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谷歌、微軟等美國頂尖企業會有那麼多印度裔高管?

問題描述:據統計矽谷三分之一的企業高管是印度人,谷歌十三位高管中五位是印度人,還都是安卓、chrome等這些核心業務。原來只知道印度人it很牛,但現在已經全面進入美國it公司的管理層了,這裡面有什麼原因?
, , ,
Li Carly:

我在讀MBA的時候有不少印度同學,後來也和一些印度人有業務合作,他們都挺友善,也常常吃飯聊天,補充一些回答里提到比較少或者不同的觀點。

總體來說,來美國的印度人比大陸留學生的生存壓力更大,回國發展機會少,更希望留下來,所以可能在職場上更努力,且選擇收入性價比較高的學習專業和職業。

  • 借錢也要出國上學 — 更大的生存壓力:

印度是一個非常注重教育的國家,很多本地的中產階級都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夠走出去,獲得比在大陸更好的生活(這個接下來說到),然後把家長一起移民過去。所以很多家長都不惜賣了房子或者問私人銀行/機構借高額貸款(十幾%的年利息),讓自己的子女出國讀書。這些印度孩子肩上就會有更大的壓力,也會更努力去還貸和回報。

而至少我認識的中國留學生里貌似自費出國留學的家裡都沒有太大的經濟壓力(或者很少會有家長這樣砸鍋賣鐵貸款讓子女出國的),大陸留學生也沒有那麼大的經濟負擔和必須努力還錢的壓力需要很拼。

  • 留在國外發展是大部分印度留學/移民的首選:

我們國家大陸市場就足夠大,優秀的大陸企業,工作和機會比印度多多了,創業環境也比印度好得多。印度大陸創業不易(FB嚴重,基建差,信用度較低),幾大「家族財團」壟斷了各種資源和行業,很難讓新進者進入。就算是科技IT業,也以給海外市場外包為主,自主創新服務本地市場的很少。在印度的工程師自然更想出國,或者印度留學生更願意留在美國。

而大陸現在機會多市場大,很多優秀的留學生出國讀書以後不少都選擇回國發展了,由於他們的家庭背景也不錯,回國會有不錯的物質條件生活和資源,留在美國除了為了累計點經驗拿卡入籍以後方便活動之外並沒有太大的吸引力。即使留在國外也有不錯的經濟後盾置業生活,沒有很大的家庭經濟負擔和必須把家人移民過來的壓力。

  • 專業和職業的選擇:

在專業的選擇上,印度學生的專業也集中在醫學,工程等將來保證穩妥收入的專業和職業上。 大陸留學生對專業和職業的選擇更加多元化一些。

// 在大陸的時候,也常常聽到社會上說江浙滬一帶比較富裕地區的小孩/年輕人比較安逸不如三四線城市農村來的年輕人努力吃苦,也不太願意到非家鄉附近的其他城市發展打拚,在本地的職場里也常常沒有其他地方來的人表現出色(非地域黑)。。。其實這個道理也差不多。

個人覺得在美國科技公司印度裔高管多華裔高管少並不說明華人混的不如印度人。事實上如果你看Forbes 2015年的Billionaire富人榜單,中國有213位,僅次於美國(500多位),印度人口比中國差的不多,但上榜的只有中國的一半,111位(名列第3)。當然,很多在美國的印度人那些職場優點比如善於自我表達和營造人脈,較為團結等等是值得學習的。


春花:

簡要的說幾點,同時說說我對在美國的留學生的理解,如果有不同意的地方,歡迎大家一起討論!
————————————–
行行行,取匿了,你哋犀利
————————————–
部分方面並不是很認同高票的答案,雞湯味太濃了,說的都是成功者必然會遇到的特質。印度人這個群體是有點discrepancy的,內涵過硬優秀的人比比皆是,但軟柿子混的風生水起的也不在少數。

1 英語說得好,我這里指的說得好並不是所謂的發音標准,用詞精妙,三哥的口音難聽到突破天際,而是流利。上面有人反駁英語不是印度官方語言的著實有點書本化,只要是印度人來美國的,大多英語算是半個母語,正規學校英語授課,官方也更傾向於英語。三哥的英語說得可算流利,與美國人生活交流工作方面基本可以做到無障礙。流利對你找尋第一份工作是多麼的重要啊!


2 印度人抱團,我覺得中國人在美國是非常奇怪的,以我所見到的而言,大多數獨來獨往或者生活在自己的小型華人圈子裡,也不喜歡吸納別的成員。最著名的特點是窩里斗。

更別說其他人種了,台灣人,大陸人,香港人這三個群體都水火不相容,互相想干對方都是分分鐘的事兒。很多華人學生會都有三個,分別為:CSSA(中國學生會),香港學生會,台灣學生會。這裡面地方稱謂不言而喻。

