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生物不能永生?

問題描述:說不定一開始是有的,因為其他物種的進化使這些無法發生基因突變的生物淘汰掉了?
, ,
趙柏聞:

生物當然可以永生,通過各種各樣的形式。

人們之所以會有這個問題,只不過是因為有很多生物的個體在完成生殖後會死亡,而我們人類就是其中之一。與我們的直覺向背地,擁有這種特性的生物並不多。絕大多數生物是以單細胞個體構成鬆散群體的形式存在,除非由於環境的變化超過其適應能力,沒有個體會自然死亡。它們本來就是永生的。

絕大多數生物都是永生的。


司馬孔明:

這是一個小概率事件。從古至今,幾百億,幾千億人,沒有一個人永生。就目前觀察來看,人永生的概率為0,還需要做實驗,來證明,不可能發生嗎?


11dora:

不,有一個人可以永生


匿名用戶:
通俗說:出來混,早晚是要還的。
嚴格說:包括人在內的生物要想生存下去,就要不斷的適應環境變化,就有不斷的進化。而進化的能量巨大以至於個體是承受不了的,只能通過種群來承擔。所以個體會死亡,而種群一般不會。
//村上春樹《且聽風吟》


lei zhang:

是永生的啊,在人間你死了變成鬼,在冥間你死了變成人。其實你一直存在,總量也沒有變化。


Aorqu用戶:


釋蘭迦葉:

抱歉,是生物能,你不能


匿名用戶:
新陳代謝


鈕祜祿澄澄:

題主的想法贊呦

確實有這種可能,不過目前好像沒發現哪種史前的可以永生的

就算生物起始之初的單細胞,也會進行二分裂

那麼問題來了!挖掘機技術哪家強!當然不能~

回歸正題,你說分裂後的那個是否還是原來的它呢?

題主本身問得有些矛盾,既然是已經被能夠基因突變的所代替的,就證明不適合這個地球生存,那麼為什麼還要永生呢?

好吧~可能最初的那個永生的傢伙已經去修仙了!

然後成為了開創全真教,古墓派,等等的鼻祖!
好吧~我真是夠了!→_→


一朝天子一朝臣:

肉體是終究是肉體,逃脫不了衰敗和腐爛這是註定的,記住這句話:(衰敗和腐爛是生物註定的),而生物科技也不可能阻止死亡和衰老只能是減緩(生物科技可以讓你減緩衰老,甚至能讓你的生命長達500年,但是依舊無法阻止死亡!),真正想實現永生一定是由生物生命轉化為機械生命((這是想永生的唯一辦法,是唯一辦法)),而成為機械生命,那樣的永生失去了作為生物生命時的很多意義,你不需要進食不需要正妹,你沒有性慾,物慾,任何慾望,任何物質對你都失去意義,(你可以模擬各種慾望,可是在無盡的生命面前那些就是虛無)而那樣的生命存在的唯一意義就是探索。記住這句話(無盡的生命存在的唯一價值就是探索未知)。


Aorqu用戶:
永生的單位是基因,不是個體。


舞雩散人:

為什麼要出現生物?


Aorqu用戶:
看來該到了我抖機靈的時候了。
我是搞分析的,從HPLC的角度來民科。
我們以同一時間出生的人為例,正常狀態下他們的壽命符合正態分布,如下

我們把其類似為一次HPLC的進樣洗脫過程,樣品就是人,流動相是時間,固定相是環境;保留時間即為壽命,即先「出峰」者先死。
我們得到的壽命圖就會類似色譜圖,如下

為什麼會出現多峰情況?答曰:早起該流動相洗脫過程中,樣品中個多個組分與固定相的親和程度有互有差別;即各種人在基因條件、生活環境、生活習慣等不同條件下被時間洗脫,出現多個「死亡高峰」。若出現兩個以上的峰沒有完全分開則可以理解為該色譜條件對他們的區分度比較小,亦即該狀態下他們的壽命差距比較小。
現在我們來看看如何獲得永生?
兩種方式:①成為流動相 ②成為固定相
為何?
①成為流動相
成為流動相,則不會被檢測器檢測「出峰」,相當於躲過了生死簿~<( ̄ˇ ̄)/,比如孫悟空、彭祖。
②成為固定相
成為固定相,則流動相無法洗脫,與天地萬物俱為一體,時間對其已經失去了意義。比如,盤古。
那怎麼辦?很簡單,使用很長很長的色譜柱在常壓下跑色譜,簡單地說就是頤養天年續命長生[]~( ̄▽ ̄)~*


肚腩先生:

看到這個題目,不由得開了個腦洞:隨著科技的進步,人類永生在技術手段上將是必然,問題在於,人類是否會選擇永生。於是有了下面這個腦文,BUG很多,望諸君包涵!

