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語文老師要求多看名著,不讓看網路小說?

問題描述:像《誅仙》、《鬼吹燈》、《盜墓筆記》之類的網路小說很火,老師為什麼不讓看?是怕上癮還是文采不好?這類小說和《西遊記》、《水滸傳》等名著有多少差距?
, , , ,
栗子小姐:

看了6年的名著,5年的網文,這道題應該有資格強答一發。
因為名著是正餐,而網文是快餐。吃的時候是很爽,可是吃多了容易虛胖。
具體來說,在以下三個方面,網文遠遠不如名著:

  1. 涵義:

網文的一個很大特點是快:一日一更稀鬆平常,一日兩更是常態,更有作者追求一日三更、四更。在這樣的速度下,文章連沒有錯別字都不能保證,更別說恰到好處運用詞句。
而名著,舉個《紅樓夢》的例子,則是「增刪五次,批閱十載」,不論作者文字功底,經過這樣的修改,在什麼地方出現什麼字都值得細細推敲。
所以網文的遣詞造句經不起深究,若是細究,大部分網文的文筆都令人尷尬。
長期閱讀網文也會習慣於只讀表面文字,閱讀浮於表面,從而漸漸喪失深入思考的能力。

2. 閱歷:

讀書就好比跟作者對話,只有選擇能力、見識在你之上的作者對話,才能獲得提高。
名著作者往往嘗過世間冷暖,看過人生百態。很多名著作者都是集一生之所得才鑄就了一本書。
而網文作者普遍較年輕,如《花千骨》的作者當年15歲,《鬼吹燈》作者當年二十多歲。由於年輕,書中往往沒有深厚的閱歷積累。這也就是為什麼很多人讀了許多網文,讀的時候很開心,讀完卻一無所獲的原因。

3. 格局:

網文為了吸引讀者,一般都會提供刺激性事物或場景,通過讓讀者爽來讓其買單。
這就限制了網文要麼是情愛、要麼YY如何成為人生贏家、要麼主角有一些刺激的冒險經歷。
名著,尤其是古典名著,寫作的目的不是為了賺錢,而是作者當時不得志,希望把自己的思想寫入書中,以待後人。很多名著的主題都是對當時社會的現狀進行探討。
讀什麼書註定了成為什麼樣的人。如果只讀網文,難免只會關心自身的利益得失;多讀名著,眼光遠了,站的自然也就高了。


唐芊芊:

通過一些國外的電影,我們可以看出外國人了解日本文化,要比了解中國文化多,這其中主要歸功於日本漫畫、動漫。

網路小說作為新的流行文化,已經在承擔向國外市場輸出的重任,為我們流行文化的多元化發展,做出了貢獻。

網路小說確實是質量良莠不齊,甚至有相當一部分粗製濫造,但它畢竟是一種新事物,在茁壯成長的過程中還需要更多社會各界人士的關注與參與。而正是因為缺乏更多的關注、參與,與及深層次的了解,才導致網路小說文化畸形的今天。

宜疏不宜堵的道理大家都懂,過分的強調「學生不應該閱讀網路小說」,只會引起學生的反感,會造成有些學生純粹為了逆反而逆反,看網路小說只是為了和老師家長對著干。如果老師家長們真心關愛學生,就不應該簡單粗暴的強調「禁止、不準」,而是應該積極去引導他們更好更健康的愛好。

在智能手機普及的今天,要想讓學生禁止看小說已經幾乎不可能了,有的學生課堂看、吃飯看、睡覺看,作為老師,你根本無從干涉。面對這樣的學生,作為老師的你,是不是一定會認為這個學生有問題?

老師您也許沒有當過「問題學生」,所以不知道當「問題學生」的苦。在這些「問題學生」當中,有多少是因為家庭原因自閉的?又有多少正在遭受家庭暴力或冷暴力的?又有多少正遭受其它學生欺負的?又有多少是因為被老師罵到自卑的?

……

真的不要再甩鍋給網路小說了,是我們的教育不行。

前一陣子有一部日本電影《墊底辣妹》,講述了一個成績很差的女學生通過老師的幫助考上了一所很有名的大學的故事。作為老師的你們,你們捫心自問,有幾個人能做到像電影男主角那樣盡心盡責?

我也當過老師,雖然只是國小老師,但是學校里的辦公室政治、爭權奪利真的讓人看了寒心,各種貪污腐敗的事情更是層出不窮;校長指責老師打罵學生,而自己卻對學生拳打腳踢;百萬巨款建教學樓,最後建起的只是一棟兩層的小洋房,請告訴我,錢去哪兒?在八項規定出台以前,多少校領導拿著公款吃喝嫖賭?在課外培訓盛行的今天,多少老師偷偷在外辦起了輔導班?

