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有些男生會對國中高中喜歡過卻沒有追到的女孩有種超乎尋常的執念?

問題描述:鏡像問題為什麼有些女生會對國中高中喜歡過卻沒有在一起過的男孩有種超乎尋常的執念?
, , , ,
Aorqu用戶:
因為我再也不會用十年去喜歡一個人了。


隔壁小王:

我也來說說我的故事。雖然現在是大叔一枚,但國中時也算是耐看型。那個年代樓主還算是三觀極正的,熱愛學習,立志成為祖國棟梁之才,明禮儀、知榮辱,老師家長眼中的好苗子。
但歲月終究會在你身上留下痕跡,青春期的躁動也隨之而來。於是在荷爾蒙的驅使下樓主開始注意到坐在第二排的一位長發女孩,她纖細的身材,精緻的五官,白嫩的皮膚,常常一身粉色系的著裝,猶如一朵粉色雛菊隨風搖曳,令我如痴如醉,她叫芳,名如其人,艷麗芬芳。
男人都是視覺動物,對一個女孩心生愛慕之情最初往往來源於她的外表,深層次的說就是原始慾望。這個時候的我也僅僅是喜歡,談不上暗戀。但是這種力量足以驅使你去接觸她、了解她。於是,我開始刻意和她搭話,也在她面前表現自己。她是班上的學習委員,成績自然不必多說,總是名列前茅。周末學校辦補課班,目的是為了給優等生拔高,我兩自然在名單之中。每次我都早早來到學校,幫她佔好位子,傻子都明白我是為了坐在她旁邊。我們一起聽課學習,一起討論問題,放學騎著單車默默跟在她後面(由於她和閨蜜一起回家,所以她很不好意思和我一起走,而且那個時候早戀在家長老師眼中如洪水猛獸,嚴防死打。閨蜜暫且叫A同學,後面她還會粉墨登場)。
時隔多年印象很深的一次,夏季一天她穿著一身連衣裙出現在教室,不必說,粉色的。我看的兩眼發直,從早上開始就幾乎沒有移開視線,當然,老師講些什麼我也沒聽進去。我承認我想的都是些不太健康的東西,包括她凸凹有致的身體等等,大家懂得。渾渾噩噩過完一天,放學了,我背起書包跟在她後面。兩條大白腿擺來擺去,看的我差點撞在國旗桿上。這時,我突然發現她一個人,A同學不知去向。我一陣竊喜,跟了上去。「今天怎麼一個人回啊?」 我問道,她看著我笑著說:「A有事,我先走了。」 我也笑笑,臉上表情分明寫著:終於有機會和妹紙一起回家了。「我們一起走吧」 我期盼的看著她,她臉紅著沒說話。我從來不太清楚她對我的感覺如何,但是她應該明顯感覺到我對她有意思,她沒有拒絕,所以我就這樣不要臉的一直跟著,跟著她一起車棚取車,出校門,騎著單車緊緊跟隨其後。她也默不作聲,我也不敢說話。就這樣走著,突然她一個急剎車,我在後面躲閃不及,為了避開不撞到她,我撞在路牙子上,一屁股坐在地上。她也嚇壞了,吃驚的望著我,停下來問我有沒有事,體現我男子漢氣概的時候我怎麼可能說疼,雖然確實很疼。她看著我一屁股土,噗嗤笑了,嘴角微微上揚,眼中帶著一絲歉意和一絲羞澀。我的心都融化了,獃獃的站著,忘記了疼痛,忘記了身上的泥土。時至今日,我仍然能想起那個笑容,揮之不去。「你沒受傷吧?都怪你,你跟著我那麼近幹嘛啊?」她埋怨的口氣,我聽著更像是一種關切的語氣。「我。。。。我。。。。你。。你一個人走夜路不安全。」我支支吾吾的說。「和你一起走難道就安全了?看你自己都摔跤了,你還管的了別人。」她調皮的笑著。「這是一個意外。。。。」 ,就這樣我們不知不覺的推著車子走了一路。
此時此刻感覺我對她由喜歡轉變為暗戀,雖然沒有捅破這張紙,但是我感覺的到她也開始注意我了,有時當我凝望她時,她似乎也在偷瞄我。但我始終沒有勇氣向她表白我的愛意。就這樣中狀態過了很久。你也許會說這種默默的暗戀是早戀最好結局,但是最後的事情發生了轉折。。。。。。最後的結局我現在都沒完全明白。。。。
一天晚上,我又夢到了她,往常總是夢到她大腿之類的,早上還要換內褲,這次內容有所不同,夢中她問為什麼不去追她。我心想,這個夢也許在預示著什麼,我鬼使神差的寫了一份情書,內容就是向她表白,做我女朋友之類的話。放學時,我哆哆嗦嗦的將紙條塞在她手裡,她和閨蜜A疑惑的看著我。我轉身走開了。我等待著她的答覆,萬萬沒想到等來的卻是班導的傳訊,結果大家應該猜到了,辦公室桌子上放著我寫的情書,班導惡狠狠的批著我,具體罵些什麼我基本聽不進去了,悲傷,失望湧上心頭。她怎麼會這樣做?就算不答應和我在一起,也沒必要捅到班導那裡吧,搞得我像個流氓騷擾她似的。最後家裡也知道了這件事,我成了老師家長的重點防範對象。後來,由於自尊心受到了傷害,我盡量避免和她說話,她也感覺到了尷尬,也在故意躲閃,最後連朋友都做不成。
這件事發生以來我一直想不明白,她為什麼做的這么絕,我感覺她對我也有意思,也許我是在自作多情,她內心是個善良的女孩,不應該用如此傷人的方式拒絕一個追求她的男孩。畢業後,我們上了不同高中至今沒有聯系過。後來上了大學,和一位女同學聊起這件事,我才知道真相,是閨蜜A同學告訴班導我寫情書追求芳,芳被班導叫到辦公室收走了情書,還說女孩子要自尊自愛什麼的,最後芳是流著淚回來的。我不知道A同學是出於一種什麼心態如此告發我們,是為了正義?還是羨慕嫉妒恨,不得而知,我也不想知道。我只想為我冤枉芳這么多年說聲對不起,去年聽說她從日本留學回來了,嫁人了,仍然孑然一身的我默默祝你幸福。正如提主問到為何會有超乎尋常的執念,我覺得這是還是來源於很老套的那個觀點,初戀總是很難忘的,這國中高中時一般都是情竇初開,喜歡上一個女孩,就把她永遠留在心裡,這是一種很特別的情愫,就如我現在遇喜歡穿粉色系皮膚白皙的女孩還是沒有一點抵抗力一樣。


