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人不聽勸,非要吃了虧才會得到教訓?

問題描述:看著錯誤的決定心裡很痛,卻阻止不了。 沒想到大家對這個問題如此關注,而且說法眾多,無論什麼觀點,我都衷心感謝!討論是個學習過程,年輕人直接,過來人深刻,都值得回味……
, , ,
Aorqu用戶:
題主,我給你講個故事。哦,不,應該是張愛玲給你講個故事。
《非走不可的彎路》——張愛玲
在青春的路口,曾經有那麼一條小路若隱若現,召喚著我。
母親攔住我:「那條路走不得」。
我不信。
「我就是從那條路走過來的,你還有什麼不信?」
「既然你能從那條路走過來,我為什麼不能?」
「我不想讓你走彎路。」
「但是我喜歡,而且我不怕。」
母親心疼地看我好久,然後嘆口氣:「好吧,你這個倔強的孩子,那條路很難走,一路小心!」
上路後,我發現母親的沒有騙我,那的確是條彎路,我碰壁,摔跟頭,有時碰得頭破血流,但我不停地走,終於走過來了。
坐下來喘息的時候,我看見一個朋友,自然很年輕,正站在我當年的路口,我忍不住喊:「那條路走不得。」
她不信。
「我母親就是從那條路走過來的,我也是。」
「既然你們都可以從那條路走過來,我為什麼不能?」
「我不想讓你走同樣的彎路。」
「但是我喜歡。」
我看了看她,看了看自己,然後笑了:「一路小心。」
我很感激她,她讓我發現自己不再年輕,已經開始扮演「過來人」常患的「攔路癖」
在人生的路上,有一條路每個人非走不可,那就是年輕時候的彎路。不摔跟頭,不碰壁,不碰個頭破血流,怎能煉出鋼筋鐵骨,怎能長大呢?


itlr:

因為他們有犯錯的權利。


八路:

如果要深刻記得某件事或者某個規律,確實都是需要教訓的。
一部分人的人生教訓是自己作出來的,
另一部分人的人生教訓是小心翼翼地觀察總結出來的,

由於大部分人在年輕的時候都對自己過於自信,嘴上功夫過強而手上功夫過差。
從而導致前者過多而後者過少。

而大部分前者在明白了教訓,想去告訴別人的時候,
他們遇到的也大部分都是跟自己一樣的人。

————————————————————————————
工作至今,所謂的聽過來人說一句建議或者提醒,而馬上就能去試試從而學會的人,我至今就遇到過一個,他在28歲的時候就當上了公司的事業部經理。
——我現在也做不到,但是我至少可以做到不會對自己那麼自信。

不排除有個別天生牛逼的真的自己啥都懂別人的建議都無法超越他的,大部分對於過來人的建議不屑一顧的人,要麼是蠢到對自己無比自信,要麼是懶到真的沒法去試試,
不信?你看這問題下面那堆讓人無法直視的回答,他們的意思總結下來就兩條:
1、你們的建議都過時了,未來是我們的&你也混得不咋地,你的建議是個屁(這讓我想到了Aorqu另一個問題——為什麼人類總是在不停地重蹈覆轍)。
2、我知道這樣作可能會死,但是我還是不想聽你的,讓我自己去作一把吧。(你不就是懶嗎?懶得改變自己的生活習慣,懶得去嘗試別人的建議,承認事實有那麼難?)


匿名用戶:
我是不聽勸,但我也有因為不聽勸而成功的時候。


木杉:

長輩給出了建議,卻沒有說服人的論據支撐建議。
長輩給出了建議,但是自己太失敗,自身信用撐不起這個建議。
長輩給出了建議,但是卻是自己也毫無把握的建議,一副你「聽不聽,盈虧自負」的態度。

還有一點就是晚輩對更高收益的嚮往,寧願和老一輩的「經驗」對弈一把。


匿名用戶:
劉亮程《一個人的村莊》里有一段話特別打動我:

馬無法把一生的經驗傳授給另一匹馬。馬老了之後也許跟人一樣。它一輩子沒干成什麼大事,只犯了許多錯誤,於是它把自己的錯誤看得珍貴無比,總希望別的馬能從它身上吸取點教訓。可是,那些年輕的活蹦亂跳的兒馬,從來不懂得恭恭敬敬向一匹老馬請教。它們有的是精力和時間去走錯路,老馬不也是這樣走到老的嗎?

