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大家樂於見到《流浪地球》票房大賣?

問題描述:為什麼大家樂於見到《流浪地球》票房大賣?
, ,
帝三仙:

1969年7月,美國宇航員尼爾·阿姆斯特朗登上月球。他說的第一句話是:

「That’s one small step for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

意思是:「這是我個人的一小步,卻是人類的一大步。」

流浪地球基於當下下這個電影市場,可以這么形容。

這是郭帆戰狼以及中國科幻類電影的一小步,確是整個中國科幻市場的一大步。

三刷後發現電影院里小朋友多了起來,旁邊有個小男孩不停的問問題,為什麼太陽會變大,為什麼地球那麼冷,這么多人去了哪?興趣是最好的老師,貌似一部電影,其實我更希望這部電影是中國未來科幻以及航天事業的火種計劃。她會點燃一些人的,我相信。我堅信!


柚木白琥:

看電影之前,先看評論,以為這是一部對於中國有重大意義,但是橫向對比好萊塢沒有優勢的電影。

看完之後——

已經完完全全可以和好萊塢電影在各個方面面對面硬剛了!!

從劇情來說,跟流浪地球結構與品質比較接近的是羅蘭艾默里奇的幾部片子——<獨立日><後天><2012>
這仨都是近年來好萊塢災難片的翹楚了,說是經典也不為過。

當然<2012>是個例外。以逃出黃石公園為分界,前半集從節奏,敘事,暗線處理,特效,都是站在災難片頂點的棒。後半集來到青藏高原以後,各種聖母,智商一落千丈,連特效和想像力也匱乏了,實在令人惋惜。

流浪地球比這哥仨差在哪了?

劇情比這仨還要自洽,細節與世界觀營造也是一流水準。

我可以拍胸脯地說,<流浪地球>就是丟好萊塢,也是一流災難片/科幻片。

硬要說不足的話,就是藝術水準還是欠缺了點。

譬如劉培強與毛子艙外想要去主控室的一場戲,比起<地心引力>和<星際穿越>里馬特達蒙爆炸以後奪回飛船那場戲還是顯得張力不夠。

我比對的是誰?阿方索卡隆!克里斯托弗諾蘭!小破球在視聽張力上輸了一籌完全不是個問題,畢竟他們電影工業發展了100多年,課總是要補的嘛。

有生之年看到中國拍出了好萊塢一流水準的重工業商業大片,真真兒為小破球高興。


鍾大仙兒:

什麼是文化輸出?這就是文化輸出。

科幻類電影題材在全世界都是硬通貨。當敘事角度宏大到全體人類的程度時,沒有哪個國家的人會看不懂。

而流浪地球這一次,就是真真正正的打入主流競爭領域。

如果這個勢頭能夠保持下去,說是中國電影在世界範圍內崛起的開端也不為過。

這樣的事情,稍微明事理的人都會樂於見到吧?

說起來,我最怕的是哪天那個「未來還要不要堅持黨的領導」的梗成真,然後流浪地球出現在了「有哪些事情你以為是開端,實際上是巔峰」這個問題下面。

那就真的是莫大的悲哀了。


匿名用戶:

去看第三遍了……第一次和弟弟去看,上次和爸媽去看,這次和女票去看,真不覺得無聊 ,每次看都能入神……

花了一中午時間搜集盜版資源並舉報……也只有等成績的考研狗能做的出來。噴不過那群噴子,只能做點事。

什麼叫愛國營銷,他吳京就算是拿愛國當幌子掙錢難到不比我們普通民眾說一句愛國有用嗎?更何況如此惡意的揣測根本不可信,倒是某些人露出水面……還好人民喜聞樂見,他們又算老幾。

小破球加油!


36氪:

劉慈欣在《三體》里說:「在中國,任何超脫飛揚的思想都會砰然墜地的,現實的引力太沉重了。」

在中國拍一部科幻電影,做的也是克服現實引力的事情。

可貴的是,《流浪地球》走對了路。

它沒有選擇去拍披著科幻外衣的愛情片或者驚悚片,也沒有在美術或者道具上草草了事,導演有自己的「科幻電影方法論」,這些是實實在在的可以留給「中國電影工業」的經驗。

2014年,導演郭帆和其他幾位年輕導演,去了派拉蒙參觀學習,他意識到,中國的電影工業不僅落後在技術上,也落後在意識上,並不是給了農耕時代的人一套福特流水線,他們就能造出小汽車。

「一開始,工業化只是模糊的一團霧,到現在我們大概能看出一個人的形象,可能再過個三五年,我們能看出來他長什麼樣子。」

「我們竭盡了全力,現在還有團隊里的人住在醫院里,我們沒有辦法比現在做得更好,如果我們重新拍一遍,最後出來也還是這樣,可能還不如現在。當然現在我們是進步了,但以我們那時的經驗和技術來說,做成現在這樣子,我覺得沒有遺憾了。」

一部誠意之作,在電影票房步入「口碑時代」的時候迎來了勝利。


書記:

為什麼?

