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大家樂於見到《流浪地球》票房大賣?

問題描述:為什麼大家樂於見到《流浪地球》票房大賣?
, ,
盧彥宗:

這是2017年過年時我的票圈的用的兩張截圖,那年的賀歲檔電影。

那年過年比較冷清,沒什麼事情干,只能自己人一個人去電影院看電影。

你能想像,在電影院里看一天這些玩意——

是一種什麼樣絕望的感受嗎?

圖上的乘風破浪電影票是當時覺得唯一湊合的


Tsu:

民族自豪感啊 你孩子要是考了全年級第一 你不高興嗎


SophieYan:

從大劉粉絲的角度來講,精神股東看到票房一天天漲,是滄海明珠現於世人。

從科幻觀眾的角度來講,用我們買的電影票為資本導流,有利於構築一個我們想要的、真正健康的中國電影市場。


edmond:

或許是因為的確超出了預期

或許是因為終於有一個長得不那麼像好萊塢的大牌電影出現,讓我們擺脫了美國個人英雄主義的虛偽和俗套

或許是片中出現了我們敬愛的演員,不管是吳孟達還是吳京;

但最有可能的,是這部電影承載著70-80後那一群人國小時代手捧科幻世界挑燈夜讀的夢。他們夢想著自己所讀的文字有一天能走出書本,變成圖像,變成真人,變成電影。

他們夢想著自己國家的航天科技可以讓自己過一把征服太空的癮。

《流浪地球》大賣,讓他們的美夢成真,何樂而不為呢?

此外,《流浪地球》的大賣也意味著,將來會有更多劉慈欣的作品被搬上熒幕,和好萊塢的虛偽價值觀正面對抗,這不論從人類文明,文學事業和文化輸出上,都應該是大家樂見的喜事。


莉suo:

想看吳京被封神,狠狠得抽那些資本家們一個大嘴巴子……

想看那些美分被氣暈的模樣,我就是喜歡看到你不喜歡小破球,又只能看著它票房不斷上升的樣子……


白清:

因為所有的評論都沒有真金白銀的電影票更有利。隔壁nba請某鮮肉做形象大使的話題就有高票指出:「資本不會看到網路的評論,他們只會看到鮮肉帶來的消費潛力,所以他們可以對nba粉絲的看法視而不見。」

電影市場同樣如此,哭的稀里嘩啦到處安利,但是不買票,對不起,這不是自來水,這是卧底,這是對製作團隊的傷害。叫好不叫座不是一句遺憾,而是血淋淋的打擊。

要說吳京先生以及葯神、紅海、湄公河等團隊對中國電影有什麼推動作用,那就是把中國電影從賣方市場重新歸還到買方手裡。我的天,我的錢,為什麼要到電影院吃屎?


Aorqu用戶:

我只是來發個圖,讓大家看看媒體雙標狗的代表


雲石:

《流浪地球》徹底的火了。截止到今天發稿,票房已達25億,貓眼預測總票房也直超50億,大有逼近《戰狼2》甚至超越之勢。

這片子能火,當然也是有其道理的。除了電影本身製作出色,以及劉慈欣這個超級實力派大IP的加持,其作為中國硬科幻電影開山之作的噱頭,以及「中國人首次拯救地球」等諸如此類的梗,也讓它收穫了諸多電影本身之外的高額溢價。

不過僅僅將《流浪地球》的成功,定義在某一電影工業類型的突破,以及一時性的國家民族自豪感的催發,那這一成功背後的意義和價值,其實就大打折扣了。在雲石君看來,這部片子真正的重要性,在於其對中國太空事業的發展,起到了一個非常關鍵的基礎性助推作用。

這么說可能很多人覺得雲石君在無腦吹。且不說《流浪地球》本身成色有限——雖說之於中國電影工業算是前所未有的大突破,但跟好萊塢同類型影片比,也就只能算準一流水準而已,比起《星際穿越》這類頂級製作還是有很大差距的。何況就算《流浪地球》真的登峰造極,但就其本身,也不過就一部電影罷了。將一部科幻電影,跟太空事業發展關聯,實在有些誇張。

但如果你這么想,未免就把硬科幻電影看的簡單了。雖然硬科幻電影本身只是一個商業產品類型,它的世界觀、邏輯線條也未必符合符合客觀事實,但它的蓬勃興旺,其實與太空事業的興衰成敗,是有很大關聯的。因為它可以在相當程度上,解決困擾人類太空事業發展的兩大致命難題——人和錢。

