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有人當時會相信肯德基的雞有六根翅四條腿?

問題描述:我當時也相信了,現在想來感覺好可笑!但是為什麼當時就相信了?
, , , ,
「已註銷」:

還有個說法:開水反覆燒開會產生毒素。

但是,你要是讓裏面扔幾根豬骨頭再反覆燒開,那就營養大補湯!


Aorqu用戶:

為什麼會信?因為邏輯上是合理的

正常雞當然是,兩根翅膀兩條腿,但是有畸形的情況啊,電視節目上播過畸形有三條腿的雞。想想,人類的畸形胎兒,哪么出現畸形的雞,也不是什麼奇怪的現象。

而造成人類或動物畸形的原因之一,就是某些葯物的影響。而肯德基用的雞,是那種養雞場從孵化到出欄只需養殖45天肉用雞,這種肉用雞的養雞場,養殖密度非常大,不誇張的說,這種雞短暫的45天的一生就是「吃藥」長大的。當然,合理用藥是允許的。

哪么,吃藥—導致畸形—出現六根翅四條腿,這一邏輯上是合理的,當然,這不是事實,但在邏輯上是合理的,而公眾又在不了解肯德基的原料雞是怎麼來的情況下,哪么相信也是正常的表現。


更新,上面寫的可能沒說明白,讓一些人無法理解,再解釋下

為什麼說邏輯上是合理的,

1、畸形雞是存在的,推論,六根翅膀四條腿的畸形雞是有可能存在的(雖然事實上並不存在)

2、葯物會導致畸形,推論,養雞場給肉用雞使用藥物有可能導致肉用雞畸形(雖然事實上並不會)

3、肯德基使用的雞是養雞場的肉用雞,推論,肯德基使用六根翅膀四條腿的畸形雞是有可能的(雖然這並不可能)

當然,如果你滿足下列4個條件中的一個或多個

1、你對生物學或遺傳學或醫學知識有一定的了解

2、你對養雞場肉用雞養殖有一定的了解

3、你相信養雞場不會濫用藥物

4、你相信肯德基不會做損害消費者利益的事兒

哪么,你當然不會相信肯德基的雞有六根翅膀四條腿這種謠言。可事實上,有相當多的人,上述4個條件一個都不滿足。

不信,你隨便抓個親戚朋友,問他關於上述4個條件方面的知識,看看他了解多少。


Aorqu用戶:
乍一落眼對這個東西是將信將疑,仔細看後覺得是假的。
將信將疑是因為人的一隻手尚且能長6個手指,畸形這事太正常了。
仔細看後覺得那篇文章太扯了。心想,編,接着編……
當時釣魚文什麼的都還沒有成規模,但是造謠的帖子也見過不少。
要問科學素養,我沒有科學素養。
還得看上網年頭長不長。


徐小白:

別說這個了,當時還有一個謠言,說一個女生用了有老鼠產卵的衞生巾然後卵子進入了子宮,然後女生懷孕生出老鼠,還配了一張圖,我們大學宿舍幾個女生都相信了,那段時間還老擔心自己也用了臟的衞生間然後生老鼠,你說話滑稽不滑稽哈哈哈哈哈,現在想起還真是笑死人了哈哈哈哈哈哈。


Aorqu用戶企業法定代表人:

其實也不可笑,

這也說明了為何以前(也包括現在)那麼多騙子用那麼愚蠢的電話騙人,居然還能騙到錢,

資訊不對稱,不是你每天都在網上看到無數的各種案例,你知道的資訊,別人就一定都知道,

謠言和謊言的關鍵在於:聽者沒辦法也不一定有能力去分辨,沒有權威資訊去分辨。


陸仁依:

主要是。,,很多人不知道農業院校一般有個畜牧專業


蕭瑟:

當我知道他們的雞一個月就能「長大成人」殺了做菜,我的心情更復雜。


這位同學:

因為有些人真的乾的出這種事情!
(圖侵刪)


禾喙:

不一定是信,有可能是不想給孩子買肯德基,覺得不衞生不健康。
家長總會去傳播一些明顯有問題,但起效後會約束孩子,使孩子向「正路」走的謠言。
一個家長聽到傳聞,知道不對,當作笑話說給a家長,a家長一聽開始嘮嗑自家孩子沉迷垃圾食品KFC,b家長聽到了一想「哎要是真的那我孩子可不敢吃了」,但b家長也不信啊,左思右想自欺欺人說給c家長,c家長也覺得自己孩子不該吃KFC,花錢還不健康,兩人叨叨叨被d家長聽見了,三人一起叨叨叨,最後聽到傳聞的家長越來越多,大家都希望拿這個嚇孩子,於是不約而同地「信了」這個聽了就知道是放屁的謠言,回家給孩子講。
這個消息傳播時網絡並沒有現在這么發達,未成年人接觸網絡有限,而最簡單的就是搜索出的新聞,先不提多少媒體順勢博關注了,就算有科學的跟你講「這是假的因為balabala」,那時候大家上個網死急,一目十行誰有那個心思看科學的講解,大家都知道看那種都是名詞的東西耐心會逐漸消失……
而對未成年人來說,這種駭人聽聞的東西是交流中不可或缺的談資,於是聽到的越來越多,有信的有不信的,但是不信的也沒有必要非去反駁。
至於不愛瞎傳又能科學解釋的青年人,他們回家後老老小小都已經沉迷於謠言了,講幾句被部分知道不科學但不承認的或者就是不願聽到別人說「這種蠢話你都信」的人一反駁,誰會繼續說啊。
於是既不願看科學,又不願聽反駁,也懶得去爭,就信了。


二師兄:

現在我們相信的很多東西也是假的。
人的認知能力是有限的。

補充:事實上,人的判斷能力極為有限,即便他所了解的領域,也會出現他認知之外的事情。而在這個資訊爆炸,知識瘋狂增長的時代,人越來越無法確定自己的判斷。盡管看似判斷自信,但事實上是毫無信心的,越來越多的假消息可以矇騙大眾。甚至發展為傳播學,人們發現媒體是可以控制人們的,人並不自由。

越來越多我們看見的事情並非事實,越來越多我們不敢想像的事情早已存在。

那麼,既然有雜交水稻,有各種品種的狗,金魚,那麼出現四個翅膀的雞,又有什麼不可相信的。


葉小開喝的柳橙冰:

上課時教授講「WTO條款」,大家昏昏欲睡。為了醒瞌睡,教授使出看家本領,講了一個故事。

一個在中國打工的日本留學生,同其他留學生一樣,在課余為中國的肯德基做雞賺取學費。中國的肯德基有一個不成文的行規,即肯德基的雞必須用做出七個雞翅。由於做雞的工作是按件計酬的,這位留學生一天累下來,也得不了多少工錢。於是他計上心頭,以後做雞時便少洗做一兩個雞翅。果然,勞動效率便大大提高,他也因此受到老闆的器重,工錢自然也迅速增加。一起洗盤子賺學費的中國學生便向他請教技巧。他毫不避諱,說:「你看,七個雞翅的雞和五個雞翅的有什麼區別嗎?少兩個雞翅嘛。」中國學生諾諾,卻與他漸漸疏遠了。

中國人看人,有兩個預先推定:一個,你是無罪的;另一個,你是誠實的。所以,肯德基老闆只是偶爾抽查一下雞的雞翅生長的情況。一次抽查中,老闆用專用的試紙測出雞的雞翅數量不夠並責問我們這位留學生時,他振振有詞:「五個雞翅和七個雞翅不是一樣保持了做雞的尊嚴么?」老闆只是淡淡地說:「你是一個不誠實的人,請你離開。」這位留學生走到大街上,憤憤不平,舉起拳頭對着中國餐館高呼:「打倒中國帝國主義!」