不想再讓好萊塢電影洗腦:白黑無所不能,亞洲男遲鈍木訥、亞女花痴媚外。

不想再被好萊塢諄諄告誡:上帝無所不在,美國是人類的燈塔。

不想再看到中國一線女明星在國際電影節蹭紅毯丟盡臉面,也不想再看到她們奴顏婢膝去好萊塢大片打醬油。

不想華人再是白靈這樣的國際形象。

想讓我的子孫後代也能坐著把錢掙了,讓兒子孫子們也成為白女投懷送抱的大導演,讓女兒孫女們不再有Chinese easy girl。

想讓華男也成為銀幕英雄,華女成為高貴矜持的象徵。

讓他們只需會一口流利的漢語,便能世界通行。


匿名用戶:

因為《流浪地球》改變了我的人生。真的。

這是一封寫給《流浪地球》的情書,想說的有很多,前半段會比較私人化,一一細數。

我是一個科幻迷,動漫迷,電影迷,環保人,科研狗,北漂,等等各種標簽。

(1)做一個純粹的理性人,是一種幸福

我做了二十多年的科幻迷。

我從小就喜歡科幻故事。《流浪地球》我2000年就在《科幻世界》上看過。那時候就已經被帶著地球去流浪的硬核浪漫震驚過。以至於我自2000年起已經接近19年沒有接觸《流浪地球》,但這電影上映之時,我還依然記得那種舉球離去的蒼涼感。

我的童年有《科幻世界》陪伴著我,我粉大劉,還粉王晉康的正氣凌然,韓松的天馬行空,綠楊的嚴謹求知,何夕的後現代結構,等等等等。那時仰望星空,少年不知愁滋味,真的很美,很美。

那時候我成績很好,朋友很少,孤高自傲,無法融入圈子。《科幻世界》給我一個逃避的去處。當感覺到自己被排擠而孤獨時,就仰望星空,想想自己的渺小。便覺得那些同學們之前的排擠、家長們之間的爭吵都不是問題。

我最喜歡的故事還是大劉的《朝聞道》,那個真正影響了我三觀的小說。

《朝聞道》講述的是這樣一個故事:
在世界上最大的粒子加速器——愛因斯坦赤道即將啟動探尋宇宙大一統模型的時刻,宇宙的排險者出現了,並把愛因斯坦赤道蒸發了!在告訴科學家們大一統模型的證明會帶來宇宙的毀滅後卻因為「知識密封準則」沒有說出大一統模型的真相!
於是科學家們便想出了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把宇宙的終極奧秘告訴他們,然後毀滅他們!
排險者答應了!並且在戈壁灘上製造了一個「真理祭壇」,科學家們在上面得到自己要知道的真理,然後就被毀滅……

朝聞道,夕死可矣。這是大劉帶給我的真正的硬核浪漫。

從那時候起,做一個純粹的人就變成我的追求。

從那時候起,哪怕很多年都沒有接觸科幻,但科幻在我心中終究有一絲溫暖。讓我在這個殘酷社會中拼搏的時候,總保留一絲天真浪漫。

(2)做一個有純粹抱負的科研狗,活的很累

長大後,我在一個環保相關的單位搞科研,經常會接觸到有關部委和司局的官員,給他們出出主意、提提鞋。我們這個單位算是不錯的地方了,曾經身邊的同事討論起來,都是「這個地方的污染,應該如何如何治理」「那個類型的環境問題,根本原因是如何如何」「這個環境政策如果實施好,環保問題能如何如何改善」。那時我很滿足,以為自己雖然很渺小,但是在做的事情只要對環境保護有一丟丟的正面影響,整個職業生涯也算沒有白過。

——看似一個體面的搞科研的知識分子吧?

但人是會變的,環境也會裹挾著人變化。近年來隨著環保大躍進,我發現身邊的話題「如何治理污染」少了,更多的是「某某領域我們要搶佔位置啊」「某某領導的業務我們要保住啊」,年終總結就是「我們做了多少多少經費的項目啊」。我身處996的殘酷加班中, 但只賺到了錢,沒有賺到良心。

春節前最後一天的最後一秒,我還受到了某官員的責罵,因為沒有好好當他的傀儡幫他辦事去搞部門鬥爭。我帶著悵然回到家, 不明白自己當初的目標明明是為中華環境保護事業而奮斗,但現在怎麼就陷入了這種部門鬥爭人力消耗的蠅營狗苟之中無法自拔,而身邊曾經熟悉的同事上級卻都明哲保身,不願伸出援手;有失望的同事也紛紛選擇離開。

