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大家樂於見到《流浪地球》票房大賣?

問題描述:為什麼大家樂於見到《流浪地球》票房大賣?
, ,
王誠:

我不喜歡經常彈出我畫面 的,各種流量明天今天穿了什麼衣服,明天和誰逛街,後天和誰撕逼,各種垃圾資訊圍繞著我。

我每花的一分錢,都是在購買我夢想中的世界

那麼我希望每個月放映一部流浪地球,


清淺:

因為我想看到下一部這樣的電影。

因為我想把票錢投給選擇的世界。

有些高地,你不去就成了敵人的。

Aorquer說的好,我們支持了戰狼二,

吳京才有實力「帶資進組」小破球,

小破球才成了現在的樣子,起飛。

你的每一張票,都在告訴電影界,

我想看到什麼樣的電影出現影廳。

想看更好的?投票讓他們繼續加油。


棄兒:

自家孩子終於能走路了,還走得虎虎生威。

我不拍手鼓勵他走得更遠,難道要如喪考妣地痛哭:「娃啊,你咋沒跑得博爾特那麼快啊?」

註:原答案「如喪考妣」為錯別字「如喪考批」,強行甩鍋給輸入法(大霧)。


Aorqu用戶:

因為我不只想看到《流浪地球》中的行星發動機,我還想看到《朝聞道》中的真理祭壇,《在他鄉》中法厄同號上的流星暴雨,《球狀閃電》中宏聚變,《三體》里的末日之戰,《北京摺疊》里的夕陽。甚至將來中國的電影工業達到好萊塢都難以企及的高度時,敢於觸碰美國人都不敢拍的《基地》《光明王》與《精靈寶鑽》。我想看到黃皮膚的面孔出現在端點星的穹窿上,看到梵天與濕婆用漢語論道,看到中國特效團隊渲染出雙聖樹的光芒。

我們的每一張電影票都是為了我們想要的中國電影的未來而投票,我不希望中國的電影市場給人留下科幻片難以賺錢的印象,我不只自己看,我還會給去看的朋友報銷電影票。

很多人想要我朋友圈的壁紙

這張地圖缺失藏南,中控克什米爾,南海也按照越南的時區劃分,但是我找不到正確的這個風格的地圖。


丿丶sky孽孽:

剛踏入21世紀時,中國導演圈青黃不接,無論港台內地,大牌導演的作品有價無市,很多有理想有能力的新人卻得不到投資方的賞識。

2005年3月23日,映藝娛樂有限公司啟動了第一期「亞洲新星導」電影計劃,為新生代導演們提供了無限的可能性。其中2500萬元的資金,都是由演員劉德華自掏腰包的。

兼顧幕後老闆和宣傳大使的劉德華先生,一心推動著這個電影界的澎湃浪潮。在這個項目中,投資方盡可能地減少施加在年輕導演身上的壓力,不對影片的選材、演員等方面進行任何干涉,只是提供一定的成本指引,在衡量劇本的可行性後,所有風險由投資方承擔。

亞洲導演圈的年輕一代也不負眾望,拿出了六部電影,其中就有寧浩執導的《瘋狂的石頭》。

2016年9月5日,中國電影界啟動了「壞猴子72變」電影計劃,這次挑大樑的正是掌管壞猴子影業的寧浩。

和「亞洲新星導」異曲同工,這個計劃旨在為有創意、有態度、有個性、有理想的年輕導演們開辟一個更寬闊的舞台。「為未來而生」的主題,吸引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年輕人,共同為中國電影的未來盡心盡力。

加持這樣的天時地利人和,包括《我不是葯神》、《綉春刀•修羅戰場》、《雲水》在內的多部高品質影片問世,文牧野等新銳導演聲名鵲起。

2019年,有人好奇為什麼我們如此支持《流浪地球》。

客串演員吳京甚至表示,這部片子搞砸了也好過不了了之。

吳京與導演郭帆並肩而立,砸下六千萬投資那個瞬間,像極了執意啟動「亞洲新星導」計劃的劉德華。

並不局限於這一部電影,是中國影視界需要這個故事。

也許用不了幾年,曾經「空手套戰狼」的郭帆,也會在客串電影的過程中對導演說:年輕人,干就行了,誰不是這么過來的。然後拿出成噸的資金撲滅了這位新人導演的燃眉之急。

借用一下陳道明老師的話:「傳承不就是干這個的嗎?」

這不過就是我們選擇傳承,我們,選擇希望。


接過雷鋒的槍:

因為我真的不希望,大冪冪,大寶貝,某鹿姓李姓等流量明星再賺錢那麼容易。

投資十億加馬特達蒙換來的長城是沒有意義的,但是三億人民幣換來的小破球自己就是意義。

我希望我的孩子長大的時候,會說我爸年輕那陣人過春節還是挺有想像力的,有人竟然要拍片炸木星。

而不是困惑的問我,你們那時候咋除了笑點老舊的破玩意,沒一點新意。

我們選擇希望。


牧雲旺財:

這么說吧,《流浪地球》是一個里程碑,是電影行業「質量為王」替代「流量為王」的時代里程碑。

目前這個時代,消費者開始覺得電影是日常需要了,想要吃點東西,但卻一直在被喂屎。有能力創作出優秀作品的作者在想要按照自己意圖創作時卻被投資人強制去生產屎。投資人信誓旦旦的說這些觀眾就喜歡吃屎。

史稱:「食屎時世」

這個時代,資本告訴消費者,沒人做得出可口的飯菜,要吃的話,只有屎。資本家雇的水軍在各個角落裡叫囂,說他們吃屎吃得很痛快。資本家的雲數據通過一些列嚴密運算,在計算消費者到底喜歡吃朱古力味的屎還是榴槤味的屎。

他們炒出了不同的屎,還不忘窩心地叮囑一句:趁熱。

然後很多沒吃過可口飯菜的消費者開始懷疑,是不是好吃的,只有外國才有。

而這時候,真材實料、烹飪精美、滋味爽口的飯菜被熱騰騰地端出來了,那消費者自然喜聞樂見想要選擇。有能力的廚師更是高興,因為至少說明做菜是可行的這輩子不用做屎終老。

這自然是人人喜聞樂見的。

不樂見的,自然是大虧特虧的資本家了。

附帶一段,每個行業,都有輪回:

第一個階段,探險者發現新大陸,憑借小眾參與者與亞文化圈鋪路築基,發現可能性。這個階段的生產者往往質量偏高,但不系統化,不具有特定天賦,門檻高。

這個階段消費者相對偏精英層次,合作方式近似於共同開發。

第二階段,基礎牢固並且獲利模式出現之後,野蠻人入場,用抄襲等一系列手段拉低門檻與底線,用最有效率的方式降低成本擴大利潤空間並且向最廣大的消費者群體推廣。

這個階段消費者群體擴大到大眾層面,合作方式基本上是割韭菜,流量思維,騙到一波算一波,大眾消費者進入市場,並且開始在交學費的前提下提高審美,也就是增加選擇經驗。

第三階段,被反覆矇騙的大眾消費者審美上升,導致大量沒有內在生命力的野蠻人出局,天賦者開始被選擇,同時質量考核體系開始成立。天賦者有足夠的創作時間,但也有足夠苛刻的消費者,天賦者的競爭壓力轉為認真努力做好自己擅長的事。壟斷出現。

這個階段的消費者是審美提高的大眾,願意為自己的選擇付出時間與金錢。

第四階段,行業資源匱乏,進入衰退期學者開始研究行業相關歷史,探險者再次揚帆起航,消費者進入新的領域,行業體量減小。

而《流浪地球》的出現,正是在第二階段與第三階段的轉折點上,就像當年山寨機轉向蘋果一樣。


留學生日報:

《流量地球》能票房大賣,會宣告那種AngelaBaby式的無演技流量明星撈錢套路在中國影視界徹底行不通了。

會形成一次對行業風氣的撥亂反正,會開啟一個大家開始用心做作品而不是拚命炒作捧流量明星臭腳的時代。

就在剛才,《流浪地球》大陸票房突破20億

這個數字超越了《歐特巴族》

也超越了《星際穿越》

也超越了《復仇者聯盟》

也超越了《阿凡達》

(中國境內票房)

