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越來越多博士逃離科研?

問題描述:雖然博士研究所畢業後放棄科研工作不像「北大畢業生賣豬肉」般劇烈地沖擊著人們的刻板印象。但我們會想當然的認為,博士研究所在經過了系統的訓練和學習後,具備更專業的知識,因而更有可能在科研的道路上發揮其用武之地。而現實卻告訴我們,「逃離科研」大有人在。
, , , ,
王法:

你們都不肯說,我來說:

「因為我們太弱雞了啊」。

大夥說一堆客觀困難,我周圍的現實情況是,有大論文,引用高,有自己研究思路和研究領域的博士候選人,一個放棄科研的都沒有,即時在當年job market沒有找到合適的坑,也都在做博後等好的opening。放棄科研的,都是像我這樣一作文章雞零狗碎幾篇, 沒有重量級論文,引用幾十,研究領域東一榔頭西一棒的。不是我們逃離了科研,是科研淘汰了我。

科研本來就是一條艱辛的只屬於極少數精英的路,聯考淘汰一批(決定你的出身),PhD淘汰一批(決定的研究領域和早期論文積累),大部分專業還要做博後淘汰一批(決定你的推薦信質量),我那些仍然投身科研的兄弟們,5到7年之後還要淘汰一批。我這條路走了一半被淘汰,只能怪自己PhD階段不夠努力,有啥好抱怨的呢?

大陸青椒苦不苦?普通青椒是挺苦的,我爹每個月都自掏腰包替組里的幾個已婚青椒付房租,否則憑他們的收入在我家鄉,某二線城市都難以活下去(未婚的可以擠一擠學生宿舍)。但是我覺得,這么艱難的客觀環境,其實就是這個社會的人才評估體系在向你示警:你只是勉強合格,未來有大概率還是會被淘汰,不如趁早退出吧。青千們哪會窘迫到這個份上。

當然不是說現有的科研人才培養制度毫無問題,像我的領域(ECE),工業界總是可以輕松消化掉我這樣的次品,薪酬待遇,工作內容,工作家庭生活的平衡普遍都讓人滿意,所以我還可以以相對超然的態度來說風涼話。然而一些學科工業界根本無力消化這么大數量的冗餘,PhD還招那麼多,讓一些本來希望就不大的學生拿到offer,真真是其心可誅了。

稍微補充一點,可能是我之前表達不夠清晰導致了誤解。我不是又來宣揚「努力論」,做過PhD的都清楚,科研的成功,運氣,能力,努力三者缺一不可,其中運氣又是最重要的(選校,選老闆,選課題,選方向都像在扔色子),但是最後被淘汰,外部世界並不會關心你是三者哪方面不夠好。前文所謂的「不夠努力」,只是在自責,因為我做科研的外部客觀環境並不差,父母和妻子也都給了極大支持,我這個個體科研進展不順,完完全全就是我自己的鍋。


賣碳翁:

謝謝邀請,邀請一個月了現在才回答,抱歉。

大家都從科研本身說明問題,那我就從大形勢的角度分析一下。

首先我們要把科研看成是一個行業,或者說是一個產業,因為它養著一大圈人,圈內的:項目相關的,審批的,整合資源的,求個未來的,努力打工的,混個溫飽的,對,還有少數愛好科研的;圈外的呢:審計的,賣設備的,賣葯品的,產學研合作要補貼的企業,要科研帽子站台合夥炒概念的,論文翻譯的,賣論文的,組織會議的,賣軟體的,代寫項目的,對了還有打字復印的。

既然是產業,那必然會符合這樣一個規律,40年周期規律。每個行業興起,都有黃金10年,就是怎麼干都掙錢;然後是白銀10年,利潤變薄,但是還是有利可圖,已經不是傻子都能撿錢的時候了;然後是青銅10年,競爭激烈,優勝劣汰,錢難賺了;最後是垃圾10年,新興行業變傳統行業,以活下去為目標,資源在壟斷企業手中,但是也是利潤很薄,小企業不死就已經萬幸了。看看我們的製造業就是最好的例子,隨便一個風吹草動就死掉一大批。

