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會有人相信中醫?

問題描述:
, ,
第 38 個答案 共52 個答案在此專題中醫和西醫的爭論

誰都別搶我的id:

以下個人親歷~
小時候頭上左側長了一個瘡,慢慢的開始潰膿擴大,伴隨著發燒頭疼,就是從瘡的位置一直往腦子里疼,疼久了就開始脹,反正是痛不欲生。到市醫院看病,拖關系找的最好的醫生,診斷意見是做手術,把整個潰膿部分切除,也就是在腦袋上挖個坑,那時候想想都可怕,我不同意,我家人也沒同意(真慶幸當時沒同意)。由於是農村的,經濟條件不好,就沒到更好的醫院。回到家以後就開始打聽治療瘡的偏方,還真打聽到了,那個人專治瘡,然後就去他家拿了葯。其實也不算什麼葯,就是一個小小的膏藥,我記得很清楚的是,他在膏藥上吐了口唾沫,往我頭上一貼~~~我頭上的瘡被他稱為「馬蜂瘡」。收費,2元!
效果很明顯,一張膏藥就好了三分,後來又讓我一個姑父帶我去拿葯(因為他家有機車,當時是真窮,有機車的人都少,大概2002年前後的樣子)。拿葯之後,回家的路上,因為路有點顛簸,我的右腳被卷進了車輪里,腳腕部分外皮呈環裝剝離,不過不是一整圈,有大半圈。縫了30針左右,在村醫院做的縫合,說實話,要感謝那個醫生,技術不錯。由於我腳後跟的筋已經裂開,醫生說很可能會成跛子。後來恢復的出乎意料的好,沒跛。
說了這么多,我是想說,中醫拯救了我的頭,西醫拯救了我的腳。為什麼不該相信中醫呢?只要是優良的,有好處的,就該相信。否定,不能全盤否定。這和對待傳統文化不是一個道理嗎,取其精華,去其糟粕!


小至:

中醫的現狀很可悲,後繼無人,市場也不認可,再這樣下去,中醫很可能會消亡。

我從小體弱多病,平均一個月感冒一次,家裡人四處求醫,但都沒辦法,只能每次感冒就去醫院輸液,這對人身體傷害很大。

後來,大人打聽到旁邊縣城有位針灸的醫生,很有效果,感冒一針就好。我對這種傳聞嗤之以鼻,從小我就輸液打針治病,每次至少4.5天才好,扎一次針怎麼可能好,體內的炎症,病毒一根針能去除嗎,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這種民間傳言就是騙我媽這種沒有文化的中間婦女的,我一高中生怎麼可能相信。

那年冬天,我又一次重感冒,鼻塞,鼻涕完全收不住,喉嚨也痛,止不住的咳嗽,我昏昏沉沉,母親和我坐車去找針灸的醫生,車速飛快,路邊的雪堆化作一條不規則的雪線,像條白龍,隨車而行。

那醫生住在一個村子裡,村子很小,他就住在其中一個不起眼的四合院里,進到屋裡才發現滿屋子都是來看病的人。

醫生是個精神矍鑠的老人,頭頂光亮,兩側短髮花白,眼神明亮,目光慈祥,身軀挺拔,衣衫素凈。

我對這個鄉下郎中和這種前所未見的治病方式分外好奇,但想起來的時候母親叮囑我,這個老人脾氣古怪,驕傲倔強,千萬不能當面質疑其醫術,要順著他,否則他不會出手治病。

我只好靜靜觀察著周圍,默不作聲。醫生見我們進來,讓我們坐炕上歇一會兒,沒問病症,也不給我把脈,只是讓我們坐著。後來才知道這是因為我們長途而來,路上寒冷,進門要暖一暖身體,診斷治療才有效。

坐在炕上,暖洋洋的,心裡也放鬆了不少,這才發現來看病的人或手或臉或頭上都扎著細長的針,扎著針的人看起來很放心的樣子,還和醫生嘮著家常。

過了大概十多分鐘,醫生估摸著我暖了過來,就招手讓我坐桌子邊給我把脈,詢問癥狀,看了看喉嚨,我大致說了癥狀,感覺還沒說仔細,他便點點頭,不再詢問。接著他轉身從桌上拿起一個小巧的布包,布包類似於我們現在的錢包大小,三折而成,看起來很老舊,但擦拭保養的很乾凈,看得出主人很愛護它,經常使用。

醫生展開布包,裡面整齊排列著一排針,從粗到細,從大到小,反射著點點寒光。醫生抽出最小的一根,只有大拇指一半長,上半段薄且寬類似一個鐵片,下半段是很尖很細的針型,他在我兩手大拇指上各扎一下,說是要先放血,我從未見過這種看病方式,將信將疑,但事到如今,騎虎難下,只好繼續聽他治療。

老醫生看我臉色凝重,似乎看出了我的緊張,笑著看向我主動和我拉起家常,可惜他說得是方言,我們這里十里不同音,我也聽不懂,幸好母親在,她接過話頭,緩解了我的尷尬。

放血大概五分鐘後,傷口凝血,醫生看了看,說道差不多了,便吩咐我坐在炕上,又從布包里拿出一根針,這次的粗了很多。他站起身整理了下衣服,面色變得嚴肅起來,眾人也低下了交談聲,視線匯聚到我這里,醫生走到我面前,沒有看我,一臉嚴肅,恍惚間感覺眼前的醫生好像變了個人,變得神聖,莊嚴。

他先拿起我左手,在手背的穴位揉了揉,然後直接拿針戳了進去,針一開始進不去,捻轉一下才進去的,沒有想像的那麼痛,也可能是當時太緊張沒注意到疼。

醫生邊捻邊大聲對我說:「深呼吸,用鼻子深呼吸」,我心想,我鼻子都不通,怎麼呼吸,但還是照他說的做,接下來,很神奇的事情發生了,我一輩子都忘不掉那種感覺,特別奇妙。

