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语文老师要求多看名著,不让看网路小说?

问题描述:像《诛仙》、《鬼吹灯》、《盗墓笔记》之类的网路小说很火,老师为什么不让看?是怕上瘾还是文采不好?这类小说和《西游记》、《水浒传》等名著有多少差距?
, , , ,
栗子小姐:

看了6年的名著,5年的网文,这道题应该有资格强答一发。
因为名著是正餐,而网文是快餐。吃的时候是很爽,可是吃多了容易虚胖。
具体来说,在以下三个方面,网文远远不如名著:

  1. 涵义:

网文的一个很大特点是快:一日一更稀松平常,一日两更是常态,更有作者追求一日三更、四更。在这样的速度下,文章连没有错别字都不能保证,更别说恰到好处运用词句。
而名著,举个《红楼梦》的例子,则是“增删五次,批阅十载”,不论作者文字功底,经过这样的修改,在什么地方出现什么字都值得细细推敲。
所以网文的遣词造句经不起深究,若是细究,大部分网文的文笔都令人尴尬。
长期阅读网文也会习惯于只读表面文字,阅读浮于表面,从而渐渐丧失深入思考的能力。

2. 阅历:

读书就好比跟作者对话,只有选择能力、见识在你之上的作者对话,才能获得提高。
名著作者往往尝过世间冷暖,看过人生百态。很多名著作者都是集一生之所得才铸就了一本书。
而网文作者普遍较年轻,如《花千骨》的作者当年15岁,《鬼吹灯》作者当年二十多岁。由于年轻,书中往往没有深厚的阅历积累。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人读了许多网文,读的时候很开心,读完却一无所获的原因。

3. 格局:

网文为了吸引读者,一般都会提供刺激性事物或场景,通过让读者爽来让其买单。
这就限制了网文要么是情爱、要么YY如何成为人生赢家、要么主角有一些刺激的冒险经历。
名著,尤其是古典名著,写作的目的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作者当时不得志,希望把自己的思想写入书中,以待后人。很多名著的主题都是对当时社会的现状进行探讨。
读什么书注定了成为什么样的人。如果只读网文,难免只会关心自身的利益得失;多读名著,眼光远了,站的自然也就高了。


唐芊芊:

通过一些国外的电影,我们可以看出外国人了解日本文化,要比了解中国文化多,这其中主要归功于日本漫画、动漫。

网路小说作为新的流行文化,已经在承担向国外市场输出的重任,为我们流行文化的多元化发展,做出了贡献。

网路小说确实是质量良莠不齐,甚至有相当一部分粗制滥造,但它毕竟是一种新事物,在茁壮成长的过程中还需要更多社会各界人士的关注与参与。而正是因为缺乏更多的关注、参与,与及深层次的了解,才导致网路小说文化畸形的今天。

宜疏不宜堵的道理大家都懂,过分的强调“学生不应该阅读网路小说”,只会引起学生的反感,会造成有些学生纯粹为了逆反而逆反,看网路小说只是为了和老师家长对着干。如果老师家长们真心关爱学生,就不应该简单粗暴的强调“禁止、不准”,而是应该积极去引导他们更好更健康的爱好。

在智能手机普及的今天,要想让学生禁止看小说已经几乎不可能了,有的学生课堂看、吃饭看、睡觉看,作为老师,你根本无从干涉。面对这样的学生,作为老师的你,是不是一定会认为这个学生有问题?

老师您也许没有当过“问题学生”,所以不知道当“问题学生”的苦。在这些“问题学生”当中,有多少是因为家庭原因自闭的?又有多少正在遭受家庭暴力或冷暴力的?又有多少正遭受其它学生欺负的?又有多少是因为被老师骂到自卑的?

……

真的不要再甩锅给网路小说了,是我们的教育不行。

前一阵子有一部日本电影《垫底辣妹》,讲述了一个成绩很差的女学生通过老师的帮助考上了一所很有名的大学的故事。作为老师的你们,你们扪心自问,有几个人能做到像电影男主角那样尽心尽责?

我也当过老师,虽然只是国小老师,但是学校里的办公室政治、争权夺利真的让人看了寒心,各种贪污腐败的事情更是层出不穷;校长指责老师打骂学生,而自己却对学生拳打脚踢;百万巨款建教学楼,最后建起的只是一栋两层的小洋房,请告诉我,钱去哪儿?在八项规定出台以前,多少校领导拿着公款吃喝嫖赌?在课外培训盛行的今天,多少老师偷偷在外办起了辅导班?

