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女生有體香?

問題描述:为什么女生有体香?
, , , ,
大金子:

卻記不清從哪兒看到的了。異性之間覺得對方體味越香說明兩人基因差異越大,其後代產生基因先天缺陷的幾率越小。聞香識女人(男人)是一種先天的本能啊~

另外是不是還有一個叫性香味的說法?


Aorqu用戶:

說沐浴露的我不認可,

因為我嗅覺很發達,

我能分辨一個復合味道中哪些是日常用品的味道,

哪些是生物本體的味道。

這種味道男女都有,

而且「香不香」

主要取決於受體的「性激素水準」。

體香這個東西,

除了沐浴露之外的味道,

大部分是汗腺皮脂腺分泌的,

其實並不真香,

而是性激素爆棚的異性可以從中得到信號和滿足,

氣味本身就可以是生物求偶的信號,

人類在這方面有一定的弱化,

但也是有的。

我還記得初戀的時候,

我和女友經常換衣服,

都認為對方的衣服上有種

「甜甜」的味道,

實際上,

我這種糙爺們洗澡從來不用沐浴露。

不然哪來那麼多小疙瘩

後來就不止是外套了,

貼身的衣物更能得到這種信號,

更直接的當然是各種直接分泌物了,

這種味道不能算是真香吧,

不是從嗅覺上判定的那種香,

是從主管性激素的腦區判定的。


C6H8O6:

贊同樓上

要麼是激素要麼是腌入味了

我們班有一對特別膩歪的情侶,天天課間抱一起互相揉臉就差啪啪的那種膩歪,

然後,每次我靠近那個男生,就會聞到一股……椿芽炒雞蛋的味道

之後同學和我說那個女生身上也有這個味道

這算啥,互相腌制嘛


知而不乎:

戀物癖表示,擼主說對了一半,體味男女都有。男的不說,就女生而言,從個人經歷來看可以認為都有體香的。當然,我不是搞相關研究的,只是從很有限的樣本歸納,如下:

1、首先你嗅覺要較好,鼻子太遲鈍有也聞不出來。本獸嗅覺還可以;
2、一定要排除「外來沾染」,外來沾染有三類型:一為塗抹型,即化妝品、護膚品、洗浴用品、裝飾性塗抹品(如指甲油);二為穿戴物及其所含有的,如穿戴品本身的味道,或穿戴品沾染的(洗滌用品);三為環境沾染,即特定環境中的味道沾染,如在醫院工作,如房間里的明顯味道等;

3、排除外來沾染後的真正體香,有五大釋放源:1、陰部(需排除姨媽和生理病症),2、乳暈處(排除哺乳期),3、腋下(需排除狐臭和汗味),4、耳朵背後,5、鼻子呼出的氣(排除吸煙和氣味強烈的食物的味道)。以上至少要3處都能聞出其中具有的共有味道才能算是體香。

4、女生很可能都有體香,但香味不同,強弱不同,所以可能有唯一性。如何「聞香識女人」?好辦,就是練習,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高的,甚至嗅覺都能有所提高。練習場所:夏天且擁擠的捷運、公交。練習方式:聞,深吸氣聞和淺吸氣聞。陰部和乳暈不太好辦,硬聞會被誤認為流氓,但腋下、耳後和呼氣卻是可以很優雅而紳士地聞到的。之後不要間隔太久,然後拿10分鐘來冥想,將全部注意力放在那些味道留下的記憶痕跡上。

鍛煉是真有效果的,本獸在大學時,上樓梯,前面有穿裙子的女生,周圍沒什麼干擾源的情況下,有時能較明顯地聞到前面女生陰部散發的味道,至於好聞與否,那是另一回事。


驚人院:

「喜歡你身上的少女香。」

「你們聽說沒?最近又有女生失蹤了,到現在都沒找到。」

「太可怕了吧,都發生了好幾起,警察也查不出來。」

「我們大家都下班外出都注意點啊」

「哎呀,別說了,那麼瘮人聽你這樣說。」

辦公室里幾個女生圍聚在一起,討論著最近發生的女性失蹤案,到目前為止已有5名女子失蹤。

與此同時,一個香水品牌――「少女香水」出現在大眾消費單中。

1.

