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感覺中國大部分科研工作者都比較水,但是中國科技進步迅速而且強大?

問題描述:我所在的層次,不能說很高,但是也不算特別低了。可是周圍大家都水準感覺總體都不高,充滿了各種問題。在Aorqu看看大家都討論,感覺各課題組都差不多。那麼為什麼中國科研整體實力增長迅速而且確實強勁呢?是要分專業看待?還是說其實只要有.001%的人在做實事就夠了?還是別的原因呢?其他國家,如美國,是不是也是類似的情況呢?
, , , ,
機械人孔博博:

謝邀,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答一發。

宇宙學第一假設是,地球上的已知物理定律,也適用於宇宙其它星體。這個假設很有啟發。

橫向推廣,你的感覺其實也適用於美歐日等發達國家的科技圈。你如果生活在美國科研圈,你也會感覺怎麼周圍的科研人員都這么水呢。因為天才很少,天才的發現更少。

縱向看,整個人類科技史,偉大的科學家也不多,而且會越來越少。因為現在的科學發展,已經進入團隊協作的階段。任何人想一個人搞一個開創性成果都很難。

因此,水是常態,不水是例外。

那為什麼中國科技還發展這么快呢?

那是因為現有的科技,我們還落後。落後越多,發展起來就越快。現有的科技在那邊擺着,拿過來學會了就行,發展自然就快。當然這也有很多前提條件,比如國家穩定、底子好、重視教育、科研人員多等等。

這也符合市場經濟下,科學技術擴散的規律,高科技會由科技水準高的地方向科技水準低的地方擴散。後發優勢就是這么一個意思。

隨着中國科技發展趕上歐美,進入科技原創領域,也就是任正非說的「無人區」,我們也會面臨科技發展放緩問題。因此,我們國家發展也要轉型了。怎麼能出更多的原創性科研成果,成為了國家面臨的難題。

一孔之見,僅供參考。


焚海燉魚:

謝邀

根據科睿唯安(Clarivate Analytics)基於Web of Science數據,通過對過去十一年間引文數據分析,發佈的2018年度「高被引科學家」名單,在21個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領域高4000餘名高被引科學家中,美國高被引科學家數量為2639人次;英國為546人次;中國大陸為482人次,另中國香港50人次、中國澳門5人次、中國台灣20人次,中國合計557人次。

所以,全球75.9億人口(18年數據),十一年的科學研究中,走在世界科技前沿的僅有這4000多位大牛,包括一些獲得過諾貝爾獎的科學家,和高被引科學家這一時期的貢獻比,他們都在「劃水」,至於為什麼題主感覺中國科技進步迅速(和美國人比還談不上強大),2017年該機構甄選的3000餘人名單中,中國大陸高被引科學家僅249位,從佔比上來說去年大陸高被引科學家數量的增幅顯著,且從增長趨勢上看,2019年中國大陸或許有機會實現對英國的趕超。

因而題主的感受並不是中國獨有或數據造假,真正推動前沿科學和先進技術研究發展的,僅有極少數的精英科學家。此外,現代科技發展的氪金程度也決定了,縱使部分科學家有天縱之才,但不一定能轉換成為看得見的成果,只有國家經濟增長、持續投入,「平庸水日子」的科學家們才有機會向所在領域的巔峰發起沖擊。


王璟:

你先說你的層次,這樣我們比較好針對性回答

一定要說的話,我覺得還是那句話,廣大人民民眾才是歷史的創造者

看上去水的科研工作者給那些相對強一些的科研工作者積累的數據,是極其重要的

甚至我認為比總結數據更重要


某些明顯帶有英雄史觀思想的人,球球你們讀一下庫恩的《科學革命的範式》或者是大陸的《科學哲學十講》

科學革命不是在一個天才的腦子里發生的,不是在幾個天才的腦子里發生的,而是至少以整個科學的community(大陸翻譯叫科學共同體),以各種方式,實驗數據和其它,一點點推翻保護帶逼近舊理論的核心從而發生的

沒有第谷整天觀測,哪有開普勒三定律?


tom zhang:

因為幾乎所有成熟的行業的各個層次的人都基本服從正態分佈。所以你會有水的感覺。

其次,天朝人多,牛逼的人雖然概率低,但是架不住基數大。在這些牛人扛着的條件下,所以你會發現天朝科研進步很快。

補充一點,天朝近些年在科研上砸的錢的確是很多。

人多,錢多,什麼事辦不成?


