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年輕人越來越反感「親戚」這群人?

問題描述:為什麼年輕人越來越反感「親戚」這群人?
, , , ,
跳舞:

我們做個情景假設。

你在路上遇到了好幾久沒見的小明,小明和你的關系算朋友吧但又不是很近,說認識吧但也不算特別熟悉。

你們兩人互相打了招呼。

臨了,你隨口說一句:有空上我家吃飯啊。

你只是隨口客套一句——誰都知道這只是客套一句。

而小明卻忽然對你說:好啊,走吧,我現在就有空,我們今晚吃什麼?火鍋還是牛排?

你會是什麼心情?

媽蛋讓我怎麼回啊我今晚約好了和基友去看電影啊/我今晚本來約好了妹子上線打王者啊/我今晚本來打算上Aorqu看跳舞的答案給他點贊啊……

你有點尷尬,有點無奈,也多少有點不爽:這小明怎地這般不識趣?

對吧?

而把場景代換一下。

在過年的時候,你和一群親戚在一起。

他們過問你的學習,生活,工作。

考了好不好啊?

要好好學習啊!

交沒交女朋友/男朋友啊?

工作升職了沒啊?

你感覺到壓力山大,覺得自己背負了很多期望。

你,當真了。

對應上一個情景的話,這個時候,你的親戚們,變成了你,而你,變成了小明。

你唯一做錯的事情,就是把別人隨口說說的客套話,當真了。

下面按照Aorqu的慣例,舉個栗子。

我太太有個親弟弟,也就是我的小舅子。

二十多歲,相貌端正。

因為各種原因,目前單身。

這個年紀,在當地一個縣城的當地習俗下,還單身是很少見的——他的同齡人,很多連孩子都有了。

過年的時候,我陪老婆一起回了趟老家,在家裡,目睹了小舅子被各路親戚」問候「。

還沒女朋友啊?

趕緊談一個啊?

早點讓你媽抱個孫子啊?

小舅子亞歷山大,彷彿面對這么多親戚的期望,自己沒有辦法給一個【交待】。

我丈母娘也覺得很沒面子。

晚上吃過飯,我帶著女兒和老婆出門放煙火——在南京不讓放,小地方縣城裡是可以放的,趁機去過過癮。

小舅子跟著一起來的。

放完結束後,老婆帶女兒上樓,我和小舅子在樓下抽煙。

我拍拍他肩膀:今天壓力很大吧?

他不說話。

我對他說:別在意親戚們的話,就當沒聽到。

說句不中聽的話,他們並不會真的關心你大光棍的問題,也絲毫不關心你媽媽有沒有孫子抱。

他們就是按照中國人的禮數,隨口問問,隨口說說。

還沒女朋友啊?

趕緊談一個啊?

早點讓你媽抱個孫子啊?

當場「問候」過之後,。這些親戚回到家裡後,他們絕對不會再把這些問題放在心上。

相信我,他們連一絲一毫的掛念都不會有。

他們只會關注自己的孩子學習成績好不好,自己的工資能不能漲一點,領導會不會對自己好一點,菜場的菜會不會漲價……

你談不談女朋友,他們是真心的,一點都不會關注的。

就是禮數,隨口問問而已。

嘴上問的勤,其實壓根不關心。

你當真了,並把這當做期許和壓力,你!才!傻!


暴走蘿莉金克絲:

我特別討厭我的小姑媽,父母離異不在一起,09年寒假我去我父親那裡住一段時間,我們一起聚在小姑媽家裡,吃完飯跟大人坐在一起閑聊,聊著聊著不知道她哪根筋搭錯了拉著我的手說「閨女啊,好好念書哦,將來不要成為像你媽一樣的女人,離了婚以後哪會好」說這句話的時候還回頭跟大人們笑一笑,不懂那個笑容是什麼意思。我父母在我1歲的時候離異,我媽一個人把我拉扯大,作為護士她經常要上夜班,一個人帶我不容易有時候就是拜託鄰居這家帶一會那家看一下,也沒少看人臉色,不是自己家孩子人家也不可能天天幫你帶著,後來還是狠下心給我雇了個保姆。總之我的童年裡她當爹又當媽,我聽到小姑媽整個人都懵了,當時還小不懂反擊,只知道有人說我媽媽壞話,我爸爸還不幫我我很難過,這里不是我家,他們都不是我的家人。一個人蹲在浴室里哭,給我媽發資訊說:我要回家。

我媽心大,並沒怎麼介意,還反過來勸我回去看看,這么多年這件事並沒有淡出我的腦海,反而越長大越介意,所以那次以後我再也沒跟他們有過往來,什麼惡毒的心腸跟低下的貭素才會當著個未成年孩子的面對她的母親冷嘲熱諷,何況母親是她的全部。

垃圾,想到就惡心,有什麼好來往。


宇航:

越來越反感的是傻逼,只是剛好有些傻逼是親戚。


Searion:

「資產階級在它已經取得了統治的地方把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園般的關系都破壞了。它無情地斬斷了把人們束縛於天然尊長的形形色色的封建羈絆,它使人和人之間除了赤裸裸的利害關系,除了冷酷無情的「現金交易」,就再也沒有任何別的聯系了。它把宗教虔誠、騎士熱忱、小市民傷感這些情感的神聖發作,淹沒在利己主義打算的冰水之中。它把人的尊嚴變成了交換價值,用一種沒有良心的貿易自由代替了無數特許的和自力掙得的自由。總而言之,它用公開的、無恥的、直接的、露骨的剝削代替了由宗教幻想和政治幻想掩蓋著的剝削。」


曾不才:

所謂年輕人,大致上可以把範圍劃為85-95年生這一代人,而他們反感的親戚,則是他們的上一輩人,大致上就是70年以前出生的人。

而這兩代人的分野,剛好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劇變。幾千年來,中華民族估計沒有一個時代,存在如此難以調和的代際關系。

85年-95年出生這一輩人,趕上了改革開放。雖然20世紀國中國人就已經推翻了帝制,但在改革開放以前,中國依舊是一個農村社會。1981年,中國城鎮化率只有20.16%,即80%的人依舊居住在農村。但改革開放後,中國的城鎮化率穩步上升,1996年是30.48%,2015年已經達到56.1%,即有一半人口為城市常住人口,城市戶籍人口,也已經達到40%。這種趨勢已經不可逆轉,按照發達國家的情況,城鎮化在50%左右時依舊是高速發展狀態,70%左右才會放緩增長速度。按照目前的趨勢,大概20年後中國就會達到這個狀態。