行之:

其實,大家忘不掉的是曾經的自己,忘不了的是那種感情,至於那個時候,那個人是誰,這重要麼←_←


蔡鱟:

我國中畢業那年跟一女孩表白,前夜為她徹夜難眠,第二天一大早跟她在QQ上表白,然後被軟拒絕。直到現在我女朋友有時還因為這個而感到不快

然而表白第二天我就不喜歡她了。

其實所謂執念,大多是裝出來的對所謂往事的寄託。我喜歡的不是那個女孩子,而是當年的徹夜難眠。


高君:

大部分人都不是愛著當年的那個她,而是愛著當初那個為愛情可以犧牲一切 奮不顧身的自己而已。

———————————————————————————————————————————
當泡過了幾個或者有身材長相,或者優雅大方,或者聰慧過人的妹子,見過了世間人情冷暖,學會了比較後,又怎麼能得到一根筋的時純粹愛情的美好。


白夜:

執著的目標不是她,是過去那個不夠優秀的自己。


薛定諤的狗:

從雲村看到的一個,和大家分享一下,侵刪
就好像在商店看到喜歡的玩具,想買,錢不夠,努力存錢,回頭去看的時候發現漲價了,更加拚命的存錢,等我覺得差不多的時候,再回去發現已經被買走了。如果再次看到那個玩具,我想每個人都會撿起來。把女生比喻成玩具並沒有任何對女生的歧視,只是來說明一下心境,希望不要過度解讀。


諸峰:

你以為你這輩子還會像當初那樣天真單純的愛過嗎?