永生人類

關於永生,遠古的祖先們有種種說法。

有的說,肉體雖滅,而靈魂永生,人死後或升上天堂,或墮入地獄;

有的說,人是物質,來於塵土,也歸於塵土;

也有的說,人是輪回,生生息息,永不泯滅。

而今天的我們,終於揭開了謎底:永生的能力,對於人類,是一種必然。問題的關鍵在於,人類是否選擇永生。

——題記

時間:西元6371年,史稱永生之年。

地點:母星,星球聯盟主會議廳。(星球聯盟前身為母星時期的聯合國,五個常任領事國現已被五大領事星球所代替)

與會人員:來自母星、太陽之子、秦始皇、哈勃、潘多拉五大領事星球以及眾多殖民星球的代表,共999人,坐在會議廳的坐席上;被複活的第一批人類,共10人,被隔離在會議席的正對面。

「咳咳,請肅靜。」一道簡短而有力的腦波以主會議廳中央為圓心,急速向四周擴散,頓時間,各種紊亂的腦波安靜下來。

發出指令的,是會議廳中央滿頭銀絲,但仍精神矍鑠的星球聯盟主席,他今年208歲了,雖然已經超過了現如今人類的平均壽命,但看樣子還有好些日子可活,甚至嘛,可以一直就這么活下去。

「由於今天會議的特殊性,與會人員中有被我們復活的祖輩,因為他們尚無法掌握腦波交流的形式,而在坐各位,相信除了少數幾位古人類語言學家,也無法聽得懂祖輩們的語言,因此,我們今天將會通過大家手上的轉換器進行交流。」主席接著說道。

「在會議開始之前,我想再次提醒與會的999名代表,此刻28個星球的同胞,都在注視著我們,而我們今天的行為,也將決定已經逝世的人類以及我們當下所有人類命運的去向,大家所擔負的責任,意義重大。那麼,接下來我們就正式開始今天的議題:人類是否該被複活,並從此獲得永生?各星球代表可以自由發言,而在這期間,大家也可以隨時按下自己席位上的投票器,直至票數超過半數,產生最終的結果。」

「啪!」偌大的空間投影上,反對方赫然出現一票。

「不用討論,我堅決反對!」眾人順著腦波的來源處看去,是太陽之子星球席區的一位代表。「作為人類的第一個殖民星球,當初的遠征很大原因就是迫於人口的壓力,雖然我們不斷的在拓荒,也不斷發現更多宜居的星球,但是一旦人類獲得永生,人口將出現史無前例的爆炸式增長,而且每個人所需要的資源將是無限,能量是守恆的,根據熵增理論,宇宙的資源將以幾何級數被耗盡,因此,我們應該著眼的是如何讓整個人類獲得永生,而不是將資源浪費在個體的永生上。」

「我不同意!」哈勃星球席區左上方發出一道強烈的脈沖。「人類壽命延長這一特徵幾乎伴隨著整個人類文明史的發展,精神與物質的提升一直每一個人類的追求,這種權利神聖不可侵犯,個人的權利得不到維護,談全人類的永生又有什麼意義。」

兩位代錶針鋒對麥芒的發言之後,兩方的票數互有增長。場面膠著之際,來自母星的一位代表緩緩站起身來:「從人類基因工程的啟動,到智腦工程的最終完成,人的永生,是全人類智慧的結晶,這是人類從古至今的夢想,它需要被尊重,當然,永生的權利也確實需要建立在不影響他人甚至後代人的基礎之上,因此,我建議,人類可以被複活,人類也可以獲得永生,但是永生人類需要受到限制,需要將他們約束在不影響全人類發展的範圍之內。」

「我贊同母星代表的意見,眾所周知,我們的星球因慶祝古中國兩岸三地的統一而命名,我們生而愛好團圓,人的復活與永生將使無數的親情、愛情、友情得以延續,當然,無序的永生除了帶來資源的壓力,更會產生倫理、道德等各方面的問題,所以,我支持永生人類有條件的存在,例如,設置專門的隔離區或者有限制的代際復活等等。」