木子呆坐在辦公桌前,眉頭緊皺,一臉的糾結憂愁。

她發現自己最近似乎遇到了上司的特別關照。

上司,叫做鄭暢,25歲,單身,被評為全公司女職員最想嫁的人。

鄭暢年齡輕輕就自己開創了這家香水製作公司,是個不折不扣的高富帥。

鄭暢製作的少女香水很受大眾歡迎,一直在銷量榜上穩居首榜,但沒人知道秘方是什麼。

最近,木子發現鄭暢炙熱的目光總是無意地落在她身上,那是看到獵物興奮的眼神,這看得她心慌。

「木子,老闆叫你去他辦公室。」

部門的組長丁麗的手重重拍在桌上。

丁麗的長相可以說是非常精緻,身材也凹凸有致,學歷也高,在公司里很受歡迎追捧。

最近大家都能看出,丁麗總是在暗地裡針對木子,或許是因為鄭暢最近對木子態度上不一樣,看她的眼神怕是沒人不知道了吧。

大家也都知道丁麗之前有暗示過鄭暢,她喜歡他,鄭暢沒有表示,只是在公司遇到她後都不給她一個眼神。

丁麗不死心,隔三差五地到鄭暢眼前晃悠。

公司的人一開始都把這當成茶前飯後的熱門話題,時間一長,大家都習以為常了。

「嗯,好的。」

木子沒有抬頭看丁麗,她對於這種示威者向來不在乎。

2.

「老闆,你找我?」

木子推開鄭暢的門,站在那兒。

「站得那麼遠幹嘛,我又不會吃了你。」鄭暢看著木子站得遠遠的,嘴角上揚,藏不住的興奮。

「老闆,我不是那個意思,你別誤會。」木子因為鄭暢的這句玩笑,臉漲的通紅。

「你上前來,我有事交代你,你離我太遠了。」鄭暢向木子招了招手。

木子走到了鄭暢的桌前,雙手擺弄著衣角,明顯不自在。

「你很怕我?」

鄭暢雙眼微閉著,深深在空氣中嗅了嗅,臉上是陶醉的表情。

空氣中的那種少女獨有的香氣似乎更加濃烈了,他已經太久沒有聞到這么濃郁純凈的少女香,這香氣讓他快要抓狂。

「沒有,沒有,只是現在公司都對我們的關系有些誤解,這樣會更加解釋不清。」

木子一臉誠實地連忙擺手,臉紅得發燙。

「他們都說我們是什麼關系?」

鄭暢的頭倚靠在座椅上,懶懶地看著木子。

「沒······沒什麼。」

木子總覺得這個老闆充滿謎點。

辦公室門打開了,丁麗踩著那雙紅色的高跟鞋不請自來。

「老闆,你要的文件。」

丁麗風情萬種地走向鄭暢,嘴角的笑很是迷人。

那「噔噔噔」的高跟鞋聲掩蓋了木子狂跳的心。

「嗯,放著吧。你可以出去了。」

鄭暢的話剛出,丁麗的臉色變得很難看。她看向木子,語氣明顯不高興,問道:「那她呢?」

「她還有工作要交代。」

「今天晚上,你來我家還是我去你那?」

丁麗把自己凹凸有致的身體壓在鄭暢的身上,在他耳邊輕聲問道。

「再說吧。」

鄭暢現在滿腦袋都是木子的少女香。

3.

木子從辦公室出來時,丁麗坐在她的位置,顯然沒有讓位的意向,就那樣直勾勾地看向她。

「你可以回到你自己的位置上去嗎?我需要工作。」木子看著丁麗說,語氣很是平靜。

「怎麼,抱上老闆的大腿,我這個小組長也不放在眼裡了?」丁麗的話咄咄逼人。

「大腿,也不是每個人想抱就抱的不是。」木子笑著對丁麗說。

「你······」

丁麗氣憤地站起身,想也沒想一巴掌扇了過去。

木子的半邊臉瞬間紅腫起來,她沒有還手,安靜地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丁麗一巴掌解了氣,又見木子沒有回應,自討沒趣地走了。

周圍的人都指指點點,木子的臉色始終沒有一絲變化。

桌上的手機亮了,一條未讀簡訊,備注是溫衍。

溫衍是木子的男朋友,是個警察。人如其名,是個溫柔的男生。

木子很是喜歡他,從大學喜歡到現在。

木子對溫衍可以說是一見鍾情,溫衍在大學時對人的態度很溫柔,但對女生卻很是冷淡。

木子為了捂熱他沒少費時間,從買飯到跨系陪課······

木子點開了簡訊:

「木子,你別等我吃晚飯了,我今晚要加班,你早點吃完飯就睡吧,記得鎖門。」

木子不記得有多久沒和溫衍一起好好吃過飯了。自從在一起後,溫衍總是把重心全放在工作上,很少顧及過她的感受。

木子點開鍵盤,有很多囑咐,打了很多字,但又點了刪除,沉默了很久,回了一句:

「嗯,知道了。」

4.

