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年輕人越來越反感「親戚」這群人?

問題描述:為什麼年輕人越來越反感「親戚」這群人?
, , , ,
帶月荷鋤歸:

其他答案都說得好復雜好深奧。

其實很簡單。

本質就是因為親戚對你沒用。

人就是這么簡單。

你對我有用,我才會忍你。

以前的人聚族而居,流動性不大。

親戚間互通有無、互相幫襯、互相撐腰。

誰也不敢說沒個遇到難處的時候。

所以就算有的親戚很煩人,「畢竟是親戚」。

如今在外工作的年輕人,獨自一人吃盡苦頭,才紮下根有了新生活。

那些親戚,於己無尺寸之功,卻常作越界之語。自然令人討厭。自然要懟回去。

何況,懟了也就懟了,他能把你咋地。

同樣討厭的話,若出自領導、同事之口,卻只能臉上笑嘻嘻。「畢竟是領導」、「畢竟是同事」。

社會形態可能變了。人卻自古至今沒有變。

你看那些在老家生活的年輕人,面對親戚,還不是同從前一樣親親熱熱。


聖母馬力陽:

我來講一講我們家的傻屌親戚
上個月我遇到的一件哈賣批!!!
上個月我遠在雲南的遠房八百年不聯系的表弟讓我幫買兩張電音節的票。
760一張,兩張1520,他說錢一會給我,他網不好讓我幫他買一下,我二話沒說就幫他買了,想想也是遠房的弟弟,家裡親戚應該也沒啥問題。
—————————–
我臉皮薄又不好意思開口問他要錢
我想他機票都買好了,也不會不來,那肯定會給我錢
音樂節開場前一天,表弟打電話給我說

「姐,那票我不要了,我的朋友們買的是一千多一張的vip,我想和他們一起玩,這個票你賣了吧」

我一臉懵逼!我擦!明天就開始了!我丫賣給誰啊!
於是我找了好多朋友在朋友圈狂轉賣掉了一張周六760的票,周日的票沒有賣掉,我想算了吧,賣不掉自己去好了,也不浪費,小朋友嘴上沒毛辦事不牢,也不能怪他。
———————————–

你們以為這件事結束了?不!你們想多了!


萬萬沒想到啊開場當天表弟又打電話給我和我說

「表姐,那個音樂節的票網上炒的厲害,已經炒到兩千一張了,我幫你賣了吧,我有通路,也是我放你鴿子怪不好意思的!賣了之後我把錢轉你。

我想想也是,自己家弟弟也不會有太大問題

於是我表弟讓我把原來賣掉的周六的票拿回來把錢退給買票的人,然後他完美的幫我賣掉了周末的兩張票,並且是2500兩張的高價賣掉的。

————————————————
你們以為他會把錢給我?不!他消失了!
我一定是個大傻逼………
我居然相信了他兩次………
我的表弟用我1560的本金又多賺了一千塊!並且連本金也沒有還給我…………
所以這個傻屌什麼都沒做坑了我2500…………
現在他的電話已經打不通了…………

他們家的電話也打不通了……………
他就比我小十幾天!同輩!我沒有理由替他承擔費用

跟你們講!我最近Aorqu寫段子我都不自信了!
我居然被自己親戚同一個套路騙了兩次!
你們不要罵我傻了,心疼一下我吧……
我也算個傻黑甜了
那個說半夜笑出聲的!能不能又點同情心!我自己都心疼自己………


北邙:

因為我們這一代的同齡人,無論願意與否,都不得不接受一個事實,那就是每年都必須有一次,和一群沒有共同話題、沒有共同生活環境、彼此難以溝通、甚至三觀完全相反的人濟濟一堂,共同營造出一種其樂融融、闔家團圓的溫馨氛圍。

你問為什麼要跟他們一起?答案是你無法否認,無法更改,甚至努力一輩子也一點屁用也沒有,是從你出生那天就定下來的:血緣。

這就像是買彩票,遇到好的親戚(比如我家運氣就很好……),每年過年熱熱鬧鬧,皆大歡喜,過年不是打仗,不是攀比,就是跟這些你打心眼裡親近喜歡的親人們聚一聚,聊聊天,搶搶紅包。團聚不是為了形式,而是為了感情。

可是,如果倒霉,遇到那些刁難刻薄的親戚。你就不得不忍受他們莫名其妙的優越,無理由的貶低,肆無忌憚的偏袒和毫無底線的逼迫。他們理所應當地要求你活成他們心目中的樣子,並對無數你無比珍惜、引以為傲的事物大加抨擊,發表荒謬到可笑的言論。

如果你在路邊見到這些人,你可以淡定地離開,可以鄙夷地對噴,甚至可以擼起袖子干一架。可是這個時候,你毫無辦法,因為這個該死的血緣。

它不僅讓你沒得選,還讓你不能反抗。

這幾乎是我見過最惡劣的強奸犯了。一邊瘋狂地上著你,一邊讓你說謝謝,大言不慚地說是為了你以後著想,所以讓你動的再快點,「大不大爽不爽叫爸……嗯,叫叔叔阿姨伯伯姑姑」,上完之後提起褲子還抱怨你活不好,一臉滿足地回家時,好點的給你個紅包,不好的還會讓自家孩子跟你要紅包。

其實你可以發現,所有在網上控訴傻逼親戚的,大多是一個套路。

嘰嘰歪歪的市儈女人,恨不得一巴掌打死的熊孩子,志得意滿的中年老男人;

逼婚,毀壞你的東西,嘲諷你的成就,指點你的生活;

如果寫進網文的所謂爽點里,估計能瞬間月票訂閱爆滿,引起讀者的廣大共鳴。

因為我們這一代人,是真真正正活在時代的夾縫中的一代。

古今中外,上下千年,也許唯獨我們發明了一個新的群體,這個群體具備如此的龐大基數,乃至於讓我們從小到大都沒有覺得有絲毫異常,甚至覺得理所應當。這個群體,叫做獨生子女。

我一直覺得,如果百年之後研究歷史,那麼我們這曇花一現的80後90後二十年獨生子女,一定代表著時代的荒唐。

我們現下的生存環境,彷彿是廣袤無垠的荒原,被割裂成一個個可望不可即的孤島。每個人站在自己腳下那一方小小的土地上,迷茫地看向四周。

傳統的價值觀收到了前所未有的撕裂變革,甚至顛覆;西方的、現代的思想或多或少地影響了我們的生活。我們可以簡單中二地理解成,黑白兩色在我們心中混成灰色,有的人偏白,有的人偏黑,每個人灰的程度都千差萬別,而不同程度的灰色一旦碰撞,就會擦出矛盾的火花。

我們和親戚之間的代溝,可能是因為年齡,可能是因為地域,可能是因為生活環境,可能是因為教育程度,可能是因為經濟實力,也可能是因為個人的品性。

如果僅僅如此,不同的思想仍然可以交流碰撞。然而麻煩的是,當我們想要平等自由的時候,親戚們以長者自居,往往用教你做人的姿態,侵犯著平等;又以血脈為由,無底線地侵犯著你的自由。

當惡人披上了一層「為你好」和「自家人」的外衣之後,該是何等的面目可憎。

而在我們無力改變血脈的時候,我們能做的,只能盡力改變它在社會性上的定義,告訴所有人:是的,你是我的親屬,可是這什麼都不能代表,你無法因此而肆無忌憚地侵害我,我也有權反抗。

我期待著這一天的到來。

如果有人真的為這種所謂「傳統的丟失」和「人情的冷漠」叫魂哭喪的話……

媽的,大清都亡了,要不咱們干一架,輸的喊爸爸快一點好爽?


