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很多人都認為做科研就得忍受清貧的生活?

問題描述:最近看到一個帖子,一個剛畢業不久的博士提問說:做科研如何能快速賺到一百萬。他解釋說一發小從小成績就不如他,國中都沒考上讀了職校,大學畢業於北京某中央開頭藝校,現在一年凈收入也有百萬,他就很不服為什麼自己辛辛苦苦讀到博士最後出來還不如他的那個朋友賺的多。結果下面的評論罵聲一片,雖然也有一些人理性幫他解答問題,但是大多數人都是說「你這種人最好早點滾出高校」,「根本不配當老師,在高校只會誤人子弟」,「…
, , , ,
Aorqu用戶:
大多數人認為科研工作者應該忍受清貧的生活可能與特殊時代的政治宣傳有關,吃苦耐勞,無私奉獻深入人心。並且大家好像也將科研工作者的工作神秘化,認為這必須得在清貧的狀態下才做得好,好像謀求些正當收入就為人所不恥了。說到底科研工作者的待遇低都是文化背景和社會輿論的結果,一時半會難以改變,不過希望大家能夠知道幾點:1.科學研究和其它工作一樣,有許多有熱情的人在做,也有一部分人將其作為一份謀生的工作(顯然虧了),當然,極有熱情和極度功利的都在少數。2.科學在人類進步和社會發展中的作用不言而喻,雖然某些基礎研究似乎沒價值,但對納稅人來說這也是必不可少的投資,有的可能改變了你的生活,有的肯能改變你子孫後代的生活。
3.可能所謂「撈錢」的大項目在缺乏監管的情況下確實存在,但並不能否定中國基層科研人員待遇低的總體情況,希望不論是國家層面還是社會輿論層面都能關心一下這個問題,別一提到科研人員就覺得他們應該自甘清貧 。


留德華叫獸:

大陸社會輿論、價值觀導向。

此外,大眾缺少知識付費、知識變現的意識。

當然了,這是大陸以前的情況,現在也在慢慢好轉。

大陸許多教授開始「創業」辦公室,獎技術產業化應用於實際。

特別是最近大陸出台的青年千人和千人計劃,吸引了大批海外優秀學者爭相回國。

我想這是一個很好的趨勢

一方面,大陸的科研、科技會大步向前。

另一方面,這些專家的收入引起的社會輿論

會使大眾逐漸接受高學歷是可以=高收入的。

以上,這些觀念或許存在於中國

但是,在國外做科研絕對不清貧。

例如,瑞士做博後,年薪80w人民幣~

下面是史上最全 全球學術界工資匯總

全球學術界博士、博後、教職工資和福利大PK(持續更新中)

僅貼出一些亮點:

2017.10.23 當天匯率:

1歐元/瑞郎 = 7.8人民幣, 1美元(刀) = 6.64人幣, 1澳元 = 5.18人幣, 1加元 = 5.25人幣, 1英鎊(胖子) = 8.84人幣, 1新加坡元 = 4.87人幣,1港幣=0.85人幣

1,高校博士:

瑞士:5.5-8w瑞郎/年, 理工科比文科高1w多 (單身稅後工資約70%) ETH Salary

荷蘭和德國:2.5-5w歐/年(分50%-100%不等的契約, 單身稅後工資一般約稅前的60%)

2,高校博後:

瑞士:計算機類博後9w瑞郎左右/年

德國、挪威:博後5w歐元左右

美國:4-6w刀

3,工業界博後

美國:Google,IBM,微軟等IT巨頭都有招博後位置,工資比research scientist低一些,但比學校博後高很多,一般有8w刀+

瑞士:IBM博後10w瑞郎+

4,國家實驗室博後

美國:一般6-8w刀,例如Los Alamos博後年薪:

Postdoctoral Salary Guidelines

德國:馬普所年薪(TVL-13或14)5w歐+

5,高校教職:

美國:公立大學例如Clemson大學助理教授7w刀+,終身(副)教授9w刀,正教授10w刀+;私立大學會高很多,商學院也會高很多(公立學校ap都有20w刀+),並且12個月工資

有些Faculty簽9個月契約,另外3個月可以去工業界,或者申請到NSF基金來pay自己,有些學校可以pay5個月。

加拿大:溫哥華地區助教9-14w加元, 滑鐵盧大學計算機系 終身軌(the salary range is $110,000 to $170,000)