Aorqu用戶:

飽和式科研了解一下


匿名用戶:

因為中國通過改革開放,放下意識形態的對抗,主動融入了美國主導的世界秩序里。一方面經濟上大發展,有錢投資科學研究了,另一方面,科學共同體也對中國敞開了大門,中國可以買到先進的實驗儀器分析工具,留學海外又帶來了先進的科學理念研究方法,最後還有科學共同體的同行評議頂級期刊幫助我們篩選人才,科研的基礎設施別人已經幫你造好了,路線也給你指明了,甚至坑都有大牛幫你挖好了,你只需要往裡跳,那追趕的速度當然就會很快。

但這一切並不是理所當然的,如果我們沒有融入世界秩序,如果我們繼續扛着意識形態的紅旗,如果我們沒有認清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一切都以階級鬥爭為綱,那科學研究很可能就會走向李森科式的結局,大家都去搞什麼前進子特異功能畝產萬斤了,篩選出來的都是溜須拍馬的人才,路線錯誤,就算給你十個愛因斯坦,他也只能蹲牛棚啊。

當時鄧稼先正在青海基地受批鬥,周恩來批示他回京見楊振寧。後來鄧稼先夫人許鹿希感嘆道:「我盡管不信佛,但是對這件事情總覺得冥冥之中上天有個安排,讓楊振寧來救鄧稼先一命!」
7月14日,周恩來在會見來訪的美籍華人學者任之恭、林家翹等時,再次稱贊楊振寧的意見,並要陪同會見的時任北京大學革命委員會副主任周培源提倡一下基礎理論。
周培源希望趁這個機會將自己的一篇遲遲未能問世的文章推出。1971年,他在全國高等教育工作會議上發言,慷慨陳詞:「現在理科教育革命中有一種傾向是『理向工靠』,這是葬送理科。現在不研究基礎理論,這是目光短淺。有些理論目前看來用不上,但從長遠來看都有用。」1972年春,他將這一發言整理成《對綜合大學理科教育革命的一些看法》,但《人民日報》一直拖着不發表,理由是需要「徵求意見」。
10月,文章終於在《光明日報》發表了。「《人民日報》不給發表,說是姚文元的意思,沖擊教育革命。總理又批給了《光明日報》,我沒請示姚文元就直接發表了。張春橋、姚文元馬上組織上海《文匯報》批判,說是教育復辟。」時任《光明日報》編輯部門負責人張常海告訴《中國新聞周刊》。


Aorqu用戶:

個人覺得應該主要是兩個原因。

  1. 中國科研人員數量巨大,每個人貢獻一點點,最後量變引起質變也會促進整個國家科技的進步。你作為個人當然無法感受到全國的科研人員這個龐大的群體所創造的貢獻的總和。但如果你是管理人員就能感受到了。舉個例子,我們實驗室十幾個博士加十幾個碩士,一個博士幾年才能發一篇文章,大家都覺得自己沒啥像樣的科研成果,但是大老闆各種項目,基金,獎項拿到手軟,有外人來交流的時候,隨便拿點實驗室的成果就能忽悠他們一整天。
  2. 大部分課題組的確接觸不到頂尖的科研項目。能讓人感受到中國科技進步迅速的科研成果基本上的被大陸外媒體廣泛報道的,比如說北斗,探月,天眼FAST這種。大家想想自己實驗室的科研成果有被廣泛報道過嗎?反正我們整個學院從創立到現在都沒有啥科研成果被大陸外的媒體廣泛報道。

有360天了么:

中國不是大部分科研工作者都比較水,是只有萬分之一的不水。

萬分之一是什麼概念?一萬是平均人一生能知道名字並說過一兩句話的人的數目。那麼,有可能你一生都只見過水的人。

然而,萬分之一乘以2000萬的科研工作者基數,也有2000個大牛。

這些大牛帶動了中國的科技飛速前進。

可能有的國家,基礎教育紮實,科研資金雄厚,科學家不水的幾率是千分之一,但是國家養不起多少科研工作者。基數少,大牛總量低。

也有的國家,基礎教育不紮實,科研資金少,有希望的科研工作者沒有機會出頭,大牛也不多。

所以……

另外,大牛是引領者,是指路人,而那些不那麼牛的你所謂水貨,正一點一滴的積累著基礎研究數據,做着可能沒有大發現但必須做的事。再好的設計也要有建築工來實現,再好的理論也要有人去驗證,去實現。沒有他們,大牛也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正是全中國千千萬萬的科研工作者一起努力,才創造了中國科技大發展的奇蹟。

感謝國家富強,感謝大牛引領,感謝普通科研工作者做臟活累活默默無聞!


