資人想投,我卻又開始「不聽勸」。

創業三年了,有人喝彩,有人質疑,我的創業理論被小圈子認為「P都不懂,瞎BB,不聽老人家的勸」。我想,在激烈的競爭中,能活着的人,總有她的原因。不知道「不聽勸」算不算?

年初的時候,有個一起創業的朋友打電話拜年,說到一些舊人和他們坑爹的合夥人。他們陷入困境。打算停下來一會,重新組織,再走上軌道。因為前面總是有另一個危機。我承認——我當年差點成為他們其中的一員——非常近。朋友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雖然與我沒有關系,我心裏也很難受,如同婚姻的道理一模一樣,有人很幸運,另一半合作夥伴是來報恩的,有人很不幸,另一半合作夥伴是來討債,甚至於要人命的。
沒有辦法,朋友是服從型人格的人。神仙也沒有辦法。

有種人,自私自利, 一味索取。控制不了自己,就跑去控制別人,服從型的人就乖乖聽話,還自己騙自己說「聽人勸,吃飽飯」。
說到我自己,既然我是「不聽勸的人」,自然也沒有想過「說服任何人」,我想給的——只是一些啟發式的思考。
擁有穩固並且靈活的自我的人,不會去控制別人。


Aorqu用戶:
請打開50+以上者的朋友圈。

其實後來人的行為是環境塑造的,是他適應環境的過程。
如果你感覺到對方在你認為同樣的環境下適應方式有極大變化,那麼要麼帶孩子直接找楊教授看看,應該可以搞好。
要麼就是環境實際上已經發生了變化,很可能你回到孩子的環境中,你甚至活不過十幾分鐘。
這就好像以前的人如果回到現在的學校很可能分分鐘被打殘,而一些老大不小的人如果縮小成20歲,大部分人的社會經驗其實也沒太多,分分鐘被屠宰的節奏。


溫酒:

因為每個人都不允許別人比自己牛逼。
而聽勸的另外一個意思就是,別人比自己牛逼。
所以,我怎麼能聽勸呢?

能聽勸的,都有大智慧


曾不才:

因為年長者說的話,也未必是正確的。

現在已經不是口語傳播為主的農村社會。農村沒有書籍、互聯網和電子媒介,資訊流通靠口語,流通緩慢、範圍狹窄,且難以復制保存,所以長者很容易建立起知識的壁壘。他們通曉祭祀、種植、人際關系等等各種知識。後輩在農村生存所需要的各種知識,都只能從年長者那裡獲取。長者因此建立起權威,所謂家有一老,如有一寶。

但城市社會有書籍、互聯網及學校,資訊流通範圍廣、速度快,可以通過印刷、互聯網及電子媒介保存。城市的話語權帶着一種專業分工的去中心化特點,而不再是農村那種垂直的結構。長輩不僅不再是權威,甚至被邊緣化。

長輩總喜歡說「我走過的橋,比你走過的路都多,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米都多「。這話荒誕的地方就在於,船在水裡走,一輩子都不用上橋,你走過那麼多橋,對我有什麼啟發嗎?再說了,有的孩子一年飛的公里數,可比你一輩子坐的車走的路都多。在我們新聞行業里,很多孩子只要穩定進步,幾年內就可以跟身價上億、官員及各種大咖談笑風生了。而某些在干體力活,卻喜歡對晚輩人生指手畫腳的長輩,一輩子交過一個身價過百萬的朋友嗎?

