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有些男生會對國中高中喜歡過卻沒有追到的女孩有種超乎尋常的執念?

問題描述:鏡像問題為什麼有些女生會對國中高中喜歡過卻沒有在一起過的男孩有種超乎尋常的執念?
, , , ,
黎陽:

1、我們每個人有西西弗斯的石頭

西西弗斯是希臘神話中的人物,與更加悲劇的俄狄浦斯王類似,西西弗斯是科林斯的建立者和國王。他甚至一度綁架了死神,讓世間沒有了死亡。最後,西西弗斯觸犯了眾神,諸神為了懲罰西西弗斯,便要求他把一塊巨石推上山頂,而由於那巨石太重了,只要一到山頂,以為可以得到喘息,結果巨石從山頂就又滾下山去,前功盡棄,於是他就不斷重複、永無止境地做這件事。 諸神認為再也沒有比進行這種無效無望的勞動更為嚴厲的懲罰了。西西弗斯的生命就在這樣一件無效又無望的勞作當中慢慢消耗殆盡 。

如果把這個神話放在生活中生活何嘗不是這樣子呢?讀到了國小,就又要讀國中,讀了國中,又要繼續想辦法考進高中,好不容易努力十多年考上了大學,以為可以休息一下了,結果又要考慮工作,升職,結婚,生子,然後又希望自己的孩子,重點國小,重點國中,重點高中。。。。依次循環。

這塊石頭在永無止境的繼續前行,以為到了山頂就可以休息,誰知道你只能無休無止的推下去,直到精疲力盡。推石頭的體力只會在第一的時候,最有精力,也是體能的巔峰。如果西西弗斯真的存在,我們大可以問問他,更喜歡現在,還是期待可以回到第一次嘗試推這塊石頭。

因為那時候的自己,精力充沛,帶著希望,同時也沒到過山頂。與其說他們喜歡著那時的某位女生,不如說是對當時自己的一種眷念。只是這位女生是他回憶的載體,這個載體就像一部電視劇或者一部電影一樣,只不過由這個主角撐起了整個回憶。

2、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為什麼我們會說距離產生美?身處廬山之中,你是不會有機會去感受廬山全景的。反而更在意山路陡峭,路程太遠,體力透支等等,各種情緒滋生出來,這還是好的么?

但當你退出一步,領略廬山全景,你才會忘卻身處山中種種負面情緒。人和人相處也是一樣,適當地距離,才能更清晰更全面領略一個人的美,不論是內心的想法還是外在的貌美。這是與人相處的一種藝術,無關於居高自傲。

那麼多退幾步呢?視線已然變得模糊,留下更多的想像空間,想像其實本來就是很美好的事情,為什麼很多人都喜歡看的一部小說,拍成電影或電視劇之後褒貶不一?很大程度上就是把大家的想像具象化之後,內心形成的落差。想像放大的更多都是整體的美好,因為距離的拉開,那些不足變得相對縮小的同時,本身也在無限的忽視它。

如果把時間當作距離的遠近,時間越久遠,視線越模糊,而能有題主這樣感觸的,大多集中在中青年,而這個距離,剛剛好。

3、征服的快感

曾經沒有得到,可能是年少無知,方法不對,也可能是能力不足,而現在的各方面實力全方位秒殺曾經自己的同時,忽視了對方也在成長,印象中的那個她還是曾經的樣子,以一種成功者或者居高位者的姿態回顧,這種快感也是不言而喻的。

不論當時是否痛苦,現在的自已也會在大腦中無數次意淫,再無數次享受這樣快感的同時,那個女孩兒又變成了回憶的載體。

換句話說,可能男人會思考這個問題,那麼作為女生的你呢?我相信也會在心中那麼些個人,讓你久久難以忘懷吧。

我是黎陽,祝你幸福。


匿名用戶:
我和閨蜜國小的時候很喜歡一部香港的古裝劇,當時覺得裡面的女主角配得上一切我們知道的形容美貌的詞語:眉目如畫,巧笑倩兮,不食人間煙火,肌膚粉雕玉琢,眼睛燦若星辰。
不過當時我們還不會用這樣的詞語,我們只知道,在每一次提起這部電視劇時恨不得用盡世界上最浮誇的贊嘆,最欣喜的神情。

後來上高中時有一次聊起古裝劇,兩個人都心血來潮想重溫一下小時候的經典,瞻仰心中念念不忘的女神。我們滿心歡喜地在電腦上搜索了這部電視劇,懷抱著巨大的期待,在女主角出場的時刻莊嚴得眼睛一秒都不敢移開。

可是,在給了特寫的那一瞬間,我和她幾乎是同時轉頭面對面露出了一種尷尬難言的神情,對視了一秒之後,出於對她的美好記憶又耐著性子繼續看下去,可是越看越失望,越看越難以置信。

我不由得訕訕地問她:你說這個小魚,和我們小時候看的……是同一個嗎?
她也大惑不解:對啊!我記得她多美啊!可是這個女主角是什麼鬼!

我們反覆確認了人龍傳說是不是只有這一個版本,把進度條拉了好幾集,才不得不,把眼前這個五官算不上精緻,氣質算不上出眾,妝容甚至有些粗糙的香港女演員和我記憶中那個超凡脫俗的仙女劃上等號。

不得不承認,真的好失望。

學生時代喜歡一個人也是一樣,當我們都罩在寬大的難看的毫無版型的校服里,稍微有一個眉清目秀的女生就十分奪目,當我們都被繁重的課業成堆的作業和試卷淹沒時,稍微有一點溫暖就小鹿亂撞十分動心。

就像班會上老師在講眼睛是心靈的窗戶,而我抖機靈正好做了一個對眼。你碰巧回頭看見,我們相視一笑,又連忙都心虛的坐端正些。悶熱的午後突然有風吹進來,我看見你的背影忍不住聳了聳肩,全班五十四個人,只有我知道你在笑什麼,只有我。

