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语文老师要求多看名著,不让看网路小说?

问题描述:像《诛仙》、《鬼吹灯》、《盗墓笔记》之类的网路小说很火,老师为什么不让看?是怕上瘾还是文采不好?这类小说和《西游记》、《水浒传》等名著有多少差距?
, , , ,
老铁板:

“这样才能培养出我们所说的鉴赏力,鉴赏力不是靠观赏中等作品而是要靠观赏最好作品才能培养成的。所以我只让你看最好的作品,等你在最好的作品中打下牢固的基础,你就有了用来衡量其它作品的标准,估价不至于过高,而是恰如其分。

  • 引自《歌德谈话录》1824年2月26日(谈艺术鉴赏和创作经验),这里谈的是画,不过也适用于文学艺术。

阅读经典作品的目的就在于此,以免你成为一个看过《小时代》后便大呼拍得太好了的人。


山僧扫雨:

因为不会上瘾。

上国中那会,武侠小说是老师们眼中的头号大毒瘤,屡禁不止。

大家为了能光明正大的看小说,撕掉《天龙八部》的封面,把辅导书的封面粘上去,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不过,那哥们看的太痴迷,连语文老师站边上十分钟,都特么不知道!被老师揪著耳朵,拉教室外罚站一节课。后来,这招我们再也玩不穿了,猪队友啊!

当时,我们老师不仅禁止武侠,少女心的言情,明晓溪郭敬明系列,沧月《镜》系列,都照样没收。

但如果是看名著,老师会网开一面。

两者有什么区别呢?

很多小说为了爽,上来就戳读者的爽点,让人欲罢不能,特容易上瘾。而很多名著,对于学生来说,是不具备这种吸引力的。

经历了时间的洗磨,文字里的时代也是旧的,语言也没那么新鲜刺激,它们就像老去的女性,在躁动的青年眼中,是缓慢的,该被淘汰的。

爽文才是新鲜妞儿。

后来的后来,有人明白了,扎在名著里,能够品味那些慧眼作家的超前,对人性底色的探索,语言上的百洗千炼,冷静犀利的思索。于是,越来越爱,离爽文越来越远。

而更多人,则停留在中学对名著的偏见里。

认为那是老旧的,无趣的,扑满灰尘的。

直到老去,还把钻石当成路边的泥疙瘩。

甚至,去嘲笑阅读经典的人。

把自己堕入偏见和狭隘,而不自知,并且自得自满,就是爽文能带给你,最苍凉的悲哀。


猫大叔:

名著《情人》的著名开头是这样写的:“我已经老了,有一天,有一个男人向我走来。他对我说: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要说你美,现在,我是特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王小波称这个开头是“无限沧桑尽在其中”。

我也看网路小说,但每天我都会尽量抽出一到两个小时的时间看看正规出版物,不一定是名著,但一定是能引起我思考的著作。

因为我知道,再优秀的网文也很少能写出上面的文字。

微信公众号:猫大叔的财会窝,欢迎关注,我会尽量回复来自公众号的疑问!


Zack西西爸:

差别好比似从沙子里淘金和从金库里搬金砖。单位时间里,价值获得的效率的差别。
我不否认沙河里面有金子,这个金子的纯度还可能是极其纯的。
也不否认有些技巧或者机器筛选功能很强大,可以极高的提高搜索的效率。
但一个敞着门的金库不去拿,非要到沙河里淘,还为此辩护。
是不是傻?
——————————————————————————————————————————————-
就像很多回答里面所提到的,经典名著的最大特点就是经过了多年多代人的筛选。最终被保留下来的内容。这其中会被筛去了很多浮躁的,哗众取宠的内容。网路文学现在有的很大的问题就是太多都是在写一些观众想看的内容,而不是一些虽然晦涩,但是极有价值的内容。(我不否认网路上有一些极好的作家,但是筛选的时间成本太大。)而且,即使同一个作者,也有写得好,写得糟的内容。
而名著之所以成为名著其背后都是其优秀的原因的。
除了题主说的四大名著,还有像:《雷雨》《城南旧事》《孔乙己》《阿Q正传》《巴黎圣母院》《悲惨世界》《基督山伯爵》《欧也尼葛朗台》《变形记》《老人与海》《史记》《资政通鉴》《林语堂文集》《世说新语》(随机想到的,有些乱,请见谅了。)等等。
这些书籍读起来可能一开始并不会太顺利,但真的读懂、读会、读透了之后,再回来看网路文学的时候,那就知道尊敬的语文老师到底在说什么了。