改革開放後的城鎮化,伴隨著多項重要的社會變化,諸如恢復聯考、市場經濟、多媒體——電視、網際網路、手機等——的普及。而由於歷史遺留問題,中國的城鎮化進一步加劇了城鄉二元體制。這種隔閡不僅僅是經濟的,還有文化的。

而年輕人反感的親戚群體,大部分不是生活在農村,就是在城市被邊緣化的農民工。其中還有一些從農村流向三四線城鎮工作,但思維已經根深蒂固。農村社會有什麼特徵?一個低流動性(氏族制)、低識字率(口語文化為主)以血緣為主要聯結方式的熟人社會。

口語為主的傳播環境里,人更容易建立起知識的邊界和壁壘。這些知識的積累,更多由年長者掌握。他們通曉祭祀、人際及種植等方面的知識,因此相當有威望。農村的人際等級秩序,就是通過這種知識壁壘建立起來的。在沒有電視機、學堂教育不普及、書本匱乏的年代,晚輩的知識大多隻能從長輩那裡獲得。「家有一老、如有一寶」的說法便是由此而來。

另一方面,在這種低流動性及血緣聯結的環境里,大家族式的氏族才是一個完整的有機體。人之於氏族,宛如手之於人體,是由人體的意志所控制的。你是氏族的一部分,必須以氏族的目標作為你人生的目標。狩獵時代的人發展群居生活,便是為了抵禦各種危險。家長制的等級秩序強化了這種對獨立性的剝奪。這是長輩缺乏與晚輩間的界限感的根本原因。

最後,血緣聯結及口語文化的特性,使得道德才是規范人行為的根本手段,相比之下,法律處於邊緣的位置。而道德的規范作用,更多是通過閑言碎語——即八卦——的威懾。農村的人熱愛八卦,所以喜歡窺探隱私,從而喜歡相互比較。比如喜歡問一個月賺多少錢,或問彼此,過年時兒女給了多少錢。八卦既流行,隱私和和界限感就又無處遁形。

而城市是完全相反的環境。城市是高流動性、印刷及電子媒體文化的傳播環境的陌生人社會。在城市裡,兩代直系親屬構成的家庭取代了農村的大家族,成為社會的基本單位。由於高流動性及匿名性,城市的人際關系是原子式的,人與人之間聯結鬆散,各自獨立。並且,知識和資訊在城市裡沒有壁壘,你更多通過書本、電視、學校獲取知識。話語權的去中心化,瓦解了權威及傳統氏族的等級意識。人與人之間也因此建立起了界限感和平等意識。你可能會發現,中國的很多城市也有傳統熟人社會的文化烙印,比如職場的排資論輩、裙帶關系。但總體上,城市更大程度還是契約為主的陌生人社會。

到這里,你就明白為何年輕人跟親戚之間格格不入了。兩者是血緣最為接近的個體,但從社會意義來講,彼此生活在完全隔絕的環境里,已經是完全不同的物種。魚當然是沒法理解長頸鹿的。

你很難說誰對誰錯。你覺得他們干涉你的婚姻,催你早結婚早生子很蠻橫, 但在農村,傳宗接代本就是人生的終極歸宿。沒有做到這一點,你的人生毫無意義,無論取得多少財富。你覺得他們總是問你有無對象,收入多少很煩人,但農村本就靠閑言碎語規范越軌者的行為,並且通過這些資訊的傳遞,相互的比較,幫助每個人找到自己在氏族網路中的位置。所以,他們並不太知道這一切會讓你反感,就算知道了,也會採取鴕鳥政策。時代的劇變已經讓他們邊緣化,他們也只能以實際上不存在的長輩權威,從作為晚輩的你身上尋找到優越感。

說到底,這是一種特定歷史時期的產物。每代人都要承擔他們那個時代的痛。時代的車輪轟隆向前,他們被拋棄,然後拚命拉住我們的腿。有的人因此選擇妥協性的放慢腳步,有的決絕向前。你沒法全身而退,只能在兩者中做出抉擇。

大概20年後,中國城鎮化率達到70%,成為一個真正意義的城市文明為主的現代化國家,這種問題慢慢就不再成為熱點了。


網易浪潮工作室:

「你結婚了嗎」

「你生小孩了嗎」

「你談對象了沒?」

「工資多少?獎金多少?」

「你找到工作了嗎,考個公務員多好!」

年關將近,回到家,年輕人們總避免不了被三姑六婆大叔大嬸問題轟炸,雖然內心很想罵一句「關你屁事」,但大多數時候還是言不由衷無奈地一一回答,只能午夜夢回仰天長嘆:「中國親戚為什麼這么討厭!」

農業時代的思維

在我們的代際關系中,隱私似乎是長輩們的「特權」。比如親戚們會問「你今年多大了」,這種問題不是偶然,而是在刻意強調我比你大,「你還沒生孩子?最好生個男孩」,也是提醒你,要傳宗接代。

倘若我們採取拒絕的態度,有的長輩甚至會板起面孔:「你怎麼這么不尊重長輩?」、「你對得起你的列祖列宗嗎?」在那一瞬間,你或許會產生幻覺:大清真的亡了嗎?

2002年春節期間西北農村走親、回娘家 / 視覺中國

歸根到底,問出這些問題的長輩,思維還停留在農業時代,靠土地和血緣維持熟人關系網,個人的利益服務於宗族的利益。

在宗族觀念最盛的福建南部永定、龍岩、彰平和漳州一代,散步著許多客家土樓。這種聚居百戶、共同生產勞動的防禦式堡壘,目的不止是抵禦外敵,更重要的是為以宗族的名義共同佔有、集體經營的方式實踐和保證宗族地主的土地所有權。

占沙田、賣土地、經營和控制農業、商業乃至手工業,才能保證宗族在鄉村經濟和政治上的統治。根據華東軍政委員會50年代的調查,在經濟比較發達的閩西、閩北,宗族佔有的土地佔50%以上,即便在經濟稍落後的閩東、閩南也佔到20%多。

