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年輕人越來越反感「親戚」這群人?

問題描述:為什麼年輕人越來越反感「親戚」這群人?
, , , ,
匿名用戶:

一直喜歡想買的東西,過生日的時候好朋友送給我作為禮物,我特別開心,本來想收起來放到地下室里,可我媽說姥姥喜歡,先擺在姥姥家哄姥姥開心,我委婉的說我不想擺在姥姥家,我媽說哎呀放在姥姥家又不會弄丟了怕啥呢,我不好拒絕只能同意,一直擺在姥姥家落灰,每次看著只能暗暗心疼,礙於媽媽的面子我也沒有辦法。就在今天,在姥姥家看見我的東西支離破碎的被拆掉了,我問是怎麼回事,姥姥說那堆垃圾放久了她拆了已經扔掉了一部分。我當場崩潰,大哭著喊著為什麼要弄壞我的東西,哭得真的很傷心,姐姐幫我說話,問姥姥知不知道那是別人送我的生日禮物,是我最珍惜的東西,姥姥說知道呀,但是在我家我想扔就扔。我徹底爆發,但是性格一直很軟,只能哭的特別凶,哭著說為什麼要扔我的東西為什麼要扔我的東西,整個人和瘋了一樣。

然後,旁邊的親戚說了一句

「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扔都已經扔了,你還想怎麼樣?」


匿名用戶:

背景:樓主是一個偏僻農村長大的的女孩兒。縣城有四大高中,最好的是**中學,然後**二中,**一中,**四中,樓主中考那年剛好趕上二中,一中,四中平均分生,中考成績不算差,但是沒有考到最好的中學,又因為平均分生的原因被分到了四中(盡管在這一年四中的錄取分數線和一中二中是一樣的)那些”親戚”總免不了要挖苦,考不上**中學好歹考個**二中啊,怎麼考了個四中,我知道我比不上您的孩子,一個讀了**中學,一個讀了**一中,但我私底下也知道,他們也是差點沒考上,花了上萬塊的擇校費才去讀的,但是我不會反駁你,因為骨子裡是自卑的,家境貧寒的我,只能靠自己的實力去讀能讀的學校,除此之外別無選擇。

聯考,又因為理綜的失誤只考上了一所普通三四線城市的二本,哈哈,換來的也只有一句,好歹也要考上省城的二本呀。我知道我能力有限,不像您的兒子,復讀一年就可以上重本了,而我卻被告知女孩子不需要讀這么多書,早點讀書出來工作補貼家裡才是正道。

現在畢業出來三年多了,也極少去聯系那些對我恨鐵不成鋼的親戚,不是說反感,只是因為太自卑了,在你們眼裡我總是什麼都做不好,什麼都比不上您的孩子,可能在我沒有出人頭地之前,我是不會出現在你們視線里的了。


柘林·烏拉蘑吉:

我很幸運,沒有這樣的親戚。因為我們家不在農村。


流水:

個人覺得,有些年輕人確實也有問題,整天不務正業,遊手好閒,說不定還是看在你是親戚才問你,自己沒本事,被問道了便覺得丟臉,有這個自尊還不如自己認真生活。


一萬:

煩親戚,不是什麼新鮮事,絕大多數人如此,且早已有之。
之所以越來越凸顯這個問題,不過是年輕人越來越以自我感受為重,加上鬆散人脈資源價值的降低的結果。


肖白刃:

說白了就是反感窮親戚。有個馬雲當你舅舅你會反感?