我覺得自己好像一條狗。

疲乏厭倦之餘,其時考慮了多時的辭職想法又湧上心頭,從未那麼沮喪,那麼懷疑自己「為中華環境保護事業而奮斗」的人生目標是多麼傻缺。但又很沮喪的發現,陷入泥淖的是這個圈子,而不是某個具體單位。哪怕我從這個單位離職,只要在環保這個圈子裡,不論去到地方基層,還是去到公司,大家關心的也大多是搶位置、賺大錢、有話語權,而環境污染怎麼辦?環境問題怎麼解決這種根本問題,很多人已經不關心了。

我給自己設想的出路是結束北漂回鄉賣麻辣燙。

無數親朋好友不相信,嗤之以鼻,因為在他們看來,我是個事業有成的知識分子,為什麼會想到逃離自己積累了這么多年的專業圈子,去幹什麼學歷的人都能幹的低級工作?成為一個油膩中年漢子?

我只是覺得賣麻辣燙更為純粹一些,做個小買賣,目的就是賺錢,多簡單,不用想到自己淪為站隊狗而心慌,不要想到自己成為不切實際的paper狗卻無能改變中國環保一絲絲而感到愧疚,不用在年歲終老之時覺得自己虛度了人生。

賣麻辣燙成為了我逃避現實的想像,就好像夜空中找不到方向時幻想的群星。

更為心酸的是,北京甚至看不到星星,我無法仰望星空。

(3)做一個堅定的人,負重前行

春節期間我看了《流浪地球》。

起初我是不相信這片能好的。抱著的無非是當年對《大聖歸來》一樣情懷的支持。當年《大聖歸來》上映我做了三天的自來水,激動的三刷,各種拉人觀看,自覺此後中國動漫就能騰飛了,因為有人好好做動漫了。

然而不過如此而已,中國好動漫有,但要達到迪斯尼皮克斯這種巨怪水準,差太遠。

後來《戰狼2》又激動了一次,覺得終於有人認認真真的拍好萊塢重工業電影了,中國電影業有希望了!直到《戰狼2》被全網黑,吳京被全網黑,甚至連愛國,都變成了可值得噴的錯誤。

原來即便是認認真真做事情,這個社會依然會因為各自的利益,而不吝惜進行中傷、詆毀、污衊啊。

可《流浪地球》不一樣。

它是大劉啊!

它是我童年的浪漫啊!

它是我以為根本不可能拍出來的東西,結果它拍出來了!哪怕,哪怕是拍全頻段阻塞干擾,哪怕是拍韓松的宇宙墓碑,怎麼就把流浪地球拍出來了呢?沒有給大家喂屎啊!

它在烏煙瘴氣的電影圈裡橫空出世,它告訴那些明明清醒卻還無奈被資本大鱷持續喂屎的觀眾們,原來中國已經可以拍科幻片這樣的重工業大片了!

知道什麼是重工業嗎?知道什麼是能改變中國電影環境的里程碑之作嗎?

知道說「這屆觀眾不行」的資本大鱷有多麼無恥嗎!

我一向是個很後知後覺的人。走齣電影院的那一刻,我只覺得這片真好看,真激動。

然後我當了這么多天的自來水,從大年初二到今天已經六天了。天天在破乎刷《流浪地球》,天天刷貓眼票房,天天見到大家對《流浪地球》的誇獎,和黑子對《流浪地球》的污衊。我一直爭辯著,歡欣鼓舞著,與黑子對噴著,不淡定著,PTSD著。

然後我忽然釋然了。

這是一個80後拍的電影。

我也是個80後,生活在自己吃屎的圈子裡。

有的人在吃屎的電影圈子裡努力改變世界。而我在自己的吃屎圈子裡努力逃避想回家賣麻辣燙。有的人已經領悟集體主義的力量,而我還在一個人面對精英圈子裡的醜惡環境自怨自艾。

我該是很久沒有仰望星空,很久沒有發現這些蠅營狗苟有多麼渺小了。

只顧逃避的我,真的也很渺小。

我不打算辭職退圈了。

哪怕與天斗,與地斗,與人斗,我也要發揮「為中華環境保護事業奮斗」的傻缺精神。

哪怕前路依然困頓,逃不開996,躲不過人情鬥爭,我也要守護我的這一片星空。拖著我心中的小破球,艱難的去繼續那千秋大業。

希望是我們這個年代,如同黃金和寶石(非鑽石)一樣珍貴的東西。

我希望有一天真的能在北京仰望星空,無悔人生。

我希望我死後,可以葬在綠水青山,鳥語花香。


pc poho:

《流浪地球》票房大賣,是一件讓中國電影市場、觀眾及資本方都獲益的多贏局面。

感謝大劉的光環加持,感謝這部國產科幻片滿滿的誠意,感謝這個資訊化快捷的移動網際網路時代。如果沒有網路口碑的發酵,這部宣發弱勢、排片靠後的電影可能沒有機會榮登票房頂峰。