你看,有些天時地利的東西,真的是稍縱即逝的。
那樣的環境里,我們實在太容易全心全意地把自己的單薄的青春交付到另一個人身上。
後來不再有師長父母的威逼,不再有模考聯考的壓力,相反有了大把的時間精力,有了寬松獨立的自由生活,眼前有了更多更漂亮的更可愛的女生,你突然發現心動的閾值變得很低,得到一段戀情所要付出的努力變得很少,記憶里那個費盡心思才逗她一笑的女生,那個發奮努力只為了能和她考進一個考場的女生,那個在她樓下徘徊了一晚也不敢跟她說出一句表白的女生,在自己記憶的反覆加工中變得越來越難以替代,不可磨滅。

只要日後不再聯系打擾,只要不赤裸裸地暴露出被生活打磨出的平庸市儈,只要不讓他看到高腳杯上殘留的廉價口紅,只要不讓他發現脂粉下鬆弛的眼角,只要不讓他聽出言語里的虛榮和不甘,她就仍然配得上一切形容美麗的詞語。

所以後來我總在想,要是我當時不去重溫這部電視多好,她就可以在我心中一直獨佔著一個無法超越的位置。在多少年以後,即使看到電影里范冰冰再妖冶的妝容,雜志封面上高圓圓再明艷的笑容,捷運廣告上模特再年輕的面孔,我也能在旁人贊嘆之餘,留戀甚至自豪地想起曾經驚艷過我的那部古裝片,那個曾經讓我們魂縈夢牽的仙女姐姐,她才是真正的傾城國色。

男生大概也有這樣的情結,但凡未得到,但凡是過去,總會不由自主地加上不真實的濾鏡,刪減掉影響整體美感的細枝末節,自動美化成他們最願意保存的樣子。

以至於在多年以後,即使閱人無數,即使遇到了再嫵媚動人的女子,再颯爽幹練的女強人,再善解人意的紅顏知己,他也能安穩地在心裡留下一個位置,那裡放著一個年少時魂牽夢縈的背影,她有著素麵朝天的裝扮,不施粉黛的側臉,和笑起來閃閃發亮的眼眸,這是他心裡永遠的傾城國色。


匿名用戶:
國中時候喜歡過一個女孩兒,花了整整2年追她都沒成功,當時陣勢搞得挺大,甚至連外班都知道。後來和她進入了不同的高中,這事兒就漫漫淡去了,不過依然會努力從以前的同學那裡套出一些她的消息。

09年我出國讀書,感覺自己有點在曾經的女神面前炫耀的資本了,在 qq 上聯系過她幾次,到總找不到一個好的話題,只是漫無邊際地聊。現在回想起來覺得自己就是個徹底的 asshole,幾次喝醉酒了各種調戲她。。。醒酒後覺得實在太丟臉就又沒再聯系。

14年的時候國中同學會,我恰好在大陸忙家裡公司的事兒,好多國中同學都在微信群里調侃我們曾經的事兒,我倆都單身,都在成都,彷彿是個上天賜予的好機會。

但在我想很久以後,最終還是找了個很爛的理由推脫沒有去參加同學會,而是悄悄跑到辦聚會的茶樓蹲點。在車上等了半個多小時,終於看到了4年沒見的她,還是和國中的印象一樣,長發及腰,清秀的面容卻帶著一點男孩子的倔強。

我就坐在車上靜靜地透過車窗看著他們在茶樓外談笑,做了很久內心鬥爭要不要去見個面,最終還是放棄了,開車離去。

這樣的行為自己都覺得有點 Pussy。

我想我害怕的是見了她本人,發現她已經變成了另外一個人,而更害怕她發現我不再是國中那個沖動任性的男孩兒,大家都找不到對方曾經的樣子。

時間在流逝,我們在成長,變得世俗,變得善變,那份曾經最單純的喜歡還是不要被成年人打破。

哎,你們永遠不懂摩羯座悶騷而又敏感的內心。。

今年2月又回國忙家裡新房子的事兒,在老房子翻出了我國中的一個眼鏡盒,裡面全是那時和她上課傳的各種小紙條,不禁感慨一番,年輕就是好,快樂是如此容易。

男孩兒執念的不是年少心儀的女生,而是自己懵懂少年時的回憶罷了。

彷彿一個童年未曾擁有過的玩具,成年後即使得到也不會有那時的欣喜了,還是相見不如懷念吧

以上
______________________
更新:
看到那麼多人留言教育我不該放棄也是有點醉了。。不過還是謝謝。
就單方面講,我自己已經完全認真到,出國這6年的經歷完全改變了我,不管是心性還是脾氣愛好,從里到外都是另外一個人了。

恩,借用朋友的一句話應該可以比較直白地表達, 「你還是離良家婦女遠點吧」。。

我當時去看她本來就不是想再續前緣,而是想找下少年的記憶,畢竟我也曾經年輕單純過~

但仔細想了下,還是很有可能大家都幻滅,破壞了美好的回憶,所以就walk away 咯。。。


胡阿福:

其實,誰說一定是男生呢?得不到的東西最好,對任何人都是真理吧。

我和某個傢伙是高中同學,文科生,前後桌。

那個時候,我不高,還胖,嗯,還丑。

整個人樂呵呵的,樂觀,活潑,還有那麼點沒心沒肺。不太像個女孩子。

我所有屬於少女的情緒都和他有關。
會羞澀會心慌,會期待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

我進行著一場所有人都知道的暗戀 。

但是,他不喜歡我。

這個世界沒有誰規定付出的感情一定要有回報。

他喜歡隔壁普通班那個妹子,成績不好,但是,有長長的頭發,笑起來有酒窩,高,且瘦。

而我,不高,還胖,還丑。

你知道,小少女的心是不能傷的,不然,誰知道他們會做出什麼翻天覆地的事情。

於是,我開始留長發。身份證上的照片正是這個時期的,被好多人嘲笑過。
我還努力的學習,保證自己的名字和他一直同時出現在前十的表揚名單上。

後來,我們各自進了大學,以他為名的修行從來沒有停止過。

我開始減肥,對於我這種管不住嘴邁不開腿的人來講,真是殘酷的體驗。

我開始穿裙子,連冬天都不放過。其實早就面目猙獰了還覺得自己楚楚凍人。
我開始化妝,手殘星人要練好久才能畫出不暈妝的眼線,貼出不那麼明顯的雙眼皮。

要知道,我看《初戀這件小事》看一次哭一次,就像好多男生看那些年一樣。

我也曾和女主角一樣那麼努力那麼努力那麼努力的讓自己變成他眼中的樣子。

但是,我的阿亮學長,從來沒回過頭看我一眼。

我不是沒表白哦。

高三暑假,他說,當朋友唄,於是,我頂著全家的壓力放棄了最適合我的學校,各種調檔去了後來的母校,因為,不想和他同一所校園。
大一寒假,我坐著二十多小時火車回學校,看到鐵軌邊有村莊放煙花,給他發簡訊,只換來一句對不起。

還有大三,大四,幾乎每當我想念他的時候。

最後一次,是研一,我跟他說,我喜歡上其他人了,他笑說,那蠻好,恭喜。

那一刻我知道,我就算變成天仙,他也不會看我一眼了。

我們認識差不多塊10年了。這十年,他就是我的白月光,是我的硃砂痣。
他是我內心,關於美好的一切代名詞。
我美化了他,把他在我心裡封了神,除非真的在一起,他恐怕永遠都走不下神壇。

後來,我學到一個詞叫機會成本,我想我所有的執念,大概,真的是因為,我們沒有在一起,所以,總會幻想他是最特別的那個,還美其名曰,不忘初心。

事實上,他其實也就是白米飯,是蚊子血,他也在別的女孩生命里卑微,但是,那和我無關。

你心心念念的不再是那個人,是你難以放棄的過往,他永遠在神壇上下不來,因為,你們沒有在一起。

但是,這並不妨礙你遇見一個其他人,然後,在一起,開始關於愛情的真正體驗。總有一天,你打掃往事時發現,嘿,原來還有那麼一個人啊。

多好啊,對不對。

有這么個人,所以你才能看的進去那些人
年,看的進入初戀,看的進去致青春,看的進去同桌的你,看的進去,那一系列致敬青春的片子。

因為,你也有這樣的青春啊。


匿名用戶:
講一個私人的事兒。

我上國小時喜歡過一個姑娘,後來才知道那個姑娘也喜歡我,不過陰差陽錯天意弄人我們自然沒有在一起。

後來上大學了,又碰到了她,溫情尚存但是不是喜歡了,而且她也有男友了,我自然就獻上祝福。

直到我知道他男友的名字跟我一樣。

當時的感覺震驚中夾雜著悔恨,自責中包含恐懼。
===================
我知道很可能只是湊巧罷了,只是當時知道名字一樣的時候百感交集。。。
======================
我的名字不大眾,可能還算得上小眾了。我匿名是因為我的賬號不但在這個平台有很多粉絲,其他的平台也有。事件中的女主人公知道這個賬號是我,我不知道她是否玩Aorqu。我對她的感情不是愛了,可能僅僅是有小時候殘存的親切吧。如果她看到我的回復我怕引起不必要的誤會,我也不想讓她知道我知道這件事兒。


江燦:

女生對女生的執念更強,中學時代


下一秒升華:

時間真的是一個很可怕的東西,它讓許多我們以為會不變的事物悄悄的改變著。
因為人是一種很固執的動物,有時候並不是我們真的非誰誰不可,而只不過是我們不願意放下自己曾經以為自己不會改變的那份感情,彷彿一旦改變就是對自己內心的背叛,就會讓自己身上所流逝的青春和曾經付出過的努力統統失去意義,就會讓自己曾經相信的一切變得物是人非。
有時候理智的放棄未必就是失去,當你丟棄了一些你所不應該堅持的東西的時候你就會得到一些別的,雖然那些別的東西不一定就是你的本命,但如果你不去嘗試那麼你永遠不會知道是不是。你是不是真的非她不可,還是只是被自己內心對感情的那份所謂的專注捆綁了自由,是不是你已經把去喜歡一個人當成了習慣,又害怕改變自己,其實改變沒那麼可怕,人生就是在不斷變化中才能收穫不一樣的色彩。時間是一劑解藥也是一劑毒藥,人生的很多事物都在隨著時間的流逝悄然無聲的變化著,感情,夢想,也許這世界上有不會輕易被改變的事物,但當它真的改變了的時候我們也無能為力,想起之前看到一個話題,今天過後,女神不再。


匿名用戶:
因為喜歡那時候能真正奮不顧身的自己呀


林葯丸:

這是在 喜歡同桌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下我所寫的回答.
僅復制過來.

本文全部屬實..沒錯,就是有我這么二逼的人.
你們有什麼意見.
說好的點贊呢?

—–
我們是國中同桌.
我們是高中同桌.
我們是大專同桌.
畢業後她在離我家200米的地方工作.

上課和她聊天.
下課看她聊天.
考試讓她作弊.
放學後一句”我們一起走吧”,然後就一起走了.
追她的那些男生,通常放學後都會先來找我麻煩.
有時下課就找我麻煩.
這導致我的學生時代受關注度特別高.即使那時候我很低調.
每天都是戰斗,步步都是驚心.

記得在還沒喜歡上她的時候.
覺得這妹子咋這么不愛學習,每天上課都聊天.
這妹子咋不好好考試呢,還偷看我答案.
這妹子咋不愛打扮呢,素顏好看了不起啊.
這妹子聲音怎麼不太萌,像男的.
這妹子今天怎麼又和我順路啊.
這妹子怎麼這么愛笑.
恩?她笑起來還挺好看的.
恩?她聲音其實也蠻好聽的嘛.
恩?我發現其他妹子都開始打扮化妝,怪怪的.還是她素顏最好看.
恩?不就是考試嘛,來,答案給你抄.
恩?傳小紙條聊天.
恩.今天放學我們一起走吧,我等你.