福建龍岩,初溪土樓群和水梯田 / 視覺中國

宗族的地位如此重要,可想而知,結婚生子絕不是個人私事,關繫到宗族勢力的延續。

而且,很不幸,窮的小家庭相比較而言更沒有隱私。

1949年,上海的人均居住面積是3.89平方米。而到1979年底,將閣樓、灶間、曬台等凡能住人的面積都統計在內,也只有人均4.51平方米。

1949年以後的上海,很多弄堂里擠滿了72家房客,空間非常狹窄。以著名的上海老弄堂石庫門為例,1950年,上海市區的居住建築面積總量約為2360.5萬平方米,石庫門里弄住宅就有1242.5萬平方米,佔了總量的52%以上。石庫門里,一家五口人住個10平方米一點兒不稀罕。

2003年12月13日,上海石庫門居民在弄堂里打牌 / 視覺中國

弄堂窄,住戶多,幾乎沒有私人空間可言。你可以盡情的想像一下,夏天,你只要稍微抬下頭或者別人稍微抬下頭就可以看到對面人家,今天吃的啥,穿的啥,就連你哪只手拿筷子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一些家務,如洗涮、晾曬、燒飯等,就自然而然轉移或者延伸到弄堂里去做了。對他們來說,在弄堂里,私人空間和公共空間的界限是很模糊的。比如說有五六家人家共用一個曬台,共用一個水龍頭,在弄堂過道里刷馬桶、洗衣服,想要隱私,實在很難。

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中國北方。改革開放前後,北方農村的家庭房間格局有很大差別。1980年前,常常一間屋子全家睡在大通鋪上,哪有地方談隱私,改革開放後,經濟條件改善,開始有了裡屋和外屋的區別。

北方的炕,不僅是床鋪,而是日常活動的中心 / 視覺中國

蓋得起樓買得起房,在一定程度上是擁有個人隱私的條件之一。根據中國房地產藍皮書顯示,1978到2003年,中國城鎮人均住房面積從3.6平方米增長到11.4平方米。

換句話說,隱私其實是中國人的一種「消費升級」,沒有大房子和自己的房間,根本無從談起隱私。

但相比房子的建設速度,人的觀念更迭是非常落後的,因此,裡屋還是外屋說話,小輩有沒有隱私,在很多50後、60後、70後眼中依然無足輕重,這就要追溯到他們生活的那個時代,隱私是如何被徹底摧毀的。

被時代摧毀的隱私

建國後,原先盤踞在廣袤農村的宗族社會遭受了打擊,尤其在土改後25年裡,農業生產由生產隊來組織,生產隊長的地位超越了家族家長。

在東北下岬村有位叫「大狼」的村幹部特別會拍馬屁,被提拔為村裡最高領導,成功上位後,把自己家中一位長輩捆起來痛打了一頓,僅僅因為這位長輩抱怨在公社食堂少吃了一頓飯。

削弱宗族力量,並不是有意將農民改造成獨立的個人,相反,集體更嚴格地控制著個人對公共生活的參與。而在這一時期,公權力對個人隱私的滲透也是超乎想像的。

在中國五六十年代,以階級鬥爭為綱,鼓勵互相舉報批鬥。暴風雨來臨,倘若家裡藏著一本書、一封信,都要提防被舉報,朋友同事之間互相背叛指責、批鬥毆打,父子告發、夫妻反目、師門互斗,人與人之間關系變得異常緊張和不信任。

2004年5月20日,海南瓊海群良村,董業志因文革期間被多次批鬥出現精神反常,被自己96歲的父親關押了26年 / 視覺中國

文革時期窺私成為一種習以為常的行為,私人信件、戀愛關系這類極其隱私的事情,都需要公之於眾。

文革親歷者張志梅(音譯)曾經在回憶錄里寫道,她的學生沖著她大喊:「你個狐狸精,快交代關系,你究竟有多少個男人!」更有甚者,會有人偷偷搜集別人的資訊上報,侵犯別人的隱私成為了一種明目張胆晉升階級和地位的交易。

諷刺的是,這種「無私」的行為,在當時代表著對國家的忠誠。

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法國。直到19世紀上半葉,隱私只是法國資產階級的特權,而工人階級的私人生活仍然受到社區力量的控制,除了權貴階層,中國人的私人生活同樣受到社區力量的控制。

在70年代初,東北下岬村大隊給每家都裝了廣播喇叭,正好裝在炕頭上。喇叭沒有開關,無論是廣播內容還是時間都由縣廣播站控制。村民被迫每天聽大量的官方新聞、政治宣傳、幹部講話等,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2010年10月,在河南與山西交界的南太行山深處的抱犢村,村頭依然保留著喇叭 / 視覺中國

在1970年代,農村人民公社和城市青年上山下鄉運動,集體同吃同睡,一舉一動都在別人的眼中。而私人資訊從心理、醫學、智力、人際關系、性關系都被收集寫進「檔案」中,被當地相關「單位」所掌握,定期更新。

再如婚姻自由。《婚姻法》頒布後,盡管提倡婚姻自主,其實受到社區和大隊的管理。

直到1975年,這樣的公社「包辦婚姻」依然存在。

當時還屬於汕頭市的揭陽揭西縣五雲公社,為宣傳婚事新辦舉行集體婚禮,由公社、生產大隊的領導出面、主持14對新人的婚禮,公社幹部、大隊書記、生產隊長、民兵班代等機關、企事業單位幹部職工來了一千多人,公社黨委、大隊支書和貧下中農、婦聯、共青團等部門的代表都上台發言,支持他們的革命行動。

北京石油系統工人的集體婚禮 / 視覺中國

在集體主義的敘事下,戀愛結婚是革命行動,婚禮上的新人在公權力見證下被樹立成了《新婚姻法》的典型,雙方父母淪為面目模糊的群演。這樣的婚姻,萬一將來想離婚,結果可想而知。

