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越來越多博士逃離科研?

問題描述:雖然博士研究所畢業後放棄科研工作不像「北大畢業生賣豬肉」般劇烈地沖擊著人們的刻板印象。但我們會想當然的認為,博士研究所在經過了系統的訓練和學習後,具備更專業的知識,因而更有可能在科研的道路上發揮其用武之地。而現實卻告訴我們,「逃離科研」大有人在。
, , , ,
湖工老裴:

不邀自答。談談我個人的情況,可能只是冰山一角,不具參考性。目前在一所普通一本任教,專注技術教育,主要寫一些開源的程序,比如有限元編程框架feon,區塊鏈模擬器simchain,以及正在開發中的中文處理工具箱。可能工作沒有科研那樣高大上,不過能夠傳播一點知識,讓部分學生少走一些彎路,於我而言,已經知足了。

我為什麼沒有繼續科研工作?大致有以下幾個原因。

1、良性循環和惡性循環

大部分博士都去了高校。高校競爭非常激烈,能人異士很多。這也是一個以自然科學基金(或者說項目)量化科研水準的地方。如果一個剛畢業的博士,剛來就拿到國家基金,有了經費就能帶研究所做項目,就能發表文章,高質量的文章又能支撐更多的項目申請,評職稱,升級也順利成章,這是一種良心循環。這里不討論是不是拿到項目就一定水準高的問題。

而像我這樣的,三年國基不中,當然主要還是自身原因。沒有國基,就沒有經費,沒有經費,帶不了學生,帶不了學生,想要完全靠自己出成果,精力跟不上,又是家庭又是上課,這就陷入了一種惡性循環。本身學校待遇一般,不可能說自己拿錢做實驗的,除非是一些軟學科。

2、研究目標不明確,想法太多

本專業是土木工程,工科沒有實驗數據很難發表像樣的文章,我個人動手能力差,偏愛寫程序和計算這方面,導致我不清楚我到底要做什麼。我的博士論文做的是地下連續牆挖槽施工效應研究,就講挖個槽子安全不安全,怎麼更安全。光從研究的角度講,我個人認為工作量和深度都達到了,但從實用性講,仍有欠缺。我個人又是個實用主義者,這個研究方向我肯定不會繼續下去,即使能發文章。再者,我雖然是土木工程專業,可最優化理論,神經網路,數據分析都熟悉,到底要沿著哪個方向做,自己都不知道。之前想做地熱能,後來又要做設計、施工方案智能推薦系統。想法過多,一個都成不了,間接導致沒有科研積累,繼續往前走也就更難。

3、團隊很重要

就我自己而言,由於我的研究方向不明確,導致基本上沒法進入別人的團隊。當然也有些好心的教授要拉我入隊,可惜自己興趣不在,做事不上心,也就不了了之。單打獨斗讓自己的路越走越窄,困難重重。

但生活得繼續啊,科研是條難走的獨木橋,反正目標都是彼岸,所以就想是不是可以劃個船,換個思路,於是就開啟了現在做教育的想法。

4、總結

綜上所述,還是自己不夠優秀。如果你夠優秀,你可能到更好的學校,跟更好的導師,做更有趣的課題,發更多的文章,邁進更大的圈子,國基、項目順理成章,進入良心循環,然後風生水起。所以,必須讓自己變得更優秀。

但是,科研也不過是一種工作,清掃街道也是一種工作,每個崗位都需要有人把守,只要是促進社會發展,證明了自己的價值,做不做科研又何妨?當然,如果還能選擇自己喜歡的事情做,那才是一種幸福。


Aorqu用戶:

首先必須要承認:博士生畢業不科研是大概率事件。僧多粥少是事實。

參考一下Steven Luck的blog post.

Some thoughts about the hypercompetitive academic job market​lucklab.ucdavis.edu图标

你想想,如果今年有10萬個tenure,每個教授有兩個學生,每個學生三年博士畢業(極端理想狀態下)2048年我們就需要100萬個tenure,這樣子畢業的博士生才可以都留在academia

這個指數增長規律符合任何生態系統:一個物種在有無限資源的情況下,其物種數量會指數增長。然而現實情況是,資源有限(K),物種數量會增長到一定數量維持平台。academia十幾年前或許處於指數增長階段,但現在已經快到K這個限制了,所以博士生畢業不能拿到tenure/faculty很正常

那麼,怎麼辦呢?資源有限的生態圈裡無法拿到資源的生物或許還可以去死,但有幸的是,博士生還有industry這個選擇。

大家不需要把不能留下學術圈而走industry看做一件浪費自己才能和羞恥的事情。雖然五年博士畢業生們的確成為了某一個非常小領域的資深專家,但是打了這么多大大小小的怪獸也拿到了很多技能包,不說數據分析編程這些technics, 還有思辨,提出問題解決問題的skills。這些能力,放在任何行業都是需要和重視的。