《流浪地球》的成功不但證明中國有能力創作和拍攝精良水準的電影作品,也意味著大家有了選擇的權利,用多數電影票當投票權,驅使影視圈資本市場重視電影製作水準,不再像之前一樣拉流量明星來圈錢,讓大家在春節檔期無片可選,只能忍受爛片辣目。

這是一個良性循環的開始:

1、大劉作品在國際獲獎

2、反哺大陸電影市場科幻題材

3、大眾好奇大劉的小說拍攝出來的影視成品,買票進場

4、大眾被誠意滿滿的電影感動,口碑發酵,用二刷繼續支持,自動寫影評打高分並分享

5、各主流新聞載體、論壇、平台、自媒體就熱點話題迅速傳播

6、影院趨利,加大排片力度,票房更好

7、資本市場開始重視科幻題材,敢於支持投入下一部精良製作的國產電影

8、最終獲益的仍然是觀眾

9、期待更多的《流浪地球》

利益相關:和家人一起二刷電影的路人觀眾


瘋狂紳士:

從一個程序員的角度考慮,它看到了《流浪地球》的善意。

@畢導 的公眾號提到了《流浪地球》的一個大bug

李一一是聯合政府的高級碼農,能寫出春節十二響這么精妙的程序,精通火石的自動安裝、拔線的操作、撞針的功能,後期直接成為拯救地球小分隊的領導者。

這么強的程序猿居然

不禿

甚至燙了個卷?這顯然是不符合實際的。希望導演以後在選角上讓演員形象更加真實。

此外我估計,李一一他們家應該是兄弟姐妹五個:李零零、李零一、李一零、李一一、李溢出。

__

所以程序員樂於見到《流浪地球》票房大賣。比如輪子哥這樣的程序員。

當然一些不當程序員的又較真,還有點禿頂的依然反對該片的價值取向


王山石:

主要是中國電影觀眾被小鮮肉這種東西惡心太久了,以郭導的系列電影為首,小時代,爵跡,擺明了是割韭菜,劇情任務都不重要,只要愛豆露個臉,銀子嘩嘩進賬。

後來的盜墓筆記系列更是將這個發揚光大,墳頭蹦迪,強行賣腐,南派三叔徹底變成一個商人。

你讓中國的正常觀眾吃屎可以,頓頓吃就過分了,近年來的戰狼,紅海行動,無雙等國產優秀電影的出現讓中國觀眾意識到原來我可以不用吃屎,原來中國電影還有救。

包括今年的流浪地球,一方面電影自身質量比較高,另一方面也是中國觀眾對請流量明星的爛片的宣戰,看到沒有,用心做的電影我就是要讓他賺錢。以前是逼著讓觀眾吃屎,吃完了還的說屎好吃,現在去他媽的吧。


藍鳥:

引用汪海林的採訪作為回答就夠了

汪海林:有些人全然不知時代變化,所以他們看不懂《流浪地球》

觀察者網:《流浪地球》上映後口碑炸裂,4天票房過10億,也引發了很多討論。您怎麼評價這部電影?

汪海林:這要分兩個層面來看。從整個電影史的維度來看,有很多評論說到這部電影是中國科幻元年的標志。在我看來,它就是一部里程碑式的電影,超越了作品本身的意義,它的整個作品形態和表達方式以及在類型等各方面的突破,使得它必然已經成為一個里程碑式的作品。這是首先要肯定的,這部影片已經奠定了它在電影史上的地位。

第二個層面,就影片本身來講,也是一個上乘之作。影片最成功的地方實際上來自於劉慈欣的整個的故事架構,他在末日三部曲(《流浪地球》、《微紀元》和《超新星紀元》)里對人與宇宙關系的設定,包括《三體》三部曲中的世界觀設定,其實就是對虛擬世界中的語境設定、故事情境的設定,都是一流的,所以這部作品的思想性是一流的,它本身的科學素養和想像力以及要表達的思想是最重要的收穫或者說成果。

這部影片實際上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說明即便是在商業化市場中,思想性也是大於娛樂性的,思想的力量是無堅不摧的。與《流浪地球》同檔期的其他影片,有一些娛樂性很強,居然在它面前敗下陣來,就說明了這一點,思想是無堅不摧的。

觀察者網:這部電影根據劉慈欣同名小說改編,但電影最終呈現的情節,和原著差距很大,很多觀眾也指出了劇本有硬傷。從編劇的角度,您怎麼看這種同名改編差距很大的情況?