洪依:

因為當你步入社會後,會發現,所謂的親戚,其實只不過是和你帶有一點血緣關系的群體而已,親戚與親戚之間的差別又很多,有混的好的,有混的一般的,也有混的差的,說白了,還是與他們之間存在生活內容上的差異,以及價值觀的差異,而且在這個群體中,真正關心你的人、願意幫助你的人只有少數幾個人或者家庭,大家都忙著把自己的小家給搭建好就夠了,不至於給對方添麻煩,最多也就是在過年的時候互相拜訪一下寒暄一下,他們眼裡要把年輕人比來比去,誰混的好在哪裡工作工資多少談對象了沒,這些問題其實都是相當隱私的問題,但是因為中國特色社會,以長為尊的文化傳統里,長輩問這些問題就是在關心你,在指導你,你回答吧很尷尬,不回答吧又不好,總之就是在比誰混的好,如果是那種已經混出頭的,也就是步入中產階層的,你還沒辦法懟他,因為他是成功人士啊,最煩的是那些自己本身還沒有掙脫出無產身份的,還得為了那點工資不停勞作的長輩,用他們的經驗教育你該怎麼辦怎麼辦,問題是,他自己都沒掙脫生存的枷鎖,哪來的勇氣對一個無限可能的年輕人指指點點呢?他會對這個年輕人的未來負責嗎?當然不會,所以有些親戚的話,聽聽就夠了,沒必要放心裡。

答主從自己的不同階層的親戚分析,首先是還掙扎在生存線的群體
1.
社會發展的太快了,所謂的長輩那個群體,多數出生在40-70年代,那個時候的中國,絕大多數人都還是農民,傳統的小農思維已經深深地與他們融為一體,而這個時代是一個工業化的時代,是一個消費的時代,小農思維深信多勞多得這樣樸素的價值觀,心裡想發財,但是又沒有門道,也很容易滿足,覺得這輩子結婚生完孩子把孩子帶大再到孩子結婚,自己任務就完成了,也就是一般的繁衍任務完成了,這輩子這樣完全知足了嘛,對於發財只是做做夢,沉迷於賭博希望能一夜發個小財

而多數年輕群體成長於快速工業化的社會,思維漸漸脫離原始樸素的小農思維,月光族就是典型的代表,價值觀的沖突是年輕人與年長親戚談不來的最重要一點

2.是混的一般的小資產階級,有自己的車與房,子女或在一二線城市工作,標準的工薪階層,一般來說都抱了孫子,人生任務已經達成,大富大貴沒有,但老年生活不用發愁,偶爾幫兒子女兒帶帶孫子,這樣的是目前社會的「標配」版了,所以他們以他們自身的處境來衡量年輕人,該如何如何,這樣的親戚你很無奈,沒法反駁,修養好的不會過多評價你

3。是進階中產的群體,屬於少數人,一般來說在一線城市工作,並且有一線房產,子女一般都是重點大學畢業,或者出國留學的,這樣的群體不會多說你的生活你的工作,因為生活城市不同,交集也不多,他們主要的焦點是自己孩子的未來,頂多就是給你未來一點建議,不會把你和誰比來比去,起碼不會讓你尷尬

講起來,年輕人之所以對「親戚」這個群體越來越遠離,是因為科技發展的太迅速了,一般而言,你在工作或者生活中遇到困境,朋友之間都能夠幫你走出困境了,為什麼會有走親戚這樣的習俗?

因為幾千年的農業社會,都是自然經濟,農田要耕種或者收穫,都需要人手幫忙,在過去的社會,親戚之間有血緣關系的相互幫忙就成了一種優勢,所以為了維持這個宗族的社交關系,一年一度的走親戚成了傳統習俗,而現在慢慢機械化的農業,使得這樣的社交關系的聯系越來越弱,親戚之間的交集也越來越少,使得情感認同也越來越低

所以由於以上種種原因,親戚之間越來越偏向於離散型的分布,人與人之間的差異也越來越大,因為存在差異,導致價值觀多少有點偏差,與親戚之間的話題不在一個層面上,所以才有疏遠親戚這樣的趨勢


KnowYourself:

春節剛過,想必大家都才從一年一度的「走親戚」活動中脫身出來。

對於不少年輕人來說,過年走親戚已經變成了一種身心俱疲的義務勞動。難得回家一趟,還沒好好睡個囫圇覺,就得東家跑西家串,要麼就得招待上門拜年的他們。不管多累,精神上都不敢懈怠,說不定哪一道禮數錯了,就又要被親戚們教導一番。已經工作了的,還得為親戚們備下禮物或紅包,送什麼、送多少還有講究,送錯了或送少了還要惹人家不高興。

最讓人糟心的,大概要數來自親戚們的各種直擊靈魂的拷問了:」你學這專業,能有前途么?」「現在每個月掙多少錢?」「才掙這么點,那誰誰的孩子國中沒讀完就去打工了,現在能掙上萬。你說你讀這么多年書是不是浪費?」「聽說你現在還和人一起租房子住呢?你三叔家孩子都自己蓋房了。」「有沒有對象?要不要給你介紹介紹?」「對象還沒找到呢?不能太挑,你小表妹孩子都生了倆了,抓點緊吧,都快三十了,女孩兒歲數一大就沒人要了」……諸如此類的話語,常常令人感到非常糟心。

因為,我們不禁會想:我的這些事,到底關你什麼事?

其實,年輕人對於「親戚」的這種普遍反感,在很大程度上來自於親戚們對自己「個人邊界」的侵犯。前面也有答主提到了親戚們薄弱的人際邊界感,我們來和大家詳細聊聊「邊界」這樣東西,以及為什麼它如此不可侵犯。

什麼是個人邊界?