在這些運動和政策下,舊的社會等級和家庭結構被摧毀,家庭至上被集體主義所替代,而農民們從對家庭忠誠的成員變成了「原子化」的公民,要求對國家忠誠。

正如人類學家閻雲翔所言,中國在談論「個人主義」時卻忽略了個人主義最普遍、最基本的要素:獨立自主、自力更生。

計劃經濟的陰影

宗族衰落,集體公權力介入了農村人的生活,依然不足以解釋中國的親戚們為什麼這么討厭。

中國人對隱私的輕視,從來沒有局限在農村,城裡的親戚照樣會光明正大打探你的一切,因為他們也是在單位筒子樓、集體大院里「穿著開襠褲」長大、生活的一群人。

在社會主義計劃經濟時期, 單位不僅僅是工作場所,還是把成員的家庭、社會生活以及政治管理統一到一起的空間組織。

以北京京棉二廠為例,幼稚園 、託兒所、中學、浴室、食堂、單身公寓、住宅、廠房、辦公樓,從出生到死亡,一條龍服務。

公共空間(工作場所)和私人空間(住所)的界限是非常模糊的。下了班,隔壁鄰居或許就是你領導或者同事,彼此間什麼資訊都知道,因為天天在一起。

北京京棉二廠的空間性及其變化

然而,改革開放使這一切發生了巨變。

隨著土地使用權的市場化,國企改革,一些工業企業單位在工業郊區化的浪潮下,廠房與生產車間搬遷至城市外圍地區,設施齊全的單位大院逐漸消失。

2016年昔日輝煌的江西南昌洪都機械廠「國企大院」,隨著改革開放,日漸蕭條 / 視覺中國

再以京棉二廠為例,國小從最初的廠辦國小變成市屬的八里庄國小,後來成為朝陽區育人學校 ,單位職工醫院目前已轉變為朝陽區醫院住院部,原先的單身職工宿舍已經對外出租,單位生活區東側的平房,因城市道路的擴建也被夷為平地。

20世紀50年代以來,中國通過限制人口結構流動,分離城市和農村人口的社會關系;80年代以後,改革開放和戶籍制度的鬆動推動了人口流動。從1982到2005年,這20年間,中國流動人口從657萬增長到1.17億,年均增長14.5%。

人口流動,帶來了觀念的轉變。隨著生活環境的差異,70後、80後的年輕人迅速地走向了另一條個人主義的道路。

改革開放沒多久,清華大學就做過一項北京大學生的人生觀調查,2723名大學生想要主動規劃人生的佔79.4%,年輕人露出了想要掌控自己命運的意願。

但三十年會發現後,當年的大學生又變成了如今你眼中討厭的親戚,他們像老一輩人一樣,繼續追問著年輕人 :找工作了沒?一個月拿多少錢?有沒有對象?並沒有給予當代年輕人足夠的空間和自主尊重。

2014年,陝西寶雞三岔村,村民和走訪的親友在過年期間湊在一起打麻將娛樂 / 視覺中國

因為這波中年親戚並沒有真正的改變。

他們個人意識的覺醒完全是國家政策的被動結果,比如農民公社集體化,讓個體脫離於宗族並忠誠於國家,市場經濟國企改革,也是政府推動的。

中國的年輕人新獲得的理論在很大程度上是至上而下的影響,並不是像西方國家自我意識的覺醒,是至下而上並為之作出犧牲的努力。換句話說,強調獨立自主對於親戚那一代,是被逼的,他們骨子裡並沒有真正的意識到獨立自主和隱私權利的重要性。

2014年,陝西寶雞三岔村,全村有村民近5000人,其中一半都在外打工,過年期間才會出現衣著光鮮的年輕人 / 視覺中國

但如今80後、90後甚至00後年輕的一代並不一樣,一出生就是在市場經濟背景下長大的,面對激烈的競爭,更多強調自我的利益和權利。

類似的觀念在更年輕的00後中愈發體現。2011年剛念國中的金某就到石景山八角法務所起訴母親偷看自己日記,侵犯隱私權。這在老一輩人眼中,簡直是「大逆不道」。

當你再次面對親戚們的問題轟炸時,也要時刻提醒自己不要重複時代的悲劇,不要讓自己最終也成為「討厭的親戚」。


Aorqu用戶:
之前很多高票回答文化差異,我個人非常認同。因為大學教育、外地打工等社會現象的出現,讓本應屬於同一文化體系下的「你」和你「親戚」們,形成了兩個不同的文化群體。過年讓這兩個文化群體相聚,並維持關系鏈接,自然就會出現各種摩擦。

(要知道當你反感親戚時,他們也在埋怨你不懂事)

那麼兩種文化分別是什麼呢?
「你」所適應的文化,更像是一種工業社會產生的協作文化。每個人都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履行職責,掙自己的錢過自己的日子。相比較起來,這種工業文化下的個體「獨立作戰」能力更強,自己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能掙錢養家糊口。
例如你是公司的銷售,你只要保證每天打100個電話,並有5個上門,就能在當地活下去,你不需要懂得如何推市場,如何研發產品,如何管理客服和投訴等等。
這種文化,讓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可以足夠大,相互之間對個人生活有隱私,不會影響到你們之間的工作關系,因此「人情味」可以不那麼濃。當然為了滿足你的歸屬感,你仍需要一批閨蜜和基友來幫你一起分享隱私,獲取安全感。
而你「親戚」所適應的文化,更像是傳統的農業社會產生的融合文化。我之前遇到一名東北的姐姐(同行),她說東北人更擅長拉近關系(哎呀,老妹兒啊,咱都實在親戚)。這樣能夠保證他們在寒冷的地區更好的實施農業勞作(尤其是在過去經濟不夠發達的時候),到了農忙的時間,一個村的人會集體耕作,相互之間連收入都是一種融合狀態。人與人之間的關系需要更近一些,才能更好的融合,才能在社交中達成歸屬感。
因此,你和你親戚之間之所以會出現相互看不慣的情況,是因為你們獲取歸屬感的通路和程度不同,再進一步說,是你們各自文化背景中的安全感程度不同。

回家這一行為,實際上是你從協作文化回歸到融合文化下的過程。你的親戚們形成一股力量,「迫使」你去與他們融合,例如,你結婚生孩子的年齡,不能超出他們的固有認知;你認知中的「有出息」,要和他們認知中的「有出息」相同。這種融合的動力也許來源於兩部分,第一,它維持了親戚們融合的慾望,大家是一樣的;另一方面,也許幫他們消化了嫉妒的心態,大家是一樣的。

其實,這種不適應是相互的。例如你把你的爹媽接到城裡生活,他們會體驗到孤獨,因為他們習慣的融合文化,在這里行不通,人們不喜歡這種融合,會拉開人與人的距離。比如前些年趙本山和宋丹丹的小品《鍾點工》就描寫了這種體驗。最後宋丹丹飾演的鐘點工說自己的工作在果外叫賽靠內這斯特,翻譯成中文叫心理醫生。

在這里有靠譜的「心理醫生」原創文章,微信搜索公眾號tianjinpsy,即可訂閱我的個人公號《心理小廚》,更適合心理學愛好者與新手諮詢師訂閱。


胡言亂語:

我有個兄弟,家境不錯,祖上據說給我黨打江山的,曾立下汗馬功勞。

這個兄弟呢,其實人很聰明上進,就是職業規劃有點怪,電子競技。

當年聯考就啥也沒上,現在快30了在國企混日子,每天就練習魔獸爭霸,據說業余圈子裡頗有名聲。

這兄弟特別怕見親戚。

每次過年過節親戚都要罵他不上進,還催婚,比罵兒子還凶。

舅舅最愛說:你看我兒子XX,清華畢業去了哪裡哪裡留學,現在一年多少收入。

伯伯經常說:再打遊戲老婆都找不到,怎麼這么沒出息?

