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牛奶賣不完寧可倒掉也不免費送人?

問題描述:为什么牛奶卖不完宁可倒掉也不免费送人?
, , ,
肥肥貓:

題主你要是真的找到那些倒奶的農戶,其實白送你是完全可以的,沒有人喜歡浪費自己生產的東西。

但問題是,你要的不只是白送,

是白送加包郵。

牛奶價格下跌時,為什麼倒掉都不低價賣給有需要的人呢? – Aorqu用戶的回答

原奶跌到1.5一公斤,買瓶水還得兩三塊吧。但你看到便利店裡的牛奶大幅降價了嗎?

收奶檢測不要錢?
集中殺菌不要錢?
冷鏈存儲不要錢?
包裝灌裝不要錢?
運到你家樓下超市不要錢?
運的及時要不要錢?
超市請個人把牛奶一排排放上貨架不要錢?


楓之華舞:

《資本論》第二卷第五章 流通時間
在這一章中馬克思專門討論了商品資本在流通中存續時間問題,最後馬克思有個關於具體商品的結論:

一種商品越容易變壞,它的物理性能對於它作為商品的流通時間的絕對限制越大,它就越不適於成為資本主義生產的對象。這種物品的生產集中在少數人手裡和人口稠密的地點,甚至能夠為這樣一類產品,如大啤酒廠、牛奶廠生產的產品,造成較大的市場。

這句話意思是,如果啤酒、牛奶等易腐商品,如果不是大型公司採用規模生產,那必然只能採取自產自銷的家庭生產模式。
最高票的答案 @冰壺一點紅丶的例證中:1、牛奶的生產時資本主義性質的,即生產的產品必須商品化;2、生產既沒有集中也不在人口密集區,即生產的牛奶實質是工業製品的原材料,自身並沒有加工能力,當地的消費也有限度。
對此,馬克思說:

由商品體本身的易壞程度所決定的商品資本流通時間的界限,就是流通時間的這一部分或商品資本作為商品資本能夠經過的流通時間的絕對界限。

因此,當社會資本運轉發生變化時,牛奶等初級產品會在短期內絕對剩餘。

註:啤酒在馬克思那個年代與牛奶一樣是易腐商品。


李越:

反正他們賣不出去都會送人,我還買個屁,等免費的不就好了


Aorqu用戶:
奶農為什麼寧可倒掉牛奶也不願意賣?
因為奶價太低,白送都虧本。

為什麼奶價太低?
為什麼奶價太低?
為什麼奶價太低?

是供大於求么?

美利堅合眾國的屁民們,每天都能喝到鮮牛奶了么?為什麼奶價已經低的要倒掉了,那些辛辛苦苦在工廠工作的人,卻喝不起牛奶?

教科書這個例子讓你思考的是這個

為什麼我們人類明明能生產那麼多鮮牛奶,窮人卻連麵包都吃不起。

四海無閑田,農夫為何尤餓死

拿來黑封建君主的時候一個比一個6,拿來黑資本家就顧左右而言他了

請某些人看清楚了,奶農同樣是受害者,這鍋不應該由他們背。你問我奶農該怎麼辦?那我問你每天工作十二小時生產麵包,卻連塊好一點的麵包都吃不起的工人們該怎麼辦?

還有人跟我講封建主義經濟危機。好啊,我就喜歡比爛,特別是兩個 私 有 制 社會的比爛。你們拿出資本主義那一套社會達爾文主義的邏輯瘋狂辯護,和「不做安安餓殍,尤效奮臂螳螂」又有什麼差別呢?

過幾年Aorqu是不是要流行「石板栽花無根底,窮鬼竟想上天梯」了?

哦,不好意思,現在就在流行了。


Aorqu用戶:
這是一個經濟學上非常經典的問題。類似的還有一個現象,以及一個實際上非常殘酷的解決方案:在發生飢荒的地區,要在當地恢復經濟往往是要將當地生產的糧食出口(換取資金,種子,化肥等等)恢復經濟。這件事的背後是價值,價格,勞動與生產幾個要素的博弈。這件事十分殘酷但這個是經濟規律。

比如典型案例:愛爾蘭大飢荒期間,愛爾蘭的農民吃不到土豆,但依然向英國出口火腿的生意沒有停止(根據能量守恆定律,生產火腿用的能量生產糧食至少是養活10倍人的產量)

閑了展開寫這個。

另外,要徹底解決飢荒問題有沒有辦法呢?其實有一個,那就是工業化+一個靠譜的政府。不要求多麼優秀,只要靠譜,就能解決問題。只要國家實現了工業化那麼理論上是不會出現飢荒問題的。比如甚至在二次大戰期間,英國本土也甚少出現餓死人的狀況。