在維基百科的定義中,個人邊界(Personal boundaries)是指個人所創造的準則、規定或限度,以此來分辨什麼是合理的、安全的,別人如何對待自己是可以被允許的,以及當別人越過這些界線時自己該如何應對。

個人邊界既是身體上的,也是情緒上的,它能夠反映出個人對自身身心狀態的認識和要求。身體層面(Physical)的邊界主要是指個人空間及接觸上的考慮,可以通過衣著、住所、噪音容忍度、言語指示和身體語言等方式表達。比如,當一個人在說話時離你太近,你對此的自動反應可能是向外退,從而重建自己的個人空間。

心理層面(Psychological)的邊界,主要是在信仰、想法和觀念等方面獨立於他人。這些邊界能夠保護你的自尊和對自己情緒的控制力。比如,別人對你個人進行評論,讓你感到不高興,這時就是心理邊界在發揮作用。所以,當我們說,一個人擁有較為清晰的個人邊界,或者說這個人「邊界意識好」時,就意味著他足夠敏感和堅定,對於自我是什麼樣的人、思考及感受著什麼有屬於自己的認識,能夠更好地保護自己,避免被他人控制、利用或侵犯。邊界意識好的人,知道什麼可以做,什麼不能做,也清楚自己能夠接受哪些對待,不能夠接受哪些對待,既尊重別人,也保護自己。

什麼樣的個人邊界是健康/不健康的

簡單來說,健康的個人邊界是對自己的情緒和行為負責,並且不對他人的情緒和行為負責(Mansion, 2013)。所以,健康的個人邊界能夠幫助我們接受我們的選擇所帶來的後果,收穫它們帶來的益處。同樣重要的市,它們也確保我們讓別人也能為他們自己的生活負責。

健康的個人邊界有以下特徵:

  • 現存的、清晰的;
  • 合適的,非控制性或操縱性的;
  • 堅固而靈活,不是堅硬的、無法改變的;
  • 保護性的,非傷害性的;
  • 接受性的,非攻擊性的;
  • 為自我建立,而非為他人的。

擁有不健康的個人邊界的人,則要麼是容易對他人的情緒和行為負責,要麼是期待他人對自己的情緒和行為負責(Manson, 2013)。

下面是一些不健康個人邊界的常見表現(Cole, 2012):

  • 為討好別人,而放棄自己的價值觀或權力
  • 時常想要拯救你親近的人,為他們解決人生問題
  • 讓別人定義自己
  • 期待別人自動滿足自己的要求
  • 拒絕別人時,心情不好或感到愧疚
  • 為了得到別人的關愛而故意崩潰
  • 當被糟糕對待時忍氣吞聲
  • 不詢問便觸碰一個人

四種不同類型的個人邊界

Nina Brown(2006)將個人邊界分為四種不同的風格。其中,柔軟型、剛硬型、海綿型都是不健康的,只有靈活型是健康的個人邊界。

  1. 柔軟型(Soft):一個擁有柔軟型個人邊界的人,容易融進其他人的邊界之中,容易被他人影響和控制。他們會經常感覺「我很難對他人說不」,可能會有過分共情、陷入他人情緒不能自拔、被他人操縱和利用的問題。
  2. 剛硬型(Rigid):一個擁有剛硬型邊界的人是封閉的或隔離的,很難去信任他人和感到安全,所以很少有人能夠真正靠近他,無論是在身體層面或還是情感層面。這樣的人在身體上、情感上或是心理上曾受到過虐待的比例較高。有一些剛硬型邊界的人是「有選擇性的剛硬」(Selective Rigid),他們並不是在所有的情境下都同樣封閉,比如少數人能夠靠近他們,但大多數人靠近都會使他們不舒服。他們的邊界會依據時間、地點或環境具有選擇性,常常出現在一個發生過糟糕經歷的相似場景中。
  3. 海綿型(Spongy):海綿型的個人邊界像是柔軟型與剛硬型的混合物,就像一塊海綿一樣。它們比柔軟型更少、比剛硬型更多地受到情緒上的感染。擁有海綿型邊界的人是很矛盾的,他們對於邊界仍然沒有清晰的意識,不確定該將什麼納入邊界之中、將什麼排除在外,時而會擔心侵犯了他人,又時而會擔心沒有和他人建立連接。
  4. 靈活型(Flexible):這是理想中的邊界類型。雖然他們看起來和有選擇性的剛硬型或海綿型相似,但與前兩者的區別在於,靈活型邊界的人能夠自己控制邊界,決定讓什麼進入、讓什麼保持在外,也能夠抵禦情感上的感染和控制,很難被他人利用。

「親戚」為什麼會常常侵犯到我們的個人邊界?

在很多情況下,「親戚」這一代人是缺乏邊界意識的。他們的成長環境、社會文化與年輕一代很不一樣,因此對於人情交往也有著不同的理解和對待方式。

相比於當今的年輕人,「親戚」們受到的傳統中國文化影響更深。「邊界」這個概念在中文中一直以來就很少被提及。費孝通在《鄉土中國》中,把西方社會的格局比作一捆一捆紮著的柴,個體在神面前人人平等,通過社群、群體的集結,形成邊界清晰的結構。而傳統中國社會的格局則被比作石頭擲在水面上的波紋,每個人都是一個多圈水輪的中心,水輪距離石子的遠近比喻人與人之間的親疏。在中國社會里,人際之間的親疏遠比邊界要重要,我們有時會覺得如果足夠親密(比如父母與孩子之間、戀人之間、朋友之間),就可以不注意邊界。所以,在以血緣關系判定關系親疏的」親戚「們看來,因為彼此是」親人「,那麼對方的生活自己是完全可以參與的,對方的工作、學習、婚戀等情況都是完全可以被探知、被評價的,根本不會有什麼」冒犯「。

然而,由於社會文化環境所發生的巨大變化,當下的年輕人則更多地被個人主義文化所影響。相比於血緣,我們可能更注重真實情感;相比於群體生活,我們往往會更加註重個體的空間;相比於傳統的禮教規則,我們則更關注個人的內心感受。這就使得年輕人與親戚之間產生了巨大的思想鴻溝。我們會覺得,個人的學業、工作、感情是自己的事情,只有對自己覺得親密的人才願意分享;而感情上覺得不怎麼親的親戚,則沒有權利探問這些私人的問題,更沒有權利任意評價自己的生活。當他們這樣做時,我們就會覺得心裡很不舒服,覺得個人邊界受到了侵犯。

不過,無論親戚們怎樣說怎樣做,我們的生活終究還是由自己來掌控的。畢竟過年走親戚的時間很短,而屬於自己的人生還很長。願大家珍惜與家之間的聯結,也珍惜和自己真正在意的人相聚的時光。

以上。

想更有針對性地解決心理問題,請關注KY心理課:【KnowYourself】KnowYourself,宇宙中最酷的泛心理學社區,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會喜歡。-跟誰學官網

點擊檢視過往高贊回答:

年輕人千萬別碰哪些東西?

有哪些看似很傻,實則聰明的行為?

戀愛中不合適就分手是什麼心態?

為什麼一部分女性不喜歡生孩子?

有哪些細微但是高效有用的習慣?

點擊檢視相關微信文章:

如何科學地傳達出「拜託,我和你不熟」 | 什麼是個人邊界

80、90後是「失去庇護的一代人」| 深度:走親戚送禮有什麼「大用途」?


