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被刀捅的人无法发出“啊啊”的声音?

问题描述:看电视里面说的(请原谅),人被刀子捅了之后没有办法发出“啊啊啊啊”的声音,就算发出声,也只是哼哼,这是真的吗? -- 路过补充:答案貌似都是讲经历,有人从科学(医学)的角度解释一下不?
, , ,
唐龙:
这事身中两刀的我应该有发言权。

五年前保定,
加班到半夜,回家路上却遭遇持刀抢劫。
胸口一刀割伤略有缓缓灼痛,然而腹部第二刀刺伤毫无痛感,但是身体明显感觉到不对,莫名失去力气,倒在地上,脑中一片空白,只有“我中刀了?…我要死了吗?”。

自然,根本没有力气去“啊啊啊啊啊啊”乱喊。

过了几分钟,待他们散去,我逐渐恢复意识。
仍然腹部伤口无痛感,只是有点肿胀的感觉,但血已经透过衣服流出来。我试着按压了一下,希望用疼痛来确认自己受伤有多重。结果………尼玛一股暖流从伤口流出,一点都不痛……反而很爽!!!

后记
1、因为手机被抢,我捂著伤口去附近各种小区门卫寻求帮助帮我报警和叫救护车。然而他们看见我的情况立刻关上了门。试了好多家,都是这样。我可以理解他们担心惹麻烦,试了多次之后我放弃了,无奈捂著伤口一步一步蹒跚著回到了住处。
2、等到急救人员到了之后,竟然尼马直接用手指抠我肚子……卧槽难道就没有个手套什么的吗?嗯,顺带一提这个过程也不痛。也许是肾上腺激素这时候水准高超,对疼痛免疫了……
3、医院,警察终于到了,但他们比起匪徒特征更关心我在街的东边还是西边,这会决定是哪个警区负责………
4、数天后醒来,虽然自己身上又多了一道刀痕———腹腔检查术,而且三刀刀痕结合起来使得自己像个缝合怪。但仍然真心觉得,活着真好。这个时候稍微碰一下伤口都很痛ˊ_>ˋ

第一次被邀作答也是第一次作答……

尽管被冷漠对待过,但也从此更加热爱生活。
愿诸君珍爱生命。


匿名用户:
无邀怒答!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不要胡扯什么疼得说不出话啊这些原因了!!没被捅过的人生是不足以回答这个问题的!

好吧,现在我来回答。为什么我能答?因为我,我特么的就被刀子捅过!


先来张图,中间的伤疤就是证明!这可是当年哥一人勇斗三名持刀歹徒,留下的痕迹!!

(评论区好多人问俺为啥露点,我这特么是要证明刀口的位置就在胸下,很危险的有木有啊!! 没个参照物,谁知道这是不是猪身上的疤啊~ )

好吧,言归正传。说说被刀子捅是啥感觉~~其实,其实,其实没感觉!没错,就特么的是没感觉! 所以没感觉还“啊啊”个屁啊~

仔细想想,当时也不是一点感觉也没有,锋利的刀子进入身体,有些微凉,因为刀子是凉的嘛~然后就看到血往外涌,用手按都按不住~但整个过程真的不疼啊~

血流到一定程度,脑供养不足,人就有点迷糊了,这个时候才会“哼哼”几声~

全程没有“啊啊”的必要啊~要找人帮忙直接喊救命就行了,啊有个屁用啊~

当然这是没被一刀捅死的情况,所以哥还能上Aorqu~~一刀毙命什么感受就没人知道,这个有人能答就闹鬼了~

好了,现身说法完毕~

评论笑死了~满满的亮点~欢迎大家移步评论区!

ps:回答评论问题
1本人已老,伤时年轻,身强力不壮!
2本人没胸毛,只有乳毛,原因不明。
3这几根毛本人不会拔掉,强迫症的没有~


匿名用户:
我来从医学的角度解释一下,阅读之前可以先百度一下呼吸运动的生理机制及发声的生理机制,生理学有讲。首先大家要明白:1.胸腔腹腔相隔一个膈肌。然后大家要知道的是:2.胸(膜)腔内是没有气体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保证正常呼吸运动的。胸(膜)腔是负压的,腹腔内也是负压的。而膈肌是可以上下运动的,所以腹腔的负压会通过膈肌上下摆动调节胸腔负压,从而调节呼吸运动。3.男性主要是腹式呼吸,而腹式呼吸主要靠膈肌的上下摆动。

