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有人當時會相信肯德基的雞有六根翅四條腿?

問題描述:我當時也相信了,現在想來感覺好可笑!但是為什麼當時就相信了?
, , , ,
答案在身上飄揚:

我從頭到尾就沒信過生活中超出九年義務教育中基本的常識內容。

如果超出了該範疇,有時間查資料,沒時間就隨大流或者辯證地看。

幸好,很多生活類謠言,並沒有超出九年義務教育的範疇。


BBY:

因為我認為科技很發達。

是的,這跟別人的答案完全不一樣,但就是我的真實反應。

我當時聽到什麼6個翅膀的雞第一反應是基因技術成熟了?雞肉是不是要白菜價了?咱們以後不缺肉吃了。

沒有惡心,反而有點興奮→_→。至少我一直沒少吃麥當勞肯德基。

看到闢謠以後,反而少了一點新鮮感


羅一覺:

在那個年代,報紙就是聖經,寫成書的就是不可置疑,但凡有一點點專業編輯感覺的內容都自帶合理性。


簡小檸兒:

天知道我為了轉基因的問題跟我媽吵了多少架。。。

她就是那種耳根子軟聽啥信啥還不自信偏偏要問我的老母親。

這上門的腦瓜崩我不彈都對不起我之前挨過的打。

所以,我媽在我無形的引導下,逐漸知道了僅憑外力是不可能讓雞長出六個翅膀八根腿的,一顆玉米,也是不可能憑借轉基因技術在一根秸稈上長出十幾個玉米棒子的,艾滋病,做到不濫交做到飯前便後要洗手,傳染的幾率是很小的。以及,加碘鹽是不會預防核輻射的。

所以,由此可見,闢謠的關鍵,不僅在於我們年輕一代掌握了多少知識,還要考慮到大家是否都有我媽這樣一個耳根子軟聽啥信啥的老母親。


殤風:

人們對負面資訊比較容易相信是一種進化結果。當一個負面資訊傳來,比如「老虎來啦!」,人可以選擇相信和不相信,如果這個資訊是真的,相信的人群會存活,不相信的人群則不會存活,而如果這個資訊是假的,兩個人群則都能存活。久而久之,選擇無條件相信負面資訊的種群會有更好的存活幾率,而我們都是這群人的後代。導致我們也很容易無條件相信負面資訊。

而對於當今這個時代,這個進化出來的本能卻在阻礙著人類的發展,也相應的被作為邏輯謬誤(Pasco’s Wager)而被正確認識到。樹立自己的懷疑精神,了解事件背後的真正科學理論才是現在人們需要生活態度。當一個資訊傳播來的時候,尤其是比較重要和影響到生活的資訊。我們應該去尋查資訊來源,背後的背景和原理,然後才能決定是否相信這個資訊。


海里魚:

簡單來說高中生物你全忘了唄,現代生物大致進程一點b數沒有。
復雜來說沒有自己世界觀,沒有自己構建自己思想框架,估計很少思考事情對錯,沒有想過在某一方面發表自己觀點。
個人覺得現代資訊社會愚弄的就是沒有知識主見的人,微博qq天天各種緋聞震驚,我也不知道有獨立思維到底有多大用,但至少不會被qq微博各種腦殘資訊愚弄吧。


阿爾薩死:

我曾經問過我母親類似於題主這樣的問題,而我母親的回答很有趣。

「這些事都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啊。」她說。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她是用一種神秘的,嚴肅的語調緊緊盯著我說的,她說的認真,聽的我心裡也不由得信上了三分。

嗯,說的多好,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啊。

這是他們的想法,在面對自己所不了解的事情時總是抱著敬而遠之的態度,面對鬼神,他們選擇相信,面對謠言,他們選擇相信,面對未知,他們選擇相信。

因為在某些時候,相信一個謠言是不需要本錢的,而拒絕相信傳聞,一意孤行則可能會對自己帶來切實的損害,所以,當然要選擇更佳的選項。

這是一種獨善其身的好方法,但我們卻因為這樣的想法而錯失了很多東西。

或許肯德基吃不吃對我們來說無所謂,而且那東西也不能被稱作好吃,但我們今天捨棄了肯德基,聽信了謠言,明天就會捨棄麥德基,漢德基,乃至第一百個一千個其他的本應由我們享受的東西。

這不失為一種悲哀,我們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生活卻用謠言將我們牢牢的禁錮在了他的身體里。

而且在這個時代,謠言總是更多,真相卻往往並不明顯。

所以在當時行的通的「寧可信其有」這種法子到了現在已經不能如以往那般普適了。

學會辨別謠言是很重要的,那些人相信謠言是因為無知,但我們可以辨別謠言是因為我們有知識,網路時代謠言固然很多,但百度一下你自然就會知道。

謹慎無大錯,但在明明可以不需要謹慎的時候,謹慎本身也是一種錯。


黑金剛:

這個社會充斥著無數騙子,這些騙子靠著無數的傻子供奉著……沒辦法,有些人就是生活在2D時空之中,神仙也救不了!