專業主義的世界裏,人的權威不來自於年歲,而來自於知識和閱歷。現實中你都可以觀察到,很多長輩關於年輕人的人生大事——該選什麼專業、讀什麼大學、找什麼工作等——的見解,大多隻是來自於道聽途說。

舉個例子,很多長輩認為學醫很好,因為人總會生病,就不用擔心沒有「顧客」。並且,顧客有求於醫生,所以醫生是強勢一方。知道實情的人聽了這種觀點,當然會啼笑皆非。醫生工作其實面臨着巨大的壓力。他們不僅工作強度高,有的還有被病患砍殺的風險。

實際上,就算是都市裡那些有專業知識的長輩,也無法給晚輩事無巨細並且正確的指點。當年我報考專業和大學時,我爸就帶我去一位教育系統的長輩那裡諮詢。

工作了你也會發現,領導並不是無所不知。好多時候,領導開會就是為了聽取各位下屬的經驗,開闊思路,最後自己再做出決策。比如,我們領導對於廣告策劃之類的活兒非常在行,但對新媒體知之甚少,所以我們得以在這方面提出自己的見解。心胸開闊的領導都不會倚老賣老,假裝自己無所不知,而是虛心聽取下屬的意見。

說到底,為什麼年輕人不聽勸?因為他雖然無法證明自己一定正確,而你同樣不能。每個人的決策和判斷,都帶有資訊不完全所導致的片面和局限性。在資訊社會,迷信權威是大忌。很多年長的人確實有寶貴的經驗傳授。年輕人經常跟年長的人交流,可以有很多啟發,甚至是一些改變人生的轉機。但問題是,最終證明你正確了,功勞是你的,如果錯誤了呢?你會負責任嗎?

正因如此,後來一些孩子問我大學該報什麼專業時,我都是有些惶恐。畢竟我連自己的專業都遠遠沒有摸透,一直處於學習和發現的階段。那些理工科,諸如自動化、生物工程,我都基本不知道它們是幹啥的。如果誤導了你,甚至影響了你的人生,我該有多罪過?

對於長輩的建議,我認為最好的態度就是「別人說的話,隨便聽一聽,自己做決定」。年輕人應該虛心向有經驗的人學習,集思廣益,但更重要的是有主見,不盲從不迷信。而年長者給別人建議的時候,最好是向對方透露出一種」我的話僅供參考的「姿態,切忌帶着一種」我絕對正確「的自以為是。


西西里上尉:

不完全贊同年輕人就可以不聽勸,該有勇氣犯錯誤的論點
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能力的邊界,有勇氣但沒能力承擔後果
被虛假的繁榮所蒙蔽,高估自我,暢想着說,沒事啊,大不了從頭再來,等事情真的砸到頭上,抱頭鼠竄
當意識到自我能力的邊界,對承擔責任有意識,用能力而不只是勇氣承擔的時候,再考慮聽勸不聽勸
紙上得來終覺淺是古詩,聽人勸吃飽飯是老話,中國人那麼聰明,什麼都說了
跌跌撞撞,用一句「聽了那麼多道理,卻還過不好這一生」來聊以自慰,那叫矯情
人人都有遺憾,沒有遺憾的青春是不完美的這句話近乎扯淡,有些錯誤就是讓你抱憾終生,永不磨滅,讓你一輩子玩兒完的
出了問題幫你出主意教你怎麼處理的,是真誠的幫助,告訴你年輕人大膽去犯錯誤的,一部分是懶得搭理你,一部分是大叔騙騙小蘿莉,最後一部分是他自己也不知道怎麼辦

今天在咖啡館聽人講自己的項目,言必稱,我就是要放棄傳統通路,用互聯網思維。。。
你舅媽知道嗎?


留學王大炮王覺菊:

我覺得自己錯了可以不後悔,聽了別人的勸錯失了機會,會後悔,錯了,會抱怨,結怨。何況,年輕人應該有點自我才對呀。如果是客觀錯誤的決定還好說,有時候,所謂對錯,也不過是價值取向和利益沖突罷了。
作為父母的往往想操控孩子的一切,並且自命正確。
還有,錯誤和正確它是一種結果概念,但是,人生卻是一種過程,也許現在看起來很普通或者很沒有價值的選擇和行為,在未來卻變成了一種無比正確的選擇呢?
還有,大家都覺得正確的,也不見得就正確。
比如,上山下鄉?比如,考公務員?比如,考研?
因為人總是有自己的價值判斷的,而孩子又不是父母的附庸而是應該有自己的價值判斷,所以,要勸孩子做什麼,不如一早給孩子洗腦【教育不就是這樣么】建立自己能夠接受的價值觀。不然,一輩子都是不對付。
當然,很多人在教育和洗腦的時候是把孩子當做自己的附庸來灌輸的和強迫的,引起反彈也許就也是一輩子的怨念,如果不引起反彈,恭喜你,得到了一個完美的斯德哥爾摩綜合征的同盟者。
我看到一個媽媽,30多歲,就在那裡成天感激和反省,感謝她媽媽當年如何如何管制她。呵呵。可是,如果不管制會怎麼樣呢?她自己只給自己選擇了一些自己的losers同學的參照。所以非常的有成就感和感恩心,很自豪。
當然,要是選jobs和雷軍做參照,那也就不一樣了,不是么?
算了,不說了,我去年寫給我兒子們的文章已經說了很多很多。其實不喜歡在Aorqu上面擺乎,不太習慣。