請注意,是一個政府靠譜,在工業時代餓死人的性質類似大學期末考試考馬原之類的基礎課被當掉,就是實在太不靠譜了。

工業化以後生產糧食其實就和土地面積之類的要素關系沒那麼大了。比如全球第二大農業出口國是哪裡猜一猜?答案是荷蘭,面積約等於包郵區的荷蘭。

荷蘭瓦赫寧根大學也是和康奈爾並列的全球最好的農業大學。

那麼有沒有實現了工業化還能餓死人的bug國家,開掛國家呢?答案是有:北北韓。另外2億人+6億牲口的印度算半個。中國的人均糧食產量是印度的兩倍而且還在增加,但我們是要從美國加拿大和澳洲買糧的。但是印度,是一個糧食出口國。

另外,在這里我十分認同曹縣@曹豐澤的觀點。工業化乃是拯救萬千亞非拉人民於煉獄的唯一出路。莫迪的發跡除了靠煽動民粹,種族主義和極端印度教主義屠殺穆斯林外,還是有把煉獄般的古吉拉特靠工業化(中國工業區貿易區模式的衍化)搞得欣欣向榮的。

不要覺得這個事真的和我們沒有關系。911事件的經費就有來自於西非非法鑽石貿易的收入,而買鑽石的是誰?華爾街的金融白領啊。許多前工業化國家(包括奈及利亞,巴基斯坦等等)的人口增長對於文明本身,如果不能加以工業化必然成為一個威脅。製造AK47也不是太貴的事情。或者,看一看命令與征服里全球解放軍是如何從遊戲里動盪的開羅貧民窟,失業的化學博士(造毒氣彈去了),失敗國家(遊戲里是墨西哥)的理想主義政客以及無數一無所有的人(比如遊戲里一個非常牛逼的單位:暴民,一大群身穿某宗教特徵服裝手持AK和燃燒彈的平民)組成和興起的。

這遊戲里另兩個國家是鷹醬和兔醬。

所有人都不是孤島,每個人緊密相連。


李濟羽:

想喝的人自己跑來喝,自備鍋碗瓢盆,自己加熱,喝壞肚子自己負責 ,不要給主人添任何麻煩,那可以送人。能做到嗎?


Aorqu用戶: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6274714/answer/253312018
倒奶這個行為,和倒奶的人是大資本家還是小農場主,根本沒有一點兒的關系。
倒奶反映的不是大資本家的萬惡,而是資本主義的萬惡。是資本主義的商品化生產,導致了生產的周期性過剩,進而導致的危機。不管是倒奶的小農場主還是還沒到沒倒奶地步的大資本家,他們都是雪崩里的一朵雪花。只不過一個小一個大罷了,誰也不是無辜的。
順便,我認為倒奶的主要目的不是阻止其他人賣奶,而更多的是一種政治宣示,且有很大的成分是在cos波士頓傾茶。順便,倒茶和倒奶,說到底不還是一回事兒嗎?(意味深)

東海岸茶藝交流qq群:453422867


鄭庄公:

這是私有制市場經濟的本質所決定的。

假設牛奶賣不掉就免費發給窮人,我們來看看會產生什麼後果。

牛奶一賣不掉就免費發給窮人,誰還願意買?反正你賣不掉就得發,我們就都等你發好了。最後可能造成牛奶一杯都賣不掉。

再拿住房為例,房子賣不掉就免費送,哪個傻瓜還買房子啊!所以寧願炸掉也不能送。


砍掉重練:

倒奶這個問題,之所以爭論這么多,有一點值得注意就是:

牛奶在中國,直到90年代都屬於「輕奢侈品」,並不是說牛奶的價格有多貴,而是在很長一段時間里牛奶麵包作為西式生活的代表,賦予了一種「貴族氣息」。

(當然,從90年代開始,即便是我這種三線國企的小朋友每天喝牛奶也不是什麼稀奇事,但農村喝不起牛奶的人依然還有很多。)

西式麵包和生活水準相關:
馬前卒:有哪些判定某地區實際消費能力的神奇辦法?

除去這一點,倒牛奶這個事情和大白菜賣不出去爛在地里是一個性質,並沒有什麼不同之處。

當然,在地頭收大白菜1分錢一斤也是很棒棒的!搞的種菜農民喝農葯自殺也是很棒的!(無諷刺)


低端叫獸:

樓主,我明確地告訴你,你被【不友善詞匯】教課書騙了。
當年倒牛奶的,不是資本家,是奶農
他們倒掉的,不是自己的牛奶,是別家奶農的牛奶,事件性質
類似於出租車司機毆打專車司機。

導語:近日,中國多地發生奶農「倒牛奶」事件,許多人由此聯想到中學教科書中提到的「資本家寧願將牛奶倒掉也不分給窮人」。事實上,發生在20世紀30年代美國大蕭條時期的一系列倒奶事件,可能和教科書描述的、和你想像的都不太一樣。