英國:Lecturer(助理教授同級)4w磅左右(例子:格林威治大學£32,004 to £37,075 plus £3569 London weighting per annum),也有5w+的(例子:倫敦政經數學系AP £53,004 (GBP) per annum inclusive),終身教授46k胖子/月(忘了是哪個學校招聘廣告了)。

6,特殊人才計劃

(青年)千人計劃:近幾年大陸如火如荼,年薪30-60w人民幣,國家一次性50w補貼,科研啟動資金100-300w,省、市、學校層面也都有不同程度的補貼,深圳是我看到補貼力度最大的,全部加起來科研基金能達到1000w人民幣。這是一個學術界與工業界爭奪人才的好現象。

瑪麗居里學者:分博士和博後職位,通常base在歐洲,按國家不同工資也不同,通常和當地全職的工資一樣高,並且有超高的出差、訪問經費。例如德國居里博士稅前3000歐/月,法國居里博後稅前6000+歐/月, 單身稅後3600。

7,額外Tips(醫保\工作\移民\語言\子女教育)

8,所在城市生活成本

敬請關註:

[運籌帷幄]大數據和人工智慧時代下的運籌學

[尖峰時刻]DIY全球留學申請、生活飛躍計劃


Frog Bob:

因為人們潛意識里,都希望別人為自己犧牲,而自己不需要付出代價。就好像,希望醫生無償治病,希望作家無償寫作……一邊把某種職業當成聖人的所在,一邊強迫普通的從業者做無欲無求一心奉獻的聖人。把對方奉為聖人,和把自己當成世界的中心,是一回事兒。把對方奉為極度的聖人,也就意味著自私到看不到對方的真實需要。每個人都或多或少有過討好別人謀求私利的經驗吧?

人們無法追查醫生、科學家和作家到底有多少財產,不知道他們到底是不是無欲無求,那麼自然的推理就是:只要他們始終貧窮不就行了么?

這種情形往往有美好的名義——為了真理,為了弱者,為了文化……而沒有人跳出來說:這樣不對,這是殺雞取卵的做法——只有醫生的工資足夠高,才會有更多的優秀的學生選擇醫學;只有版稅足夠高,才會有更多的優秀作品面世……你可以強迫醫生無償勞動,但你沒辦法強迫高中畢業生去讀醫學院。

不尊重,或者不理解他人作為一個完整的人的復雜性,結果只有兩種,要麼神化,要麼魔化。歸根到底,只是在攻擊他人的慾望,並放縱自己的慾望而已。


ptowner:

這要看「很多人」指的是誰吧?
如果是非科研人員對科研人員的認知,那他們很無聊,別人賺多賺少關他什麼事。
但如果很多人指的是科研人員自己,其實我覺得有「為理想不為賺錢」的想法特別正常。我和我的同事都是這么想的。

我注意到一個問題,跟中國不同,美國高校的教授和其他科研人員是很少做兼職的,並不是因為他們工資高到一個不行(美國公立學校的高校教師薪資在網上都可以查到),而是大多數人覺得「自己沒有多餘的精力了,錢夠花就好」

很多人可能會說,美國高校教師的薪資不算「清貧」吧?是的,不算,但是如果單純從錢的角度來說,選擇留在高校的人做出這個選擇的同時已經放棄了很多錢。我和我老公都是博士,他是數學,我是認知科學,都不是應用類學科,就業難度差不太多。我是從小就想做教授的人,他喜歡工業界的節奏,所以我們一直都很清楚這輩子我的工資是都不可能超過他了。他剛畢業的第一份工作,起薪130k,還有各種cash bonus和stock options。我的起薪(說是起薪其實接下來七年一直到拿到tenure,都不會有什麼實際變化,每年就按照inflation rate漲一點而已)80k,有一堆research fund但那個又不能花在自己身上。我的薪資跟其他高校的朋友比可能還好一點,因為我在私立大學。取決於大學所在位置,Assistant Professor年薪低到4-5萬的可能也是有的。

這還是我們倆工資最接近的時候。接下來如果一切順利我還能在拿到tenure和升到full professor的時候漲兩次工資,but that』s probably it
而我老公工作兩年以後已經漲了一級工資了,如果過幾年升manager的話大概翻一倍都是有可能的。而且在工業界不是像我們一樣等固定的時間,比如tenure clock就是七年,七年內我在收入方面什麼都不會變,而他們有很多可以maneuver的地方,比如他有一個朋友在公司A做了三年沒有升職,就決定跳槽去公司B,公司A為了留住他就給了他一份新的offer去beat公司B的offer,兩家公司就打起了價格戰。