—–
國中,我蹩腳的告過白.
起初,我的豬隊友好基友知道我喜歡她,特地跑過去說了句:“林xx有喜歡的人了噢!”
她的好奇心就這么被點燃了,追著我問:
“誰啊誰啊誰啊我認識嗎我們班的嗎哪個啊叫什麼名字的不然告訴我她姓什麼就好啊是不是那個誰哎你為什麼都不告訴我呢對了不然這樣吧明天中午放學後你告訴我吧就這么說定了恩!
我呆若木雞的點了點頭.

然後第二天中午就這樣放學了.
她興致勃勃的追著我問,而我那位好基友正站在旁邊圍觀.
我不答.這怎麼能答,這™是老子初戀,還是初次告白.
她想了想,那換個戰術吧.
她講了個很可行的方案,這方案是這樣的:
“從現在開始,我輪流指著我們班上女生的桌子,如果我指對了,你就告訴我!”
雖然我總覺得這方案哪裡怪怪的,好像對我來說並沒有好處啊?
不過當時的我已經沒有智商了.
我呆若木雞的點了點頭.

她開始指桌子.
我說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
最後就剩下她自己的桌子了.
我知道關鍵時刻到了,我當時好像在憋這輩子第一次放的大招.
她好像也發現了點什麼.
最後她指了她自己的桌子:
“該不會是….?”
我呆若木雞的點了點頭.

在我記憶中,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一個妹子的臉瞬間漲紅.
空氣凝結了,我那個圍觀的基友此時並沒有卵用.
她的臉還在紅著,而所有人都沉默了.
大概過了10秒.
她提起書包立刻就往教室外沖.
這時我基友說話了:
“追啊!”
我點了點頭.

我追上去.
我感覺她好像跑得特別慢.
她剛跑到樓梯口,我就已經追上她.
我抓住她的手腕.
她回過頭看著我,臉依舊通紅,一句話都沒說.
她看著我,我看著她.
我說:
“那不然你還是繼續當我妹吧..”
當我妹吧..
我妹吧..
妹吧..
吧..

(因為當時我們關系特別好,她說過要認我作她哥哥)
我知道你們沒人猜到這個結局,就連我自己也沒猜到.
我猜不透啊,當時我腦子里都裝屎的嗎?

她當然也沒猜到.
她愣了一下.
好像不止一下,愣了挺久的.
“恩..好”
然後我放開她的手.
她往樓梯下跑走了.

當天下午,我逃課了.
我就在學校里,我僅僅是逃課了.
下課的時候,我的好基友跑來找我.
我:“她怎樣了?”
他:“沒怎樣啊,有來上課”
我:“她有沒有說什麼”
他:“她說,她喜歡勇敢一些的男生”
我:“噢..”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當時我的理解是,她喜歡更勇敢的男生,不喜歡我這樣的.
直到過了數年,我回憶起這個,我才想明白.
或許她是希望我能更勇敢些.

在那之後,我們照常上課.
就像她是妹妹,我是哥哥.

可喜可賀.

—–
後來,我們一起上高中.(基友去了另外一個學校)
新的環境,新的同學.
座位可以自己選擇,所以第一天她就選擇和我一起坐.
順帶一提,當年我本被一所不錯的學校錄取.
直到有一天,她突然打電話告訴我她報的是另一所學校,問我要不要和她一起.
我答應了,動用資金瞬間換了一所學校,也就是我的高中.一所很差的專校,只要有錢就可以上的那種.
至今我也不明白.她是僅僅想跟我繼續一起上學,還是別的什麼.

從此我過上了三天兩頭被找麻煩的不歸路.
因為這貨在這時候開始,已經越發變成女神.
雖然她還是不愛化妝,喜歡素顏.不過她正好是素顏都特別好看的那一種.而且她又和男生女生都玩得很好.
而我呢,當時家裡出了些問題.比較頹廢,不愛說話也不怎麼打扮,每天如同行屍走肉.
而她,還是特別愛和我坐在一起,一到放學就撲騰撲騰跑過來:
“一起回家吧!”

當時我其實是不理解的,我特別單純.我就是不明白為什麼班上那群男的老愛找我麻煩,特別是喜歡跟她搭話的那一群.
不過還好的是,我沒有被揍過.畢竟當時我也是打架一把好手,甚至有幾個痞子跟我關系不錯.
而且..有她陪伴呀.
一切的不開心,一切的家庭陰影,都在她陪伴我回家的那段路上煙消雲散.
當時我還是比較傻的,感覺這世界上只要有她就足夠了.

她就是我的青春.

在那段時間,經歷過好多.
一起回家一起吃飯是常事,各種晚上電話到睡著.
有時,她忘記帶家裡鑰匙,等爸媽回家期間就叫上我去KTV.我不會唱歌,然後我和她就兩個人在KTV里吃泡麵.
有時,放學後沒一起走,我在校門口看到她和閨蜜被幾個男生糾纏.我遠遠的已準備好殺出一條血路,結果她們擺脫了糾纏.
有時,周末和基友在路上走著,突然就看見她和閨蜜從旁邊的小店鋪走出來.我直接嚇得跑好遠.(我也沒明白我跑啥)
有時,情人節和基友兩只狗在路上走著,都能見到她和閨蜜.然後就這樣2人2狗一起看了場連內容我都不記得的電影.
有時,她會帶著我去挑挑衣服,挑挑眼鏡.所以我後來外表的改變都得歸功於她.
還有時,我又告白了.她說不合適.