知道这些之后我来讲一下被捅到腹腔及胸腔之后的改变。

捅到胸部导致气胸,胸腔进入空气。胸腔内的气压升高,如果伤口足够大,胸腔的气压可等于大气压。当胸腔的气压升高,由气管进入肺泡的气压仍旧是大气压。所以胸腔与肺泡的压差减小,伤口越大,压力差越小。肺膨胀是完全依赖这个压力差的。被捅之后,压力差减小,肺膨胀受限,吸气困难,而发声是需要气体通过声门使声带共振发出声音的。综上所述,捅胸腔导致气胸是无法大声“啊啊啊的”。

再来说说腹腔,刚才说到男性主要是腹式呼吸,而腹式呼吸主要依靠腹肌的收缩舒张调节腹腔容积,进而调节腹腔负压的大小从而调节膈肌的上下摆动。所以当腹部被捅之后,气体进入腹腔,腹腔负压减小或者消失,膈肌摆动幅度减小或消失,呼吸困难。综上所述,捅腹部也会没有力气“啊啊啊”。其实以上所说的没有力气就是呼吸困难,从而导致的声门气流量急剧降低。

另外很多经历过的人说腹部被捅没啥感觉,作为一名医生我可以告诉你,腹壁的神经并不丰富,然后要告诉你的是,腹腔内肠管对利器的刺伤是不敏感的,而对牵拉非常敏感。腹腔内的脏器是没有神经的,所以你更别指望它们来感知伤害了。所以当刀子进去你并不会感觉到好疼好疼。

大出血导致的休克我原本以为不必说,机制大家可以自行百度查阅,大出血会产生急性腹膜炎,按理说会很疼,但大出血会产生休克,意识都丧失了,肯定是没有感觉的,我相信上面回答的经历者并没有被捅至大出血的情况,失血性休克抢救的时间非常紧迫。

另外我说到的腹腔脏器没有神经特指肝胆胰脾,腹膜和肠管及输尿管是有神经的。我之前的说的只是想解释为何很多经历过的人不会感觉疼,并不是在肯定腹部被捅一定不会疼。

还有关于不能发声,有人评论里说我说错了,跟我扯到中枢神经去了。但发声并不是只和中枢神经有关,这种胸腔腹腔脏器的损伤首先考虑呼吸困难所致。不信你屏住呼吸发声给我听听。

我并不喜欢抖机灵,欢迎大家提问,但别问那些明明可以百度到的。

另外,我觉得Aorqu似乎变了,变得不管知不知道,大家都喜欢说上两句。


风雨不归途:
有图,慎入。身中三刀的我应该有发言权啊。当时人比较多,场面比较混乱,有人趁乱捅了我三刀,大腿额头腹部受伤,但我并不知道自己被捅了……还打算走路回家。我姑姑看着我身上全是血,叫住我问我血哪来的,我说大概是他们的血吧,我砸到他们头了

于是继续往前走。幸好我姑姑放心不下又叫住我,我把衣服掀开才发现自己受伤了。。。。。。于是步行到对面诊所拿了块医用棉自己堵住冒血的伤口,打车去了本地的医院。
在医院门诊一楼,护士说要我去二楼检查,到了二楼,找到二楼护士,结果她说医生在三楼,到了三楼医生说要我马上去住院部。于是又爬了个一百米长的大坡走到住院部,又是一楼爬二楼去四楼到处问。最后总算找到我该去的科室
在爬楼梯的时候感觉到大腿内侧疼,用手一摸尼玛小伙伴差点没了,还好那天小伙伴在和左腿愉快的玩耍,这才躲过一劫。
额头上的伤是自拍发给朋友看的时候发现的(ಥ_ಥ)。