我鼻子在那一瞬間就通了,前一秒還是堵著感覺半邊臉都腫,鼻腔冒火,後一秒,兩個鼻孔都可以呼吸了,那種鼻塞的感覺一下子沒有了,當然,沒有立馬和正常一樣,但就是那種長久阻塞一下子呼吸到新鮮空氣的感覺,這種神奇到像仙術的方法,我一輩子都忘不掉。

有人可能以為這只是湊巧緊張導致的短時間鼻子暢通,但遺憾的告訴你,不是,扎過後,我再也沒有鼻塞。

在鼻塞如魔術般退去的同時,我喉嚨也好了,之前是那種癢,痛的感覺,一咳就是痰的聲音,這時候只有一點隱痛,也沒有想咳嗽的感覺。

文字無法表達出我當時的震撼,這種難以置信的療法對我造成巨大的沖擊,我認為這簡直就是神跡,三觀徹底被顛覆,我整個人都處於一種獃滯的狀態,簡直不敢相信。讓人痛苦不堪的重感冒就這么輕而易舉的好了?

醫生問:「鼻子通了沒?」

我還沉浸在巨大的沖擊中,條件反射般說:「通了」

醫生又問:「喉嚨還痛嗎?」

我僵硬地回答:「不痛了」

周圍聽到我的回答,都笑了,氣氛隨之一緩,醫生也恢復了原來溫和的樣子,平靜地走回座位,緩緩合上布盒,像是早已預料到我的反應,很平靜地又和別人交談起來。眾人也漸漸轉移開目光,各聊各的,見怪不怪的樣子。然而我心裡卻是翻起來驚濤駭浪,久久不能平靜。

醫生先在我左手扎了一針,又在右手同樣位置扎了一針,並沒有馬上拔出來,而是要扎夠半小時。半小時內我的狀態越來越好,到最後可以說已經恢復如初,但就是有點困,可能是心理波動太大導致的。

半小時後,醫生拔針時,我感覺全好了,醫生拿了自製葯丸14顆,叫我每天吃2顆,吃夠7天才能徹底痊癒。

總共收費20元,相比醫院每次上千花銷,如同免費。我們想多給,但他堅決不收,再堅持,老醫生便要和我們翻臉,一塊錢都不要,我們無奈,只好依他,給了20。他的葯都是在當地山上採摘葯草,自己晾曬研磨配料,由當地工廠加工成藥丸的形式,20也只是葯錢,針灸與他而言是免費的。

他還說七天內不要沾涼水,不要吃辣,吃涼,可以保證以後都不會扁桃體發炎,可惜我上學每天吃食堂,自己洗碗,早上洗臉,都要接觸冷水,沒有堅持夠七天,後來一段時間後還是扁桃體發炎了,又去找他針灸。

但也正因為後來的針灸,和老中醫接觸的多了,知道了很多他家的事,他也偶爾提些治病的偏方,感覺很神奇。他家世代行醫,因為家裡有人解放戰爭時期跟著國民黨去了台灣,他家受到牽連,即使醫術高明,但沒有被醫院聘用,後來文革也受過一些迫害,各種原因下,選擇隱居在這個小村子裡,治病救人,不參與世間紛爭。我想,如果他的醫術被傳出去,恐怕會引起社會轟動吧,如此大才,在這種窮鄉僻壤度過一生,惋惜到心痛,但老人很豁達,從不因為這些事煩惱。

老中醫精神矍鑠,面容英朗,年輕時應該也是一表人才,但他的妻子卻有點矮小肥胖,長得也一般,可夫妻倆卻非常恩愛,老中醫對妻子特別好,聽聞是文革時期,老中醫家成分不好,眾人都孤立欺負他家,只有這個姑娘,對他特別好,不離不棄,噓寒問暖,關懷備至,最終二人走到一起。

他家有兩女兒,一個兒子,兒子屬於老來得子,他給予很大希望,那會兒剛工作不久,也是學得中醫,他的手藝傳男不傳女,希望能傳承給他兒子,聽他的講述,他兒子很優秀。

他那個布盒是祖傳的,歷代都用,裡面的針是銀針,都是這個扎完過會兒又用同一個針扎另一個人。之前有人嫌他的針不幹凈,帶來一盒一次性針讓他用,他很生氣,差點把那人給攆出去。祖傳銀針據說百毒不侵,不怕傳染。

他不喜歡用現代的電子設備,甚至對這些東西很排斥,家裡沒有手機,只有一台座機,可以看出他很傳統。

生活及其規律,每天9點後睡,第二天5點就起床,身體非常好。

他不看性病,肺結核一類病,其他的病都看,尤其喜歡看疑難雜症,喜歡搜集偏方,本草綱目可以隨口而來,聽說醫好過糖尿病,不孕不育,但真假未知,畢竟我沒有親眼見過,但以我在他那的所見所聞,以我對他的崇拜,他如果說他能治好癌症我都信。很多西醫看不好的病,在他這兒,針到病除。

他不排斥西醫,有的時候甚至會讓病人先去醫院拍片化驗再拿來給他診斷。有他不想治或治不好的也會推薦病人去看西醫。

是他讓我見識到了真的有世外高人的存在,是他讓我明白了中醫無與倫比的神奇,是他讓我第一次親身體會到了化腐朽為神奇,他讓我改變了對世界的看法,有很多你無法相信的事,但他真的就存在。

也許很多人看過後會懷疑這事的真實性,但這種事只有親身經歷過才能相信,才能感受到其中的震撼,我可以發誓以上所說絕對沒有假話,尤其他給我針灸的過程,絕無虛言。

中醫現在處境艱難,逐漸沒落,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好的中醫太少,絕大部分中醫只會讓你抓中藥吃,見效慢,成本高,我小時候生病去找過省中醫院的教授開葯,要他開葯往往要排幾天隊,非常有名氣,但我吃過後並不見效,這種情況中醫自然會落後於制度儀器效果都好的西醫。