哪怕馬雲是你舅媽的外甥的對象的叔叔你估計都開心死了。

當然,馬雲肯定煩死了。


匿名用戶:
祥子原來是一個本本份份的學生,在爸媽的殷切期盼下考上了大學。

大過年的,祥子整個家族都聚在老村子裡吃飯,但是祥子並不喜歡這種氛圍。

祥子的大舅有兩個兒子,倆兒子學習成績都不算拔尖,二年級期末考試倆人加起來攏共考了八分。

所以大舅一直看不慣祥子,他覺得祥子的學習成績比自己兒子強不了多少,居然還能上大學,搶了本來屬於自己麟兒的風頭。

祥子的二舅是一個羊倌兒,但是他還養了兩頭驢,他把這種行為叫做跨領域經營。

兩頭驢都是公驢,就算是搞基也生不出小驢,每天叫的倒是歡,就是不見紅。

二舅對此黯然神傷,同時對祥子懷恨在心。

「念大學有什麼用!和驢配種都不會!」

二舅看了一眼低頭吃飯的祥子,鄙夷的說道。

「你行你日啊。」祥子在心裡小聲的嘀咕。

「來!二疙蛋!喝酒呢哇!那麼大一墩子,咋就喝這么點兒!」三舅又把酒給祥子到上。

二疙蛋是祥子的小名。

祥子本來是沒有小名的。

畢業的時候,大舅聽說北京有很多黑房房,裡面有很多隻穿奶罩的大閨女,天天在裡面搬鐵,有一些男人領著這些女的搬鐵,能掙不少錢。

大舅從收音機了聽到,外國有一個人叫老施,就靠著每天這樣搬鐵,賺了不少錢,還拍了電影,最後居然還競選了縣長。

大舅是一個村長,晉升鄉長是他這輩子的夙願,雖然覺得這個叫老施的外國人有點兒吹牛逼,但是還是想讓強子試試,外甥要是當了縣長,做舅舅的當鄉長還會遠嗎?

於是祥子開始奉命搬鐵,胳膊上累出兩個疙蛋,從此他就被叫做二疙蛋了。

三舅一仰脖子把酒灌進肚裡,醉眼惺忪的和祥子說:

「回家哇二疙蛋!北京有啥好呢!你這種年輕人,在外面要吃虧!」

祥子不敢回家,因為三舅借了祥子一萬塊到現在也沒還。

祥子回家都只敢穿前年買的舊衣服。

「外甥子可憐的,衣服這么舊了也不說換換。」

姥姥給祥子夾了一塊兒炒雞蛋。

姥姥很疼愛祥子,聽說他每天要吃幾十顆雞蛋,老人家養了一群雞。

祥子給這群雞挨個起了名字。

「雞大、雞二、雞三、雞四……」

祥子感覺氣氛有些壓抑,草草吃了幾口以後,披上姥爺的皮襖走出了屋子。

冷風呼呼的灌在脖領里,把祥子的破羊皮襖鼓動的有些臃腫。

祥子站在房檐下,悄悄的點燃一支煙。

祥子不敢讓他們看見自己抽煙,雖然他已經快三十了。

「舅舅,我已經三十了!」

「八十爺也是你舅舅!」

……

突然,祥子聽到不遠處的黑暗之中,傳來「沙沙」的聲音,聲音不小而具有規律,時而遠時而近。

此時院子里一個人都沒有,會是什麼呢。

祥子心裡一驚,渾身僵直,木然的站在那裡,連大口出氣都不敢。

祥子雖然很強壯,但是膽子一直不大,祥子把這叫做小心謹慎。

他靜靜的聽了一會,直到沒有了動靜,才繼續按下了打火機。

「噠、」
「噠、」
「噠、」

一連幾下,打火機都沒有點燃,祥子的心裡有點兒害怕,心中的起伏並沒有隨著聲音的消失而平靜下來,連連習慣性的打著火。

「叭!」打火機突然點亮了,火光在漆黑的夜裡格外的刺眼,祥子的瞳孔瞬間的收縮,眼前更加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清了。

呼的一聲,不知何物從祥子的眼前掠過,帶起一陣風,吹滅了祥子手中的火苗。祥子心中一沉,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手中的煙掉在地上,由於先前火苗的閃耀,此時他眼前一片漆黑。

過了一會兒祥子才看清楚,原來是姥姥家那幾只雞沒有回窩,在院子里來回的撲騰。

祥子走到雞窩前,低頭往裡面貓瞭(看),發現只有雞八還待在窩里,作為一隻公雞,居然在孵蛋。

祥子驀地一扭頭,看向推杯換盞的屋裡,燈光依然搖曳著,透過破損的紙窗,滲出昏黃的亮光。

「祥子!回家呢哇!站外面招狼呢?!」

屋裡傳來三舅醉醺醺的聲音。

祥子點燃一支煙,啐了一口吐沫,惡狠狠的說道:

「哼!雞八才窩在家裡呢!」

祥子看著眼前空蕩盪的黑夜,不自覺的打了一個寒顫,裊裊的煙氣,一會兒形成一個S,一會兒形成一個B。


ChipsetS:

說個挺搞笑的…

我一遠房表哥在北京來著,去年供職百度…

然後今年家族聚會伯母就開始給百度洗地…我聽得挺尷尬的…

接著呢,她的論點是「魏澤西這一方自己也有問題,不能全怪責於百度,百度有點冤」…

嗯,我…

她是什麼水準呢,三甲醫院主任醫師。

哎哎,別誤會了…我伯母是很值得尊敬的一個人,不管是專業還是為人,我只是吐槽一下碰到親戚的事一說起來很多時候就變了味


李妍瑤:

今晚發生的事
一年回家一次見的外公,在家庭聚會上說「可惜(我)長不高了,就這樣了」

舅媽外婆趕緊說女生也不用太高

本質還是重男輕女的外公,整天當眾問我成績怎麼樣,卻不會問我表弟成績怎麼樣,即使我聯考比他多幾百分,也絲毫不會當眾批評他的成績,然而卻會念我要要好好讀書不要貪玩(現在好很多了,但那句話還是傷人)


張二胖:

親戚只是有點血緣關系,他們不必然是愛你的人,大多數時候,他們關注你,但並不關心你


柚子:

我是屬於那種寧願遠嫁外地,也不會聽命於父母所謂的老家人靠譜安於老家。一是對老家沒有懷念感,二是不喜歡和親戚來往。

混的好的無所謂吧我覺得,混得不好,那就很尷尬了,要臉的也不想高攀,誰會喜歡各種諷刺,各種吹牛呢。

很榮幸,我爸媽就是那種特別喜歡在親戚面前把我和我哥說成狗屎不如的那種,呵呵,每當聽到這些話,我覺得想死的心都有了,可是現實是,狗屎不如就狗屎不如吧,這輩子都是你老子。

不是我吹,我自認為自己還是很賢惠的,家務活啥都會干,可是飯桌上呢就是啥都不如別人纖纖玉手不沾陽春水的。。。

不知道為什麼?

還有件事,最近發現我媽的唱歌軟體封面放了一群親戚的結婚照,自拍照,小孩照,都是別人家的,就是沒我。。。我問她,你為什麼放那麼多別人的照片呢,感情很好嗎?

沒必要,有些事不是你自以為的自以為,這么做不覺得很諷刺嗎!

最後,我對我媽意見非常大!


吳曉煒:

我尊重你的觀點,也感謝你的建議。
但是,這是我自己的人生。


匿名用戶:
是挺反感的。

辛辛苦苦賺的錢,你家孩子滿月了,你媽生日了,我就得送禮,封個好幾百。人情世故我懂,也沒有意見,可你一點禮貌都沒有,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透心涼,我拿這些錢捐給貧困山區可能人家還會跟我說聲謝謝,拿去給陌生人做人情可能還能惠及自己。

狗改不了吃屎,以前沒找到工作的時候,你們是怎麼給我臉色看的?你們又是怎麼個調侃我媽的?看到我手上一疊一疊的美金,手上昂貴的手錶,朋友圈各種外國菜,你們那個逼樣我看著就樂。你以前敢不尊重我媽,你他媽現在試試看?

問我借錢?你二十歲了見人也不會打招呼,連基本人情世故都不懂,不求上進,你老是希望你那早年出國打拚的大哥幫你移民,讓你在親戚的照顧下過上好日子。

就只有一句話:憑什麼?

你來這邊打工,本來我也想多照顧你一下。可是你他媽居然要我媽幫你洗衣服,你自己生病了自己不懂得去看醫生。好,沒關系,可我發微信你也不回,你直接打電話給你爸,讓你爸來告訴我們全家你怎麼個病法?我一心好意,誰知道變成了好像我怠慢了你一樣?

也只有一句話:你到底懂不懂人情世故?