在高校的我們是很難有這種機會的。價格是供求關系決定的,高校工作機會極少想要在高校從業的人又多,在我們學科平均五個人競爭一個位置。有些學科競爭小的多,比如很多學校的CS幾乎找不到人來教,工資就比其他學科高很多。

在終於拿到高校的offer的時候,我們大多數人都已經很開心了,覺得居然有人肯花錢讓我做研究!我們根本不會negotiate起薪,基本上就是counter一下研究經費,teaching load,最多看看能不能挑個有窗戶的辦公室,很少有人在這里用多大精力,但其實這個環節的結果決定了接下來十幾年、幾十年你的工資水準。我老公跟他的公司negotiate的時候,對方直接問他,what』s your ideal salary range? 他告訴對方140k(在知道同類型的工作大概都在120k的情況下),兩邊來來去去幾輪最後定在了130k

這一段是想說,在工業界的人很清楚自己的價值,也很努力地去爭取。在學術界的人還是有一種「搞學術是我的理想,談錢就不合適了吧」的想法。

最後總結一下,在美國搞科研的人絕對算不上「清貧」,但他們如果真的在乎錢,不做這一行通常可以賺更多,所以還是算「為了理想放棄了一定物質享受」的群體。


Aorqu用戶:
受邀。不過我的答案向來只廢話,不提供解決方案。

我在這類話題下的字數已經多到令人作嘔了。
博士畢業在即感覺導師在刁難自己,很可能會影響畢業,應如何應對?
對於搞科研學術的研究所而言,究竟該專注於平心靜氣做好研究工作,還是應該為以後找工作早做打算?
讀博士或者拿到博士學位以後經歷和感受是怎樣的?
Aorqu是不是年輕人比較多,很多基本的道理需要重重複復地講。

這不是科不科研的問題。我們大陸,不敢說長久以來,至少現在似乎有一種文化,那就是幹什麼都是一樣「掙錢」,職業生涯並不納入人生價值的實現。不同的職業,其內容是次要的,其收入是主要的。有很多人覺得,誰談職業不以收入作為第一位誰就是耍流氓。讀博也好,去公司也好,考公務員也好,都只是option。一個人很可能對哪個都沒什麼熱情,如果不看錢,就真不知道還能憑什麼其他標准去選擇了。這可能是由於從小到大他們都是被逼著做事,長期沒有被關心過「你喜歡什麼」,也沒有培養出興趣愛好特長,只是變成了一個完成世俗任務的機器。於是久而久之自己也喪失了認識自己喜好的能力,也沒啥喜好,現在培養也遲了。於是人生除了多掙點兒錢換成物質享受還有點盼頭之外,想不到別的啥意義。很多人探討為什麼我們現在的社會這么物質和拜金,提出很多理由,但我覺得「中國式的應試教育」(國外的教育也不是完全不應試)應該是很重要的因素。一個高學歷的人,如果他對人生除了多掙點錢吃好的穿好的住好的用好的(包括給小孩也吃好穿好住好用好)之外沒別的指望,那他就往往可能僅僅是應試教育下的成功者。

說完了。
=========================
我發現這個提問有兩方面問題,我只針對了一方面。
一是那個同學覺得自己讀了博士收入不如人家沒上大學出來打工的,覺得不服氣。我之前主要是在評論這個方面。

二是很多人看到這樣的報怨就說這個人做科研卻耐不住清貧——而這才是引起本頁問題的原因,我沒有對這個方面進行評論,但是很多人回答得很好:就是因為被洗腦吧。因此我也不展開了。

最後解釋一下為什麼我會把這個問題扯到應試教育上。

很多人都容易想到那個「需求層次」理論。但是這個理論中的幾個層次要區分一下。生存和物質需求是本能,不用教就懂的。但是更高層次的社會和文化需求,則不是一滿足生存和物質需求之後就會自動產生的,而是要通過相應的教育才有可能產生。如果沒有受過教育,就算再滿足生存和物質需求,一個人也產生不了更高的文化需求。這就是為什麼有些段子說:等我有錢了,下館子叫兩碗面,吃一碗,倒一碗。普遍地說就是拿物質需求(「能否當飯吃」)來衡量高深學問。如果已經算受過教育了,還是不懂尋求一些高層次需求,只盯在基本需求層次,那就是教育出了問題。我覺得我們國家的教育沒有把人教成有情趣的人。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