但真正的中醫高手要比西醫強太多,就像針灸治療沒有副作用,見效快,成本低,相對西醫拚命用各種抗生素強太多。

中醫講究陰陽調和,人體養生,治療過後,身體會越來越好,西醫治病,殺敵一千,自損八百,越治人身體越差。

西醫救急,但有時候傷身,中醫平緩,有益健康。

真正的中醫手藝,真的是中華民族幾千年的智慧結晶,是民族瑰寶,是我們最最珍貴的東西,它可以創造奇蹟,巧奪天工令人嘆為觀止,化不可能為可能,他是一種無與倫比的寶藏,失去它是整個人類的損失。

面對西醫的沖擊,一般的中醫療法沒有競爭性,我們應該找到那些真正有效而奇妙的醫術,將它們發揚光大。


Aorqu用戶:

1,中醫邏輯(姑且叫邏輯好了)符合人類節能的直覺思維方式。

生物都有節能的本能。就像葛優躺一樣,那麼簡單輕松舒服不費力,為什麼要去跑步鍛煉呢?別看Aorqu上的政治正確是健身,事實上健身不是主流,主流是葛優躺。

蘋果為什麼往下掉?你為什麼要問這么愚蠢的問題?蘋果不就是往下掉的嗎?

為什麼會有日蝕?被天狗吃了嘛。

為什麼會打雷?神憤怒了嘛。

為什麼會……

人類就是傾向於用簡單的直覺去解釋問題,而不是深入考慮。

如果人類個個都深入考慮,個個都打破砂鍋問到底,大家也別打獵了,別種田了,天天想這想那,全人類都餓死,滅絕了。

使用直覺,簡單,方便,節能,省時……在古代社會,是適合生物生存繁衍的思維方式。而現代科學誕生不過幾百年,和漫長的人類歷史相比,根本沒有足夠的時間來扭轉人類的基因。

很顯然,中醫理論符合人類的直覺思維。

天上有日月,地上有男女。

吃冷的寒氣,吃燙的火氣(卻沒人思考過中醫的寒熱到底是不是溫度這個問題,一會兒是,一會兒又不是,呵呵)。

射精完覺得沒力氣,那就是虛。

感冒後吃了葯病好了,就是葯有效。(反正中醫騙術宗旨之一就是把自愈和安慰劑效應當做有效)

什麼金木水火土五行,看著似乎很有道理。又有誰會去考慮水銀算水還是金這樣的問題呢?

只要表面上似乎有點道理,就能成為中醫的邏輯。人類的直覺式思維,根本不會去考慮這些狗屁邏輯里的矛盾,因為思考矛盾需要消耗更多的能量。

會消耗能量去思考這些問題的人,註定是少數。

2,中醫符合人的心理需求,直擊人類心理弱點。

你生病了。一個醫生告訴你,需要做檢查,要花錢,葯物有毒副作用,而且還不一定能治好,很多病目前都難以治療,甚至無解……什麼狗屁醫生?

另一個醫生告訴你,望聞問切就能知曉病情,葯物純天然,甚至只要一點屎尿就能治病,對症治療肯定能治好,親眼所見親身經歷治好了……哦,這真是一個值得信任的神醫啊!

你睡著了,突然有人告訴你,你家著火了。你逃不逃?廢話,當然是逃啊。

不逃,意味著很可能家破人亡。

逃,最多是受騙一次。

中醫也是一樣。

你沒病?但是你陰陽失調即將生病哦!你治不治?

還不趕緊來個治未病套餐!

有人信佛,有人信基督,有人信真主,當然會有人信中醫了。


Li Ming:

下文所指的「中藥」是具有台灣政府有害物質殘留報告的300g一瓶的科學中藥(你可以理解為台灣的中成藥)

收到了不少私信,有神經病攻擊我的,也有中醫粉發些什麼黃帝內經給我,我感到十分無奈,你們說的診所買的中藥材拿回家煎煮、葯店買的中藥片,都完全和我說的不是一個東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額,我之前也對中醫中藥有一些顧慮

然而因為需要服用的西藥副作用太惡劣,我也開始嘗試中成藥,以下是我的一些看法,謝謝

我需要使用安眠藥,而安眠藥中最好的西藥是Lunesta(右佐匹克隆)

然而,Lunesta的副作用真的非常糟糕,服用後精神狀態非常不好,有些時候我前一天吃安眠藥,第二天當天還不覺得有什麼問題,能正常的學習和發揮我的智商,但是和別人接觸起來還是會不太一樣,整個心理和思維會更負面,更極端

後來,我開始使用酸棗仁湯(台灣的科學中藥跨洋郵寄的,不是淘寶的那些)

不但能提供完全一樣的葯效,而且副作用幾乎沒有,也不會影響我的心智

服用酸棗仁湯第二天大腦精力反而會更好,本來我睡6個小時,就算壓到5個小時,也不會感覺到困,對我的心情也沒有任何負面影響

酸棗仁湯和西藥的對照研究也有類似的結果(雖然你們不相信)

然而,每次我跟受西醫教育的朋友/醫生提到這點的時候,他們卻報以一種漠不關心甚或是看傻#的眼神………

總結一下,這不是中藥和西藥之爭,無論中西藥都應該進行雙盲對照研究,和臨床試驗,然後醫生開葯的時候用表現更好的那一款就可以了。

(補充,以上兩種情況下,中西藥達到效果的方式完全不同

Lunesta服用過後會進入十分鐘的宿醉狀態,然後直接斷片

酸棗仁湯服用過後全身肌肉明顯地放鬆,心臟的跳動聲減弱,那種心裡揪著的感覺、焦慮會消失,自然入睡)

