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春秋時大國間的戰爭還是爭霸戰爭為主,到了戰國就轉向更殘酷的滅國統一戰爭?

問題描述:春秋時的強國以齊晉楚吳越為例,都止步於「與諸侯盟」,著名的戰役如晉楚城濮之戰,鄢陵之戰等都是小規模的爭霸戰爭,鮮有戰國時期動輒傾全國之力的「國戰」。這其中,自春秋末各諸侯國開始進行的各種社會改革必然起到了重要的作用。這其中的具體緣由望賜教。
, , ,
張英鋒:

請注意問題中「大國間」這個關鍵詞,如果沒有「大國」這個詞則該問題不成立。

這是一個好問題,我嘗試以此為切入點,從更寬廣的視野來觀察人類的戰爭和歷史規律。

用現代語言描述,戰國時代之所以陷入屠殺戰爭是因為沒有實現產業升級,無法給年輕人創造出足夠多的就業崗位(生存方式)。

就業是跨越時代的共同需求
在古代農業社會,年輕人成年後的主要就業方向是務農,每個人的理想是擁有一塊自己的土地,老婆孩子熱炕頭,過上田園詩般的日子。一家溫飽,一生足矣!

但遺憾的是,萬惡的人類會「飽暖思淫慾」,一對夫婦可以造2個以上的人!這就導致每個人分得的土地會越變越少。

人口增長是指數型的,理論上沒有極限。春秋時代土地多、人口少,政府給每家一百畝地,還可以敞開供應。但隨著人口總量的增加,到戰國時代,土地供應就出現了僧多粥少的局面。

如果沒有土地作為穩定的收入來源,年輕人靠什麼來養活自己

馬爾薩斯陷阱

就是沒讀過馬爾薩斯的《人口論》,傻瓜也知道,土地供應早晚會達到上限。各國諸侯不是傻瓜,所以就盯上了鄰國的土地,聰明的諸侯更是要在危機爆發前先下手為強。
圖片來源:Thomas Robert Malthus |

土地供應無法滿足會出現的危機:

  1. 沒有土地來維持生計的人,很多成為流民,或鋌而走險尋求非法的生存方式,成為盜匪。
  2. 政府鎮壓盜匪會大幅增加財政開支,為了維持財政平衡必然加稅,這又加重了全社會負擔。
  3. 長期加稅會使民間缺少糧食儲備,如果再遇到旱澇、小冰期等天災,會引發飢荒或內戰。

作為統治者很清楚這些環環相扣的連鎖反應,與其在自己國家內亂,不如把這股禍水往鄰國引。

春秋時代人口少,距離危機尚遠,雖然有戰爭,但屠殺較少,因為土地和人口是諸侯都想霸佔的。春秋戰爭可以看成吞國戰爭兼並戰爭,就是把整個國家吃下去,來壯大諸侯的整體實力。所以春秋戰爭對戰俘和平民的屠殺相對要少,與歐洲貴族打仗很相似,戰斗相對溫和並遵循戰爭規則。很多時候,打完了還要開個多國峰會,會議主題只有一個——明確誰才是真正的老大!——而這就是會盟。

戰國時代則形勢全變了,人口數量接近危機點,社會動盪已經開始湧現。諸侯必須靠發動戰爭屠殺敵國的有生力量,來獲得無主之地,這樣土地供應危機才會暫時緩解。戰國戰爭可以看成滅國戰爭,諸侯只把土地吃進去,但是人口拋棄掉。這時候的戰爭不需要什麼規則來約束,殘酷的殺戮就是最簡單有效的制勝秘訣。所以戰國就出現了《孟子·離婁上》所說的「爭地以戰,殺人盈野;爭城以戰,殺人盈城」的局面。

諸侯如果沒有搶到土地怎麼辦?
反正戰場上新兵蛋子的傷亡率最高,所以土地危機還是得到有效緩解……

戰爭吞噬了大量生命,人口數量又回歸到糧食產量所能承載的範圍,增長速度則從指數型變成下降型,如下圖:

這就是戰國版的馬爾薩斯陷阱

秦漢時代的馬爾薩斯陷阱
如果把時間尺度擴大一些,分析從戰國末期到東漢初年這300年,根據歷史地理學者葛劍雄的《中國人口史(第一卷)》估算的人口數據【1】:

  1. 戰國時代人口約4500萬,各國之間頻繁爆發戰爭。
  2. 秦朝建立初期人口約4000萬,僅14年秦朝滅亡,楚漢戰爭爆發,到漢初時人口不足2000萬,接下來是文景之治的盛世。
  3. 到漢武帝初期實際人口超4000萬,武帝開始窮兵黷武,導致全國人口減半,最低時人口約2000萬,接下來是昭宣中興。
  4. 到漢平帝時期人口達到約5900萬,但很快王莽奪位西漢滅亡,到東漢初年人口2100萬,然後又是光武中興。

相信你已經注意到了規律,秦漢時代的人口好像總有一個天花板,超過這個天花板就會爆發各種戰亂,導致人口銳減,接下又是緩慢的盛世中興,開始另一個循環周期。

如果把時間尺度擴大到整個人類歷史,就會發現同樣的循環周期在過去數千年裡反覆上演。馬爾薩斯陷阱其實是飢荒、戰亂和朝代更替的內在力量。現在,越來越多的學者開始從人口論和經濟學角度,來發掘人類歷史中的現象和規律,這門新學科被稱為計量歷史學Cliometrics)。

有篇很好的文章推薦大家閱讀,就是經濟學家陳志武的《量化歷史研究告訴我們什麼?》。這篇文章提出世界歷史其實可以分為兩個階段,分界點就是工業革命,在此之前馬爾薩斯陷阱一直主導人類社會,而在工業革命之後人類逐漸走出危機。陳志武還在清華大學開設了量化歷史的講習班。

近代中國的馬爾薩斯陷阱
把時間拉回到近代,距離我們最近的戰爭就是日本侵華戰爭,也是因為當時日本有限的資源支撐不了上億的人口,直到戰後才通過製造業和市場經濟徹底解決。

等等!這么說來,我們的計劃生育政策好像也是在下一盤很大的棋?

也可以這樣說,因為計劃經濟和國有企業缺乏活力和容量,根本無法提供足夠的就業崗位,所以才引發各種政治浩劫,而計劃生育可以延後危機的到來。過去嚴格的城鄉戶口政策也是為了把農民鎖定在農村,如果都擁到城市來根本解決不了就業問題,只會是城市的犯罪率升高和出現大量的貧民窟(想想印度)。

不過現在的中國經濟大部分已經市場化,正在快速的進行產業升級,到處需要大量低廉的勞動力,所以戶口政策也逐漸放寬。再加上現代人有各種保障,不需要眾多子女來贍養。多生孩子不僅剝奪大量個人自由,經濟負擔也極重,不要說子女的教育、結婚和房子問題,就是想想老了還要照顧幾個孫子……就快瘋了!

如何解決馬爾薩斯陷阱?
解決的方法很多,簡單的說就是讓社會系統不斷的進行產業升級,創造出更多不需要土地的就業機會就行了。

有人說的很好,就是讓社會系統升維,從原來的二維升級到三維或更高維度,把過去的追求面積,改為追求高度。

春秋戰國的齊國是解決馬爾薩斯危機的成功典範。

時間再回到3000年前,當時齊國創始人姜太公在創業時很艱難,因為齊國不在交通要道上、土地多是鹽鹼地,而且人口也少。但是姜太公揚長避短,著重發展工業和商業,使得後來的齊國製造業非常發達,齊國生產的絲綢、服裝和鞋帽等產品暢銷海內。除了製造業,齊國還有利潤更豐厚的魚鹽工業【2】。