1929年大蕭條重創美國農業,具體到奶牛養殖,大蕭條頭5年,全美最大的產奶州威斯康星州牛奶零售價由4.79美元降到3.48美元,奶農在零售價中收益佔比由46%降到30.5%;紐約州情況也類似

和其他繁榮的行業所不同,在1929年大蕭條開始之前,美國農業就已經經歷了長達10年的由農產品過剩等原因導致的衰退。而1929年開始的大蕭條進一步重創了美國農業,從1929年到1932年,農產品出售價格下降了近50%,農民需要購買的日常消費品價格卻只下降了32%左右。

技術進步提高了全美的產奶能力,在1929年,美國共生產了110.52億美國加侖(US gallons)牛奶,威斯康星州、明尼蘇達州、紐約州是美國當時最大的三個產奶州,牛奶產量分別為12億、8.25億、8億美國加侖,它們受大蕭條影響最大。

根據美國商務部下屬網站http://census.gov的數據,在1929年,威斯康星州63%的土地是農場,農場中有71%是奶牛養殖場。威斯康星州的脫脂淡奶零售平均價格,從1927-1929年間的每100磅(約合45.35千克)4.79美元降到1930-1933年的每100磅3.48美元,奶農在零售價中的收益佔比,則由46%降到了30.5%。在1932年,全美每100磅豬肉平均價格為2.5美元,每100磅糖為3美元。

而在紐約州,3.5%乳脂含量牛奶平均收購價(直接從奶農收購的價格)由1931年1月的每100磅2.25美元,降到了1933年4月的每100磅0.99美元。隨後紐約州州議會調查委員會出示的報告顯示,「紐約州牛奶收購價已經低到無法維持奶農基本生活的水準,許多奶農就連生活必需品都買不起,而許多奶農以畢生積蓄投資的奶場可能都將付之東流。」

在1930年代早期的紐約州,提供次級奶品的「獨立」奶農無法受到價格保護,損失慘重,教科書中所稱的「萬惡資本家」其實就是瀕臨破產的「獨立」奶農

在1920年代早期,紐約州主要的奶農合作社就已經開始對牛奶進行分類定價從而干預奶價。奶牛養殖場生產的牛奶分為不同等級,有品質好稍微經過加工就可飲用的一級品液態奶(Class I, fluid milk),還有品質差的用來加工成乳酪和黃油的二級品奶(Class II, manufactured products)。

到了1930年代早期,紐約州三大牛奶巨頭——美國乳製品公司(the United States Dairy Products Company)、博登煉乳公司( Borden’s Condensed Milk Company),、謝菲爾德農場牛奶公司(Sheffield Farms Milk Company)佔據了紐約州三分之二的一級品液態奶收購市場。

在大蕭條之前,三巨頭為了彌補秋冬季農場產奶少導致供不應求的情況,建立了「過剩乳」機制,並把零售價格定得很高,以維持運行「過剩乳」機制需要的成本,而且三巨頭還與奶農合作社簽協議。例如博登公司與奶農聯合合作社(Dairymen’s League Cooperative Association , DLCA)達成唯一收購協議,後者擁有當地8000個農場奶源中的5000個。盡管大蕭條波及奶業,由於博登公司只從合作社收購一級品液態奶,這樣就使得在這些組織中的奶農受到高價格保護。

而那些小經銷商卻恰恰相反,他們沒有「過剩乳」機制,可以降低零售價格,反而陷入了與巨頭經銷商的價格戰中。那些沒有參加上述組織的奶農,往往是生產質量較差的二級品奶的奶農,他們給小經銷商提供牛奶。當大蕭條導致收購價格下降以及小經銷商不斷降低零售價格(包括收購價格)時,將近1萬名「獨立」奶農損失慘重。中學教科書提到的「萬惡的資本家」不是牛奶公司,也不是零售商,而是這些生活窘迫、無法償還貸款的「獨立」奶農。

由於「獨立」奶農面臨無法償還貸款即將失去奶場的危機,在1933年,紐約州一牛奶協會組織奶農罷工,他們為了抗議奶價太低還傾倒了6000加侖牛奶

1933年4月,由阿爾伯特•伍德黑德(Albert Woodhead)與西部紐約牛奶生產者協會(Western New York Milk Producers Association)領導的「獨立」奶農,在紐約州中部和西部進行了為期4天的「牛奶罷工」,以求州政府立法實施價格管制。1933年8月,由於不滿州議會制定的牛奶價格控製法案,阿爾伯特•伍德黑德組織了一場更大的罷工,在8月9日一天內,他們為了抗議奶價太低而傾倒了6000加侖的牛奶,在與警方發生的沖突中,200人被捕,數百人受傷。