PS.希望大陸的中成藥能規范起來吧,我買台灣的中成藥是因為,他們每一家葯廠都能查到政府檢測的重金屬等等殘留報告,我會選報告表現最好的那家買。香港也有類似的葯廠,但是要貴一點。


匿名用戶:
因為確實有些病,中醫的方法,而西醫確實比不了。

我乾媽(老乾部),腰椎間盤突出(兩節??不是很懂)一度癱在床上(可以活動,就是十份困難),去了很多大醫院無果,最後看了中醫,針灸加按摩,治療了一個多月,活動自如了。現在經常去跳廣場舞。

青島第五人民醫院中西醫結合部,尹大夫,不錯。我大老遠去,在醫院看病拿葯,花了一塊多就回來了。然後我媳婦的咳嗽就治好了(看了多家大醫院無效果)。

我高中,嚴重的嘴裂(就是秋天乾燥,嘴唇裂開,長不好),沒有去醫院看病(沒當回事)。我阿么找的土方,抹了三天就好了。

更別說,我幼兒階段,紅屁股比較嚴重,農村,用那個什麼土(改天問問我媽),直接抹屁股蛋上,然後就好了。

穴位,不知道你們接觸過沒有。這個東西太神奇。穴位這個玩意,不應該研究一下機理么?出個諾貝爾獎不難吧。

針灸這么多年,那麼多患者。難道都比題主你蠢么?

也怨不得題主這種蠢貨多。只恨中醫發展不了。
以前,我看個專題欄目,講了一個醫院的故事。河南(好像是河南),一個祖傳多代的整骨醫院,為了改革技術,在x光照射下,研究整骨的手法。結果幾個大夫都得了癌症。但是技術水準也有了巨大的提高。

中醫要想進步,沒有這種魄力能行么?那些個拿中醫騙錢的,那些拿著古籍古方當聖經,恨不得穿越到古代的中醫,還有那些電視台和廣告。這些個玩意國家不整肅一下,中醫也只能步履蹣跚的發展。等哪天說不定就進入了歷史的垃圾堆。

發展中醫,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把那堆玄奧的東西給徹底廢掉。沒這個魄力,就別提發展中醫了。那些神神道道的,有些人竟然還為此洋洋得意。「你看中醫的這個理論,暗含天道人理。這太偉大了」。

我們用唯物主義的哲學體系研究中醫好么?

西醫,雖然很多常見病比如感冒什麼的,還沒有研究突破。但是就這個發展速度,估計很快了。到時候,中醫該怎麼比?

有一個紀錄片,講科學家根據研究西紅柿品種口感,研究出了植物精油和口腔細胞的關系。多少的含量,什麼類型,人體的感受,等等。然後進一步研究出了混合的植物精油與細胞,人體感受的機理。這才叫科學進步。中醫那麼多東西都是經驗證實了的。我就不信,研究不出東西來。
為什麼研究不出來?天天寒火啥的嚷嚷,不去做科學實驗,能研究出個屁來?


卻道天涼好個秋:

如今的科學尚未完全明確中醫治病的機理,多少科學家夜以繼日,就為了從這個「寶庫」中多拿出點兒東西來造福人類。然而很多自詡「科學」的人不對其抱有好奇之心,而是恨不得其早日入土為安。看到某一個中醫的理論,不是去研究其機理,不是去驗證其真偽,而是仗著一張破嘴信口開河。
這跟下棋下不贏就摔棋盤的小屁孩兒有什麼分別???


Aorqu用戶:

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

拜財神並不能讓人發財,但拜財神的人很多,也有很多拜財神發財的。

這時候,聰明的人說這是倖存者偏差。

因為他們沒看到沒有拜財神的人也發了財。

還有更聰明的說這是確認偏誤。

有人去拜財神,卻沒有發財,他就認為是自己心不誠,誠心的再去拜,果然,發財了。

更聰明的人指出這就是奇蹟。

什麼是奇蹟呢?

奇蹟本身就是很正常的現象,只是發生的少,並不是沒有。

中醫就是奇蹟。死馬都有復活的可能,這是很正常的事情,並不是沒有。而中醫能讓燒成骨灰的馬復活,這就不是奇蹟了。

有人信中醫,很奇怪嗎?

很奇怪嗎?

我們想傳達的是:信中醫有風險!

第一:中醫根本沒有理論。

第二:中醫的辯證論證是騙人的。中醫不知道存在多少證型,證型名叫什麼。

今天是真正的中醫,明天就又是假中醫。


律行者:

我用孫中山先生針對中西醫之爭的話來回表達我的觀點。
「一隻沒有裝羅盤的船(中醫)也可能到達目的地,而一隻裝了羅盤的船(西醫)有時反而不能到達。但是我寧願利用科學儀器來航行。」
誠然,中醫作為千百年的經驗總結,總有有效的方子。西醫即使是近代先進的科學產物,也總有治不好的病。但是,中醫的那套理論本身是不科學的,不能被融入到現代科學體系中去,也就無法進一步發展,更不可能作為治病救人的「指導理論」。
中醫的治病方法因為是樸素的經驗總結,而根本不知其科學原理,所以一張方子往往只能恰好針對某一種理想狀態病症使用,稍有不同便無法舉一反三,就好比解一道數學題,不會列方程,而只能靠湊數字解出未知數,然後死記硬背。稍微改一下數字,西醫可以用科學理論修改方程式,而中醫只能重新湊數字……
這才是我們說應該「廢醫驗葯」的原因,保留有用的技術手段,廢除故弄玄虛的理論,在治病救人這件嚴謹的事上,用「羅盤」做導航,而不用「古典哲學」做導航。


匿名用戶:

明知道這個題是個送命題,但是作為老司機我依然可以從容應對

老司機常年踏雷無痕,飈車,不翻車!

我認為,世界上有三種東西「中醫」、「西醫」、「玄學」

而我們口中的其實就是兩種:『中醫』(廣義的,包括中醫玄學)、『西醫』

本質而言:誰治得好我,我就相信誰!不管是啥醫!