Aorqu用戶:
「哎,聽說仙人掌很厲害,老子倒要看看是仙人掌厲害,還是老子的掌厲害。」

言畢,一把掌呼過去,頓時鮮血直流。

「仙人的掌,果然厲害。」


陳琦就不綁定手機:

這是非常正常和常見的心態,不僅是年輕人,所有的缺少經歷的人都會犯。因為對於一個道理,「知道」不等於」體驗到「

人的行為,有很大的驅動能力來自於自身的體驗,如果沒有體驗,那麼對道理的知道,只停留在形式上的思考,而不會對實際的行為選擇產生力量。

舉個例子,
「離婚是痛苦的,所以…」

一說都明白,可是沒有離婚的人即便知道,但是因為沒有實際體會過,所以對於這個痛苦沒有主觀印象。因此其實並不清楚,無法真正理解,不知道是什麼樣的痛,程度如何,對自己影響怎麼樣。沒有離婚的人,只能靠想像,可是當自己被實際的放在這個處境時候,會發現實際的感覺和想像的出入很大。

年輕的生活經歷少,對於各種痛苦,快樂等情感體驗也少,參考的樣本不多。所以老一輩的一些經驗,道理說出來,在年輕人的心中並沒有對應的參照感覺物,「無法說到心裏去」就是說這個。對於各種道理的邏輯關系的理解,自然也是很膚淺的。而這種膚淺,催生危險的僥幸心態,認為自己可能是個例外。

直到自己身處其中,才恍然大悟,「原來前輩說的xxx是指這種感覺」。然後一切的道理才豁然開朗。

一個人經歷越豐富,其感受樣本庫越全,則越容易接納各路經驗教訓,避免走彎路。相反,確實有點難為人。這不怪年輕人,這其實也是人類的正常的「通病」。和其他的能力一樣,每個人體會能力是不同的,所以盡管所有人都有走彎路的時候,但總有些人會稍微聽話點,少走些彎路。

再來個例子,
因為男人和女人互相不能建立性別互換的實際體驗,所以男女之間難免存在不理解。可以作為旁證。男人不理解女人生孩子的痛苦,女人也不理解男性的性慾。

再來個例子
都知道吸毒很難戒掉,可是發生過這樣愚蠢的事情,有的人因為沒有體會到具體是怎麼個難法,認為自己同伴其實是意志力薄弱,於是自己吸毒試圖證明給同伴看,是可以戒掉的。結果實際體驗了後發現….

再來個例子
很多人說打xx我捐條命,恩,如果他們有臨死的經驗,還會這樣輕易說嗎?

例子太多….


Aorqu用戶其實我也是個不聽勸的年輕人,你們說的都對。

但如果這個虧是死呢?