科研這東西在國外,早就是傳統行業了,從第一次工業革命就開始了,所以國外干科研的也是中等偏下收入,算火箭軌道的轉行干金融的也不少,而且生活大霹靂裡面關於收入的情況也說了好多回了。

中國特殊在有了20年的斷層,好多曾經的傳統行業都在1980年後煥發新生,所以那個時候干科研生存相對容易,生活無憂,競爭不激烈。現在算下來也差不多過了40年了,當然這個行業就變成了傳統行業了,競爭極其激烈,985博士想留個校,10年前就很難了,現在出國轉一圈再回自己的母校都不可能了。資源早被整合完了,多少國外回來的青千之類的想不靠大樹就活下去都很難。更別說土博了。土博要是提前靠上大樹了活的滋潤的也不多,前面很多回答已經舉例了,這里就不再說了,反正就是啥活都得干還掙得不咋多,等著媳婦熬成婆。但是現在的情況是這個行業是不進則退的,想混吃等死都不可能啊,外面等著回來的博士和博士後能力超群啊,又年輕有能幹,50%有NCS啊,前面的人不想被拍死就的尋覓其他的生存途徑了。

所以呢,競爭激烈了生存變難了,轉行是正常的。

其次,所有的行業正常的結構都是金字塔型的。因為我們歷史特殊,所以一定的時期內某些行業發展不符合這個規律,但是發展平穩後這些就都會補上了。就好比,2004年做大學部畢設時一個師姐博士工作去的一個211學校,安家費30萬,啟動資金50萬。等我上了博士,啥也沒有了,211學校給的條件是你愛來不來不缺人了。985學校是,留校?你老闆是誰?當穩定了之後行業里不再有人才缺口,頂尖的資源就那麼些,屬於先得的和真正的精英,中層和下次就的各司其職了。有吃肉的,有喝湯的,當然就有買單的。買單也有早買的和晚買的,早買的在新興行業就搶到了先機,晚買單的只能只能苟延殘喘。

不過大家也別失去信心,中美正在競爭,爭的就是核心技術,而我們國家又是投資型經濟模式,這個關鍵點上,國家為了競爭肯定會重視科研的,興許這個傳統行業又逢春了呢?不過科技投資到底是給誰就不一定了,國企?JG?少量的民企(不大可能)?研究所or高校?


匿名用戶:

2018-11-25更新

更新一下,可能之前說的讓大家覺得比較有壓力,現階段大陸讀完博士(清北除外)其實也不至於進不了高校,只是進好一點的高校難度比較大,認識的人一般去了地方市級的二本院校,除極個別去了省一本(非985,211)。

現在省一本以上的高校,應屆博士基本先要求做師資博士後,達到要求再考慮留校,留不下的可以考慮在其它地方任教。認識一個師兄師姐,一個在中科院大學,一個在中科大,都是做了兩輪博後,現在進入中山大學了。還有一種情況就是像我這樣留中科院系統的,好幾個師兄都是積累了四五年,等至少上了副研究員,文章攢夠了,再直接到高校娉教授。

現在做科研也不是一點前途都沒有,關鍵還是看人,假如特別有天賦並且承受得住晚結婚生子的壓力,並且科研做得特別好的話,做科研是可能實現階級跨越的。認識一個同所師兄,85的,父母都是地道農民,家裡也啥都沒有,科研做得特別強勢,發過nature,在美國獲過大獎,博士畢業在我們所呆了幾年,後來去了哈爾濱工業大學深圳校區,直接評給了教授,不到三年,現在已經是優秀青年,年薪60多萬,去年還拿了深圳全款160萬的獎學金,現在北京和深圳各買一套房子,徹底實現階級跨越。

不過對於絕大多數人,讀博還是要慎重 ,讀博成本太高,各種壓力巨大。我有兩個碩士同學,出生名校(一個還是科大少年班的),今年已經第八年了,成果一般,並不是每個博士生都可以很幸運地脫穎而出的。對於各方面一般的人還是好好考慮,免得將來自己後悔。我現在也是走我師兄他們的道路,希望自己過幾年也會成功。現在留所雖然待遇一般,但科研進展比較順利,拿到青年基金,又攢了一些論文,每一步都是在進步,感覺希望很大,我還會繼續堅持留在中科院幾年。