但是,『西醫』由於他的科學做派,邏輯思維,客觀認知,他凡事都要說個道理講個因果原因,是他治好的,他給你解釋;不是他治好的,他也不強行攬功,所以他就沒啥爭議,明明白白。

但是廣義的『中醫』那就是話題旋窩了;

因為一部分的「玄學」也被括進去了,概念已經被偷換了,大多數人是不會區分這個概念的,都不知道自己在撕些啥。

簡單的表現就是,是「中醫」治好的,算「中醫」,沒毛病;

中醫西醫都解釋不了的,反正就是好了(玄學),那他也一定是「中醫」治好的,笑納了;

中醫西醫都解釋不了的,反正就是跪了(玄學),那他也一定是「中醫」沒啥用,背鍋了;

中醫能不能科學,你得看廣義還是狹義,能不能提出來~

小館家已分類收藏:

硬貨······軟貨······飈車······觀點······其他

已推出科普(pi yao)專欄 『Yao(謠)』

歡迎熱心作者投稿,歡迎感興趣的讀者關注它


Aorqu用戶:

不是中醫粉,但絕對不是中醫黑。

世界上有種人叫現實實用主義者,比如說我。

我是痛恨吃中藥的,一口都吞不下去,那些降火的中成藥經常吃,不喝湯葯。

比如說我家裡夏天都會用各種中草藥熬水來泡澡,幾乎不會生瘡什麼的,就是汗毛長太濃,對於女孩子來說是個困擾。離開老家以後,就偶爾會出現些皮膚病的問題。

我老爸會給人看一些蛇蟲咬傷,燒傷燙傷的病症,我要是被短尾蝮、原矛頭蝮、竹葉青這些咬傷,我會直接叫他給我找草藥。他以前給人收費也就一人兩百塊,每年也有六七個人找他,幾十年來從未失手過,三四服草藥一兩個星期就好了。如果我是被眼鏡蛇五步蛇咬傷了,肯定季德勝不要命的塞,最快速度去醫院打血清。

嚴重痛經,這個我去看過中醫,開了一大堆要,超級便宜,都是認識的人,中藥真的比想像中要便宜太多了,一般他們只坑不懂行情的人,沒啥古怪的蟲子,就普通的葯。葯我一口沒喝下去,蜂蜜吃完了,我不大喜歡吃甜食,乘著算是治病挑剔了一下。蜂蜜還是挺好吃的,是亂七八糟的百花蜂蜜,我不吃油菜花蜂蜜和桉樹花蜂蜜,吃現搖的不吃陳年的,本來在葯店就有,中醫被我的挑剔折服了。還是痛,後來我還是直接吃止痛片,並ZW到GC,立馬見效不痛了。

說起這個中藥的問題,說說我爸治療蛇咬傷的葯方,治療燒傷燙傷的那些老鼠蟲子屍水我沒碰過,治療被蛇咬的那個基本上是我去找的。一副葯二十來種不同的植物,除了必要的三四種,其他基本全憑自己高興。今天我出門採藥,找了下,沒找到,不要了。覺得太少,摘片仙人掌、絲瓜葉子放進去一起搗碎。
就這樣的葯方,還真我效,我都覺得神奇。給別人治療被短尾蝮原矛頭蝮這些咬傷,我爸收的是200塊,實際根本稱不上什麼成本。如果拿他來推論其他葯材葯方,亂七八糟一堆人蔘靈芝犀角昂貴葯材,其中到底夾了多少私貨啊!又傷害了少根本不必要傷害的野生動物啊!

當然,如今的現代醫學也剛剛起步而已,我們如今堅信的科學是有其局限性的,對人體的探知,也許只在初級階段。如果我要是得了什麼醫院治不好的絕症,當然會去中醫那裡碰碰運氣。我自己身邊就有醫院下了瀕危通知,放棄治療,回去胡吃一堆中草藥,居然好了的。估計中醫黑也不會相信,不詳細說了。

除了中草藥方以外,還有中醫常用的把脈和針灸。把脈這個問題我站西醫,還是直接去醫院化驗拍片更加暴力直觀正確。作為實用主義者,我比較喜歡簡單粗暴有效的東西。

針灸這個手段我暫時不否定,因為我一個姑姑身體麻痹局部癱瘓,姑父的妹妹就是一個不錯的醫院的醫生,走後門方式治了很久沒效果,後來去找中醫針灸,現在基本能走動和幹些簡單的活了。我完全不能理解,用針扎為什麼會有效,但它就是有效了,所以我無法在自己完全不理解的情況下叫囂廢除。
我以前是支持廢醫驗葯的,就是因為這個,覺得驗葯提取有效成分是必須的,稍微了解一下以後,就知道為了賺錢,中草藥行業到底有多坑人,醫未必廢。我阿么以前見人推銷靈芝,非要去買,我當即在淘寶80塊買了盆靈芝盆栽,可好看了,拿給她當寶養著。
我不是學醫的,中醫現在也在走這條路吧,科學技術在發展,中醫憑什麼不能應用現代輔助工具?以前古代的中醫們在看病過程中,也發明了不少實用工具吧。我不太喜歡把中醫叫成傳統醫學,西醫叫成現代醫學。

反正哪個效果好哪個成本低就用哪個,兩邊都不否認,兩邊都不迷信,悶聲切實選擇最合適的醫療手段。

就目前網路上的言論感官來看,對中醫黑不待見一點。


何可清:

身為一名中醫學子,看了這么多回答與評論,甚是心寒。敢問在此發言的鬥士們,有幾個人真正深入研究過中醫呢?我不是辯論家,讀著那一條條無知又自以為是的言語,縱是有理也人微言輕,百口莫辯。剛剛還看到一篇文章說黃帝內經的數學水準不足國小四年級,我點開該作者寫過的其他抨擊中醫的文章,漏洞百出,下面卻幾乎清一色的應聲附和,我甚至沒有辦法與之辯論,因為他根本沒仔細讀中醫經典,連中醫基礎理論這種最簡單基本的中醫教材都沒讀過,你說怎麼談?一個幼稚園 大班的小朋友對博士指點江山,不覺得無語可笑嗎?
「取其精華,棄其糟粕。」
話說我們現在,真的具備分辨精華與糟粕的能力了嗎?
以水為例。現代自然科學認為,水是H2O,沒錯,無論水從何而來,只要提煉純凈了,那就是H2O。而中醫好像不會這樣認識事物。中醫認為,水在不同時間及狀態下,其中蘊含的氣是不一樣的。天上落下的雨水,秉天氣而生,故陽氣偏亢;地底打出的井水,秉地氣而生,故陰氣偏盛。此外還有甘露、臘雪、夏冰等等。縱使按現代手段去過濾、去加熱、去消毒,也難以改變這些水本來的屬性。任何事物都沒有絕對好壞,掌握平衡之道,方能使利弊為我所用,水亦如此。
僅是一個簡單的水,分類如此細致,思考如此周全。所以你仍然以為,以獨立體系發展了幾千年的中醫,會對水的認識膚淺,甚至還不知道污水的影響嗎?
可笑至極,可悲至極。
這是我第一次寫回答,以前都只是瀏覽著別人的問答作娛樂消遣,沒有深入思考過,所以印象里大家都是大佬。當關注到自己的評論區才發覺,其實這里不太像是專家學者雲集的地方,倒像是抖機靈愛好者的抱團處。有知己私信我,說「莫與愚者論長短」,可是我實在忍不下去呀,能眼睜睜看著這幫「進步青年」以糟蹋國粹為榮?
不好意思啊,我不想再爭論了,進步青年們,你們說什麼就是什麼吧,大力扶持中醫葯事業是國務院的方針,你們覺得自己很有戰略頭腦很有骨氣的話,就去學康梁搞個公車上書吧,說不定還會青史留名呢。


絳紫:

一圖鎮樓,不再修改答案了,就這樣吧。

評論里有人說:真咱能徹底治癒鼻炎,就算得不了諾貝爾,ncs應該也差不多了。
首先,這個人沒仔細看我發的圖。其次,他沒有理解治癒這個詞。
我下面說了中醫注重整體治療,但是中醫也注重從根本上治療。就說鼻炎,它是由於人們正氣不足寒氣入侵導致的,喝中藥可以迅速的驅除寒氣,恢復正氣,起到非常明顯的效果,下面我也說過我個人的鼻炎治療情況。但是,即使把你恢復成正常的狀態,你不願意積極鍛煉身體,體質虛弱,如果你再抽點煙,喝點酒,再去網咖通個宵,然後再吹點冷空調,這么作下去,【復發是必須的】,【鼻炎是個你弱它強,你強它弱的病】。中醫不僅僅是用藥治病,而且還更加強調身體鍛煉,只有常鍛煉身體,保持良好的生活規律,才能保證你所說的【治癒】。
【這里不是黑西醫,但是像鼻炎這類的病,光吃西藥(都是激素類的),不僅治不好,而且對人有莫大的傷害】。
我個人建議,西醫說無法根治的病,你可以找名中醫試試。
當然,我個人這次抓藥並沒有找醫生,我看了下面的圖,覺得其中一個病例和我相似,我就直接葯房抓藥吃藥,直接好。中醫,還講究對症下藥^_^

下面是原答案
—————————————————————————
這個問題問的我想罵人。
得了過敏性鼻炎的同志去醫院看西醫的時候都會得到一句回答,無法根治,只能緩解。而且大都用的是激素類葯物,用久了會有依賴性,對人體有極大的危害。
我07年得鼻炎到現在,反反覆復,各種西藥吃,還有噴的,沒卵用!前段時間無意間看到一個中醫關於鼻炎的文章,【中醫認為鼻炎都是身體氣虛,寒邪入侵導致的,和感冒類似,而且鼻炎從根本上說就是感冒長期不愈轉化而來的】,其中有幾個病例,有一個和我類似,我就自己去葯房抓了點中藥,讓師傅給煎了,回家喝。以前主要癥狀是眼睛癢,要命的癢,越揉越癢,還有打噴嚏,一次幾十個。第一劑下去,直接好,我直觀的感覺身體變得溫熱起來,不是燥熱,很舒服,不會難受。
其中最神奇的就是,【眼睛直接不癢了,噴嚏從幾十個變成每次打兩三個】。
中醫和西醫看待問題的方式不同,中醫注重整體看待問題,西醫注重哪疼治哪,沒有誰真誰假,誰好誰壞。
如果你多接觸一些醫生的話,你就會知道,西醫有很多類似鼻炎的病都是無法治療的,只能用激素類葯物緩解,西醫不是萬能的。
題主這種對中醫莫名其妙反感的人,社會上太多了,主要原因就是不學無術,對世界缺乏一個正確的認識,還以為學習了數理化,就真的能走遍全天下了。中華文化,博大精深,這可不是說說而已,西方科學文化的確在現代生活中有很大的幫助,但是,【當你人過中年,你就會發現,物質的豐富並不能解決精神的痛苦,解決精神痛苦就需要從傳統文化中尋找】。說的有點偏了,題主還是有空去看看【黃帝內經】吧,比較容易理解,會對中醫有一定的了解,【易經】就算了,你這智商還接觸不了。





Aorqu用戶:

不科學的東西多了,況且你所相信的科學不過是輿論想讓你相信的科學,普通人距離真正的科學實在是太遙遠了。你相信的不過是你願意相信的,就是西醫,三個西醫對於你的病持不同治療意見時,你信誰?職稱更高的?名氣更大的?這不也是迷信嗎?還是你覺得你有足夠的醫學知識來分辨誰是正確的?那還要醫生幹什麼?