在1931年-1934年,大部分其他州發生的倒奶事件並不是奶農自己倒自己的奶,中西部罷工奶農強行傾倒其他奶農的牛奶,理由是「防止其他奶農以低價出售牛奶」

美國中西部「牛奶罷工」發生得更頻繁,早在1931年,愛荷華州蘇城(Sioux City)就爆發了幾年內最大的「牛奶罷工」事件。國家農民假日協會(The National Farm Holiday Association)組織1500名憤怒的奶農設置路障,強行封鎖了前往蘇城的公路,他們攜帶手槍和步槍,篩選過往人員——運輸牛奶者將被要求原路返回。他們爬上不返回的牛奶運輸車輛,將牛奶傾倒在高速公路上。這也是人們容易誤解的一點,在這次倒奶事件中,並不是奶農自己倒了自己的奶,而是罷工奶農將其他奶農的奶給倒了,罷工奶農的理由是「防止其他奶農以低價出售牛奶」。這場罷工同樣收效甚微,只是將牛奶收購價格由每誇脫2美分提升到了3.6美分,零售價由每誇脫8美分增加到9美分。1934年1月,伊利諾伊州芝加哥上千憤怒的奶農封鎖了公路,通過「攔車倒奶」法,傾倒了超過10萬磅其他奶農的牛奶。加利福尼亞在同一時期發生了類似倒奶事件。

而在1933年,產奶最多的威斯康星州同樣在2月、5月、10月爆發了一系列「牛奶罷工」,除了「攔車倒奶」,罷工奶農很快發現無法阻止牛奶運輸,就開始四處搜尋運輸車輛,他們這回不倒牛奶了——而是在牛奶里加汽油甚至是放炸彈。暴力逐漸成為了罷工的主題,2月一個牛奶護送隊成員向100名罷工奶農投擲硬物,5月拉辛郡(Racine County)一個罷工奶農開槍打死一個運輸牛奶的青年。

而在1933年羅斯福上台之後引起的一系列倒奶事件則是因為:聯邦政府按照奶牛的頭數給補貼,奶農只在乎奶牛補貼,而不是為了賣牛奶,倒掉牛奶也就不足為奇;以上這些都與「資本主義」無關

1933年羅斯福上台,《農業調整法案》(Agricultural Adjustment Act, AAA)等一系列農產品價格支持計劃隨即出台,試圖提高牛奶價格與奶農的收入。《農業調整法案》規定牛奶和奶製品是基本商品,準備收購過剩的乳酪和黃油。到了1933年9月中旬,聯邦政府共撥款4300萬美元收購了6000萬磅黃油,想要提高黃油價格,結果過剩比起之前更加嚴重。基於同樣的理由,聯邦政府按照奶牛的頭數給補貼,奶農只在乎奶牛補貼,而不是為了賣牛奶,倒掉牛奶也就不足為奇。

經濟學家托馬斯•索維爾(Thomas Sowell)在《詭辯與真相》(Basic Economics)一書中指出,「聯邦政府僅在1933年就購買了600萬頭豬,然後將其毀滅。數量巨大的農產品葬於耕犁之下,就是為了讓其退出市場從而把價格維持在官方所規定的水準上,因為同樣的原因,大量的牛奶被倒入了下水道。」

歸根結底,價格高於市場出清價格,就會產生過剩。無論如何倒牛奶,都只是成本最優選擇。倒牛奶與「資本主義」無關。

統一回復樓下的馬教教徒:
教會我社會主義和馬克思主義是通往奴役之路的人,其實不是哈耶克,是老祖宗。你去翻翻《管子》《商君書》,《通往奴役之路》里要講的道理,老祖宗們早就講明白了。
「利出於一孔者,其國無敵;出二孔者,其兵不詘;出三孔者,不可以舉兵;出四孔者,其國必亡。先王知其然,故塞民之養,隘其利途。故予之在君,奪之在君,貧之在君,富之在君。故民之戴上如日月,親君若父母。凡將為國,不通於輕重,不可為籠以守民;不能調通民利,不可以語製為大治。是故萬乘之國有萬金之賈,千乘之國有千金之賈,然者何也?」
「利出一孔則國多物,出十孔則國少物。守一者治,守十者亂。治則強,亂則弱。強則物來,弱則物去。故國致物者強,去物者弱。民辱則貴爵,弱則尊官,貧則重賞。以刑治民,則樂用;以賞戰民,則輕死。故戰事兵用曰強。民有私榮,則賤列卑官;富則輕賞。治民羞辱以刑,戰則戰。民畏死、事亂而戰,故兵農怠而國弱」。
如果真有某個人,某個組織徹底控制了生產和分配,那必定和上文說的一樣,帶來奴役。蘇聯和前三十年的中國就是如此,這就是我憎惡你們這幫馬教教徒的原因,正是因為你們的愚蠢和自以為是,才會在這個世界造成這么多的禍害和奴役。