那段時間,我談過戀愛.她也知道,她還會幫我出謀劃策.
甚至我被外校妹子甩了,她氣不過直接跑到妹子學校質問那妹子.
那段時間,她也談過戀愛.我也知道,我就靜靜聽著.
在那3年裡,我們邊各自談著戀愛,我邊時不時跟她告個白.

直到後來,有一次我又失戀了.
我和她打電話聊天.
我又告白了一次,我說我想等她.
她說:“你每次都是這樣說,結果還不是過幾個月又找了一個女朋友嗎..”
我說恩對.

所以,後來的6年,我一直都是單身.

—–
後來呢,我們一起上了大專.
同樣是差學校,同樣一群人追她.
不同的是我開始逃課了,所以和她見面的次數少了很多.
偶爾回學校也僅僅是去找她.
我這輩子唯一一次進女生宿舍,是進她的宿舍.我還記得她那天穿著白色連衣裙,看得青春期的我飄飄然.
同樣的,她經常會喊我兩個人出來吃東西,聊聊人生理想.
同樣的,我們知無不言.

她當時找了份打工,就在離我家200米的地方.
我經常跑去她上班的地方陪她,或買點吃的帶過去.
也是在這個時候,那附近有一家店的老闆,也在追她.
這位就是她後來的老公.
當時他比她大6歲.187cm.兼職雜志模特.長得特man.還™和我一樣是個水瓶座.
艹.

之後的發展就是快進式的了.
她經常跟我說他在追她.
什麼“他的前女友糾纏不休blablabla”這種事情我真是聽她說了不下10遍.
到後來,她們在一起.
到後來,他的前女友依舊糾纏不休.
到後來,我第一次看見她哭,而且不是為了我哭.
到後來,她母親出了點問題住院化療.
到後來,我陪她走到醫院門口.她問我要不要進去,我說不要.
到後來,她說她家人很想看到她結婚,可能會和他訂婚.

這時候,有天我和她走在路上.天已黑,我準備送她回家.
走著走著她忽然說了一句:
“如果這時候有個人追我,我會立刻答應他”
我有聽到,不可能沒聽到.我也知道她是在對我說.
我只是不確定她為什麼突然這么說,是和187cm吵架了嗎還是幹嘛?
我對自己沒有自信,我當時給不了她任何東西.
所以我沒有回應,只是繼續走著.

到後來,她告訴我她們全家人要聚餐,問我去不去.我說去幹嘛,不去.
到後來,她告訴我她們訂婚了.
到後來,她告訴我她結婚那天我一定要去.
到後來,她結婚了,我沒去.

後來,她剛結婚的那段時間,經常電話邀請我去她家坐坐.我說恩好的好的,心裡想的是去個屁呀.

我們有一整年再沒見過面.

—–
一年後,國中同學聚會.
她來了.
那天,還沒走到聚會的地方,我們就遇到了.
我們很巧的穿著一樣的衣服.
她說:”好久不見”
我說:”好久不見”

我們一起走進聚會的地方,一家餐廳.
所有同學看著我們兩個,以為我們是班對.因為都傳聞她已結婚,或許正是嫁給我?
可惜並不是這樣.
那天我們喝了不少酒.
而我並不愛喝酒.

聚會那天是2011年12月10日.晚上月全食.
同學中的某個逗比從餐廳外急匆匆跑進來,說了句”大家出來看!月全食耶!”.
然後我們20幾個逗比就出去了.
我們走到外面,所有人都在抬頭看天.
我默默走到人群中的最後一排,自己站著.
她出來,走到我身邊.
最後一排變成我們兩個人.

我們看著天上紅色的月亮.
她輕輕靠在我的肩膀上.
我們沒說話.就那麼靠著看著.
那天晚上我第一次告訴她:
“你變漂亮了”

幾個小時之後,她老公來把她接回家了.

記得當時我聽著《那些年》都能聽到哭.
這是我這輩子唯一聽到哭的音樂.
因為太像.

—–
幾個月之後.
我從她閨蜜那得知了她懷孕的消息.

我打電話給她.
她剛接起電話我這邊立馬就哭了..我也不知道我哭的什麼.
她嚇尿了,連問怎麼了.
我邊哭邊說”我沒事我真沒事你別掛電話你等會我很快就好!”.
後來也確實好了.

我們聊了一些事情.
她說她其實什麼都知道.
她說她覺得虧欠我很多.
我說沒事,你好就行.
最後掛了電話.

我還是沒告訴她我知道她懷孕了.
她也沒說.
她也不會知道後來我跪在地上哭了多久.
因為我覺得是我錯了,錯過了太多.

我的青春,這次是永遠離開了.

這時,是我單身第6年.也是我喜歡她的第10年.
其實她在最後幾年經常問我怎麼還單身,快去找個妹子泡.我說“呵呵”.
我不確定她還記不記得當初那句“你每次都是這樣說,結果還不是過幾個月又找了一個女朋友嗎..”.
我就是那麼倔.

—–
10年內.
我沒有牽過她的手.唯一一次,還是初次告白時抓住她手腕.更別說親親抱抱什麼的.
我看過她哭.她聽過我哭.
我和她做過所有朋友該做的事.
在我家庭出了問題最頹廢的那段時間,是她一直陪著我,幫我振作.
我們從最青澀的年紀,到長大結婚,都互相陪伴.

我原本是個懦弱的人,和勇敢無緣.
是她用離開教會了我該怎麼勇敢.要勇敢不能慫,才不會錯過,不會失去.
教會我該怎麼打扮自己,該怎麼逗妹子笑.
教會我男人大哭幾次也是沒問題的.
教會我把話說出來,再不濟就寫出來.
教會我怎樣堅持喜歡一個人.

所以我是感激的.

或許,用現在的角度來看.
從國中喜歡同桌到結婚10年還連手都沒牽過,我就是神級備胎啊媽了個雞的.

不過那又何妨?

是吧.

