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現在的年輕人生育的慾望越來越低?

問題描述:現在很多年輕人對結婚恐懼,對生孩子恐懼,所以出現了很多單身族和丁克族。經濟越發達,這種現象更嚴重。雖然開放了二胎,但是生育率依然不容樂觀。是什麼導致了年輕人不願意結婚和生孩子?難道真的是結婚的成本和生孩子的成本太高導致的嗎?還是養兒防老的觀念扭轉了?如果是經濟原因,像有些發達國家給予的生育津貼也只是杯水車薪,依然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那如何解決?是否生活成本降低生育意願就會上升?
, , , ,
李劭:

這個問題下面的很多回答看的讓人着急。我個人覺得根本沒有觸及問題的實質。

生物行為最原始最強大的驅動力是什麼?是時時刻刻都在生效的神經獎懲機制。

而生存和繁殖是最原始最強大的本能。當生育產生問題的時候,最可能的原因當然是獎懲機制失效了。

很多人都在說收益,這確實是一個方面。可是大家都知道肥胖不好,請問你忍住吃蛋糕喝奶茶了嗎?努力看書學習好,阻礙你刷抖音看肥皂劇了嗎?連孩子都不生,天天糾結個毛線的戀愛打炮?

生育意願降低,在我看來,最主要的原因是避孕意識的普及和避孕手段的簡單高效,其次才是什麼收益啊其他原因。

生育的獎懲機制是這樣的,先通過生育期性激素大量分泌,鼓勵生物發生性行為,當受孕完成後,通過雌性激素快速建立母親和受孕期間子女的感情。在自然環境下,整個過程是無縫銜接的。

但避孕技術將這個循環阻斷了,性行為無法導向受孕,而受孕後媽媽和孩子的感情機制無法前置生效。使得整個過程割裂了。

很多有孩人士和無孩人士的觀念矛盾在於,無孩人士未能正確認識父母和孩子間的情感建立是天然和非理性的。這個問題下的回答總是集中在利益考慮上,什麼生兒防老,不是說這個不存在,而是這不是主要矛盾。就像你們父母老師跟你們講,早戀沒有收益,你們聽了嗎?是收益問題嗎?

大家可以仔細看看周圍的人,有多少是奉子成婚的,有多少意外懷孕後跟自己孩子感情極其親密的,有多少吐槽生孩子辛苦但你敢碰她孩子一根寒毛就要拚命的。

生殖沖動和養育沖動從來沒有削弱,但當中間的連接點被徹底破壞後,最終導向生育率低下的現實就是理所當然的。


龍頭股:

孩子的撫養教育問題,是人類社會制度必須解決的問題。

家庭制度,未必是最好的制度。

那麼解決方案是什麼呢?

一)助學貸款

一個人成年之前,幾乎是沒有產出的。奶粉,尿不濕,玩具,幼稚園 ,國小,中學,大學。都是白花花的銀子。

在這20年裡,沒有任何回報。

誰來承擔這個負擔呢?在現在主要是父母來承擔。監護人的法定撫養義務。

那麼我們要問,如果監護人承擔不起呢?

如果家庭窮到孩子上不起大學,那其實對社會來說是很大的損失。

因為前期的投資,會提高後面的生產效率。

在現有的制度下,有獎學金,學費減免等制度。

從經濟學上說,其中最好的制度是助學貸款,最有助於貧苦的孩子上得起學。學成之後支付利息也有助於幫助更多的孩子。

因為,放貸款是有回報的。資本有這么做的動機。

但是貸款的回報率是低的。

我們能不能入股一個人呢?像呂不韋,奇貨可居,投中了秦始皇的爹呢?

好比我買一個人1%的股份,將來每年分紅,還能買賣。分紅可以直接通過國家稅務機關抽走。那我就很有動機檢驗一個人是否優秀,將來能創造多大的價值。

我們再進一步,如果入股80%,90%,100%呢?