張偉:

不在體制內,一桌子談話基本沒你插嘴的份。隨便一個鄉政府的副主任都能對你所在的產業指點江山揮斥方遒,被人各種逢迎拍馬,隨聲附和。最後總結,啊,你們這個青春飯搞不長,一群工資都沒你個稅交的多的人擔心你的未來。

討論的話題不是這個包工頭今年掙了200萬就是那個開飯店發了發財。好不容易有個對你所在的行業有點了解,非拉著你跟他在村頭修手機的兒子干一杯,說你們同行以後要好好照應或是找你做個免費的app。這還算在體制外掙到點錢的。才畢業沒掙到錢,含沙射影各種難聽的話,我全部經歷過。取笑「沒用」的晚輩本身就是他們酒桌上的固定表演項目。畢竟中老年loser也就這點愛好。出了這個家的門,他們幾乎找不到一個可以嘲笑的人,很多時候他們自己可能就是被嘲笑的對象。

至於尊重,不存在的。你的價值等於他拍你的馬屁是否能獲得免費的利益。

當然有時還不能實力碾壓,因為一旦碾壓成功,他們下一步就能厚著臉皮找你借錢。不借?那就別怪咱親戚說你壞話了。

整個中國四十年的改革開放,其實不管你承不承認,我們每個人都在奔跑,有些人終於跟上了這個不斷前進的世界,而還有一群人的思想始終守著一畝三分地停滯不前。這樣的差距還在不斷拉大,直到所謂的階級固化完全形成,大家的下一代老死不相往來。這個趨勢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也無力阻擋。


匿名用戶:
這還不顯而易見嗎!因為有些親戚!他們真的很討厭啊!

我小舅舅這個人非常喜歡喝酒,在我家做客的時候就算沒人勸酒都要爭酒喝。若是有人勸,他更是要喝得視死如歸,一去不回。

然而他的酒量並不好,兼之酒品也不行——幾杯黃湯下肚就喝醉,一醉就是滿嘴胡話,手舞足蹈,分寸全無,為所欲為。

我十一二歲的時候,有一回過節,家裡來了許多親戚。小舅舅自然也在其中,晚飯的時候,酒過三巡,他又一次意料之中地喝醉了。

我那時早早地吃完了飯,正在房間里做題,忽然聽到自飯廳傳來一陣嘈雜的喧嘩聲,便忍不住放下作業,走出去看看。卻見我小舅舅不知怎的竟和我一個表舅臉紅耳赤地吵起來了——兩人酒杯高舉,手在空中亂揮著,眼睛瞪著彼此,口中大聲呼喊個不停。

我心中一驚,還未待開口說話,他們已經推搡了起來。

一時間酒水四濺,菜湯飛灑,場面一度失控。

周圍勸架的人亂作一團,舉著鏟子和鍋勺從廚房沖出來的我媽一臉懵逼,打鬥進入了白熱化的兩人武技超群,奇招迭出——撓臉打手推屁股,撞頭掐腰王八拳。

我放下作業不去管,三步並作兩步搶上前,躲過酒水與菜水,一心只想我的可樂雞翅是否還安全。

這里要向諸君道分明:

我媽的可樂雞翅味道絕,沒有大事她不輕易做,辛辛苦苦做一盆,宴客剩下的全歸我。

我定睛一看,只見桌上一片狼藉,原本裝著可樂雞翅的大鐵盆已不知被他們中的哪一個人亂揮的手給掃中,正在桌子上倒扣著,而可樂雞翅則像四魂之玉一樣散落在周圍。

我失魂落魄地念叨著,一個,兩個,三個,四個……卧槽椅子上還有!卧槽地上也有!

「你們別打了!」

我一聲怒吼,宛如聖鬥士爆發小宇宙,七龍珠賽亞人變身,身上不知從哪裡湧出一股勇氣和怒火,像苦情戲女主一樣用力頂開眾人沖到他們倆中間,狠狠地一手推開一個,伴著濃重的哭腔,眼角閃爍著晶瑩的淚光,連鼻涕帶眼淚地嗷道:「都住手!別打架了!」

說來也奇妙,本來大家一直勸都是不聽的兩人竟被我如摩西分開紅海一樣分開了。

他們默默地走到一旁坐下,等酒勁消了,又面紅耳赤地過來幫著我爸媽收拾殘局——這回是被羞紅的。

讓我非常疑惑的是,那之後他們倆都對我特別地好,我十五歲那年的暑假我小舅舅還特地叫我去南京找他玩。

後來我聽我媽媽講,他們倆那天都特別感動,以為我是為了他們的身體,他們的安全,為了家庭的和睦,家族的和諧,竟以一個小小小孩子的個子,沖進他們之中,流著眼淚,淌著鼻涕,哭著求他們不要再互相傷害……

這讓他們深覺十分慚愧……

我在心裡默默吐槽——你們以為我的眼淚是為你們而流的嗎!

不!

你們太天真了!

我是在哭我的可樂雞翅啊啊啊啊!

不過就讓他們這么誤會著好像也不錯!

但是,酗酒的人當然是很讓人討厭的,在別人家裡動手打架的人就更讓人討厭了,而弄翻我的可樂雞翅的傢伙則可稱之為決東海之波,流惡難盡了!

但是他們恰好成為了我的親戚啊,我能怎麼辦!我也很絕望啊!總不能因為他們是親戚就不討厭他們了吧!

可是如果放在以前呢,我不但一句不高興的話都不能講,還要恭恭敬敬地伺候著,甚至從地上撿起一塊可樂雞翅捧著到他們面前小心翼翼地問:舅舅,您要不要再踩一腳?

因為是親戚,所以就要一團和氣!因為是長輩,所以就要百依百順!這就是過去的年輕人們所面臨的處境!

就算和現在一樣,同樣有討厭的親戚,但是他們不但不能說出來,而且還要裝得很尊敬!不然就會挨罵!現在就不一樣了!我可以在這里吐槽!

他們聽不到!嘿,他們不知道!

略略略,不可饒恕!

所以說,不是親戚變討厭了,而是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是有許多讓人討厭的人的啊,他們總會是你或我或誰誰誰的親戚嘛。

只是以前的年輕人不敢吐槽也沒有地方可以吐槽,而現在有了一個叫網路的地方可以用來發泄憤怒,順便讓我哀奠一下我的可樂雞翅!