—–
—-


——————– End ——————–
p.s:
汪汪汪.
基友沒被我打死.就在寫這篇回答的前兩天他剛回國跑來我家玩.目前他在加拿大,可能已快是個孩子的爹.
最後,請大家不要轉載到Aorqu以外的地方比如微博!!謝謝!!不是我不喜歡微博,我自己也上微博,但是我同桌也上微博啊啊啊啊啊這十分不好!!別人已經有家庭了你們懂嗎嗎嗎!!-囧


Aorqu用戶:
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


朱捷:

因為那是荷爾蒙最旺盛的時期,而且每天在一起上學,距離那麼近,又得不到,那種感覺持續的久了,就會在你的心理留下深深的烙印,這是時間無法抹去的。
而且因為沒有得到她,所以她一直是一個薛定諤的妞,你會在心中對她抱以最美好的想像,她在你腦中永遠都處在最美好的狀態
她在被觀察以前,一直處在一個「概率雲」的狀態下,一旦受到觀察,則坍縮為實體。所以建議心理想想就好,不要想太多,因為只要進一步了解,多半都會失望


Aorqu用戶:

看過《情書》嗎

「你好嗎?」
「我很好! 」

藤井樹在多年後,見到了與年少時暗戀的同班藤井樹長的一模一樣的傅子,展開追求,說對她一見鍾情。

後來斯人已逝,得知另一個藤井樹存在的傅子依舊耿耿於懷。

得知了喜歡的人的年少時的暗戀,對一個與自己一模一樣的女孩。

「當博子看到女藤井樹那張與自己一模一樣的臉時,之前深藏在心底的迷團在那一刻全部有了答案:原來,自己不過是別人的影子,那個自稱對自己一見鍾情並打算與自己結婚的男人,真正愛的其實是另外一個人,他從自己身上找尋的,是他多年以來刻骨銘心卻一直求之未得的初戀。
終於明白為什麼他臨走前委託她去還那本《追憶似水流年》,真的是流年易逝,想要挽留,已經遠離一光年。」

=======================

2016/6/16重溫岩井俊二《情書》。

有了新的觀點。

=======================

傅子問:「如果我只是個替代品呢?

當年的我也以為傅子是藤井樹心裡的影子,心裡還蔓延著對傅子的淡淡憐憫同情,

後來發現才不是呢,怎麼可能是呢,傅子和女藤井樹一直是兩個人,男樹早就發現了。

傅子是溫柔的端莊的「大和撫子」,而女樹是天真懵懂得近乎殘忍的藤井樹,

女樹心裡的話悄悄劃開早已結痂的口子:「我不是忘記你,只是從未想起。」

因此,縱使有著一樣的面容,但任誰也不會弄混的。

何況是藤井樹呢。

讓藤井樹念念不忘的女樹,只是因為錯過了,

「念念不忘的,都是你錯過的。」但也僅此而已。

I miss a miss,so I miss.

但是「錯過了不是錯了,是過了。」

就醬。 劃上句號,卻有第二個自然段。

相同的面容是個以此為開始契機,但後來,就是另一段故事了。

只可惜流年經轉,命運弄人,未能相守罷了。恍惚間定睛凝視,他已不在那裡,只有風兀自吹過。

正如簡幀所說:「深情即是一樁悲劇,必得以死來句讀。」

而我是相信在傅子面前說不出話的樹,是有著比年少時更深刻的忐忑與焦灼、惆悵與欣喜的。

一切都有了解釋。

簡幀《眼中人》里有一句:「舊與新,往昔與現在,並不是敵對狀態,他們在時光行程中互相辨認,以美為最後依歸。」私以為,這也是對岩井俊二《情書》里藤井樹的 年少與後來 的一個不經意而卻恰好對上的詮釋吧。

說到這里不得不感嘆一下:

「お元気ですか?」

當年被我用塗改液畫在高中課桌上的一句日文,竟然也離我遠去了,嗯~,畢業了,也沒什麼故事,就這樣淡淡走遠。

「私はお元気です」

你們年少的喜歡,就像藤井樹走之前唱的那首《青色珊瑚礁》里的那樣吧,

「因為我喜歡你!

啊 我的愛已隨那南風遠去

啊 都到了那熏風吹拂的珊瑚礁」


蒲公英:

因為沒睡過。

讓他睡100次,你問他還想不想,他保准沒感覺了。

為什麼我知道,因為我准老公的初戀就是高中同學,偷偷摸摸睡過了,問他還喜歡人家嘛,他說喜歡個屁,現在離婚再婚生娃,身材走樣了,好醜。。。我可以放心的睡覺了。。。


半佛仙人:

翅膀硬了,卻也永遠失去了挑戰那片滄海的機會。


駱非語:

這輩子第一份愛情,回過頭看的時候,大多數會明白10%是愛情,90%是沉沒成本。

付出的多所以執念深。在女生身上這種情況就少很多,是因為很多女生是在一起了之後才會付出更多,所以女生的執念一般來自於讓自己付出最多的那個男人。


安若素:

有太多時候,我們錯誤的把得不到,捨不得,不甘心,放不下當成了喜歡
懷念的不是那個人,而是那段青澀懵懂的年少時光


Black cat:

夜跑歸來的途中,我想起了一個人。

H是我國中認識的第一個姑娘。

那時候她坐在我後面,晚間新聞聯播的時候,

她用筆帽捅了捅我,

我扭過頭,「幹什麼啊?」

她捂著嘴說:「嘿,我給你講個恐怖故事吧!」

事實上,她講的恐怖故事是極其平淡到令人犯困的水準。

她的開頭,都是「從前,有……」然後講著講著就沒了後半部分。這時候她會嘿嘿一笑

說,「哎呀,後面的我給忘了。」

所幸那些恐怖故事並不吸引人,而我都是當有頭沒尾的笑話聽的。

我所在的中學,是一個全封閉式的私立中學,學校里男女比例極其不和諧。

放眼望去,幾乎清一色的「光頭和尚」,僅有寥寥幾位女性點綴。

要不學校若是改名為xx男子私立監獄中學,可能會更實在。

「狼多肉少」的環境下,H姑娘憑借較好的面容和開朗的性格迷之吸引了大批男性的青睞。

班裡男生宿舍在討論班級女生誰最漂亮的時候,她幾乎在誰口中都能穩進前名。

畢竟,也只有那幾個,也只能是那幾個。

隨著同班和外班的男生對她的關注的愈來愈多,H姑娘似乎有些不適應,有幾次跟我談起過,但那時候的我都不知道屌絲到哪個次元空間,除了上網,漫畫,打架,吐槽二號食堂像飼料一樣的飯菜,其他事根本沒有多少印象。