假設經過一億年的發展,人類的產權已經設計得進化到人可以作為一種商品。

那麼撫養,這一投資行為,就可以市場化。

二)人命買賣

A生了一個孩子。假如她不想撫養,或者沒錢撫養。這種情況今天也是有的,刑法遺棄罪。

在未來,母親就可以將孩子的股份「賣」掉。這總比遺棄好。

由撫養教育機構買下來。

甚至由專門的金融機構買下來。金融機構會對它評級,通過基因檢測,根據孩子的優秀程度支付不同的價款。

再讓撫養教育機構進行培養。

而扶養教育機構的收入,取決於培養結果的好壞。那麼他們就有動機為孩子提供最完美的教育。

甚至可以推想毒教育也會消失。現在的教育,是以升學率為導向的。你是否能學到真正有用的技能和知識,你能否給他人帶來價值,都不是老師們需要考慮的。

由廟堂上的幾個大佬在小屋子裡定下標准。

而如果撫養教育機構的收益,取決於培養出來的人的賺錢能力,那麼教育機構就有動機傳授真正的知識。

他們希望學生誠實守信,這樣才能減少學生不支付利潤的可能性。

希望學生心理健康,這樣才能長期得到回報。

當人真的成了一種商品,才會有人願意生產最優秀的人。

機構會做回訪,會僱用教育學家進行研究,每一個環節都要做到最有效率。

這就有個問題,那就是不好的嬰兒,評級很差的嬰兒該怎麼辦呢?

沒有人願意購買,母親也不想撫養。

這會造成棄嬰。

當然假如允許懷孕時基因檢測的話,可以在懷孕期間進行取捨。

也會有少數意外,檢測時很正常,生下來畸形。少量棄嬰。我們知道即使是現在,也有大量棄嬰。

不過它會帶來人種質量的提高。

也就是,人類會進化。

還有一個問題,人命的價格。

生命無價。

恐怖分子劫機要撞向商業廣場。國家能否擊落飛機。

如果說生命無價,無法比較,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其實生命是有價的。戰爭,撫恤金,高危職業的工資,保險業。都是基於對生命價值的衡量。

三)社會義務

順帶解決的一個問題,就是每個人對社會負擔的義務。

每個人從出生到成長,其實是在吸社會的血的。

原本可以製造飛機大炮的資源,挪了一部分給嬰兒車。

具體到個人,其實是在吸父母的血。

而多數父母是不要求你回報的。宅男啃老族甚至會啃光家裡的退休金。

沒有為社會做任何貢獻。

再加上社會救濟制度。免費醫療,免費教育,免費午餐。

社會不堪重負。

我們的買賣人命的教育撫養機構將孩子培養成人之後,情況是不同的。

好比魔鬼的契約,是要你償還的。

孩子會進入不同的職業。用自己的薪酬或通過賣自己的孩子,回購自己的股份。恢復自由之身。

回購股份,就是盡到自己對社會的義務。

回購股份,讓金融機構和教育撫養機構能夠有動機撫養更多的人。

沒有人在默默付出,沒有在慢慢地被榨乾。

此外,生育率也會提高。

生育率意味着物種的成功。孩子是最有價值的資產。意味着更大的市場,更大的體量。

當生育不意味着必須撫養,當優秀的孩子意味着金錢。人們是有動機多生的。

生育率上升。同時人口質量提升。

四)自由平等

而且,家庭這一結構被徹底打破。

意味着親屬觀念不再存在。契約關系取代一切。

每個人都是自由的個體。

自由意味着dT>0。

高等職務像所有人開放。不會考慮誰是誰的孩子,誰是誰的親戚。因為根本就不知道,也不重要。士族門閥統統不存在。

不存在二代,只考慮能力。

這就是《禮記》里說的理想社會了。

國中歷史書上我們都看過的一段話。

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矜、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是故謀閉而不興,盜竊亂賊而不作,故外戶而不閉,是謂大同。

(其實,這就是柏拉圖寫的《理想國》。柏拉圖提倡人治,國家應該有哲人王統治,人人各安本分。他的理想國里,是沒有家庭的。整個社會就是一個生產人的工廠,生產出的最優秀的,就是王。)

有人會說,那母愛、父愛、愛情、親情都去哪兒了呢?