反正我個人觀點是,誰在我這里效果最好,我就信誰,管它什麼醫呢。小病如此,大病就生死有命唄。

況且現在純粹的中醫也很少了,大多數中醫師都是中西醫都學過的,起碼在我的看病經歷里,如果你的病通過西醫方式可以快速解決,中醫也會給你支到西醫那裡去。


匿名用戶:
如果沒有中醫,中國炎黃子孫繁衍生息,幾千年了,是怎麼活到今天的? 如果沒有中醫,中國人早就死絕了吧?

難道扁鵲,華佗,孫思邈,李時珍……這些人都是用西醫把中國人治好病的?

不相信中醫,那中國人沒事喝什麼板藍根夏桑菊王老吉之類的涼茶?研究什麼五行?頸椎腰椎不舒服,別去按摩正骨啊!那可是中醫!

西醫進入中國也就一百多年,難道幾千年的中醫,比不上這一百多年的西醫?

不相信中醫的人,請問你家祖宗十八代,從人類出現到現在都沒有人生病過嗎? 如果沒有中醫,可能你家祖宗第一代就已經病死了吧,哪裡輪到你出生啊?

商周時期有西醫?
秦漢時期有西醫?
唐宋時期有西醫?
明朝有西醫?
大清朝,直至晚清時期,西醫才進入中國,前面那幾千年,全中國沒人生病?

引進西醫沒有錯,但是也不能把中國人的傳承文化給否決了!


醉鳥憶風ty:

為什麼會有中醫黑的存在?

為什麼廢醫存葯就合理?

為什麼中藥有一定科學性,而中醫反而就是神棍愚昧之學?

為什麼中醫黑眼裡中醫治癒的所有病例都是第N個饅頭之後的那個饅頭,偶然一次的巧合,病人的自愈,安慰劑……


louiseliang:

因為真的管用啊。比如面癱,西醫就是吃藥乾等,自愈算你幸運不愈算你倒霉。但中醫的針灸、穴位貼葯是真的有治好的案例,而且絕不是個例。前年我們這里一個很厲害的中醫針灸科專家還接待了一批外國交流學者,裡面就包括一些面癱患者。

說不信中醫的人我可以理解,首先因為太籠統,不如西醫科學性高,以至於我一個朋友自從學了西醫堅定的認為中醫=封建迷信,Aorqu上批判中醫也是常年政治正確。

在我看來盲目批判中醫的人,要麼見識短淺自我標榜,要麼就是很不幸被庸醫坑過,有很不幸從沒遇上真正的中醫專家,才會誤以為中醫沒有科學性,都是騙人的。

其實要給中醫正名很簡單,去試試少林跌打膏藥,去試試雲南白葯,去試試兒童回春顆粒,給老寒腿堅持艾灸。再去非三甲醫院看看西醫的治療效果。

中醫相對於它誕生的年代絕對是世界一流的科學了,只是在顯微鏡誕生之後它漸漸跟不上時代的步伐,但你說它騙人、迷信,絕對是不可取的。再一個,中醫不像西醫有規范的職業標准,也不像西醫能招來那麼多優秀的學生,所以同樣良醫庸醫並存,中醫里庸醫和騙子比例偏高。要讓中醫能重新煥發活力,需要制度的建設和規范


塊藍:

國小二年級那年,從老爸的櫃子里翻出了黃帝內經。看了看,嗯,不懂,但是感覺好厲害。

國小四年級,休克,昏迷3天。原因是一些葯理什麼什麼的問題,總之就是打點滴的葯和我的身體發生了沖突,急性腸胃炎用那個要會出問題。

如果我是迅哥,我大概應該憤世嫉俗,大罵西醫都是庸醫,然後發奮學習中醫什麼的。然而我不是迅哥,我依舊沒心沒肺,甚至連當時導致自己休克的葯的名字都沒記住。

然後還有一件事情。有一次我老弟口吐白沫了。原因是喝酒了,而喝酒之前他牙疼喝了甲硝唑。沒錯,雙硫侖樣反應。確實喝甲硝唑後不應該喝酒,然而我的弟弟並不知道,醫生也沒有專門叮囑。

我不是想說西醫不靠譜,也不是想說醫生水準問題。對於我個人來說,中醫也好,西醫也罷,我既沒有喜好也沒有厭惡。我想說的是,對於普通人來說,中醫也好,西醫也罷,很多時候我們對他們的了解與認知都是同樣的無知。我們很多時候,並不能判斷自己的身體狀況,也無法預測中醫還是西醫的診療方案對我們更好。中醫、西醫的好壞評判,往往是診療後的結果作為我們的判斷依據,甚至是唯一依據。

因為過去工作原因,有陣子和中醫聊的比較多。聽過他們抱怨現在的環境不好,種植有問題,施肥催熟的太多等等各種原因,導致的葯材葯效不理想。也有喜歡沒事跟我吹噓各種近似與神話的各種案例的,說實話,如果我那天寫修真類小說,說不定真能用到。也聽過他們對陰陽五行君臣相佐之類的看法,然後這個話題往往會被我帶偏,偏到哲學話題上。

令我印象最深的,是聊到中醫在現代人心目中的影響,無論是年輕的醫生,還是年邁的老醫生,都是各種唏噓。

基本上,每次談到這個,我都會說一句話。現在想想,我那時的神態估計就和講成功學的老師,或者某某手機發布會上奉承自己的消費者時一樣,從容而又熟練。唯一的不同,我說話時我發自內心,只為了傾訴而傾訴並沒有別的什麼目的。

那時候,我會說

人們對某種事物極度喜歡極度迷戀,要麼就是他們對他們所喜歡迷戀甚至迷信的事物一無所知;要麼就是他們對此之外的事物,一無所知。

中醫的尷尬,也許就是比起西醫,更多的人對中醫越來越無知了吧。

順便,那句不是我原創。但是我真的很喜歡這句話。因為,它在我看來很有道理。


魏金順:

這個問題簡簡單單,實際上很不好回答,難度可能趕上比宗教的產生了,我貼個圖大家來聊聊
為什麼會有人相信孫悟空?