我在這里說幾個例子,
a:當年接新生的時候一個男生問我朋友學校關於獎學金申請的事兒,於是我朋友便毫無保留的告訴他申請的細節和注意事項。當我天真的以為能幫到他的時候他卻跟我們說:學長這件事情請不要告訴其他中國來的新生。
諷刺的是,他什麼也沒拿到。

b:女,gpa 4.0,口碑各有所見,做事雷厲風行,基本生活中全是有效社交,linkedin不定期一直在加人,目前就職於一家全球著名it公司,她的幾件事情,1因為沒車而本地是寒冷的冬天,所以長期都是搭車,第一學期和G成了好閨蜜於是G的男朋友常年載她,G和她男朋友都是我非常要好的朋友,他們要好的時候無話不說,一學期以後b找到了另外一個X男,X跟我也是非常要好的哥們,於是再也沒有聯系過G,G當時還非常傷心以為什麼都沒做咋斷了聯系呢,還傻傻的去問b女,b女的回答也是婊的清新脫俗:明明是你不理我啊?
而我的哥們X是一個人傻錢多單純可愛的小胖子,也是出於善意,直到最後b找到工作後搬家前一堆雜物還放在他那邊,來取東西的時候甚至都沒和X打個電話吃個飯啥的直接跟他室友一說便拿東西走人。X每次和我說起便很是無奈。
利益相關:本地冬天極冷,有時候晚上下課我開車路過bus站看見b一個人在等巴士便有惻隱之心,於是好幾次繞路送她回家,想著他也算是欠我人情,於是在她工作之後便詢問她一家其他公司的面試情況,已經考慮到了跟她沒有任何利益沖突了,但是作風依舊:搪塞資訊不願共享。
於是我回了個哦便刪聯了。
或許這樣的人能極快的成功,我也不願意多質疑她做人的方式,但這至少是我所不能接受的,或者說:並沒有對錯,只是大家三觀不一致。所以我看起來更加low一點,但讓我選的話,我還是low一點吧。我上述的朋友都找到了非常好的工作,祝他們一切順利!

c:三姐,畢業進某四大下屬諮詢公司工作,諮詢公司的門檻你懂的,大概三年後成vp,五年後該部門基本positions被天竺國所壟斷,並且我校很多三哥實習在那邊解決。美國很多公司有個特點,一旦某部門manager有印度人以後,印度人會以爆炸的情況增加,往往過不了幾年該部門便會被印度人所佔據。
而我天朝人呢,不在面試時為難同胞已經是萬幸了,不知道Aorqu有沒有大牛能分析下這種民族性?

3與生俱來的自信和吹b能力。有時候,準確表達自己的idea比一位的埋頭苦幹重要的太多(這點請諸位一定要多多加強啊)!
先不說三哥能力如何,但是顯著的特質是,放心!我能行,並且精準的吹出我要的牛逼。
我所見到的印度人,首先不說能力如何,有碼代碼突破天際的牛人,也有目不識丁完全無執行力在cs,it混的人。但都有個特點,他們都極度自信,縱然三哥做presentation的時候身著t恤下身短褲配上八十年代款涼鞋,說著一口咖喱味的英語,但你也能從他們臉上看到一種普天之下我最凶殘的自信。去年的記錄是一個it的三姐,代碼能力約等於零,吹水實力max,被某四大諮詢錄取後argue一個學期,四大決定幫她cover所有學費,我校學費一年五萬。。目瞪口呆.jpg

當然這也導致三哥喜歡坑隊友,teamwork往往會發生的事是這樣的
中國人:這部分工作就交給你了,代碼你來,理論方面你有問題的我們討論下
三哥:哦,沒問題,簡單的很,放心交給我吧!
中國人:真的沒問題?交給你了哦
三哥:這么簡單的問題放心吧!
deadline前一夜
三哥:在嗎?
於是,悲劇開始。。。

4較強的目的性和明確的目標他們能盡自己所能爭取一切可能的機會。印度作為一個人口大國,並且階級分明,性別歧視嚴重。這往往導致了階級固化:對窮人來說打破它的方式只有一個:知識改變命運。
來美國人印度人除了少部分家庭優越,種姓該高貴外,還有很大一部分普通階級來的,拿著獎學金或者先自費過來,三哥能做到剛進來就敲便整個學院教授的門一個個問要不要ta(教學助理)或者ra(研究助理),他們能敲可能數百個教授的門,只要有一個教授回應那他的學費可能就解決了。而我中國人講究所謂骨氣,並且容易氣餒,說實話,至少我做不到,我很佩服他,沒有貶義。
那些成功留在美國的相當一部分印度人找工作,做事的時候更是如此。部分留學生啊,別窩在你們的小圈子裡天天整那些居委會大媽乾的事兒了,如果真做不到自信交流和多提高英語水準的話,把學習學好,肯定是會有出路的。
再說,你馬屁拍的能有三哥味道這么銷魂嗎?!