有觀點認為,這些美好的情感,是為了撫養而進化出來的。母愛讓母親不會不養自己的孩子。隨着進化,這些情感也是可能消失的。因為它對生存沒有價值了。

那麼以上這套制度,是可以運行下去的。甚至能夠解決當下存在的許多問題。


QiHong:

樓上各位經濟學的回答都很好,我再補充一個生物學的解釋。

生育其實不是天然的慾望,交配才是。生育是有小孩之後才出現的基礎慾望。

哺乳動物哺育幼崽的本能,已經被發現和催產素密切相關。而女性的催產素需要在胎兒出生後才大量分泌。男性則是在和嬰兒的不斷互動中慢慢提高。

所以以前是,性慾促使交配。沒有避孕手段交配就懷孕。沒有流產手段,懷孕就生產。生產出來之後,哺育的慾望才生髮,接過性慾的棒子。

現在避孕和流產手段阻斷了中間的連接點。導致這個流程到性交就斷了。

只好怪一件事,沒有激素讓女人有懷孕的慾望,還享受懷孕的過程。


匿名用戶:

先匿了吧。別人家的管不著,沒調查也沒有發言權,就說說我自己吧。

30歲的我到今天可以說一事無成。拿着五六千一月的工資,剛好夠用,沒車沒房沒積蓄。家裡條件還行,父母身體還好。

不想結婚最大的原因是害怕承擔不起責任。

一、時間。工作是在外地的工地上班,一個月就4天假,家又離得遠,基本沒有什麼時間陪家人。看到項目上的同事只能通過視訊電話才能和家人溝通,感覺特別的難受。還有的同事,已經結婚了,除了每個月給家裡生活費,在項目的時候出去各種吃喝嫖賭,我覺得這是很可怕的。我不想我的生活里老婆孩子只是過客,我想給予他們陪伴和支持,然而工作性質讓我根本給不了。

二、金錢。我不是一個特別努力的人,也不擅長搞事拿錢的人,給人感覺就是慾望不足。我想像我這樣的人很難得到升職加薪,加上外部環境越往上升職位越少,比你人職位高的人都還年輕,少說還能再干十幾年,職位天花板這么厚,想升職加薪感覺難如登天。物質不是幸福的標准,但是缺乏物質的生活還是感覺難受,我不想日子過得緊巴緊巴,小孩看到想要的玩具我看到價錢就立刻打退堂鼓,妻子想用好點的化妝品還要考慮再三,我想買個心儀的遊戲還得計劃計劃再計劃。

家人總說我不夠努力,問題是沒有一個努力的目標,或者說目標真的太難。房子已經不是以前那樣,你只要努力工作五年到十年,單位就會分一套給你,醫療有單位醫院,平時小痛小病隨時去就醫。現在的這些全都是要錢錢錢。現在養育小孩的成本又這么的高,我不想做一個不負責的父親,但是這個擔子又這么重,讓我怎麼敢扛起這責任。索性連婚都不結,這樣的煩惱就不會有了。


匿名用戶:

有個高贊回答說得好

「別說生育慾望了 我連生存慾望都很低了」

雖然我現在只有二十歲 但是我在我十六歲的時候就想清楚了 我不會生孩子的

可能是我懦弱自私 或者說我一無是處毫無存在的意義 到現在為止 我活着的目的就是為了給父母養老送終

我曾經一度想過結束自己尚還年輕的生命 我不知道像我這種懶散不求上進的樣子存在世上的價值是什麼 但是我不能 我不能因為我想死而去死 我還有未完成的義務

即使我並不是自願來到這個世界 但我亦不能毫無顧忌的離開

我只想等費盡辛苦養育我的父母百年之後 我便再也沒有任何無法避免的責任 屆時我便解脫了

如果我以後結婚生孩子 那麼我的後半生也勢必將會有不得不承擔的 必須捆綁的責任

前半生我無法選擇 後半生我不願選擇

當然 假使我真的能遇到一個 能把我從這種狀態下救贖出來的 另一個完全契合的靈魂 我願意好好活着 努力完成一個正常的人生 如果沒有 那就這樣吧

——————————————————————————————

或者 可以當做為自己想去死找一個借口

能苟且活着的借口

「說的那麼堂而皇之 你只是 不敢去死」


Aorqu用戶:

90後太弱了.

