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法海要阻止白素貞和許仙在一起?

問題描述:为什么法海要阻止白素贞和许仙在一起?
, , , ,
Creamy絡:

和爹媽阻止你跟有盜竊檔案的小黃毛在一起差不多。

不排除妖怪里偶爾有幾個好的,但是大部分都在吃人。和當過小偷的會變成好好先生的可信度差不多吧。


影子摩西:

看了這么多答案,腦洞大開,想了一個答案:

《Ghost in the Snake》

我們怎麼定義人?是軀體,是思想,還是「靈魂」。眾多哲學,文學,電影都在討論這個話題。

顯然,白素貞作為一條白蛇,一開始肯定不是人類,因為她沒有人類的軀體,也沒有人類的靈魂,而只是一條蛇。經過若干年的改造,白素貞的軀體變成了一個人形女子,可這個人形女子的思想靈魂並沒有變,還是原來那條蛇。

那麼白素貞是人類嗎?

她是否可以和人類男性結婚並繁育後代呢?

她繁育的後代又是人類嗎?

這些都符合人類的倫理嗎?

同理可想,如果科技發達了,人類可以造出和人一模一樣的機器人或仿生人,同樣擁有和人類相當甚至超出的智能,他們可以和普通人類結婚和繁育後代(假如可以的話)嗎?或者說克隆一個人類軀體,把動物(如猩猩海豚)的思想移植到該克隆體內,那麼這個人形克隆體算是人類嗎?人類社會能接受這些倫理嗎?

同性戀婚姻經過這么多年的鬥爭,才在極少數地區得到承認。人類和人形非人類智慧的婚姻更是要有很長的路要走。

而法海作為一個保守主義者,同時也是一個驅魔人+賞金獵人,其實代表著這社會很多人的想法。他們自然無法容忍這種有悖人類倫理的事情出現,所以他只能出手。

不說了,我雙十一買的AngelaBaby同款女朋友到了,拿快遞去。


Aorqu用戶:
因為許仙是人,白蛇是妖,在法海看來,人和妖是不能通婚的
他做為封建的衛道士,要維護這一傳統


里蛋:

劇情需要


法暘:

因為法海看到了人妖相戀的苦果並且相信他看到的,認為把他們分開是個不錯的選擇。這是法海心中的慈悲。

打個比方,就像你有個朋友,他明天開車去玩樂,但是要經過一座危險的橋,而你認為他經過那個橋時一定會落難。

你告訴他這個事實,可你的朋友並不相信,而且你朋友的家人還向你大吼:你就是羨慕我家有車不想讓我們開嗎。你想救他們但是他們不聽,對此你很苦惱,決定晚上去扎了你朋友的車胎。

那麼究竟是讓你的朋友去玩讓他滿意是慈悲還是扎了朋友的車胎救了他的性命是慈悲呢?相信正常的人都能做出正確的選擇。

一味的滿足別人的慾望並不是慈悲,那是假慈悲,真正的慈悲是真心為其他人的根本利益著想。


段玉:

有一天走路遇見個正妹,主動做你女友,沒多久,她對你說:我是蛇。。。你絕對不會有法海的覺悟!有一天走路遇見法海,他說:你女友是蛇。。。你也絕對不會信,只能想這是第三者,大叔你也不照下鏡子,嫉妒我你就說出來會好受些!有一天你走路,看見女友和法海打起來了,你會大吼一聲:放開那女孩!法海楞了:她是蛇。。。你上去就一巴掌:蛇你妹!我看你還是龜呢!法海又楞了:你都知道了還幫她?我跟她拼了!你不等他拿出武器,上去又一腳:拼你妹!你個老王八蛋。回家後你和正妹喝了幾杯,她想讓你拍下照,你拿起手機抬頭一看:我靠!只見正妹不勝酒力,直接變蛇頭了。你瞬間由害pia變成了憤怒,手機一下扔到她臉上:真不要你的face!正妹蛇哭著跑到你面前:我早就說了,你不也知道么?你猶豫半天說:好吧,只要你不吃我。。。正妹說:我們結婚吧!你說:大陸是不行了,去印度吧。那地方和狗結婚都能領證。一轉眼就踏上了旅途,其間每當正妹端起酒杯時,你馬上攔住:反正機票也到手了,你就別嚇唬這些人了。好不容易飛到了阿三的地盤,你找個借口就出來了,到個耍蛇人面前就跪下了:大師help me!我女友是條蛇非纏著我結婚。這時大師遞給你一張機票,你連忙說:大師,我女友會飛,她要知道我坐飛機跑了,都敢在空中敲倉門!大師說:我是讓你把來時機票給我報了!誰讓你坐馬航了!你仔細一看竟然是法海,眼淚刷的流下來:當初我那樣打你,你還不遠萬里來救我,我真該死,你打我一頓吧!死就免了,幫忙就要幫到底,接著他就左右開攻,掄起大嘴巴子像不要錢一樣。幫你這個小忙之後,他帶著那個紫金缽上樓梯了:該了結了!你顧不得痛來扶他上樓,沒想到啪的一下紫金缽掉地碎了,你的心啊當時也碎了。。。法海安慰你道:不必在意這是天意。你能對誰說他就是故意的?這是想整死我啊,你想來想去決定還是站在女友這一邊:嚇死總比整死強!於是大聲喊到:老婆,法海又來了,快救我!誰知門一開,你的女友拿著小包出來對你說:我想通了,我們人妖不同,我還是跟法海走吧。說罷就奔向法海:法海哥哥,我們走吧。你看著他們的背影雙手抓發:這不可能。。。當你收拾破碎的心想回家時發現錢都讓女友捲走了。。。於是你無奈的走在大街上,踢著路邊的易拉罐,這時一個衛生官員正好撞到你說:sir,這個要罰100刀。你更加瘋狂了,交完這100刀你感覺應該喝一杯,於是走進酒吧,這時走過來個女孩和你聊天,她同情你的遭遇,把你帶到家中款待,沒多久你們成了好朋友了,你於是大膽說道:雖然和你接觸時間不長,但我已一見鍾情,能做我女友么?女孩想了一會說:好。你當時樂的跳到桌上,問:對了你叫什麼?女孩一笑:叫我小青姑娘好了。


無常:

之前看到這個問題開了個腦洞,於是打算開個坑寫我在Aorqu的第一個小長篇。
歡迎大家來跳( ̄∇ ̄)


我在寺廟里出生,由方丈一手帶大。廟里的小和尚在一起玩耍時,我獨自一個小和尚坐在院子里發呆,並不是他們不帶我玩兒,只是我喜歡發呆。我發呆的時候腦子里會有許多畫面浮現,一張張連在一起,似乎在講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的故事。
我二十歲那年聽方丈講經,講著講著他身後的佛祖就開口說話,
「阿彌陀佛,法海何在?」
廟里的大和尚小和尚不大不小中和尚都手忙腳亂地拜倒在地,嘴裡「阿彌陀佛,佛祖顯靈」地叫個不停,只有我獃獃地站著,我看著佛祖,佛祖也看著我。
「你便是法海?」
「是又不是。」
「何謂是,何謂不是。」
「弟子法號法海,此謂是;然弟子以凡夫俗子之軀,難當無邊法海,此謂不是。」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我念你天縱奇才,造化無量,成佛指日而待,且贈你靈根助你度這輪回之劫。」
「謝佛祖。」
靈根一生,天眼即開。
從此我便知曉了那一幅幅畫面是我前世的記憶。
那個女人,叫白素貞。
我要去找她。
我跟師父請願還俗入紅塵歷練,自此一去便是十年。

這十年裡我走遍大江南北,遇到了許許多多的女人,有溫婉的,有蠻橫的,有小家碧玉,也有大家閨秀。
我終究沒能找到白素貞。
「阿彌陀佛,你這一去十載,可有什麼收穫?」
「世間情愛,皆有期限,若是過了那個期限,說不愛便是不愛了。弟子於塵世已了無牽掛,願再次剃度出家,皈依我佛。」
「阿彌陀佛,苦海無涯,回頭是岸,善哉善哉。」

晨鐘暮鼓,念佛參禪,這樣的生活不知過了多久,方丈圓寂了,師兄弟也一個個去了,最後法字輩只剩我一個,我還是常坐在院子里發呆,只不過從小和尚變成了老和尚。

這天夜裡,佛祖再次出現。
「法海,我問你,你可願成佛?」
「弟子已參透生死,看淡俗世,有何不願。」
「阿彌陀佛,斬去你前世的情緣,便可立地成佛。」
「敢問佛祖如何為之?」
「白素貞這一世修的是畜生道,修鍊千年,化形為人,你且去除掉這蛇妖,便可斬斷情緣。」
「阿彌陀佛,眾生皆苦,千年修行來之不易,萬望佛祖成全。」
「阿彌陀佛,若白素貞始終跟許仙在一起,終究難逃一劫,你且好自為之吧。」