汪海林:應該說劉慈欣的原著更殘忍、更殘酷,更具有科學理性。把原作品影視化,成為一個類型片時,創作者做了一個很好的改造。我注意到這個影片的監制也是劉慈欣,所以他本人對影片的最終走向和整個劇情的把握,還是有話語權的,對影視改編也是肯定的,而且我認為他也參與了。雖然最後的呈現距離他原來的表達距離較遠,但這是一種正常的影視化調整,我覺得也是非常成功的。

而且更重要的是,這是在劉慈欣把握大方向下的一種改編,這點很重要。我也再三強調因為有了偉大的劉慈欣,才會有後面的一切,他是這一切成功的最重要的原因,或者甚至可以說是唯一的原因。

當然,我們很高興看到這樣一種機制,就是思想者提供思想,提供他的宇宙觀、世界觀,再由我們很好的創作人,拿出最好的專業精神去呈現,這是一種很完美的合作模式。以往有些合作模式是已經找到一個很好的思想者或者文學內容,但找來的執行者卻把自己凌駕於思想者、文學內容之上,最後呈現的是執行者的水準,這也是很多作品最終失敗的原因。

所以這次非常好,也是因為劉慈欣本身的地位,大家對他有一種發自內心的尊敬,這種尊重導致了這種成功。

觀察者網:對這部電影的評價也呈現了兩極化,甚至上升到了文化戰爭的高度。有一種批評聲認為中國的科幻電影肯定不如美國大片,拯救地球的只能是說英語的人。您怎麼看這種評價?背後反映了這些人什麼樣的心態?

汪海林:我認為對《流浪地球》的批評要分兩種,一種是從技術上分析,認為影片有這樣那樣的問題,包括在技術上、科學概念上有一些漏洞或者不準確的地方,我覺得這是正常的,也是應該的、需要的,我們也不要捧殺這部電影。

但另外一種是很多人根本就沒看懂甚至沒看電影就來批評,他就是厭惡中國人成為主角拯救世界的故事,其實這部影片只不過主角是中國人,還寫到了各國的共同努力,這是裡面很重要的一點。如果看不到這一點,只是片面認為這部影片寫的就是中國人拯救世界,我覺得是不準確的,不足以概括這部影片,是一種不公平的評價。

這種不公平的評價來自於一種失衡的心理狀態,這些人可能難以面對觀眾這種超出他們預期的熱情,不僅僅是這部影片所表達的內容,而且他們發現原來自己掌控的那套輿論話語已經喪失了,他們也已經失去了對話題的操控權,而且是不可挽回地失去了,屬於他們的價值觀傳銷時代已經過去了,我覺得這也是這部影片成為標志性影片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它在價值觀的表達上開啟了一個新的時代。

觀察者網:《流浪地球》一直被對標好萊塢。如果一定要和好萊塢標准作比較,您認為這部電影有哪些超越和差距?

汪海林:我覺得在一些細節上都還有待提高,比如一些幽默的細節和重要的情感內容,比如在緊張的時刻做到張弛有度,尤其是情感的表達上,離成熟還有一點點距離,可能還是導演和編劇團隊、主創團隊相對年輕,有些東西還是需要時間和經驗。

但這都不是最重要的,因為一個作品完不完美不是最重要的,它自己的個性特點最重要,尤其對於年輕的創作人來講,這部電影已經充分表達了他的創作個性。而且主創團隊有一種非常強大的文化自信,這是最令人激動,也最令人高興的一點,中國的年輕的創作人終於找到了自己的文化自信,而且科幻文學總的來說來自於西方,中國人能在這個領域做出突破,這是非常令人激動的。

這種突破首先在於劉慈欣,偉大的文學才能產生偉大的電影,《流浪地球》正是站在了偉大文學的肩膀上才獲得了成功。其次在於我們年輕的創作人找到了自己的文化自信,而且在技術上的成熟度超越了他們的前輩。中國第五代導演在視聽語言上做出了革命性突破,使得他們之前的電影藝術家們好像一夜之間過時了,因為視聽語言更新換代了。到這幾年,我看到我們年輕的創作人在商業片、類型片的敘事技巧上,包括視聽語言、技術的成熟度上,已經明顯超過了他們的上一代。上一代是從藝文片入手,然後轉換拍商業片的,他們在商業片敘事的駕馭上還不如這些年輕人,這些年輕人上來就很成熟。

當然更重要的是我剛才說到的這個問題,就是中國年輕的創作人如何去表達自己,或者說民族電影很重要一點就是你的民族立場、民族表達在哪裡?以前我們在中國立場和中國表達上是缺失的,說實話即便我們的電影在國際上拿到了獎,但我們的中國立場沒有了。現在我們很高興地看到年輕的中國電影創作人,他們更自信,不光有中國表達,還有中國立場,這一點非常了不起。我這幾天非常激動,有的時候晚上睡不著,真心為他們感到高興。