下班了,同事們都陸陸續續地離開了。

木子輸錄完最後一份資料,準備離開。

「木子,你怎麼還沒離開。」

鄭暢不知道什麼時候來了,他拿著外套靠在桌邊。

「我才錄完數據。」木子回答得很是拘謹。

「還沒吃飯吧,我也沒吃,一起吧。」鄭暢說著就伸手來拉木子。

木子不留痕跡地避開他伸來的手。鄭暢也沒多說,眼裡的冷意讓木子心驚。

「老闆,沒事我先走了,我男朋友在樓底等我。」木子知道這時該有些防備。

「想吃什麼?」鄭暢問道沒理會木子的話,問道。

「不好意思老闆,我男朋友在樓底等我。」木子拿起桌上的包準備離開。

「樓下沒有人,木子你怕我?」鄭暢說的時候,神情像個孩子無辜,但木子卻聽得膽顫。

「今天就陪我吃火鍋吧。」

鄭暢拿過木子手裡的包,不由分說地拉走木子。

木子其實已經很久沒吃火鍋了,她愛吃辣,但溫衍吃得清淡,所以她幾乎沒再吃過火鍋。

吃完火鍋後,鄭暢開車把木子送回了家。

在木子家的小區外,鄭暢把自己的外套披在了木子的身上。那股鄭暢製作的少女香充斥著木子的鼻腔。

鄭暢突然把木子摟入了懷里,在木子耳邊輕聲說:「木子你好香啊,做出來的會比之前的少女香更濃郁。」

木子一陣寒顫,掙開了鄭暢的懷抱,轉身跑向了小區內。

鄭暢看著木子越來越遠,嘴角勾起一抹邪笑,貪婪地在空氣中呼吸那股甜甜的少女香。

「你遲早是我的。」

5.

木子回到家裡,給溫衍發了條簡訊:

「注意休息,別太累了。你最近著手的案子,是少女無緣失蹤嗎?」

洗完澡,木子躺在床上,注意到床邊她和溫衍的合照,心中掀起了波瀾。

木子想著今天發生的一切,她有點恐懼,女人的直覺告訴她,少女失蹤案和鄭暢有關。

手機震動打斷了木子的思緒,是溫衍回簡訊了:

「嗯。怎麼了?這事你別多想,注意安全。」

明明是最簡單的話,木子的心裡卻甜得像吃了蜜,自少女失蹤案發生,溫衍就沒回來過。

木子看著照片上笑得溫柔的溫衍,莫名心疼。

溫衍的脾氣有些孤僻,是因為溫衍在他七歲時,被女老師性侵,之後不到一年,母親又出軌,徹底離開了這個家,所以溫衍到現在對女性都有些敏感。

早晨,木子醒得很早,畫了個淡妝。剛出小區門,就看到鄭暢倚在車上。

「睡得好嗎?昨天。」鄭暢為木子拉開了車門。

「老闆,你不用來接我。我自己坐公交就可以,不用麻煩你。」木子並沒有要坐的意思。

「我現在追求你,不得勤快些嗎?」鄭暢的手撫上木子的頭發,放在手裡把玩。

「老闆,你喜歡我什麼?」

「喜歡你身上的少女香。」

木子聽後沉默了,她看著鄭暢低嗅自己的頭發,一臉的沉醉,心裡再起波瀾。

路上,幾乎都是鄭暢在說話,木子有一句沒一句地應著。

那個想法在木子的心裡更加強烈了。

6.