那時候又調了座位,關系也就這樣變淡了。

關系的轉變,是在初二的時候了。

有一天晚自習放學,我在搗鼓東西,只有我和都留在班級。

忘了是誰打開了話匣,只記得她問我,你明天放學還留下嗎?

我說,留。

後來的很多個晚上,我和她都會在放學那段時間聊天,談生活,談感受。

她說的挺多的,可惜,現在都忘記了。

但我仍然記得她彎著眼睛的微笑,遼闊如同夏日的夜空,那些榕樹嘩嘩響,知了在樹上吱吱鳴叫的夜晚。

在情人節的前一天,學校要求提前來校,她托一個女生送給我一塊德芙朱古力。

很尷尬的是,當時的我不知道有情人節這個節日,更不知道德芙朱古力好吃在哪。

當時,我有點納悶,但還是很高興,有的吃還是白送的,當然高興。

接著,我就和嘴「殘」的室友掰了分著吃,一邊吃一邊不忘吐槽,這TM好苦啊,是真的朱古力嗎?

現在想想,我真活該屌絲。

後來,在另一個女生的慫恿下,我也選了兩樣「禮物」回贈給她。

一包辣條,有嚼勁咬不斷的那種,

一包棉花糖。

現在想想,我真活該屌絲。

果然,她收到我的「禮物」也挺驚訝的,看著沉默了一會,抬頭說,「也好,我能吃辣。」

後面的事,跌宕起伏,我的記憶是相當混亂的。

莫名的我和她的關系又變淡了,

莫名的她被其他女生排斥了,

莫名的她和一個女生爆發了,

莫名的她和其他女生和好了。

只記得在一個晚自習,H姑娘和孤立她的一個女生吵了起來。

孤立她的那個女生性格機槍又機槍,兩人站起來的時候,她沖過去嘩啦啦得一口氣把H姑娘的課桌推到,H姑娘也不甘示弱也沖過去把那機槍女生的書推到,可惜力氣不夠大,要不然也是可以把課桌推到的。那女生的臉表情扭曲,臭得接地氣,H姑娘直視著她,看不清表情,反到顯得很平靜。

老實說,我有點緊張。

就在所有人都在心中默念,『我艹,打起來!打起來!』的時候,班導一拍而起,怒吼一聲,全班頓時安靜。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時光荏苒如白駒過隙.我和H姑娘早已淡忘在對方的記憶里。

夜跑歸來的路上,碰到一對小情侶。男的淫笑調戲,女的矯情扭捏,就在我心中萬只草泥馬在颯爽奔騰的時候。

女生對男生說:「要不,我給你講個恐怖故事吧!。」

搞毛啊,這不是男生該講的話嗎?

一瞬間,似乎所有的場景都往身後移動,

我扭過頭,看見她捂著的嘴和彎著的眼睛,那橘黃色的燈光宛如陽光一般照在她恬靜的臉上。

日月星辰可以安安靜靜地升起又落下,我卻再也分不清白天和黑夜。


Aorqu用戶:

典型的不幸福的人是這樣一些人,他們在青年時期被剝奪了一些正常的滿足,於是便把這種滿足看得比任何一種其他方面的滿足更為重要,一生只朝著這一方面苦心尋求;他僅僅對成功、而不是對那些與此相關的活動本身,給予足夠多的、不恰當的重視。——羅素