王昕覃:

瀉葯 @芝士喵

贊同高票,在很多領域「水」或者叫平庸的確是一種常態 @pansz 。但是更有意義的討論是,我們得思考一下,這些水是怎麼灌出來的。

中國科技的進步,依賴於改革開放這個基本盤改革開放後,國家跑得很快,很多時候我們的教育,培養出來的人才趕不上實踐的發展,這是根本原因,大家觀察到的科研工作者比較水也與這個因素密切相關。國家高速發展的狀態下,每年從國家、部委到省市、學校才會放出那麼多課題,同時211,985國家工程和雙一流也都是這個背景下的產物,而211,985和雙一流自然成了科研排頭兵。

所以真正的問題是,國家想趕快培養很多人才,但是人才培養需要一定的周期。昨天晚上外交部一位領事參贊過來講座,整個領事中心才兩百多號人,他們去年一年遇到37萬條訴求,處理了8萬個案子。可想而知,工作壓力是有多大。為什麼呢?因為1949年到1978年這三十年,整個新中國的出境人數才1000萬多一點,而2018年的處境人數達到了1.69億人次。國家發展太快了,實踐已經高於認識,別說科研和理論的跟進。這就是現實,推廣到很多學術領域也是一個道理。

怎麼辦呢?「拿來主義」很受用。所以,海龜、各種人才計劃引進成為一種快速手段。這個在發車早期很管用,相關領域的人也上了車,分了紅利,這個得感謝資本主義國家的培養。早期回來那批人,把實驗室也建起來,很多成了院士、長江學者、首席專家、學科帶頭人等。他們帶的學生,大多也成為該領域的標桿。

但是,隨着擴招以及近些年的發展,這種情形在被不斷打破,學術領域浮躁了。我知道的情況是,有一些從從國外的回來的「專家」、「教授」,包括一些有光環的頭銜的學者,其中很大一部分人並沒有他們在國外導師那種耐心來培養自己的研究所。這個是很遺憾的。

其次,國外引進回來的人尚且如此,本土環境培養起來的很多大陸教授難免具有一些官僚和本本主義。跟着這樣的導師,學術不利,但對學生的入世發展或進入體制也許作用更強,而很多學生在學術與後者之間,選擇了後者。如何處理名利場這是學術人都會面臨的困惑,但是只要現實一點,身段就放下來了所以,每年那麼多的課題,有人拿得手軟,有人幾年不開鍋,變得很正常,學術生態中的秩序(分蛋糕)也被建立起來了。

話說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就研究所這個群體自身而言,在說一些。我所在的學科,至少我發覺,很多學生浪費了自己太多的時間(看書太少、理論缺乏、學術訓練單一、不知道自己的時間應該怎麼利用),導師也在浪費學生的時間(找學生干很多雜活、報賬、寫材料、應酬也有)。學生缺乏意識上的自覺,即研究所應該怎麼度過,以及怎麼做研究。

我們的研究所,最大的問題就是學科基礎薄弱,缺乏系統的學術訓練,但是也得輕裝上陣。大陸研究所發生規模效應,看看研究所(碩博)培養過程就知道了。高校中的有一大部分研究所,始終不清楚碩博不是考出來的,而是做出來的。很多人以為考上研究所,就輕鬆了,發兩篇文章就能拿到學位。英文 research 這個字非常有意義,search 是尋找,而 research 是再尋找,所以每個人都要 research ,不斷的一遍一遍再尋找,才能使學術精進,太多人淺嘗輒止了。動機不純,怎麼潛心學術呢?

在這個大背景下,科研工作量大而雜,但真正熱愛學術的人少之又少,因此學術民工多了。樓主所謂的水,就是這么灌出來的。

最後,我想說,國家的發展很快,很多領域,實際的配套人才並沒有及時跟上。所以,意思是什麼呢?意思是能意識到問題的年輕學人,在這個時代要更努力一點,才能趕上這個潮流,接上前輩們的接力棒。我們國家能夠走到今天,是前面那些人用生命、鮮血、汗水和無盡的付出換來的,也包括你那辛勞的父母和阿公阿么。我們這一代年輕人,一定要懂得感恩,要懂得珍惜,更要承擔一些責任。不要渾渾噩噩,把基礎打好,才能在研究道路上長足發展。

好好寫一篇學術論文吧!

歡迎大家關注小王子的公眾號,達爾斯頓王,我們建了學術寫作交流群,歡迎大家探討學術。

第一次寫學術論文無從下手怎麼辦?​圖標


潭柘寺的松:

第一,「中國大部分科研工作者都比較水」,把「中國」去掉,這是普世價值;

第二,中國科技進步迅速,但並不強大。無論基礎科學還是應用科學,我們在生物鏈中低端的處境並沒有改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