……

記得兩年前,當《獨立日2》上映的時候,無數小時候被好萊塢大片熏陶的90後們滿懷期待。

為了吸引中國觀眾,《獨立日2》的劇組找來了中國頂級流量明星Angelababy。

那是一個拍大片必找流量明星的時代。

後來被證明,那是一個糟糕透頂的時代。

最後《獨立日2》撲街了。票房口碑都撲街了。

最終在中國的票房還不到5個億。 與如今《流浪地球》破20億的票房比相差甚遠。

放到10年前,你很難想像會有一部中國的科幻片票房擊敗好萊塢科幻片。

而剛才所說的在《獨立日2》里打醬油的Angelababy ,其他的作品也越來越票房口碑雙崩潰了。

主演的創業時代在豆瓣上拿到了3.4的驚人低分,可以說被歸為了垃圾片的範疇了。

這也漸漸讓大家明白,中國觀眾不好糊弄。

流量小鮮肉們,不靈了。

這幾年,可謂是中國影視界最黑暗的時代,可謂是一個給觀眾吃屎的時代。

拿著動輒幾千萬片酬的流量明星們,卻拿不出說得過去的演技。

拍戲各種替身,文戲有替身,武戲有替身,

到最後發展到極致不要臉的時候,直接PS演員的臉上去……

沒演技,有流量,資本方追捧,上千萬上億的人民幣砸進去,卻換來一陣尬演……

一睜大眼睛,

二瞪大眼睛,

三 怒目圓睜,

可見,眼睛只會睜對於一個演員來說是多麼重(jiang)要(ying)。

通過各大網站的電影評分,也可以直觀的看出,觀眾對這種演技並不買賬。

在豆瓣上那些評分低的電影評論區里我們可以看出,觀影者們吐槽的無不外乎是沒劇情,演技僵,5毛錢特效,而這些顯著的特徵也成為了爛片的標志。

回顧近些年高票房,高口碑的電影, 都是通過精湛的演技,反轉的劇情,或者專業特效來打動觀眾的。

這幾年流量小鮮肉大行其道的背後,是逐利資本方的瘋狂與無知。

過分迷信流量明星們的作用,一度認為只要有這些明星,就算片子再爛也有人買賬。

於是也就出現了如《某時代》《某跡》《封某傳奇》這種爛片……

也造就了某某凡,某晗,某baby,某某峰這批演技堪憂,卻賺的體滿缽滿的演員出現。

劣幣驅逐良幣,讓原本應該花在劇本、道具、特效、後期製作上的經費被流量明星的天價片酬擠佔了。

於是中國觀眾只能看著小鮮肉們尷尬的演技和5毛錢的特效,度過在影院里的時光。

當一部影視作品在策劃的時候,只去想的是如何賺更多的錢,而不考慮產品到底質量如何。

最終怎樣呢?

結果就是上映6天後,《瘋狂的外星人》票房被流浪地球大幅超越,後勁不足。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質量高的片子靠口碑逆襲了。