紡織工業可以在很多領域創造就業機會,從桑麻的種植、布匹的紡織、衣料的印染、成衣的剪裁、飾品的製造等生產環節,到貨物的運輸、服裝的批發、商店的零售等流通環節,都可以讓各階層的老百姓、特別是女性獲得大量的就業機會。

齊桓公時代的齊國總理管仲更是把齊國的工商業發展到了全新的高度,在齊國設立了很多經濟開發區,鼓勵老百姓消費,奉行積極的財政政策。

管仲還大力扶植服務業,其中一項比較有爭議,就是管仲讓妓女合法化,鼓勵「青樓」等無煙工業,把臨淄城建設成春秋時代的美麗東莞,當然這免不了有人站在道德制高點上抨擊【3】。

管仲的思想非常超前,他還提出,當國家經濟陷入困境,社會失業率增加時,政府應該大興土木,用這些土木建設項目給無業者提供各種就業機會【4】。這不就是大蕭條時期羅斯福新政的主要措施嗎?吳曉波也在《歷代經濟變革得失 》一書中,稱管仲為中國古代版的「凱恩斯」。但是管仲比凱恩斯早2600多年,凱恩斯主義是不是應該改名為管仲主義更合理一些?

越是了解管仲,越是發現他有超越那個時代的經濟頭腦,說他是穿越回去的也不為過。吳曉波的《管仲變法:中國經濟第一場成功變革》就介紹了管仲的各種經濟措施。

齊國不僅培養工商人才,還特別重視高級知識分子。戰國中後期,齊王出資建立了高等教育學府——稷下學宮,邀請各國的著名學者前來講學。而且科研經費不封頂,要人給人,要錢給錢。中國歷史上唯一一次百家爭鳴的盛況就出現在戰國後期的齊國。(什麼?你說最近那次也算!拜託那次是釣魚好嗎!)

與古希臘哲學家同時代的這些諸子百家,例如老子、墨子等,都曾提出很多先進的哲學和科學思想。而這些都是在自由的學術環境中思想碰撞的結果。之所以百家爭鳴出現在齊國而不是秦國,就是因為農業經濟只能讓人解決溫飽,卻沒有餘力去發展自由思想。只有商品經濟才需要科學、哲學和藝術來提升人們在市場上的競爭力。所以自由思想的基礎是競爭激烈的商品經濟,而不是自給自足的農業經濟。

如果假以時日,再給齊國500年,工業革命就很可能首先誕生在中國,徹底解決馬爾薩斯陷阱(當然這只是假設,不具有必然性)。可惜的是,這種蓬勃發展的思想大霹靂卻因為一個人而戛然而止,讓百家爭鳴成為中國歷史上的曇花一現。

這個把中國引入歧途的人就是商鞅,他提出了重農抑商的政策,終於把中國從封建社會拖入了中央集權社會的泥潭。

關於重農抑商的分析篇幅太長,如果想知道為什麼百家爭鳴會曇花一現,請移步《理性樂觀派——一部人類經濟進步史》,書中詳細分析了人類社會如何通過經濟擺脫了馬爾薩斯陷阱。

結論

  • 人口指數型增長和土地的有限供應,是戰國陷入屠殺戰爭的主因,是馬爾薩斯陷阱的戰國版。
  • 馬爾薩斯陷阱是人類社會中飢荒、戰亂和王朝更替的幕後力量。
  • 人類社會的馬爾薩斯陷阱只能靠社會系統的不斷升級來解決,利用工業、商業、服務業來創造大量不需要土地的就業機會。
  • 工業革命和民主制度給人們帶來了空前的自由,人們發現在這樣的社會,「晚婚晚育,少生孩子」才是最優的選擇,馬爾薩斯陷阱暫時得解。

其實,到目前為止,題主的問題已經得到解答,但我還不想停止腳步,讓我們把視野一步一步提升到更高的層次,來分析歷史上更多的周期規律。如果有興趣請移步我的專欄鋒之蠱,超越人類歷史來了解《馬爾薩斯陷阱和大曆史周期律》