關於太空探索的戰略,一直追看雲石君文章的讀者應該多少還是有些理解和認識的。簡單點說,隨著文明的不斷發展,單一的地球資源,終將無法滿足人類的需要。沖出地球,邁向太空,是人類文明生存和發展的必然之路。

而具體到中國和華夏文明,由於錯失了海洋時代的轉型機遇,這個國家和文明也在近五百年的全球競爭中遭受巨大的挫折,甚至一度陷入亡國滅種的危機。雖然最終渡過劫難,並重回正軌,但這個過程中付出的代價,也是十分沉重的——西方可以憑工業化先發優勢和全球殖民攫取的豐厚資源,相對簡單輕松的邁入現代文明。而反觀中國,先不得不忍受西方的百年盤剝,後來好不容易走上復興之路,卻發現不僅技術上西方已經佔盡先發優勢,連全球資源已被西方瓜分殆盡,這種情況下,中國人要想追趕,只能憑借自己的超額付出,忍受血汗工廠、高強度勞動、環境污染、不平等貿易規則,這內中的屈辱與血淚,可謂一嚴難盡。

這就是錯失歷史風口的代價。華夏錯失了大陸文明向海洋文明的轉型風口,所以有了之後幾百年的沒落與苦難。有這個前車之鑒,那麼對下一個風口——太空時代,中國和華夏一定不能缺席——不僅不能缺席,還必須想方設法搶在他人之前,拔得頭籌。

但要實現這個目標也不容易。無論是太空探索,還是星際殖民,這都是有很高科技壁壘的。要想在技術層面將這個夢想變為現實,需要前期源源不斷的投入海量資金——而且這個過程十分漫長,可能是以數十年甚至百年計,而在此期間能收穫的利益回報卻十分有限——甚至近乎沒有。

這對太空事業的參與者是個極大的考驗:

首先,入局者必須有足夠的硬實力——沒有足夠的經濟和科技基礎,肯定是玩不了這個遊戲的。

關於這一點,分析起來倒是簡單容易——到現在為止,真正有資格入局的,無非就是美中俄歐四家。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俄歐兩家已略顯頹勢,只有中美看上去依然有能力保持足夠的戰略投入。

但這只是一方面而已。有這個硬實力,並不代表你就一定能成功。就像當初大航海時代來臨前,中國的硬條件絕對是冠絕全球——鄭和的船隊足以甩一百年後的哥倫布十條大街,大明王朝的經濟基礎更不是中世紀西歐的那幫小螞蚱泥腿子國家比得了的——但這並不能改變中國在這場競爭中被歐洲摁在地上摩擦的結局。

所以,除了硬實力,還得有軟實力——即主觀上有沒有決心,將這場競爭繼續下去。

這就是中國當初輸掉海洋時代競爭的一個重要原因。不過中國當時之所以輸,除了當時的體制、文化等因素外,主觀上一個很重要的原因也在於認識不到位,沒有意識到文明變革的意義。今天這個認識方面倒是不成問題了,所以威脅入局者堅持下去的,主要就是錢和人方面的問題了。

首先說錢。前面已經說了,要把這場遊戲玩下去,首先你得堅持幾十年,甚至上百年的高額投入——而且這種投入在此期間沒有回報——或者回報遠不足以覆蓋成本。由於中短期內看不到收益,這種投入商業資本通常是不會有太大興趣的,所以絕大部分只能由國家,由政府來買單。

這個對國家定力來說,是個很大的考驗。最簡單的例子:民眾的對美好生活的慾望是永遠不會停止的。所以,他們在為國家創造更多財富的同時,也會要求國家提供更多福利,提供更好勞動和社會保障,減少工作時間——而這些都會對政府的財政收支產生影響。

這種情況下,需要源源不斷高投入,卻中短期內見不到回報(甚至現實中的人們終其一生都不可能見到回報)的太空事業,很容易被民眾視作虛泛而無用耗費,進而要求政府減少相應投入,將摳出來的錢投入到可以馬上讓民眾受益的福利開支中。

一個稱職的現代政府,不可能無視民眾的福利訴求——否則蘇聯就是前車之鑒。但對這種訴求,也不能無底線的滿足——否則這勢必影響國家的長遠發展。這種情況下,如何平衡太空事業與民眾現實利益之間的矛盾,就成為一個國家必須面對的問題。