有人說:電話號碼中大獎了。你不相信沒關系,總會有人相信的!

有人說:民族資產要解凍,需要交點小錢入股就能分到巨款。你不相信沒關系,總會有人相信的!

有人說:你涉嫌洗錢,把帳號密碼統統告訴他,否則會……。你不相信沒關系,總會有人相信的!

有人說:你給他一萬,下個月連本帶利還你1.2萬。你不相信沒關系,總會有人相信的!


John Doe:

其實這與所謂的獨立思考能力毫無關系。思考需要素材與工具,而無法獲取素材(如養雞的親身經歷等)、沒有掌握工具(如生物相關知識)的情況下,你拿頭「獨立思考」出真相?或者倒不如說,輿論操作者們最喜歡的就是這種所謂的「獨立思考」者,因為你甚至不需要編造完整的謠言去迷惑他們——你只需要給出符合他們常識的蛛絲馬跡,他們就會自動開始狂熱地擁護他們根據這些線索所「思考」出的真相。

本質上,類似的現象其實是日益龐大細分化的人類知識體系與逐漸逼近瓶頸的個體學習能力之間的結構性矛盾。在可見的將來,我們似乎還可以通過生產力的發展解放出更多的學習時間,從而一定程度上控制知識壁壘的增高,但是在那之後,如果人類還未能在學習能力的提升上取得實質突破,就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了。


安小八:

沒有果殼網,沒有辦法敲開蠢貨的腦殼。
沒有Aorqu,沒有辦法分享你剛編的故事。(咦,不對啊)

我印象里當年網際網路上還沒有特別有權威的闢謠和權威的科學組織,只有無盡的野雞網站,無盡的qq空間腦殘文。。。

so
大家就以訛傳訛了


硅基生物:

因為他們害怕受到跨國追捕:

某某聲稱「肯德基的雞沒有六根翅膀四條腿」,該言論給肯德基造成了1000個億的經濟損失。

據調查,僅僅在言論發表的當天,全世界就有59億喜歡吃肯德基的人沒有吃肯德基。

聲稱肯德基的雞沒有六根翅膀四條腿是毫無根據的造謠行為,雞是世界各國人民的傳統美食,一個不了解雞的人在沒經過調查的情況下發表該言論是不負責任的。


張子強:

這個謠言當時有一個照片,所謂「眼見為實」。而且當時PS並不流行。——我第一次看到那篇帶圖文章的時間,現在估計是在20幾年前。


Karl Ernst:

進化形成的大眾心理機制——兩個版本的故事中,相對於科學理性,公眾更相信聳人聽聞的離奇傳說;相對於善意,公眾更相信邪惡;相對於和諧,公眾更相信恐怖。
在刑事案件的傳播規律中也是一樣。比如一天傳說鬧市兩個人由口角升級為打架,一個人受傷,一人死亡。這樣的新聞都沒人評論。如果說一個人是官員,或者一個人是地痞流氓,再加上黑惡勢力一手遮天,法務腐敗放縱犯罪的情節,分分鐘就是10萬+。然後就會有各路知情的在場「匿名人士」補充令人震驚的凶殘細節。一個下午過後,各路大V萬字以上的感慨文章就來了,反正就是法律已死,國家葯丸。誰要敢問一句「事實到底是這樣的嗎?」馬上就被罵成喪盡天良。至於事實真相是什麼,就看誰編的更恐怖悲情了。等深入調查過後發現,鬧市根本沒有發生死人事件,只是一人受傷流血送了醫院。網路上輿論也平息不了,更多「聰明人」要把調查情況和傳說版本一一對照,與傳說不符就是作假,更有甚者要大罵世道黑暗,這么一件慘案居然被「和諧」「洗地」到消失。


sober:

還記得當時一張圖片流傳甚廣,電視台的新聞都有報道。其實只要有高中生物學知識就知道打激素不會造成這個樣子,現在的生物技術無法達到那個水準。不過卻在當時掀起了全國抵制肯德基的浪潮,我想,主要原因在大陸低貭素網友,不懂裝懂,上一輩的老大爺老大媽沒怎麼上過學,關心的就是柴米油鹽,六隻腿的雞,塑料做的紫菜,這些匪夷所思的謠言都能傳起來。但是媒體卻缺乏考察,借勢造勢,擴大謠言,也讓人無法容忍。