而且港真,industry的工作不比academia的更加沒有意義,選對工作你照樣可以做出改變。

也不需要認為走industry就不能回academia了。如果你有機會繼續發表論文,哪天哪個tenure嗝屁了(敲桌子),你可以去應聘的。


汽車運輸兵:

中國小布爾喬亞一邊說:你窮是因為你自己不努力,你活該。

然後中國科技產業被西方封鎖影響了自己生活質量時又出來抱怨:為什麼博士不安心拿著五千塊錢的工資去給我做科研呢?然後我去做金融房地產吃香喝辣。

我個人強烈支持博士們逃離科研,用自己的學歷去換一份好一些的工作。去吧,這是你們應得的。


匿名用戶:

在實驗室,拿著一千左右的補助,替實驗室大部分人維護電腦和網路,幫導師拿快遞送發票,幫導師弄發票報銷經費,還要假裝欽佩導師至高無上的十年前的智慧,感恩導師在課題組群發的心靈雞湯,連看文獻的時間都不夠還非要說問題在我們自己身上,轉博的條件是同意繼續在讀博期間做雜活維護,課題做的是領域里幾十年沒人搞定的硬骨頭。

能在高校混的好的導師,一樣要看人下菜。你除了做課題的能力沒有別的資源給導師,在實驗室你就是苦力,你做課題東西全靠自學,有背景的同學做課題你就得全心全意帶,分享技術分享課題資源分享作者掛名,容易出成果的課題都沒你份,外出交流合作從來不帶你。自己想的好做點的課題,導師明面上說可以,附帶的條件是只要有人願意跟我合作就行,最開始我還傻逼兮兮的去找人合作,從來沒人敢鳥我。

想通了學位不要了,走社招途徑應聘,外地僅僅一個一線城市兩天面試7家,隨便一個offer甩在實驗室待遇十條街。

錢少,沒尊嚴,違背良心,學不到東西,心裡不平衡。

發泄一些負能量,匿了。


匿名用戶:

總結下來,正常做科研的,就是錢少,活多,雜事多。這里引用一下賤賤老師說的話:

說實話,窮這事情本質確實和科研無關,反正做科研也不可能自掏腰包。如果不在意自己的窮,那麼確實窮也無所謂。

但是一個人窮的烙印會體現在這個人的行為上:

你見過一個人白天做科研,晚上替澳洲留學垃圾做作業賺錢嗎?

你見過因為30歲沒畢業學校斷了補助半夜在宿舍大喊大叫導致其他人報警嗎?

你見過因為畢不了業還得問家裡要錢,家人不理解找到學校,最後壓力太大在樓道直接拉屎嗎?

你見過窮慣了做實驗節約試劑導致實驗失敗嗎?

你見過把實驗室內存條全部偷走賣錢的嗎?

你見過因為窮,女孩看不上,最後變成變態的嗎?

你見過貪污青年基金(懂得人知道青年基金錢有多少)買房被抓的嗎?

你見過當了老師還硬要學生獎學金分一半最終被舉報開除的嗎?

你見過考個試還讓不及格學生按分改成績被處分的嗎?

……

我相信這種例子讀過博的人,上面這種例子能講好多的。我見過的這些人,有一個共同的特徵就是窮。

如果你家庭底子厚試錯機會多,你會怕畢不了業嗎?畢不了業又如何,實驗沒進展又怎麼樣?

如果你手上有錢,你會干那種連學生獎學金都要分的吃相難看的XX嗎?

————–

當然這事情反過來如 @賤賤 所說,富人選擇太多,太過於佛系對科研也不太有利……

最後再闡述一下觀點,科研是一個付出和回報不太成正比的行業。基本上要進入科研圈子,你首先的博士畢業,其次得找到學術圈的工作,以及現在很多學校你得通過tenure拿到副教授。完成這三級跳,你才能做到在一個事業單位,吃一份旱澇保收的死工資。這份工資的數目會低於工業界。在美國,大約就是工業界一半。

我敢說完成這三步的人當中(記住,我說的是完成三步的人,實際上總有人畢業不了,總有人找不到教職,總有人tenure被趕走),95%這輩子就是這樣子了。你看到的有各種帽子的,靠工程在外面掙大錢的人,是那5%。

所以如果是一個有點家底的人,反正做什麼都行,做那95%已經很滿足。一個窮人,如果你能滿足於做那95%,那倒也可以,但是事實上,窮人干別的收益一般超過學術界,別忘了上面說的工資是工業界一半。如果要做還想當那5%,付出的就太多了。如果滿腦子想著如何去當那5%,基本和科研的初衷是背道而馳的,還得加上不要臉的屬性。

曾經有個同學說:科研就是把國家的錢變成自己的錢的過程。我說你說的太對了,祝你成功。後來,他被抓了,我在電視上看見了他,因為吃了別人6萬塊錢回扣。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