隨著討論的深入,投票雙方的競爭也趨於白熱化,正當大家激論正酣,突然,全場的腦波如冷卻一般瞬間停止下來,999個與會人員的轉換器,發出了響動。

「後輩們,也許今晚,該聽聽我們的意見。」眾人一下子無法辨別出這個腦波的來源,四下張望,等回過神來,才明白這是來自祖輩們的聲音。

只聽得一個老人徐徐邁出一步,說到:「很高興能親眼看到永生這一技術的實現,作為一名生物工程學家,這是我畢生的願望,我此生已經無憾,永生對我而言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但是我認為,將已死之人復活並賦予永生,首先需要的不是徵詢你們的意見,而是應該先尊重死者自己的意願。」

「對嘛對嘛,俺剛才聽了半天,你們這群不孝子孫說什麼隔離什麼資源的,俺就不樂意了,先別說俺壓根就不想活過來,就是真的活了,能廢你們多少糧食,何況俺有手有腳還不能耕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一個皮膚嗮得黝黑的農民大爺大大咧咧地說道。

「老頭子說的氣話,他沒文化,你們後輩別當真。不過我們呀,活了一輩子,該吃的苦吃過了,該享的福也都享過了,唯一的期盼啊,就是子孫後代能平安幸福的生活下去,這才是對我們最大的孝順,比永生什麼的,可要強多了。」

「哎哎哎,你…你們這都是怎…怎麼回事啊,你…你們想死,我…我可是想…想活。」一個年輕小夥子按耐不住,結結巴巴地喊道。

「你是個殺人犯,有什麼資格在這里瞎嚷嚷。」

「我…我是犯過罪,不過也已…已經行了刑啊,該還的已….已經還了,我…我怎麼就沒資格了。」

「既然如此,我們也來投一輪票吧,視我們的結果,看看後輩們有沒有繼續投票的必要,那麼,願意獲得永生的人,請舉手。」老科學家說道。

「我…我願意。」然而,再沒有人附和。

「怎…怎麼你們都不想活啊,算…算啦,只有我一個老…老祖宗活著也沒…沒什麼意思,那…那我也不要什麼永…永生啦。」

半空中唯一的一隻手縮了下來,人類追尋永生的漫漫歷史,在這永生之年,標注了濃墨重彩的一記驚嘆號,隨即,又畫上了重重的句號。

==========================我是分隔線====================================
開了專欄,可恥的推一發,我嚴肅的以肚臍眼起誓,真的是認真寫的呢,跟我一起來編故事吧~

最後一頭三角龍
——致敬兒時的回憶《恐龍快打》 – 我就快編不下去啦~~~ – Aorqu專欄


王繹心:

路過。

這么多答案,估計這個沒什麼人看得到了,不過反正也是自己瞎寫的。

一篇舊文,無過多證據與證明,提供一些思路。

關於永生

有生必有死,萬事無常恆。這已幾近天道。若是有什麼事物能跳脫生生死死的命運,若不是被視為孽種異類,便很可能會被敬為仙佛神明。然而,永生真的有那麼神秘嗎?

這里的永生,是指「在安全無外力狀況下永遠生存而不會死亡」。不談宏大的宇宙,僅僅把目光收束在小小的地球,讓我們來想一想,有沒有什麼生物是永生的呢?

第一反應很可能是:沒有。確實,縱然萬載古木,也終有壽數盡時。然而,花草樹木、蟲魚鳥獸,為何無一例外皆不能永生?這看似簡單的問題,想起來卻並不顯然。不過,也許我們還是能有一點點思路的。假使存在一種永生的生物,那麼它們要不要繁殖?如果不繁殖,外力造成的死亡無法得到補充,這種生物終將走向滅絕;此外,進化也無法進行,當環境發生變化時,這種生物無法適應,可能會迅速消亡。如果永生的生物進行繁殖,那麼這種生物就會越來越多,新老個體相互競爭生存資源,個體的生活狀況變差,最終極易因小的擾動導致滅絕。即便這種永生的生物的出生率等於外力造成的死亡率,或者僅當有個體死亡時才有新個體產生,也會存在問題:這種生物整體上處於高齡狀態——永生不是不老,一個衰老的物種很難在不斷變化的環境中留存。當然,也許我們可以在腦海中構造這樣一種永生的生物:繁殖當且僅當有利於維持最佳個體數量時才會進行,每個個體都可以根據環境做出自身調整(跳出達爾文模式的進化,與拉馬克的「用進廢退」相關)。也就是說,這種生物的數量永遠最佳,且每個個體都永遠適應環境——包括但不限於不衰老。顯然,這樣的生物大概真的可以永生且不走向滅絕。然而,如此苛刻的要求實在難以達到——要麼是地球上生物進化的時間還太短,要麼是這樣的要求根本不可能實現——以致於地球上似乎並沒有如此神話般的存在。