另外,我也补充一点。读书最好找专业书籍啃,就我的体验来说:无论是学经济,心理,建筑设计,室内设计,医疗,机械,等等教科书级的书啃起来虽然慢,但相比较很多畅销书来说,绝对会让人体验到一本更比十本强的感受。(PS:最好还是国外的大学的教科书,至少是译本。大陆的教科书……你要是有看到好的记得推荐我。我还是很期待看到的。)


夜小紫:

蟹妖。闭关半年,你们的皇帝要出山了。

作为一名从业者,很久以来,发现家长和学生们有着一些相似的疑惑,例如:

孩子该读什么书?什么时间读书?读了很多书为什么没有用?孩子喜欢读网路小说/漫画,为什么不喜欢读名著?读名著有用么?……

关于读书方面的问题层出不穷,家长们关心则乱,往往采用了一些强迫的手段逼着孩子读书,很多孩子也很痛苦,读著不开心,更可怕的是读了发现几乎完全没有用处,所以两方面都焦虑不安。每次看着家长们急迫地让我推荐书单,抱怨孩子在读书方面不成器,都有很多想说的话,今天借着这个题目,索性一气讲明白了吧。因为目前主要接触的是国小以及国中生,所以方向上大抵针对该年龄段的孩子。

一、孩子读书为什么没有用。

读书,简单而言有三个层次,关注情节,关注人物,关注思想。

我们很容易得到一个普遍规律,幼儿容易对情节、人物产生兴趣。比如说情节,很多成年人不能理解儿童的笑点所在,他们往往会因为一个简单的语句哄堂大笑,比如讲宋襄公被敌军射中了大腿,孩子们一般都很平静。偶然有一次我想做一个实验,先故意曲解了“股”的含义,解释成宋襄公被敌人射中了【屁股】,然后我惊讶地发现,课堂气氛完全不一样了,因为一个简单的词汇,孩子们笑得前仰后合。

关于人物,比较有趣的是,年龄越小的儿童,对于主人公是人类的故事往往兴趣不大,而对于更加蛮荒神秘的鬼怪神话故事、动物为主角的故事有着天生的亲和力。孩子在四大名著中,天生对《西游记》亲和力强,原因也恰恰在这里。

而至于思想,孩子们是不会去主动去思考的,他们仅仅会停留在情节好玩(宋襄公被射中了屁股),人物有趣(猪八戒好吃懒做),而并不能从情节人物中提炼出更高一层的东西。

这便是很多孩子,读书困难的原因。其实孩子们并不排斥读书,但是所读的书必须要满足【情节好玩】、【人物有趣】。但矛盾在于,考试对他们的要求,却并不限于此二点。孩子们读一个好玩的故事,发笑即可,但考试会要求他们思辨。

比如,《大闹天宫》,孩子们读完印象往往停留在孙悟空好厉害,我好羡慕孙悟空,玉皇大帝好可笑,但考试可能问的却是:孙悟空为什么要大闹天宫?大闹天宫反映出孙悟空怎样的人物形象?大闹天宫这个故事的主题什么?

考试对于孩子们的要求,和他们的阅读能力、心智水准在很大程度上不贴合,存在一个落差,所以很多时候,读了么?读了,考试中用上了么?没有。然后家长急了,孩子也懊恼,归结出一个大问题:老师,我们家孩子读了好多书,但是考试的时候用不上怎么办。

我只能回答,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并不值得为之感到焦虑。随着年岁的增长,心智水准的提升,自然而然会从情节、人物拔高到对思想的理解,这是生理上的规律。

至于现行的教育体制,拿北京市为例,国小国中的语文走向了面越铺越广、角度越来月刁钻的路子,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是揠苗助长,尤其在国小阶段,最后不得不演变成了阅读题强行学套路,名著阅读读没读过先刷题死记硬背。