白夜:

人家就是想吃啊…
不要什麼事都指手畫腳,時代變了,老人家的經驗已經未必有效了。
我媽就特喜歡啥都教我做人….明明比我幼稚的多….
總是要我像他們一樣彬彬有禮地搶著付錢,酒桌上跟人扯那套虛的,還有推三阻四的送禮給紅包…我都覺得低端…在外我都是滿口大實話的大老粗。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玩法,管它呢…年輕人都這樣,你關心他他就嫌你啰嗦,你冷落他一段時間再關心他就舒服了。

就打個比方說吧,很多老人家都以為在酒桌上拼酒扯犢子,沒事送紅包送點禮,一團和氣講禮數,微信里發點雞湯,這就是笑裡藏刀了,殊不知你要讓有的年輕人學這一套,是多麼畫虎不成反類犬啊…

要麼相信你孩子的智商,要麼質疑你的基因和教育吧。
畢竟不可能護着他一輩子。


Aorqu用戶請看《裸猿》


李麗:

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人生經驗是需要自己去體驗過才能積累的。

曾經有人說,我現在都告訴你這是火坑了,你為什麼還要跳?可是,你說火坑就是火坑嗎?那隻是你基於自己的人生經驗得出的結論罷了,並不一定適用於我。退一萬步說,即使你說的對,這就是一個火坑,但是就憑你一句話,我就選擇不去經歷,那麼我的人生會是止步不前的。沒有去嘗試去經歷就放棄,對於今後的我來說會是一個遺憾。遺憾是要比後悔更可怕的,因為前者是蒼白而憤恨的,後者是豐富而清醒的。

人赤裸裸地來,又要赤裸裸地去,什麼也留不下。人生說到底是由體驗組成的。如果你告訴我,這件事結果是不好的,所以不要去做。那麼我特別想說,人生的結局都是死亡,一眼就能看到終點,而且這個終點對你來說一定是不好的,那你為什麼還活着?如果說你活着是一個被動的選擇,那麼請問:為什麼還要讓你的孩子出生?


城市獵人:

我下面的答案有兩個假設:

一、長輩說的道理是成立的(至少在統計意義上是成立的)
二、晚輩知道長輩講的道理至少在統計意義上是成立的。

我的答案試圖說明為何年輕人明知是長輩講的道理是成立的也不聽。(還有一種情況是年輕人覺得長輩的絮叨是錯的,那他不聽勸是自然的,不必分析了)

——————————————————————
年輕人不聽勸有五大原因

一、逆反心理。逆反本身,帶來快感或者自由感。

二、抽象思維比較弱而不得不依賴於具體形象刺激的人,他必須用體驗性的方法深刻明白道理。他可以從相對抽象的語言中明白道理,但是不深刻。如果我把《阿甘正傳》、《肖申克的救贖》里的道理提煉成幾句格言講給年輕人聽,效果不如讓他們看電影。

三、勸說年輕人做某事或者不做某事,往往是希望他們能夠犧牲當下的享受去換取未來更大的幸福。但是,當下的享受或者痛苦很真實,未來的幸福或者不幸很遙遠。

以沉迷於網游的高中生為例,他不知道太沉迷網游會帶來麻煩么?他知道。但是,當下的享受很真實,未來的什麼考上大學、迎娶白富美顯得很遙遠很遙遠。

四、凡是在概率上百分之百應驗的道理,其實年輕人絕大部分都聽了。年輕人不聽的道理,往往不是百分百應驗的道理,年輕人在幻想自己是少數例外。

比如說,父母勸子女不要用手去摸燃燒的火。若子女去摸了,痛覺完好的人百分之百的概率會很疼,所以凡是痛覺完好的人,都不會故意用手去伸到火里。

假設社會凡是念書好的人一律混得好,凡是念書不好的人一律慘兮兮,幾乎沒有例外。在這種前提下,父母勸子女認真念書,我覺得子女會很聽勸。但現實是,念書好能夠有更好的「錢途」,僅僅是一個平均意義上的事情,有很多念書好的人混得不行,也有很多念書不好的人混得行。於是乎,很多年輕人會幻想懶惰的自己將來混得好,從而鬆懈,既然今天很鬆懈未來還是能成功,為何不及時行樂?