然而,上面的「論證」雖然有一定的道理,但稍加思考就會發現,這其實是一種先給定結論然後尋找證據支持的模式,而這種模式經常存在問題。具體到永生,其實我們是可以找到身邊的永生的生物的——單細胞生物。例如細菌,如果沒有外力破壞和資源限制,細菌是可以無限分裂的。也就是說,如果將一個細菌的分裂看作原細菌產生一個新細菌,那麼每個細菌都可以存活無限長的時間。當然,這種說法的最大問題是,細菌的分裂也可以看作原細菌消失並產生兩個新細菌的過程,這樣細菌永生的說法就很值得商榷了。

但無論如何,包括細菌在內的單細胞生物,在某種意義下,畢竟似乎是離永生最近的了——之所以說是「最近」,是因為一些不那麼為人所知的事實。實際上,就如大多數細胞都有壽限一樣,單個細菌也有壽終正寢的時候。這其實也表明了,每次分裂後產生的兩個新細菌,其實是有不同之處的。例如,大腸桿菌(Escherichia coli)形如短桿,「桿」的兩端可稱為「極」,分裂時在「桿」的中部產生新「極」。如果用「極」經歷的分裂次數來代表這個「極」,設最初的細菌是「00」,則分裂一次變為「10、01」,分裂兩次變為「20、01、10、02」,然後是「30、01、10、02、20、01、10、03」「40、01、10、02、20、01、10、03、30、01、10、02、20、01、10、04」……如果選取某一時間斷面,我們可以發現,有些細菌總是繼承老「極」,而這些細菌也確確實實表現出了生長與分裂緩慢以及更易死亡等衰老現象。其實,關於單細胞生物是否永生有許多有趣的事實,還是留給大家去發現和思考吧。

現在看來,即使是離永生最近的單細胞生物也似乎不能真正永生。然而,如果我們打開瀏覽器搜索一下的話,我們會發現竟然有一種多細胞生物燈塔水母(Turritopsis nutricula)能夠永生不死!摘選一段維基百科的介紹如下:「普通的水母在有性生殖之後就會死亡,但是燈塔水母卻能夠再次回到水螅型。這被稱作細胞轉分化。理論上這個過程沒有次數限制,這種水母可以通過反覆的通常生殖和轉分化獲得無限的壽命。」所以,不管之前對永生的討論結論如何,大自然已經偷偷地告訴了我們,永生真的是可能的。一種生物,其個體正常地從幼年走向老年,但卻在最後關頭奇蹟般地調動了已分化細胞的全能性,把自己重新變回了幼年的狀態。從整個物種的角度,繁殖可以進行,各個年齡的個體都存在,而且轉分化過程中的變異也可以使物種進化以適應多變的環境——真是完美的永生。

但是,如果我們秉持著嚴謹的態度去閱讀一下最初的論文(見文末參考文獻),大概就可以發現這種燈塔水母並不如網上瘋傳的那麼神奇了。實際上,所謂的「返老還童」其實更準確來說是形態的變換,這種變換目前只在實驗室中給予一定的條件時才會發生——至於在正常的自然中能不能發生則並不清楚了。而且,這個過程的無限循環其實也只是實驗的一個猜測,並未加以驗證——也就是說,即使給予適當的條件,很可能這種轉換也只能發生幾次而已。

永生的夢想似乎再次破滅了。但其實,我們似乎也可以說,大自然並沒有把永生絕對地列入黑名單。群體規模的控制可以經由資訊的高速傳遞達到,個體的適應性可以通過科技來維持——人類若想永生,也並非絕無可能。甚至於,生命還可能以我們前所未見的形式存在(比如電子數據),關於永生的思考很可能才剛剛開始。

一個有趣的事實是,既然(從現在來說)每一個細胞都來源於已存在的細胞,那麼無論是我們人類還是其他生物,組成我們的細胞其實都是從最初的一個(或幾個)細胞一脈相承地延續下來的。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無論是最最開始的可以復制的裸露的有機物,還是最初的那些細胞,抑或是我們現在的這許多生命,都是永生的——永生的概念,不僅與「生命」「死亡」等有關,也與「『我』是什麼」有關,在「我」的不同定義下,永生既可能是「我」的不斷延續,也可能永遠阻擋不了「我」的消亡。

最後,借用大劉《三體》系列第三部的名字,我想說,無論我們能否永生,死神永生。


參考文獻:

Piraino, S., Boero, F., Aeschbach, B., & Schmid, V. (1996). Reversing the Life Cycle: Medusae Transforming into Polyps and Cell Transdifferentiation in Turritopsis nutricula (Cnidaria, Hydrozoa). Biological Bulletin, 302-312.