像2018年的《紅海行動》,《我不是葯神》等,觀影者們的認可,

更加肯定了中國電影是不需要「小鮮肉」「頂級流量小花」來吸睛的,憑著實力和演技依舊可以在中國電影的大市場中博得不可動搖的一席之位。

2018年,徐崢帶著一批非大牌明星,用心打造的《我不是葯神》證明了用心拍好一個有意義的電影,是會被觀眾們廣泛認可的

前幾年的中國影視界,是很讓人寒心的。

有演技的演員沒戲演,好的劇本被拋棄,科幻題材沒人敢投資。

而如今,世界正在狠狠地獎勵那些用心去做實事的人。

當偷稅漏稅的大牌明星搞砸影視界的時候,一群硬核影視人砸鍋賣鐵也要把好作品弄出來。

《流浪地球》的劇組就是這樣。

導演郭帆,最早接觸到《流浪地球》的劇本的時候,就被迷上了。

當時整個市場不看好國產科幻片,《流浪地球》這個項目被大陸很多導演拒絕。

而郭帆自己墊資100萬,接下了這個項目。

但很快《流浪地球》就變成了一個燒錢的無底洞。

特效,科幻片的特效,太費錢了……

想想看那些好萊塢大片,動輒2-3億美金的投資,換成人民幣就是十幾億。

真金白銀砸進去,特效肯定好看。

但郭帆他們沒有那麼多。

最初一個億的投資很快就花完了。

為了電影能繼續製作下去,郭帆把全部身家900萬砸了進去;

製片人龔格爾把自己的車賣了;

攝影指導甚至自己花錢,買了幾百萬設備租給劇組,

這可能在中國影視界都算是一個「奇葩」了,劇組主創人員如此砸鍋賣鐵一般投入到片子中。

最終在最絕望的時候,吳京的出手投資6000萬拯救了整個劇組,也讓《流浪地球》成功上映了。

有意思的是,吳京從一開始客串的演員,變成了主演,又變成了零片酬演員,最終乾脆變成了製片人之一了……

創造了中國影視界一個第一:第一個拿了負6000萬片酬的主演……

《流浪地球》一切從零開始,為了給觀眾呈現出完整的世界觀,劇本總共寫了數十稿,加起來上百萬字,開機前完成了160分鐘的動態故事板。

圖源:嗶哩嗶哩 qingjin

概念設計圖就繪制了3000多張,還不算上8000多張的鏡頭稿,正是工作人員一絲不苟的敬業精神,使這12000張的繪製作品為精彩呈現的特效打下了不可磨滅的基礎。

片中所有的道具,幾乎沒有哪件是可以直接買到的。也因此劇組耗費了大量時間和精力製作了10000件道具來滿足拍攝的需求,並通過三維建模,再用大量車床CNC加工或3D列印而成。

圖源:Aorqu

置景之前先製作VR模型,置景展開面積近達10萬平方米,團隊人數也從最開始的個位數到達了7000人之多,可見這部電影凝聚了多少電影人的努力與付出。

基於這種苛求品質的創作要求,影片的投資幾乎都花在製作上,演員片酬降了又降,打破了所有「工業化」「制度化」下的不合理或不可能。

在《流浪地球》中,吳孟達飾演一位經驗老道、技術高超,飆車技術一流的老司機。,

拍攝中,年齡已然是66的他,每天穿著幾十公斤重的設備吸氧拍攝,每演出幾條就必須去吸氧,為了呈現完美的鏡頭,又超期拍攝五天才殺青。

所有鏡頭拍攝完畢後,吳孟達就因身體原因回香港住院,也未所要一分片酬。

吳孟達此前從未參與過科幻電影,他表示「有生之年能參與中國科幻片,人生無憾。」

圖源:網易財經

它或許也有缺憾和需要改進的地方,不盡然百分百完美,但是在《流浪地球》的電影里,我們看到了中國電影人們的敬業和努力;在這些數字背後是我們看不見的日夜付出,和一次次精益求精的完善。

希望《流浪地球》能繼續大賣,創造30億以上的票房。 這樣更多資本就會投入到用心製作的電影中去。更多好的劇本會翻身做主人,更多好的電影會上映。

這會是一個好時代!


金陵小老頭:

電影票是我們的選票啊

小時候選班代是我們老師指定的倆候選人,我們的投票只能決定誰正誰副

現在選電影,我還是不能毛遂自薦,但是起碼投票自由了

我選我喜歡的那個


麻辣泡芙:

資本沒有信仰,只追逐利益。我們應該祈禱小破球可以獲得極高的票房,賺得極高的利潤,這樣資本在更高利益的驅使下,才會逐步放棄現在這種流量圈快錢的惡臭的運作模式。「快錢」對資本的誘惑力是極大的,要想讓資本放棄幾個月的周期選擇幾年的周期,起碼兩者之間利潤差距要以十倍計,那長周期才會佔據優勢。在資本已經躺在這片泥沼里舒舒服服賺了多年快錢的情況下,小破球的出現,引發了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一方是已經駕輕就熟享受了多年快錢利益的流量模式運營團隊及其背後的資本,一方是秉持信念,想要做出真正征服觀眾深入人心的作品的電影人和期待看到優質作品的觀眾們,前者為了捍衛自身的既得利益必然會反撲會攻擊甚至不擇手段(比如豆瓣很多來路不明莫名其妙的1星差評),後者,因為小破球已經上映電影人的工作已經完成,現階段的核心力量就是觀眾,我們應該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幫小破球貢獻更多的票房,打贏這一仗,讓資本看到信仰和信念也可以創造極大的利潤,讓資本放棄快錢選擇信仰,我們才不用繼續看那些辣眼睛的流量爛片。


截止目前,最新票房,已突破18E,同志們再接再厲,30E見。


截止2/11日,12點10分最新實時票房。今天票房上漲速度感覺比昨天稍慢一些,可能因為春節返程高峰的原因,預計今天收盤3到3.5E之間。

這個大盤估得准啊,買股票的時候有這功力就好了,截止2/11日22.45分,最新實時票房。


東喵:

《流浪地球》的女主角是個叫韓朵朵的中學生,她是在地球停轉大洋冰封時,一個接一個的人把她托舉出水面才終於活了下來。她是整個故事線中最稚嫩的角色,脆弱懵懂又總是無能為力,但最後也是她哆哆嗦嗦的一段全球廣播才讓無數已經放棄的救援隊調轉車頭,奔赴全人類生死存亡的戰場。

韓朵朵是電影中具象化的「希望」。

希望,是我們這個年代跟鑽石一樣珍貴的東西,希望是我們唯一回家的方向。

《流浪地球》,是中國電影的希望。7000多位參與製作的人員用心竭力地把小破球托舉到觀眾們面前。這是一個很好看的,很中國的,凝結著我們熟悉親切的氣息的孩子。

原來不是只有金髮碧眼的孩子才是小天使啊。

原來我們家也有這么漂亮的,會嚮往星辰大海,也會和我一起過春節的孩子啊。

我家孩子長大了肯定能幹大事。

……

莫名就生出老母親老父親的心情,相信它值得被喜愛,盼著它走得更遠更好。

《流浪地球》以史上最快的速度突破了20億票房,因為中國觀眾們要用電影票投出一個滿是用心錘煉的國產電影的未來。


匿名用戶:

古代有個君王花重金求千里馬而不得,一個大臣攬下此事,花五百金買了一匹千里馬的屍骨。國王大怒,大臣解釋說您等著瞧吧,馬上就會有人來出售真正的千里馬。果然,不出一年,國王買到了很多千里馬。

現在的《流浪地球》就起到了千里馬屍骨的作用。固然它有很多不足的地方,很多人認為它不值這么高的評分、這么高的票房,就像千金買骨里的君王認為一堆屍骨不值那麼多錢一樣,但如果《流浪地球》口碑、票房大爆,隨後會有越來越多的資本、越來越多更有能力的導演、編劇、演員等關注到科幻片方面,會催生出越來越多更優秀的科幻作品。


Aorqu用戶:

我自己刷了兩遍《流浪地球》,周圍朋友家人總共買了二十幾張電影票,最後我還自己額外買了十張空白角落票。(多說一句,大家買空票的,一定記得取票,否則可能不算票房,多謝Aorquer提醒!!)我樂於見到《流浪地球》獲得極高的贊譽和利潤。原因有三點:

1 我要對未來可能出現的那些更好更牛逼的中國科幻電影投票,未來的希望是從當下的每一張票積累的。

2 我要對當下令人惡心的 資本流量、快錢偷票、黑幕洗錢的電影製作環境展現自己的微不足道的抗議。

3 任何誠意滿滿的作品,都值得鼓勵。不怕很努力但還不夠好的作品,只怕明明能很好卻耍小聰明欺騙觀眾的作品。


奮斗的淚爺:

其實不只是《流浪地球》,還有《紅海行動》《我不是葯神》,每一次大陸出現好電影,都樂於見到票房大賣。
而《流浪地球》的特殊之處在於,對於國產電影,他是一個「新」題材,不是沒有拍過,而是在他出現之前,每當提起科幻片,滿腦子都是《星際穿越》《火星救援》《2012》這種國外的科幻大片,而大陸的,除了一些科幻電影死忠能知道《霹靂貝貝》《珊瑚島上的死光》這種,普通人根本想不到還有國產科幻片這種東西。《流浪地球》無疑是這樣一種覺醒,大陸不僅能拍,而且能拍出像樣的科幻大片,他不僅是開了一個頭,而且開了一個好頭,所以我希望他能有更高的票房,讓資本市場看到好好拍電影,勇於做嘗試,是能賺很多錢的,以期待後續能拍出更多不同題材的好電影。


D.Han:

希望是我們這個年代像鑽石一樣珍貴的東西


高群:

戰狼2也好,流浪地球也好,為什麼這么多輿論黑吳京?僅僅是因為美分精日恨國黨?

能夠掀起大輿論的,一定是有資本帶頭了。而資本普遍沒這么無聊,資本大部分是無國界。

真正原因是,吳京正在用「大成本,大製作,大票房」的高成本特效大片模式,沖擊著原本資本最愛的小成本小投入高票房高回報模式。

吳京擋了資本的財路了,這才是關鍵。

為什麼中國以前賣的最好的很多是喜劇片?為什麼賀歲檔都是喜劇片當道?因為好賺錢。喜劇片往往最符合低成本高回報的特性,尤其是投放在類似賀歲檔這種檔期,只要能抖點包袱笑料,那真是屎也大賣——當年的澳門風雲系列,前兩年的大鬧天竺,功夫瑜伽,今年的新喜劇,莫不如是。

兩月出片,成本3000萬,票房7個億,也就賀歲檔喜劇片辦得到。資本就喜歡這種回報率。這種片子,成本大頭都在演員片酬和宣發上,這些都是能控制的,資本簡直不要太愛。

吳京和流浪地球的出現,則是開始打響對這種模式進行沖擊的第一槍(或者並非第一槍,但一定是最近幾年最響亮的一槍)——他們證明中國觀眾其實是有追求的,你們敢給我們大片,我們就敢讓你大賣,「天下苦喜劇爛片久矣」。

但這種模式,資本是不喜歡的,因為這種模式風險是很大的。特效大片戰狼也好地球也好都不是第一次,以前也有,失敗更多,而一旦失敗,對資本來說可是很傷的,哪裡像喜劇片,輸了就輸了,隨便玩玩就能把成本撈回來。

所以資本必須帶頭黑吳京,必須帶頭黑地球,必須遏制這股「歪風邪氣」——要不然萬一觀眾口味被帶刁了,以後都要這種片子了怎麼辦。

但我們是觀眾,我們又不是資本,又不是萬達,對於我們來說,誰說賀歲檔就一定要看合家歡了?誰說春節就一定要看笑哈哈的喜劇片了?這些都是你們資本自己定義的,對於我們觀眾來說,我們就是要看能讓我們覺得享受的電影——合家歡也能享受,但特效大片同樣能享受並且會更爽。

這就是觀眾覺醒,對資本說no,對行業提要求的一個表現。這也是行業進步的必經階段。

資本不要老想著躺著賺錢給觀眾喂屎他們都吃的很開心了,要討好觀眾,你現在最好站起來賣點力氣了。


keakye:

廚師做了十道菜,其中有一盤東坡肘子,另外九盤是各種花樣的屎。

你要不把東坡肘子吃干抹凈,以後十道菜全是屎你信不。

好了,以上是扯淡,回到正題。

從什麼時候起,電影不再是為藝術服務?

從什麼時候起,流量成為衡量電影的唯一標准?

從什麼時候起,平民的話語權逐漸被剝奪?

從什麼時候起,國產電影除了醉生夢死就是一地雞毛?

