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很多人都認為做科研就得忍受清貧的生活?

問題描述:最近看到一個帖子,一個剛畢業不久的博士提問說:做科研如何能快速賺到一百萬。他解釋說一發小從小成績就不如他,國中都沒考上讀了職校,大學畢業於北京某中央開頭藝校,現在一年凈收入也有百萬,他就很不服為什麼自己辛辛苦苦讀到博士最後出來還不如他的那個朋友賺的多。結果下面的評論罵聲一片,雖然也有一些人理性幫他解答問題,但是大多數人都是說「你這種人最好早點滾出高校」,「根本不配當老師,在高校只會誤人子弟」,「…
, , , ,
Aorqu用戶物理學:

因為事實是這樣。是的,做科研就要做好忍受清貧的準備,想大富大貴就不要做科研。

科研工資低,想拿到像樣的教職就得玩命拼, 每周的工作時間大約是別的職業的2倍,幾乎沒有假期,工作時間不定,作息不定。即使成了名教授的工資和別的行業相應資歷的人的工資也是無法相比的。(比如和金融、法律相比要低好幾倍)。

拿做科研的人圖什麼?

一是興趣。能做自己最喜歡做的事情,自己對自己的工作內容和進度有幾乎100%的把控能力。

二是做科研的人相對來說比較純粹,能更容易交到更多交心的好朋友。

三是也許能夠為後世留下自己的貢獻。比如每個人都知道上世紀最偉大的物理學家是愛因斯坦,可是沒人知道上世紀各個時期的首富是誰。錢再多,死了也帶不走。

四是科研相對來說受政治的影響比較小,不管朝廷風雲突變,總是需要科學家的。從事政商,搞不好站錯了隊就永世不得翻身。搞科研的技術和知識在手就有飯吃,還吃得光彩。哪怕世界上最有權勢和財富的人也沒法改變客觀規律,而科學家就是掌握和探索客觀規律的人。

PS:很多人說不富和清貧之間有很大區別。是的,但大部分做科研的人做的是postdoc、research scientist之類的臨時職位,其收入是沒有保障的。少部分拿到教職的人,工資也並不高,在別的行業同等資歷和能力的人看來,就是極低的收入。

科研是一個特殊的行業。就像Witten說的,每年只需要一個科學家,之所以培養100個是因為我們事先不會知道哪一個能脫穎而出。某種意義上說,科研就是體育競技。說的難聽點,90%的人是給剩下10%的人做炮灰的。所以普通科研人員的待遇不能太好,不然會造成資源的浪費。

實際上退出學術界的現象非常普遍(應該說絕大部分PhD最終都退出了學術界),也很正常。這是體制內正常的健康的淘汰和選擇機制。退出的人不一定不如不退出的人聰明,退出也有很多原因,但留下來的大部分都是有志科研並且有一定能力的人。所以我認為以『太多人退出學術』作為理由來要求提高科研人員待遇是不合理的。

在美國,學術界人員的待遇和其他行業(在考慮工作量)相比也是極低極低的。


章魚和飯:

科研工作者和常人無異,做科研不代表要忍受清貧。賦予科研工作者『熱愛學術,安貧樂道』的使命是上世紀國家基於國情宣傳的政治口號之一。改革開放以後,市場經濟得到發展,人們不再靠國家定額分配,要靠自己掙錢成家生活,『不記個人名利,清苦為社會』的上世紀平均主義思想早已站不住腳。

在這個時代,要求科研工作者不計名利,好比要求人們不記薪資去私企工作、相親不看對方長相。科學的本旨就是為了人類更好的發展和生存,那麼「只為科學」這個概念,則像說爸爸像兒子一樣弄反了關系。如果「只為科學」指的是只為了國家科學的發展的理想,那麼在如今政府主導的市場經濟,收入就得由著經濟規律來。

如果一個工科科研工作者,不得到足夠的報酬,這是不合理的,因為工程就是服務於工業生產,並且工業是近年中國經濟增長的頂樑柱,俗話說,『可以很賺錢的地方』。專利、技術轉讓、專家諮詢,無不在擴大社會生產力的同時提高了相關工作者的收入。在這個背景下,如果期待他們清貧,那麼就要給他/她們套上枷鎖,讓他/她們做飯給社會吃,提供免費的專利,或者逼他/她們做奴隸,拿微不足道的薪資去干有效率的事。

至於相對來說外快不多的人文學科和理論科學的科研工作者,如果收入主要來自於單位的工資、並且為了討論狹義定義這個單位是大學,收入不及上一個類別。這類科研工作者,如果不做有外快的事,也許離「清貧」的口號更近一些,但按照「不計名利」的假設,如果不能保證他們的生活質量,當今社會的物質繁榮將會使這片領域只留剩下全身心熱愛研究而又不為物質所動的活佛級人物。活佛是少的,所以國家不希望這么做,因為人文學科和理論科學的發展支持了國家軟實力,宏觀來說與國家未來持續發展密切相關。國家必須通過提供足夠好的待遇,從而讓那些喜歡科研的人堅持他/她們的道路,而不是為了生計去當白領,商人或是公務員。

也許在二十一世紀10年代,你有一天還是遇到了唾棄錢財、認為科研就應該忍受清貧的人。如果他/她在上個世紀時間呆的更長,那麼這來自於他/她的時代,與你的情況無關;如果他/她是有著「崇高”的理想對你不屑一顧,那麼他/她要麼是時光穿越來的,要麼就是一個沒有認清現實的人;如果不是因為他/她們不在乎錢,而是喜歡給自己戴上神聖的帽子,鞭笞庸俗之人,那麼請認清他/她們的目的,不要誤解了科研。不過,請不要表現得斤斤計較眼前的物質,也要了解到,科研有時並不是某個個體最賺錢的途徑。說自己倖幸苦苦讀到博士還不及同齡打工的人的收入的人,大概還不明白自己讀博士是為了做什麼、怎麼發展,以及自己和別人的區別在哪兒。


Aorqu用戶:
A: You deserve better.
B: I deserve what I get.
從兩方面來說。
做科研的,至少在我眼裡,的確 deserve better
在我看來,很多職業能掙那麼多完全是畸形,很多職業只掙那麼少也是畸形。
但是,現實來說,賺多少並不是根據「應該」來定的,而是根據供需來定的,就不說工資了,很多莫名其妙的東西還被炒出天價呢。
我並不覺得科研就「應該」清貧……但是你就是清貧了,你要怎麼樣呢?——這才是真正的問題。


Aorqu用戶:
曼昆《經濟學原理》:「教授在研究中獲得的樂趣彌補了工資的不足。」


ChaselLand:

如果你覺得做科學高尚,所以甘願清貧,我只能說做窮人一點都不高尚。
要麼大幅度提高知識分子待遇,要麼老子轉行,智商比你高憑什麼掙得沒你們多。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