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現在大陸很多年輕人願意到北上廣深(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打拼,即使過得異常艱苦,遠離親人,仍然義無反顧?

問題描述:
, , , ,
去放棄那種可能性,回去過那種充斥著「趕緊結婚」,「那誰她爸在西安給她買了房」,「你都這麼大了,還不結婚,同齡不念書的都當爸了」的語言環境,我受不了!


看到這題目本來沒啥感覺,一來漂的時間太短才半年,很多艱辛還體會不到,二來和自己的背景有些關系,沒有那麼多讓我迫不得已和義無反顧的理由,之所以畢業後沒選擇回家,而是堅決跑來另一座於我來說嶄新的城市開始工作生活,所有一切都是為了心,或者說為了一種經歷。
小女是標準的90後,在帝都出生長大,自然戶口也在這兒。18歲高三填報志願時,在班導大人的各種不理解之下選擇了廈門,而沒有留在北京;22歲大四選擇未來道路時,沒有準備出國,沒有準備讀研,沒有準備回北京工作,而是一個人跑來了深圳。
好多人問我,一北京女孩兒沒關係來什麼深圳,我總是笑笑說:深圳空氣好多了,不想回去吸毒氣。
好吧我承認這根本不是原因,或者說都不是原因之一,那真正的原因呢?
1、為了愛情
肯定得被很多人說二,不過真心是為了延續一段校園戀情;男友是高我一屆的學長,先我一年畢業去了廣州,我要是不管不顧的回了北京,這段關系十有八九維系不下去。小女又是個為了愛不管不顧的人,加之男友當時說「你畢業去深圳那會兒我說不好也去了呢,我一點都不喜歡廣州啊」,然後我就屁顛屁顛兒堅定的來了深圳。
其實我畢業半年了,男友也沒從廣州辭職來深圳,而且估計一年半載來不了。不過這都不算事兒,距離也不遠,愛情還死不了的。

2、為了夢想
說是為了追夢來深圳,我周圍很多人都不相信。如果說只是為了進個互聯網公司,我家周圍真是一抓一大把(家在宇宙中心五道口>.<),而且還省了2k+的房租,1k+的夥食費,平時不用自己做家務,電器壞了不用自己想辦法修……而我偏偏無視這些誘人的條件,完全是因為平生第二想進的公司(最想進的公司在米國orz)沖我拋了個媚眼,啊不,是拋了份offer,我就心潮澎湃小鹿亂撞地相信此生肯定再不會有這種好運氣again,然後就來追夢了!
倒不是因為薪金多高,公司也不包吃不包住,但是當dream came true的時候,付出再多都值得!

3、為了一種經歷
可能跟很多回答者不同,我家不在二、三線城市,完全不存在那種「不離開家鄉就沒有用武之地」的境況。但是如果我不在年輕的時候就出來闖蕩一番,而是讀完中學在家附近讀大學,再在家附近找家公司上班,見識不會有現在這麼多,或許會比現在狹隘很多。更重要的是,只有遠離父母一個人生活,才能真正學會獨立,學會獨自面對和處理突發狀況。
爸媽也都是從小地方出來,一點一點在北京闖出自己的一塊立足之地,並且給我提供了還算富足的生活。我不覺得我可以理所當然不費吹灰之力就接受爸媽給予的所有(雖然畢業之後再沒向他們索要過什麼,可他們的確是含辛茹苦毫無怨言地養育了我22年),而是該像他們一樣,只身一人來到一個城市,從零開始為了一個不成形的未來打拼,體會他們曾經的艱辛,這樣才能更懂得珍惜眼下和曾經的一切吧。


因為無法出國。


老家?最近很多人關註被拐女性成為山村女教師這個魔幻現實主義色彩濃厚的新聞。對於很多人來說,老家就是新聞中那樣的山村,回去有何益處?過去廣東地區有所謂自梳女,為了不淪為生育機器她們甘願自梳發髻矢志終生不嫁靠自己的積蓄養老送終,實乃中國女權活動的先驅。這一切的基礎就在於,她們離開了老家的農村,去了工商業發達的珠三角,可以依賴手工業或者服務業賺取遠高於務農的酬勞。只有農村的破敗才能換來傳統社會的解體。


因為遠離親人啊


待富者為什麼要生孩子呢?

生了孩子要是不想繼續窮下去,只好出來打工。所以現在很多年輕人願意到北上廣深打拼,即使過的異常艱苦,遠離親人。

所以,待富者為什麼要生孩子呢?