而且我一直覺得電影要良性循環,要後浪推前浪,要有良性的競爭以及淘汰,我特別歡迎這樣的年輕人去取代老人、舊人。因為他們代表新的中國力量,這一點非常了不起,他們這一代已經不像前輩那樣去迎合西方了,而是有一種發自內心的自信,表達我的立場、我的訴求,而且一點也不偏執、不狹隘。我們看到《流浪地球》里寫到各國救援隊,它沒有去貶低別人,也沒有去突出自己,但是寫到犧牲的時候,就是「讓我來」這種舍我取誰的文化氣概,這是我們中華民族所弘揚的精神。年輕一代能夠做出這樣的表達,中國電影就是有希望的。

觀察者網:很多人會給這類影片貼上愛國主義、民族主義的標簽,但正如您所說,《流浪地球》里有很多展現團隊合作的劇情。從這個角度來說,您怎麼看中國式英雄電影的獨特敘事,和好萊塢英雄電影有哪些不同?

汪海林:《流浪地球》當然是一個中國式的價值觀,寫的是人類命運共同體,它的英雄觀是成千上萬的普通人,而不是某一個超級英雄。當然這裡面我們看到有吳京式自我犧牲的英雄,在好萊塢的一些影片里也有,但好萊塢更多是去神話或者突出個人的作用,個人是為了解決自己或者家庭的問題,解決自己心愛的人的問題,順便拯救了國家和世界。在好萊塢看來,直接訴諸於宏大的主題,它覺得它的觀眾無法接受或者理解不了,所以好萊塢式英雄始終是個人主義的,它也有愛國主義,但是從個人出發最終落到愛國主義上去。

但《流浪地球》不是寫愛國主義,實際上寫的是人在危機面前如何應對的問題,是人類的理性可以戰勝一切以及勇敢獻身的精神,而且這些犧牲都是非常理性的犧牲,是理性的選擇,是具有科學精神的,就是說人不是盲目地去犧牲,是經過了理性的分析判斷計算以後,覺得犧牲可以使更多人獲救,是成功率最大化的一種犧牲,它表現了一種科學理性精神。

另外這部影片有一個很重要的點,是我們以前作品裡不是太常見的,它也寫到了中國的實際情況。雖然中國被稱為基建狂人,但我們有一種愚公精神,通過千千萬萬普通的個體去改變自然,改變自己的命運。我們通過不斷的堅持,不計較個人得失,為子孫後代建立一個美好家園,這種精神是很少有的。

其實我們看歌德的作品《浮士德》,裡面寫到浮士德和魔鬼有一個約定,魔鬼可以滿足他的一切願望,直到他認為滿足了為止,那一刻他的靈魂也將被魔鬼收走。但所有東西都無法使浮士德滿足,直到他看到了荷蘭偉大的人工填海工程,看到人工對自然的改造,那一刻他覺得滿足了,也這樣死去了。從中我們可以看到,歌德也相信人改變自然的力量,其實這也是所謂啟蒙主義以後一個很重要的思想,但這些年我們好像不那麼強調了。我覺得《流浪地球》也具有這種思想,可惜的是我們中國人在很長一段時間里自己都嘲笑這種精神,說愚公搬個家不就行了,這不就是智叟的想法嗎?這個寓言故事本身已經嘲諷了看上去很聰明的智叟,批評了這種所謂的現實判斷或者是追求短期利益的判斷。

所以《流浪地球》有很多深刻的內容,首先這部影片對世界科幻電影做出了獨特貢獻,注入了東方哲學思想。通過幾十代人的努力去做一件事情,鍥而不舍,這種精神也是東方哲學的重要組成部分。為子孫後代著想,而不是只為這一代此時此刻及時行樂著想,這是很積極的、很有價值的思想。

其次,這部電影展現了在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概念下,人類前赴後繼、團結一致地去面對危機,積極的採取行動,改變原來設定的悲劇性命運。這是一個非常好的主題,我認為比那些好萊塢的爆米花電影更深刻,也更有現實意義。這其實挺了不起的,是中國人在科幻電影中注入的一種新的精神力量。

而且我覺得這部影片既不是一個所謂的民族主義影片,也不是一個所謂的集體主義影片,它描述的其實是全人類的精神困境,以及如何面對自己的這種困境,所以它不僅是一部了不起的中國電影,在世界上也是一部了不起的影片,不僅僅是在技術上做到了突破,使得中國科幻電影的工業化水準大大提高,更重要的一點在於,它為世界電影貢獻了精神內容。

觀察者網:從《戰狼2》到《紅海行動》,再到《流浪地球》,這些展現中國話語、中國自信的電影越來越受到市場的接受和認可,您認為背後的原因是什麼?