天空下起了雨,群山被煙霧籠罩。
我騎著阿黃,阿黃走著山路,他的蹄子在山道上發出噠噠的聲音。
我把剛摘的那籃桃子掛在阿黃的牛角上,它搖了搖腦袋,哞哞地表示抗議。
我摸了摸它的腦袋,說:「好阿黃,別不高興,我吹曲兒給你聽。」
我從腰間摸出了牧笛,和著噠噠的趕路聲,吹著一首我也不知道名字的曲子。
阿黃駝著我走到山下的竹林里,我看到一個採藥的伯伯手裡抓著一條白蛇,那白蛇潔白如玉,鱗片在陽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輝,我看著白蛇發呆,竟然忘了吹笛子。
眼看著他手起刀落就要殺蛇,我連忙開口說:「伯伯,我用我這籃桃子換你的蛇,成嗎?」
那個伯伯看了看我,嘆了口氣,搖了搖頭,把白蛇塞給我,也沒接我的桃子,說了句「該來的終究逃不過。」,一轉眼便沒了蹤跡。
我沒在意他,只是盯著捧在掌心的白蛇,它吐了信子舔了舔我,在我手心裡打轉。我想了想,從阿黃背上爬下來,輕輕地把白蛇放到地上。
「你走吧,回家去。」
話音剛落它變成一條巨蟒,眨眼工夫把我緊緊縛住,張開血盆大口對著我咬了下去。

我從睡塌上坐了起來,拿起身邊的佛珠,
「阿彌陀佛。」
不是第一次做這個夢了。

第二天一早,一個書生帶著娘子來廟里進香,那書生跟我年輕的時候長得很像。
而他的娘子,我很眼熟。

「施主,老衲有一事不明,望與施主討教。」
「大師言重,學生許仙才疏學淺,蒙大德不棄,願聞其詳。」
「敢問施主,何為情,何為愛?」
許仙一愣,怔怔地看著我。
「施主,施主?」
「啊……恕學生失禮,竊以為,傾心獨慕為情,琴瑟和鳴為愛。昔,巫山之女,朝雲暮雨,卻終究落得個空房獨守。晉有郤缺,漢有張敞,此皆郎情妾意,相敬如賓之輩,然……」
「相公說的是,這世間情愛,無非是那緣分二字,緣分到了,也就順水推舟了。」
不待許仙說完,他的娘子便便插話道。
許仙望著她笑了笑,說:「然也,然也。」
她看著我,我看著她,一時間這寺里的念佛聲,求籤聲,撞鐘聲,我都聽不見了。
白素貞,是你吧。
「大師,大師?」
許仙喚我,我雙掌合十,深吸了一口氣,說,:「世間情愛,不問因果,不講是非。」


風吹竹林,沙沙作響,月下竹影婆娑。

「大師,喚學生深夜來會,不知何事?」
「哦,我何時喚你了?」
許仙笑了笑,作了個揖,答道:「今日在那寺里,大師教在下答題之時,敲了三下木魚,眼睛望著學生,魚錘卻指向這庭院,學生再愚鈍,也明白了。」
「阿彌陀佛,許施主倒也頗有慧根。貧僧且問你……」

這一戰終究是沒能避免,在如來的監視下,法海終於把白素貞壓到了雷峰塔下。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即日你
便可成佛了。」
「弟子……」

「且慢!」
法海聞聲轉頭,卻見白素貞騰雲而來。
她狠狠地等著法海,說:「法海,你好狠毒,為了成佛,不惜害死我的丈夫!」

如來聽了微微皺眉,法眼一掃而過,那雷峰塔下,卻不是蛇形,而是人形。

這時,法海搖身一變,卻成了一個書生。
「娘子,法海大師為了救你性命,故意叫我與他演了這齣戲,卻怎知叫你撞破,白白辜負了他一片苦心!」
「那在雷峰塔下的……」
「正是法海大師!」