但是,這兄弟不反感親戚啊。

伯伯做生意的,身家幾個億,每天和姿勢不知道高到哪裡去的人談笑風生。

工作是舅舅安排的,人家是該國企一把手,正廳,現在雖然已經不在一線了,但是仍然威望極高,哥們的幾個領導都是他舅舅一手提拔的,所以他在國企混日子混的理直氣壯,每天早上11點上班,下午3點就下班。

他訓練很刻苦,但是親戚不認可,他們不認為電子競技是職業,認為就是打遊戲荒廢人生。

價值觀不同,可他畏懼親戚,不反感親戚。

為什麼現在年輕人價值觀常和父母不同,但是不反感父母?

因為雖然你爸每天轉朋友圈毒雞湯,但你買房還要他付錢啊!

親戚為什麼會反感?

因為你用不上他啊!

那些反感家裡親戚的,要是親戚個個是高官富商,一句話就能讓他們少奮斗一百年,你看他們還反感不反感?


曹豐澤:

以下是我自己腦補的理論,如有與什麼名人大家雷同請指出,這樣我以後吹水就可以腰板更硬了。
社會的發展伴隨著大集體的擴大與小集體的縮小。從部落開始,大集體擴大到城邦、民族國家、聯盟和世界一體化,小集體縮小到宗族、家族、家庭和獨立個人。
所謂大集體,就是「實現社會運轉所需要的最小單位」。我們知道,當今世界即使中美這樣體量的國家,脫離世界層面的經濟分工也無法運轉下去,更別提其他較小體量的國家了。
所謂小集體,就是「在大集體保護下可以自由活動的最大單位」。我們知道,越是發達的國家和地區,滿足人自由願望所牽掛的集體就越小。在生育社會化之後,親子之間的關系都會逐漸消亡。在大陸,小家庭短時間還不會消亡,但大家族肯定是活不久了。


一苒:

實事求是的說,因為中國這一代年輕人的物質、精神消費水準,比上一代人強太多了。

這個巨大的鴻溝遠遠超越了全球平均水準的年齡「代溝」。

大背景是中國幾十年來的巨大的社會形態變化和改革開放之後連續三十年的經濟增長奇蹟。

而在發達成熟國家或者發展較慢的國家,事情不太一樣。前者一如既往的富裕,你十年前看到的倫敦和慕尼黑跟今天其實差不多。後者一如既往的落後,不必多說。

中國則是突然從班級里墊底的水準沖到了前20%。這個變化太劇烈了。

如果我們從小讀唐詩、背宋詞、看黑貓警長長大,而我們的下一代人大腦里植入了超級晶元,手裡套著鋼鐵俠的機械臂,腳踏真實版筋斗雲,摒棄了1v1婚姻和家庭撫養模式,講全球通用的地球語言。

我估計他們這一代年輕人,也會無可避免的嫌棄我們。


更多@一苒的回答:

  1. 如何看待吉利汽車成為奔馳母公司戴姆勒最大股東?
  2. 為什麼雷克薩斯在Aorqu上評價這么高?
  3. 如何評價「長城汽車遭遇10年最差業績」?
  4. 奇瑞到底是一家怎樣的公司,能否成為中國的本田?
  5. 豐田在大陸為什麼不銷售一款20萬的 MPV?
  6. 為什麼說電動車淘汰內燃機是大勢所趨?
  7. 對於哪些基礎的汽車常識,中國大眾普遍存在錯誤的認知?
  8. 如何看待 SpaceX 獵鷹火箭將搭載特斯拉(Tesla Motors)跑車上太空並待上 10 億年?
  9. 為什麼 SpaceX 的成就大都被輿論歸為馬斯克的個人成果而不是 SpaceX 全體工程師的成就?
  10. 婚姻的本質是什麼?
  11. 如果中國完全放開房價,自由競爭,後果會有多嚴重?
  12. 2018年房價會漲嗎?
  13. 淘寶為什麼把「雙十一」的紅包規則定得那麼復雜難懂,是流程設計有問題,還是故意為之?

我的Aorqulive:

1、特斯拉算不算是汽車界的蘋果?

2、汽車這門生意是怎樣運轉的?

3、車造好了,是怎樣賣出去的?

Aorqu專欄:

公路飛行​zhuanlan.zhihu.com图标


Clyce:

在我看來,這個問題真正的癥結在於:人與人的邊界感。

中國當今年輕人群體,由於個人性格解放思潮以及許多西方文化的感染,對於人與人之間的「邊界」的認知和老一輩人是完全不同的,主要體現在兩點:

1. 更加分明、正交維度更多的邊界。
大陸現在的年輕人群體,相對於老一輩復雜的人際關系而言,更傾向於將人與人之間的邊際清晰化,並且解離化。尤其是在受到更多教育群體中,我們通常會潛在地為不同的人際關系劃分出不同的邊界來,比如商業合作夥伴、同好興趣圈、玩伴、以及知己等等,每種角色之間可能都存在獨一無二的交往舒適區以及邊界。一個有趣的現象是,我常常聽到有人抱怨自己的父輩做事「人情味太重」,不管公事私事總要拉上一些人情,其實背後就是這樣一個差異——對於老一輩人而言,人與人之間的邊界既沒有那麼分明,也沒有那麼多正交的維度。

2. 邊界的定義,由主觀意願而非社會角色主導。
這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影響因素,當前年輕人群體在社交過程中,確立舒適區、形成邊界的過程,主導因素是「彼此的共識」,而非「來自社會的定義」。意即「如果我欣賞並且信任你,那麼我願意撤除一部分我的邊界,擴大我們的舒適區。但反之我則將樹立更多的界限。」人與人之間通過在雙方主觀共識之下的平衡,最終形成穩固的關系。而我們的上一輩(以及一直受上一輩感染的部分這一輩)人則不同,因為成長過程中的文化背景和經歷(一家許多兄弟姐妹、跨地域交流極不方便,以及特定年代的「大鍋飯」經歷),在他們的認知里,定義人與人之間關系的,往往是「社會角色」,而非「主觀意願」。比如「家長和孩子」、「學生和教師」、「丈夫與妻子」等等。所以對於許多上一輩而言兩個人之間的交流方式、邊界劃分,更多地取決於彼此的「社會定位」而非「交流共識」