寫不好代碼的真累:

「年輕人要學會喝酒,要嘗試抽煙,不然以後怎麼陪領導,得到重用啊,我們這是為你好。來繼續,不醉不散!」這是走親戚最常見的橋段了。

所謂「圈子不同,何必強容」

去姥姥家拜年,遇到一表哥
表哥:兄弟,咋滴,沒有整輛豪車開回來啊
我:我還讀書呢,現在一個月就勉強夠糊而已~
表哥:我咋聽說你一個月好幾萬呢,別騙我們啊……
我。。。
表哥繼續:你們以後要是飛黃騰達了,可不要忘了我們這些實在親戚哈,我們都等著跟你發財呢….
話沒說完,其他的七大姑八大姨的都開始附和,只能唯唯諾諾,然後藉機走開了…
。。
。。。
回來的時候,聽到不知道誰說:人家發達了,瞧不起我們這些親戚了等雲雲…不歡而散

去另外一親戚家玩,本來開始聊的好好的,後面談起未來規劃問題。

一伯伯忽然意味深長,恨鐵不成鋼的說:XX啊,你還是回本縣吧,你看看隔壁村某某,在縣里某個部門一把手,日子過得多瀟灑,平時大家大家送煙送酒的,人家還可以隨時照顧鄰里鄉親,你要是跑那麼遠,沒必要…

再說了,你看看你這么高的學歷,來這邊隨便整個好職位沒什麼問題的,我打包票….
。。
。。
那時候,只能一個勁點頭不停的嗯嗯,然後陪笑著走開~因為一旦反駁,肯定會不歡而散……

就算我這等段子手和健談的,很多時候遇到很多親戚都是實在是無言以對,只能默默地以逃避面對。這無關瞧得起與瞧不起,輕一點是視野問題,重一點是關乎價值觀與世界觀,當價值觀與世界觀都背道而馳的時候,其實不一定非得強求。在盡量不去傷害別人的時候,做好自己。讓自己變得更好,不要被他們為數不多的視野與見解阻礙了自己前進的道路。

之前一同學去北京玩,他是某發達二線較著名大學的研究所,去北京之後說的第一句話是:哇擦,你們北京真大,真豪華啊,這才是真正的大都市啊。

一個著名大學的研究所都發出這種感慨,更毋寧說生活在四線五線城市的親戚了,生活圈子不同,見識不同等必然造成交流上的隔閡甚至是障礙,這種時候,做到「他強任他強,勞資尼克揚」便罷。
(最後放上一張家裡的小祖宗鎮樓,求zan)


Aorqu用戶:
某個意義上說,一個三世同堂的家庭聚會,就是農業社會、工業社會、資訊社會意識的大碰撞。


小輪子:

試想一下,如果馬雲是你親戚…

真是不敢想,但你一定不會討厭有這么一個有錢有地位的親戚233333

說到底不過是因為親戚們不僅幫不上後輩什麼忙,思想落後還喜歡對後輩的生活指指點點,有時候還給自己和父母帶來麻煩罷了,其實人家有時候也沒有什麼惡意,但在後輩眼裡,這就是落後的注重集體的農業文明對尊重個體差異的商業文明的討伐。

如果你的親戚人脈極廣,在你大學畢業的時候能解決你的就業問題、戶口問題,他們還能免利息借錢給你幫助你付首付,這樣的親戚你會討厭?

即便親戚們沒那麼牛,只要他們能在你背井離鄉在外打工的時候,照料一下你遠在老家的年邁的父母,畢竟他們有些是你爸媽的兄弟姐妹,有什麼事你一時回不了家,你也能托他們幫一下忙,他們出於情義,也不會推脫對吧?偶爾能幫你照料一下父母的親戚,也不至於討厭吧?

親戚這個稱呼,不過是個幌子,我們向來討厭的都是那些給我們帶來麻煩的人。如果別人能為你帶來益處,緩解甚至解決你的難題,管他什麼親戚不親戚的,都是朋友。

天下熙熙嚷嚷啊~


匿名用戶:
泯滅個性的集體主義,本身就是一種交換。

經濟越落後得地方,個人抵禦風險的能力就越弱,有個大病小災一個家庭可能就要完,所以需要家族或者集體的支撐。

現代保險制度,是對人性的解放,你不需要過多的依附哪個組織,只需要有購買力就可以保障自己,每個人可以擁有更多的個性,更多的私人空間。

習慣了個性社會,突然回歸到粘稠的人際關系裡,自然不適應。

同時,東西部、城鄉之間的審美差距是很大的。

不能說熱衷快手的人,紅白事請比基尼少女墳頭蹦迪的地方,和看話劇、讀名著古籍的人,有高下之分,但同樣不能說他們是沒有區別的。

這兩撥人以「血緣」的名義,硬湊在一起,有誰會痛快。


匿名用戶:
1.你看看能不能把你大哥弄到你公司去。

關於這點,若是借錢這種關系個人利益的,我二話不說就借了。
但是公司有公司的規矩,招人有招人的原則,這只會讓我很難做。

2.你談的對象家裡有錢嗎?

我知道這是為我好,可以讓我少奮斗幾年,但是原諒我不能接受這種價值觀。
我談對象,可能到分手,都還不知道她家是做什麼的。
我要的是人。

3.你就開這破車?

一部分親戚真的不在乎你過得好不好,他們只在乎你混的好不好。
在我看來,車就是代步用的,因為在外面買房總不能把房產證拿給他們看,所以他們慣用開什麼車來判定你的價值,來決定是巴結你還是嘲諷你。(我有大黃蜂我裝逼了么!)

我討厭某些親戚,是因為他們不會考慮我的感受。


阿行家有小可愛:

因為[親戚]不是自己能選擇的。

這群人里,有好有壞,「質量」參差不齊,卻要求我們一直保持非常親密的狀態,這是很累人的。

試問,如果你的親戚,對你彬彬有禮,不會亂動你家裡的東西,不會打探你的隱私,不會侵犯你的私人空間,你會不會反感他們?

如果你的親戚知識淵博,幽默風趣,是某個領域中的佼佼者,你會不會喜歡他們?

如果你的親戚不僅是個完美的人,過年過節還甩給你一疊紅包,你是不是簡直會愛上他們了?

我說這話,不是教大家成為一個勢利眼,而是想說,我們之所以對某些人很厭惡,是因為他們本來就討厭,而且我們躲不開。

因為親戚不是我們自己選擇的,所以我們之間的層次不同、思維不同、對待事情的態度不同。各方面都不同,還強求親密,必然會有矛盾。

有了矛盾,作為小輩的年輕人還不能反抗,不能理論,甚至不能躲。你說氣不氣!你說討厭不討厭?

就像我昨天去親戚家,碰到了某位姨姨,因為我穿了一身漢元素的衣服,居然被強行拉起來拍照……

真的是生拉硬拽啊!但對方是長輩,我不能不給面子,所以就像個猴子一樣陪著對方照了……

(而且一邊照一邊說:你這是穿越過來的嘛?你是古代人嘛?你這是要拍電視劇嘛?……)

接著,進入了吃飯時間,該長輩一直要我多吃多吃,吃這個吃那個,我也一直點頭答應著。

但後來,我因為處於經期,身體不舒服,就說去隔壁房間坐一坐,躺一躺。

這位長輩就開始了關心轟炸。

先是問我怎麼了,然後就用極大的嗓門開始說,誰年輕的時候沒來過大姨媽啊,不至於疼成這樣吧?也不過來聊聊天,一年才見幾次啊,也不溝通溝通感情。

我坐在隔壁非常尷尬,因為姨姨所在的房間不僅僅有女性,還有男性在場……

正在我猶豫要不要出去的時候,姨姨過來拉我,要我和她們聯絡聯絡感情。

聯絡雞毛的感情啊,不就是聽你說自己的丈夫如何如何跟你吵架,你的老闆如何如何奇葩,你的鄰居如何如何二逼,我坐隔壁都聽到了好么?!