總結
誠然,我遇到過很多能力很強的印度人,我也很佩服他們,但我遇到的我以上所提到人的也不在少數,我們先不論實力與否,是否能夠學習下三哥們的抱團和自信?
華人在美國的總體地位還是說是三等公民,略低於印度人,稍高於墨西哥人,有地位的華人拚命想擺脫華人圈融入美國的上流社會,大多也不願意為需要幫助的華人發聲。而作為沒有身份或者暫無工作的華人,他們努力想擺脫這個圈,進入一個安定的生活節奏,中國人有個特點,特別不願意別人提起自己的出身,換而言之,脫離了某個圈子以後希望不再有任何交集。
這就導致了我們現在遇到的現象:華人們大多沉默,遇事忍耐,更不願站出來為群體發聲,或許也是印證了那句俗語:悶聲發大財。
黑人有馬丁路德金,猶太人團結一致壟斷了美國上流社會,印度人本土都支持海外移民,LA暴亂的時候韓國人集體抱團拿槍硬剛,而我們華人在海外至今連一個願意站出來說句話的人都沒有。。。。
我跟每屆過來問我都要傳授一點人生的經驗:你們來了美國,縱然要競爭也是跟全世界同齡人乃至整個行業內的競爭,不要老是把眼光放在弄死同胞成全自己的角度上,這是個合作和雙贏的社會,想想辦法提高自己碾壓下一個階層不好嗎?有些留學生吶整天沒事為了點破男女關系有意思嗎?
多認識點新的朋友,以誠待人,對工作學習態度積極,有些方面吶你看看隔壁印度人,人家和什麼人都能談笑風生,比某些窩里斗的國人姿勢水準不知道高到哪裡去了!
———-
Aorqu某些回答快跟網易差不多了,這酸在美華人的。。華人在美國除了不團結還是很厲害的….
———————

有人問韓國人的事兒你是不是看了矮大緊的曉松奇談啊,其實不是的,我在曉松奇談之前便曾經有幸在圖書館看到過一篇論文,講述了時間始末,了解到了韓國人的凶殘,韓國人在LA暴亂之前便已壟斷了很多當地的行業,南加州當時甚至70%的加油站都是韓國人所有。
韓國人在美國其實整體形象跟中國人部分很相似,平和,溫順,不鬧事,群體比較富裕,但是一出事華人往往是避之不及各掃門前雪,而韓國人則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Ps. K Town的食物真的是好吃啊!
附上論文地址,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
http://americanhistory.oxfordre.com/view/10.1093/acrefore/9780199329175.001.0001/acrefore-9780199329175-e-15


張無忌:

華人也有能幹的,不過他們除了選擇爬上去,還多了回國創業這條路,例如Robin。所以留在美國的華人大都是渴望安穩的螺絲釘。相反,印度人回國創業的可能性幾乎不存在。


國際八卦王:

印度裔高管較多是因為他們英語較好,而中國高管較少是因為中國人英語差印度人「一丟丟」。
。。。。。。。。。。。。。。。。

。。。。。。。。。。。。。。。。。。
職場升職,要求能力、人際關系、語言溝通能力等等,其中語言溝通是必要條件,要求極高,
(1)要求你知道書本之外的語言知識
……………
與橄欖球出身的同事、老闆聊天,你能聊出多少內容才能使對方願意跟你聊?哪幾個有名的球隊,哪個球星在哪場比賽中使用了什麼戰術.?……
類似的話題,DIY房屋,修理汽車,開車經驗,買保險,各種體育………這些話題,都不是書本英語關注的對象,我個人估計大部分中國人對這些話題談不到3分鐘,因為經歷太少呀,詞匯量太小呀。
你跟老闆套近乎,一次或二次沒聽懂,就可能斷了你升高管的機會。老闆想,尼瑪,這英語臭水準,辛虧你沒聽懂的是橄欖球,損失的是我的雅興,要是沒聽懂我生意夥伴,你可能給老子損失幾個億美元呀。

(2)書本之內的基礎知識詞匯
……………
英美大學大學部基礎課(通識教育),尤其是高中以前的基礎知識英語,例如歷史政治哲學生物化學物理…..這些基礎詞匯,中國人幾乎是0、0、0.當地人隨便說出幾個歷史人物和地名,幾個常用的生物地理化學物質的名稱,咱只有傻眼的份呀。聽不懂,更不要說主動談這些話題了。

你跟老闆套近乎,一次或二次沒說清,就可能斷了你升高管的機會。

(3)會人際溝通是當官的基本技能呀
英語聽說是英語綜合能力的體現,會聊天是當領導的基礎呀。大陸外職場一個道理:同樣的意思,在不同的場合、不同的表達方式等效果可能差別很大。即使在大陸,都用母語,還有很多人因不會說話而惹惱領導的事,何況國外用外語表達?不容易呀。

你跟老闆套近乎,一次或二次沒說到恰到好處,就可能斷了你升高管的機會。此所謂,伴君如伴虎呀。英語沒那高段位,給你與老闆、上層接觸的機會,你也會丟掉,甚至惹出更大的禍。

例子1-
我認識美國某大學一個研究團隊,幹將都是中國人,老領導是中國(灣灣)人,但是接班的領導卻是專業能力差一些但英語很溜的外國人。因為老領導說這些中國幹將接電話、出去應酬英語不夠呀。
……………………….
例子-2
中國托福滿分或高分聽不懂英美課,已成為英美大學的公開秘密。很少有大學抱怨印巴同學出現這種英文高分低能問題。
……………………………………………….

中國人英語差「一丟丟」(尤其是英語的面窄「一丟丟」)!決定了中國人在英美很少爬到高層,很少有法律哲學政治新聞等高度依賴語言的
從業人員!