而通過硬科幻電影,維持民眾對太空事業興趣,其實就是緩和二者矛盾的一個不錯手段。雖然腦洞大開的硬科幻電影本身並不能對高度嚴謹的太空事業產生什麼直接幫助,但這種類型電影的盛行,卻可以激發民眾對它的興趣,並通過電影來增強民眾對太空事業重要性的認識。雖然這種手法相對直觀感性,缺乏嚴謹的邏輯性和科學性。但民眾本身就是一個感性大於理性的群體,所以這也算是有的放矢,能夠在相當程度上降低民眾對太空事業高額耗費的反感。

這也是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對好萊塢硬科幻電影高度扶持的主要原因。國會每年都會審議政府各項經費開支,所以NASA這種每年花一大堆錢卻啥好處都看不到的部門,很容易成為民眾眼中的敗家子,然後被那些要靠迎合選民混飯吃的國會議員們把經費端掉。

為了保住兜里的小錢錢,NASA可以說是操碎了心,除了聯合那幫天文學家,隔三差五的爆出些小行星即將撞擊地球的新聞,給自己刷存在感;就是跟好萊塢親密合作,製作一部有一部硬科幻大片,讓大傢伙兒暢想下太空時代的新奇生活,讓大家沖著對未來的美好憧憬,盡量別把自家經費當成靶子。

而除了錢,人才儲備也是科幻電影對太空事業的一大貢獻。之前說了,搞太空事業,這玩意中短期內是見不到什麼直接利益回報的——換句話說,它的商業價值較低,主要靠政府經費維持。而既然是財政撥款,那人員的待遇自然也高不到哪兒去。

這擱在以前計劃經濟時代,可能還不是什麼是大問題——反正那時候大家都差不多,而且還可以用愛國主義,奉獻精神來等激勵科研人員艱苦奮斗。

但現在這招就不太好使了。現在是市場經濟時代,不管你承不承認,賺錢能力絕對是評價個人成功失敗的一個主要社會標准。像太空事業的參與人員,都是典型的高智商高學歷,這類人擱市場上,一般都能獲得不菲收入。但一旦入了航空航天、天體物理這些坑,前面已經說了,這些行業現在商業價值還沒充分顯現,大部分還是靠政府財政撥款維持,所以很難拿到高額報酬。這種情況下,再像過去那樣,主要靠奉獻精神來激勵,雖然效果依然有,但肯定比起以前是大打折扣了。

這就是個問題。這么繼續下去,就算在職的因為專業已經定型而別無選擇,但那些後來的學生,眼見前輩們個人收入上的平凡,很多也會打消學這些專業的心思——畢竟能幹這活兒的人智商都不低,還不如去學那些應用性強,來錢快的專業。

那這該怎麼辦?

報酬實在是沒法給太多——至少和那些來錢快的行業沒法比。傳統激勵手法的效果又不如以前。那麼,這個行業還如何吸引第一流的人才?

答案就是興趣。

擱在前二十年,中國人普遍貧窮時,興趣這玩意的作用可能還不是太大——畢竟興趣不能當飯吃,再怎麼有興趣愛好,賺錢養家也是第一位的——所以我們能看到當年那麼多有著浪漫主義情懷的文學青年,最後都折了筆頭去混社會討生活。

但現在不一樣了。現在的中國,雖然整體依然不能稱之為發達,但經過幾十年發展,實際上已經培育出了一批富裕和中產階層——雖然論比例來說並不是不是太高,但絕對數量,還是很不少的。

富裕和中產階層的子女,一般都受到較好的教育;同樣富裕和中產階層的子女,由於父輩的財富積累,使得他們在踏入職場之前,就已經基本上、甚至完全擺脫了賺錢養家這種基本生存需求——換句話說,他們在職業選擇時,能夠更從容的遵從自身的內心,而非單純的為了賺錢。

這樣選擇面就寬廣了。當然,這些群體中依然會有許多人會選擇與功名利祿關聯度緊密的從政經商,但同樣,也有許多人,可以依從自己的興趣愛好,選擇自己喜歡的事業。

而這一部分群體,正是太空事業發展的最好潛在人才。

這個道理是很簡單的——如果你是個自身優質但家裡一窮二白的北漂,畢業後為了興趣愛好而放棄百萬年薪,這個實事求是的說,對自己和原生家庭都多少有點不負責任。但如果你爹媽已經給你在北京攢了幾套房,甚至更多,那畢業進個航天研究所,或者在大學里當個天體物理學者,同樣是非常不錯的選擇。