另外那个科室的护士挺漂亮,动手术前和她们聊了半小时。
不知道能不能啊啊啊叫,但是我一直在安慰我家人,没啊啊啊。
竟然没人点赞╮(╯▽╰)╭爆一张医生给我清理伤口的图吧自己拍的。
医生第一次端著盘子进来说给我清理伤口我还不知道什么情况,他的表情大概就是这样吧。
我想这个和捅中的部位和深度有关,大脑也会自动切断痛觉吧,不然平时被锤子砸下手都得大叫。
不得不说你们人类身体的适应力还是很强的,最下面那张图是感染以后医生帮我清理脓血和坏死的肉,持续了半个月,先用镊子夹着医用棉把脓血清理干净,再把剪刀还是什么伸进去把坏死的肉刮出来,刮不掉就夹╭(°A°`)╮……刚开始那几次痛的病床都被我摇松。可是过了一个星期以后,也就是拍这张图的时间,我那会正和女朋友聊天,聊著聊著顺带拍了张照给她看。


Aorqu用户:
我是玩棍子的,以前在群里交流时一个从前混社会的人给我们普及械斗经验,说“打架别拿刀子,砍到哪里都可能致命,打个架犯不着搭进命去。而且被刀子砍伤刺伤后人会因为亢奋在短时间内不会丧失反抗能力,而拿棍子只要不打头,就基本出不了人命,而且打哪废哪,打他胳膊一棍,基本上那个人瞬间就废了。”我没械斗过,所以不知真假,但是很多械斗过的人都同意这个意见。

想了解更多关于跑步健身方面的教学知识,就请关注我的Aorqu专栏:


Miller:
看到别人被刀捅才会发出,啊啊啊啊的声音→_→


飞鸟冰河:
泻药,这要看是哪个部位中刀,力量大小,受伤人身体貭素等等。克里斯托弗老爷子说这话,指的是背后的致命偷袭,人的确是无法出大声音。这种袭击通常非常凶狠,以颈部,躯干等致命部位为主,颈部封喉就不说了,躯干受到深入伤害,神经系统和肌肉系统会有自主反应,非常紧张,要出声很困难,被大惊吓过的人也有类似经验,张嘴喊不出声,嗓子特别干涩。而心肺系统受重伤,体内的血压气压也会变化,影响呼吸,所以也是出不来声的。肺部贯通伤连呼吸都会难以持续,所以好些时候重伤员需要上压力氧气瓶,
人类出声的基础,不是声带,是气息,气息被打乱,原有的循环系统破了个洞,你想想一个原本一个口出气的气球,另一端漏气了,就成了一个普通的管子,当然不好出声。封喉也是类似原因,走声带出来的气息,从喉咙的破口漏出来了。

手机码字,就说这么多


孤佚:
呃,说个真事,本人亲身经历。
国中的时候帮别人打群架,是个大冬天的。混乱中不知道那个狗日的用刀了,腹部中了一刀,位置处于胃部下方。当时正打架没什么大的感觉,先是觉得有点凉而后感觉有点热,以为是打架热身了。后来看到衣服破了而且还有血才知道然来中刀了,大伙检查一下发现有三个中了刀,一个在腿上,一个在手上还有我在肚子上。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没什么大事,他们两个上了药我去缝了针。缝针那是真疼,我了个娘(没用麻醉,穷)。后来找出来了那个龟儿子,直接把他手给踩断了,他也退学了。至于为什么没有啊啊,我想可能是因为打架去了吧,没感觉到。还有就是到肉里去了真不疼,疼的是在皮上面。(个人感觉)后来手上中刀的那个因为卖粉去坐牢了,还没出来;腿上中刀的,前年刚结婚就跟别人打架被打残了,老婆还挺著个大肚子;我后来就没参与打架,专心读书去了……
当年打架的时候觉得自己豪情万千,风流不已。现在想想觉得当年傻逼透了。
就像《艋舺》里说的:风往哪个方向吹,草就往哪个方向倒,曾经以为自己是风,后来才发现原来我们都是草。


林枫:
啊是爆破音,气往外走

个人觉得被到刀通了之后,反应是倒吸空气减轻痛苦。

嘶嘶嘶嘶才对


朱厚照:

大动脉断裂也是喊不出声音,尽量保持冷静,使得血液喷射的不那么快。警察来现场勘查都以为我死了,步行走路2公里才等到120,120也会迷路。。。有伤疤照片,只是被纹身盖住了。

嘶~~~~一声犹如煤气泄漏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鲜血犹如涌泉般的射向了天花板。一根动脉赤裸裸的从手腕中挂了出来,向我微笑着。身边的朋友都愣住了,静静的观赏著这难得一见的画面。我冷静的向她说道:“我的手断了,麻烦,送我去下医院。” –

我们这里很偏僻,救护车在来的路上迷路了,她奋不顾身的扑向了一辆私家车,把车硬生生的拦了下来。小王搀扶着我,老曹则把毛巾死死的绑在了我的胳膊上,防止我流血过多而挂了。血还是向外不断的喷著,我静静的欣赏著自己的血液,对她说:“别哭,不就是流点血吗?不会死,乖。”她哭着向我点头,硬生生的止住了哭声。这反而不好,她的身体更抖了,抖的我难以控制自己的呼吸,让血液循环的更快了。来到了一家社区医院。医生看了看伤口,皱了下眉头,对我说道:“朋友,你这伤口我这处理不了,我帮你打个120吧。”几分钟后,终于听到了刺耳的鸣笛声,救护车把我送到了省立同德医院。 –

护士先是把我的衣服剪开,对我的伤口先做了清洗,让我等待着手术的开始。在给我做清洗的时候,我观察了下护士,不错,满漂亮的,到底是大医院。心情好,自然也感觉不到疼了。 –

没多久,来了几个医生。把我像死尸一样的抬到了手术车上。后来她问我,当时上手术车的时候是什么感觉,我说很好,比寝室的床躺着舒服。 –

手术灯亮起,生平第一次进手术室,对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医生正在给手术刀做着消毒,我问他为什么不用杀猪刀做手术,他告诉我,我没这么壮。这句话让我不爽了很久,原来,我连猪的胳膊都比不上。出于礼貌,我向医生询问了我的情况,医生说他会尽量让手术成功的。我听了有点害怕,这话在电视剧中都是对快死的人说的。为了让自己不那么的害怕,我选择了向几个漂亮的护士MM聊天。我对她们说,她们是我见过最美丽的护士,手术完成后会让我的女朋友做夜宵给她们吃。几个MM笑的很灿烂,到底是女人,有人夸她漂亮,她们都挑好话对我说。说我是她们见过最牛的病人,流了这么多血,还会哄她们。其实这是我的天性,知道怎么样会让女人开心。主治医生见这么多女孩对我笑,可能不太爽,对我说:“小子,尝试着抬下你的手臂。看看能不能动”我做了几个甩手的动作,笑着对他说:“还满灵活的。”没等我说完,边上上来了一个小伙子(助理医生),把我手臂死死的按住了。拿出了一个针筒,向我腋窝下方狠狠的刺去。我心想完了,这几个护士MM中可能有个是她女朋友甚至是他妻子。他懊恼我挑逗她们,才会下手这么狠。这时,主刀医生对我说道:“小子,再试试看手臂能不能动?”我使劲全力,想做个造型给他看,手全不听使坏了。他告诉我,麻药发挥作用了。我对他说:“你开始吧,我看着。” –

我看着手术刀,剪刀,镊子,在我手腕里进进出出。大约40分钟后,他告诉我基本完成了,我运气不错,没伤到肌腱,不会残废了。问我缝合伤口想用什么手法。我告诉他,你挑你擅长的方法缝合。对于这点,我清楚。缝合伤口就犹如理发,每个医生或者理发师都有他擅长的技术。你挑三拣四的,效果反而不好。 –

本来,我想看他的技术到底是好是坏,看着他给我的手腕缝上的,麻药的效果发作后,我睡着了,很可惜。没欣赏到这一步骤。出了手术室,我突然想尿尿了,我想可能是突然后怕了吧,毕竟,手断了对以后的生活不方便。提醒下大家,在医院能自己去厕所尿的话,尽量去厕所尿。尿壶很贵,十块钱一个。 –