曾經喜歡過的人早已經構成了你生命的一部分,怎能輕易抹去?
我是一個性別意識出現特別早的人。
十五年前,我國小五年級,那時候全年級總共有5個班,一班、二班和四班在一個平房的院子里上課,三間教室,一間教室辦公室。
那天是課間還是我到學校太早第一節課沒上課的休息時間我已經記不清了。
我坐在教室靠窗戶的座位上,百無聊賴的等待著上課。
一個身影從窗外走過,那是我第一次見到她。一身明亮。
那畫風接近日漫柯南,萌的讓人不由自主的想接近,我知道,「驚艷」已經不足以形容當時我的感受了。
她用一個銀色的半圓形的發卡,梳著整齊的馬尾,背著一個黃色的小書包,就這么飄然而至,出現在我的視線中。
我的天空,星星都亮了。
發卡、書包,兩件迷之物品,是我那兩年的青春不可磨滅的印記。
當她朝著五年一班的方向走去時,我知道,她就在隔壁班。
那時的我內向敏感,沉默寡言,尤其是對女孩。但是我真的不想就這么擦肩而過啊。
佛曾經曰過的,前世的500次回眸,才換回今世的一次擦肩而過,我懷疑我上輩子應該是為了她扭斷了脖子。
我開始瘋狂的搜索這個女孩的一切,已經記不清是如何得知她的名字的了,就是記得,知道名字的發音之後,我去學校的光榮榜上查了一下五年一班的優秀名單,推測著她名字的寫法。
她和我們班的另一個女生總是一起走,我竟驚奇的發現她和我竟然都住在一個部隊大院里,然而無卵用,我是四年級後轉過來的孩子,和院里的小孩並不都熟識,並且平常父母也不怎麼讓我出去玩,我就更沒機會接觸到院子里的其他孩子。
我還是想不出什麼辦法認識她,院子里的孩子在五年一班的也不少,但是我一個都不熟……
我就想在別的什麼地方探探消息,因為部隊大院里的孩子父輩都是同事戰友,所以我就問我爸,住97號樓姓張的叔叔都有誰啊?問的我爸一頭霧水。
我只能默默地在靠窗的座位上,靜靜地等待她的身影走過。或者上學放學走著去學校的時候,在她背後偷偷的看著,全無交集。
那時候同班的班花托一個男同學告訴我說她喜歡我,我不記得當時有沒有過喜悅的表情。現在回憶起來,其實是因為我心裡只有她,即使你是班花,那麼多人追,又如何呢?
後來班上的一個男生在教室踢球,致使我額頭撞到桌角,我從來沒流過這么多血,望著鏡子中半個腦袋都纏著綳帶,簡直遜爆了。
那天我站在操場邊,頭上纏著那個奇怪的綳帶,她和一班的幾個女生迎著我跑過來,她笑著,她是在沖我笑嗎?
兩年後我國小畢業,學區劃片進入國中學習,毫無疑問她和我同校。
開學第一天我拚命搜索著班上的人,沒有她的身影。我知道,是我想的太多,一個年級有10個班,怎麼就這么巧能和她同班。
後來才知道,小升初還有7班8班是重點班的說法……我不幸的被分到了六班,而她在八班。
我們搬進了樓房教室,我在一層,她在二層,我再也不能透過窗戶望著她了。
而且她在街道對面買了新房子搬了進去,我卻還在部隊大院住著。
上學放學的時間也碰不到。
我越來越沉默寡言了,學習成績卻直線上升。
我已經不太被「該如何認識她」這個問題困擾了,因為我這個性格,根本沒機會。
初三了,我們搬到新的教學樓,情況沒有任何改觀,我們班在2層,她們班在一層,唯一的好處是,二層有一個露天陽台,可以俯視學校院子。
課間操的時候還是會搜尋她的身影,搜不到,只能對自己笑笑,滾回屋子學習去。
我作為班上的化學課代表,時不時地會判一些其他班的隨堂測驗,有幾次判到了她們班的。
原來她寫字是這個樣子的,我不由得望著那張寫滿化學符號的32開小紙發呆。
初三,那時候課外補習班還管的不嚴,她竟然出現在我的英語補習班中。
要我說她的英語水準根本不用補習。
我這種記性特別差的,背個英語短文都背不下來的才需要。
我依然不知該怎麼開口認識她。
中考過去,是一個漫長的暑假。我好想和她斷了聯系,因為我身邊已經一個和她熟識的人都沒了。
高一,我進入一中優班學習,她在樓下的教室中。「同班同學」竟是如此之難。
每天,還是能在班車上看到她。班車上男生和女生都不怎麼說話。男生都坐在靠後的位子,我也一樣。
高一過半時候,有一次在班車上,我坐在最後一排,全車還剩下我旁邊的一個空座,她來的比較晚,看了看就坐在了我的旁邊,眼神中有稍許的不情願。
我當時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還是故作鎮定。
高一,我人生的低谷,成績是一落千丈,思緒紛亂的我,根本沒辦法跟這個近在咫尺的人交流,更何況還不認識。
故事最終還是沒有個結果,她轉學去了別的中學,徹底失去了聯系。
再後來,我們都上了大學,那時候還是人人網比較火的年代,忘記是怎麼加上她人人的了,可能是好友推薦吧。
隨後知道了她在湖南讀書,然後要到廣東讀研。期間,在人人上有過一次短暫的交流,這是這么多年來,我第一次開口說話,盡管是在網路上。我知道,她還是知道有我這么一個人的。然而我能做的是那麼的有限。
2012年暑假,院子里的發小組織了一次聚會,她去了,當時我已經在另一個城市入職工作,這樣,再一次錯過。
十五年間,我也不只喜歡過她一個女孩,但是第一印象滿分,並且還喜歡了這么長時間的,她是唯一的一個。唯一一個第一眼就記住的女孩,唯一一個本來沒什麼交集但是還要默默關注的女孩,唯一一個暗戀了這么久竟然面對面一句話都沒說的女孩。即使是那時孩子氣的喜歡,這刻骨銘心的情感也貫穿了我的國小國中高中,讓人難以忘懷。
每一次回家,經過她住的小區門口,我都幻想著能和她邂逅,我會主動上前去打招呼,做我本來應該做的一切。
工作了3年半,感情方面一片空白,日子也那樣一般過,不好也不壞。我以為愛情已經在我生命中的比重不大了,我以為我把她弄丟了,我以為我快把她忘記了,除了每次在她住的小區經過……
我以為我以為的真的是我以為的嗎?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畢竟同一個部隊大院長大的孩子,朋友圈還是有一些重合的,今年年初,有個同院的拉我進了一個微信群,我驚奇的發現群里有她,於是立刻加了她,我知道,我需要做很多。
和她微信聊過之後才發現自己,真的是懷有執念的,它跨越了我現有人生的一多半的長度,不曾遠離,從未忘記。
那種感覺真的是像歌中唱的,又回到最初的起點,記憶中你青澀的臉。
那是我記憶里永不磨滅的底層代碼,只要有出口,就會像潮水一樣向我湧來。
十五年前震動的心弦,原來一直是沒有休止符的。
我不能總讓故事的小黃花就這么飄著。

前幾天把一直拖著不敢看的《那些年》看完了,我的心境多多少少還是和裡面的男主角有些一樣的。青春里充斥著「青澀、錯過、悲傷、離開」這樣的字眼。為什麼會有執念?我不清楚,怕是沒有這份執念,我也不會是我自己了,多年來,它早已成為了我生命中的一部分,雖說不能時時刻刻的想起,但是心裡總是有這么一個位置,我知道是留給她的,只是有些事,再也不會提起,卻永遠不能忘記。
就這樣吧。


五狗發狂:

因為自私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