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谷歌、微軟等美國頂尖企業會有那麼多印度裔高管?

問題描述:據統計矽谷三分之一的企業高管是印度人,谷歌十三位高管中五位是印度人,還都是安卓、chrome等這些核心業務。原來只知道印度人it很牛,但現在已經全面進入美國it公司的管理層了,這裡面有什麼原因?
, , ,
Aorqu用戶:

我來告訴你們一個真實的情況,不黑不吹。

你們能看到的印度裔有限,更不用說高管了。我和很多印度裔私交很好,而且我沒有任何管理線的野心,director們可以很單純地諮詢我技術問題,我司集團level的管理者也會私下找我進會議室,直接問我:this solution am i fucked by my atchitect?

印度裔高管之所以多過華人,是因為體系。

華人在國外,體系是很弱的,拉幫結伙的多數是年輕人,有了家庭,多數是家庭為單位的。這是華人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千年文化。

印度裔的文化不同,他們天生的文化就是男人和男人玩,女人和女人玩。我昨天還在和我家小蘿莉吐槽,印度人真的天生基,你見過3個大男人,帶著三個嬰兒車出來玩的嗎?在中國這是千年一遇,在印度,那是日常。

所以在IT企業當中,印度裔有一個非常完整,從剛畢業到白頭發的體系。關系非常緊密。一榮俱榮,雞犬升天。和華人的晉升主要靠個體努力,上司賞識不同,印度裔的整體晉升來自於團體的力量,一個印度裔的能力可能只有平級的華人的一半,架不住人家上下都有人,整個體系獲得的成就,肯定大於你個體,而且印度裔的體系強大在於,就算你把體系功勞算到一個領導頭上,他不會忘恩負義,踩著你往上爬,而華人裡面,這種人非常多。所以下面的人甘於把上面的人托上去,他知道上面吃肉我才能喝湯。

體系對個人?誰會贏?


霍華德:

看了好多答案 忍不住了必須要吐槽印度人
幾年前我們項目剛開張 拿了新加坡政府2.5億 做III-V半導體和CMOS的集成晶元 要做材料生長 其中用到的關鍵是設備是MOCVD(金屬有機物化學氣相沉積)這設備很貴至少幾百萬 貴的上千萬 我們因為是做工業集成 就直接上了8寸的MOCVD 價格兩千萬 運行成本也很貴 單跑一個run電費氣費的成本就一萬多人民幣 一年的運行成本差不多五百萬
招了幾個印度博後 其中一個張嘴就來 說自己八年MOCVD經驗 後來才知道他根本沒用過 就看過別人用 和請人給他長過幾個樣品 可人家就有臉說自己八年使用經驗
可大老闆還被他唬住了 委以重任 讓他做超級用戶全權掌控MOCVD 他扯謊裝逼就算了 可他還特別蠢 明明不懂卻自以為是 用了三個月 有次他使用中發現加熱達不到預期溫度 正常人都是停下來 打開看看有什麼異常 可他老人家腦洞清奇 溫度不夠說明功率不夠 功率不夠電流來湊 他把電流調高了30% 然後達到預期溫度 他還竊喜到處炫耀他的機智想法 使得MOCVD恢復正常 結果沒過幾天他就把MOCVD燒炸了 鍍銥的加熱器爐絲全燒壞了 給實驗室造成上百萬的損失 MOCVD掛了大半年 導致項目延期 我也是受害者 本來還指望MOCVD做博士課題 沒辦法被迫第二年都快結束了改博士課題 你說氣不氣
另外一個印度博後 更牛逼 自己基本不做實驗 每天的工作就是打聽中國博後和學生做了什麼 然後給老闆寫郵件說 他今天安排了誰誰誰做什麼 他們工作進展如何 給老闆一種他在管理和安排實驗室的感覺 老闆還很受用說他有領導力和管理才能 可中國博後都快被氣死了 中國博後寫文章 被他發現 他就要求➕名字 不給就找老闆告黑狀 中國人又慫在老闆的脅迫下都給他加 他算是混的風生水起
在這群印度人的努力下 項目快被搞黃了 中國人都感慨 這么好的項目所託非人 新加坡2.5億的投資招來這么一群垃圾印度人 可印度人並不受影響 在簡歷里八年MOCVD經驗變成了十三年(其實他最終也就用了3個月)忽悠忽悠去繼續禍害下一家公司


趙璘:

現在人們普遍都認為在歐美的大企業裡面,印度人混得僅次於白人,要遠比華人強。因為別的不說,現在中國人最熟悉的美國大公司,谷歌和微軟,這兩家大公司的現任CEO就是印度裔的。

平時大家都說印度人聰明,在矽谷,在美國的科技企業裡面印度工程師非常多,現在這兩位ceo的出現等於告訴大家印度人不僅技術做的好,而且在大公司裡面的上升通道沒有上限。

相反呢,在歐美的華人表現就遠沒有印度人搶眼,有人做過統計,在美國公司的ceo,也就是首席執行官中,華人只佔10%,印度人能佔到40%。

對於造成中國人和印度人在歐美職場這些差異的原因,基本就是這么幾種,比如華人比較內向木訥,而且英語口語的能力跟從小受英語教育的印度人相比有很大差距,還有就是從族群的習性上看,印度人比中國人更團結,在印度人這個族群中相互提攜,擅長拍馬屁,吹捧奉承領導,擅長拉幫結派。

中國人呢,生性喜歡謙虛,不善於誇張表達自己的能力和成績,而印度人行為方式更西方化,非常善於表現自己。

當然,也有人說印度的理工科教育非常成功,活躍在美國科技企業的印度理工科人才非常多,也非常優秀。這些人出國留學就業主要集中在美國矽谷等高科技領域。

我覺得印度人既然有更適應歐美文化的特點,再加上自己的技術特長,在歐美企業中混得好是理所應當的,在文化的適應上中國人的確應該更多的向印度人學習。

但是,也完全沒有必要去過分的吹捧印度人的成功,沒必要去貶低中國人的一些不太適應西方社會的性格特點。

除此之外,我覺得還有兩個因素必須考慮進去。

第一個就是印度作為英國長達二百多年的殖民地,英美文化和價值觀在印度的影響非常深入,甚至可以說是英國人建構了現代印度這個民族。

英國的影響不僅僅帶給了印度人更適應西方職場的文化和價值觀,而且使得印度人很早就大規模的進入到西方的職場中。

無論是在英國,還是在美國,印度裔的大規模移民要遠遠早於華人。也就是說,不能把一個剛剛進入歐美職場幾十年的族群去跟一個已經經營了上百年的族群去做比較。

除此之外,還有一點必須指出,就是中國的迅速崛起,中國現在已經是世界第二經濟大國,在世界五百強中的企業數量僅次於美國,而在這份榜單裡面幾乎見不到印度企業的身影。

無論哪一個民族,他的商界精英肯定首先是服務於本國的企業,其次才是到海外去發展。相信任何一個族群都更願意在本國企業中發展自己,這是個顯而易見的判斷。

所以我們也不能忽視這個因素,就是中國人的精英在大陸可以找到更多的機會,在大陸企業實現自我價值,而印度精英不得不背井離鄉到歐美去施展才華。

經過了200年的殖民統治,印度人全盤接受了西方的語言、文明和價值觀後,在西方企業中可以混的比較成功。

而保留了自己的民族特性和文化價值觀的中國人,很難被西方文化同化,而且絕大多數人也拒絕被同化,在西方企業中混得不如印度人也就不難理解。

這個現象道出了一個現實,就是中印兩個民族的人格一個是獨立性的,一個是依附性的,這個差異是不同的歷史命運造成的,也是兩個文化內在的個性決定的。

隨著中國的崛起,擁有獨立人格的中國人將來會在全球的經濟競爭中與歐美企業巨頭做平等的較量,目標是平起平坐乃至取代超越。

而依附性的印度人未來所追求的更多是依附於歐美大企業的個人成功和優越的生活。

中印兩個民族在西方企業的職場境遇只是一個表象,隱藏在背後的本質其實也恰恰決定了中印兩個國家不同的發展軌跡,兩個民族不同的未來。


美國往事:

我覺著這個問題真的是和民族特性有關的;印度人確實在美國公司當高層的人比華人多,但是同時如果你真正在美國接觸多了,見識多了,你會發現中國人在美開公司創業的人絕對要比印度人多太多了; 印度人開的公司絕大多數是IT外包公司,然而華人開的公司卻在美國涉及到了傳統行業,比如餐館,巴士公司,報紙行業,電視行業,建築行業,教育行業;也涉及到了新型的金融,IT;

印度人這么多,然而在各個城市都沒有印度城,但是卻在各個城市都有Chinatown.Chinatown里的各行各業的老闆什麼的都是華人;