喵十一:
非常同意高票答案们。
忍不住半夜跟楼!
我没有被捅过,但是也经历过受到伤害不疼的事。

那时候十一岁。正是一枝没开的花骨朵(原谅我的自恋谢谢)
过完年,大姨夫和表哥骑机车送我和爸妈去坐火车。
乡村里面也没有什么安全意识。
两车。我坐在后车车尾,抱着我妈的腰。

脚踏在车后轮排气管上的一个小脚蹬上
路面非常颠
非常颠

忽然有一下颠了起来,右脚离开了脚蹬
我就试探去找脚蹬,这时候,又颠了一下
右脚后跟一凉。
没有别的感觉,只是鞋袜下滑的凉吗

我现在还记得那天穿白色袜子,新买的黑色学院风小皮鞋。
侧头一看,鞋边缘,都是血,正顺着鞋帮滴下来

不疼
真的真的不疼
不仅不疼,也没有知觉,所以没有喊叫

我还想了一想,哪里来的血。(也够迟钝的)
是的,在那一瞬间,我的脚跟绞到机车轮里了。
呆滞的几分钟时间里,我们到了乡里,要下车。
我说,爸爸,脚上有血!

我爸从另一个车下来,看见血的时候要疯了。
脚还是不疼,但是袜子,鞋,都染红,血像一小股溪流一样沿着鞋帮流下去

然后他背起我狂奔向旁边的卫生所。
边跑边说,没事不怕,有爸爸在。
几个字重复说了一遍又一遍
一遍又一遍
这时候脚慢慢有一点知觉,钝钝的凉。

到了卫生所直接被按在手术床上,当时条件简陋就在一个大屋里,有开药抓药开刀拆线和输液的。不知道旁边那些躺床上的人看见我们一家子有木有被吓到。

大夫护士在一边准备一边和我家人说可能的结果。
如果伤到筋可能以后就不能正常走路了
一听到要残废,我吓尿了(此处用了夸张的修辞手法不是写实)……
这个时候有了轻微痛感但是可以忍受

然后处理伤口,打麻药。
我至今都不理解,为什么伤口不疼打麻药那么那么那么疼
在目前的人生里,它是最疼的,疼过痛经和失恋,疼过脚趾头提到桌角,抬头碰头和不小心坐在针上

疼的我发不出声音,眼泪飞速下落,我现在还记得他们七手八脚(绝对不止)按着我,姨夫把手垫我脸下怕我磕到,我眼泪一朵一朵在他手上,无穷无尽,从来没落那么快那么多那么肆无忌惮
疼的宁可直接缝针。
一边疼一边怕自己真会残废,以后就要成一个瘸的花骨朵,只活蹦乱跳了十一年就瘸了…

现在想想我还小不懂事,爸爸妈妈那时候的害怕无以复加,他们应该心里做了最坏的准备

还好命大,筋只是露出来,刚好没有被绞断,肉和皮,里外缝了十几针。

这之后麻药过劲了才开始正式疼,那疼像黄梅雨延绵不绝,并不激烈却如附骨之蛆,天天哼哼唧唧。

所以类比被捅一刀,大概也是一样,大脑切断了痛觉吧。不同于小刀戳一下。某次切西瓜小刀直接扎进手掌大拇指根,疼的飞起……(此处是写实不是夸张)

脚伤后续的结果是寒假多放了几天。
回去上课时大家热议的论题是我如何上厕所…

现在回忆起来,记得最深刻的就是爸爸背着我跑的时候,看到的依靠的肩膀,到他背上的一瞬间,我不再迷茫,恐惧也有了落脚之处。这是我最爱的和最爱我的男人。

父亲节鸡汤一次:记得问候一下爸爸啊,即使说不出我爱你,也请打个电话问问他忙不忙,身体可还好,当爸的都不善于表达,我们得主动一些23333


亿万伏磁虎川:
高二时走夜路回家被5人持跳刀围住抢劫,当时凭少(you)年(bing)意气还是跟丫干起来了……最后被打服了눈_눈
后背手臂加起来中了5刀(虽然没什么机会进攻防守还是很犀利的咳咳)

当时也一点不痛,身体很兴奋的状态,完了后拖着有洞洞的身体又走了15分钟回家,回家自己检视伤势才发现是5刀

虽然当时没有放声“啊啊啊啊啊啊啊~”的叫过,但是也不会像题主看到的那样不能叫,发生还是很正常的

除了捅穿后背胸腔的那刀让胸腔积了血,肺缩小了说话很难受,不过这也算特定的打击位置吧

就这样


裘太:
难道这就说明日本人切腹自杀是不疼的?