我以前很不理解我那出國打拚時大表哥,他在外面過著很風光、多彩的生活,但他很少買東西、給錢給舅舅、阿姨們,好吝嗇。同鄉也批評他,說他寧願去高級的餐廳揮霍,也不願意接濟親戚。
直到自己出來社會工作,才明白大表哥的感受。除了一般應該的禮尚往來,我辛苦賺的血汗錢憑什麼無條件給你?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我幫了你時間長了你就覺得是應該的,如果以後有一次沒有辦法再幫你了,你照樣說我沒有良心,這樣的蠢事誰願意去做?


candynoo:

之所以造成反感,是因為你們之間除了血緣沒有任何的紐帶了。

同理,這種關系也可以擴增到校友間,街坊鄰居間。

但是校友街坊鄰居和親戚不同。親戚畢竟是有血緣關系的,大家有著相似的基因。正如某心理學家所說,不為自己種族牟利的物種是無法將自己的(家族的)基因成功延續下去的。處於本能,我們不可能割捨掉這種聯系。

我有一個大家族,很多的堂兄弟姐妹,我們一起長大,關系也一直很好。雖然個別幾個人結婚了生孩子了不和我們這些單身狗玩了,但我們的感情永遠都在的。
我們不僅僅有著相似的血緣,我們也擁有者祖輩傳下來的正能量的三觀,積極向上的家風,待人接物的教養。
我們之間感情好得益於上一輩的教養,所以我們也都和叔叔伯伯姑姑們感情很好。
我都已經24了,單身狗沒有男朋友,學業尚未結束異國他鄉漂泊。在老家快算是沒救的了,可是我的親戚們從來不會嘮叨我怎麼還單身,也不會覺得我讀書沒有用。

這樣的親戚怎麼討厭的起來。假如我們沒有血緣關系,若有幸相識,他們一定也會成為我尊敬的長輩,親近的朋友。

反過來說說為什麼有的人討厭親戚。就如開頭所說,有些家族的成員之間只有血緣相近,三觀卻嚴重不合,教養參差不齊,家風東倒西歪。

本來就不該有交集的人,完全靠血緣強行聯系起來。正所謂強扭的瓜不甜。不討厭才怪。


Miya:

大過年的一整桌子二十道菜擇菜洗菜炒菜全部是我爸媽完成,吃完收拾刷碗刷筷子刷杯子沒有一個人進廚房的時候,我就煩透這幫親戚了。

家裡暖氣比較足,買了大桶的冰激淋,她們坐在那邊玩手機邊吵吵著要吃,我拿碗拿勺子給她們盛好,吃完之後等到黏糊糊的冰激淋殘留液體在碗里結成疙瘩她們連放到廚房拿水泡著的意識都沒有。

他們就是一群,來我家就是嗑瓜子吃零食聊八卦,飯菜就差喂嘴裡,還笑著跟我媽說你可真有福啊,這樣的人。

對我家沒有任何建設性還逼逼叨叨想來當大爺,我會喜歡就見鬼了= =||


越仔Derek:

你們討厭親戚大概是不好意思翻臉?
我在河南老家親戚口中就是一個:
1. 讀書讀傻了的
2. 不會喝酒的
3. 不要結婚的
4. 懶得和人說話的
5. 絕不透露工作工資的
6. 也不告訴住在哪個城哪個區
7. 更不歡迎來我家串門的
8. 不懂人情世故的
翻臉俠

給各位飽受折磨的朋友們一點意見,有人問了不舒服的問題,就表現出工作時訓乙方的態度:
臭臭臉
壓壓嗓
「關你什麼事」

他們以後絕不敢煩你
而且口耳相傳,更多的親戚也不會來煩你

畢竟
我們本來就是陌生人

公關微笑。


取法乎上:

上一輩的謊言:
1、生孩子是天性,是為社會做貢獻(繁衍是動物天性,但作為人,應該有理性選擇權)
2、養兒防老(最幾八扯淡)
3、不孝有三無後為大(what fuck)
4、孩子能替自己完成自己未完成的事業(孩子是來給你還債的嗎!)
5、三口之家才算完整(哪條法律)
6、天倫之樂(建立在別人痛苦上的樂)
7、錢多餘退休以後沒事做(可以滾去旅遊啊)

上一輩不懂的真理:
1.生下孩子不是對孩子的恩賜,而是虧欠於它,而不是有求於孩子


Christina Cheng:

畢竟從

“Linda,這個case你follow 一下”

變成

“翠翠真是女大十八變啊,小時候真是又矮又胖的,哈哈哈哈”

一時半會是有些反感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