七夕到來時,鄭暢在西餐廳給木子準備了一場驚喜。

木子進到餐廳二樓時,悠揚的小提琴曲響了起來。鄭暢抱著一捧艷紅的玫瑰,站在對面看著她。

「喜歡嗎?」鄭暢開口問道。

「你沒必要這樣。」木子沒有接過鄭暢遞來的花。

「別在公共場合讓我尷尬吧。」鄭暢硬是把花塞進了木子懷里。

「不是說要和別的公司討論項目嗎?」木子接到鄭暢的簡訊是說有項目要談。

鄭暢沒接話,尷尬地笑了笑。

木子把花塞回了鄭暢的懷里,轉身離開了。

「少女香現在缺乏,木子就你吧。」

鄭暢把玫瑰拋入了垃圾桶。

本以為給了他難堪,鄭暢就會知難而退,但木子似乎低估了鄭暢的臉皮。

鄭暢現在愈加放肆,喜歡靠木子很近,在她身上不知聞什麼,這讓木子心生恐懼。她曾經問他,自己身上有什麼味道,鄭暢說,少女香。

木子再次聽到了少女香,心裡一顫,那起案子的真相似乎開口欲出。

7.

溫衍最近沒有聯系過木子,也沒有回家。

木子打電話,他也沒接。

傍晚,溫衍打來了電話。

他告訴木子,最近太忙了,都沒時間看手機。那起少女失蹤案,上頭只給最後一周讓他們必須破案。

木子輕聲應了聲:「嗯。」

剛想說幾句交代,溫衍電話那頭又有同事叫他的名字。

沒說上幾句話,溫衍又匆匆忙忙掛了電話。

木子編輯了一條簡訊,發送給了溫衍:

「我很愛你,如果完結了案子,我們一起去香格里拉吧。」

很晚,溫衍才回簡訊:

「嗯。」

晚上,木子做了個決定。

8.