怎麼說呢。

大城市有你生長需要的養料。

那個時候,我有幾百到數千的粉絲,走到哪里都有人指指點點。

我有一幹奇形怪狀的朋友,他們總有一方面非常的出眾,比如說有一個同學,他過目不忘,你以為是三國演義里講的張松?這樣人身邊就有。還有些陌生的朋友驅車十幾公里,就是想來看你一眼,然後留下一些奇形怪狀,對於他們意義不凡的禮物,等到飯點你想請他吃飯,他早就不知道那去了。還有些人技術非常的、非常的不出眾,但他會當配角,恰如其分毫秒不差的把人頭送到你的手中,讓你笑納,那種感覺只有懂我的人才知道。

記憶中很深刻的一次,請某同學下飯店,花了八十多元請他吃飯,希望他能陪我晚上包夜,飯罷他說明天還要考試。嘴上說的是那就下次。心里想的是:瑪德。

離開了這些人,你就離開了適宜生存的環境,你就能感覺到存在的無力感。


我的很多同學朋友,在老家的三線城市二線城市過得很愜意,我的父母言語之中不時流露出對他們和他們父母的羨慕。

我說,待到他們的孩子上大學的時候,還不是要往外考,去一二線城市甚至是國外?畢業後還是要掙紮著留下來?那時候在一二線城市和國外紮根的成本會是怎樣的?不會比現在低吧?

並且,我上學那會,二三線城市的基礎和高中教育的師資,是可以和一線城市有一拼的,因為那時候的任課教師畢業時是按分配走的,北師大北大的畢業生,一樣要回到地方上,加上各種由於歷史原因從一線城市流落到地方上的優質師資。我國小中學的教師里,不乏省級和全國級別的優秀教師。

現在二三線城市的師資、醫療從業者,又是怎樣的情況呢?不排除會有部分名校的優秀人才畢業後選擇離開一線城市,但往往會集中在省會城市而不是下面的三四線城市;而大多數人才向一線城市的匯集,本身是不爭的事實。人往高處走嘛。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和父母,在教育和醫療條件上落後於人,畢竟大環境和我這代人小的時候已經有區別了。

所以,比起老了以後為子女奮鬥,我選擇從現在開始為自己奮鬥。當然,父母的生活品質肯定會被犧牲一些,但每次陪他們在北京看病,選擇治療該疾病最權威的醫院和最優秀的醫生時,我都慶幸我在北京紮根了。順便說一句,我一個高中同學的父親,也是我父親的老同事,在地方上最好的醫院進行溶栓介入治療,操作不規范造成血液感染引發器官衰竭,人拉到北京的301醫院(解放軍總醫院)住了兩個月的ICU還是沒搶救過來,回到地方上想按照醫療事故處理,門都沒有。

我們父母這一代人,部分人有幸在穩定的國企、公務員、事業單位部門平穩渡過了職業生涯,就以為這是常態了。國內的教育,以及國內讓子女接受教育的目的,往往都是追求人生的確定性。然而進入社會被人生教育後,才發現越早接受人生的不確定性,越能過好這一生。

不過,最後我還要說一句,根據自己的能力和家境,理性選擇發展環境。一方面,如果自己的能力和家境不足以支撐在一線城市的發展,不妨退而求其次回到地方上,不要太好面子。另一方面,如果家族在地方上攢下了足夠的人脈和資源,也不建議個人為了證明自己,非要自己跑出來闖社會。父母和家族用了一輩子甚至幾輩子積累的資源,你不去用,浪費掉了,並不光榮。


其實要不是我出生在上海,我也不是很想在這個城市生活,機會很多,視野很寬廣,但太擁擠了,人人都在努力,正能量太多,感覺偏離了人生的正道。
不過沒有辦法,家在這邊。
留在北上廣的外地人,大多數是比較努力向上的,所以才會過來看看不一樣的世界,希望能夠出人頭地實現理想,至少也是比較好的生活。當然我們也要理解那些不喜歡北上廣的人們,人生不一定要過得那麼努力向上的啊~


有些人本身就是「不變強會死星人」,在他們的世界觀中,變強是一件很爽快很有意義的事情。即使變強要付出很多的代價,比如精疲力盡,比如深夜里放聲大哭,比如深深的孤獨。

可是只要能變的強大,對他們而言,那些苦,還是值得吃的。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不吃苦怎麼行。

雖然在大城市比較辛苦,但是那種辛苦也伴隨著很多的好東西。
比如眼界,比如機遇,比如自由。

對我而言,大城市的誘惑,在於這里有最好的教育和最強的人。
在我生活的小地方,遇到一個高水準的知識分子是很困難的事情,他們帶著一股文人的高傲氣息不容易接近,或者是和我的價值觀相差的太厲害。
而在我遊學的城市,隨時可以見到高水準的人,我可以去聽他們講課,跟他們聊天,因為見識多,所以對於不同的觀點也更寬容。