而且這位親戚在我大學還沒畢業的時候就問我多會兒結婚,簡直閑心不要操的太多啊!

平時我也就忍了,可今天我不舒服,我想安靜的躺一躺,不行嘛?

推脫說自己不舒服,繼續窩在房間里,結果,該阿姨放大招了,要我媽來叫我……

過程省略不說,結局就是我當天因為真的很難受,就是不想去外面陪聊天,回到家以後被我媽好好的教育了一頓……

我其實很慶幸我沒有什麼特別奇葩的親戚,但就是這樣的略親密的關心,我都受不了。

我受不了對方把她自己當長輩,然後理所當然的和我很「親密」。

我受不了我媽要求我一定要配合長輩的親密。

我受不了某些長輩毫無營養的聊天內容。

我受不了對方一頭熱的非要晚輩去迎合他們。

我受不了這樣不平等的關系。

可我卻必須接受……

因為你是晚輩,所以你不能頂嘴,不能「甩臉」。

因為她是長輩,所以她說什麼你都要聽著。

因為她是親戚,所以做什麼都是為了你好,所以你要接受。

因為大家都是親戚,所以你要聯絡感情,聯絡親情……

因為她是親戚,所以你在她面前,就不能再做一個有脾氣,有思想的人……

你要乖巧,要聽話,要聯絡你的親情……

講真,這樣的親情,讓我很煩很尷尬。

我曾很多次懷疑自己,我是不是真的沒人味啊?

可後來想想,我對另外一些親戚卻不反感,所以問題應該不在我身上。

當然,這位阿姨也沒有錯。

只不過,我們兩個不合適相處,別說做親戚了,我們倆連做同事都不合適。

可我沒得選啊……

所以,我們反感的不是親戚,而是某些親戚。

某些什麼樣的親戚呢?某些比較奇葩的親戚。

比如愛嚼舌根的,愛攀比的,愛打聽隱私的,愛管閑事的,愛和你過分親密的,總而言之就是不拿你當個成年人的,同時和你三觀不合的。

我們煩他們,不是因為煩親戚。

是因為,就算他們不是親戚,我也煩……

沒有對錯,煩一個人,是心底生出的感覺。

只不過她因為是我的親戚,我恰好對她生出了這種感覺而已。

也因為她是親戚,所以我要一遍遍面對這種情緒……其實,身為小輩,有的時候也挺無奈的……


一隻京啊:

我則是因為親戚以血緣關系強行對我的家庭進行綁架。

坦率的說,我是一個將血緣看得極淡的人。自小以來,面對那些三年難見兩面的各路親戚,一直沒有許多親近之意。至於他們對我無處不在的評頭論足,也是毫不在意。

然而對於我的母親來說,親戚,有著基於血緣之上的,特殊意義。

於是這些年我身在其中,看見的是什麼呢?

我看見的是,當我母親下定決心要逃離那個荒廢她十幾年人生的糟糕婚姻時,所有親戚眾口一詞毫無邏輯的阻礙。

「你這把年紀了,湊活過吧,離什麼婚,丟不丟人。」
「家人給你談的姻緣,你離婚了,父母面子往哪兒掛?」
「你離了婚出了這個家,你這輩子別回來了。我這個臉啊,沒地方放。」
「你這樣做,讓你女兒以後在學校在社會怎麼抬頭?」

然而我媽雖然身處艱難之中,仍舊選擇了離開,這應該是最正確的決定。而我一直活得很好,根本不用抬頭做人,因為從來也沒為誰低過頭。

我看見的是,在我母親帶著我和姐姐離開那座小城以後,數年來,小城裡那些由我所謂的親戚們傳出的,關於我的各種傳言。

其中不乏極盡難聽之詞。

他們怎麼會理解一個女人帶著兩個孩子在異鄉拚命工作努力生活從一無所有一點點往更好的轉變呢,他們的短視和狹隘,只能引導他們說出來,那些骯臟的揣測,那些毫無依據的結論。

就連我衣著得體,漂亮乾淨的回去探望親人,都彷彿成為他們的佐證。

「你看她女兒回來,穿得這么漂亮,出手大方,給誰誰買了什麼什麼禮物,她們娘倆肯定是傍上誰了,以前非要離婚,說什麼家暴,都是幌子。」

而面對我們的時候,卻又是笑臉迎人彷彿多年從未分開親密如舊時。當面的笑臉和背後的惡毒,令我刮目相看,這就是某些所謂的親戚。

這種時候,所謂的血緣關系,真是令人覺得無比諷刺。

我看見的是,即便如此,即便並不真心熱愛我的家庭,即便對我們有著多種妄自而不堪的揣測,即便打心底里不高興我們的日子過得越來越好,卻會在出事的時候,第一個找到我們。

哪位親戚家要蓋新房了,缺錢,借個幾萬。
哪位親戚家賭博輸大了,缺錢,借個幾萬。
哪位親戚家孩子上大學,缺錢,借個幾萬。
哪位親戚家要做些生意,缺錢,借個幾萬。

一年到頭,來來回回,反反覆復。
從來是,借錢的時候好話說盡,還錢的時候杳無音訊。

甚至到後來是什麼呢,是當有親戚打了電話過來要用錢,我媽表達了自己的難處之後,聽筒那邊,會傳來骯臟的破口大罵。

這荒謬的血緣。

媽媽常想維持舊時關系,因此費盡心思做了許多努力,可毫無用處。

我和我媽說,媽,你別這樣了,沒人記得你的好。
我媽告訴我,那些錢我也沒想著要拿回來,我就是覺得,大家都是親戚,能幫就幫。

幫不完的。
人心如此,慾望是無底之洞,非得吸干你才會罷休。

而血緣是什麼?
是枷鎖。

我理解我的母親,甚至也能夠理解我那些所謂的親戚們,可我真心覺得以血緣關系架構的家族網毫無意義。

什麼榮辱與共,什麼同興共衰。

而其實這其中,真的有多少真情在呢?