缺乏對生活的熱愛, <love of life>

切斷與未來的聯系. <link to future>

放棄對過去的義務. <loan from gene>

力弱, 而輸. <weaker and weaker to be loser>.

—-

這種情況, 對於生物而言, 只在兩種情況發生:

  1. 自身極弱, 通過限制生育, 甚至棄子, 通過降低生育率, 度過難關. 90後太弱了, 難以從前一代手中 獲得應得的資源. 80後暮氣沉沉, 90後直接步入中年, (中年心理, 是生娃已完成, 無需吸引異性, 無需積累額外財富, 可以閹了, 從生理到心理, 從生育到生存)

2. 是差距擴大, 封建王朝的歷史周期律(1)土地兼並外, 還伴隨土地兼並的一妻多妾制帶來的(2)生養能力差距急劇擴大, 以及帶來的"切斷與未來聯系"之後, 帶來的無所顧忌. 以及因此造成(3)佛系生存, 從而導致(4)生產力急劇下降. 這一點, 日本已經失去了20年, 還要再失去不知多少年, 中國這次是否有能力避開這個問題?

八年前(2011年9月)單獨二娃被超生罰款. 二娃是生育率2.0, 單獨二娃折算生育率為1.5, 所以人們的觀念是1.5是要罰款的, 1.0才是ok的. 偏離正常生育率2.3指標長達40年, 觀念根深蒂固, 歷史回調需要很長時間.


沒mo了:

大多丁克都是基於社會環境不好,國家福利機制不健全,生養孩子壓力大啊。有一個自己的小生命陪自己誰會覺得不好啊,但是又有誰不心疼孩子走自己的老路,連自己的現有生活水準都感覺一般般,又怎能夠說還要給孩子足夠的優質教育資源。幸福感是一會回事,對另一個生命所要擔當的責任也是一回事。老一輩的父母多數都是二十多就生孩子了,自己都還沒成熟就開始帶孩子,又要工作又要帶孩子,誰見得這類家庭因孩子變得多快樂,更別說孩子有多快樂了。

建議有較好經濟條件的,夫妻和諧的,時間充裕的人們生。

不建議小年輕,教育資金不足,人品不及格,工作時間過多的人們生。拖累別人還拖累自己。

一直認為丁克是一個觀念,觀念會隨着時間,條件變化而變化。認為自己是丁克的人們說明能夠認識到自己還無法擔負撫養生命的重任,而且不會因為長輩或其它原因而做出非理性決定。

等到各方麵條件成熟,又能有一個長期的固定伴侶的時候,我相信自然而然會改變對生育的想法。

鄙視一切道德至上的勸說,尊重個人價值觀選擇。


老錢:

生育慾望很低嗎?我覺得還好吧。我身邊有丁克。我也算是一個交友廣泛的人了,身邊有一對夫妻是丁克。二孩還是很多。

我在一個三線城市。在上海和廣州也生活過很長一段時間。大城市跟小地方比,可能結婚年紀晚一些,或者不結婚的多一點,但結了婚堅持不生的也未必多,或者說很少。如廣州,生二孩的很多很多很多啊。我在廣州的時候發現能生的幾乎都生二孩了。我看到了另一個世界嗎?

其實這個問題不過是為什麼「佛系」的系列問題之一。比如為什麼現在年輕人都不奮鬥了?為什麼現在年輕人都不討好領導了?為什麼現在男孩都不追女孩了?