在那樣的環境之下,我進步很快。和在小地方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而且根本不怕得罪某些和你價值觀不同的人,因為這個城市太大了,牛人太多了。這個牛人不喜歡你你就換一個牛人接著聊,你又不給我發工資所以大家都是平等的。

在那一個氛圍中,你會不自覺的和這個城市本身的氣質融合在一起。即使你什麼也不做,被那個城市追著走的你,在三五年之後回到家鄉也比家鄉里那些沒有出來過的人強很多。

而且,大城市是看能力的地方,有能力你就能混的風生水起。
而小城市,看重的更多是按資排輩,龍在這里可能變不成魚,但是應該也飛不起來。

以上。


這問題問的。。。答案不就在問題里面嗎:就是想要吃得苦中苦,就是想要離開謎之隊友啊!!!


在小城市生活的感覺,好比你領到了一張50年後的死亡錄取通知書;在大城市生活的感覺,像是拿到了一張虛構而又華麗的藏寶圖。

1.自由與寬容 17世紀後期到十八世紀,有人比喻巴黎為「城市的空氣使人自由」。
後來放到中國,有人說北上廣等大城市充滿的是「自由、豐富、未知」;而小城市則是「封閉、限制、踏實」
很多在北上廣居住的人這樣形容自己,寧願在這里做沙丁魚,也不願回老家做咸魚。沙丁魚,活著,在拼命的擠;咸魚,不擠,卻是死的。

十七世紀末的巴黎彌漫著自由和不滿

這樣的二分式比喻,卻也有趣。可回過頭仔細琢磨,小城市卻是美好,但是卻總難以突出人的個性意識,凡是對固有觀念和對權威的質疑,都會被壓抑,然後慢慢的被環境所消解融化。

還記得你大姑上次問你打算何時嫁人了麼?

2.關系首位,能力靠邊 大城市靠能力,小城市靠關系。這樣的比喻在當下雖有言過,但也大致不錯。
官本位文化濃烈,尤其是小城市,無爹可拼者望風而逃。有爹可拼者,尊嚴感也往往較強,由於打小兒受不了這樣的氛圍所以多數逃回北上廣。
原本可以在事業上奮鬥的,由於處處碰壁,都改為了人際關系上奮鬥。

3.生活的質感 質感和品質,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
在北上廣,如果你月入6K,但是想要過上有品質的生活,心態再好也是有難度的,想想房租和一線城市必需的生活成本,必須以犧牲品質為代價。但是,大城市的人文空間和自由氛圍,卻會讓你時刻感受到生活的質感。
然而在小城市,如果你月入6K,其實是完全可以過的上有車有房的小開生活。背靠父母,除了工作日外,屬於自己的時間里,要麼麻將、淘寶奔跑吧兄弟。要麼聚眾喝酒,一邊花式勸酒,一邊八卦別人家私事,蜚短流長。這樣的生活日日復日日,何談質感?
4.一線和三四線城市存在巨大「知溝」知溝,又稱「知識溝」。就是指在一定的社會系統中,由於各種因素的影響,不同情境的群體或個人之間形成的知識差距。從更廣泛的意義來講,「知溝」也就是「資訊溝」。
舉個通俗的栗子吧。假使在某二線城市開了個新的百貨大樓,從北京來了個人看了一眼,隨即大呼「丫這是做了個什麼垃圾玩意兒」;同時,從對面走來個四線城鎮的大嬸兒,眼中看到的是該百貨大樓裝修的金碧輝煌,感覺逛完這一圈簡直是不枉此生~
所以,同理。北上廣的年輕人最愛討論的是關於精神、文化層面的問題,但放到多數三四線的人眼里這就是「裝逼」。而三四線城市的人聚會時更多愛討論的是張家長李家短,誰誰漲了多少工資,這在一線城市的人看來是無趣。

5.天花板效應

「天花板效應」,指的是個人對特定知識的窮追並不是無止境的,而是達到某一上限後,知識量的增加會減速乃至於停下來。

這種上限的概念類似於聯考,假定聯考滿分700分條件不變,一個學霸從680分增加到700分很難,而一個學渣從200分增加到300分相對容易。但即使是學渣考到了680分也未必等於其能力超越了學霸,這是因為700分的天花板已定。設想下,如果滿分是800分,或是1000分呢?學霸和學渣誰會更容易提高?