菩提風:

想起來了就加多一段。

去找一個自稱是中醫的庸醫去推拿。

說他是庸醫是因為他放血針不消毒。但我還是承認他其他的水準的。

我主訴腰椎和附近肌肉經常酸痛(十幾年了)。

他給我按摩了腰椎附近肌肉,然後……

用大拇指把我的腰椎復位了……

用大拇指……

把我的腰椎……

推復位了……

我清楚明白的聽到腰椎咔的一響……

站起來之後覺得渾身都舒坦了。

收費25元人民幣。(幾年後我又出現這樣的癥狀了,看來還得去找他一次)

(我姐姐的朋友十幾年前在廣州發生車禍留下後遺症,也是難受了十幾年,去這個醫生這里25塊錢一次性解決了,之前西醫是沒轍的。我聽說這件事才找去看我的腰能不能解決,不同的是我沒有看西醫)

這個蒙古大夫也研究西醫的理論,代入中醫理論研究他理論,他之前一直不明白腰椎間盤突出為何會痛,整天給人按腰椎的幹活,他很清楚是個人就有腰椎間盤突出,基本上不妨礙神經。不明白為什麼有的人痛有的人不痛,直到看到西醫的無菌性炎症的表述他才想腰椎間盤突出可能會引發無菌性炎症,可能因此才痛。

我聽了他這通歪理邪說我就記下了,然後有一天我肩膀部位放射性疼痛,想起他說的話,我懷疑也是無菌性炎症引起,去買消炎藥吃了就好了,(我很清楚消炎藥之前抗生素,殺菌有效果,對無菌炎症應該沒有效果,但我覺得可能會有其他消除炎症癥狀的成分,反正吃好了)

以下是原文

首先,我申明一下,我不是醫生,下面列舉的病例是真實的,但絕不要效仿!

我有個女性朋友,肚皮上爛了一大塊,在肚臍眼下方!長期不見好!在皮膚專科醫院看了一年多,花費一萬多,一直沒有痊癒過!

直到她在我家住的時候,我研究了一下她肚皮上潰爛的部位。然後我去買了幾十塊的各種葯!

給她治療兩次斷根!再不復發!

請注意本人不是醫生!

為何皮膚專科醫院治不好?而我能輕松治好?

西醫是講科學的!皮膚過敏一再瘙癢潰爛!做各種檢查,依據各種理論治療就好了,治不好是你的病有問題,不是醫學有問題!

然而在我眼裡(我不代表中醫)

這個姑娘身高一米六五,體重勉強過70斤!黑眼圈,說話中氣不足,自言身體嬌弱,

然而玩遊戲可以幾天幾夜不睡直到把自己玩昏過去!

有甲亢

吃飯很少,每餐一丁點!

四肢無力!

脈搏快但無力!

手背貼在潰爛烏紫的皮膚上可以明顯感覺此處體溫偏高(炎症跡象)

患處有成年男性巴掌那麼大一塊

推斷該小妞因身體虛弱精氣神氣血不足身體不能完成對該處小創口的修復導致細菌在皮下感染蔓延,該小妞已經無法依靠自身機能痊癒需要葯物介入!

醫院把她當皮膚過敏治療的!

我把她當外傷來處理的

先清水檫洗患處,然後用白酒(最便宜的小瓶白酒)再次檫洗患處!然後用溫水清洗患處!,再用半膠囊的阿莫西林溶在一碗溫水裡!把紗布浸潤進去!取出紗布攤在患處敷一下!幾分鐘後取下

然後又用雲南白葯用酒調和塗抹在患處。

看到這里專業醫生應該看出來我是草根庸醫了,因為我把抗生素和酒一起用了。

整個過程中小妞疼的各種叫喚(讓的朕很不蛋定)

次日患處邊緣紫色部分轉紅,中間黑色部分轉紫,但小妞怕疼拒絕再治療!

第三天患處發癢!我哄著小妞又治療一次!

一周後患處明顯處於恢復狀態,還是癢,因為我中途說走嘴說了這種患處癢是生長新肉的表現,這時候怎麼也不能再哄著小妞敷藥了!

半月後患處明顯變小很多,一月後就剩幾個小疤!後來就全無痕跡了!到現在十年了再未復發過!

再說一次,朕不是醫生!

這里,我的思路就是中醫的思路,望聞問切綜合考慮患者狀況來判斷這是什麼毛病!

西醫則不會在這種病例上考慮個體差異!

同樣的表現,在不同的個體身上,中醫看出來的實質可能每個個體都不同!

但西醫,以檢查結果為准……

沒有黑西醫的意思!只是以某個例子,說明一下中醫有中醫的優點,(再說一次朕不是醫生更不是中醫)西醫有西醫的弱點!

還有一次給女性朋友去額頭上的黑斑,西醫要很多錢做啥子手術,我研究過後買了十塊錢的數百年傳統的葯膏徹底解決問題。(效果太好,黑斑被擦成白斑,害我被小妞追殺)

我母親,85年癌症,西醫說最多能活3個月,手術切除8斤多的腫瘤之後,經歷3個療程的化療之後,我媽拔了吊瓶回家了,寧可死在家裡也不要再受化療的罪!

然後中醫氣功(氣功也是中醫的一部分吧)一起上。一直活到現在,比大多數同齡人氣色更好更健康!(還混到個氣功師證書)

沒有西醫切除腫瘤,後面也沒有中醫和氣功的機會!

中醫和西醫都有不靠譜的時候,也都有靠譜的地方!

專題導航<< 為什麼會有人相信中醫?為什麼會有人相信中醫?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