吳青衫:

原以為那就是愛情,後來才知道那塔馬是通病


鐵血特工賈隊長:

十年了,依舊執念

一同學跟我說,你不是喜歡她了,而是喜歡上喜歡她關心她的感覺,並且你喜歡的是那時候的她

也許吧


皮卡皮卡的迪路獸:

終其一生只成為別人的執念。


王博:

在我的記憶之中,
有一朵紫羅蘭熠熠生輝。
這輕狂的姑娘!我竟未染指!!
媽的,我好不後悔!
--海涅《悲歌》


是白水泉:

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


董凌默:

最美好的年華遇到了最美好的人,自己卻由於種種原因未能在一起。


分子攝影師:

作為一個崇尚自然主義、基因決定論的男生,我認為這真的不是你們女孩紙幻想中的愛情甚至痴情。男女都是在青春期伊始最渴望得到異性的認可。而往往中學時代的女孩紙又比較矜持——其實就是在兩性問題上比較謹慎。這一方面是由於對女孩紙這方面家庭教育通常比較嚴;另一方面也是女性自身針對其進入兩性關系後成本較高所做的一種保護。所以中學時代渴望得到異性認可的男生往往得不到女生的認可——至少是得不到大張旗鼓的認可。所以,中學時代女生對於男生的認可、喜歡,甚至付出就成了幾乎所有男生追求的稀缺資源,也是成功男性的標志。中學時代女生的一個擁抱、一個吻,其作用堪比走入社會後奔馳、寶馬、奧迪對於男性的裝扮與升華。若是哪個男生在中學就與在校女同學啪啪啪了,那基本相當於法拉利、布加迪威龍傍身的鑽石級成功男士了。如此價值,怎能不讓男性執著?所以即使過了那個時代,當初執念未遂的男人們——尤其是在已經擺脫了當時的屌絲窘境,也不再羞澀懵懂的男人們,自然也想要了卻心中的結——雖然最多也只能是在形式上了卻;那時對於女性的渴望和那時得到女性的榮光,永遠也不會重來了。

p.s.我的答案基於我當時上中學時候的環境。現在的中學生恐怕要開放得多。同時,我也聽說一些中專、職高、技校的學生們在這方面比普通中學的學生們要開放、寬松得多。只能說,理兒是一樣的理兒;但物以稀為貴——當滿大街都是奔馳寶馬的時候,奔馳寶馬作為成功人士標志的屬性也就逐漸淡化了。所以,我猜中學時代男女關系環境比較寬松,所以在這方面不太飢渴的男生,日後對此的執念就會淡一些吧!


Aorqu用戶:
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被偏愛的都有恃無恐


我是誰:

我覺得也不盡然(._.)這個還得是看人,國中高中一路以來也對不少女生有好感,其中甚至還有那種一見鍾情似的=_=然而時間過了,淡了聯系之後基本就想不起當時那個人了。
但是也有例外的一個,不管過去多久都會想起,還會夢見,還會小憂郁,過去這么久,雖然還沒老,可是有時候覺得這輩子的愛情也只是那一次了


匿名用戶:
我只想說,到今年剛好相識12年了。每每想起她,心頭總是一陣刀絞。


神經病:

女生也是
十年後我未受邀請還偷偷跑去他婚禮現場
另外還加了他老婆QQ,檢視他們最新進展
我真是有病

更新
沒想到竟然這么多人點贊
那就再補充一點資訊吧
因為聯考復課成績不好沒能到他身邊,患了抑鬱症。
在高中畢業後再沒見到他,一次也沒,
但是有很多共同的同學,所以大概知道他的近況。
後來他結婚,我去參加婚禮。
他是在農村舉辦的,而我並不知道他傢具體地址,司機偏又把我扔到一個主街上。離他們村很遠,那時候都快中午了,我想要不算了,回去吧。
然後遇到了一對老夫妻,恰巧是他家鄰居。他們開著農村那種機動三輪車,一路把我送過去。
我到那裡時,他們已經開始吃席了。山東農村說法,就是開始吃飯。
衚衕里沒有人,只有幾個孩子拿著糖果跑來跑去。他們看到我這個穿一身黑,並且戴黑口罩的人覺得奇怪又害怕,跑的遠遠的。
他們大概用了兩個院子吃飯,所以就在我徘徊的時候,他從一個院子里出來,去另外一個院子里敬酒。
就這樣,狹路相逢。
我們對視一眼,我就不敢再去看他。
他大概覺得奇怪,不過沒用什麼反應。
就這樣,我的青春落幕。
他老婆的QQ已經被我黑掉了,從此歡樂痛苦再無相干。
我呢,回到我們一起念書的高中當起了老師。
哦,忘了補充,我因為他選的英語專業,他學英語,應屆走的,我復課。
不管怎樣,他在我的青春里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謝謝大家看我啰嗦這么多。
生活總要繼續,加油!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