白水三金:

以前上歷史課,學到世界近代史,講到美國經濟大蕭條時,課本上有一句話很是刺眼「奶農們為了控制利潤,一桶一桶的往河裡倒新鮮的牛奶」,讓我很是不理解,明明人們都已經餓瘋了,卻還在乾著浪費糧食的勾當,問老師,老師也答不出個所以然來,最後只能總結為「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深刻的痛斥了資本家的腐爛本質以及指出了資本主義社會的弊端,最後還稱頌了本國政體的優越性,當時的我也是這么以為的。
直到後來玩遊戲我自己開團了才知道,存在必然合理。作為一個自己摸爬滾打上來的玩家,知道這遊戲對於新手的排斥性,本著和諧遊戲的理念,剛開始帶團的時候,為了發揚「先富帶後富」的優秀理念,我會選擇帶一兩個裝備不好的新人,犯錯了也不踢,但是就像是農夫與蛇,好心未必有好報,大多數的新手仗著自己剛玩,dps墊底不說,還肆意犯錯,屢教不改,在語音里好聲相勸卻置若罔聞。老手們開始質疑團長指揮,甚至懷疑你是不是在偷偷帶老闆。而新手呢?這時候把他們請出團隊,他們反而回反過頭來罵你,沒有絲毫感激也不知道自己到底錯在哪裡,最後只能莫名其妙的散團。後來學聰明了,不帶新人了,但還是不行,偶爾會有個別人要求進團,如果不答應,便是一頓辱罵,好聽點的罵現在遊戲風氣敗壞,對新手不友好,難聽一點的,就是直接的人身攻擊,不僅沾親帶故,還有生動的動詞和豐富的人體器官詞匯。憑什麼我要被罵?就因為我沒有「免費」帶他們。
這時我忽然想通了,讓奶農們倒掉牛奶的,並非單純只是因為「利潤」,也有部分原因源自飢民。他們一旦得到免費的牛奶,並不會感激,反而想要更多,他們會拿走比自己需求還多的牛奶,拿去市場上低價售出,以換取更多的好處,而奶農們只能自食惡果,以更低的價格出售牛奶,這時奶農停止供應牛奶,反而會招來罵名,既然幫了一次為什麼不幫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
「窮人總是一邊罵商人只想著利潤,卻想著商人舍利,商人是只想著利潤,但是窮人卻想要更多,他們想佔盡便宜,甚至想著商人去死」
———————————————————
一覺醒來發現贊挺多的,評論也挺多的,而且不少都是持反對意見,這個我是開心,畢竟有觀點沖突才會有知識進步,我承認我的觀點過於片面,畢竟我只是個工業專科的大學生,要我從經濟角度專業的解釋這個問題不大可能也沒必要,高贊答案比我專業太多了,這個答案說好聽點是從人與人的角度上用自己有限的人生經驗去解釋這個問題,難聽點就是抖了個機靈,這個答案存在的意義並不是深度的去研究「倒牛奶」的問題,而是從另一角度去解釋這個現象存在的原因。
我並不是把鍋甩給所有「窮人」,而是指那些有手有腳好吃懶做整天想著佔便宜的人,這種人在任何階級都有,不可否認的是,但在貧窮階級中比例是最大的,也正是這種人,把「貧窮」從資產形容詞變成了人格低劣的代名詞。
如果說有人覺得我措辭不當影響了無產階級同志閱讀體驗,那麼我道歉並且適當的修改原答案的措辭。
不過還請各位在評論時盡量剋制在理性討論問題的範圍內,請勿進行人身攻擊,各位作為共產主義的接班人和社會主義的建設者,每一句話都是為了加快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進言獻計,可別因為語言沖突而導致內部矛盾讓社會建設開倒車。
———————————————————
哎,我都說了,這個答案只是抖個機靈答的,就是從人與人的角度去解釋這個問題而已,雖然和經濟專業知識扯不上關系,但好歹也是豐富了答案的多樣性,盡管片面但並非錯誤。可是有些人非要進行人身攻擊就沒意思了,評論里有些人diss我「自以為玩個遊戲」就能解決經濟問題了,還有些diss我說半瓶子水晃蕩,懂點就出來炫技,這些都是輕的,還有些diss我老師和親屬的就過分了。我就想問問各位,是不是玩遊戲的時候就該什麼都不想?是不是玩遊戲想出來的都是錯的?古人雲「舉一反三」,「格物致知」,講究的是知識的觸類旁通,愛因斯坦也推崇跳躍性的思維,牛頓通過蘋果想出萬有引力已經是老生常談了,謝皮羅洗澡後觀察水流漩渦發現了地球自轉的秘密,法拉第破天荒的結合了原本毫不相乾的電場和磁場,奠定了電磁學的基礎,科學家們正是沒有局限於固有的思維模式打破了舊有的桎梏,才開拓了如今的科學疆界。再說了,「倒牛奶」作為經典的經濟問題,而經濟本身就是人類活動的一種,從人與人的角度去思考人類活動產生的問題有什麼錯誤?
你可以說我的答案偏頗,主觀
也可以指出我缺乏必要的經濟常識
甚至可以說我不務正業
但是請不要進行人身攻擊
但是請不要進行人身攻擊
但是請不要進行人身攻擊
評論區存在的意義是為了補充或者更正答案的不足,而不是各位進行沒有成本的人身攻擊的場所