所以對於華人而言,相比於付出努力融入美國社會,不如自己在美國或者直接在中國城創業。這種自由度和收入是遠遠高於在美國公司做高層的收入的,尤其考慮到稅的問題;

由於本人及朋友親自在中國城和當地華人公司有過短暫的業務和交集,才知道為什麼當地華人不屑於去美國公司拚命,因為對於他們而言,美國高層扣完稅的收入不及他們的4分之一,況且Chinatown是美國唯一基本靠現金交易的地方,偷稅漏稅真的是無法想像的;

我之前一直聽說美國稅務局如何厲害,但當我真正走入到Chinatown的公司背後才發現,華人真的把美國稅務部門玩的溜溜的 (當然我一直覺得這種行為真的不太好,我還和他們探討過這個問題;但是當地華人都這么做,住著1.5M的大房子,孩子還是低保戶………當然了不是完全不報稅,會報小一部分);

在我接觸的印度人來看,他們追求的不只是金錢,還有社會地位;所以公司高層,大學教授好多都是印度人;

然而華人追求的就是金錢;所以尤其與給別人打工,不如自己做生意;而且華人做生意有天然優勢;價格優勢!!!別以為華人的行業消費者都是華人,象巴士行業,消費者80%都是美國人,因為便宜了一半的價格優勢;舉一個小小的例子,美國加油卡的cash back,巴士公司老闆每個月靠這個返現就可以拿4k美刀;而這點小錢只是巴士公司給他帶來的小費而已;之前紐約Chinatown有一家華人冰淇淋店特別火,在Ins上好多追隨者,去買個冰淇淋要排隊1.5小時,去了發現好多美國人也在排隊,這種利潤豐富的行業和公司印度人基本做不到;

所以我不覺得印度人在美國公司作高層,是他們比中國人聰明或者其他各種借口什麼的;
那些拿英語說事的根本就是借口好么,你自己多說英語也會進步很快,其次ABC的英語不知道比那些印度口音英語好多少倍。
當你比較兩個民族的時候,範本不要太小;你光比較在美國公司的華人和印度人的話,印度人數量本身就比華人多;當你拿出整個華人和印度人在美國數量比較的時候,你會發現造成這個的根本原因是追求不同,價值觀不同;

更新一下;覺著有必要再往深的挖一下,就更清楚為什麼華裔和印裔追求不同,價值觀不同了;
這和當初來美的方式和人群不同;

華裔:華裔來美的第一大方式就是偷渡;尤其是上個世紀;偷渡基本集中在某兩省,而現在由於另一省經濟發展好,主要的偷渡就剩下其中一省了;而這些偷渡的人在出國前本身就是小鎮或農村人口;沒受過高等教育,覺得在大陸打工種地收入太低,來美「淘金」呢;所以當他們來了美國以後當然只看重金錢了;等過了20年他們發展的不錯了,在把大陸的親戚和可能當時留下的孩子再帶過來;

第二個方式就是留學之後留下的;這一部分呢都受過高等教育,畢業之後會試圖去融入美國社會,然而這一部分人數相比起第一種方式的人數少太多了;大量中國留學生進入美國也才是近10年的事情;2008年以前還不多呢;而當中能留下的就更少了;

其他諸如投資移民和科技移民畢竟占的比重太少了;

印度裔來美方式主要也是兩種;

第一種是留學之後留下的;由於印度人it外包行業的存在,印度學生留下的幾率就很高了;回去的很少很少;

第二就是從大陸直接申請工作簽證來美;IT外包公司的一大業務就是直接幫助印度大陸受過高等教育和從事it行業的人直接申請美國工作簽證,之後派這些人到美國的客戶公司去工作,賺取利潤;

所以如果你在美國公司工作,你可以在linkedin上查你印度同事的檔案,你會發現他們其中相當一大部分人根本沒有在美國受過教育;第一份工作經驗也是在印度大陸,而某一年突然就來了美國開始工作了;(這里插一句話,華裔在美國偷稅;印度裔在美國編造假簡歷,假工作經驗….)