但是不乐观地说,这可以短期内助长,但真正阅读能力的提升,还是生理说了算。

二、没有用还读不读。

这里的没有用,其实很多时候,指的是:眼前没有用

中国的家长们太急功近利了,但说到根本,这其实也怪不得他们,残酷的升学制度可能才是背后的原因。我见过太多国小三四年级的学生,暑假已经在辅导机构每天呆一天了,家长也很累,陪着,一天连吃带喝都在教育机构解决。

升学的事情追着赶着,压力太大,也由不得不急功近利。但急功近利很多时候,并急不来,最可怕的领域,其实就是读书。家长们都着急,小升初,除了学校学的基础知识,还要考一套粗略版的中国文学史,考百八十首古诗背诵默写,考很多文学名著,考数不清的成语典故……没抓没挠,不读书怎么行?!读,一没时间,二读了似乎用处也不大。都说读书万般好,到了我们家怎么就成了老大难?

其实,原因很简单。读书,不过是量变引发质变。这句简单的话,就告诉我们,短时期内想收效,那是别想了。读书必然是要通过大量的积累,投入大量的时间,等到积攒到了一定的量,效果才会凸显出来。

在这个质变到来之前,一切的焦虑,其实都是对孩子的荼毒。

唐代柳宗元有一名篇,《种树郭橐驼传》,说一个擅长种树的人,别人请教他树怎么种得这么好,橐驼的回答很简单,顺应树木的天性罢了。他批评了很多种树的人,太过急躁:

……则又爱之太恩,忧之太勤,旦视而暮抚,已去而复顾,甚者爪其肤以验其生枯,摇其本以观其疏密,而木之性日以离矣。虽曰爱之,其实害之;虽曰忧之,其实仇之,故不我若也。吾又何能为哉!

重要的几句,我翻译过来:但又担心它太过分了,在早晨去看了,在晚上又去摸摸,已经离开了,又回头去看看。更严重的,甚至用指甲划破树皮来观察它是活着还是枯死了,摇晃树根来看它是否栽结实了。

这和很多家长老师的做法何其相似呢?让孩子读书读了一个月不到,怎么没效果呢?你怎么读书的?是不是没好好读?哎呀读书一点用都没用,语文真的没法学!

虽曰爱之,其实害之;虽曰忧之,其实仇之。真是千古至理名言。

急功近利,在所难免。但是在语文领域,在读书这件事上,却是万万急不得的,急也是急不来的,阅读能力的提升,文学感受力的提升,很多时候需要年岁的增长,阅历的增加,理解力的增强,焦虑只能带来一个后果,那就是孩子的读书兴趣逐渐被消磨干净了。

所以,“眼下没用”不代表没用,播下种子,静静等花开就好了,不是么?

三、读,读些什么书。

这就谈到了本题。很多语文老师都教学生,读书要读文学名著,不要读网路小说。这个说法对么?我只能说,部分正确。

这个暑假,我总会抽半节课给学生讲,读书,要有选择,这个选择不仅仅是有名与否,而是应该考虑【用语是否规范】、【文笔是否优秀】、【是否能引发阅读兴趣】。符合这三点的,网路小说不妨看之,一些对于儿童乏味无趣的名著,也不必强行去读。

为什么要有这三个标准,我分别来谈谈。

第一个,为什么要用语规范。

我们学习写作,很重要的一个东西是你的词汇体系。很简单,文章由句子构成,句子由词汇组成,你写作的时候用哪些词汇,是很重要的一个指标。

而我们的词汇体系是怎么构建起来的呢?很简单,在平时的阅读过程中下意识积累起来的,我们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积累下来了,但是确实是在积累。很简单的,在Aorqu这么久,蒙很多朋友赞我一句文笔好,我脸皮厚,也觉得我写东西还不错。这其中很大一个原因就是,我写旧体诗词,古典文学浸淫颇深,整个词汇体系和大部分人不太一致,所以写出来的东西天然和别人不一样,存在着辨识度。

相似的,我喜欢读九把刀的朋友,写出来的东西绝对和我不一样。这也就决定了,你平时读什么书,决定了你将来写作用什么词汇。

对于学生们,这一点尤其重要。在整个现行考试体系内,语文要求使用【规范的书面语】作答,所以规范与否,成为一个很硬的指标。若是平时读了很多漫画,写东西自然使用了漫画里的词汇,平时读帖子多,写东西带上网路词汇,这都是很严重的问题。前两个月,有一个升初一的学生,我发现她答阅读题,用了大量的网路词汇,类似:【木有】,深感问题严重。