快樂的874:

是啊,有沒有可能某個物種,或者某一個生命體可以永生呢?

首先,我們得把這個問題做一個限定。我們必須得把生命的定義,時間的定義和空間的定義限定在人類所已經認知的範圍內。

那麼,以人類目前所認知的生命,時間和空間來說… 答案相當明確: 不能。

因為「假設生命可以永生」這個命題里存在無法突破的悖論。

首先我們要看看什麼東西可以被定義為「生命」。 任何一個什麼東西,它必須得是「活」的,才能被稱為是一個生命:

1. 它可以適應某種環境;
2. 它可以生長或者進行新陳代謝;
3. 它應該可以繁殖後代。

以我們目前所認定的生命來說,從病毒到人類,都沒有跳出這三個條件所限定的範圍。

首先,生命必須適應某種環境。地球生命所採用的適應變化環境的方法是「在繁殖的時候突變」 —– 通過改變遺傳物質,讓後代向各個方向進行突變。然後通過自然選擇,最能夠適應新環境的突變得以保留。(進化論就不詳細講了,爪機黨打字實在太累)

換句話說,在地球上,不會有一隻老虎跑啊跑,跑到海邊碰到水然後就忽然變變變,變成海豚遊走了,再然後游游游覺得憋氣就忽然長出了鰓,再然後一跳跳到空中就有了翅膀可以飛。那不是地球生命那是孫悟空。地球的生命為了適應環境,必須繁殖。

其次,生命必須進行新陳代謝。新陳代謝讓生命可以製造自己所需要的物質,或者轉換外界的能量。這樣生命才可以長大,繁殖,或者運動。不過這樣一來麻煩就來了: 既然要新陳代謝,生命本身就會不斷的改變自己生活的環境。生命個體數量越多,新陳代謝越旺盛,改變環境的力量就越大,環境變化的速度就越快。

至於繁殖,前面說過了,這是地球生命適應環境的手段。不繁殖,環境變化的時候就可能會死會滅絕。

現在讓我們來想像一下某種「永生」的生命:

它一直活著。它能適應當下的環境,也能從外界獲取它需要的營養和能量。

那麼它要不要繁殖呢?

環境在變化,自己總有一天會因為適應不了變化的環境而死。如果不繁殖,那麼自己這個物種就滅絕了。

如果繁殖,那麼種群的個體數量就會增加。每個個體為了繁殖後代也需要進行更旺盛的新陳代謝。人多了,而且每個人吃的也多了,那麼環境變化的速度也會加快。而環境改變的速度大於進化速度時,整個種群都會死。所以此時出現了一個合理的解決方案: 為了不要那麼快的改變環境,必須限制種群數量。而限制種群數量的方法就是「主動死亡」。

這就是生命面對的問題:
不繁殖,也許壽命可以比較長,但終歸會因為不能適應變化的環境而「被動死亡」
繁殖,種群就有希望適應不斷變化的環境。但必須以主動死亡的方式控制人口數量。

那麼,究竟有沒有可以「永生」的生命呢?或者說,有沒有「不會主動死亡」的生命存在呢?

也許曾經有,但地球環境幾十億年來發生的變化實在太大,他們因為不能適應已經滅絕了。

也許現在還有,以人類的短短幾千年的科技史來衡量,這些生命目前是永生的,但只有時間跨度夠長,未來的某一天他們也必然會死(比如地球被臨死的太陽吞沒的那一天)。

也許未來會有,某種生命已經進化到相當牛逼的程度。他們可以任意改造環境,讓環境變得合適自己生活。那就意味著這種生命不再需要繁殖,可以「永生」了。

這么看來,人類是目前最有希望獲得永生的物種。

至於其他形式的生命比如「能量體」神馬的,咱不了解,不能亂說。。。╭(╯ε╰)╮


張濟帆:

有生就有滅,這是必然的。

沒有生就沒有滅,這也是必然的。

譬如虛空是沒有生,也沒有滅,能想像虛空滅掉的情形嗎,我想像不出來,現在玄幻小說裡面動不動就法力驚天導致虛空裂開,實際上我能想到的也就是空氣裂開的情形而已。

在佛教看來,沒有生滅的東西一共有六種,像我上面說的虛空是一種。


申母豹:

癌細胞是永生的,龍蝦是永生的,燈塔水母是永生的,所以。。。。


新子星:

因為在某些條件下永生的生物不用劇烈的改變環境條件就會死。。。。。。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