另外我也十分感謝有大佬能在評論區解釋了這一現象存在的原因,解決了我這個「文盲」的疑惑

至於那些,明明不敢發表自己的答案,在評論里說不出半點乾貨,但卻在進行無意義的人身攻擊的人,我只想對你們說兩個字

「反彈」


南海:

奶牛飼養成本,設備折舊,場地租金,部分人工成本,部分管理運行成本,這些成本不會因為生意的好壞而改變。這個是固定成本 賣不賣的掉牛奶,這些成本都要支付的。 運到市場的運費,進市場的入場費之類的費用,運輸儲存的成本,銷售人員的成本,檢測罰款等額外費用,這些銷售成本可以和銷售情況掛鉤,但也有一些是一旦銷售就必然會發生的費用。 假設,奶廠每天產一萬斤奶,各類固定成本匯總後每天成本也正好是五千。那麼一斤奶的固定成本是五毛錢。 汽車運到市場,一車剛好運一萬斤,運費兩千塊。賣牛奶的銷售人員每天兩百塊,十個銷售。市場准入的各種費用一千。
那麼這一車奶的成本就是一萬元。一斤奶成本就是一塊錢。

如果市場價格是九毛錢。那麼一車奶賣掉就會虧一千塊錢。
如果市場價格是五毛錢,那麼一車奶就會虧五千塊錢。
那麼問題就來了,你不賣倒掉,虧損五千,賣掉還是虧損五千。如果繼續賣,你還需要額外的銷售成本投入,比如起早貪黑自己開車去市場,放低姿態求市場管理給你進去,還有笑臉推銷,忙到晚上腰酸背痛,一算還是虧本五千。

而直接倒掉,你可以睡覺睡到自然醒,白天曬曬太陽,傍晚挑個時間把牛奶倒掉。晚上看著電視一邊算賬,恩,今天又虧了五千。或者早上起來跑去打工,一天下來工錢兩百,晚上回家抽空把牛奶倒掉,回家一算,去掉打工賺的,今天只虧四千八。

如果是你,你咋選。


金泰宇:

假如這個問題真如標簽所說是一個經濟學問題,而不是故事會問題的話;
那麼問題的核心就不在於該不該送人,而是牛奶賣不完該怎麼辦。

按想當然的日常經驗理解,牛奶賣不完可以儲存、可以停產、可以改變產品形態、可以網際網路營銷……幹嘛非要倒了,最不濟還能送人呢。這么想有什麼對?
不對。這是因為現象與問題間存在著一個概念上的差異。提問者所說「牛奶賣不完,為何不送人」中的「牛奶」更多的指向牛奶消費品的概念,而倒奶的奶農所倒掉的牛奶,實際上是牛奶產業鏈的上游生產資料。生產資料和消費品分處於供應鏈的上下兩端面對的是兩種完全不同的市場勢態。

作為消費品的牛奶獲取方式是方便的(想進貨就進),獲取成本是低廉的(花錢買就行),變現也是容易的(看多少錢賣唄),這是一個相對而言進退自由的輕資產狀態。在行情不好時降價促銷就好,還賣不掉也能通過「買1送N」搭送的方式來提高其他產品的銷量,最不行的白送手段也是及時止損,反而還能將庫存和貨架的價值釋放,順便還能惡性打壓競爭對手的市場空間。就像跑得快手裡抓了個炸,必要時也能拆開湊成順子,總能溜得出去。總之就是一把的輸贏,不需要過於考慮關聯的產業生態與後續影響。