第二,文笔是否优秀。

一样的道理,我们是如何学会写东西的?其实是在不断模仿中逐渐学会的。比词汇体系更高一级的是句子的架构,你喜欢写长句子还是短句子?喜欢用什么样的语法结构?……这些问题也往往是潜移默化,你平时读什么书,写出来的东西,自然句法会向它靠拢。更有趣的是,甚至连文字的气质,也会不知不觉受作品影响。

传说歌德写《浮士德》,为了将自己的语言调整出庄严肃穆的宗教气质,动笔之前会读一段时间的《圣经》。道理不过如此。

所以这更加决定了,我们平时一定要读文笔优秀的作品。网路小说不被推崇的一个原因是,批量化生产,追求速度而不求质量,故事大都模式单一,这样的作品,往往是谈不上文笔优秀的,读大量的网路小说,无异于餐餐吃方便面,身体是要吃垮的。当然,如果网路小说的文笔抑或思想性非常优秀,我觉得给学生读完全没有问题。

名著,为什么被推崇,主要原因之一即是文笔一般都非常优秀,是值得取法学习的。更不必说有资格称之为名著,其作品中包含的深刻思想,也是塑造孩子高贵灵魂所不可或缺的。

第三,是否有趣。

这个很重要,非常重要。

在青少年阶段,读书,我觉得倒是不在于读得深,而是在于培养读书的乐趣和习惯。一本有趣的书,可以让一个人养成一生的读书习惯;而一本枯燥的书,也可能让一个人从此对读书敬而远之。

不可不分辨的是,名著中有着大量并不适合孩子阅读的篇章,一则并不符合孩子的心智水准,二则古人、西方人写的东西有陌生感,盲目逼迫他们读,很大的后遗症可能就是孩子为了逃避枯燥无味,去选择一些水准不高但是“好玩有趣”的三流小说。

以上。

(很久不写了,慢慢找感觉)


圣范锦意:

诛仙、鬼吹灯、盗墓笔记已经是网文中貭素很高很高的了。

绝大多数喜欢看网文的学生,其实热衷的是后宫种马文、屌丝逆袭种马文、穿越回xx当xx种马文、走在路上吧唧天上掉下总裁女儿种马文、御剑飞行几千年的功力一朝得到种马文。

这些才是网文的主力,要这么爽就这么爽。

学生最渴望的女人,倒贴的女人,热心的御姐,高傲的女神。

统统推倒,欲仙欲死。

学生最渴望的不努力也能成就一番作为,或者鬼使神差被天选成了主宰。

统统给你,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学生最渴望的快意恩仇,只要不爽就是杀,惹我讨厌就是杀,瞅我一眼也要杀,杀杀杀。

统统杀掉,代表正义制裁你们。

学生最渴望的不用深究意义,做什么都能有好结果,都有人赋予意义。

统统好评,做啥事都是好评。

学生最渴望的架空世界,什么现实世界的道义规矩,我不管。

统统推翻,我的世界我说的算。

这些网文,什么都不管、要你爽就对了。

黄金三篇,一百万字是个坎,通篇只求一个目的,爽。

手淫还能有个节制,至少身体吃不消。至少还能获取到一个贤者时间思考一下人生。

但是,看爽文没有节制,也没有贤者时间。只要睁开眼睛就能看,贤者时间也没有,不会思考人生,只会幻想人生。

肉体的高潮是有限的,颅内的高潮是无限的。

多看名著,不是要你取代看网文。

而是要你知道,这个社会不是只有爽,更多的是晦涩和模凌两可的善恶。

题目中提到的三本网文,网路只是他们发表的通路,本质上还是很传统的小说。里面的人刻画的有正面也有反面,胡八一其实亦正亦邪。他内心也充满了纠结,有时候不是他想怎么样,而是他不得不怎么样。甚至他的很复选择看完了全文回想起来,其实并不是最优解。但是如果我在那个环境中,我也做不出更好的选择

这些才是正确的世界观。

非黑即白不是世界,那是扯淡。


余扬捷:

(一)
小勇是我的好朋友。
因为他是一个非常会交朋友的人,和他在一起,永远会有非常多好玩的段子可以分享。
很多人喜欢和他一起出去玩,他永远都会给他人带来快乐。
比如说我,是一个语文老师。
有一次一起吃饭的时候,他就说:“余扬捷,我觉得你如果想红,仅仅教学生还是不够的。”
“哦?那你说怎么来?”我回问道。
“你就这么说:‘每每繁星缭绕的深夜,你可曾有过这样的自责?白天遇到一个傻逼,想去骂他,但是却又因发挥失常而错失良机?这种自责感会深深萦绕在心底深处,让你难以抹去。如果你经常为了这样的事情而难受,那么,别犹豫,快来参加余老师的语文班吧,保证以后你遇到傻逼可以一针见血刀刀在肉,让你体会这种飞一般的快乐!”

他就是这样一种非常具有喜感的人,每次出去玩都欢声笑语,他就像一个制造快乐的盒子,每次打开都让人感到兴奋与刺激。
也因此,它的朋友很多,微信好友近2000个,大部分他都能说出名字来,平时呼朋引伴随便拉个群就是三十来号人。
他坚信,朋友多了会给他更多的价值,朋友越多,以后对于自己的发展就越是有帮助,这个也是他继续交朋友的动力源泉。
果然,朋友给他带来了价值。

前几年,“活动策划经理”这个职位特别红,一些夜店的老板会和一些朋友非常多的人进行合作,你带人到我店里来消费,我给你分红提成。
这可把小勇乐坏了,只要带人去店里玩,我就能赚钱,这钱对于小勇来说太好赚了。

于是,每天,他都带着不同的朋友去店里玩,少时一个卡,多时两个卡,几乎每天都能做出一些业绩。
一个月最多的时候,可以在做到两三万,让我们这些大学的屌丝们羡慕不已。

毕业之后,我们纷纷寻找工作,踏踏实实的上班,但是小勇却看不上这种工作,用他的话来说,一个月6,7k的工作他才看不上呢,他随便做做就破20K了,而我们这些大学生也就那样。

于是各自都有自己的精彩。
工作之后,玩的时间少了,和小勇接触的机会也没有以前那么多了,几次叫我的活动不怎么去,偶尔去一次,自己的老朋友们也不能悉数到场,到时会掺杂许多不认识的年轻人,一看就是那些大学的稚气未脱的孩子,围着小勇一句一个哥的。
而小勇,可能是主观,感觉他似乎不像以前那样热情有趣了。
可能当一个人消费朋友之后,他就不会再如过去那样,和朋友保持那么纯粹的友谊了。

转眼又两年过去了,我们再一次见到了小勇,还是如同过去那样,但是那种快乐的高能量似乎越来越少了。
他也来开始对我们诉苦。

确实,我们上班到现在,各自都有所造化,或多或少的取得了一些成就。
但是小勇还是如同过去一样。
过去七八千的我们现在每年勉强可以到一万二三,但是小勇依旧是两三万的收入。
而他似乎也很难做别的事情了。

他说他除了晚上工作外,也找过一些白天的工作。
但是这些工作最后他都做不满一个月。
因为钱比他做活动要少太多了。
当你维持一份工作的基础不是钱的时候,你很难对工作产生太多忍耐的胸襟。
同时,他也习惯了做活动这种吹吹牛喝喝酒赚赚钱的工作,他对于新的严肃事情学习的耐心也已经降到了谷底。
也因此,明知随着年纪变大,活动越来越做不动了,他还是不得不去做这些活动。

过去我们羡慕他,现在他羡慕我们。
——因为他过去做的事情太过于容易,给他带来远超同龄人的收益的同时,也使得他失去了一个正常人所能够拥有的成长机会。

(二)
讲这个故事,也是为了回答这个问题。
之所以不提倡阅读网路小说,因为它太好读了。
带有yy色彩,让你不断的沉浸在阅读当中。
而这样的阅读专注,是远超一个孩子应有年纪的。

也因此,这个东西会消磨我们去阅读苦涩,深刻内容的耐心,你对于那些深刻文本阅读的忍耐阙直,会直线下降。
最终,你会只愿意读那些好玩的微信文章,只愿意读那些网路yy文,而拒绝去做那些真正能够给你带来成长的书。
年轻的时候透支自己的大部分东西都是有害的,包括专注。

(三)
我们需要追求的,其实是规律。
追求规律,而不是直接。
因为直接,往往就意味着透支。
而规律,往往就是一种该快就快,该慢就慢的哲学。
这种哲学,才是一种真正的进步,因为虽然给人感觉短暂,却能足够隽永。

天道循环,欲速则不达。
任何不可自拔,都绵里藏针。
共勉。

推荐阅读: 你有什么道理后悔没有早点知道? – 余扬捷的回答 – Aorqu

余扬捷:努力就可以上清华北大吗?如果可以,怎样做?