這樣,最後剩下的就只有一點——要培養出他們對太空事業的興趣。

這下硬科幻電影,尤其是國產硬科幻電影的重要性就凸顯出來了。沒有《流浪地球》這類電影的崛起,「不差錢」的新人們就算擇業時遵從興趣愛好,也多半是唱歌跳舞這類雕蟲小技——雖說這也沒什麼不好,但全跑去唱唱跳跳,於國實在沒什麼大用處。

而如果硬科幻藝文作品崛起,培養出一定的社會氛圍,讓一批人從小就對此產生強烈興趣,進而在選擇專業和擇業時,投身太空事業,這樣一來,太空事業也算是後繼有人——而且有興趣的加持,他們的工作熱情,明顯要強的多。

這才是《流浪地球》這類硬科幻電影崛起的最大價值。電影工業類型的突破,擱在國家和文明的高度,不過是個小小成就而已,至於激發的民族熱情,也很難持久。但這類電影得到良性發展,能夠從資金保障還人才儲備方面,為太空事業提供長久支撐!

從這個角度說,雲石君是衷心希望《流浪地球》大獲成功!希望在大眾藝文作品的推動下,中國人能夠對真正對太空探索這門眼下雖則冷門,但長遠看卻利在千秋的事業,投入更多的關注和興趣。這,才是功德無量的大好事!

當然,要實現這個效果,僅憑一部《流浪地球》還是遠遠不夠的,甚至單靠科幻電影的崛起,都不足以達成。要對這個古老的國家和文明,注入足夠的未來意識和基因,中國或許還得同時在三個方面,做出更多的努力。

那麼,是哪三個方面呢?關於這一點,關注微信公眾號:雲石,雲石君在公號里的下一節中,繼續分析。

本文為雲石海外風雲系列1912章。解讀大國博弈內幕,剖析政治深度邏輯,請用微信搜索公眾號:雲石,收看全部雲石君原創系列文章。


楊斯文:

告訴投資人——原來電影里沒有那誰,那誰,和那誰誰也是可以賺錢的


共和國養的狗:

生活中有人說我是小粉紅,我一直很生氣,我一直告訴他們:我不是小粉紅,我是大鮮紅,五星紅旗的紅!魯迅先生哀其不幸怒其不爭,而如今難道我不應該愛其幸,珍其爭嗎?


雨城:

天天喊「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喊來喊去大部分時間依舊只是個口號,舶來品拍來拍去感覺總也差那麼點意思,有時候還會有「東施效顰」般的可笑。

更可怕的是,很長一段時間一直處於被小鮮肉統治的恐懼當中,好萊塢的阿貓阿狗都能隨隨便便騙個幾億回去過年,我們始終只能靠低成本的喜劇片來抗衡,但我不甘心啊,憑什麼只有好萊塢能拍出視覺奇觀,憑什麼只有好萊塢能橫掃全球。

熬啊熬,終於等來了「民族的就是世界的」。《湄公河行動》,《戰狼》,《紅海行動》,今年的《流浪地球》,我們終於有了不同於好萊塢價值觀的社會主義特色的類型片(非貶義),雖然跟好萊塢比,我們的底蘊不夠深厚,工業體系也不夠完善,但作為第一部真正意義的中國硬科幻,哪怕是主創們的誠意和態度也值得科幻迷們欣慰了,更何況這次真是大力出奇蹟,大熒幕上的地球和木星,詭異而又美麗,以及那個「道路千萬條…」,語氣和藹可親又洗腦。

這是咱們自己做出來的特效,真是有生之年系列,感謝像大劉一樣優秀的科幻作家,也感謝像流浪地球這樣的主創團隊,尤其感謝吳京這樣願意雪中送炭的電影人。

西元2019年伊始,中國科幻元年正式開啟,以後想要糊弄我們可沒那麼容易了,因為我們的胃口已經被吊起來了,拍科幻片都得自己掂量掂量,跟小破球比你們有什麼絕活,是故事還是特效,如果都沒有,那像這樣的國產科幻片趁早滾蛋。


Defunct:

直接點往小了說是電影的品質確實不錯,創造歷史什麼的都是虛的,關鍵還是質量ojbk。

往大了說就是這個社會需要一點公平正義,認真幹活的就是應該賺錢,好好做電影的就是應該大賣。

不僅僅是電影,最近比較熱的話題里認真讀書的秀才大家都喜歡,賣人設的某北大學霸大家都唾棄。

我也喜歡周星馳,每部電影我都看了,有一些還看了好多遍。現在周星馳的電影我就越來越不想看了。

天天都在說工匠精神。

現在有人真的用工匠精神搞一個作品出來,我就是要支持一下。

不支持這種的難道支持炒冷飯的賣流量的賣臉的賣錘子的?