比較而言,印度人,英語比我們好那麼一丟丟,以至於多種場合印度人都是話嘮。語言過關了,爬到高層的印度人自然就多了。

反駁:性格文化道德等因素決定論

不要說印度人中國人美國人性格道德品質高低、文化差異,上進是人之共性(大家都一樣高尚卑鄙)。

吹自己(宣傳自己),爭取機會,是大家常用的鑽營戰術。

問題是,這些鑽營戰術都要語言溝通,感情聯絡呀。
你語言差,只好裝內斂了。
你語言差,組織或參加的活動少。
你語言差,只好獨自細品咖啡了。
……哪有宣傳自己(包括不露聲色貶低別人)的機會呀?!
你語言差,同事老闆早從你談話時你一臉懵b、答非所問、傻笑中知道了。這樣的露怯,僅一、二次就足以把你升職的路斷了!!!
因為你語言差,老闆不敢放你進高層呀,不放心呀。
所以,當高層的多是當地美國人!!!,其次,如果與中國人比,印度人多一些。
…………


毛草:

說一下讀商學院接觸了不少各個族裔之後的感受吧

1.
印度人大部分異常重視和他人交流,不惜犧牲成績也會去做。

我們總有一種「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清高。但殊不知很多時候,光靠讀書是沒用的。這不僅僅是那個「中國人有10分水準只能表現出7分」的問題,而是「中國人有10分水準只有兩個人知道,印度人有8分水準卻有50個人知道」,這樣的區別。

當然這個歸根結底要回歸我們的教育。我們選拔人進入高等教育的唯一標准就是聯考,也就是邏輯能力,背誦能力,以及遵守規則的能力——而這也反映到了中國留學生的普遍特性上。但是對於管理者,最重要的是發現規則漏洞的洞察力,在沒有驗證的情況下依然能煽動他人的信念,受到他人否定後依然堅持自我的偏執和韌性,以及忽略他人反饋強行壓迫他人完成任務的能力。而這樣的人絕不可能通過我們的教育體系選出來,能出來的基本上只能是從社會上摸爬滾打起來的人——而這樣的人英語能力基本不可能過關,也就是出不了國。

2.
不知是否是教育或者文化使然,但印度人對於「和每個人交流能夠得到什麼」非常清楚,而且對於在對話中如何定位自己這一點非常擅長(也就是所謂「見人下菜碟」的能力),至少是遠遠強過中國人的平均水準。
比如說如果是他私下和你交流,那麼他會擺出非常謙卑的姿態,但如果是在老闆面前,那麼他會突然表現的特別有決斷力,並且會在適當的時候搶話,以及表現出對場面的控制力。某個意義上可能可以說是他們情商高吧。
這個不是說我們爭不過,但是大多數在國外的中國人沒有受過這方面的訓練,特別是在英文語境下。當然我想想電視劇/小說里整天都是各種「我明明是好心,為什麼TA就是不懂我」,以及「我都這么可憐了為什麼老天還是對我不公」……還是算做文化差異導致的不利因素吧。

3.
團結不團結這個,我倒是覺得印度人並沒有因此擁有太大的優勢。實際上到了高層之後,拉關系的手段除了種族,還有學校,還有過去的工作,還有過去所在的地點,以及很多很多其他的東西。這些東西很多是跨種族的,而且比起單純的出身而言,得到的共鳴可能還要更多。所以僅此而言,並不能說我們就比印度人差了多少。

4.
但有一點我們差很多的,就是文化相容性。

印度和西方文化是無縫對接的。他們的官方語言畢竟是英語,而且他們有那幾個在中國不存在的網站,所以雖然他們本民族的東西也不少,但總體上他們對於西方的流行文化以及cult文化圈都是無縫對接的,特別是比較精英的那一幫人。
但中國不是。中國由於文字和傳統的原因,天生是和日韓更親近的,而且相對來說接受日韓文化的難度遠遠小於接受西方文化的難度。再者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在大陸期間你是不可能把英語作為主要語言的,所以到北美的時候你對文化的接受性一定比印度人差。雖然不是不可以克服,但是客服需要花費的精力就要大很多。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性,就是如果你國小就去北美,那麼你的整體按照北美思維長大,那也行——但那樣的人大概不會被認可為一個中國人。或者說對我們的文化來說,「最擅長的語言不是中文」是一種背叛。這樣的人大概會被大部分人唾棄,所以其實也算是論外。

文化起什麼作用呢?工作大家做的差不多的時候,你選人自然選你相處著舒服,以及大部分人覺得人緣好的那個。什麼叫舒服呢?懂你關注的東西,懂你喜歡的東西,看問題視角和你一樣——這一切都取決於文化背景。
舉一些例子……比如Reddit,比如Imgur,比如Cheezburger,比如Simpson’s,比如Family Guy,比如Monty Python,比如xkcd,比如Cyanide and Happiness,比如各種talk show,等等……如果你理解為什麼別人喜歡然後你自己也能從中得到樂趣,那麼就差不多了。可是有幾個能做到的呢?再者在大陸的聯系還在的情況下,做到這些換來的不理解又有多大的價值?