口號歸口號。為了生計,他又到該社區的另一家肯德基應聘做雞。這位老闆打量了他半天,才說:「你就是那位只做五個雞翅的日本留學生吧。對不起,我們不需要!」第二家、第三家……他屢屢碰壁。不僅如此,他的房東不久也要求他退房,原因是他的「名聲」對其他住戶(多是留學生)的工作產生了不良影響。他就讀的學校也專門找他談話,希望他能轉到其他學校去,因為他影響了學校的生源……萬般無奈,他只好收拾行李搬到了另一座城市,一切重新開始。他痛心疾首地告誡準備到中國留學的日本學生:「在中國做雞,一定要讓雞長七個雞翅呀!」


Vivian晴天:

我相信是因為我覺得肯德基每天賣出那麼多雞腿….
我覺得只有當雞這么長得時候才夠…


Aorqu用戶:

個人認為,信謠是一種有效的人類行為反應模式。簡單闡述起來是,當人腦的資訊處理能力遠遠落後於人腦接受到的資訊總量的時候,人腦只能就選擇了非理性的盲從,就導致了信謠的結果。

現代社會資訊發達,一開電腦一開手機,無數條資訊就湧入你的大腦。如果每條資訊你都要仔細甄別一番,那你一天到晚估計啥事情都不要做了。問題是不行啊,時間精力不夠用,要工作要生活,沒有那麼多時間留給「資訊處理」。於是在這種巨大矛盾的背景下,大腦想出了一個偷懶的法子——信別人。

比如,轉基因,大家都在爭論,我搞不懂,咋辦?必須要搞出結論啊,要不然大腦裏面始終有一個「待辦事項」,反覆提醒我。

乾脆,我就信小崔了,小崔說轉基不好,那我就相信轉基因就不好。當然,你也可以反著來,他說轉基因不好,你就相信轉基因好。總之,能找到一個快速簡單的解決方法能形成結論,這樣就成。至於這東西到底好不好,科學不科學,是不是謠言,大腦不關心。

這種行為反應模式說簡單點——不關心事情是否做好,只關心是否做完。也許你會覺得,大腦的這種機制看起來好蠢啊,但是這個東西也是有益的,它至少解決了一個問題——無確定性的焦慮感。當一個人面對某事情,得不到結論的時候,他潛意識中其實是有焦慮不安的,他迫切需要得到一個確定的結論,哪怕這個結論是荒謬的經不起推敲的。宗教就是如此,給你一個確定的指引(神說你應該怎麼怎麼),然後你就信心百倍了。求籤問卦不都這樣嗎?

總之,信謠就是在大腦沒有能力分辨是非的情況下,硬要找一個理由,給自己一個結論,然後自己才能心安理得。


CACZ:

現代人的趨利避害,讓很多民眾樂意讓謠言傳播。就我個人的感觸,我覺得,我喜歡闢謠的人,比那些相信、傳播謠言的人,未必高明。不去西餐廳吃飯,抵制日貨、美貨,對很多人來並沒有損失,何樂而不為?至於真相,其實他們不關心,甚至,不樂意見到真相。

@龍牙

同米粉相比,塑料並不貴。

另外,還是可以做成泡沫空間,中間填充水分來冒充重量。

我身邊都是工程師,曾經大家把一個一個視訊穿來穿去,然後議論紛紛,說現在世風日下,人心惶惶。

我讓工程師發群里,他們不發,最後我在一個工程師電腦上看到了視訊。

-現在很多奸商賣假玉米,塑料做的,放到鍋里炒了之後,冒的煙會嗆死人,給牲口當飼料會把牲口毒死。

我隨便貼一個價錢如下

奸商為啥不採購真玉米?