李武:

我是一個正宗的。。。。煤礦工人!!安徽省宿州市。。朱仙庄礦防突區抽排隊一名普通工人而已?。。。

我的文化水準也就技校過後自考大專而已!!

然而春節過後。。。我去單位上班。。。都是在推薦流浪地球的!!


Aorqu用戶:

先表明身份,我是大劉和三體粉,

我除了三體之外沒看過太多科幻作品,

我個人覺得自己就是個偽科幻粉,

為什麼大家樂於見到《流浪地球》好?

因為我們都是精神股東,

這部電影讓我們意識到了,

我們貢獻的幾十塊錢票房和口碑,

是有效果的,

流浪地球同期撞到了喜劇之王,飛馳人生,瘋狂外星人,神壇蒲松齡,熊出沒啥的,

華語樂壇的幾個傳奇和票房保證,周星馳,成龍,黃渤,沈騰啥的讓小破球撞見了,

很多論壇誇張的說:小破球把大盤都吸幹了,

而小破球,就是靠著口口相傳的口碑愣是創造了神話,

而且,它是科幻題材,

我可以負責任的說,

小破球上映之前,沒人相信他會爆,

有Aorquer相信嗎?

很多自來水說我們應該用RMB為我們喜歡的電影投票,

什麼樣的電影?

小破球這樣的電影,

小破球的奇蹟,

不是偶然,

也不是資本推動,

靠的是我們一張張票和口碑,

我們對票房小小的貢獻,沒有讓小破球的主創人員的付出白費,

小破球里,有個詞叫做,

飽和式救援

救援是靠一個人嗎?

不是,是靠著一群人,人們在互相感染的救援,

我們呢?

我們可以稱之為:飽和式觀影

一個人的力量很小,小到在那幾十億票房面前,

我們頂多就是億分之一,

但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我們去支持流浪地球,

並且我們告訴更多的人流浪地球有多好,

這樣會有更多的人支持流浪地球,

而且,

我們去支持流浪地球,

才會有更多的電影人有底氣有資本去接觸去拍更好的電影,去嘗試更多題材,

然後,我們才能看到更好的電影,

所以,我們樂於看到小破球更好,

因為我們在為我們想要看到的電影買單,

一個人的力量很小,

但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流浪地球有很多缺點很多瑕疵,

但是,流浪地球作為中國科幻題材開山之作,他已經很難得了,

我們樂於看到流浪地球更好,

是因為我們期待中國可以拍出更好的電影,

我們自己的電影。


趙八周:

今年春節檔是劃時代的,不是因為扎堆的大片數量史無前例,而是因為《流浪地球》的絕塵反超。我們猶如木星之眼一樣的看著地球在太陽系邊緣渡劫一般的見證了一部中國科幻電影《流浪地球》在一個史無前例的春節檔逆襲成功。我原來也認為春節這樣的檔期現實點看還是一堆明星熱熱鬧鬧的合家歡或者喜劇最能賣,雖然我希望《流浪地球》好,但是我非常擔心。於是,我其實帶有祝福的回答了一個Aorqu上預測《流浪地球》票房的問題:

剛好在破10億的當天去影院看了《流浪地球》,影片結束,我摸著被打飛的臉滿心歡喜。

電影從來就不只是電影

電影能夠引發的關注遠遠大於電影創作本身。這一次,我們是用後農業時代的硬拼,完成了接近好萊塢工業水準的作品。這是中國電影界一次偉大的「農村包圍城市」。我不能理解很多人的惡意評論,即便《流浪地球》有很多缺點,但也遠遠沒有到達可以肆意嘲笑和諷刺的程度。(我完全接受不喜歡《流浪地球》和在各種角度來挑它的毛病,但惡意差評不行)從目前網上熱熱乎乎的撕逼現場來看,《流浪地球》的確炸出來一大幫裝逼雙標西方舔狗。他們用不夠物理,土味,民族主義來攻擊自己踏踏實實做電影的同胞,來攻擊一部來之不易超出預期的中國科幻電影。在與西方各方面一直存在的差距下,中國正在重拾文化自信與民族自信,《流浪地球》就是非常堅實的一步,而這些舔狗奴才連正視這一偉大進程的勇氣都沒有。如果可以,我想送你們一人一個清朝的大辮子,不謝。