5.
由上引申,因為真正「融入」北美的巨大障礙,加上中國作為世界第二經濟體的發展,導致了大多數人根本沒有那個意願去擠那條走起來很不舒服的獨木橋……一邊是「衣錦還鄉」的認可,並不一定差(甚至很多時候更好)的生活水準,熟悉的文化環境,以及親人朋友的回歸;另一邊是完全重新建立並且不出意外會和大陸親友愈發割裂的三觀,客居異鄉的漂泊,對於自己過去的懷念,以及看到大陸的各種錦衣玉食……我覺得腦子正常的大部分人都不應該選擇後者吧。

涉及自己的切身利益時候,到底還是實打實的東西最重要。

—-

雖然由於各種奇葩的理由,總還是會有少數例外存在的吧。:)


Aorqu用戶:

純外行,但反對高票答案從個性角度解釋這個差異,這種解釋對個體有效,但對這么大兩個群體應該無效。
基於簡單邏輯的推斷,個人猜原因有以下幾點:
1、優秀人才去美國的概率,印度高中國一大截。原因是一,印度和中國兩個年輕人基數差別大,別看中國人口總數還比印度多,但年輕人層面,印度應該是多於中國的;二印度經濟比中國確實差了一大截,所以,同樣情況下,印度人去美國的動力,應該是遠高於中國的。我沒有中印兩國去美國留學並留下來工作的數據,但我推斷印度應該是高出中國一截子的。
2、中國有人才斷層,印度沒有。這加強了第一點不同概率的表述。中國曾經抽風過一段時期,那段時期的教育幾乎徹底完蛋,一代人的水準被嚴重拉下,這個是不得不認的;印度雖然落後,但是正常的教育,特別是精英階層的教育是絕不會拉下的,而且是與歐美教育相一致,不像中國教育與歐美教育間有很多的不銜接。這些因素,都在影響這個概率的變化。
3、獨生子女與多子女,家庭決策完全不一樣。中國古語說,父母在不遠游,遊必有方。雖然現代了,這種東西多少還是影響家庭決策。一句話,多子女天然具有擴張性和拓殖性。如果當年日本搞計劃生育,既沒有當年倭寇的事,也沒有後來抗戰的事。大郎在家繼承家產,次郎只有滿世界跑找飯吃,那年代搞不了工商業,就去搶劫了。在全世界拓殖高潮過去後,中國看到自己沒有機會去拓殖世界了,為了防止人口窩在家內爆,只能含淚自我閹割,搞獨生子女政策。這個層面,同樣在強化我上面說的概率。特別說明,從這個角度看,我認為中國人和印度人在美國發展之間的差距會越來越大。
4、接下來的就是先發優勢,路徑依賴。印度人搶到了這個先發優勢,而不是中國人。一個地方的經濟發展有這個特點,人才的成長也是如此,當有一批印度人先到美國it界紮下根來,進入了大公司,事業有成的時候,就為後來者打開了一個進入的豁口。看看中國打工的行業分布就能發現這一點,一個地方的老鄉往往都在從事某些行業。就是這個原因。這種人脈優勢表現在炸藥獎的評選中,也是一目瞭然啊。
5、障礙層面,包括政治和英語兩個方面,中國人進入美國高科技公司的障礙高於印度一大截。政治層面,美國相當長時期都是將中國視為戰略目標的,而印度顯然不會被防備。美國高科技公司對中國人進入高層應該是有某些默認的屏障的,當然,這種東西都只能意會,很難有直接證據。英語差異,這個應該是很重要的。畢竟用英語作母語和將英語做為二語言,這個語言可以學,但思維是有障礙的。

結論:出現這個情況是相當相當之正常,如果是倒過來,我會認為反常。


peng JL:

說個自己身邊的例子 很感觸,但不一定能推廣到所有在美印度人和華人群體。

之前在學校念研究所時,當一個大學部課的TA,不是那種老師教課,TA帶討論的那種。是我來講半小時一小時教課,大學部孩子做lab兩小時我再指導那種;所有成績包括final也是我批改。所以這課我算ultimate authority(=゚ω゚)ノ

這課我教了兩年,每年5個section,每個section30個學生。大概整體比例中國學生6、7個,印度學生4、5個,英法德什麼的其他的學生4、5個,剩下的是美國學生。除了少數優秀的大陸的學弟學妹之外,最後反而對很多印度學生印象真的非常非常深。

這課我最後給grade或多或少會有偏愛,除了給離成績差幾分的大陸孩子我經常會悄悄pump個grade(像是87%我也當90%給A這種)或者考final看見有大陸孩子卡殼做不下去了要拿50分時 我悄悄趁沒人看時幫他把卡殼點過了整到九十分之外(我知道不公平,但是是個很懂禮貌的國小弟,我就是偏心咱大陸孩子,final比重很大,不忍心);只有些印度孩子我有多給過成績,因為他們真的給人感覺太好。

這課只有一個學分,但工作量很大,所以很多學生並不太在乎,覺得即使沒拿好成績也不太影響gpa。但很多印度學生都(而且或許是特意在我面前)表現出特別在乎這個課,問我特別多問題,然後特別的感謝我,而且是特真誠那種。

印象里幫小忙說thank you一定要加個so much那種而且看著你眼睛說。你幫他美國小孩可能就說個hey thx就完事那種。
幫大忙說誇張點謝你謝的像你剛救了他全家。