可能是因為那個時代,關於感情,大家都無法捉摸無處把握,才會如同救命稻草一般緊抓著所謂的血緣,緊靠著所謂的親戚。

而現在,年輕人愈發遠離了親戚,或許正是因為,他們更多更多有了自己的想法,和自身的選擇了吧。

該扔掉的,就扔掉吧。

新年快樂。


袁顧丞七:

非常感謝大家都來鼓勵我要態度堅決♡這是昨天下課的時候看到關於親戚的推送然後編輯的回答,想不到有這么多人都同樣面對來自親戚甚至父母的綁架,希望這些事情都能夠快點過去,大家都能輕松的生活。

附上大四的時候學校安排教學實習,結束的時候和一個班的孩子一起拍的合影。為什麼只有男孩子呢,是因為這是一所男校23333 現在在帶的孩子因為還沒有畢業所以還沒有合照。那一團馬賽克就是大四時候的我啦~

————————以下是原答案的分割線—————

贊同前面一個回答,不是年輕人討厭親戚,而是討厭的那一部分人里正好有親戚。

我十六歲到國外讀書,多年來家裡一直只能算中產。

我父親老家來自農村,有一個弟弟和一個妹妹。他們的舅舅多年經營一家房地產公司,三兄妹都在裡面任職。我父親由於性格木訥,加上不再年輕,雖然早年是村裡少數考上大學的學生,但在公司多年以來一直處於中層,工資也多年不曾漲過。

但我的叔叔為人處世極其靈活,總是帶著笑容,在公司風生水起,年紀輕輕就成了董事。加上他早年曾因學籍問題連名帶姓更改過,外人完全不知道他和我父親竟是親兄弟。

我的阿公去世的早。十多年我的阿么去世的時候,叔叔分得阿么在市中心地帶的房產和一部手機,姑姑分得老人所有存款和白事彩禮。我的父親分文未取。這件事我的母親一直壓在心裡,從不曾提起。

當年父母賣了房子,將養老的錢拿出來供我出國念書。我那時雖然不懂事,但努力學習,工作多年後和男朋友一起買下了房子,在國外有了自己的一點點立足之地。

雖然二胎政策前幾年才正式開放,但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是二胎一直都有辦法生。我是獨生女,雖然父母來自的那個農村多多少少仍有重男輕女的思想,父母依然把所有的精力都傾注與我。但我的叔叔除了一個現在在讀大學的女兒之外,還有一個兒子。

我們有一種說法為一代親,二代表,三代就拉到。加上我們一家到城裡的時間比叔叔姑姑要晚好幾年,而且我小時候就已經知道了他們和我們家的利益關系,還有個人性格比較沉默,我和他們的關系一直比較疏離。只是逢年過節會以長輩之儀相待。那時候尚沒有討厭,只是有些疏隔。

前段時間,我的父母突然開始跟我提到,我叔叔的兒子已經十五歲了。我以為他們家想給幼子慶祝生日,便讓父母在出份子錢的時候幫我送一份,寫我的名字。

不料父母卻說起他們家有送兒子出國留學的想法,想到我在國外已經穩定發展,而且是當地較好的高中的老師,便想我幫他們兒子入校,順便由我監護和照顧。

聽完這些話,我心裡全是怒火。這些事其實不復雜,法律規定,親屬滿二十一歲的人即擁有監護權,外國孩子入學就更簡單了,低分的雅思成績和一些常規資料就可以讀書了。

關鍵是費用。我所在的國家,買房子買車並不貴,但是生活費高到離譜。兩個月,純水電費和天然氣可以買一個最新款蘋果,更不用說食材和其他開銷。

一個孩子來到國外跟我們住在一起,肯定學習上生活上我要事無巨細地負責。況且孩子才十五歲,身心發育,性格成熟的關鍵時期,我覺得重任難當。

不過我想了想也不是完全不行,因為學校離家近,孩子白天上學,晚上輔導輔導英語,周末可以出去轉轉,也湊合。

於是我向父母詢問費用問題。然而,我見識到了有生以來見過的厚顏無恥之最。

父母告訴我叔叔家想徵求我的意見。而我以為他們是真的想徵求我的看法,於是我把錢算了算,孩子三頓飯,中午晚上要吃肉,要洗澡洗衣服,大致上比當地寄宿家庭的費用便宜一點點,加上我覺得我要付出時間和精力,而且孩子出國如果沒有我這個親戚也是要住寄宿家庭的。我就把寄宿家庭的費用的十位數零頭抹了,讓他們每個月讓孩子給我轉賬外幣,大約五千五人民幣。入學的錢就不要了。

結果我家裡馬上爆炸。叔叔表示,只願意每個月出兩千五交給我的父母。他說不過就是租我一個房間住,再和我們一起順便吃幾頓飯,多幾勺米的事。在大陸租一個房間一千五,還有一千伙食費。

我都氣笑了。大概他們不知道什麼叫做匯率吧。大陸賺錢國外花,本來就是抽血的事。他們想要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憑什麼不花錢?當年我父母受過的苦,他們憑什麼逃?

我說一分錢都不能少,讓他們去看看走中介要多少錢,申請學校,中介提成,寄宿家庭,加起來有多少?

他們回答他們知道,但是親戚就要起作用。我說我自己都沒結婚就要免費給別人帶孩子?說實話,他們那兩千五,在這邊基本上就是免費當保姆了。

我跟他們沒有直接聯系,都是通過我的父母轉述。我父母言語中明顯向他們傾斜。我現在回想,恐怕是因為這么多年我太過獨立,自己打工,自己工作。讓他們以為他們的女兒無往不利,甚至有能力可以接濟別人。

我告訴他們,我和我男朋友感情並不穩定。我們從高中開始戀愛,其間各種事件層出不窮,分手多次,走到現在很不容易。好不容易每天能在一起,還要給我們的感情造成經濟問題,有這樣的父母嗎

我父母還在勸我,說他們也不容易。我不得不跟他們說,是不是我沒有在半夜拖著箱子回國抱著他們的腿痛哭流涕,他們就覺得我在國外過著黛安娜王妃的生活。

惡心的是,這件事現在還沒有結束。

我認為,無論是誰,都沒有資格讓別人為你做任何事。別人幫是情分,不幫是本分。不管是我的同學,朋友,提出這種要求,都是很惹人討厭的。我討厭他們,不是因為他們是親戚,而是因為他們自私。

———————————分割線——————————

現在的情況是學校每年十一月底和四月底開學,孩子八月十九號參加了雅思考試,要求是各科不低於5.0,總分5.5。孩子之前在培訓機構學習過,八月也不是新題季,他們家是勢在必得。我對他的英語能力不了解。
成績在九月中旬出來,然後寄給學校。然後學校審核評估,決定是否錄取。

要等國外高中的錄取通知書到了之後才能開始辦簽證,留學簽證比較快,如果沒有問題這些程序一個月就可以全部通過,然後是護照。全部弄好之後孩子會在十一月中旬過來。

因為這邊高中有規定,外國孩子要年滿十五歲才可以入讀高中,本地孩子基本上都年滿十五了不需要硬性規定。他們的孩子是八月頭出生,所以想早做準備都不行。╮(╯_╰)╭

所以他們現在就是在乾等成績了,我說了我的態度之後他們只是說等簽證下來再決定找不找寄宿家庭。整套程序看來是不打算找中介了。我現在問他們要中介費的想法都有了。

不過分享一下,國外高中入學程序簡單,雖然歪果仁辦事效率比較懶散但本校老師還是可以行方便的。幫他們找寄宿家庭的話只需要給寄宿家庭公司發一個郵件就可以了。中介當年坑了我家不少錢,不過這也是人之常情,畢竟在本地做事情和隔著海肯定有區別。

因為國外留學生不滿十八歲不能租房,高中沒有學生宿舍,他們要麼找寄宿要麼找親屬。不管是寄宿家庭還是我這五千五都是一項為期三年的固定開銷,三年下來有二十萬,所以不算小數目了。