石政宇:

多謝評論區各位提出質疑意見。

最後修改時間:2018/7/30 18:08

在這里統一回復一下,當然僅代表我的個人觀點。

1.空調病沒有任何病理性依據,噴嚏、咳嗽等呼吸道癥狀歸根結底只是缺乏運動、溫差過大和呼吸不新鮮空氣等外部因素引起的不適,完全可以通過更換質量更好的空調、清潔濾網、戶外運動或適時通風解決。這些都是人處在封閉,溫差過大環境中的自然癥狀,而非空調本身對人體有害。在空調剛流行在中國大陸的時候,我認為,比起「空調病」這個明顯縮小範圍的名詞的名詞,叫「骯臟空氣綜合征」更適合些

2.網路沒有生理依賴性,所謂「網癮」只是由於個體在電腦中尋找到的樂趣多於現實生活,一旦讓其在現實生活中獲得價值「網癮」即會消解。

在默沙東診療手冊上搜索不到「網癮」,「空調病」相關條目。

————原回答 ————-

當年剛有空調的時候,老一輩宣傳空調病
剛有wifi的時候,老一輩宣揚輻射
剛有電腦的時候,老一輩宣傳網癮
剛有西餐的時候,自然免不了「六翅神雞」。

人類總是對未知的事物懷有天生的恐懼感,這本是一件好事。但是,我們不能成為冬烘先生,惟有知識與智慧,才能讓我們停止畏懼。

謠言止於智者。

以上


烏鴉烏鴉:

因為在同一時期,我們也相信21世紀是生物世紀,以及美國比中國領先50年。

拉倒吧,六翅雞哪是以上兩個謠言最坑人的地方?


Aorqu用戶電氣工程碩士,電力電子與電力傳動,電力機車專業:

信謠言也好,知識缺乏也好,這些分析出來的原因都沒有觸及到本質。本質原因是大眾的世界觀有問題。

他們的世界觀還停留在農業社會,對工業社會改造世界的巨大生產力毫無直觀感受。同時工業化社會中,人的專業化分工,造成了他們對本領域之外的工業生產毫無了解。


Aorqu用戶:

因為有的人就是這么堅信自己由「寧可信其有」而來的那些毫無理由的觀點。

有一次在業主群的討論令我很無語。

事情的起因是業主群里有人發現市政網站上有一個變電站的規劃,該變電站從其他地方遷址到小區附近,於是立刻有人說因為輻射有害,所以要反對這個規劃。

然後我看到「變電站的輻射有害」這一觀點,立即開始反駁,但一開始因為著急回復沒有注意語言,籠統且沒有提出論據支持。

於是我認慫,去準備論據支持了。

之後,我給出了來自果殼網、央視報道和科普中國多個開源的科普內容作為論據。

注意下圖中的Joseph,已經開始在沒有論據的情況下以主觀臆斷的方式反駁我的觀點。

隨後有人提出來自Aorqu的一個錯誤觀點作為論據,被我以信源可靠度的角度反駁。

但此時注意Joseph的觀點:「我不聽我不管,你的論據我也不看」,並否認我找到的科普知識,也仍舊不提出任何理論支持自己的觀點。

最後我放棄了從科普角度的反駁,改為勸告他們以合法依規方式提出意見,並引導他們開始討論這個規劃在法律法規方面的違規可能。

結果在大家都討論這個規劃有什麼問題的時候…

Joseph不依不撓地蹦出來給我回了句這個:

我他媽還能說啥?

這個問題的答案就是:有的人腦子就是反智且封閉的,只能通過直覺思考問題、接受觀點,並只能通過除了有理有據以外的方式跟你討論問題。

這樣的人一旦接受了什麼,是沒有任何外力能夠干預的,他們是通過直覺去接受觀點,偏偏這種人又往往沒有科學知識基礎,所以三頭六臂雞這種在我們正常人看來無比荒謬的東西,他們可能信以為真並始終不渝地相信所有反駁的人都是肯德基派來的外來敵對勢力。


雞身少女小綠:

「我媽說雞肉不能吃。現在的雞都是 素食雞,激素的素。都是激素催大的,一個月就出欄了。」

在參加婚禮的時候,飯桌上有一個人這樣說。

作為一個獸醫和動物科學專業的大學生,我當時是懵逼的。

真懵,不是假的。

還有人悄悄告訴我,他家開飯店的,說的肯定是真的,不要吃雞肉了。

我…………

所以說,很多人明明對某些事很無知,卻又聽風就是雨。在知識水準、認知能力和獨立思考能力上不去的前提下,不論多荒謬的話都有人信,不稀奇。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