回答也大同小異,生活累啊,壓力大啊,階級固化啊··········

當然,我也不想來灌雞湯。我也很累。

前天孩子感冒發燒,到醫院排隊了兩小時。半夜。

早上單位還有會議,不能遲到。

昨天晚上繼續沒完全好,老人不放心,又跑一趟醫院。

第二天繼續起早上班。

兩天沒睡覺,上班跟喝醉了一樣。

我覺得我又不指望這小子養老。但是畢竟是他爸爸,這些事兒就是我的責任,連個吐槽的地方也沒有。

不過,小子抱在懷里,有時候說一聲親親爸爸,小嘴湊過來親一下的時候,心裏真甜啊。

有時候想,即便我沒有這小子,我就過得很輕松嗎?還不是照樣要起早貪黑?即便連婚都不結,我就一定很輕松嗎?

說實話,我真的去了很多地方,看了很多事。我們的生活真的很糟嗎?

我覺得還行吧。

生孩子之前,我媽一直跟我念叨,生兒容易養兒難,孩子要好好培養啊。

我說,沒關係,讓他自個人自由成長吧。

我媽又念叨起來村裡一個知名媽媽,培養了兩個好兒子,一個在本地當領導,一個在外地搞科研,都是高材生。雖然他們老媽現在還住在村裡,與其他村民無異,但每當兩個兒子回來,都會睡在媽媽身邊陪媽媽嘮嗑到天亮。這樣的兒子,一輩子窩心,又不用操心。這叫人羨慕。


起名好難:

這么醜惡的社會還非要把孩子帶過來走一遭,是有多變態?


尚德機構泰羅學院:

首先需要大搞特搞清楚的一個問題是:生育對現在的年輕人來說意味着什麼?

因為有了孩子,你總不能讓孩子和孩子媽跟你,老是把家搬來搬去吧?

所以,你得有個好房子。房子要隨時預備有空間可以給夫妻雙方的兩老過來居住,所以起碼的,你得是三室一廳的房子。

有了小朋友,你想帶孩子出去玩,總不能在大冬天的,讓孩子和你冒着嚴寒,在大夏季的與你共撒熱汗,花大部分時間擠公交、捷運,在路上走着吧?

所以,你得有輛車,空間大一些的SUV是最好的,如果能再買多一輛MPV,家裡有兩輛車,就更好了。這樣不僅方便二孩,雙方父母也都會很高興:哎,兒子終於不是只帶他岳父岳母出去玩了。

反之在岳父岳母看來,亦然。

當然,這只是在物質層面,普遍情況下的量化。

我們還可以量化一下精神層面,但這個不同人有不同標准,這裏也不好贅述。

現在有很多喜歡製造焦慮,吃人血饅頭的自媒體說:

我,30不到,精子活力越來越低了…

我,30不到,越來越沒有生育慾望了…

我,30不到,選擇和遊戲結婚了…

你也不想想,結婚生孩子對現在的年輕人而言到底意味着什麼?

甚多情況下,意味着啃老!

把孩子扔給父母照顧

把家扔給父母照顧

問題是,我們的社會做好了準備,接納年輕人啃老了嗎?


若其:

人類=基因傳遞載體

作為一個條件不夠優厚的載體,基因不配流傳下去,開啟自毀程序。


周偉:

本質上是人口再生產成本由誰承擔的問題。國家只想要人口紅利,不想承擔養育成本,推給企業,企業用篩選女員工的方式規避這個成本,最後全都落到996工作才能生存的小夫妻身上,那麼小夫妻個人利益最大化的選擇自然是不生孩子了。


浪潮:

繁衍後代,是人類作為動物的本能。生兒育女只是為了滿足作為動物本能的繁衍私慾而並不是什麼無私而又偉大的行為。

所以放棄生孩子人,就和放棄嗜糖的本能不吃甜食喝奶茶的人一樣(雖然目的不同),只是放棄了一項動物本能而已,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反而那些為了滿足自己繁衍私慾的人,不顧一切地生下孩子,不管能不能不保障孩子的生活條件和成長環境,使得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經受過多的生理和心理的痛苦。這樣的人只是為了滿足一己私慾,是一種及其不負責任的行為。

所以為什麼現在年輕人的生育慾望越來越低?