何必甩锅给网路小说、游戏、漫画、电视剧呢?

网路小说、游戏、漫画、电视剧的初衷根本就不是针对学生好吗?

就拿网路小说来说,网路小说的出现,一开始只是论坛上有些知识分子抒发情感,写些故事、文章结交朋友而已。当时最多指望混个出版而已。甚至很多小说几万字写上一年的。当时那些知识分子写这些东西,是纯粹的为了钱吗?请告诉我。

即使到了现在,网路小说的主要销售对象也不是学生好吗?是那些有能力支付的打工者、上班族。无论网路小说也好,网路直播游戏也好,它主要的作用仅仅只是带给消费者陪伴与精神慰藉而已。

学生的品德变好或变坏,这个锅以前游戏、漫画、武侠小说不背,现在也别想甩给网路小说。这要老师和家长们多去反思。

语文老师也别认为是网路小说带坏了学生的语文成绩,多想想自己教育方法的问题。

也别硬拉著名著跟网路小说作比较,这就跟拉着你这样一个普通人跟伟人作比较一个道理,仅仅只是站在道德高地上的自我精神胜利而已,根本解决不了任何现实问题。

现在的网路小说到底是什么样的景象,谁能说得清?问题到底出在哪,谁能说得清?

我也说不清,我只能简单的列举一些现象:

1.小说分男女频了,这是因为市场的需要,因为男生的审美点和女生的审美点不一样。审美点在网文中叫爽点。男生的爽点偏向于获得金手指,改变自己苦闷的现状,不断升级,最终逆袭,迎娶白富美,成为人生赢家;女生的爽点偏向于自己什么都不做,嫁一个有钱有势的好老公,让好老公把自己所有的梦想都实现。

2.文字白,剧情简单不费头脑的故事深受读者们的喜爱,成为手机端阅读的主流。有些小白文在手机端一个月销售几十万元,作者能分十数万。

3.跟风、高仿、洗稿、运营成为老作者的赚钱法宝,最典型的,比如某点的某美食文,一旦运营成功,几百篇以相似书名的新文如雨后春笋般冒出,而编辑默许这种做法,并从中挑选签约十数篇。后来事实证明,读者果然买账,于是编辑再签。这样的事,怪谁?

4.网站高层大战略是包罗万象、遍地开花,什么类型的小说都签一点,齐头并进地发展,比如科幻、悬疑推理甚至是现实主义风题材,都是扶持的题材。然并卵,你高层的战略再好,基层的小编辑为了保持自己的业绩,还是一水儿签小白文,鼓励小白文,重点推荐小白文。这事儿怪谁?

5.枪手遍地,洗稿成风。前一段时间我的一个朋友就接到某不知名三流明星、模特的代写请求,一手转一手,原本打算改编影视的稿子承包给了工作室,雇了一个千字15的枪手代替完成。枪手很满意,每天水字数。明星对于这件事根本不知道,还在痴心妄想等著完稿拿给编剧改剧本。

现在除了起点中文网还会扶持科幻、军事、历史与及现实主义等小众题材,其它的网站基本不顾这些了,一水儿的推爽文捞钱。我不知道这应该去怪谁,因为说来说去,说到头,还是因为读者愿意付钱。

当然,我绝对不会说网路小说就是一滩绝望的死水,一点儿生机都没有。在起点还是有一部分坚持梦想坚持初衷的人还在坚持着,也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新秀正在默默改变着糟糕的现状。


无何乡居士:

李世民为儿子写的《帝范》:"当择圣主为师,毋以吾为前鉴。取法于上,仅得为中;取法于中,故为其下。自非上德,不可效焉。"
李世民觉得自己做皇帝只能算中档,不敢让儿子学。
道理是相通的,无论学什么,自非上德,不可效焉。


匿名用户:

一、

最真实和切身的原因是——有利益相关。

名著往往会在课堂问答中出现,课后闲聊时出现,作文中出现,讲课时出现,最重要的是在考试中出现。

而我们都知道,最重要的一个改变普通人命运的途径就是中考和联考。如果在这样关键的考试中考到了相关的名著,就是实在的分数,每一分都可能转换成真实的钞票,而且是起码以千为单位计算的。我中考差十几分上重点高中,买进去要两万多,没进,有同班同学只差一分的,花五千进去了。后来的联考成绩一目了然。在差一些的学校里,即便你是最厉害的那一批,但跟重点的一般水准仍有差距。

而老师的待遇很多学校都是直接和升学率挂钩的。拿同样的时间去看名著和网路小说,显然,名著更划算,能够体现更多的价值。最普通的来说,聊名著要比聊网路小说看起来格调更高。

二、

老师们的阅读量值得怀疑。名著是最稳妥和保险的答案,事实上,老师们也很少聊名著的具体篇章,更多是照本宣科。

绝大多数中学老师,对名著的了解,很有限。刻薄一点的讲,中学语文老师的阅读量未必能胜过一个喜欢读书的高中生。关键的不同在于,课堂上的师生关系是不对等的,老师宣布的都是正确答案,而学生往往只能被动接受。

更进一步说,目前四五十岁或者退休的语文老师,是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生人,众所周知的,他们的阅读量其实很有限。三十岁以上的,大概是80后,除非个人对文学有浓厚的兴趣,否则即以扩招以后的大学中文系来看,阅读量仍和时下的年轻人们有差距。但是以名著为标准的话,就可以站在一个道德的高点——

我读的比你们少,但我读的是名著。so我可以教育你。

我读的跟你们一样,但我读的是名著。so我可以教育你。

我读的比你们多,而且我读的是名著。so我更可以教育你。

而一旦占据了道德的高点,对于学生某一些过分的举动,家长大多数是不敢维护反抗的。尤其对于农村的教育状况来说。

三、

名著跟名著为什么成为名著没有关系,跟名著最近的历史地位有关。

我读中学的时候,老师极力推荐余秋雨的书,事实上这位老师也没有看过余秋雨的全集,只是当时课后阅读有一篇余秋雨的文章节选。同理的,孔庆东之流在百家讲坛上大说金庸,直接吹到与鲁迅并列的位置。但普通人们仍听得兴致盎然。

不客气点讲,整个社会对于读书都是功利性的,没有将读书看作一种个人的养成。而新中国历次运动的后果就是,大家生活在共产和文革的阴影里,思维模式被限定了,即便反抗也仍然是某种思维的逆向,而不是真正现代的理性思维。在民国时期,不同身份的人,有不同的审美标准。下层人可以听水浒,说社戏,说各种乡俗。上等人可以聊诗词曲赋,天文地理,没有谁规定了哪一本就是绝对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名著。

四、

名著来自于生活。名著是作者个人对世界对历史的态度。

在阿城,陈丹青他们那个年代,书籍的缺乏,使得他们对书有一种天然的热情。在知青岁月中,很多人都是手抄的形式流传。以现在的眼光来看,知青文学中最享有盛名的亦不过如此。更不用说,当时的绝大部分创作了。可以武断地说,水准相当之有限。

他们的阅读量也同样有限。而这一批人,后来纷纷成为作家出版作品,关键的不在于他们看了多少书,而在于他们对生活对人生对历史的个人体悟,并通过反复的练习和一定量的阅读,可以尽可能地表达自己。

有人提到名著可以培养语感,这是无用的漂亮话,网路小说一样可以培养语感,只是培养的语感不一样,这种语感可能对于传统的纸媒显得浅薄,庸俗。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网路小说的语感和节奏,有其独到之处,并不能简单轻视之。网路小说的概念,也天然有一种歧视在内,在可以预见的未来,网路上发表的东西将遍及生活的方方面面,网路小说中一样会有杰作产生,甚至可以说已经有了。

另外培养语感,也不等于形成语感。语感的形成,关乎创作,是要通过漫长的努力和训练的结果。具体的篇章来说,就绝不止仅仅局限于语感了。往深层次讲,真正的语感是字,词,句以及作者的情绪感情和思维逻辑的综合表现。

一般的人培养语感没什么用,读一段文字,自然就有语感,好的文字,大多会注意音节。尤其古代文学中的诗词曲赋。一篇好语感的文字,可能内容荒唐腐朽堕落,但仍不失为一段精彩妙文。