但不論是哪種方式來到美國的印度人基本上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而且由於印度種姓制度的存在,你在美國見到的印度人都是一等人!!也就是相對而言家境良好的高種姓人種!!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華裔追求大量的金錢;
印度裔追求社會地位和不錯的薪資;
而且如果仔細觀察,會發現印度裔和華裔在美國生活方式很不一樣;

——稍微多說幾句和本話題無關的內容
我看到評論里有些人竟然還有著職業高低貴賤之分的思想,而且好多人竟然還點贊;說實話這個讓我很驚訝;相信Aorqu上都是年輕一代人居多,竟然還有著這般封建腐朽的思想;必須要多說幾句了;不論是什麼職業,什麼身份,不論您是高管,市長,局長,明星,還是服務員,保安,建築工人;大家的職業都是平等的!!沒有高低貴賤之分,不是因為您是高管市長,坐在辦公室里喝著咖啡吹著空調您就比炎炎烈日下的建築工人高貴了。沒有!!大家都是一樣的!!我相信在發達國家待過的人深有體會,這些地方不論是什麼職業的人,你都會感受到一種相對而言職業平等的感覺,我可能代替不了你的職位,但反過來請問,您代替的了我的職位嗎??這個世界上缺了高管不行,那缺了建築工人可以嗎??希望大家可以摒棄這種高低貴賤之分的思想!


Aorqu用戶:

前一段時間做一個項目,跟某四大諮詢合作。他們的團隊帶來了一個印度實習生。姑娘比我還小幾歲,CS剛畢業沒有任何金融機構的工作經驗就被拉來給我們做數據,而且是一個人代表諮詢公司和我倆人一起合作完成大量數據的採集和整理加工。幾個月下來諮詢公司的團隊和我們的團隊,不論是中國人還是美國人對她都十分賞識,雙方都給她下了offer,我更是對她肅然起敬。總結下來,我認為能力是她成功的一個因素,但更重要的因素是性格、溝通技巧和工作方式方法上的特點。

從工作風格來看,這姑娘行事有縝密但又靈活的計劃(organized),總能看準工作目標,找對切入點(self-starter),腳踏實地一點點多線程向目標推進。我們的項目涉及到與N個業務部門的合作,要把各業務部門提供的數據採集上來,匯總分析。這就相當於在一個大項目底下有N個相似但又有差別的子項目。這印度姑娘對於每個子項目具體的進度和其中遇到的困難永遠都瞭然於心,永遠知道下一步的目標是什麼。反觀我自己,工作推進順利則已,一旦一個子項目上遇到困難往往產生迷茫和忙亂,不知該如何下手繼續工作才好,影響到其餘子項目的推進。

與人溝通方面,印度姑娘不卑不亢,有理有力有節,而且永遠對事不對人,不因為對方不配合而鬧情緒。我發現,印度姑娘和業務部門的人溝通,不論是郵件還是面談,總有一個大綱,迅速有效地向對方傳達以下主要資訊:
我們是誰;
我們正在做什麼項目,這個項目對於我方和對方的重要性是什麼;
我們目前手上掌握了哪些數據,又需要對方提供哪些數據;
我們認為對方的這些數據應該在哪裡找得到,應該由對方的哪一個人去找;、
我們認為對方在幫我們找這些數據的過程中可能會遇到什麼困難,我們認為這些困難該怎樣解決。
業務部門的人和我們的工作目標並不一樣,因此很多人都消極應付我和印度姑娘,更有人推三阻四,乃至撒謊來打發我倆。面對這種局面,印度姑娘總是不急不惱,抓住對方透露出的有限的資訊,順著對方的思路彬彬有禮地往下問出後續問題,直到套出我們需要的資訊為止。反觀我,有時候面對頑固不肯配合的人就暗暗生氣或著急,思路被帶偏,達不到與對方溝通的目的。

性格上,印度姑娘堅韌、冷靜、樂觀。我們做的項目,在我的公司是第一次開展,諮詢公司帶來的也只是一個模式化的方法論,其實一切具體工作都沒有先例可循。做到了中後期核心環節上,又逐漸發現了很多原先不可預見的、極其不利於完成項目的客觀因素,比如數據質量達不到預期,儲存分散,數據的取捨無章可循等等。我一度對項目十分悲觀,認為其中巨大的數據缺口不可能在規定時間內填補上。幸好印度姑娘沒有被我消極悲觀的情緒影響,拉著我堅持不懈地多方努力,終於還是在有限的條件下完成了項目。