明明德:

捅,不清楚,被刀划倒是会啊啊。

撞车,当时机车都被撞飞了,我从车上直接飞起半米(印象中)摔地,当时一点感觉都没有,更没有啊啊。脑中空白几分钟后才知道撞车了,然后拍拍土扶起车走开,继续骑车去办事,过了一会儿才觉得头晕,晚上睡觉才发觉身上好几处淤青、骨头疼。过了好久才觉得没事了,撞车也没给家里详说


Aorqu用户:
题主让从医学角度解释,围观民众明显还是对经验分享比较感兴趣…
作为一名正儿八经三甲医院的胸外科医生,值夜班的急诊数次遇到刀刺伤,大多是些半夜吃饱了撑的无业游民,当然偶尔也会遇到被歹徒所伤的无辜百姓。
据我推测题主所言发不出声的情况应该是指捅伤胸部或者腹部这些区域(捅四肢很明显不会跟发声扯上关系)。当然,我要说的是,就算捅到胸部或者腹部,发不出“啊~啊~啊~”的说法也是扯蛋。。。发不出声音的情况可能是个别时候刀伤导致气胸,尤其是张力性气胸的时候,胸腔压力增高,呼吸困难,试想呼吸都已经很困难了,说话自然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还有就是刀伤后疼痛刺激、失血过多等情况引起休克,人都昏过去了哪还能发出声音。
———————————————————–
下面列举几次记忆深刻的刀刺伤抢救
1、18岁小伙子,自称半夜1点在路边摊吃面,被“认错人”的歹徒砍了7刀,胸背部伤口最长有15cm,肉眼可见肺脏,因为随同人员及时用衣物覆蓋伤口,所以失血、气胸都不算严重,查体时与我“相谈甚欢”,急诊手术缝合伤口、修补破肺后好转出院。
2、40岁顺丰快递老板娘,离婚后找了个游手好闲的小白脸,因经济纠纷被小白脸刀捅伤颈根部,好在没有伤及大动脉,没有进胸,只是单纯的皮下伤,送到抢救室一直喊著女儿(女儿被小白脸掳走),与她同行的姨妈被小白脸捅到腹部,伤及肠道,送到医院已经休克,急诊手术。


Aorqu用户:
既让我看到了被捅的体验也让我看到了捅别人的体验……


佳阔:
被砍过的不知道有没有资格答一下

先发张自己的女朋友


好吧我承认我是单身狗

说起来也是正好四年前,当时我一朋友带了一把蝴蝶刀来学校玩,然后我另一个中二的朋友借去甩著玩
这是背景

我当时也是略会玩蝴蝶刀的,所以看那大哥在那左砍砍右砍砍完全不像在玩蝴蝶刀的样子,心中装逼的欲望就完全按捺不住了。。。

当然嘛,其实主要原因是周围围了一圈可爱的女孩子。。


“然哥你这什么卵玩法,我教你”
说著从后面走过去,伸手想接过来

也不知道这货是没听见还是怎么了拿着刀就往后一砍。。
(你们可以自己想像一下奥特曼变身的时候往后甩手的那个动作,大臂不动小臂往下甩)

正好我的手就在下面。。。

然后就感觉手被磕了一下,就像一本书磕上去那种感觉,周围好几个妹子在那尖叫,我还没当回事,因为不疼,我以为是刀背磕上来了呢,还发了两句牢骚

“然哥你妹的你能不能小心点,还好这是刀背磕我手了,这要是刀刃。。。”

边抱怨边抬起手,一看

喵了个咪的真是刀刃。。

表皮层,真皮层,脂肪,一直到白花花的筋膜。。。人体解剖学现场实例啊

不过没看几眼,很快就被血装满了
得了,缝吧,医院走起
先让一个同学去请示班导,叫了俩人拿钱准备出发,班里的同学听说我被砍了都过来围观,给我们班不少女生吓坏了,毕竟当时才初三