可能會有少數別的學生看來可能會覺得「這印度小孩這么誇張幹啥 為了成績 刻意討好老師么 拍馬屁 真惡心」

但作為當事人 我只能說 如果這是拍馬屁的話 你被拍的真的十二分的舒服!你完全拒絕不了這些印度孩子的馬屁

稱呼我的時候一定喊名字,而不是hey man。大家別看著點好像無所謂,其實給人感覺很重要(商科生應該學過)因為我名字拼音不合英文發音,其他學生記住我名字發音不多。大陸來的孩子少數特別懂禮貌的也有會稱呼我「學長」但也不多。但幾乎所有,我是說「所有」印度孩子都會記住我名字。

最後再講個最感慨的。我是graduate TA,我手下每學期都會有個大學部TA幫我工作。好像有過三四個大陸大學部TA還有過一些英國美國的之外,印象最深的是一個叫anshult的印度小男孩。

anshult每次見面必微笑 走到你面前握手 為最近怎麼樣(對 每次都握手 這還只是在學校 不是工作單位) 極其自來熟 並且在有的沒的的地方都給人感覺特別好 也說不上具體哪裡 差不多就是會去買喝的時順手給你帶個咖啡啥的?不太記得了

大學部TA某種程度上算我的手下,我教的12個section的大學部TA裡面如果打分的話,雖然他做的工作和別人一摸一樣 但我這種普通人絕對是給他100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是絕對偏愛中國的,但是我都會想 「en,我只把anshult拍第一 大陸同學們我會排第二第三 還是會排在其他人前面的偏愛他們的」 你想想他的為人處事讓我一個 民族主義者都能有這種想法,如果他們群體都這樣會做人,哪能不發家致富


端木斌:

這里有一篇FT中文網的文章,作者是早稻田大學一位正在印度做研究的博士。總體來說,在美國混出頭的印度人都是高種姓,但絕大多數印度人成功的原因還是在於英語溝通能力高,好提問/發言/辯論,適應多元文化,善於社交。

中國經理人可以向印度經理人學什麼?

謝毅哲

的「印度製造」似乎對於國人仍有些陌生,但印度牌「跨國公司CEO」已在大陸廣為人知。去年8月,在印度出生長大的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成為谷歌CEO,正式加入印度裔「全球CEO」俱樂部。這個俱樂部除了谷歌外,還有微軟、百事、萬事達、諾基亞的現任CEO以及跨國銀行巨頭花旗集團和德意志銀行的前任管家。標普500指數所涵蓋的500家最具有代表性的美國企業中,印度裔的CEO人數緊跟美國人,位居第二。

中國商界精英納悶為何跨國公司偏愛印度人。很多分析認為英國的殖民統治遺產,尤其是英文的普及和對西方文化的了解,是成就印度CEO的主要原因,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但是,英國的殖民地不僅限於南亞,非洲、中東、東南亞也有許多國家曾被英國殖民 (固然英國的殖民地的政策並非一致),英語也很普及,也很了解西方文化,為什麼偏偏印度盛產全球CEO呢?細心研究會發現,以上7位備受世人矚目的印度裔商界領袖6位來自位於印度教種姓制度最高級的婆羅門,剩下的一位是錫克教徒。2012年印度著名學術期刊Economic and Political Weekly的一份研究報告表明,這個約佔印度總人口5%的最高種姓控制了印度1000強企業董事會的44.6%,並在政府、法務和立法機構有巨大影響力,例如從1950到2000年的50年間,47%的首席大法官屬於婆羅門 (但影響力正在隨著政府「保留政策」比例的提高下滑,現行政策規定40~50%的政府崗位和政府資助的大學學生席位應留給低種姓、貧窮或身份低微的群體)。

按照對印度社會影響深遠的種姓制度,位於頂端的婆羅門掌握神權,幾千年來他們的職責之一就是學習印度教經典《吠陀經》,並教授吠陀。雖然印度成年人識字率僅為71.1%,只有8.15%的印度人為大學生,但是婆羅門的識字率為84%,大學生比例為39%,遠遠超過全國平均水準。婆羅門家庭可能貧窮,就像谷歌CEO桑達爾·皮查伊一樣,但是他們曾有很好的教育傳統,與大多數其他貧窮家庭不同的是,上不上學從來不是一個問題。他們的父母從小就教育說「你是婆羅門,你一定能行」,這種與生俱來的自信和後天大家不斷的鼓勵對他們後來的成功有很大的正影響。

本文的目的不是討論印度裔CEO的華麗出身,只是想強調他們並不代表大多數印度人。在世界經濟全球化的戰場,印度人叱吒風雲並非僅僅因為他們的出身,外國人大多不了解也不在乎他們的種姓,而是實力,他們身上有很多東西值得正在走向世界或將要走向世界的中國經理人和企業學習並借鏡。在印度智庫訪問期間,筆者有幸向不少印度政商學界精英請教印度人的成功秘笈,多少有些收穫。 筆者認為中國經理人可以從印度人的成功奧秘之中學到以下幾點。