汪海林:這個原因就是世界話語體系已經發生變化,而我們很多知識精英依然停留在過去,沒有跟上這個很重要的時代變化。

冷戰結束以後,西方話語體系就已經在改變,現在更重要是文化沖突和資源爭奪。其實亨廷頓在《文明的沖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里說得很清楚,世界上各個主要的沖突地帶,就是文化的交界地帶,比如說基督教文明和伊斯蘭教文明的交界往往就在打仗。所以現在更重要的是文化的沖突和民族立場之間的博弈沖突,而不是原來的意識形態沖突,左右派的沖突。全球化與反全球化的矛盾,民粹主義與精英政治的矛盾,環保、反歧視運動都是當下的新議題……國家利益沖突已經取代了原來的意識形態,變成了爭奪資源的國家利益沖突、爭奪世界話語權或者地區話語權的沖突,而且已經成為各個國家的主流意識形態。

但是中國的一些知識精英依然停留在冷戰時期,或者後冷戰初期的話語體系裡,包括民主/專制二元對立的話語體系,所以他們反對戰狼系列,反對民族主義,因為他們覺得這些影片迴避了民主/專制這個唯一主題,迴避了他們關注的唯一主題,他們恰恰不知道這個主題已經被取代了,甚至西方也不把它作為一個主要議題了。

而且年輕人對民主/專制的話語體系也不感興趣了,而是對現在的民族沖突、民族立場的表達感興趣,因為這是新時代的新話題,而《戰狼》也好,《紅海行動》也好,包括現在的《流浪地球》,很準確地切入到當下新的話語體系中。所以我們的公知以及很多知識界人士感到迷茫、失落甚至憤怒,因為他們實際上已經落後於時代的變化,沒有準確把握住當下主要的、世界性的問題,時代已經變了,只是他們不知道而已。

[汪海林:有些人全然不知時代變化,所以他們看不懂《流浪地球》


青蔥年少:

其實中國的觀眾是很寬容的

他們不能容忍沒演技的小鮮肉和粗製濫造的撈錢電影

但他們肯定會支持中國電影的新突破

也一定會看到導演和團隊們的用心

換句話說,只要好好拍,不坑人

中國的觀眾們肯定會買賬

尤其是我們拍出了《流浪地球》這種可以說是中國首部硬科幻電影

觀眾們也會打心眼裡自豪和驕傲

他們很樂意給別人分享:「看,咱們中國也有不錯的科幻電影了,這次是純正的中國心!」


奉義天涯:

真的曾經以為,到了我這個年齡,很難看電影再哭了。

劉慈欣的書,我是從三體開始看,然後逐漸回刷,把一些短篇也刷了一遍。

小時候,最早給我科幻啟蒙的人,是鄭淵潔的童話大王和幾本實體書。國中開始是衛斯理,大學是三體和大劉的其他書籍。

工作以後,買了一些科幻書,沒啥大的感覺,心裡還是懷念三體,然後為了這些夢想,我開始刷霍金的書,開始自學天體物理學,開始了解那些建模和一個個外國名字…

我是那種一直保持著科幻夢的人,一直。我希望大家都喜歡科幻,喜歡科學,喜歡天文。因為這真的是我們的未來。

流浪地球真的是我們的孩子,它長大了…


一隻螞蟻:

用一句說爛了的話,「你花的每一分錢,都在為你想要的世界投票。」

其實說的露骨點就是,明明白白地告訴資本市場,要做到什麼程度爺才肯掏錢。

戰狼2上映的時候,鮮肉領銜的三生三世,還敢迎風而上,結果被甩的連戰狼的車尾燈都看不見。

我不是葯神上映的時候,同期還有一部在幾年前應該能大賣的作品阿修羅,結果對壘時潰不成軍,幾天之後就草草下線。

現在的春節檔,基本上是神仙打架,可還有流量電影敢冒頭?

讓拍電影的人知道,爛俗青春、流量鮮肉、尷尬演技、真人秀大電影、盲目堆砌IP,這些東西,已經賣不出去票了。得上真正的硬菜,要過硬紮實的表演,要好萊塢電影工業級別的作品,只要你端得上這盤菜,打賞不是問題。

不就是錢嗎?


張浩馳:

今天《流浪地球》二刷了,這是我看電影以來第一次二刷的電影,包括當時的《戰狼2》我都沒有二刷。

說實話,這也是我第一次下載貓眼專業版,時不時拿出來刷刷小破球的票房,今天突破15億了,嗯開心,明天突破20億了,嗯好開心。然後看到小破球的排片佔比穩居第一,並且一天的票房佔比超過百分之50,感到高興。

票房超過23億了!