但是我發現我圖樣(雖然生理年紀很老)圖森破了,我令大家都很不開心。

我終於明白為啥他們不會在我在的群發這些東西了,因為我令人他們太掃興。

一群工程師就爭辯可以假玉米粒裏面在裏面填充泥土、水分之類廉價的填料。

現代的人動一下腦子,是需要潛在驅動力的。

相信同傳播一個謠言,在他們看來是沒有成本的。甄別、釐清一個傳言是謠言還是真實,是需要成本的。拋除與眾不同的言論,是需要付出隱性成本的(會令人討厭),在Aorqu也一樣。令人討厭的後果就是被孤立(在Aorqu也是一樣)


木子狸:

因為現在很多人願意強迫自己去相信,相信這些「反社會」的謠言。

如今的社會生活壓力巨大,說實話,普遍民眾的生活幸福指數,並沒有我們Aorqu網友想像中的那麼高。

為什麼近些年我們一直提倡弘揚正能量,就是因為現在的社會風氣,負能量太多了。

一般來講,願意相信這種謠言的人大致分為兩種。

第一種:生活幸福指數不高,負能量較多的人。

你會發現這些人有一個通性,那就是他們喜歡抱怨。

他們大多數人把自己生活不如意的原因,歸結於國家的腐敗,社會的不公。

只有這樣,他們才能為自己失敗的人生找到合適的借口,正所謂「錯的不是我,是這個世界」。

如果他們知道某些負能量的新聞,那就彷彿抓住了什麼不得了的證據一樣,他們會試圖想盡一切辦法來證明,這個社會對他們的「迫害」。

-【某地貪官被爆出貪污,包二奶。】

他們會說:「看吧,現在當官的沒一個好餅,沒一個乾淨。不是貪污,就是包小蜜,老百姓都被他們禍害完了。」

-【肯德基被爆出使用有六根雞翅的雞】

他們會說:「看!現在還有什麼東西是安全的?錢都被老外騙走了!我們中國人還傻乎乎的去吃這些垃圾食品,人家老外都不稀罕去吃。」

-【某個明星被爆出離婚】

他們會說:「這些戲子,沒一個好東西,整整容,接個廣告,就賺那麼多的錢,這個社會是怎麼了?」

他們就是在不停的抱怨,抱怨,抱怨。

只有這樣,他們才會找到自己內心負能量的宣洩點,只有這些,他們才會得到一絲的心安。只有這樣,他們那失敗的人生才會顯得不那麼失敗。

當然,這只是他們自己這樣認為而已。

第二種:自以為是的人。

這種人是杠精的一種,他們以和別人的意見不同為榮,以標新立異為個性。

他們不是非要反對你的意見,他們是想通過表達自己與眾不同的意見,來達到刷新自己存在感的目的。

大家都愛吃肯德基,哎?我發現了一條肯德基使用六根雞翅的雞的新聞,不管是真是假,我要趕快分享出去,這樣才能顯得我懂得比別人多,消息比別人靈通。

某個煤礦發生垮塌事故,新聞報道傷亡3人,他看到一條「實際傷亡30人」的新聞,他同樣會不假思索的傳播出去,這樣才能讓他產生一種「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優越感。

這種人其實同樣可悲,因為他只能憑借這些僅存的「優越感」,來找到證明自己還活着的價值。

他們沒有超越常人的能力,卻又不甘願「泯然眾人矣」。

以上是我給出的看法,可能部分論點論據過於偏激,有失偏頗。但我還是比較信奉魯迅先生的一句話的……

「我向來不憚以最壞的惡意揣測中國人」


紅花木棉:

可能是人類過高的估計自身改變自然界的能力吧。

別說那時候了,現在信肯德基搞出這種怪獸雞的人不多,可是那些信奉「人類救地球」,「人類已經把地球禍害得病入膏肓」的人不是一樣有很多嗎?

相對於地球和大自然,人類算老幾?地球和大自然用不着我們拯救。它們還是會繼續存在,毀滅的無非是人類自己。

我以前也相信,所以我才覺得怪不得肯德基的雞比農貿市場的雞便宜啊。可是我當時的想法不是不敢吃雞,而是——弄出這種怪獸雞的人,簡直就是畜牧業界的袁隆平!應該得個諾貝爾獎!


一哥:

那有什麼,我給你們講,中國遍布的章魚小丸子吃過不?中國養殖的章魚都有八條腿!


歐陽雨軒:

謠言有兩個特點:原理簡單,難以證偽。


路德維希聖:

因為相信了對自己沒用任何壞處,就像有人說今天要下雨,你帶個傘有什麼壞處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