第一,把英語當作交流的工具

英文在當今世界中的地位已毫無爭議,以英文作為官方語言之一的印度在全球化進程中有著不可忽略的優勢,也是印度人成功的最關鍵因素。但是,英文在印度的普及率並沒有國人想像的那麼高,僅10.35%,99.98%的印度人也是需要在學校里學習英文的,英語與其說是印度的國家語言,更像是印度上流社會的專權。雖然印度英語有時口音難懂,甚至被人嘲笑,但是這並沒有改變他們學習英文的熱情,因為他們很清楚英文只是與人溝通交流、獲取知識技能的一個工具或媒介,關鍵是應用而不是理論。這一點與大陸強調做題背誦的英文學習很不一樣,可被借鏡。

研究表明,使用對方的語言可以減少隔閡,增進交流和互信,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有助於建立私人關系。跨國公司的組織機構決定,越往上爬,離權力中心越近,匯報工作及建立私人關系和信任時,使用董事會的語言變得越為重要。這個很容易理解,很多跨國公司,特別是英美公司,很少董事會外語,即使他們會外語,也希望自信、放鬆地用他們的母語交流。中國公司不管是國有還是私有亦是如此,在大陸總部工作的董事或業務人員能用外文無障礙交流的並不是很多,這個客觀條件就要求我駐外機構最好能用中文交流。全球化的今天,靈活掌握大型跨國企業董事會的語言——英語,是通向全球CEO時不可或缺的技能。

第二,好舉手、好提問、好發言、好辯論

去過印度或者曾跟印度人一起工作的人,或多或少都見識過印度人的話多、喜歡討論和辯論。事實上,這個熱愛討論和辯論的傳統在精神文化非常活躍的西元前6世紀的古印度已經出現了,當時的古印度有二十多個列國,戰爭可以征服國家,但人心只能通過理性辯論被說服,激烈的哲學宗教辯論產生了很多流派和新的宗教,也包括後來影響中國文化深淵的佛教。近代印度的獨立、政治制度和憲法大多都是通過公開、理性的辯論確定的。在這個文化傳統多元、政治地方分權的南亞大陸,用語言和邏輯說服對方是和平解決紛爭和問題的最優手段,也是生存法則。

再者,獨立後的印度憲法從法律上再次鞏固了公民的言論自由,並將這種權利擴展到普通民眾(高文盲率仍限制很多百姓積極行使此權利),辯論的電視節目廣受大眾歡迎。教育制度也鼓勵學生多舉手、多提問、多發言、多辯論。 在課堂上特別是著名的高校,如尼赫魯大學,老師講課前會對學生說「我講課時如果大家有不懂的,請隨時打斷舉手提問」,很多印度學生會說「老師,我可以問一個愚蠢的問題嗎?」,老師的答覆常常是「當然可以,沒有任何一個問題是愚蠢的」。在國小和中學學生下課後,家長也會問孩子「今天你在課堂上問問題了嗎」。這些與西方教育相似,卻與中國傳統教育中的「不要打擾別人,下課再問」,「槍打出頭鳥」和《治家格言》所說的「處世戒多言,言多必失」有很大的不同。

在這個飛速變化、更加多元的現代社會,敢於舉手提問、發表自己的觀點比任何時期都更加重要,原因很簡單,不是每個人都能理解中國人所秉持的「沉默是金」,你不直接說出來很多人是不會懂的。再者,多提問、多發言可以提高你的「能見度」,能脫穎而出,讓人感覺你在聽、在思考、有見解,並做事積極。

第三,提高適應、管理多文化差異的能力

印度是一個非常多元的國家,把她形容成歐盟類似的「聯邦」可能更為形象。據估計,印度有10個大民族,100多個小民族,400多個部族,他們的長相有的像歐美白人,有的像非洲人,有的像阿拉伯人,也有的像中國人;根據2001年的人口普查,這個南亞最大的國家有1721種語言,30個主要語言(母語為100萬人以上),22個官方認可的預定語言(scheduled languages,可用於各邦的官方語言),語言多而且分散(印地語最大,但只有35%的人第一語言是印地語);7種主要宗教,分別為印度教、伊斯蘭教、基督教、錫克教、佛教、耆那教、祆教等;印度的政府有29個邦和7個聯邦屬地,中央政府叫聯邦政府, 各邦因歷史原因高度自治,擁有自己的議會,除了享有立法和稅收權外,17個邦有不同於中央的官方語言。在這樣一個如此多元的國家生活,你的鄰居、同學、同事很可能說不同的語言,有著完全不同的文化和信仰,要和平地生活和共事,必須要學會包容、理解、尊重、適應對方的文化與信仰,並學會如何和各種各樣的人打交道的能力。

今天的全球CEO面對更多適應和管理多元文化的挑戰。許多跨國公司的供應商、客戶、股東和公司員工可能來自幾十個國家和地區,說不同的語言,有著不同的文化和信仰。開車幾個小時彷彿到了另一個國家的印度人,在這一方面有著天然的優勢。以漢文化為主的中國經理人雖然沒有這種天然優勢,但是可以通過有意識地學習不同的文化、多元化培訓和旅遊來提高文化敏感性和適應、管理多元文化的能力。