沒錯,我知道你說的可能是對的,但這是我的一生,好的壞的,我想親自走一遭。


東竹謙驗:

從認知心理學講:

1)因為concept change model條件比較苛刻,需要a)對現狀自己的理解不滿(dissatisfied),b)具備足夠的知識去理解新的理解(intelligible),c)覺得新的理解貌似合理(plausible),d) 嘗試新理解確實能夠解決舊理解不能解決的問題(fruitful)。四個條件一個不滿足,就繼續堅持舊理解。實在比較難改變既有觀點。圖是以前修教育系認知心理學課程的時候根據文獻自己畫的[1]

2)即使被說服了,心裡接受一個邏輯,和直覺判斷上統一是完全不同的概念[2],這就是俗稱的「道理都懂,就是做的時候忘記了」

3)人們經歷一件事情和聽說一件事情,這兩者記憶是不同的。前者是全息的資訊,可以反覆構建新的理解;後者是個很單維的資訊,往往只有一個故事版本。全息的資訊讓聯結更加豐富,所以更容易被回憶喚醒——也就是所謂做的時候想起來 [3]

[1] Posner, G. J., Strike, K. A., Hewson, P. W., & Gertzog, W. A. (1982). Accommodation of a scientific conception: Towards a theory of conceptual change. Science Education, 67, 489-508.
[2] Kahneman, D. (2011). Thinking, fast and slow (1st ed.). New York: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3]Gazzaniga, M. S., Ivry, R. B., & Mangun, G. R. (2002). Cognitive neuroscience : the biology of the mind (2nd ed.). New York: Norton.


Aorqu用戶:
都說年輕人不聽勸,但作為一個年輕人的我並不這么想。
年輕時代的人是不夠成熟的,但面臨的挑戰卻是一生中最大的——從依賴到獨立,從媽媽的小寶寶到獨當一面的社會人。不僅當下要在社會上立足,還要鋪好未來的道路確保未來也能立的住;不僅要自食其力,還要準備好支撐起一個家庭的能力,這其中的工作量是非常大的——如果上邊太藝文了那就說直白一點,讀書上班談戀愛,哪一樣都夠一個年輕人頭大的。
這個復雜的社會固然讓人新奇,但新奇反過來說,就是沒見過,心裡沒底兒。每個年輕人內心深處都盼望著遇見一個人生導師,來告訴自己一點人生智慧,指示自己該如何走。

也就是說,年輕人不僅不會不聽勸,相反是最希望有個人來給點合理化建議的。

因此,都到這時候了,年輕人還是不聽你的話,不是因為別的原因,就是因為你水準太低了,比年輕人強不到哪兒去,甚至白吃幾年糧食,水準連比你年輕的人都不如,根本不值得被年輕人信任和敬佩。
每個年輕人都敬佩有本事的人,如果你人品才華出眾,足以做年輕人的榜樣,年輕孩子們會掙著搶著哭著喊著要你給他人生建議呢,你想攆都攆不走。


夏小知:

你錯題看一遍就會啊?


Soningga Zhang:

你孩子是不是拒絕考高貴公務員,而去當卑賤的程序員了?哦,這真是一個極其錯♂誤♂的決定。


Aorqu用戶:
因為資訊具有時效性,而你無法證明你的資訊沒有過時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手癌沒救了!


Aorqu用戶老一輩應該要學會放手。
讓年輕一代為自己的選擇和行為負責。

相當多情況下,老一輩所謂的勸,
並不一定真是為了年輕一代好。
我從他們的神態看到的,從他們的口氣中聽到的,
只是他們那種自以為居高臨下的所謂優越感的體現。
當然,這主要是對外面的老一輩而言的。

對家裡的老一輩,主要是父母或祖父母而言,
有時候有些話聽過就算了,
沒必要太當真。
因為他們的所謂建議和勸,
很有可能已經跟不上時代了。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
一個年輕人應該要形成自己獨立的判斷,
知道哪些勸該聽,哪些就只是權當過耳風
怎麼行動自己拿主意,
對自己的行為負責。


木匠小強:

哪那麼多道理?無法理解,噴完隔壁三叔二大爺在說點道理就這么老些贊的回答。

我哥這人不聽勸,中考分數很高,好好的中專不去念,馬上就能吃上商品糧了,結果他後來上了高中大學最終留在北京工作安家。。。。。要知道,他那個時候,中專分數可比高中高多了,整整高了100多分,上到老師下到隔壁二大爺都得來勸勸,可他就是不聽勸啊。

說到這,馬上就是雞湯故事了,事實是因為人家知道高中大學這條路比較廣闊,對自己學習有信心,所以旁邊的人勸也沒用,總體方向是沒問題的,勸他的都在家裡種地他能聽嗎?不聽才是對的!