整個項目完成下來,我從這個印度姑娘身上學到很多「軟實力」的東西。我不能確定這些品性和行事方法就能證明她擁有所謂的「領袖氣質」,但是我知道,假如把我和她放在同等教育背景、相同工作平台上,人家就是比我這個只會發郵件摳字眼的玻璃心業績要好的多。不管是在IT還是金融、教育等任何領域,領導也會更賞識這樣的人,助力他們的晉升。

所以我認為,我們看待印度裔在美國商界取得的成功時,不應該把其簡單歸因為「印度人英語好」、「印度人性格外向」、「印度人會吹牛」……之類似是而非,還帶有歧視色彩的原因,而是應該具體到每個成功的印度人身上,分析促進他們成功的工作態度、習慣和方法,取人之長,補己之短。


280東:

關於這個我有兩點看法。第一是印度人的種姓協作精神 vs 中國人的科舉競爭精神,第二個是軟體公司變大變老之後的很容易退化進的「陣地戰」,「金字塔」,「堆人」的工作與溝通模式。

印度人的種姓協作精神 vs 中國人的科舉競爭精神

我在微軟的時候是一直聽著這么一個故事的。你也可以說這種故事是張三說聽到李四說,最後傳給我的。我無法查證是否真實,但是我根據對印度人的大概了解,覺得他們真的就有這么協作,覺得這個故事也挺能透露出印度人的協作精神的。

故事大概是這樣的,就是幾個年齡相仿的印度年輕人進了微軟(或者某軟體公司)同一個大團隊。他們互相觀察了一圈,一致認為他們中間某一個人應該是幾個人里最有前途的。於是大家眾手拾柴,一起把這一個人給「頂」上了管理位置。他們中這一個人坐上去了之後,馬上再轉身拉自己的兄弟。

如果換成中國人,或者說我進微軟那個年代的年輕中國人,大概故事就會是這樣的了: 幾個年齡相仿的中國人分進了微軟同一個大團隊。大家都覺得早年自己都是經過大陸聯考,GRE考試,再加上美國學校申請,很多過關斬將擊敗很多很多同齡對手,最後拿到微軟offer走到今天的。於是準備估計重演,在”微軟個人績效「這個當年「考試」的延續上,繼續打敗對手,建立後面的職業發展優勢… 於是著重點放在怎麼單打獨斗自己的個人performance超過其他幾個中國人…

當時我也回想為什麼。自己個人總結的一個小理論是,這是科舉 vs 種姓帶來的思維差異之一吧。

上千年科舉就是強調「通過考試和個人能力比拼擊敗別人,於是你就能踩掉你比贏的人,成為人上人」。科舉沒有協作,就是個人英雄主義,沒有對整個生態和協作的考慮。科舉強調擊敗同齡人,在同齡人中脫穎而出。科舉強調標准化的打分。科舉沒有灌輸怎麼」一群人共贏「。而我感覺,當年我在微軟遇到的中國教育體制出來的考試精英(早些年幾乎沒有自費生富二代到美國進微軟),是很容易直接把微軟的混法理解成科舉的延續的。

而我個人理解的種姓制度,強調的就不是「人人平等,進而人人都有機會擊敗同齡人成為人上人」,而是灌輸「人生來就是不一樣,每個人要忠於自己的角色」。非常遺憾的是,不公平的東西往往更加高效。印度人或許沒有內部很公平得決出誰是同一批年輕人里應該提拔的,但是他們更高效得同仇敵愾應對外敵了,反而把印度人這個群體做強,把自己國人的餅做得更大。

我曾經有一個對我挺不錯的印度老闆,我在他身上學到不少東西。其中一點就是,他的「生態意識」,「共贏意識」是非常強的。讓人感到可怕的是,他還只是一個印度很普通大學,還沒有到美國念過書的印度人。

(順便說一聲,到今天我看大陸機器學習(大陸叫」演算法「,一個很對ML的很神奇的翻譯)招聘人,居然也是很非常尊重機器學習競賽的成績的。我不知道這算不算一種科舉文化的延續。因為據我在Facebook Google微軟觀察前沿的機器學習的做法,我看到的是強調的大規模流水線式的模型迭代,對整個模型提高的思路是非常體系化系統化的。而我感覺中所謂的」機器學習競賽”,對一個大項目大團隊流水線式流程式模型優化,基本是沒有培養多少sense的。如果「模型」是一個產出的產品,我遇到的一些「演算法工程師」思路還是很「手工作坊」的,強調點還是某一個點上很fancy的提高,而完全沒有先造一條「流水線」,讓模型可以流水線式不停提高,的那種sense。)