然后我举著滴血的右手就自己骑车去医院了。。。

从被砍一直到打上麻药,这一段时间真的是几乎一点痛觉都没有,到医院的时候有点疼,也就是一点点,所以后来我看到电视节目里某某警察身中几刀仍然抓住犯罪分子的报道都完全不惊讶,因为知道被捅或者被砍的一小段时间内基本上是不疼的

后来缝了五针,打麻药打破伤风,打针比被砍都疼我会乱说。。。据说差一点就砍到肌腱上去了,算我运气好,只是皮外伤

砍我那货还是我一特好朋友,之后我也没怪他,因为我事后也仔细回忆了当时的情况,他确实不是故意的,应该是不知道我在后面

而且看了之前的这么多回答,貌似搞缝合的护士长得都挺好看的,给我缝的那位也是,拆线之后我还跟那妹子说“姐姐再见啊~”

后来想想我还真是神预言+乌鸦嘴

因为没过一个月,送我去医院的哥们之一,跟别人打了一架,骨折了,我们送他去医院,果然又再见了。。。

大哥我对不起你啊。。。


hellen Jo:
没必要。

动物在争斗时发出叫声,主要目的是报警和威慑。群居动物比如鹅之类,发现危险后大叫,提醒同伴逃走。还有部分动物会用叫声威慑对方,力图吓走对手,保护自己。

然后到了被捅进去的阶段,大量肾上腺素分泌,外周血管收缩,心跳加快,心输出量增加,血液供应向骨骼肌,呼吸变浅变快,通气量增加,为迅速逃跑做准备。生理上说,这时候是生死攸关的一刻,所有能量必须以最经济有效的方式分配,不容半点浪费。要大叫,必须深呼吸,屏住气,然后张大嘴,放松声门,保持气流长时间振动声带。你算算这要浪费多少时间,浪费多少能量在无关逃跑的肌肉上。关键是,你费这么大力喊了一阵,一点受益也没有。机体才不会那么傻,才不会给你大喊的机会呢。

这个时候,应激反应使痛阈大大提高,伤口不大痛。如果是野外被野兽咬住,很有可能过量分泌的肾上腺素导致你直接昏过去,免得在被撕咬的过程中再遭一回罪。


朝闻:
参考喜剧之王,天仇教洪爷和他小弟演戏的桥段,就是根据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啥的表演体系,痛苦是由内到外,再返回内的过程…过程比较久,而“啊”往往是即时的痛感,可能不够到痛苦的程度
~附图(多图多图!!)
首先是洪爷教大家动刀子砍和捅的动作~

然后眼镜哥不知道被捅是什么体会~~
启文哥流于表面的痛令洪爷不满,请天仇叫他们如何表现真正的痛!!
接着就是天仇的真实痛感小课堂

所以既然是要有一个循环的过程,证明真正的痛是一个延迟的反应。
就好像你被人吓到了才会“啊”(卧槽)的喊出来,而且是一个“啊”字,不会连起来,连起来就是演技太差,这可能是应激反应自我保护的原因,也许身体就认为现在有被侵略的可能,全身瞬间警惕;
还有“啊”一般表现的是感叹,惊叹之类,并没有跟痛苦的感觉直接有关

启文哥进步了,不再是“啊”一声,而是换成了“哎呀”,不过还可以进一步体会;

接着天仇老师为了让文哥更加深入立体,开始对他实施真实的痛感体验,当然他不能真的捅他,但是却以类似的为快不破的脚法迅速连踩几十脚,都踩扁了,我想这种痛感不亚被捅了吧
再来看文哥,先是没反应过来,接着张牙舞爪,不知所措,别看他嘴长那么大,其实他全程没发声,而是抓狂,直流泪。。。。虽然这个是表演,但是在一定程度上说明,真正的痛苦,你是绝对不会用“啊啊”两声就能解脱的,“啊”的程度太low了,真正的痛是无言的,难以名状的~
呃,以上是电影里看到的,感觉有些道理,还请各位感受下~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