後續閱讀

參考資料
【1】葛劍雄,《中國人口史 第一卷 導論 先秦到南北朝時期》,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2002.12,300,312,375
【2】《史記•貨殖列傳》:
太公望封於營丘,地瀉鹵,人民寡,於是太公勸其女功,極技巧,通漁鹽,則人物歸之,繈全而輻湊。故齊冠帶衣履天下,海岱之間斂袂而往朝焉。
【3】《戰國策•東周策》:
齊桓公宮中七市,女閭七百,國人非之。
【4】《管子•乘馬數》:
若歲凶旱水泆,民失本,則修宮室台榭,以前無狗後無彘者為庸。故修宮室台榭,非麗其樂也,以平國策也。


秋原:

1、從意識形態主張春秋、道德思想這個角度去看
春秋在表象上還是在延續周朝的政治體系,諸侯們還必須尊奉《周禮》,做出承認周王「天子」地位的樣子。所以春秋時強盛一時的大諸侯,也只是稱霸。
「挾天子以令諸侯」這句著名成語出自《左傳》,原型就是春秋五霸中的首霸齊桓公為例。
再如孔夫子,他生活在春秋末期,以畢生精力去追求「王道復古、尊奉周禮」的這套主張。他的這套意識主張,符合當時的主流道德體系,所以諸侯表面上還算尊敬他,對待他很客氣。但是孔夫子一輩子周遊列國,卻沒有啥成果,他的主張推銷不出去,那些勢力強的大諸侯國更是不接受他的觀點。
這實際上說明,盡管在春秋晚期,諸侯紛爭加劇,大家心裡早就不服周天子了,但還沒人敢捅破這層窗戶紙。
到了戰國,周室的影響力更家微弱,最後乾脆被人忽視和滅掉了。
從」三家分晉「開始,五國相王、秦齊稱帝,再到最後的西元前256年,秦軍攻破東周都城洛邑,殺周赧王,東周滅亡。戰國的各大諸侯國,已經越來越有膽子甩開周天子單練,乾脆完全無視周室,不受任何」傳統思想「的束縛。

2、周朝是分封制,是最經典的封建社會。到了戰國中後期,進入了「分久必合」的沖刺階段。
《荀子》里,說周朝的天下是「兼制天下,立七十一國,姬姓獨居五十三人」。清注意,他說還是周公旦時的西周初年。
到了春秋時代,諸侯國已經有數百之多。小諸侯的地盤,也就是勉強一個縣的實力。按照周朝的分封等級,貴族體系內還有地位次於諸侯的大夫、士卿,他們在諸侯國里也要繼續分封。
這樣的分封體系,就導致天下散碎如沙,絕大多數諸侯和大夫、士卿的實力都不強。

在這些貴族當中,肯定有野心大、能力強,渴望兼並別人的強人。他們一邊作出尊奉周室的假象,一邊也在落實著兼並別人、壯大自己的霸業。有這周想法和做法的,肯定不止一家諸侯。野心家們的稱霸與兼並步伐,伴隨著競爭與退縮,成功與失敗,這是一個循序漸進,需要時間的積累,才能實現「分久必和」的目的。
春秋時期的諸侯爭霸,以及戰國初期的三家分晉、五國相王等事件,實際上就是這個漫長兼並戰爭的積累階段,到了戰國的中後期,兼並也已經進入最後沖刺——春秋時大大小小的諸侯國,到現在只剩下齊楚燕韓趙魏秦為首「七雄」了。

這就好比一場真人秀的娛樂節目,當初海選的時候,報名選手好幾百,這些選手的貭素參差不齊,好壞都有。經過出賽預賽淘汰賽……大部分人都被篩下去了。到了半決賽階段,連十個都沒有了。這個時候,比賽進入白熱化階段,一定是競爭更激烈,節目更精彩,收視率蹭蹭的漲。當然了,選手們為了獲勝,到了這時候,出奇制勝的、駭人聽聞的……也是什麼樣的招數都敢使出來了。