說了這麼多,最後總結一下:

大城市的城門永遠開著。你我既可以選擇小城市偏安一隅,但是貌似缺點什麼的生活;也可以選擇大城市蒼狗追月,縹緲了一生。世界再大,也不全是你的;世界再小,也得出去走走。


我一直想問這樣一個問題,我們是不是對外界的條件過於敏感了。

生活在一線城市,擁有大把的機會,良好的就業環境,當然也要忍受空氣污染,擁堵不堪的交通。在二三線城市,競爭壓力和消費水準都會低一些,但是同時職業發展機會也會隨著你離開一線城市而離開,很多便利,秩序也就消失了。這些都沒錯。

我能記憶起04年的時候,我坐捷運到復興門換乘,那時候已經是晚上10點半了,工作了已經不知道是多長時間了的我拖著疲憊的身軀準備回到自己的出租屋,我猛地回頭,看到我身後黑壓壓的一片都是人,那種感覺根本說不上來。我在北京工作的日子幾乎每天如此,不過好像我並沒有多難過。

一年後我被派到保定工作,那是我從來沒去過的城市,我記得我第一天工作,和我的前任交接審計,完成一天工作的時候,8點半,走出公司的時候,所有的飯店都關門了,當時感覺那種落差不是一般的大。不過沒多久,我就發現了周圍的同事和我的不同,他們雖然在工作上沒我那麼拼命,但是他們的生活好像比我豐富,那時候我眼中透露著很多羨慕。

後來我的工作經常能到其他地方出差,我的目光總是在關註,和我做同樣工作的人,他們的生活狀態是什麼樣子的,我得到的結論是:各有各的精彩。

上海的同事很職業,言談舉止中總有種國際范兒讓人覺得高大上,環境好競爭也激烈;武漢的同事就很會生活,早晨他們會邀請你去「過早」,一邊吃一邊聊天;有很多保定的同事都是騎單車上班,他們言談舉止總是很平和,讓人沒那麼多壓力,也很舒服。

你覺得現在的生活是不是有意義,只要是,就是了。

許三多說:「活著就是做有意義的事,有意義的事兒就是好好活著。」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追求,不是你說好就好,你說不好就不好的。

子非魚,焉知魚之樂。

我有很多朋友和同事,畢業後留在大城市,雖然房價很高,但是他們還是在當地買了房子,剛開始背上貸款很辛苦,但十年來他們努力工作,生活也逐漸好起來,有時候接父母過來小住,一家團圓,其樂融融。也有的朋友選擇了回家創業或者在當地找工作,職業發展可能不如前,但是也找到屬於自己的樂趣。

我覺得我自己算是比較幸運的了,雖然居住在三線城市,但是卻也能找到適合自己的職業發展。我特別感謝這個世界有網絡和高鐵這兩樣東西,有了網絡,我就可以突破地域的限制,得到我想要的咨詢。有了高鐵,我可以在很短時間內到達我想去的地方,比起房價,高鐵的票價貴些,也能接受。

三年前,我和李九林兩個人創辦三人行個人成長沙龍的時候,我們都很堅信:雖然石家莊沒有北京那麼多讀書會,職業沙龍,但一定有一些和我們有共同愛好的人,只是把他們聚起來,沒有在北京那麼容易,但也絕對不是辦不到。

三年後的今天,我覺得我們當時的想法是對的,只要我們肯找。你發現在這里同樣有很多有理想,愛奮鬥,愛家庭,愛生活的人。我們有時候會聊聊如何讓自己的工作更出色,如何讓自己更有效率,有時候也會一起聊聊讀書和旅行,我們還組了一個樂隊叫DreamOn,打算退休的時候,能奉上一場演出,收錢買票的那種,然後把錢都捐出去。

如果你想做一件事,就會為他找到很多方法,而如果你只是說說,就會給自己找一堆理由。

北上廣也好,三線城市也好,都有自己的容身之地,也都可以同樣過的很精彩。

關鍵是,我們自己。

子非我,焉知我不知魚之樂。


看到答友說的最多的因為開闊的視野,相對公平的環境,發達的交通和生活的便利等等。我覺得絕大多數年輕人都來自農村,在一線城市辛苦打拼的原因是因為家里父母都是農民,沒有辦法給自己提供車提供房提供靠關系和金錢才能進去的穩定工作。在家一個月工資2000多元,女的還好些,男的你讓他怎麼用這2000元成家立業。回家的精神壓力也是可想而知的,七大姑八大姨,鄰里之間嚼舌頭,也許自己並不在乎,但是父母在乎,再把壓力施加到你身上,可以說出來也是一種逃避,但更多的是一種無奈。