因為在當前環境下,年輕人普遍對自己的能力和生存環境有正確的認識,而且有較強的責任意識和自我管理意識,這可是好事啊,這屆年輕人可以啊!鼓掌!


知白默守黑:

我覺得這就是「內卷化」的結果

通常意義上講,我們社會生產效率越高就能養活更多不事生產的人口,而大量的人口則能帶來巨大的人口紅利,我們的社會會有更高程度的職業劃分,包括生產在內的領域能得到更大的發展,進而生產效率科技水準可以進一步提高,養活更多的人口,形成文明進步發展的一個良性循環

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紅利過後就毫無影響嗎?

我們需要注意的一點就是:「資源在某種意義上是恆定的,而且具有一定的繼承性。」

歐美國家的「食利一代」是二戰後的黃金年代出生的那一批先行者

我們國家則是改革開放後趕上建設大潮,抓住先機,最先富起來的那一批人

這些人在前所未有的良好環境下開始享受大發展大建設帶來的巨大福利,「資本」的擁有者也基本在這些人中定型

而我們這樣出身在新時代的一批人則需要用百倍千倍的努力才能搶到一些資本的「殘余」,這也是紅利帶來的「包袱」

而通貨膨脹還在繼續,房價節節升高,工資絲毫不見漲,應聘學歷起步越來越高,不知不覺的就發現我們一直在給自己「欠債」,卻又不知道這債是被誰拿走了

和同齡人之間的競爭也越來越多的成了「零和博弈」,狼性被推崇,在學校要競爭,出了學校更要競爭,勞動力成本越來越低廉,「壓榨」越來越名正言順

前段時間熱火朝天的996話題只不過是一個小的縮影罷了,太多行業的壓榨悄無聲息,已成「行規」,IT996有人站出來說話只不過是新興行業的生命力足夠強,刀割在身上知道痛罷了

當人力成本變得不升反降,甚至不作為「最大成本」時,連你想不想生孩子都被HR考慮時,你說資本會不會把注意力放到提高生產效率上呢?

現在的情況就是,越來越多的人搶越來越少的蛋糕,越來越多的人敗下陣來,蛋糕能養活的人口已經到達了極限,「看不見的手」在減少人口來提高脫離生存必需品生產的人口比例,進而促進生產率的提高,促進文明的繁榮發展


龐博:

當周邊環境較為惡劣的時候,生物會選擇讓自己活的更好。
當周邊環境較為適宜的時候,生物會選擇繁衍後代。


野外的大魔王:

說下個人情況吧,今年24,被逼相親起碼30多次,得罪過的親戚和領導數不過來,不結婚在他們眼裡就是傷天害理,有時候別人賭我家門口來見我。

很多三次元女人,沒有愛的必要,我遇到的很多,表面說為我好或者門當戶對,實際把我當奴隸看待,一點尊嚴和自由都不給我。我家出錢買的房不說順帶買車我還得工作做家務,結果到頭來連休息時間玩遊戲買玩具都不行,一點快樂都不能帶給我,要你們有什麼用啊。

我交過3個女朋友,不過現在的這個才是初戀,第一個是東北的,在漫展上認識的coser,家長發瘋一樣說不能找外地的來故意惡心造謠拆散。

第二個是俄羅斯的,我老家被劃分給俄羅斯了,家裡說我們有親戚關系是亂倫,其實是不支持我找外國的,拚命拆散。

現在的初戀是江西的一個宅女兼模特,為啥第三個才是初戀,這個確實某種意義是我第一個女朋友,之前的都是有點苗頭就被瘋狂拆散。我河北的,每天家裡都跟我說同樣的話說什麼她騙我錢啊要報警威脅我啊什麼的,今年相親拒絕了七八個吧,真的看不上,我不管你長什麼樣什麼工作有沒有錢,我真的不喜歡三次元女人了,我拿3000給女朋友買條裙子我也不會相親時候吃飯結賬的。