但作為生產資料的牛奶情況就不一樣了。奶牛廠要生產就必需擁有奶牛和廠房的投入,而一旦將貨幣轉化為奶牛,奶牛廠主的身份便無法輕易轉身,畢竟奶牛們除了產奶啥也不會。所以這是一個易進難出的重資產行業。再加上進入門檻低,奶農數量多;而下游奶製品廠卻是高度集中的,因此奶牛廠處於劣勢,缺乏足夠的議價能力。當下游的需求減少時,奶農該怎麼辦?
A、降價。由於奶農的劣勢市場地位,所以他們無法通過減少供給來提高價格。面對強勢的採購商,在市場蕭條時,奶農會通過不斷降價來賣出全部的牛奶,直至價格跌破當前奶廠的盈虧平衡點(售價=固定成本/牛奶產量+單位變動成本)。這時,再降價就意味著虧損了。但牛奶廠要運作,牛要吃草,依然需要運營資金維持(營運資金約等於變動成本)。這時,奶農依然要咬著牙低價售出全部牛奶來獲取日常營運資金。這種情況將持續到收購價降至 變動成本之時,再往下降所得收入都不夠買草吃了。奶農便不再退讓,於是牛奶賣不掉了。
B、儲存,依然不現實。因為穩定的供貨通路導致奶農無需要建立大型的保鮮倉庫。而當奶牛每天都在產出固定產量的鮮奶,需求卻在減少的時候,儲存是沒有意義的。
C、停產,只能是窮途末路。因為牛奶的產出是無法中斷的,除非殺死奶牛,倒奶也就產成品損失,只要奶牛活著第二天一樣能擠出來;可一旦殺牛,就是損失的就是可盈利的生產資料,傷筋動骨。所以只要現金流還能支撐,奶農們在損失最小化的原則下,依然要繼續保持著牛奶產出。
D、改變產品形態,則更加天方夜譚,這意味著前向一體化,去做奶製品廠本該做的事,但奶製品廠本身就是因為市場不景氣才降低收購,投錢去開拓一個正在萎靡的市場,真不嫌錢多啊。
E、送人唄。說得輕松但這是牛奶產業鏈,不是dell直銷,奶農沒有分銷通路呀,投錢建一個送奶分銷通路?腦子有病吧。

因此,在產品價格已低至極限依然賣不出去,也難以長久保存等待增值,還無法停產的時候,奶農面對一堆不再具有市場價值的過剩牛奶,只能採用成本最小的處理方式——倒掉


夏東:

誰告訴你牛奶賣不出去的都是有錢人,有的不但不是有錢人,甚至因為牛奶滯銷賠了很多錢自己生活都困難。你想法挺好的,但你把牛奶運出去不要錢?你以為牛奶擠出來就可以直接喝?再加工不要錢?分發出去不要錢?你知道誰是窮人該發給誰?窮人的臉上寫著窮人兩個字?萬一喝出問題了算誰的?相比較而言,倒牛奶多簡單省事啊,人家不倒掉而是給「窮人」喝可能下場更慘。你不信?看看下面這個新聞。

農民免費送滯銷蘿卜引近萬人前來拔蘿卜(圖)_網易新聞中心

別傻了!你敢送,人家隨意糟蹋你種的蘿卜不說,還順帶偷你的紅薯,就差拆你家房子了····


我叫小五:

賣不掉本身就是因為市場牛奶太多了,導致供遠遠大於求。你還要把這些牛奶免費投入市場,繼續提高供給,資本家是不是傻?所以對於資本家而言,不僅要倒,還要倒得乾乾凈凈,你撈都撈不回來。


改之理zcw:

牛奶賣不完,是因為牛奶的需求小於供給。
如果把牛奶送人,牛奶的需求就更小了!!


匿名用戶:
牛奶賣不出去說明經濟形勢不好,企業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削減成本,比如裁員,減產等。保存牛奶、把牛奶發給窮人都要錢,這種缺錢的時候企業絕對不會亂花錢。
即使有個企業腦子抽了在經濟不景氣的時候還要做好事,窮人拿到牛奶自己不喝轉手賣給富人怎麼辦?窮人的牛奶是白送的,幾乎沒有成本,能賣多少算多少,價格一定很低,這樣市場上牛奶的價格會被進一步拉低,企業更加賺不到錢,總不能為了做好事坑自己。
再者,窮人喝了牛奶食物中毒了要索賠(即使和牛奶無關)怎麼辦?這是額外的風險。

牛奶不是糧食衣服這種必需品,沒有太多的政治因素參與其中,經濟的問題還是讓市場解決吧 。倒過一兩次企業就知道減產了,看似浪費但其實效率是最高的。

作為一個窮人,我祈禱合法的商人可以滋潤的活著,這樣他們在為自身創造財富的同時,也會讓我的生活好過一些,如果中國的牛奶企業都開始倒牛奶了,我想我的公司估計也要考慮裁員了。

=================================
補充一下:
倒牛奶不一定是大蕭條,是我思維被歷史課本僵化了。。。不過奶農倒奶和企業倒奶性質可能不太一樣,畢竟沒有處理過不一定適合直接飲用。