我只想說不是所有人都義無反顧,大部分都處在迷茫中


首先:我所掌握的技能和愛好在小城鎮,以它目前發展的速度和市場的供需關系不足以支撐養活我。

其次:我覺得我是一個很不會交際的人。在小城市,不僅僅是一份好的職位、一份可觀的薪資,還有很多東西,需要通過裙帶關系才能獲得。但前提是你的家族得有這層關系,可惜我們家沒有。而且我不會維系這種關系;

大城市就簡單很多,你的才華、你的能力,只需要單純的通過你的努力和勤奮,薪資會幫助你見證這一切。


因為回家沒工作。收入低,花費卻並不低。牛仔褲同樣三五百,一雙鞋同樣千左右款式還老舊,一瓶可樂同樣三塊,一杯咖啡同樣20+,一頓打邊爐人均一百塊,一套煎餅也是五塊錢…一桶油同樣那麼多錢,一袋米價格也一樣。空氣同樣臟。除了房租和房價,看不出有哪里便宜的…

我已不是老一輩,十幾歲就離家上學,早已沒有了安土重遷的思想,所以,選擇在哪里生活,完全是經濟行為。


同樣的九年義務教育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能夠這麼優秀

這里的優秀我覺得是自我的肯定

走了這麼多年的彎路上

我毅然決然的辭去了中石油工作

來到廣州來打拼

遠離家人即使異常艱苦

義無反顧

一直學習很差的我

中考居然考上了我們團里的高中

高中雖然成績墊底

但好歹也是在尖子班

考大學的時候居然考上了

而且離家又4千5百公里

爸媽給我的就是這些了

外面的世界要靠自己去闖

碰壁走彎路那是常有的

上學的時候有過抱怨

別人家庭條件好

父母就能給自己規劃更遠的路

而我大學選擇填報的志願都是自己來

迷茫無助那是常有的事情

快要畢業時候是一個迷惘而又繁冗的荒洪未來

我們班同學家庭環境相對較好

在上大學前父母都已經給規劃了未來

大學不要被當掉畢業的時候要拿到學位證書

靠,你說這件事情難不難

他媽太簡單了

跟我們一樣,從來學不學習

但到期末考試的時候

萬分緊張各種作弊的手段準備的天衣無縫

後來都去了父母安排的銀行工作

那些父母沒有安排的像我這樣的

同樣渾渾噩噩的生活

但好多還是來到了大城市

完全沒有人生規劃

找到工作就去上班

有個學習很好的年年拿獎學金的

畢業後幾年里變了

隨風飄逝了

為什麼我這麼優秀

好歹在廣州生存了下來

為什麼我沒有離開

因為我回不去了

家里的大草原不是我要的海

家里的藍天白雲里沒有夢想的帆

雖然我夢想里不能夠被實現

看過了廣闊的世界後

我就這麼回去了我不甘心啊

很多的事情付出未必有回報


貼一個去年暑假寫的日志。

這是我第一次在晨光中看見這座小城的面貌。安靜並且祥和,只有路上偶過的大貨車發出的轟隆聲。清晨五點,大多數人們都還在安睡中,等待著鬧鐘將自己叫醒,然後去工作,去開始新的一天。不遠處正在施工的大樓,塔吊高聳著,綠色的保護網下又將孕育出新的世界。這個小縣城的確正在一點一點的飛速發展,而我的夢想呢,它能夠承載嗎?
或許此時,在繁華都市中,有人剛剛工作完回家,有人一整晚加班通宵。可是畢竟他們是在為自己的夢想奮鬥。這是座適宜養老安居的小城,但並不是夢想發酵的城市。很多人想著,畢業了回家找份工作(可能是父母安排好的工作),然後找個合適的人(可能是父母看中的對象)結婚生子,一輩子就這樣過去了。這是人生嗎?為什麼我看到的是毫無意義,行屍走肉般的人生。每天重復著同樣的事情,見著同樣的人,看著同樣的風景。年少時候有很多夢,卻一點一點的被扼殺在「體制」里。每一天都有人新生,每一分都有人離去。這個世界並不如我們想象中的那麼美好。它也會有殘缺,有暗淡。漸漸長大的我們,還會變成我們曾經希望成為的那個人嗎?

為什麼要逃離家鄉,去北上廣?
因為我們年輕,因為我們經得起折騰,因為我們還有那麼一點兒夢想。


答案貢獻者:、新大陸、小芯mika、匿名用戶、tensorspace、王心零、Julya、wuweilxl、判官、胡曉波、匿名用戶、佟登青、墨多先生、bebebshen、王利華、Aorqu用戶、Aorqu用戶、Aorqu用戶、喬幫主、anna zhang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