嗯,在寫回答的時候,小破球的票房超過23億了真的很開心,應該這個勢頭比《戰狼2》還要猛。

對於一個以前看完電影最多在大腦里回憶一下的人來說,這個春節基本上滿腦子都是小破球,在Aorqu上也寫了很多感受,雖然寫得很菜,但是這正是反映了,《流浪地球》拍出了我們中國人真正想看到的電影。

如果《流浪地球》可以刷票,真的希望刷起來。而且希望原班人馬可以接收包括《三體》在內的劉慈欣作品,希望吳京老師可以出演章北海的角色。

我們作為一名普通的觀眾,只希望為自己想看到的電影買單,僅此而已。

期待小破球票房早日突破30億。

看到小破球作為中國科幻片的一個里程碑,就猶如一個小嬰兒學會走路一樣,我們這個時候能做的是:送錢,把錢送到應該送到地方去。用最直接的辦法,告訴資本和影視製作人,我們觀眾喜歡什麼樣的電影!什麼樣的電影才是喜聞樂見的電影!


青翼蝠娃:

大家心裡明白得很,資本家眼裡,錢才是唯一追逐的目標。

一部科幻片,只要能賣出高票房,就有投資者投資下一部科幻電影,流浪地球的的票房比他的質量更重要,一部超高票房的科幻片可以催生無數科幻片。

這就是科幻元年。


老楊叔聊志願填報:

我沒想那麼多,就想讓那些黑吳京、劉慈欣的人難受。大過年的看那些黑子一個個狗急跳牆,一個個被打臉,一個個氣急敗壞,比聽郭德綱相聲還好玩。


Aorqu用戶:

這么說吧

以前在好萊塢的恐怖壓力下

大陸只有喜劇片能活下來

是的,就是馮小剛和周星馳的喜劇片,剩下的就是反腐倡廉的宣傳片等等,比如我記得我高中時候有一部電影生死抉擇,就是反腐的。然後就是張藝謀等幾位導演的大片,但是投入產出比很差。當然還有神一般花了六個億的赤壁····

武俠片和警匪片早已昨日黃花,就剩下神鬼無間能堅挺一把還是一堆影帝···

我記得15年的時候,大陸票房前十的去掉好萊塢,大陸除了尋龍訣和大聖歸來,剩下的港囧啊夏洛特煩惱啊煎餅俠啊都算是喜劇片,澳門風雲不知道算什麼····

問題是我們不能就指望喜劇片過日子啊

印度是能靠歌舞片

日本是能靠動畫片

韓國能靠反思片

等等,中間出一兩部別的電影啥的

中國這么大,不能只靠一個類型的片子然後中間冒出來一兩部別的片子啊

喜劇片是能經常以小博大,但是總不能就指望喜劇片過日子吧··

麻花的夏洛特煩惱羞羞的鐵拳西虹市首富都不錯,但是到了李茶的姑媽····就後勁乏力了··

蛋糕好吃也架不住天天吃啊

今年春節的大劇,說難聽點,瘋狂外星人 飛馳人生新喜劇之王還是都是喜劇片·····熊出沒就不管了,蒲松齡也算是喜劇類型···

所以有了一個不一樣的電影

大家真的感覺很好·············

除了蛋糕還想吃烤肉吃魚翅吃鮑魚吃饅頭吃米飯吃青菜·········

就是這樣子了

中國是一個大國,人口又多,喜歡的肯定不一樣,還是要什麼樣的電影類型都有,都賣的很好,都做的很精良,才是正道·······


啊啊啊啊啊:

1你爽不爽以後中國電影可以在國外大賣?

比如在全世界票房20億美元?

這個只有大工業電影才能做到,

喜劇做不到,別人國家都看不懂台詞,笑什麼笑了?

其它小成本電影,如愛情片,更加做不到,群體有限,各國愛情文化不同,

這才可以大規模文化輸出,

這才可以大規模文化賺外匯,

2你爽不爽這種大工業電影帶出來的團隊,

他們有技術去其它國家賺錢,

在中國消費+交稅?

這種團隊,收費非常非常高,具體你問電影製作人員就知道了,

這是賺外匯啊,

3因為質量在市場勝利了,

《紅海行動》,《流浪地球》這種片子大賣,

資本覺得這種電影賺錢,

才會大規模投資這種電影的,

其實如《紅海行動》,前面還有部電影《湄公河行動》票房大賣,

大家願意投資《紅海行動》;

而有質量的電影大賣,

我們才能看見更多有質量電影,

而流量片大賣,自然我們看更多流量片,

資本是賺錢的,哪裡賺錢去哪裡,

我希望看更多有質量電影,

4因為這個更代表一種中國價值觀的認可,

我們人人出力,

我們一起拯救世界,

而不是英雄拯救世界,

這個世界是21世紀了,

人人平等,

你出力我出力,大家出力幫世界變的更加美好,

這代表平民的升起,人民決定歷史,

而不是某個英雄決定歷史,

5

因為我喜歡,

我愛看,

我願意,

大抵如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