何必甩鍋給網路小說、遊戲、漫畫、電視劇呢?

網路小說、遊戲、漫畫、電視劇的初衷根本就不是針對學生好嗎?

就拿網路小說來說,網路小說的出現,一開始只是論壇上有些知識分子抒發情感,寫些故事、文章結交朋友而已。當時最多指望混個出版而已。甚至很多小說幾萬字寫上一年的。當時那些知識分子寫這些東西,是純粹的為了錢嗎?請告訴我。

即使到了現在,網路小說的主要銷售對象也不是學生好嗎?是那些有能力支付的打工者、上班族。無論網路小說也好,網路直播遊戲也好,它主要的作用僅僅只是帶給消費者陪伴與精神慰藉而已。

學生的品德變好或變壞,這個鍋以前遊戲、漫畫、武俠小說不背,現在也別想甩給網路小說。這要老師和家長們多去反思。

語文老師也別認為是網路小說帶壞了學生的語文成績,多想想自己教育方法的問題。

也別硬拉著名著跟網路小說作比較,這就跟拉著你這樣一個普通人跟偉人作比較一個道理,僅僅只是站在道德高地上的自我精神勝利而已,根本解決不了任何現實問題。

現在的網路小說到底是什麼樣的景象,誰能說得清?問題到底出在哪,誰能說得清?

我也說不清,我只能簡單的列舉一些現象:

1.小說分男女頻了,這是因為市場的需要,因為男生的審美點和女生的審美點不一樣。審美點在網文中叫爽點。男生的爽點偏向於獲得金手指,改變自己苦悶的現狀,不斷升級,最終逆襲,迎娶白富美,成為人生贏家;女生的爽點偏向於自己什麼都不做,嫁一個有錢有勢的好老公,讓好老公把自己所有的夢想都實現。

2.文字白,劇情簡單不費頭腦的故事深受讀者們的喜愛,成為手機端閱讀的主流。有些小白文在手機端一個月銷售幾十萬元,作者能分十數萬。

3.跟風、高仿、洗稿、運營成為老作者的賺錢法寶,最典型的,比如某點的某美食文,一旦運營成功,幾百篇以相似書名的新文如雨後春筍般冒出,而編輯默許這種做法,並從中挑選簽約十數篇。後來事實證明,讀者果然買賬,於是編輯再簽。這樣的事,怪誰?

4.網站高層大戰略是包羅萬象、遍地開花,什麼類型的小說都簽一點,齊頭並進地發展,比如科幻、懸疑推理甚至是現實主義風題材,都是扶持的題材。然並卵,你高層的戰略再好,基層的小編輯為了保持自己的業績,還是一水兒簽小白文,鼓勵小白文,重點推薦小白文。這事兒怪誰?

5.槍手遍地,洗稿成風。前一段時間我的一個朋友就接到某不知名三流明星、模特的代寫請求,一手轉一手,原本打算改編影視的稿子承包給了工作室,雇了一個千字15的槍手代替完成。槍手很滿意,每天水字數。明星對於這件事根本不知道,還在痴心妄想等著完稿拿給編劇改劇本。

現在除了起點中文網還會扶持科幻、軍事、歷史與及現實主義等小眾題材,其它的網站基本不顧這些了,一水兒的推爽文撈錢。我不知道這應該去怪誰,因為說來說去,說到頭,還是因為讀者願意付錢。

當然,我絕對不會說網路小說就是一灘絕望的死水,一點兒生機都沒有。在起點還是有一部分堅持夢想堅持初衷的人還在堅持著,也有一些不為人知的新秀正在默默改變著糟糕的現狀。


無何鄉居士:

李世民為兒子寫的《帝范》:"當擇聖主為師,毋以吾為前鑒。取法於上,僅得為中;取法於中,故為其下。自非上德,不可效焉。"
李世民覺得自己做皇帝只能算中檔,不敢讓兒子學。
道理是相通的,無論學什麼,自非上德,不可效焉。


匿名用戶:

一、

最真實和切身的原因是——有利益相關。

名著往往會在課堂問答中出現,課後閑聊時出現,作文中出現,講課時出現,最重要的是在考試中出現。

而我們都知道,最重要的一個改變普通人命運的途徑就是中考和聯考。如果在這樣關鍵的考試中考到了相關的名著,就是實在的分數,每一分都可能轉換成真實的鈔票,而且是起碼以千為單位計算的。我中考差十幾分上重點高中,買進去要兩萬多,沒進,有同班同學只差一分的,花五千進去了。後來的聯考成績一目瞭然。在差一些的學校里,即便你是最厲害的那一批,但跟重點的一般水準仍有差距。

而老師的待遇很多學校都是直接和升學率掛鉤的。拿同樣的時間去看名著和網路小說,顯然,名著更劃算,能夠體現更多的價值。最普通的來說,聊名著要比聊網路小說看起來格調更高。

二、

老師們的閱讀量值得懷疑。名著是最穩妥和保險的答案,事實上,老師們也很少聊名著的具體篇章,更多是照本宣科。

絕大多數中學老師,對名著的了解,很有限。刻薄一點的講,中學語文老師的閱讀量未必能勝過一個喜歡讀書的高中生。關鍵的不同在於,課堂上的師生關系是不對等的,老師宣布的都是正確答案,而學生往往只能被動接受。

更進一步說,目前四五十歲或者退休的語文老師,是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生人,眾所周知的,他們的閱讀量其實很有限。三十歲以上的,大概是80後,除非個人對文學有濃厚的興趣,否則即以擴招以後的大學中文系來看,閱讀量仍和時下的年輕人們有差距。但是以名著為標準的話,就可以站在一個道德的高點——

我讀的比你們少,但我讀的是名著。so我可以教育你。

我讀的跟你們一樣,但我讀的是名著。so我可以教育你。

我讀的比你們多,而且我讀的是名著。so我更可以教育你。

而一旦佔據了道德的高點,對於學生某一些過分的舉動,家長大多數是不敢維護反抗的。尤其對於農村的教育狀況來說。

三、

名著跟名著為什麼成為名著沒有關系,跟名著最近的歷史地位有關。

我讀中學的時候,老師極力推薦余秋雨的書,事實上這位老師也沒有看過余秋雨的全集,只是當時課後閱讀有一篇余秋雨的文章節選。同理的,孔慶東之流在百家講壇上大說金庸,直接吹到與魯迅並列的位置。但普通人們仍聽得興致盎然。

不客氣點講,整個社會對於讀書都是功利性的,沒有將讀書看作一種個人的養成。而新中國歷次運動的後果就是,大家生活在共產和文革的陰影里,思維模式被限定了,即便反抗也仍然是某種思維的逆向,而不是真正現代的理性思維。在民國時期,不同身份的人,有不同的審美標准。下層人可以聽水滸,說社戲,說各種鄉俗。上等人可以聊詩詞曲賦,天文地理,沒有誰規定了哪一本就是絕對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名著。

四、

名著來自於生活。名著是作者個人對世界對歷史的態度。

在阿城,陳丹青他們那個年代,書籍的缺乏,使得他們對書有一種天然的熱情。在知青歲月中,很多人都是手抄的形式流傳。以現在的眼光來看,知青文學中最享有盛名的亦不過如此。更不用說,當時的絕大部分創作了。可以武斷地說,水準相當之有限。

他們的閱讀量也同樣有限。而這一批人,後來紛紛成為作家出版作品,關鍵的不在於他們看了多少書,而在於他們對生活對人生對歷史的個人體悟,並通過反覆的練習和一定量的閱讀,可以盡可能地表達自己。

有人提到名著可以培養語感,這是無用的漂亮話,網路小說一樣可以培養語感,只是培養的語感不一樣,這種語感可能對於傳統的紙媒顯得淺薄,庸俗。而從另一個角度來說,網路小說的語感和節奏,有其獨到之處,並不能簡單輕視之。網路小說的概念,也天然有一種歧視在內,在可以預見的未來,網路上發表的東西將遍及生活的方方面面,網路小說中一樣會有傑作產生,甚至可以說已經有了。

另外培養語感,也不等於形成語感。語感的形成,關乎創作,是要通過漫長的努力和訓練的結果。具體的篇章來說,就絕不止僅僅局限於語感了。往深層次講,真正的語感是字,詞,句以及作者的情緒感情和思維邏輯的綜合表現。

一般的人培養語感沒什麼用,讀一段文字,自然就有語感,好的文字,大多會注意音節。尤其古代文學中的詩詞曲賦。一篇好語感的文字,可能內容荒唐腐朽墮落,但仍不失為一段精彩妙文。