關於窮人賣給富人那段主要是想說明免費供應的時候無法保證喝倒奶的都是窮人。必然有一部分對牛奶價格敏感而又沒窮到可以領取免費牛奶的人(一開始中說富人是不太合適)願意從窮人那裡以更底的價格購買,何況這年頭人奶都有人賣,也不能完全說是腦洞吧。
這個問題我在意的點不僅僅是減少供給,供大於求時企業會減少供給是大家都明白的,關鍵是不給窮人喝這一點。如果不考慮運送發放等額外成本(或者假設政府負擔這部分成本),把多餘牛奶給那些無論如何都買不起牛奶的窮人喝,並不會減少對牛奶的需求,因為那些凡是買的起的人還是要以原來的價格從企業購買,只有當這些只給窮人喝的牛奶以某種方式流通到市場上去的時候才能對供求關系產生影響,這種方式可能是由拿到牛奶的窮人轉賣,也可能是賄賂負責發售牛奶的員工。

確實有邏輯問題,主要是為了方便夾帶私貨


胖次檢查員:

給窮人喝也是要錢的。
分裝、運輸、分派,都要時間、人力、物力。
假設一噸的牛奶原價200元,生產成本50元。
50元賣出,要額外100元銷售成本,虧。
150元賣出,賣不完,價格被拉低,以後還要接著虧。
怎麼賣都是虧,不能賣了。
成本收不回來,就要止損。
已經生產的牛奶還要放置保存,這也要成本。不保存,還會發臭。止損最好的方法(當時來說)就是倒掉。
自己提著桶子過去裝,商家心地好可能不會拒絕。


瞻台明:

我要反駁一個教科書引起的普遍誤解。奶農們並不是一個利益共同體,也不具備共同行動的能力。不存在說為了保住價格,形成價格統一陣線,寧願倒掉也不讓牛奶價格下跌的問題。之所以出現這樣的狀況,是每一個具體的奶農,比起想辦法低價賣掉牛奶,倒掉牛奶都是更劃算的。

人都是利益權衡的大師,再蠢的人都是。如果大家這樣做而不是那樣做,那你要相信,一定是這樣做更符合他們的利益。如果你看不懂,是因為你不了解其中的因素。具體到這個問題,答案是:

因為低價賣的話更不劃算。

我見過一個種菜的村子,村裡主要種植捲心菜,質量很好。有時候年景不太好,價格不到八分錢,然後菜農就不賣了,寧肯爛在地里。我問他們,為什麼不便宜賣呢。總比一分錢收不回來好。他們說賣的話也沒人收。自己去零賣,沒有車,勉強賣了,也掙不了幾個錢,付出成本太高。

價格大幅下跌,意味著市場上的供過於求。比如因為某年某月某個時段,突然蔬菜大量的上市造成了這個時段的需求難以對應,這個時候供應就大於了相對需求。此時市場上所有的人幾乎都有能力按批發價來買得起這個蔬菜。但考慮到運輸和銷售等等的成本加上去以後,該吃不起菜的人還是吃不起,這和牛奶的故事是一樣的。

市場經濟所有環節當中,每一個從業者,都要掙到足夠的錢才能付出自己的時間和精力。很多人都是不計算這個時間和精力的價值,所以看不懂這個價格。人的時間和精力,其實才是人世間最重要的稀缺資源。所有參與這個蔬菜生產銷售,包裝運輸等等環節上的人,都付出了時間和精力,他們時間和精力的價值都需要在這個市場交易中得到體現。這個循環本來是平衡的,但是在市場供過於求的時候生產環節的利益被無限的壓縮了。菜農和奶農就只好認栽了。

這個時候我們注意到生產和流通環節,邏輯是不一樣的。生產環節的供過於求,是產品的供過於求,而流通環節的供過於求,是其中的人、從業者的供過於求。所以生產環節經常因為產品的供過於求造成大幅虧損,波動很大。尤其是在靠天吃飯的農業行業,而在其他加工型企業裡面,受到科技的巨大影響的,每次技術升級,都會淘汰掉一批生產企業。而流通環節,波動就沒有這么厲害,因為其中的從業者波動相對可控。比如勞動力密集型企業里,農民工多的時候工資低一些。而現在用工荒之後,勞動力成本增加較多。

所以市場意義上的供過於求,與我們日常的理解並不一致。並不是說好多窮人都還吃不上牛奶,奶農寧肯倒掉是心術不正。而是因為牛奶在市場上流通是需要很大成本的。這些成本包括運輸、包裝、銷售等等,如果牛奶價格下跌到不足以抵消這些成本,那再去賣就不如倒掉。

菜農奶農們面臨的卻是同樣的問題。他們其實並不是不賣。比如當我們提出300塊錢收他們一畝白菜用來餵雞的時候,他們是很高興的。同樣的道理,當奶農們要倒掉牛奶的時候,有人現場去低價買一點,他們是願意賣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