「阿彌陀佛,罷了罷了,白素貞,我且收你修為,即日起便很許仙如過那尋常百姓的日子吧。」

白素貞與許仙雙雙跪下謝了佛祖。

許仙問道:「蒙佛祖洪恩,卻不知法海大師,捨己為人,佛祖將做何處置?」
「阿彌陀佛,我自己分寸,你們去吧。」

待許仙和白素貞走了,如來才一揮手,把法海的一縷殘魂引了出來。
「阿彌陀佛,法海,如今你肉身已毀,七魂六魄更是散得乾淨,卻要如何?」
「弟子……已經考慮明白,經歷過再多輪回之苦,有再多次相遇與糾葛皆作枉然,這一世她與我無緣,就如同之前一百生一百世擦肩而過,她終究是不屬於我的,若能看她幸福地得償所願,弟子甘願放棄成佛。」

如來看了他一會兒,嘆道:「罷了罷了,我佛門清規在上,你卻是痴而不覺,我念你算得捨己為人,且去酆都隨地藏王菩薩講經去吧。」

「弟子領命。」

「以後你當奉其大願,助他成佛,你可知道他的大願?」

「眾生度盡,方證菩提,地獄未空,誓不成佛。」

填完一個坑。
這是個主線梗概,以後有機會的可能嘗試擴寫成長篇。


君辰:

謹以我個人對《新白娘子傳奇》這個故事架構的理解來回答這個問題,

首先第一集中,捕蛇老人(法海)抓到了小白蛇,小牧童(許仙)救了小白蛇,是一個開端。許仙對白蛇有救命之恩,白蛇對捕蛇人(法海)有殺身之仇。
接著我們按故事的時間線而不是電視劇的劇情線來摸,大概在梁王府盜寶的單元中(12~20集之間吧),白素貞和法海相遇,接著有一個回憶,小白蛇修鍊過程中去找已經是和尚的法海想要去報殺身之仇,偷吃了賜給法海的可以增長600年功力仙丹。【所以劇里還有一個BUG就是白素貞的功力其實不止1800年,只算片頭1700年後加這個600也是2000+年。但這是由於編劇更換導致的,編劇的更換導致了這部劇人物性格甚至身份的重大變更,不止很多劇情線遺漏。】所以這時候白素貞和法海的仇就不止一開始的殺身(未遂)之仇了,而是小白蛇奪了法海600年功力,也就是等於讓法海失去了一個早日飛升成佛的機會。
這個仇結大了。

接著就到了劇中第一集白素貞幻化人形之後的部分,白素貞在峨眉山受觀音大士點化去報這一世許仙的救命之恩,實際上是考驗她是否能一心向道不貪戀紅塵中的種種。
為什麼要加這么一句?
我覺得這個故事一開始的設定,考驗的應該並不只是白素貞一個人,這裡面應該有法海。

接著回到第一集法海見到許仙,第一眼覺得這個年輕人有佛緣,本著得道高僧傳教渡人的理念想要渡化他,這個時候法海應該是不知道許仙是前世小牧童的,但是他知道這一世自己跟許仙有師徒之緣,所以從那個時候開始,法海埋下了一顆想要讓許仙出家的種子。
法海再次見到白素貞的時候是梁王府請他除妖,他從佛缽里看到了白素貞,正所謂冤家路窄。
佛缽是佛祖賜給法海降妖除魔的寶物,我認為這裡面包含著一個考驗,考驗法海作為一個執法者能否正確使用這個佛缽,也就是說面對昔日的冤家白素貞(咦),法海究竟應該怎麼做才不失公允,不失一個得道高僧應有的分寸。

然而法海做的其實很不體面,他知道白素貞現在犯下的錯不足以讓他被自己收伏,(也就是不足以讓自己報當年小白蛇偷他仙丹的仇),於是在鎮江用了這樣一個手段,讓徐乾把許仙帶到金山寺然後扣下,告訴他你的妻子是蛇精,讓許仙不敢也不能回家。

這就是為什麼我說法海應該是不知道許仙是小牧童,如果他知道,就應該知道白素貞是來報恩而不是害許仙的。而如果法海明知道這些還如此誤導許仙,那麼他可就不只是卑鄙了。

所以法海當時的目的很明確,一是要讓許仙知道白素貞是妖,讓他跟著自己出家。二是要引白素貞來。

然後白素貞就來了,從第七集開始寫到這一集,編劇已經是第二位了,這第二位編劇筆下的法海我認為已經偏離了最初的編劇貢敏老先生的構想。這一集法海表現的非常的卑鄙無恥,即便以旁觀者的角度來講也足以用公報私仇來形容。他呵斥白素貞為孽畜,要白素貞步步跪上寶塔去見她的丈夫。

佛家講眾生平等,即便是觀音大士那樣的身份,也沒有如此,法海你還記得你應該是一位得道高僧么?