五、

我們已經進入了現代的文學體系。

事實上,對於絕大多數的名著,我們都已經缺乏了解同情的基礎。所有的古典文學,所有的古典名著,對於現代的中國人是隔膜的。雖然我們一直以五千年華夏文明自詡自傲,然而也對這文明缺乏真正深刻的認知。

我們看待名著的角度仍有很大的問題,這就導致我們對於日後的名著,缺乏合理的預判。如果不能以一種流動的,一直變化的眼光去對待名著,越強調名著就越是對名著的背離。

我們真正要關心的不是名著,也不是網路小說,而該是我們自己。只有認識了我們自己,認識了我們自己的需求,才會有自己的理性和判斷,也才會從根本上保持對他人的尊重,對生命的敬畏。

現代的文學體系,是依託整個的西方三四百年的現代文明。而古典文學體系自有一套完整而自足的評價標准。我們的身子和精神生活的方面已經進入了現代,要像更清晰客觀地了解古典文學,最需要的作就是祛魅。

將古典文學的神性的東西先放在一邊,以一個個人一個個具體的生命體為研究對象,重新了解和認知古典文學,這樣這些古典文學才不是博物館的展覽品,而是一種種活生生的藝術表達形式。


咆哮熊貓:

腦洞這種東西一旦挖大了,就很難再填小了~


匿名用戶:

我是從小看瓊瑤小說長大的,到十五六歲慢慢不能滿足我了,就看中國當代作家,然後又開始看外國經典,然後是外國當代。現在,三十多歲,基本不太看中國當代的文學作品了,多是看外國獲獎作家。紅樓夢除外。

這是一條不歸路,老師只是想讓你們少浪費時間,直接來到終點。她的初衷是好的,可是也許,沒有近路。


匿名用戶:

名著一開始也不是名著,是經歷過時間和空間的考驗才成為了名著。

網路小說也不是不能讀,但由於網際網路的准入門檻低,大部分作品良莠不齊,三觀不正,沒有內核,只有遐想,沒有思考,只有暗爽,如果缺少前人的篩選推薦,很容易誤入歧途,走火入魔。

當年我讀百年孤獨的時候,痞子蔡的第一次親密接觸作為網路文學的先河荼毒了我,以至於我現在還沉浸在自己能夠邂逅一段網戀的幻想中。

比如當年我在讀道德經的時候,朋友給我推薦了阿裡布達年代祭,以至於那幾年我身體一直都不太好。

比如當年我在讀三國演義的時候,朋友給我推薦了史上第一混亂,以至於我看到關二哥就想起金杯。

開個玩笑,這些小說其實還是有可取之處的。但是你偏要把這些作品拿去跟名著叫板這就是你的不對了。

陽春白雪,下里巴人,私以為閱讀不分貴賤,名著也好,網路小說也好,都是文學作品的一種形式,關鍵自身要有起碼的判斷能力,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循序漸進熟讀精思。


陳瀛Neptune:

部分引用一下我之前的回答「網路小說是否能成為名著」這個問題,我覺得網路小說的寫作和傳播門檻比較低,這就意味著誰都可以去寫,有的寫的就是流水賬,雖然有人看一時覺的很爽,但是看完過後也就忘了不知道寫的什麼了,而且有語法錯誤、錯字百出,邏輯不清的問題,深度上也不是特別有深度。

而傳統的名著都是一些文學大家寫的,不僅文筆好,還有深刻的內涵和思想等,很多傳統的經典小說可以傳世,大家看了都能感受到其中的意境,有的甚至流傳了好久對當代社會還有指導意義。不過我個人覺得對比較小的學生而言不太建議去讀,因為他們的社會生活閱歷不夠,根本感悟不出裡面的精彩之處,最好上國中以後開始嘗試。

總而言之,整體上的水準網路小說是沒法和傳統的經典小說去比較的。雖然我真的覺得有的網路小說還是不錯的,可能以後隨著網際網路的普及,寫的好的網路小說會被慢慢被大眾接受成為主流的。不過現在更多人讀網路小說是一種娛樂的心態,我覺得可以當課後的消遣,放鬆一下也挺好的,但是別上癮就可以。


臣平木:

卡爾維諾:「名著就是大家都在談論,卻又都沒有去看過的書」。

名著也不盡然都好,網路小說也不盡然都不好。
名著裡面沽名釣譽的有之,網路小說裡面深藏不露的也有之。

與其籠統的用名著和網路小說分類,不如具體到書的名字和作者。


王若楓:

網路小說作家的語言普遍不行。語文老師擔心你看他們的文字會走入歧途。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