公司里,木子進了鄭暢的辦公室。

鄭暢坐在椅子上,抬頭看著木子,眼底笑意讓人琢磨不透。

「木子,有事嗎?」

「沒事不能找你嗎?」

「你可從來沒有主動找我哦。」

「你的少女香水是怎麼製作出來的?」

木子的問題讓鄭暢嘴角的笑容逐漸消失。

「你真想知道?」

「嗯,就是好奇,不告訴我也沒關系。」

木子怕鄭暢起了疑心,連忙做出解釋。

「你緊張什麼,你如果想知道,也不是不可以。待會兒,我帶你去我的製作室看看。」

不過這有一定的代價。

木子知道鄭暢的製作室除了鄭暢沒人進去過,但他的每瓶少女香水都是來自這個製作室。

「真的可以嗎?」

木子抑制不住地興奮,如果她幫助溫衍破了這起少女失蹤案,那溫衍也不用那麼累了。

「當然可以。」

鄭暢打開他製作室的門時,一陣濃郁的專屬少女的香氣,撲面而來。

鄭暢陶醉其中,看向木子的眼神裡帶著強烈的興奮。

木子聞著這味道有點反胃,太過濃烈。

「太嗆了是不是?喝點水吧,這里的瓶里都是提取出的香精,最近有些不夠用了,還好你來了。」

鄭暢看著木子有些不舒服,藉此給她倒了杯水。

木子自然地接過水,沒有防備地喝了一口。

「沒了,那就再提取,和我······」

木子突然昏倒。

「這不是自己送上門了嗎。」

鄭暢抱起昏迷的木子,笑得可怕。

「看看,多漂亮的臉,木子你可真香啊。」

鄭暢低頭在木子的發間貪婪呼吸,突然一陣疼痛從腹間傳來。

鄭暢吃痛地推開木子,看著腹間插著的刀,一臉的不可置信。

「你怎麼沒有暈?水你不是喝了嗎?」

鄭暢額頭上布滿了冷汗,他明明在木子的水裡放了安眠藥。

「因為我沒喝。」

木子站了起來,吐出嘴裡的水。她就知道鄭暢不懷好意,水她就沒有咽下去。

「為什麼殺我,我只是想在你身上拿些頭發······」

鄭暢顫顫巍巍地向這木子走去。

「你個殺人犯,去死吧。」

木子拿起手邊的玻璃杯重重地砸到了鄭暢的頭上。

鄭暢白紙樣的臉上最終血流不止,筆直倒了下去。

木子試了試他的鼻息,停止了。恐懼中木子安慰自己,她殺的是個殺人犯,沒關系的,還有溫衍在······

木子在製作室里尋尋找找,最終發現一個上鎖的房間,她在鄭暢身上很快找到了鑰匙。

打開了門,裡面並沒有木子想的那般,只是牆上貼滿了各種女性的照片和一些女性的頭發等。

木子慌了,她打了電話給溫衍,電話那頭卻一直在佔線。

於是木子匆忙打了輛出租車去了溫衍的所在的警察局。

溫衍並不在,同事們聽木子是來找溫衍的有幾分驚訝。他們說溫衍請了假,已經好幾天沒來了,如果沒回家應該在外面租的房子里。

木子拿著同事寫給她的地址,來到那個小區,溫衍從沒和她說過在外面租了房子。

木子有些生氣,乘著電梯看到了紙上所寫的房間前,想敲門,卻發現門根本沒鎖。木子想著溫衍應該是很累,為了不打擾他,特意放輕腳步。

客廳收拾得很乾凈,卧室的門半掩著,木子躡手躡腳地進去,看到裡面的場景嚇得跌坐在地上。

房間里的大床上擺放著幾具女性的屍體,她們被打扮得像個芭比娃娃,那幾張臉和新聞上的照片的臉吻合在一起。

浴室出來的溫衍反鎖上了大門,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看來又要多個玩具了。」

溫衍手裡拿著把水果刀,走向了卧室,門被重重關上了。

哭喊聲、咒罵聲變得愈加愈小,最後沒了聲音。

溫衍從卧室出來一身血跡,手裡是木子的手機,他發了條簡訊:

「溫衍,鄭暢是凶手,他殺害少女製作少女香水。我發現他的秘密,被他帶走了,救我」

「嗯······木子被帶走後,與鄭暢發生爭斗,兩人全部死亡。」

溫衍坐在沙發上,自言自語。

·END·

作者:朴家人

歡迎移步微信公眾號【驚人院】(ID:jingrenyuan)

每天一個非正常故事,你愛看的奇聞、熱點、懸疑、腦洞都在這里。

投稿信箱:jingrenyuan@126.co


陳子離:

因為女孩子有心啊!

除去天生帶香味的香香軟軟的女生之外,別的普通女生身上的香味都是用心加上去的啊!

就我自己,洗完澡塗小黑裙身體乳,衣服用金紡護理液,名創優品那個網紅噴霧當空氣清新劑噴衣櫃,鞋子定期曬,四件套兩周必定洗一次。我的床永遠是淡淡小黑裙的香氣。去年冬天噴藍風鈴,現在改噴Gucciboom。每次和先生出去住,他都會整個頭埋我身上猛吸幾口問我是什麼味道呀。

日常都是淡淡香氣,自己舒服周邊也舒坦呀。

女孩子的香氣都是心思啊盆友!


Ronaldo:

高中的時候暗戀一個小姐姐

後來終於有一次在我自認為的精妙計劃下

我和她成為了前後桌

老實說 那時候我挺笨的

因為是文科班 女生多

我喜歡她的事情 就這么告訴了同桌的一位小姐姐

然後附近的人都知道了

到現在為止我也不知道她是否在那時就知道了

出於朋友關系 大家也開始幫我出點主意

在那一段時間里 不論是上課還是其他時候

只要有她在 我可以很清晰的聞到那種沁人心脾的香味

甜甜的 帶著水果的芬芳在教室內悠揚

撲面而來 悄悄的聞一下

一種薄荷糖般的清涼也會隨之吸入鼻腔

真TM醒神

每一次聞到都會猛吸一口 簡直上癮我TM

這絕對是我這輩子聞過的最好聞 最甜美 最讓我回憶的味道

最奇特的是 除了我之外 所有人都聞不到這個味道 這個奇妙的香味彷彿只屬於我一般

即使現在領略過無數大眾品牌到奢侈品的香水

也依然沒有辦法給予我同樣的沖擊與震撼

這些所謂的香水不過是沒有靈魂的空殼

散發出的大概也只是世俗的惡臭味罷了

再後來呢???

有人偷摸著過來說了幾句

「我聽說她可能是拉拉哦?她親口承認了喜歡小姐姐。」

啊啊 好吧。那也只能祝她幸福了 靈魂相愛的事 卑微的肉體又怎麼可能去相比呢

(其實我傷心了好久 哭了好幾個星期)

但是 爹不服啊。不止如此吧

於是我做出了這輩子最錯誤的一個決定

我要去跟她表白

「謝謝你,你是個好人」

媽的

「其實我是直的,不要聽她們瞎說」

我也是直的啊,直男癌還不是姓直的還是咋地啦呀!!!!