第四,會社交,會營銷自己

在美國工作的華人常常羨慕印度人會社交。會社交與語言有很大關系,但是更重要的是一種社交技能。印度上流社會的社交方式與西方差距不大,大多又自信又幽默,總是帶著微笑,會主動介紹自己,非常熱情。與中國所說的社交圈子不一樣的,可能是他們更加開放,印度人好像自來熟,很隨意地把剛認識的朋友邀請到家中開派對,樂於介紹朋友給其他朋友認識。後來,請教印度的教授後才知道,印度社交除了受英國影響外亦是一種生存之道。印度官僚系統臃腫、法律規章制度繁多、 語言文化多元等,造成一定要開放地多交各種朋友,降低風險,以備不時之需。

另一種印象是印度人善於營銷自己。他們從來不吝嗇下班後花時間給老闆和利益攸關者寫郵件,匯報自己的工作,並在開會時向大家詳細說明自己都做了些什麼。這一點和大多數中國人不一樣,中國人出於謙虛,大多認為應埋頭做事兒,自己的成績應該由老闆和同事來評價。在中國少說話、多做事兒可能能夠得到提拔,但是在跨國企業,這些人經常會讓老闆覺得他們要不沒做多少事兒,要不缺乏溝通能力。我們可以從印度人這里學到這些,轉換不同的思維模式,在人才同質化的今天主動推銷自己。


飯泡粥:

生意原因挺常去印度的,當地認識一些人。也在美國某it細分行業top1巨頭的中國研發中心呆過,有幸見過所謂的高級阿三。覺得語言是一大因素,語言擋掉了中國一大批強人。反正在之前就職的美巨頭中國研發中心這個碩士以下不發offer的公司,發現985清北復交海外名校出來的大多數人連英語開個口都哆哆嗦嗦,比不過印度當地一個excel做加減法不知道用公式只會按計算器手算的高中畢業大叔。大陸再強的綜合大牛,小到社交場所的插科打諢,大到企業發展的戰略思路,再高明的幾句話經過國小生級別的英語過濾後再說出口,一來二去老外就不當你回事兒,看低你了。冤不冤?認吧,英語廢了至少大陸八九成高手,也廢了大陸很多人至少八九成功力,拉出去和阿三比拼的人數和抖出來的機靈就不在一個級別。這不光是最後一關開口說話的差距,還包括成長過程中讀過的閱讀材料,看過的脫口秀,吵過的架,做過的試卷,撩過的妹等等全方位內容都用的是英語思維方式。 另外還有兩點快速帶過,一是機會,中國大陸的機會比印度多太多,印度基本把美加英當作最後神殿,三哥的精英也匯聚於那些地方。要麼是三四代移民,要麼本是阿三大陸高種姓,女性更是如此定是出身名望之家。二是忽悠,印度人的嘴很厲害,很能瞎掰持,從上到下,從高級到草根,與身俱來。而且都是夜貓子,一天下來的生物活躍時間很久,特能social。印象特別深的是他們晚上九點是正常晚飯時間,每天早晨十點多到公司能一群人在那邊喝茶吃餅干閑聊到下午四點才幹活加班,說的比做得好就對了。


五六毛:

其實如果想讓矽谷的華人勝過印度裔,有個更簡單的方法:

把中國徹底搞回到清朝末期,軍閥混戰、民不聊生,那麼中國大陸所有有著高智商和高能力的人,都會拼盡全力離開中國、移民美國。

總是問華人,為什麼沒有人提問說在海外的日本後裔沒有在矽谷佔據一席之地呢?很顯然,日本大陸足夠富裕幸福、在大陸,日本人中的人才就能夠得到相對還不錯的職業發展和幸福生活。

當所有精英的印度人都離開自己的國家聚集到外國的時候,這難道對印度是好事情嗎?這唯一能夠證明的,是印度人「還不笨」,印度有著相對復雜的文明和還不錯的基礎教育、使他們還可以相對較好的融入現代科技,除此之外,他能帶給那些掙扎在貧民窟里的人民什麼好康呢(不要跟我說偶爾的特例)?

移民,就是選擇放棄了與這個國家同命運,無所謂好壞,但是這是事實。一個國家如果想達成全民的幸福和發達,其發展的中堅力量永遠是那些仍然肯(或者被迫)留在大陸、忍辱負重、蠅營狗苟著的人民。

發達後的日本,大陸據說相對歧視海外後裔(可能除美國日裔之外吧,嫌貧愛富,人之常情,無可指責),其實這才是一個國家應該的、全民幸福的前景吧?畢竟,不論正義與否,當大陸的日本人當年陷入戰爭深淵的時候,他們並不能指望遠在當時的巴西、起碼享受著和平並且相對富足的僑民來幫他們打仗,國家的未來,只能掌握在真正的「國民」手中。

海外後裔,或者移民者,究根到底,發達與否,充其量是「精緻的利己主義者」,他們選擇了逃避、去選擇現成的幸福,他們的發達,與我們這些真正的中國「國民」無關,我們的未來,靠的是真正的中國人自己!

其實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什麼時候中國真正達到全民富強呢?那就是,當絕大部分新的移出者都非常平庸,當我們大陸精英人士中不斷湧現出印度後裔,非洲後裔……就像唐朝,很多大將比如高先芝都是外國後裔,那就是我們真的作為一個中國平民可以得到幸福美滿生活的時候了(強調是全民的幸福,絕不是少數富裕階層的海外炫富)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