這樣兩點對於邊界的差異,就會產生「反感親戚」這一非常明顯的現象了。首先對於邊界感明確的年青一代來說,個人空間被人貿然闖入甚至指手畫腳是相當反感的。同時,由於第二條中所指出的,對於邊界定義的不同,部分「親戚」完全無法理解這些人的「邊界」概念,認為作為親戚的身份,突破這些生活邊界進行干涉是十分正常、合情合理的行為。於是矛盾就此產生。

所以答案中有許許多多的個例,仔細分析每個個例不盡相同,有些是親戚的品德敗壞、有些三觀不統一,有些是思想迂腐,有些則沒有任何說的清的明顯品德或價值觀問題,但年夜飯上說的話就是讓人不舒服,為何所有這些不同的情況、不同的程度,卻導致了相同的「反感親戚」的結果?

其實最根本的矛盾就是,
你覺得 「我們的交流明明沒有那麼親密,你憑什麼用你的言行刺探甚至突破我的邊界?」
而「親戚」則認為 「我明明是你的親戚,你憑什麼拒絕我觸碰並影響你的生活?」


阿默:


匿名用戶:

外公老家在湖南鄉下,同輩都是姐姐妹妹只有他一個兒子。外公放在現在的標准下應該是個不折不扣的鳳凰男(無貶義那種,只是山窩里飛出金鳳凰的鳳凰男的意思),軍隊系統的大學教授,後來調職到南京。
剛好昨天聊天他們聊起本來轉業可以轉到我外婆老家成都的研究所,我就隨口一問為什麼是成都呢?外公表示年紀大了都有思鄉之情嘛想要落葉歸根。然後我就問為什麼沒去湖南呢?
這時我外公深色一凜,彷彿被喚醒了什麼內心深色的恐懼,說:
「還好沒去湖南,這要是去了湖南,我們日子可要難過了,到時候去了省城,這鄉下不僅是親戚,連同那些村委書記來城裡辦事,你肯定都要招待。你過得好吧就是天經地義要幫襯鄉里,過得差了吧就要接受親戚的視察,家裡一點事就要被無限放大毫無隱私被一傳十十傳百。
招待一次還是情分,久了就能變成擔米仇。這招待了好吧他下次還要來,還要回鄉下炫耀宣傳,這下一次就有更多的人聞風而來;招待的不好就要落人口實。來一百次次次都招待的好家裡負擔不起,然而一百次有一次沒有招待好就會被說成忘了本。

這也不難理解,按照書面釋義:「人類進化的不同階段上的各種家庭利益集團即家族。」家族是由具有婚姻、血緣和收養關系的人們長期居住的共同群體,在過去按需分配按勞分配的時代,人們形成以家庭作為生活單位的生活模式最主要是為了更加合理地分配創收和食物,而自從社會趨於資本化之後,就出現了一定的貧富差距,你無法消耗的創造可以轉化為金錢儲存,不需要與他人共享。

這一家庭組成的變化導致以氏族為單位的家庭分配模式瓦解,那麼勢必就會損害一部分人的利益,損害到的肯定不是來Aorqu提問的你的利益啦。

於是那些本來就沒辦法創造太多價值的人心裡一萬頭草泥馬呼嘯而過:那個本來和我一個家族的大腿現在要和我撇清關系啦!本來有個有本事的親戚是自己上輩子苦修投胎學收穫的高分答卷,現在跑過來告訴你這門科目不考了不計分,換你你開心嗎?

而後他們轉念一想:「如果我是他親爹/親媽親兒子親妹子的話那他幫我就天經地義,不過雖然他和我不是親的,但他親爹/親媽是我七舅姥爺的外甥女的姑姑的blabla,這論資排輩他小時候我還抱過呢」。

於是他們以此作為論據高舉著「血緣關系」和「你家親戚」的大旗要過來對你的創收進行分配,然而良心發現覺得不能光撈著好不多走動,所以隔三差五來「關心」你賺多少、結婚沒、有沒有好好學習,講完些自以為是的「場面話」以後帶著東西跑了,還沾沾自喜覺得自己是個好長輩顧念舊情懂得social.

然而社會除了氏族關系之外還有一定的階級關系。一般人在日常生活中基本上都與同一階級的人進行交往。而人想要擺脫當前的階級躍遷到上一個階級是非常難的事。而血緣是不講什麼道理的,就像捆綁銷售給你的預裝在手機里的流氓軟體,卸載都卸不了。

對於處於較低階級的人來說,有一個比自己高一階級的親戚在他們眼中是跨越階級的路徑和出口,貧窮使得他們將你當成救命稻草和攀援的繩子,而你作為只被攫取的那一方,還具備一定的判別能力,你當然不會因為一個親戚每天來探聽你隱私而感到無比感動,何況他們每次來吃了還要打包走。

但是如果你易地而處呢?如果是一個和你同一階級甚至高你一個,但是還對你關懷備至,在生活學業和工作當中處處做你導師,你還會討厭他嗎?所以實際上你討厭的並不是親戚,而是窮親戚。但毫無私心幫扶他人的畢竟少,可能你也沒太碰到過,所以這種人也就無法計入你可以吐槽的「親戚」範疇。


袁榮:

因為你精心維護的人和人之間的距離感,一下子就被親戚們用「親戚關系」給打破了。打破得非常輕松,猝不及防。


為啥要填真實姓名:

原來放假是為了休息放鬆,現在放個假比特么上班還累

當一群你平時理都不想理的人,忽然打著親戚的名義沖進你的生活的時候,估計是個人都要崩潰


韓東燃:

現在的年輕人都見多識廣了,料想老家的那幫子親戚也搞不出點什麼大新聞,除了相親、成績、工資,一點乾貨也拿不出來,讓人覺得他們實在是too naive, too simple了。


王洪浩:

我22歲時候父母就都去世了,很多年,我都一個人到處混著。雖然我有親戚,我也很少去聯系他們。於是,很多親戚在過去十幾年都失散了。

「親戚」兩個字實際上是內親外戚的縮寫,顯然自古這都是一對矛盾的組合。「親戚」會不自覺地為他們自己賦予對你的責任感——這種責任感包含了人生大計的、包含了利益分配的、包含了禮儀規矩的,不一而足。

很小很小的時候,覺得親戚如同自己父母一樣,都是家庭的成員。長大了之後,感覺這個世界上絕難有如同父母一般的人。父母在我們小時候替我們屏蔽了很多資訊,讓我們盡可能看到世界上友善溫情的一面。「親戚」對你是有關愛的,也是有私心的。你越長大,越能理解這種復雜性。

當我的母親先去世時,我的「外戚」一族會極度關心我父親再娶的問題。而隨後2年我的父親去世之後,「外戚」一族又總會打聽我阿公阿么的遺產問題——「聽說你阿公在哪哪哪有一套房子,有多少存款。」 「內親」一族亦會以同樣的心態揣度我的「外戚」。在表面和藹的面孔下,我能感知到不少的惡意揣度——而,他們的初衷都是為了你好。我父母去世時,我們家總共的財產也只有現金十萬余元和一個在河北鎮上的小房(至今還沒發產權證好像)。即便如此微小的家產,都能引發不少的爭論。

我很小的時候覺得「外戚一族」、「內親一族」內部是鐵板一塊。我是在農村生活過很長時間的人,我會有這樣的感知。但長大了之後,也不得不面對現實——兄弟鬩於牆,外御其侮似乎太理想了。兄弟姐妹、表親之間性格差異導致的矛盾不少於路人啊;在面對利益時爆發的沖突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我小的時候看魏晉南北朝的歷史讀不懂八王之亂,現在看王導、王敦兄弟在東晉王朝故事不過會心一笑。

我前年突然覺得有一種沖動想回老家看看——我離開我的祖籍已經20年了。我坐飛機到煙台機場,租了一輛車憑著20年的記憶去了我母親帶著我生活過的地方——養馬島、牟平解甲庄……我找到了我母親出生的村子,已經破敗不堪無人居住的她出生時的房子——也是我生活了許久的房子。大肥豬已經沒有了、鴨子也沒有了、葡萄樹也枯萎了、滿處都是蜘蛛網,我跟這棟破屋子合了影。然後向村子的深處走去,我敲了敲我親戚的房門。你可以想像,一個20年都沒見到的人出現在你面前是什麼感覺吧。大家在一起最美好的時光與畫面在腦海中油然而生。我們一起吃了晚飯,談了談我們一起經歷過的事,沒有談當下也沒有談未來,然後我匆匆離開。離開時,好懷念好懷念。不過我覺得保持這種距離和這種感覺最好。

我也在想有一天我成為了別人的親戚怎麼樣才不會讓別人反感:

1 我連自己的孩子都不能強加價值觀,更不要說別人了

2 有難的時候幫難,有喜事的時捧場,其他的時間過好自己的日子就好

3 親兄弟明算賬,可以多吃點虧,但是不扯皮

4 相見時多聊回憶,不談是非

5 生活要過得幸福,就需要簡單,做減法。不可避免地,親戚有時候會讓生活復雜。

==更多文章請到汽車文化 – Aorqu專欄

==更多回答請看王洪浩 答過的問題


林大揪:

因為,我們越來越像親戚長輩眼裡的「罪人」。


哪個有罪之人不反感教官?

前段時間各大平台相繼為回家過年的年輕人出謀劃策,以應對親戚長輩的「年終之問」。

在看似搞笑的背後卻反映出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面對父母的嘮叨,三姑六婆的關心、相親和苦口婆心產生了抗拒和逃避的潛意識。(全文2000字,閱讀需要6分鐘。)

/ 01 /

「自從表哥娶了老婆之後,我就不想經常回家了。」

小鹿剛上大學那會兒,每個月都盼著回家,想著回家能吃到媽媽味道的飯菜,睡著屬於自己的床,過著比在學校舒服百倍的生活。

但是好景不長,在表哥娶老婆之後,家裡的親戚長輩們都把「矛頭」指向了她,因為表嫂年齡跟自己相仿。

一回到家,三姑六婆們就會以她們的經驗告誡著自己,以周圍遵循了她們「經驗法則」的同齡人作為對比對象,這份「看起來」的關心,慢慢地形成了排斥回家的潛意識。

除了「逼婚」,還有很多同樣的現象。

比如:「你考研考上了嗎?」「早跟你說不要去考,讀那麼多書沒用。」

「你在大城市工資也不高啊?還不如安安分分在老家開個小餐館。」

「年底又辭職了?大學生也不過如此,人家國中就出來工作了,現在也過得去啊。」

「你還沒有男朋友啊?我看那某某某也單身,改天我拿個照片給你看看。」

事實上,大部分的長輩都是舊時代的產物,他們的認知只停留在了以偏概全和只看錶面的的層次,並不關心你做出某一個舉動的目的是什麼,一味地以「過來人的經驗」教育著你。

所以讀那麼多書沒用,工作只看眼前的薪資,辭職一定不對,沒男朋友就一定要趕緊去相親,一旦你的思維或行為跳出了他們的「框架」,就像是一個十足的「罪人」。

/ 02 /

「一想到過年回家,我就想到了那個優秀的公務員表哥,他永遠是我的榜樣,堪稱陳獨秀。」小魚這樣跟我說。

他說回家一刻都不想呆在家裡,要麼自己悶在房間要麼找幾個朋友出去。

因為一有親戚朋友過來,基本上都會聊到自己的職業,不出意外,公務員表哥又會變成被吹捧的對象,別人是鮮花,自己連綠葉都當不上。

實際上,大部分的家長會出於「禮讓」,把自己的孩子說得一無是處,談話之間總會有一個你認識的人莫名變成了你的榜樣,他們可能是八竿子打不著的表哥表弟表XXX。

他們是神一樣的存在,把你的不足不斷放大。

如果有克隆性格的方式,父母們恨不得把自己孩子的性格都變得跟「榜樣」一模一樣。

久而久之,自己也會產生內疚和有點自卑的心理,這種潛意識不經意間就會產生。

(以下是原因和方法,感興趣可以往下讀。)