科幻-時代的新神話

當我們搞清楚了啥是佩奇以後,我們應該搞清楚啥是科幻?通過幻想把科學能夠提供的基礎設定融入神話誕生以來的人類敘事。這跟神話有啥關系?關系可大了。對於人類最重要的問題,人類先是發明了神話來解釋,後來就有了宗教,當有些問題已經不能在神的普照下繼續向前發展,於是有了哲學,因為哲學也不萬能,所以誕生了科學。今天我們普遍相信科學,卻忘記了神話和科學被建立的目的是很相近的,都是為了解釋這個世界,而且,神話是所有人類敘事的根源。所以,科幻的終極意義是在於對絕對真實的科學展示,還是在於對人類終極敘事的呈現?答案顯而易見,對於硬科幻過於「硬」的追求必然會消解敘事的意義而走向粉絲特供的方向。總之大家都對科幻有自己的需求,清醒並且心態平和的對待所有走向的作品是一種美德,也是清醒的表現。科幻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新神話,科幻本身不需要尬吹,因為他是神話在這個時代華麗的衣裳,也是神話在這個時代必然的發展方向。

科幻難,難於別木星

這些年中國科幻電影的發展其實是舉步維艱的。科幻題材沒有資本的垂青,故事不容易合家歡,後期製作產業初成難以消化特效量如此巨大的科幻等等。不排除一些拿著中國科幻說事渾水摸魚的人,就說《流浪地球》吧,踏踏實實的做事,轟轟烈烈的逆襲,這是我最希望看到的結果。如果態度正確,做事踏實,即便我們的科幻土味了,那也是發展階段問題,《流浪地球》絕不土味。我希望我們的電影人和觀眾是相互真誠和寬容的。主創努力且謙虛,觀眾清醒而寬容。當然,這真的可能是妄想了。不過這次《流浪地球》的成功真的要感謝三個人,第一是劉大大原著恢弘浪漫的設定,第二是吳京先生,第三就是導演和主創們,還是那句話,我們是用後農業時代的硬拼,完成了接近好萊塢工業水準的作品。這是中國電影界一次偉大的「農村包圍城市」。

蜀道難,難於上青天。

科幻難,難於別木星。

去年某大號的小編親口跟我說:「其實,觀眾就是傻逼,寫文章就把一件事說的要多牛逼就有多牛逼就行了。」可能很多電影也是在這種態度之下被策劃和執行出來的吧,我只想說觀眾會用腳投票,用錢投票,讓對觀眾真誠的片子賺口碑,賺錢,賺得噴出來。

讓《流浪地球》離開木星,離開太陽系

奔向中國電影票房的新紀錄吧!!!


微信公眾號:八周影記

Aorqu專欄:八周影記

新浪微博:趙周周周周周周周周

同步更新


村上秋褲:

就好比千元山寨機泛濫的年代橫空出現了華為、小米、一加等體驗說得過去的兩三千國產機,剛想點個贊鼓勵下,慕洋犬上來一頓揍說你丫傻叉幹嘛不用七八千的蘋果手機……

想說,沒有最初給華為小米買單的人,就沒有現在能跟iPhone抗衡的華為小米手機。


這個手剎太不靈:

過去那些無往不利,戰無不勝的「喂屎」資本終於沒法通過喂屎賺得盆滿缽滿了,有點開心。

另一方面我們也知道任何一部好電影都需要大量資本的投入,希望透過《流浪地球》讓他們知道事情正在起變化。

無論是資方為了賺錢還是觀眾為了看更好的電影,《流浪地球》都應當賺取大量票房,為了明天


韓柯基:

從《紅海行動》到《我不是葯神》再到今天的《流浪地球》,可以看到中國電影產業是朝著一個健康的方向發展的,盡管用宣傳噱頭把垃圾包裝成糖果的製作模式不會斷絕,但我們總歸能一次次看到中國的優秀作品在市場中站了起來,觀眾的審美在逐步提高,資本的注入有了新的方向,認真進行創作和演繹的藝術家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支持,用心的投入換得合理的產出反哺再創作,觀眾又拿著票子欣賞佳作,如此良性循環,豈不美哉?

希望中國有一個良幣驅除劣幣的電影市場,是我們這個時代像鑽石一樣珍貴的東西,2019又何止是中國科幻電影元年?


夜七:

電影千萬部,能看一兩部。

爛片多如毛,觀眾兩行淚。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