我二姨家的我表哥,為人木訥,不愛說話,中學不念後,被他爸爸送到三河北邊山裡去開山,就是炸石頭開鏟土機,這還是托關系找的事。風餐露宿的條件差啊,一年攢一萬多塊錢那個時候。他爸整天給他攢錢,準備給他娶媳婦用。在那足足幹了三四年,條件苦的很。後來他跟他爸爸說,不幹了,想用這幾年攢下來的錢買一輛二手的推土機。他爸爸那個跳腳,各種吵架,並且威脅不管他結婚娶媳婦什麼的。我這哥,不管這套,一門心思把攢的錢都弄出來,買了那兩二首推土機。趕上三香路維修從他門村門口過,我哥的車被徵調去修路。從這起步,現在大型挖掘機起重機一大堆,在北京註冊了個工程車輛出租公司,大小工地,好多他的身影,身價也幾千萬了吧。

夠雞湯嗎?事實是,他是不聽勸,因為他老跑工地,知道現在工地很多,需要人和設備的地方多著呢,他爹走街串巷賣水果,當然不會理解他,所以不聽勸才正常。

不過同樣是我這個表哥,10年前有人勸他在工地附近買房,通州吧,估計四五千一平,他也不聽勸。手裡的錢都來買車輛。。。四五年前,過年聚會的時候,我哥勸他組工程隊,說車輛這個東西,以後是征租資源,能接到項目會比租車賺錢。他也不聽勸,現在車輛價格下行,手裡的固定資產每年都在降低,工地競爭壓力又大。這也算是不聽勸,這兩次次不聽勸就沒那麼勵志了,因為勸他的人超過了他的視野,他不聽勸就已經不是正確的了。

同樣是聽勸或者不聽勸,具體情況五花八門,結果往往難以預料,有的成一時家業,有的卻是大把時光浪費。一個要看自己,一個要看勸你的人,自己還要有風險耐受,就算去撞牆,也有心裡準備。

再說年輕人,無論如何也得燥起來,勸不住的,這是人之常情,我也一樣。21歲就開工廠,被家人罵,弄了半天,折騰一年,事情也沒做成,以失敗告終。然後又折騰洗車店乾果店。。。。。。都不行。

折騰幾年吃了不少虧之後,同樣是開工廠,28歲再做的時候,父母也支持,我哥也支持,目標方向方法都變了,結果又不一樣。

從過往的經歷來看,別輕易否定自己,也別輕易否定別人。看得見摸得著能學習本領和提升視野的事,堅決做。不然就要好好掂量一下,有時候只要風險耐受吃點虧也沒壞處,不嘗試哪來新機會,就是別作大死到家破人亡就好了。

我的感覺是,打算勸人的接著勸,反正別人也不會聽,除非你比他牛逼,他就算看著不聽,也會掂量掂量!


Aorqu用戶:
我特別喜歡一篇文章。

Youth

People are always talking about the problem of youth. If there is one, which I talk leave to doubt, it would be the older people who created it, not the young themselves. Let’s get down to fundamentals and agree that the young are after all human beings, people like their elders. There is only one difference between the young man and the old one: the young man has a glorious future before him and old one has a splendid past behind him, that may be where the rub is.

When I was a teenager, I felt that I was just young and uncertain, and I was a new boy to a huge high school, I would have been pleased to be regarded as something so interesting as a problem. For one thing, being a problem will gave me a certain identity, which was one of the things young people are busily engaged in seeking.

I felt young people are exciting. They have an air of freedom, and have not a dreary commitment to mean ambitions or love of comfort. They are not anxious social climbers, and they have no devotion to material things. All this seems to me to link them with life, the origins of things. As if they were, in some sense, a cosmic beings with a violent and lovely contrast to our suburban creatures. That is all in my mind when I meet a young man. I do not turn on protection for some dreary cliches about respect for elder people, as if mere age was a reason to get respect. I accept we are equals, and I will argue with him, as an equal, if I think he was wrong.