再比如說,如果抽煙必然得肺癌,概率為百分之百。而不抽煙的人得肺癌的幾率很低。長輩勸說晚輩不抽煙的話,效果會顯著得多。之所以有人堅持抽煙不聽勸,那是因為抽煙但長命的人還是不少,年輕人會幻想他就是那個抽煙但長命的人。

五、年輕人有特殊的效用函數與約束條件,即便長輩講的道理以百分之百的概率應驗,年輕人也不得不違背,違背就是為了自己更幸福。

我舉一個很奇特的例子吧。在一個社會風氣很壓抑保守的社會,一對父母勸女兒在男女關繫上要做淑女,目的就是有個好名聲,將來在「婚姻市場」賣個好價錢。這個女生很理智,她知道父母的說法有道理。假設她的性慾是人類女性中萬里挑一強的,她必然當不了淑女,因為對於她來說,做盪婦性價比更高,做盪婦是冷靜思考後的最佳選擇,她寧可不嫁人了也要在性愛這件事上早早嘗試、多多嘗試。

——————————————

我答題不少了,應該說在這個提問下,我的答案與高票答案的思維模式算是差異最大(至少是之一)的一次。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看我的答案與高票答案的思維模式的區別。我覺得能夠像詠春拳那樣打直線比較好。


汪步青:

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價值觀,而這個價值觀並不是與生俱來的,要通過自己經歷總結才行。你讓年輕人取消自己經歷的過程而直接採用你的價值觀,那他自己的意義又在哪裡呢?

我爸一直以來的願望就是讓我考軍校提干,考公務員,他的價值觀就是穩定的生活。而我最終選擇的路卻是旅行,不斷的換工作,讀書,沙發客。我的價值觀是好奇,對這個世界感到深深的好奇,我好奇古代人的三觀而去學習古籍,我好奇世界的樣子而去旅行,我好奇市場的心理而去做大宗商品交易,我好奇光與影的巧合而去學習攝影。如果這時候讓我去當一個公務員,朝九晚五,生不如死。

我當然也有工作,但是並不以賺錢為目的,在我看來用少量的精力去賺錢維持溫飽,騰出大部分精力去達成自己的目標才是上上之選,所以我絕對絕對不會買房,不可能為了一套房子而把自己的下半輩子拴在城市裡,結婚是我嚮往的,但是如果必須有房子車子工作等硬件那還是算了,沒人願意嫁給我也不要緊(陳婉怡除外,你要是不嫁給我我會瘋掉!),我有我的生活。畢竟人生只有一次,不可能為了滿足別人的慾望而犧牲自己。你可以說我自私,但是這就是我真正的想法,是我嚮往的自由,我明白在這條路上會碰的頭破血流,但這是我自己的選擇,總好過那些為別人活了一輩子到頭來發現找不到自己的人生的人。

記得在部隊里的時候,很多戰友希望調單位,大家都想去輕松沒壓力不怎麼訓練的單位,但那些不打算在部隊長留的義務兵卻希望去那些又艱苦又累的單位,經歷更多,鍛煉更多。人生也一樣,長輩們總是說「你們的路還有很長」,而只有我們自己會告訴自己「世事無常,時不可待。」


子楠:

老年人更不聽勸好嗎????

問題的關鍵在於,話語權掌握在更老,更握有資源的人手裡。你爹不聽你勸,你說老一輩人有老一輩人的道理,你得孝順,順着他。你兒子不聽勸,你說這小崽子咋不聽勸呢,一點也不孝順。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


妄明:

毫無疑問,改變是需要精力和成本的。

  • 人的注意力是有限的,除了最重要的事情,大部分事情,都只會用下意識的自動化去處理,這是人體保持精力的本能。

改變的前提是,那些要改變的事情,必須重要到,不得不花費額外的精力去改變。這些額外的精力,需要是從其他重要的事情上劃分過來的。

一個人擁有多少注意力,自控力,這跟你成長的環境和家庭息息相關。

然後,人怎樣分配和使用這些注意力,自控力也跟家庭和環境息息相關。

  • 一個人如果渾身毛病,無外乎就是出身有問題,天賦點很少,還亂點了天賦。

這種無端端的口空白話的勸告,就是不負責任的亂點天賦。

每一次改變,都需要注意力,需要自控力。

毫無疑問,你需要提前注意,察覺到自己正在進入需要改變的狀態,這時候你才能去改變。

人的自控力是有限的,亂點了天賦的話,自控力,很快就用光了。

當你已經將自控消耗在諸多心理壓力,諸多其他事情上,哪裡還有更多精力去做任何改變?