謝謝大家的鼓勵(。◝‿◜。)


汗青:

反感的是對他人私生活沒有邊界概念,或者即使有也會以親戚身份、關心為名,大肆侵入他人私生活的族群。


賀仙:

因為80後90後趕上了中國階級流動的末班車,史上最大規模的進城運動,在這條路上走得越遠,和農村或小城鎮的親戚越隔閡。教育讓我們有了不同的交際圈和職業,並最終讓我們擁有了不同的價值觀,我們和親戚們的聯系幾乎中斷,無論是時間上還是地理上。城市把我們同化為它的一部分,我們陶醉於它的高效,規范,自由,科技等等一切,而留在農村或小城鎮的親戚們已經無法理解我們的一切,彼此的差別大概類似於走出非洲的人類和留在非洲的猿猴。
我的舅媽至今相信讀書無用論,認為讀大學不如上技校,我感覺她說的每一個字我都懂,可是連在一起我無法理解,真的彷彿一個猿人在對我說話。我告訴表弟城市的一切美好,然而他已經失去了紮根在城市的機會,就讀技校的他,將來的命運是學好電焊手藝,靠著我爸和他爸在鎮上的人情,去廠里謀個月薪三五千的職位,若是遇到像今年一樣的經濟危機,大概會失業幾個月,到外公的魚塘裡面撈魚。他的孩子很有會重複著類似的人生,甚至會延續著讀書無用論的荒謬。
但另一個親戚,恢復聯考時考到上海,最終在銀行批了一輩子貸款的大舅,他的價值觀和我幾乎毫無分歧。督促表姐讀書,從來不認為女人不該讀書,更不在乎因為讀書”耽誤”嫁人,耽誤自己抱外孫,他自己結婚時已近40歲,把他舅舅也就是我外公急掉半條命。大舅和我說起上海的繁華,我也可以和他聊廣州的繁華,談談職業規劃,甚至我們可以聊聊登山的裝備,而舅媽這一眾親戚最關心的則是什麼時候成親生子,彷彿我是家裡的小豬,到了配種的年齡。城鄉觀念的諸多不同,讓夾在中間的80,90後倍感心累。
城市和鄉村,像兩種意識形態一般,我們既然選擇了其一,必然受到另一個的誤解與排斥,親戚們或許並不懷惡意,但遺憾的是,我們已經幾乎是階級意義上的敵人了。


簡單心理:

秒想到《奇葩說》某一期辯題「親戚不拿自己當外人」,真的是非常尷尬……

對於我而言,反感親戚的點大概在於每次和親戚聊天都像是被迫接受人口普查……

問這些問題真的讓我很不舒服啊……所以,反感的原因可能在於個人邊界被侵犯社會距離沖突。

個人邊界(Personal Boundaries)是指我們建起來的身體的、情感的、精神的界限,用來保護我們不受他人的操縱、利用和侵犯。

而一些老一輩的親戚們常常會侵犯他人的個人邊界,因為他們會認為自己與我們的聯系很緊密,「都是一家人有什麼不能說的?」

這類容易侵犯他人個人邊界的人,常常是喜歡對他人的人生和行為負責,有一種「大家長」的自我認同,他們時常想要拯救別人,會覺得「這孩子現在還單身估計就嫁不出去了吧,不行,大姨我要趕緊給她介紹個對象。」

本質上其實還是不覺得我們和他們一樣,都是獨立的個體,他們不明白的是「我們有自己的人生,不希望別人亂插手的那種人生。」

Liberman提出的心理距離理論中的社會距離,主要指的是「對他人與自我的關系距離遠近的覺知」,比如我們和朋友的社會距離較近,和陌生人的社會距離遠。和家人的社會距離較近,和非家人的距離較遠。

而對於不熟的親戚,雖然我們是所謂的「一家人」,在血緣上我們確實可能屬於「社會距離較近」的那種關系。

但是,我們,真的不熟啊……如果我們與親戚之間的情感聯結很弱,那麼我們所產生的這種疏遠的距離感,並不是我們都有同一個祖先就能彌補的。

而且有些親戚會宣稱「我是你xx,所以我才關心你,要別人我才不管呢」,似乎他們認為越直接、越說那些你不愛聽的,才越是他們關心你的表現。

綜上,想要和親戚「友好相處」,最為有效的方式就是建立健康的個人邊界。

1.明確你有權建立個人邊界

你當然有權保護自己的隱私、有權禮貌的拒絕回答問題,建立個人邊界的過程,其實就是建立自我認同的過程。

2.明確哪些問題是你不可接受的

回憶一下以前你的個人邊界被侵犯的經歷,把你不能接受的事和問題都列出來,今後如果遇到同樣的情景,試著用婉轉禮貌的方式向對方表明自己的感受。

3.嘗試拒絕

如果親戚提出冒犯你邊界的請求時,「生氣」是一種非常好的辦法,這無關什麼小不小氣或是開不開的起玩笑。

而是如果你因為擔心惹他親戚不快,影響自己在長輩心中的高大形象,就不去表達自己的感受,可能會給親戚們一個更好的理由來干涉你的生活。表明個人界限並適當地拒絕,反而有助於關系的發展。禮貌、平和的說:「這個問題我不太想談喔。」又有什麼關系呢?


如果你也對心理學感興趣,可以在簡單心理獲得:

心理自助包:www.jiandanxinli.com/learns(幫你了解自己、情緒調節、增加自信、緩解焦慮、戀愛困惑)

預約心理諮詢:jiandanxinli.com(或下載簡單心理APP)

成為心理諮詢師:https://uni.jiandanxinli.com


柳如嫿:

「親戚」是農耕文化最後的殘余福利之一。《流感下的北京中年》讓網友感觸的點還有從老家一揮手有 24 小時陪護小孩和老人的親戚。在座的絕大多數中產,關鍵時刻能依靠的除了雙方父母和親戚,還有誰,鄰居?同事?同學?社工?可能醫生和病友 QQ 群更現實一些。

「親戚」並不都令人討厭,如河森堡所言,不喜歡的那類人在親戚群體中存在的概率比較大。本質也如最高票所言,階層流動停滯前的獨特現象。未來依然存在,但慢慢談出歷史,不再值得討論。未來談論的主要是毛姆小說中的情節,某個大學生、醫生好好的中產階級生活不過,要去追尋自我。說不定在某個世界的角落發現親戚們融洽和美的「桃花源」——農耕文明的至高想像。

就算親緣關系中「往來無白丁」了,依然有讓人討厭的「親戚」。參見《老友記》里的莫妮卡。

年輕人沒有越來越反感「親戚」,而是隨著經濟獨立越來越反抗「親戚」。但這一類的反抗也不會持續太久,畢竟「親戚」馬上要滅絕了。原子化生存(不婚不育)的個人才是主流。「親戚」所承擔的福利也會消失,而經濟代價不見得人人都能承受得起。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