/ 03 /

影響潛意識的兩個主要因素,一個就是心理暗示。

《心理暗示力》中提到:潛意識是能量的發源地,它會使你能夠心想事成,也會讓你厄運連連,這一切在於你心理的工作方式。

就像拜佛求籤,如果抽到下下籤,在處理事情的時候總是心有餘悸,相反地,要是抽到上上籤,做起事來都感覺身心舒適。

除了心理暗示以外,容易對潛意識產生影響的另一個因素是「唯一的答案」。

這是我無意中玩到的一個占卜小遊戲,第一次得出來的結果讓我覺得很準確,內心被撞擊了一下。

但當我第二次輸入相同的名字,得到不一樣的結果之後,第一個結果也就沒有那麼強大的力量了。

這就是「唯一答案」的魅力,星座和占卜也是同樣的方式。

/ 04 /

既然所有不良反應來源於不良心理暗示,那就從根源去尋找保持良好心理暗示的方法。

「萬能金句」得到的啟發

有時候,在考試的前一晚(尤其是英語考試),經常會背一背萬能句式,即使很多時候根本用不上,但是背完後就會感覺舒服多了,信心倍增。

還有時候,會因為做了一個好看的發型,穿上了一件自己覺得好看的衣服而開心一整天,也許周圍的人並不會仔細觀察。

這就是良好的心理暗示起到的一種積極作用。

那麼我們就可以「製作」一個良好的暗示機制,保持一種良性的心態。

可以將自己覺得能帶來積極作用的句子寫在每一張紙上,每張紙只寫一句或一段,數量足夠多之後隨機抽取,每天或者每段時間抽取一張,這樣就能達到持續保持良好暗示的目的。

對於不良的心理暗示的根源以「不較真」的方式對待

「認真你就輸了」,這是人們為不認真態度所找的借口,但是運用得當卻可以發揮好的作用。

就像過年回家面對三姑六婆的「關心」和「建議」,越較真越會產生不良的反應,畢竟他們對所有小輩說的話都是一樣的套路。

而父母之所以貶低自己的孩子,是為了警醒孩子,出發點是好的,只是方式不對。

所以「不較真」就變得極為重要,通常就是「陪笑」。

對親近的人才需要解釋

有時候我們會覺得越解釋誤解越深,越心累。

如果對所有人都要耐心地解釋將會花費很大的時間和精力,更何況很大一部分人都是八竿子打不著的人,這時候羅永浩有一個非常好的方法。

他對於別人的誤解總是輕描淡寫地說無所謂,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釋,除了自己的親人。

因為只有親人才會為你真正難過和關心,而對於只是寒暄交談的長輩,並不需要過多解釋。

/ 最後 /

「萬能金句的啟發」可以用在生活上的方方面面,以建立一種良好的心理暗示。

另外寫這篇文章註定引發爭議,值得共同思考,但是個人認為用否定式的教育會產生很嚴重的不良心理暗示。

最後,分享一個讓我感觸很深的泰國教育片——「再試一次」。

—————往下看—————

收藏記得點贊哦~

文章首發於公眾號「揪著」,搜索不到也可以搜 jiuzhe100。

回復「思維」教你擁有異於常人的思維方式;回復「解決問題」教你遇到問題時有總體的解決思路。

還有更多關於成長必備的思考丨心理丨方法的文章也值得閱讀。

左下角點個贊再走吧~


喬加西:

這種事是不分國界和時代的。有個段子:

20世紀匈牙利傑出的劇作家費倫茨·莫爾納爾喜歡簡單而寧靜的生活,尤其是在寫劇本的時候,更是討厭被人打擾。由於工作的關系,他長期居住在維也納的一家小旅館里,不與外界打交道。一天,親戚們來看望他,希望能分享一下他的成功。因為知道莫爾納爾非常不喜歡和人打交道的脾氣,所以大家早就做好了被冷遇的思想準備。但讓他們感到吃驚的是,莫爾納爾不但沒有生氣,反而熱情地接待了他們。晚飯過後,作家堅持讓大家坐下來一起合影留念。看到他的變化,親戚們高高興興地離開了。幾天過後,照片洗了出來,莫爾納爾卻沒有收藏的意思。相反,他鄭重其事地把照片交給了旅館的門衛,然後吩咐道:「請記住照片上的人,無論任何時候都不要讓他們進來!」

還有經典散文《窮親戚》

Poor Relatives《窮親戚》

 A poor relation?

  –is the most irrelevant thing in nature.

  一a piece of impertinent correspondency,

  –an odious approximation,

  –a haunting conscience.

  一a preposterous shadow、lengthening in the noontide of your prosperity,

  一an unwelcome remembrancer.

  一a perpetually recurring mortification.

  –a drain on your purse,

  一a more intolerable dun upon your pride,

  –a drawback upon Success,

  –a rebuke to your rising,

  –a stain in your blood,

  –a blot on your scutcheon,

  二a rent in your garment,

  –a death’s head at your banquet,

  –Agathocles’pot,

  一a Mordecai in your gate,

  –a Lazarus at your door,la lion in your path,

  –a frog in your chamber,

  –a fly in your ointment,

  –a mote In your eye.

  –a triumph to your enemy.

  –an apology to your friends.

  –the one thing not needful,

  一the hail in harvest,

  一the ounce of sour in a pound of sweet

  一名窮親戚是什麼?

  –那是天底下最不親不戚的人了,

  –一種跡近瀆犯的相應關系,

  –一件令人作嘔的近似事物,

  –一樁纏人要命的良心負擔,

  –一個荒謬已極的身邊怪影,愈是你好運的太陽當空高照,它就伸得愈長,

  – 一位不受歡迎的提醒人,

  – 一種反覆不絕的沮喪,

  –一個你錢袋上的漏洞,

  –一聲對你榮譽上更為難堪催索,

  –一件你事業上的拖累,

  –一層你升遷上的障礙,

  –一宗你血統上的不純,

  –一個你家聲上的污點,

  – 一處你服裝上的破綻,

  一一你家筵席上的死人骷髏,

  –阿迦索克里斯的討吃鍋盆,

  –宅門前的莫底斯,

  一一堂門上的拉匝斯,

  – 一頭攔路的獅子,

  – 一隻亂室的青蛙,

  一隻蘭脂薌澤中的蒼蠅,

  –一撮你眼睛裡面的灰塵,

  一一對你的冤家,是他的一場勝利,

  –對你的朋友,是你的一番解釋,

  – 一件誰也不要收留的什物,

  –一陣收穫季節的冰雹,

  –一團甜蜜中的一瓢苦水。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