接著青兒招來五鬼和蝦兵蟹將,法海打傷青兒(下的是死手),白素貞一怒之下水漫金山。然後法海說了很露骨的一句話,大意是「你現在犯了天條,老衲可以收你了。」

你以前沒有犯天條,我不能拿你怎麼樣,現在你終於犯在我手裡了,受死吧妖孽。

如果僅寫到這里,法海拆散許仙和白素貞就是兩個原因,一是要讓許仙出家,進入應有的師徒之緣二是因為他就是要把許仙關在金山寺去逼白素貞犯天條,好報當年的奪丹之仇。

水漫金山的橋段在第二個編劇手裡,所以僅根據這一橋段我們可以得出上面的推斷。

然而這部劇還有第二個第三個編劇。

這兩個編劇,我認為沒有繼承法海本應是一個被考驗者的身份,將法海直接抬到了一個承載著使命的執法者的位置上,在這個邏輯下法海雖然收了白素貞,但是他成了一個好人。

水漫金山之後的白素貞日日夜夜的不安寧,焚香禱告等等,連面對蛤蟆鏡蜈蚣精這樣的貨色都想著不能再造殺孽要網開一面。
然而法海要收白素貞時,編劇設定的原因是許白塵緣已了,白素貞不能捨棄塵緣回山修行,就得被強行帶入塔內修行,並且悔過當年水漫金山的罪孽。

這時法海拆散許白的原因變成了1強行斬斷兩人的感情線,因為緣盡了 2讓白素貞修行、悔過 3還是要讓許仙出家

因為雷峰塔前法海和白素貞的對話苦口婆心,要她割捨塵緣,要出塔需先入塔,基本沒提水漫金山的事(?這一段有點兒忘了提沒提)。法海儼然又成了一個勸人專心修行的得道高僧,又成了一個好人!

白素貞入塔後,許仙出家,許仙當時說的是「我要在我的仇人面前修行,這樣給我娘子的功德最大最好」。許仙以為白素貞被壓在雷峰塔下僅僅是因為要贖罪,其實並不是的。

等許仙後來想明白了之後,進入了大結局模式。

許仙,白素貞,小青,法海四個人一同飛升成佛成仙,前塵往事一筆勾銷。

那麼法海當時拆散許白的動機其實又變成了達成大結局皆大歡喜的一同飛升了,法海是一個大大的好人啊,除了李公甫之外全世界都接受了這一設定。然而這個觀點只能建立在28集和之後的編劇的設定上,法海是來幫助眾人修行的,他是知道自己的這一使命的,也就是他不是來報仇的,甚至也不是來接受考驗的。

我跟李公甫一樣無法接受這個設定,不是因為法海苦心積慮拆散許白,而是因為法海按照一開始的設定,作為一個被考驗者和修行者,並沒有完成自己的考驗。他對自己昔日的仇人白素貞算計報復,以水漫金山受難而死的錢塘縣百姓性命為籌碼,以許仙為跳板,賭了白素貞一個觸犯天條讓他可以報仇。

所以在第二個編劇把法海已經寫成這樣也演成這樣的前提下,法海憑什麼一起成仙,他應該受罰的好么。

今天主要回答的是《新白娘子傳奇》這部劇中,由於幾位編劇設定和創作劇情不同,法海拆散許白的幾種情況。

在第一位編劇貢敏老先生的筆下,加上最後的編劇筆下,法海的設定雖然有所不同,但是一個還算湊合的高僧,拆散兩個人是為了渡化許仙,同時幫助兩人修行,讓白素貞贖罪。

在第二位編劇筆下,法海赤裸裸的就是想報仇。當然還有還是想讓許仙出家。

———————————————————————————————————————————


金源:

傳說,女媧是蛇身的,人是女媧創造的。我一直對這個所謂的修行體系或者神話體系存在疑惑。可能是這個體系自身的缺陷。
請注意,如果真的存在前世今生,存在六道輪回,那麼萬事萬物都是一樣的靈,只是在輪回中化作不同的形。所以本質上萬事萬物都是一樣的。
白蛇修行有成,化成人形。這就是最重要的問題所在!白蛇不是通過輪回化成人的,而是通過自己修行化成人的!
輪回由誰掌控?由神仙掌控。也就是說,神仙通過輪回授權你化人形,你就是人。沒有這個正統的授權,你就是妖。
你也可以像孫悟空一樣,被封成神仙,也是授權。像唐僧一樣經歷考驗修成正果。這里還要注意,唐僧不是普通人,唐僧只是在他是唐僧這一生一世是普通人,他是佛祖的弟子轉世,他輪回之前是個修行有成的神仙。
說到這里,好像有點跑題。不過也容易理解了,白蛇沒有授權,她想以人形處人世,就犯了神仙官方的大忌。法海屬於神仙官方一派,自然要出來阻止。
就算她不遇見和尚,遇見道士,道士也會除妖衛道。

白蛇修成了人身,那白蛇還是不是白蛇?
她不是白蛇,也不能是人,或者說她既是白蛇,也是人。說是也可,說不是也行。那是與不是,誰說的算?神仙說的算。法海是說的不算的,這也是法海的悲哀。他不能說白素貞是人。


題葉:

看過劉濤演的白蛇傳, 更早那個版本沒興趣看. 不過電視劇改動比較大吧.
按 Wiki 早先的版本有幾個, “全傳”網上沒搜到, 就把後兩者看了, 鏈接如下:
http://zh.wikipedia.org/wiki/%E7%99%BD%E8%9B%87%E4%BC%A0 《白蛇全傳》
《雷峰塔奇傳 清 玉花堂主人校訂》 http://www.hxqw.com/wxxsgl/gdwx/200701/19353.html
《白娘子永鎮雷峰塔》http://content.edu.tw/senior/chinese/ks_rs/content/chinese/novel/speech/threeword/16story.htm
比較外行. 算個技術宅看完兩篇文章比較片面的許多感想吧.

“永鎮”一篇里白娘子完全是妖精喜愛凡人的形象, 許宣不願受其擾, 最後搬法海.
第一次法海出場是在許宣去金山寺燒香, 白娘子叮囑不要接觸方丈, 許宣基本照做,
後來白娘子架船接許宣被法海打跑. 第二次則是許宣主動去凈慈寺找人的.
“奇傳”一篇里白珍娘從青城山動凡心跑出來找漢文的.. 也沒法海什麼事..
後來漢文去金山寺, 就被法海留住了, 水漫金山這里是呼喚龍王下雨..
古怪的是竟然還是法海和僧人施符導致雨水下山淹死數量更大的百姓(對比僧眾)…
最後法海受西方尊者指示找到白珍娘, 押了.. 這篇神仙比例較大..
其中出現多次讓人有眾神仙在布一場局, 白珍娘漢文是其中幸運者的感覺..

“奇傳”我說不清了.. 感到局面背後比較復雜, 等待高人梳理剖析..
“永鎮”一篇來說, 無論法海還是終南山道士都覺得收妖理所應當, 文章視角也不去懷疑.
許宣也不開心妖怪纏自己, 還找人捉蛇.. 電視劇里那份真誠和超脫, 找不到.
而白娘子作為人間一個不合理的物種, 沒有說害不害人, 是妖, 就是非我族類.
白娘子對許宣的態度, 文章里小青說明白了: “娘子愛你杭州人生得好, 又喜你恩情深重 。”
白娘子自己更**直接了當: “若聽我言語喜喜歡歡,萬事皆休﹔
.. 若生外心,教你滿城皆為血水,人人手攀洪浪,腳踏渾波,皆死於非命。”

“永鎮”文章里用了”傾國之姿”設定其容貌, 既是主角光環也是總共兩只妖之一.
放在一個, 妖精遍布世界的場景里, 人們為了世界平衡大概接納其婚姻了.
但她也不是劉濤演的那個心善, 也不是想像的那種純粹, 明朝那個傳奇的世界真就不懂了..
文章里並沒有電視劇演的那些情感, 收妖, 人類之上一個世界的成員職責所在.
一篇傳奇就這樣變成了一個傳說. 至今我也不怎麼信任有某種善的純粹了.