老年期軟體公司的「陣地戰」,「金字塔」,「堆人」的工作與溝通模式

另外我歸納出的一個個人理論是,印度人適合當高管,往往也說明這個軟體公司進入老年了。比如早年的微軟,比如現在的Google。而創業期,還在精英團隊期的軟體公司,還有或許現在的Facebook,一般容易以白人輔以中國人(ABC+中國公民)主導。

為什呢?老年期的軟體公司,特別適合印度人當中流砥柱去一層一層金字塔性得聚合和分發資訊,把公司運作下去。

老年期的軟體/網際網路公司一般從早年的特種部隊打法,進入了普通步兵的陣地戰打法。特點有:

  • 員工已經很多了,人多公司就更需要靠金字塔結構,一個人管幾個人,這么很多很多層展開下去。金字塔結構非常強調資訊一層一層網上總結歸納,指令一層一層往下拆分。金字塔結構有很肥厚的中層,他們一般不太需要提出自己的戰略方向,就是把資訊匯聚與指令拆分做好。印度人做這種工作,非常有板有眼有規程,比中國人做得好。
  • 內部非常山頭林立了。如另外一篇很有名的帖子所說,大公司的叢林法則就是關注「生產關系」超過關注「生產力」。而在美國,印度人這方面比同齡同學歷中國人,水準應該是高很多的。
  • 核心產品已經打下江山了,而且形狀已經固化。於是需要平滑的資訊分發機制推動上千甚至上萬的工程師,在一個固化的產品上繼續迭代和提高,每個人在框架下不求多快,穩定產出就可以了。
  • 模塊也山頭林立,需要非常費力得跨模塊溝通。

而早期的軟體/網際網路公司,不是這樣的。比如早期Google是一個工程師用業余時間做出了gmail,Facebook是一個工程師一個通宵做出來了chat。這種時期的公司,印度人一般很難得勢,我個人的理論是:

  • 這種時期的公司,還是特種部隊的打法。產品迭代還非常快,而且不是流水線式的維護,競爭還是生死一線,人員貭素非常高。這個時候,一個好的工程師的開發效率,可能遠遠高過幾十個人團隊,因為團隊大了溝通的overhead也非常大。而不靠耍嘴皮子,就靠能夠單打獨斗的精英工程師,我覺得是白人歐洲人最牛,廣義中國人其次,印度人這方面遠遠不如。
  • 團隊小,也更適合all-to-all的溝通方式。於是擅長資訊匯總、分發的印度人,在這個時期發回不了太大價值。(順便說一下,並不是all-to-all是比「金字塔層層匯聚」更初期,只適合小公司的溝通方式。做得好,也能夠做一個沒有很強金字塔資訊分發結構的,類似於all-to-all的組織結構,比如一直到一萬多將近兩萬人的Facebook。故意把公司搞成資訊需要聚合上報,其實也是擅長這一類事情的人故意把公司慢慢塑造成這樣的。)
  • 這種階段的競爭,很多「基層「節點的細節資訊,是重要而致命的,資訊必須原封不動點對點傳達。非常不適合用中層管理者或者項目經理,去」歸納「之後層層往上載遞。
  • 這種階段的公司,一般大家是一致對外的,都大家齊心想著怎麼攻城略地,還沒有那麼多大公司內部互相蠶食吞併政治鬥爭那些破事。這種階段,實打實的硬技能更重要。

所以我個人覺得,基本一個公司印度人開始得勢,就是公司的產品已經坐穩市場,且已經大得內部玩臃腫公司一如既往玩的那些遊戲,的徵兆吧…

BTW我個人是非常admire facebook克服大公司病的方法的。我經歷了9000人到將近2萬人的Facebook,個人基本是完全沒有經歷之前Google和微軟的那種大公司的弊病… Facebook在上萬人的時候還是保持了特種部隊和游擊隊的作戰方式,沒有讓自己陷入大公司打陣地戰的那種險境,因此我也覺得印度人在Facebook還不得勢的原因之一吧。


大王叫我來巡山:

曾經被中國人和印度人一起排擠離職的中國人必須來回答一發。

首先說我的體會:如果我是斯倫貝謝的老闆,我也不會提拔一個沒有後台、不會抱團、不敢罵娘、不敢威脅我的人。

再說我的結論:

「仁義禮智信,在民主國家就是廢話,騙你妹的,跨國公司提拔CEO的原則是:誰不要臉、誰敢搞(注意不是誰會搞)、誰上位~」

中國人愚蠢至極的等級觀念(這個很要命)、見到領導不敢說話的習慣、生命不息內斗不止的傳統、不敢嘮叨不敢爭取權益的揍性,註定了華人在老外的地盤,只能幹最重的活、拿最微薄的酬勞、發最沒用的牢騷。

很不幸,印度確實比我們落後,我們雖然覺得對印度人很有心理優勢,印度人看我們卻很低的。印度人怎麼幹活的,Aorqu上遍地嘲笑阿三?可在國外誰又敢欺負印度裔?