掌握話語權的大佬說,是這屆觀眾不行。

反駁?

不可能的。

還記得幾年前,想要看電影時,拿出手機,看到的國產電影都是這樣的:

《澳門風雲》、《竊聽風雲》、《後會無期》、《整容日記》、《臨時同居》、《爸爸去哪兒》、《分手大師》、《匆匆那年》、《同桌的你》、《西遊記之大鬧天宮》、《小時代》等等,以及各種綜藝大電影。

而同期的進口電影,都是這樣的:

《星際穿越》、《X戰警》、《美國隊長》、《猩球崛起》、《銀河護衛隊》、《速度與激情》、《復仇者聯盟》等等。

雖然國產中不乏好電影,但在想像力,工業體系與文化輸出環節一敗塗地。

我們真的活在同一個時代?

這個差距,甚至比鴉片戰爭時代還大。

我們一直認為,大概是這樣吧。

就算經濟發展,軟實力也沒有資格跟美國叫板。

文化輸出?

靠熊貓,靠京劇,靠筷子,靠中餐就行了。

在文化傳播的正面戰場,我們不堪一擊。

然而,真的是這樣的么?

直到戰狼,一棒子敲在一眾爛片的臉上。

我們竟然能拍出這樣的片子?

不是說中美差距太大嗎?

可是這個質量,這個完成度。。。

雖然效果還有些差,劇情也有不少BUG

但是,好像,似乎,能摸到好萊塢的屁股?

湄公河行動,很遺憾沒有看過,這里不作評論。

然後,戰狼2出現了。

劇情,節奏,燃點,榮譽感,糊了一臉。

票房爆了。

突然發現,我們跟好萊塢的電影,差距並沒有大到無可挽回啊?

誰說我們只配被喂屎?

誰說中國拍不出好萊塢水準的片子?

然後,紅海行動。

這是什麼?

這真的是國產能拍出來的?

這個為什麼不假大空了?為什麼智商線上了?為什麼有震撼感了?為什麼人物都有血有肉了?

甚至,跟好萊塢的戰爭片都有的一拼了?

再然後,我不是葯神出現了。

沒有大特效,沒有大製作,沒有流量明星。

只是很平淡的,講了一個故事,一個關於人性與救贖的故事。

但他把故事講到了人心裡。

這時,面對三傻大鬧寶萊塢,面對神秘巨星,面對摔跤吧爸爸,我們也能說:

我們有葯神。

終於,在2019年初。

帶著不服輸的勇氣,帶著破釜沉舟的氣勢,帶著不撞南牆不回頭的精神,小破球和我們見面了。

大年初一發燒,初二輕了一些,馬上買票去看。

期間,六次落淚,淚點真夠低的。

不將就,不妥協。

不輸於好萊塢的特效,完整的故事,以及我們中國獨有的精神內核。

哪裡有什麼差距大到不可衡量?

這一刻,我們才知道:

我們有技術,有實力,有完整的產業鏈,有一幫不服輸的從業者。

只是,從來沒人知道。

流浪地球,比戰狼,比紅海行動走的更遠。

在她之前,我們是好萊塢的追隨者,緊跟美國普世文化的腳步。

而流浪地球,踏出了我們自己的方向。

這是足以與美國普世文化叫板的東方格局。

英雄故事?

一人拯救地球?

隱藏的老傢伙再次出山就能擺平一切?

背景板永遠都是被拯救的對象?

這一次,我們不再亦步亦趨。

華夏文明傳承五千年的積淀,穿越歷史厚重的迴廊,在此刻發出微弱卻依然堅定的聲音。

我們用現代的,世俗化的外皮,藉助電影工業體系的雙翼,譜寫了一個中華特色的英雄故事。

那層層剝開的,是中華民族始終恪守的信仰。

自助者天助。

每個人,都是自己的英雄。

這一次,沒有熊貓,沒有京劇,沒有筷子,沒有書法。

拋棄了一切中國特色的文化符號,卻又在內核中深深的打上了華夏文化的烙印。

小破球,這一步走的穩。

而這段電影的背後,又何嘗不是一段硬核的中華思想傳承?