惊云:

我比较认同 @杜嘟嘟回答中的一些观点,我从IP和人性角度再延伸一下。

分析问题,一定要追根溯源。任何名著写出来,都是有他的动因的,明白名著和网路小说的产生动因,你就能明白他们的差异,明白他们对人的影响的区别,明白你到底要不要取舍。

首先,语感,文化框架的入门这些,我都认可。但我觉得最大的问题在于“网路小说”。
网路小说不是用来表达自我思维的工具,他是用来盈利用来赚钱的文字,这样的文字会最大化的,非合理性的利用人性,攻击你人性中的种种弱点。比如你喜欢刺激的场面,你喜欢变强的代入感,你喜欢复仇的快感,你喜欢在书中看到自己平时无法实现的种种行为等。这也就是为什么网路小说更容易改编为游戏的原因——网路小说,是非合理性利用人性弱点的文字。

这样的文字,会让你产生很大的依赖感与沉迷。正是因为网路小说非合理性的最大化利用,就会给你带来其他书本得不到的快乐与爽快。这是正相关的。但你会发现名著很少有这种非合理性的利用人性,因为他们在制作的时候,还是多数考虑到了表达自我思维,而非针对读者。更不要说他们的文采和文字功底。

这世间大部分事物,其实都是在利用人的弱点,只不过我认为合理性的利用,是无可厚非的。但非合理的利用必然会带来非合理的刺激。这对于学生来说,是非常有害的。 我在这个回答中详细解释过合理与非合理,详细解释了游戏是如何利用你的人性弱点的: 有哪些人性弱点经常被别有用心地利用? – 惊云的回答 – Aorqu

先不说网路小说的文采好不好,就上面这一点,就注定学生容易迷上网路小说,在你生命接受性最强,人生未来变化最多变的时候,接触这些,何尝不是一种遗憾?

只可惜,很少有老师可以系统的总结网路小说是如何利用人的弱点而让你沉迷喜欢的,只能一刀切,让学生不看。其实这样反倒让学生产生了逆反心理。因此,做一个老师其实要求很高。

这里稍微总结一下我的思路:

分析任何问题,请一定要一层一层往上挖,而不是停留在某一层的表面去发散开来。知道了一个问题的根源,你才能彻彻底底明白并解决问题。与大家共勉。

P.S.欢迎来公众号找我。惊云小屋(jingyunxiaowu),在我的屋子里有有多年的思维和想法。看我们能一起走多远。愿未来可期。打搅各位。

http://weixin.qq.com/r/RkWAmADEul3FrUT79xBU (二维码自动识别)


晃苏苏苏:

这是一个‘根基’的问题。还在炼童子功的时候,需要起点高,品味正,这样根基才能打得牢。根基打好了,以后就可以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压力大时刷刷爽文减压,没什么不妥的。即便是上瘾,也还能拉回来。如若根基打得不好, 那就麻烦了。青少年时代若是把品味搞坏了,成年了便会很难纠正,多半只能是一路走低了。题主若是为了规劝学弟学妹,不用给他们讲大道理,选一些比较平易近人的名著就是了。


Aorqu用户:

如果你看过汉语言大学部专业的人才培养方案,会发现他们的专业课程:语言学、文学、形式逻辑、文字学、美学、社会学,新闻学等等;你就会明白高中的语文、教辅、社会上的文字,都很“原始”。

如果再进一步看看研究所(硕士、博士)的人才培养方案及方向,就会更进一步明白。

自古至今、从西方到中国,名著之所以称为名著,各种创作手法、各种层次各种范围的冲突,丰富多样,精彩绝伦,精妙无比,而绝大多数网路小说是做不到的。

可以说,名著是一道道大师级的菜品,各有绝艺,层次丰富,手法多变。而网路小说跟辣条一样,辣条用最浓烈的味道刺激你的感官,而网路小说用最强烈的情绪刺激你的心神。

可能你现在不懂,没关系。以金庸的武侠小说为例,射雕英雄传的牛家村的密室疗伤的叙事模式:

《射雕英雄传》全书中,最精彩的一段,最体现金庸写作功底的一段,就是第二十四回《密室疗伤》,倪匡先生对这一回有这样的评价:“这一段可以说是在借镜古希腊艺术的基础上,采用了莎士比亚的戏曲创作手法,与其说这是一段小说,不如说这是一段戏剧”,这个说法也得到了金庸本身的认同,因为他自己本来也是个编剧,在这回中:郭靖黄蓉在牛家村客店的一个密室里疗伤,目睹了密室外的一幕幕,江湖的主要人物都聚集到了这一个小小的牛家村:尹志平、陆冠英、程瑶迦、以完颜洪烈为首的金国势力、东邪、西毒、周伯通、全真七子、梅超风、裘千丈、江南七怪、甚至蒙古王子托雷和华筝公主,可谓你方唱罢我登台,这是典型的莎士比亚戏剧手法,并且每个人来此的动机都不同:完颜洪烈是为了盗取《武穆遗书》,东邪黄药师是为了杀江南七怪、而全真七子是要为了保卫江南七怪,而江南七怪、尹志平、陆冠英、程瑶迦都是为了寻找郭靖,之前小说的一切伏笔,都在牛家村得到了解决,甚至还引出了故事一开头就埋下伏笔的曲灵风和傻姑的剧情,这是金庸在本书中写作手法最高明的一个地方:之前的一切恩怨,在同一回故事的一个地方全部爆发,并得到解决。这也是金庸最常用的一种写作手法:《天龙八部》中的少林大会、《倚天屠龙记》中的少林屠狮大会、以及六大正派围攻光明顶、《笑傲江湖》中的左冷禅岳不群封禅台大战等,都运用了类似的手法:把多条矛盾线索掌握好、埋好伏笔,然后在一个特定的情境下突然间全部爆发,但人物这么密集,矛盾如此聚集,问题解决如此彻底的,《射雕英雄传》的第二十四回《密室疗伤》可谓经典。

其实,今天网路小说这个事物,在历史上也不算是个新鲜事。有鲁迅先生杂文《二心集·上海艺文之一瞥》为证:

才子原是多愁多病,要闻鸡生气,见月伤心的。一到上海,又遇见了婊子。去嫖的时候,可以叫十个二十个的年青姑娘聚集在一处,样子很有些像《红楼梦》,于是他就觉得自己好像贾宝玉;自己是才子,那么婊子当然是佳人,于是才子佳人的书就产生了。内容多半是,惟才子能怜这些风尘沦落的佳人,惟佳人能识坎轲不遇的才子,受尽千辛万苦之后,终于成了佳偶,或者是都成了神仙。
佳人才子的书盛行的好几年,后一辈的才子的心思就渐渐改变了。他们发见了佳人并非因为“爱才若渴”而做婊子的,佳人只为的是钱。然而佳人要才子的钱,是不应该的,才子于是想了种种制伏婊子的妙法,不但不上当,还占了她们的便宜,叙述这各种手段的小说就出现了,社会上也很风行,因为可以做嫖学教科书去读。这些书里面的主人公,不再是才子+(加)呆子,而是在婊子那里得了胜利的英雄豪杰,是才子+流氓。
现在的中国电影,还在很受着这“才子+流氓”式的影响,里面的英雄,作为“好人”的英雄,也都是油头滑脑的,和一些住惯了上海,晓得怎样“拆梢”,“揩油”,“吊膀子”⑾的滑头少年一样。看了之后,令人觉得现在倘要做英雄,做好人,也必须是流氓。
才子+流氓的小说,但也渐渐的衰退了。那原因,我想,一则因为总是这一套老调子——妓女要钱,嫖客用手段,原不会写不完的;二则因为所用的是苏白,如什么倪=我,耐=你,阿是=是否之类,除了老上海和江浙的人们之外,谁也看不懂。

想当年,大仲马这些人的小说,放在今天的话,也算作是网路小说吧?一笑。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