(我那時候真的崩潰了 過個馬路差點當場去世。現在想想她這個神補刀才是大招吧)

(手機里現在還惡趣味的存著那時候的聊天記錄,只要一看心就像針扎一樣痛 是真的會痛啊,還會止不住的哭,可能我太弱了吧。)

(我先去哭會兒)

從那以後 這股味道也慢慢的淡下去了 到最後就在時針和分針的交替舞蹈中消散了 我再也沒有聞到過了

但這股奇異的味道其實一直在我的腦海中旋轉 回蕩。至少對於我來說 它是永恆的 她是永恆的 時間無法改變什麼 至少無法改變我什麼

啊啊 發了好多牢騷,好像與題無關了。

但其實 我想體香 其實就是愛慕的氣息吧

那一陣一陣襲來的香氣

也一陣一陣的揪起我的心臟

眼前的世界都被這股迷人的香氣染成了粉紅色

年少單純的愛慕 加上青春的活力與朝氣

以及一點懵懵懂懂的羞澀

不就化成了這股迷人的體香嗎?

它形成於個人 也消逝於個人

雖然是個體不全面的案例 但這也是我這不長的一生中所經歷的最切題 最美好的事了

也是我最懷念的味道

現在回想起來這件事 其實除了好笑與羞恥之外 還有點點小生氣(別噴我呀)。

但一想到高一入學的那天 我背著書包 偶然瞥見她雙手輕握著教室外的欄桿 靜靜地看著外面 夕陽揮下剛好的角度 撫摸著她的臉

我就漸漸迷失在原地

腦海中留下的只有那天暖和的陽光 以及那個金色的午後 胸腔中跳動的幼稚的心

其實 我還是很喜歡她

甚至連夢里都是她

可能以後都不會這么喜歡一個人了吧

希望她以後一切都好

也一定要好啊 以後她會有愛她的老公 聰明的孩子 和睦的一家 以及她期盼著 愛著的一切

這也是我作為旁觀者所能給予的最好的祝福了吧

我真的 真的好喜歡她 深入骨髓的本能的喜歡

但我卻什麼也做不了了

她留給我的 可能只是某一個瞬間的微笑

以及清風從揚起的發絲中穿襲而過帶來的清香吧

其實 說來也慚愧

我連她的一張照片都沒有 哈哈 多狗血啊

但是 我好怕我忘記她的模樣

我真的好喜歡她

真的

她似乎也不玩Aorqu 就這樣吧 即使就算是看見也沒關系了 都過去了 她過得好就萬事順心了

但是 但是 如果真的能夠牽著她的手

哪怕只是一分鐘 我此生都再無遺憾了

畢竟 我也曾將青春翻湧成她

而現在在手機鍵盤敲出cn

排頭的依然是她的名字

寫到這里又不爭氣地開始掉眼淚了

啊 好像偏題真的太多了 就這樣吧

雖然對不起卻也謝謝各位看到這里了


Aorqu用戶:
這圖我珍藏了很久【屁嘞,才沒有呢。


yfun:


Aaron Liu:

你用你也香


十二面維奇:

誰說只有女生有。
我自己身上有沒有我是聞不到的。我想說我認識的最香的人有兩個,一個是我媽,一個是我男票。
小時候最喜歡抱著我媽媽的胳膊睡覺,香的要死。是一種香粉的味道,配合滑溜溜的皮膚,簡直是欲罷不能。但現在慢慢沒有了,不知道為什麼。

男票,是我見過的最好聞的男生,他的同學都說他有一股奶香味,從小就是,但他自己沒感覺,還以此為恥,誰說他有奶香味他就要打誰。剛開始認識他的時候,我坐在他旁邊看電影,都會支起鼻子使勁聞,那味道清新香甜,像個奶寶寶一樣可愛,近距離說話都好想親下去。所以給他起個名字叫小香香。他還自我安慰說「他強任他強,老子小香香。」
但是過了幾個月之後,感覺香味漸漸淡下去了,只有偶爾會聞到一絲絲。他說是我吸走了他的體香。。。他還一天天吐槽:
「以前剛在一起的時候叫人家小香香,現在叫人家小混蛋!口亨!」
也不是我喜新厭舊啊,誰讓你不香了呢~
噗~


匿名用戶:

心動的味道吧。

本人男,雙性戀。

初戀是個很乾凈的大男生,被我掰彎的,我一直覺得他身上有種迷人的奶香。分手之後他一直躲著不見我,有次黑燈瞎火的晚上,我在學校里散步,一群人從我身邊經過,就是能準確聞到那熟悉的、動人心魄的奶香,一回頭果然看見他飄然遠去沒有回頭。