早睡早起好不好?努力學習好不好?

天下大概在沒有比這更正確的經驗和道理了,但為什麼大部分人做不到?

  • 早睡早起,你以為僅僅只是一句話這么容易嗎?

作業做完沒有,今天的事情完成沒有,同寢室的同學是否在吵鬧,家裡父母是否開着電視很大聲?

早睡早起,看似只是一句話的忠告,看似只是一個簡單的決定。但其實在這個決定之外,需要滿足諸多的條件。

早睡早起的前提,你有沒有心裏壓力,裝沒裝着心事?你是否習慣明天醒來,還是潛意識希望夜裡死去。

單單是早睡早起,這樣簡單了到了極致的一個正確忠告,背後都可能潛藏着諸多的問題。

  • 至於努力學習,那需要克服的困難就更多了。

一個自我低價值的人,很難將精力長期持續的投入到一件事情當中。

心裏壓力大不大,能否承擔學習帶來的挫敗感,能否抵抗外界的干擾,是否有心理疾病。

滿足足夠多的條件,擁有足夠的動力,才能夠做到努力學習。

當你將自己寶貴的精力和自控力,用在抵禦很多本不應該有的心理問題的時候,剩下的自控力,已經不足以支撐一個人好好學習。

早睡早起和努力學習這樣毫無疑問的正確忠告,尚且需要滿足一大堆前置條件,那些不那麼重要的忠告,真的需要去改嗎?


花燃山色:

人生只有一次,有走岔路的權利。
太乖了有啥意思呢。


auxten:

從個人角度講:經驗這種東西,聽來的都不靠譜,必須要「小馬過河」,因為經驗本身沒有任何價值,有價值的是經驗產生的場景和當時思考的過程。

  • 國中畢業,可能你的阿么告訴你,趕緊找個男人生幾個娃,過上安穩日子過好,女子無才便是德。這時你要了解,阿么這輩子也不知道有才意味着什麼。
  • 大學的時候你想出國看看,父母告訴你,國外有什麼好的,天天槍擊事件,你沒看好多外國人還往咱中國跑么。這時你要明白,父母可能這輩子都沒出過省。
  • 大學畢業,家裡天天逼婚,都快30了,隔壁王二蛋孩子都能打醬油了。這時你要明白,上一代都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也許從未經歷過愛情。

從人生階段角度講:年輕就是要不斷的試錯,沒必要裝作「很有經驗」,年少的「聽勸」往往意味着沒有主動思考的能力。

  • 作為一個國小生,你就是不乖,不聽話,就是很傻很天真,看到蝴蝶我就想抓,遇到螞蜂窩從來不繞着走,總想捅一下。因為大人也不不明白,你拿着捅下來的螞蜂窩,彷彿發現了新大陸,已經忘記額頭碩大的包。
  • 作為一個職場新人,你就是不聽「槍打出頭鳥」,敢於提出問題,解決問題。得到上司的賞識,成了「項目負責人」。
  • 坐在台下,業界大拿在上面滔滔不絕,大家都頻頻點頭,這時你舉手問了個問題,因為你真的不懂呀。

從社會角度講:「不聽勸」推動了人類文明的發展,否則我們還穿着獸皮,傳承著森林裏有吃人怪獸的傳說。


川戈:

這就好比下棋。

年輕人在思考自己的每一步棋,或許這一步下錯,會使局面暫時失利,需要他耗費更多的精力,會讓他吃虧。

但是,如果我在下棋的時候,有個人把我安排好了——先走炮,再走馬……

即使這盤棋我贏了,我也開心不起來。

更何況,只有自己去下自己的棋,無數局輸輸贏贏之後,棋力才能提高啊。

年輕人,往往都希望做個好的棋手,而不是好用的棋子。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