星日馬:

1

青城山下白素貞
千年修鍊成人身

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一朝菩薩現真身
懇求點化脫凡塵

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菩薩擺手把頭搖
還欠恩人一生報

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探問塵緣在何方
菩薩遙指錢塘畔

嗨呀嗨嗨喲
嗨呀嗨嗨喲

菩薩遙指錢塘畔

2

素貞小青游西湖
巧遇書生同船渡

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書生自稱許漢文
世代行醫餘杭人

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兩相傾心前緣定
一把油傘寄衷情

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擇日結彩姻緣牽
從此不羨天上仙

嗨呀嗨嗨喲
嗨呀嗨嗨喲

從此不羨天上仙

3

金山寺中老禪師
修為高深明世事

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難勸素貞迷途返
只得寺中留情郎

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為救相公淹金山
罰在雷峰塔中懺

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文曲下凡釋冤愆
狀元祭塔感動天

嗨呀嗨嗨喲
嗨呀嗨嗨喲

狀元祭塔感動天


段阡:

怎麼沒一個人答到要點呢!

因為法海愛著許仙啊!!!!

.


Aorqu用戶:
時代不同 觀點不同 我們無法參透當時的時代意識 也許現在覺得很正常事 在當時是天理不容的


曹潔萍:

樓上提到《清平山堂話本》和《警世通言》的版本
我也來搬運一個,清代彈詞唱本《義妖全傳》
以上兩個版本很古早,而彈詞裏的故事情節脈絡已經成形,與今日流傳幾乎無二。
在第一回「仙蹤」裏就交代了白娘娘和法海的恩怨
前文講白娘娘是白蓮座下蕊芝仙姑班右掃葉女郎,一心修道成仙,自嘆不知自己身世,來了一段回憶殺,講述往昔峨嵋修煉的經歷,遇到一個禿驢起了爭鬥。
這個蒼顏老納可想就是法海。
就是說是法海幾百年前就想收了白素貞這妖孽,本來白素貞還不想和他有瓜葛,既然要謀害自己也就不客氣了,設法吸走了法海的頂上真珠。法海裝逼不成,反被妖孽破了幾世道行,自然就結下了宿怨。
鬥法之後,白素貞就遇到了師傅蕊芝仙子,跟著修行了幾百年,後師奶金慈聖母點化,告訴其身世,命她下凡報當年還是小蛇時候所受救命之恩,功滿即可歸列仙班。
於是白素貞就下界了,開始了與許仙相戀,和法海撕逼的旅程。

從前因來看,法海和白蛇作對的原因只是「竟不以我爲人類」,也就是除妖收魔的簡單目的了,後來也許參雜了幾世宿怨吧。
=======================吐個槽的分割線=======================
讀了最高票分享的故事,那裡面法海還真是被黑得慘,比如散瘟成了他幹的了。而在本故事裡是白娘娘因爲藥店沒有生意而去散播瘟疫(當然並不想害人性命,還囑咐青兒均勻施佈毒藥,恐人染疫過重而亡(當然也不見得白娘娘很善良,只是她在金母面前曽起誓,不可傷害生靈)),和李香蘭的電影《白夫人の妖戀》中一致。


Aorqu用戶

因為如果法海極力撮合兩人在一起的話,就沒有《白蛇傳》了。你能想像沒有九九八十一難的《西遊記》么?唐僧從大唐出發,最終到達印度。凡是路過之地,無論是國王還是百姓,又送路費又送吃的,馬不停蹄就到了,路上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

在今之中,那些被人記住的故事,都是精彩的故事。故事之所以精彩,是因為主人公遇到的磨難,或者一一克服,或者在克服的過程中死去。

《戰爭與和平》《紅與黑》《飄》

《美麗心靈》《美麗人生》《肖申克的救贖》《百萬美元寶貝》《放牛班的春天》

沒有什麼比一帆風順的人生更讓人絕望了。———某名人

人生在苦難中得到升華,故事也是如此。只求那些苦難不要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匿名用戶:


vivi:

人是人,妖是妖,法海一輩子的理想是為人除妖,怎麼可能讓人和妖在一起?如果准許就是動搖了信仰的根基,連信仰都沒有存在的理由,法海會活不下去………….


Aorqu用戶:
80年代,大家都覺得法海是真想降妖除魔
90年代,大家覺得法海是想和許仙搶白蛇
現在,大家覺得法海是想和白蛇搶許仙….

摺疊吧


Aorqu用戶:
說的就像單身狗看得慣別人秀恩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