五、

我们已经进入了现代的文学体系。

事实上,对于绝大多数的名著,我们都已经缺乏了解同情的基础。所有的古典文学,所有的古典名著,对于现代的中国人是隔膜的。虽然我们一直以五千年华夏文明自诩自傲,然而也对这文明缺乏真正深刻的认知。

我们看待名著的角度仍有很大的问题,这就导致我们对于日后的名著,缺乏合理的预判。如果不能以一种流动的,一直变化的眼光去对待名著,越强调名著就越是对名著的背离。

我们真正要关心的不是名著,也不是网路小说,而该是我们自己。只有认识了我们自己,认识了我们自己的需求,才会有自己的理性和判断,也才会从根本上保持对他人的尊重,对生命的敬畏。

现代的文学体系,是依托整个的西方三四百年的现代文明。而古典文学体系自有一套完整而自足的评价标准。我们的身子和精神生活的方面已经进入了现代,要像更清晰客观地了解古典文学,最需要的作就是祛魅。

将古典文学的神性的东西先放在一边,以一个个人一个个具体的生命体为研究对象,重新了解和认知古典文学,这样这些古典文学才不是博物馆的展览品,而是一种种活生生的艺术表达形式。


咆哮熊猫:

脑洞这种东西一旦挖大了,就很难再填小了~


匿名用户:

我是从小看琼瑶小说长大的,到十五六岁慢慢不能满足我了,就看中国当代作家,然后又开始看外国经典,然后是外国当代。现在,三十多岁,基本不太看中国当代的文学作品了,多是看外国获奖作家。红楼梦除外。

这是一条不归路,老师只是想让你们少浪费时间,直接来到终点。她的初衷是好的,可是也许,没有近路。


匿名用户:

名著一开始也不是名著,是经历过时间和空间的考验才成为了名著。

网路小说也不是不能读,但由于网际网路的准入门槛低,大部分作品良莠不齐,三观不正,没有内核,只有遐想,没有思考,只有暗爽,如果缺少前人的筛选推荐,很容易误入歧途,走火入魔。

当年我读百年孤独的时候,痞子蔡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作为网路文学的先河荼毒了我,以至于我现在还沉浸在自己能够邂逅一段网恋的幻想中。

比如当年我在读道德经的时候,朋友给我推荐了阿里布达年代祭,以至于那几年我身体一直都不太好。

比如当年我在读三国演义的时候,朋友给我推荐了史上第一混乱,以至于我看到关二哥就想起金杯。

开个玩笑,这些小说其实还是有可取之处的。但是你偏要把这些作品拿去跟名著叫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阳春白雪,下里巴人,私以为阅读不分贵贱,名著也好,网路小说也好,都是文学作品的一种形式,关键自身要有起码的判断能力,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循序渐进熟读精思。


陈瀛Neptune:

部分引用一下我之前的回答“网路小说是否能成为名著”这个问题,我觉得网路小说的写作和传播门槛比较低,这就意味着谁都可以去写,有的写的就是流水账,虽然有人看一时觉的很爽,但是看完过后也就忘了不知道写的什么了,而且有语法错误、错字百出,逻辑不清的问题,深度上也不是特别有深度。

而传统的名著都是一些文学大家写的,不仅文笔好,还有深刻的内涵和思想等,很多传统的经典小说可以传世,大家看了都能感受到其中的意境,有的甚至流传了好久对当代社会还有指导意义。不过我个人觉得对比较小的学生而言不太建议去读,因为他们的社会生活阅历不够,根本感悟不出里面的精彩之处,最好上国中以后开始尝试。

总而言之,整体上的水准网路小说是没法和传统的经典小说去比较的。虽然我真的觉得有的网路小说还是不错的,可能以后随着网际网路的普及,写的好的网路小说会被慢慢被大众接受成为主流的。不过现在更多人读网路小说是一种娱乐的心态,我觉得可以当课后的消遣,放松一下也挺好的,但是别上瘾就可以。


臣平木:

卡尔维诺:“名著就是大家都在谈论,却又都没有去看过的书”。

名著也不尽然都好,网路小说也不尽然都不好。
名著里面沽名钓誉的有之,网路小说里面深藏不露的也有之。

与其笼统的用名著和网路小说分类,不如具体到书的名字和作者。


王若枫:

网路小说作家的语言普遍不行。语文老师担心你看他们的文字会走入歧途。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