像畜生一樣到了歲數就交配繁殖的人生有什麼意義?家長什麼時候尊重過我,我沒打罵家長已經很給面子了,不要給我太多的枷鎖。我成長路線是和孤兒差不多那種,只管生不管養,我在學校被欺負連個屁都不放那種,也沒給我買過什麼東西,生日蛋糕20多年愣是沒吃過。


匿名用戶:

害怕因為人口太多而引起滅霸消滅一半人口的慾望。


匿名用戶:

雖然我連媳婦都沒有,更別提孩子了~

我得多恨我孩子,才會讓他/她來到這個世界上?90後是怎麼被這個時代反覆摁在地上摩擦的,誰還沒點B數?

掙這點工資也就勉強夠自己活命,還是不能浪的那種。要經濟沒經濟,要社會實力沒社會實力,既不能保證她衣食無憂,又不能保證為她遮風擋雨。現在大部分工薪家庭的生活水準看似還能不錯,但抗天災人禍的能力幾乎為0,大家心裏都明白,只不過也沒辦法,日子還得過。只能自欺欺人似的祈禱它不會輪到自己頭上~

如果我有了孩子,我必將完美解釋什麼叫集萬千寵愛於一身。但我沒那個能力……我現在能給她最大的愛就是不讓她來到這個世界上,糟這份鳥罪!

孩子,你爹沒本事,沒法給你好日子,你先在不知道是什麼地方的地方獃著吧,省得見了面互相膈應,都不好受……

最後,我愛你,孩子,雖然你不存在……


Aorqu用戶:

之前說少生優生的是它,

說只生一個好,政府來養老的是它,

現在說鼓勵二胎放開限制的是它,

說養老不能靠政府的還是它,

這么折騰一下我們這些從小受計劃生育教育長大的人到了婚齡育齡,都冷靜了不少…

當然感覺現在社保也是一個意思…

不吐槽了,以下是原答案

大概是兩個原因:

社會摺疊的結果,城市化的結果。

社會摺疊導致上升通道比較窄,大多數人處於收入生活壓力比較大的情況,撫育後代得先結婚,結婚率都持續走低,結了婚的也有很多自動晚育。財富和資源的集中會導致財富增加,但是絕對數量上的普通人收入跟不上,這跟消費一樣,大多數人消費力上不來,生育率就上不來,雖然總體財富增加了。

城市化則是拉平了人們的消費和生存成本,但是收入沒有拉平,就是在摺疊的情況下,城市化會將這種差距放大,摺疊的地位大家在一個城市裡直觀的面對,這種反差不僅僅是會觀念和價值觀的沖擊,還有現實生存的沖擊。階層金字塔結構,塔基的大部分人要直面殘酷的現實,這種情況下底層的人基本上要麼自己能過好就不錯了,況且年輕人是結婚生育的主力,但是年輕人也是處在人生中相對物質條件較差的年紀。

在這種情況下傳統價值觀中養育後代的追求基本上影響力日漸式微,而年輕人變的自我——強調個人自由和選擇,實際上是有不得已的成分的,因為從眾的門檻太高了。在婚姻、生育方面的觀念也是如此,沒有新的原因支撐這種慾望,老的原因也消失了,能過好自己的生活就ok,這更像是一種妥協而不是一種自由,就像日本的低慾望社會和平成死宅的誕生環境一樣。

情感是奢侈品年輕人消費不起,是在上述兩個大前提下逐漸形成的現象

於是愛情的結晶這種想法就更遙遠了,

我們可以採訪一下很多年輕人,或者年輕人自己問一下自己,

你是不是幾乎從未想過要孩子這件事?

最後放一下我的專欄:

情感三觀論​zhuanlan.zhihu.com圖標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