小破球之後的故事,沒有刻意的宣揚,卻如春風化雨般,讓我們看到中華文化中,那樸素的入世情結。

從吳京先生的角度來說,資本的高牆鑄就出萬丈高崖,何人能破?

吳京先生以「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勇氣,一舉打破了資本的壁壘,這是怎樣一種英雄主義?

在小破球的故事中,看到郭帆,正如看到了曾經的自己。

於是,帶資進組,不要片酬,賣力宣傳。

以吳京先生現在的地位,根本不必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畢竟有無數人等著他踩雷,等著他金身破敗。錯一步,萬劫不復。

可是,吳京先生還是做了。

什麼叫「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

這是不僅僅是屬於儒家的浪漫,更是華夏傳承數千年的基石。

再從導演郭帆的角度說。

大佬帶資進組,不要片酬,是不是可以高枕無憂?

再拍個《同桌的你》姊妹版《同桌的地球》?

並不是。

以更嚴的要求,更多的精力,把片子呈現出來,才是對吳京先生,對所有期待的觀眾最好的報答。

幸運的是,理想主義者,未讓我們失望。

六天二十億,就是觀眾對於小破球最好的獎勵。

郭帆導演,做到了。

真正踐行了「君以國士待我,我必以國士報之」的理念。

這個世界,終歸是有這些理想主義者,為我們照亮前行的路。

所以說,為什麼我們樂於見到《流浪地球》票房大賣?

因為我們,始終懷有希望。

最後,再次呼籲:

請在上映期不要下載盜版!


安理工呆男:

連吳京導演郭帆都敢這樣做!我們還有什麼好說的!當然是支持啦!

無水印表情包地址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1248723/answer/591687313


一八零天改四次:

因為花錢買票看電影,是中國現階段普及民主意識的活動之一。

一張電影票相當於一張選票。在正常情況下,選民把選票投給他支持的電影,得到越複選民支持的電影越能拿到高票房。不管選民是出於何種思維方式,他在買票觀看電影後都可以對其做出評價,也要對他的錯誤投票負責(花錢看爛片),這都是他的民主權利。反對這一行為,就等於反對選民的言論自由。中國觀眾不錯了,還沒給辜負他們選票的電影扔劍南春呢。

當然,和國外一樣,只要有人就有黑幕,篡改選票(偷票房),打砸搶占對手投票站(鎖場),擠壓對手拉票活動(PY交易霸佔熱門檔期),賄選(洗錢),空頭支票(上映前虛假宣傳)在電影市場上屢見不鮮。而很多中間派選民因長期的政治失望(影片精品率不高)淪為政治冷漠,放棄權力,將自己的權力拱手讓人(不再關注電影市場

他們恨恨地說:這爛攤子是稻草選民(水軍)和操蛋政棍(投機資本)造成的造成,我為什麼要去替他們改正錯誤?

結果導致還在參與投票的人(水軍)濫用權力,選出奇萌上台(爛片大賣)等醜惡現象,最終受損的是所有人。

我們深深感覺寂寞
我們時刻盼望這種寂寞生活的終了。

但是真正關心選舉的選民,不會因為長期的政治失望(影片精品率不高)淪為政治冷漠,放棄自己的權力(不再關注電影市場),而是勇於面對困境(關注市場變化),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盡量參與(支持精品),與醜惡做鬥爭(抵制爛片),勇於把改善環境的責任攬在自己身上,撿起被中間派扔掉的權力,通過自己的努力,掃清稻草選民(水軍)和操蛋政棍(投機資本)造成的各類亂象,使選舉環境更加完善(精品有高回報)。

這期間他們會付出很多代價,但最終會使所有人受益。

我們一定要堅持下去,一定要不要斷的工作
我們也會感動上帝的,這個上帝不是別人,就是全中國的人民大眾。

相關回答

這個世界上有足球、籃球等競賽的轉播,為啥沒有數學、物理等競賽的轉播呢?

有一對睿智且有長遠眼光的父母是什麼樣的體驗?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