青年

人們總是在談論「青年問題」。如果這個問題存在的話 — 請允許我對此持懷疑態度 — 那麼,這個問題是由老年人而不是青年人造成的。讓我們來認真研究一些基本事實:承認青年人和他們的長輩一樣也是人。老年人和青年人只有一個區別:青年人有光輝燦爛的前景,而老年人的輝煌已成為過去。 問題的癥結恐怕就在這里。

我十幾歲時,總感到自己年輕,有些事拿不準 — 我是一所大學里的一名新生,如果我當時真的被看成像一個問題那樣有趣,我會感到很得意的。因為這至少使我得到了某種承認,這正是年輕人所熱衷追求的。

我覺得年輕人令人振奮,無拘無束。他們既不追逐卑鄙的名利,也不貪圖生活的舒適。他們不熱衷於向上爬,也不一味追求物質享受。在我看來,所有這些使他們與生命和萬物之源聯系在了一起。從某種意義上講,他們似乎是宇宙人,同我們這些凡夫俗子形成了強烈而鮮明的對照。每逢我遇到年輕人,腦子里就想到這些年輕人也許狂妄自負,舉止無理,傲慢放肆,愚昧無知,但我不會用應當尊重長者這一套陳詞濫調來為我自己辨護,似乎年長就是受人尊敬的理由。我認為我和他們是平等的。如果我認為他們錯了,我就以平等的身份和他們爭個明白。


劉柯艾:

說得好像中老年人年輕的時候很聽勸一樣
說得好像中老年人現在很聽勸一樣
說得好像人生有通關秘籍,並且中老年人都知道一樣
勸(bi)年輕人不要(zhun)走彎路之前,能不能先問問年輕人,他們想不想活著你現在這樣啊?


程錦:

1.因為勸人者在被勸者心中的權威度不高。

2.勸說過程否定了被勸者的存在感。


Ailsa:

作為剛出社會沒幾年的年輕人,我很喜歡向身邊的人問問題。

打開我的189郵箱,登錄上Gmail,上面有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的郵件。

其中我最喜歡和一個美國老爺子通郵。

他是一個已經七十多退休的高中老師,他的學生中有很多在美國華爾街混得風生水起的人物。

對於這樣的一個前輩,我自然很喜歡向他問各種問題,政治、人生、愛情、友情、家庭等都問過。他也很耐心回答,其中經常向我分享他個人的故事。

那他寫給我眾多的答案中,有一個回答我印象最深刻:

按中文翻譯過來的意思是:

「小夥子,我知道你現在有很多問題,以後還會有更多。你可嘗試下,把你的疑問化作行動,去向生活提問,生活會給你最最真實的回答。但是有一點要記住,盡管到最後你似乎知道了所有問題的答案,但仍然能保持對生活的好奇心和熱愛,這才是最珍貴的。」

有點答不對題,現在的話,我也算是你口中那個「不聽勸的年輕人」,哈哈~


樂昌單立人:

「不過,倒有句忠告,可惜說了也沒什麼用,」大司命坐上龍車,「一次痛苦的經歷頂得上千萬次告誡,歷史的教訓就是人們從來都不知道接受歷史的教訓,還是不說為妙。」

看樣子大司命是要駕車離去,少年趕緊說,「您告訴我吧,我真的很想聽,哪怕你剝奪了我以後所有好運氣,贏面再大的賭局都讓我贏不了我也想聽,求您告訴我吧。」

「好吧,忠告就是,」大司命看向遠方的眼睛突然變得空洞無神,伴著一聲長嘆,「人生如寄,行路艱難。世人換了一撥又一撥,可總是走錯路。人在襁褓中無端獲得母親的愛就以為做什麼事都會如有神助,一旦做不成,便氣急敗壞,輕則鬱積成病,重則自尋短見,可要是做成了,就妄自尊大,無法無天,視周圍人為愚夫愚婦,唯有自己天縱英明,對別人品頭論足,唾沫星子四濺得不亦樂乎,孤芳自賞時,就連身上的跳蚤都是雙眼皮的。年輕人,你要是還不能理解『人生如寄,行路艱難』這句話,那就看看你身旁峭壁上的這部書,書中人,或汲汲於功名富貴,或執著於報仇雪恥,出身低微者有之,閥閱子弟亦有之,眾生百態,各有各的願望,間或有一二人能遂了心願,可失意者總是大多數,年輕人,記住我的話,不管以後境況如何,都不要失意彷徨,人生如白駒過隙,稍縱即逝,再大的痛苦也會隨著死亡的降臨而消解,世間遍地歧路,走了這條,就不要去想是否走另一條會更好,好事多磨,美中不足,這八個字緊相連屬像條尾巴緊緊跟著你從生到死。」

以上選自我的長篇小說《行路難》,下面是我的專欄鏈接

《行路難》與行路難 – Aorqu專欄


還讀我書:

上面的答主有說父母眼界不寬、水準不高,不能讓孩子信服的。然而即使父母眼界再寬、水準再高,年輕人面臨人生重大選擇時,也往往要和長輩立異。為什麼?價值取向和所處情境不同而已。我們現在覺得父母不理解子女,將來我們也會嫌孩子不接受父輩的經驗,等著瞧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