寒鯤:

1.從春秋到戰國,滅國的戰爭一直都有,戰爭規模越來越大,這一點大家已經有所論及。從周初分封的百三十國到最後的七國,不是戰國一蹴而成的,所以滅國可謂是東周慣有的,貫穿始終的,爭霸與統一隻是滅國的不同階段罷了。所以題主拿滅國與爭霸相對是不當的。
2.戰國時代,列國君主基本上除了秦國都是以爭霸的心態去變法圖強,即便到了七雄並立的時代,各國還經常搞會盟,何況稱王本身其實就是另一種稱霸。東方六國本身的封建體制要比秦濃厚的多,所以六國自始至終都在玩那套尊王攘夷、連橫諸侯的策略,從未徹底變法。
3.六國變法阻力太大,這是分封制的惡果:無論你下位貴族如何流血政變屠殺著上位總有原來比你還下位的貴族想著過幾年養成了自己的勢力再替代你。所以六國君王無不時刻戰戰兢兢地調和下位貴族們與自己的矛盾不敢輕易大力變法增強君主所能調動的權力。這一點,可以參照西歐德意志列侯以及英法君主們在近古時代的妥協與流血政變,這是中西封建社會的通病。這就從根子上決定了六國充其量也就稱稱王、爭爭霸,什麼兼並天下是不可能從列國君王嘴裡說出來的
4.秦國是東周才正式成為周天子冊封的諸侯,封建底子不足。商鞅變法以後逐步削弱了秦國各級封建貴族勢力,郡縣取代了封建,王權從王地拓展至全國。這才使得秦王有那個實力向外拓展,也有實力突破爭霸心態,實現兼並天下的目的。
3.滅國是春秋戰國的常例,爭霸和兼並才是相對的概念,這是春秋戰國大部分時期爭霸戰爭與秦兼並戰爭的區分所在、也是歷史的轉折所在。這一轉折的表現就是:秦滅周,秦是先滅了周才開始兼並戰爭的,從那一刻起兼並徹底取代了爭霸以及爭霸的變體:合縱連橫。在理論層面,法家理論最終取代縱橫家理論,也以此事件為標志,之前的諸侯王們只是偶用法家變一下法,縱橫家才是戰國諸侯們最為常用的人,而秦國作為一個唯一徹底遵行法家謀略的國家,自此開始了其將法家模式推廣全國的進程。


陳風暴烈酒:

主要原是生產力不同。春秋時期,諸侯大陸部有「國野之別」。國或者說「城」內,才是大夫的「家」可以管理的地方,城外有的是野蠻人。西南很多少數民族常常說祖先在河北,為啥到西南了?你懂的。

一方面是內部可開發土地多且內部威脅沒有消除,另一方面無論是物質上還是制度上並不能高效調動國家機器。

精銳部隊肯定是脫產的,那麼就需要有更多人耕地來養活他們。如果百畝地都養不活幾個人,更別提軍隊建設了。

鐵器、牛耕的出現徹底改變了中國。在這之前,土地產出都低下,諸侯國兼並速度並不快。周王室還可以試一試通過聯姻等辦法翻盤。

但技術革新帶來了三大影響:

1、鐵器牛耕導致大量新開墾的土地不受制於井田制,一批新興地主階級登上歷史舞台,逐步滲透進了開明奴隸主階級內部。從階級上瓦解了貴族對於井田制、分封制的支持。

2、鐵器牛耕帶來了人口爆炸。生產效率的提高必然在農業社會引起人口爆炸。這種情況下大大增強了國家的動員能力。

3、最終導致了吞併土地帶來的收益指數上漲。

所以,戰國開始,不僅僅是吞併土地的願望變得瘋狂,諸侯國兼並的速度也大大加快了。周王室永世不得翻身了。那麼這塊大肥肉可不是對手認慫就可以讓出去的,必然要打到身死國滅才罷休。


雨師:

完全反對@霍真布魯茲老爺扯淡且瞎扯且毫無根據的答案:非不欲也,實不能也。
建議他在學歷史前先學學地理順便讀讀春秋,槽點太多,讓人覺得他到底是不是白痴?
錯誤一:「去進攻楚國是不可想像的」,呵呵,提到了晉楚之間的城濮之戰(今山東境內),只允許楚國跨界從湖北不遠千里到山東不允許別的國家南下?逗比么?春秋時齊桓公曾經和諸侯會盟伐楚,結果楚國畏懼主動承認錯誤而作罷,地理位置的遙遠並不是決定因素,這位答主卻把地理位置的影響無限放大,著實可笑。
錯誤二:「越過中原n多諸侯國,去進攻楚國是不可想像的,大家學過燭之武退秦,秦國想跨界滅掉鄭國這個小國都不可能,何況是同樣千乘之國的大國」
我就呵呵一下,你的地理是音樂老師教的嗎?有空去查查春秋戰爭地圖好嗎?炷之武退秦師時,秦的範圍主要在陝西西部和甘肅,和豫東南的鄭國之間幾乎全是晉國的勢力範圍—-這才是決定秦國無法滅鄭的原因,而@霍真布魯茲老爺在回答時候卻再次用這個證據來說明地理位置的重要性,我有些憐憫你的愚昧了。

以下是我的答案部分:
戰爭是生產力發展的推動力,也會反過來推動生產力的進步,就春秋時期而言,存在著以下現實:
1.生產力不發達;生產工具、生產技術還處於奴隸制社會末期,
2.蠻夷的廣泛存在,半個膠州半島、半個甘肅,甚至連當時的鎬京都是左衽蠻族的聚居區,秦、晉、齊、燕等國家周圍都滿是蠻族部落,戰國七雄的燕國在春秋時期因為北戎的壓迫不得不求助於齊桓公。
3.周禮和周王室仍然具有一些的影響力,這使得諸侯會盟時期仍然需要藉助「尊王」這面旗號,諸侯會盟需要「禮」,軍事和戰爭也需要符合「禮」,就軍隊上限而言,天子六軍、諸侯三軍,連戰車位置的坐法都有嚴格的禮法(很囧……)
而到戰國時期,社會生產力很大的發展,首先是奴隸制的土崩瓦解(以井田制消失為代表),廣泛的自上而下的社會改革(李鋰、商鞅變法為代表)、空前繁榮的思想解放(百家爭鳴)——換用孔子的說法就是「禮崩樂壞」,實際上這正是生產力解放的表現。而生產力的發展造就了武器和戰爭方式的進步,戰車被騎兵淘汰,大規模武器零件化組裝生產開始出現,對青銅的更好的冶煉方法問世,指揮藝術以兵法為載體開始問世。
同時經過春秋數百年間對蠻族的征伐(尤其秦國數位先王在征討羌族時戰死),各個諸侯國不僅獲得了勞動力、也擴充了領土。
與此同時,周王室更加贏弱,春秋時期只有楚國敢稱王而其他國家都「稱公」,而到戰國時期,「稱王」已經成了默認的準則—-雖然這不合周禮,但是這時周禮代表的周王室已經毫無存在感。

這個過程是由數百年連續發展的,也就是我的結論:分裂只是一段時間的主題,伴隨著生產力的發展和人口的增加,從春秋到戰國必然會面對戰爭方式的更加殘酷和戰爭規模的急劇擴大。

最後再指正一下,我是EU3春秋mod(問鼎)的成員之一,這也是我來答這道題的原因:我們已經改用黃帝紀元,後期跳出的問題早就不存在,完全可以正常運行,而以前也是可以通過命令行工具解決跳出問題。@霍真布魯茲老爺沒玩過或者不會設置就不要瞎bb,@霍真布魯茲老爺你黑冉閔、黑諸葛亮、黑漢族,別連我們的mod也一起黑,這是我們的心血不喜歡請別玩,不然真覺得你很惡心。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