斯倫貝謝公司的中國人,最高位置永遠只是工頭,管理層被印度裔把控的嚴嚴實實,中國領導永遠只會欺壓中國員工,內斗的勁頭永遠超過外斗的勁頭,排擠同胞的精力永遠是主要的。

其實,在技術公司當CEO很簡單,除了會幹活,你還得有脾氣,敢要權。你敢不敢罵投資人不懂業務?你敢不敢嘮叨董事會不懂裝懂?你敢不敢裝一天逼,只說自己的功勞大?苦勞高?你可能連派個車晚了這種小錯誤都選擇息事寧人,這就是我們,什麼都不敢說的中國人。換作印度人,絕對會指著司機的鼻子,罵到他自己滿意為止。誰敢不提拔印度人,印度人就敢集體C誰的Asshole罵誰的娘。

華人一沒膽量、二不敢裝逼、三不敢罵人,只會埋頭幹活,就別老惦記當CEO了。

姚明厲不厲害?在休斯頓起立照樣被噓,華人沒骨氣,換做一個黑人球員,早就F**k P**s off罵開了。軟柿子誰不捏誰才傻。

再重複一遍我的結論:

仁義禮智信,在民主國家就是廢話,騙你妹的,跨國公司就是誰不要臉誰敢搞誰上位~

所以我們立個小目標,改掉自己從小膽小怕事的臭毛病,讓印度人幹活去,中國人上位。


蓬岸 Dr.Quest:

印度人通常效率一般,但是比較遵守流程,和同事的溝通互動比較多,有些時候略顯嘮叨,但做了什麼事情很快全組都知道了。

中國人通常效率很高,但是不太注重流程,與同事的溝通也較少,不清楚其他人的工作內容,屬於埋頭苦幹型,工作內容有時會缺少必要的文檔和日誌,除了成績分不出功勞,出了問題也分不清責任。

從技術實力和敬業程度來說,印度員工較中國員工遜色,並不適合強調效率的中國企業環境,但在重視規則和溝通的西方企業來說,做事較為「透明」的印度人比埋頭苦幹的中國人更受歡迎。

對於英語為母語的人來說,印度口音的辨識比東亞口音容易,所以大家還是努力去聽懂印度英語吧,畢竟是官方口音之一。


阿哲:

這個問題其實沒問到點子上。真相是,因為美國有大量的頂尖企業,才能容納那麼多印度裔折騰。

現在很多分析的文章都太高估印度人了。印度裔在美國發展,是非常典型的混社交、混政治,真正出力少,所以不夠強大的宿主,是養不起阿三的。越是大的公司,越容易糊弄;越是小的公司,越難偷懶。

你要是看中小企業,其實印度人混得並不特別好。同樣是IT,獨角獸公司里,印度元老比例明顯下降。


匿名用戶:

都別扯蛋了,歸根結底就一個主要原因,美國人不信任中國人。

原來的項目,美國人轉過來的,涉及一些所謂的敏感技術,需要美國的某個部門來審查項目人員,阿三的人審了一周後通過,中國人審了半年沒通過。

這不是個案,打聽了一下,類似的事情發生了多次,美國項目的高層也知道阿三雖然便宜但不靠譜愛吹牛(別以為老美傻子不知道),中國人貴一些但做事有保證,但最後還是不得不選印度人,因為美國人知道華裔背後的中國是美國的競爭對手,怎麼可能把重要職位給中國人,就不怕泄密?能說得上來的幾個在美國取得成績的人,也幾乎是美國的「盟友」台灣人。

美國人對中印這種重要人才來源地的人,是既用也防,只不過對中國的防備要高得多,難道一個錢學森的例子還不夠美國人足夠警醒么?

從近年來隔三差五就爆出的所謂華裔間諜案和鮮見報道的印裔間諜案就看得出來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