他的味道至今難忘,但別的朋友都說沒有任何感覺。

心動過的女生也都讓我感到很香,香到不敢置信。


午夜酒神老司機:

怎麼沒有呢?
我一直覺得自己腋下的氣味很man 啊~~
每次運動之後都要問一下提提神~


夏日初:

我媽從小就喜歡聞我身上的味 說是奶味 好聞
我自己死活聞不出來
只有一個情況 就是我放久的衣服會有味道 就是我媽說的那種類似於乳香的味道
我諮詢過很多人 他們說是處女香
可是我也聞過很多處女 沒啥味道或者味道不同啊

真特么奇怪


貝夕摩斯:

我們常說的「體香」其實並不是雌性荷爾蒙的氣味

百度百科對「體香」有如下解釋

男性體香是睾丸激素的變種,它從男性汗液中排出。而女性體香則與雌激素有關,主要存在於女性尿液中。這種從人體釋放出來的具有芳香性的氣味一般自己都聞不到,只有別人才能深切感受,特別是異性。

這種香味雖有,但實際上是小的可以忽略不計的,並且它並不是聞到的

人的鼻孔在鼻樑附近長著一個特殊器官,叫做「犁鼻器」。藉助電子顯微鏡可觀察到,這個小器官呈袋狀,約2毫米長,它的特點就是只接受性氣味,而不接受日常我們所熟悉的春天的花香味或者公共廁所的味道,它能夠在眾多非常直觀的味道中,輕易地分辨從腋下或是腹股溝發出的性氣味。這些性氣味散發出來後,通常人們覺得沒有聞到任何氣味,但在不知不覺中,你所愛戀的性氣味就早已深入你的腦髓並讓你不假思索地迅速作出反應。一些科學家們興奮地推測,這個器官就是一直苦苦尋找的第六感覺或稱第六直覺。

那麼實際上我們聞到的女生的體香是什麼呢

沒錯,正如上文漫畫所說,實質上的體香,還是洗髮水,沐浴露等殘留下來的味道

上文漫畫出自《性轉換後才知道的保健體育》,作者是小西真冬,真正的變性大佬

《性轉換後才知道的保健體育》

另有詳解變性手術過程的自傳《生下來性別就搞錯了》,有興趣的可以看一下

《生下來性別就搞錯了》

無辜男性被女性指認性侵,是不是永遠無法挽回名聲?​图标輕小說中有什麼讓大家眼前一亮,或者是大喊:啊,真是牛逼的段落,句子?​图标為什麼日本的二次元文化在中國很流行?​图标


Aorqu用戶:

洗衣液,沐浴乳,洗髮乳的味道綜合。

會有一些性激素費洛蒙之類的原因。

我健完身自己都嫌自己臭,我媽每次都各種嫌棄,可前女友卻抱著我使勁聞。

她說她特喜歡我身上香皂和汗液的混合的味道。

再加上一點煙味,一聞到就心跳加快。

我覺得,這大概是愛的味道!

我還記得電影里有句台詞。

「我就喜歡老爺們兒身上的酒臭氣!」

這可能是愛的味道,也可能是性的味道。


Eidosper:

確實存在這種現象,並且我多次確認不是化妝品或者洗髮水沐浴露的味道。

不過據說有些修行的僧人身體也可以有檀香味,這個由於沒見過真實案例所以不知道真假。道家有玉液煉形的操作,據說可以讓皮膚像玉一樣,那麼有體香的功法也應該不奇怪。至於真假,我沒見過有誰做到的。


Aorqu用戶:
新墨西哥大學的進化論心理學家克里斯汀·凱沃和同事對48對性伴侶的MHC基因組差異性進行了分析。研究發現雙方的MHC基因組相似性越大,女性對其性夥伴的「性趣」越小,情慾不旺盛,性生活頻率低。最令伴侶頭痛的是(假設他知道),如果他的MHC基因組與她相似,那麼她會常常對其他男人想入非非,特別是在生理周期的排卵期。更糟糕的是她不單單精神出軌,而且頻繁紅杏出牆,投入其他男人懷抱。
詳情:↓



《女性的性愛動機(通識課堂)》 辛迪•M.梅斯頓 書評 簡介 電子書下載 Kindle電子書


獨立設計師黃翔宇:

腋來香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