2018-11-19

我讀博期間連續拿了國獎院長獎還有其它的一些獎勵,發了七八篇本領域(地學)最好的雜志,都是中科院分區二區雜志。很遺憾的是,畢業時並沒有找到一個像樣的高校。即使一個普通一本學校都會說我們只招海龜,大陸的土博士除非有至少兩到三篇一區。本領域一區就是nature,science了。認識的幾個牛人,一篇nature就破格教授了,何況三篇。對於絕大多數在大陸隨便發點論文混畢業的博士,那自然是要被淘汰了。現在大陸好一點的高校(省一本以上)招博士的標准都是沖著那些本來就有頭銜的去的,最低要求有博士後經歷,沒頭銜沒paper的土博士人家看都不看你一下了,這樣的環境不逃離科研難道要做吃等死?

現在高校設置的高門檻就是被一些不學無術的人搞壞了,在裡面的人即使只是在大陸發幾篇很普通的核心都可以對在國際上發了一些top雜志的你指指點點,最後人家還會說土博士水準太低,不值錢。其實有時候並不是你不優秀,而是人家故意把門檻設得太高,明明就是想招本來就有頭銜的人,卻說優秀的應屆博士也可以,那什麼才算優秀呢?

最後忘了說,本人留中科院工作一年半,拿著一個月到手8000左右的工資,過了一年又做了三篇二區的sci,即使這樣老闆也會隨時對你指指點點。

家裡有礦,不需要養老婆孩子父母的人可以考慮讀個博士,假如對物質看得很淡的也不在該話題之下。

以上!


Lincoln:

時間線上的新問題,歷史線上的老問題。

一年前寫過的一篇文章,現在看來依然沒有什麼變化,一個字都不用改。

2016年的時候,《一枚中科院科研人員的自白:我為什麼選擇離開?》傳遍學術圈。又一次激起了大家關於大陸學術界科研人才流失的討論,但是在學術圈內,這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了。

圈外人可能不知道,學術圈內經常有很多開玩笑似的吐槽,「讀博窮三代,科研毀一生。」「還有什麼是人工智慧未來無法取代的? 研究所,他們的勞動力太廉價了!」所以,筆者作為一名初出茅廬的半吊子科研工作者,著實非常能夠理解這位先生的困惑和不滿。

回想起來,幾年前,復旦大學的王傳超博士就在《Nature》上就發表過一篇名為《Give youth a chance》短文,當時在大陸學術圈引發了不小的震動。他在文中懇求有關部門採取措施,為新畢業的博士生提供資金和機會,以免青年科研人員外流、長期留在國外或完全脫離科研界。當時的情況與現狀相比並沒有什麼兩樣,一個很現實的情況是:雖然目前中國的科研支出在持續增加,雖然中國的民眾都在期待中國在科學技術上的巨大進步,然而,現在卻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包括研究所和博士在內,正在告別自己的科研生涯。

  • 第一個重要原因、雖然中國的科研投入越來越多,但剛上道的碩博們卻很難申請到科研課題和經費。

目前,中國面向學術界新人的第一大基金是青年研究基金(Young Research Fund),約佔中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NSFC)預算的20%,然而每個項目在三年期限內只有24萬元RMB。第二大基金是中國博士後科學基金(China Postdoctoral Science Foundation),期限為兩年的項目總共能獲得5-8萬元RMB。坦率的講,這些科研經費很多時候都不能滿足需要,甚至連購買必要的實驗室試劑和耗材錢都不夠。正因如此,許多年輕的研究人員都在積極的申請海外的Ph.D,結果是,這些年輕人把科研生涯中最寶貴的時間貢獻給了那些留學國家,不僅如此,很多科研實力強的也會因此留在國外。所以,楊振寧、姚期智兩位教授主動放棄美國國籍,正式轉為中國科學院院士,我是打心底表示敬意。鄧稼先前輩回國報效國家是偉大,這是一種英雄的精神;但不能因此就對二老進行道德綁架,每個人都有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利。

  • 第二個重要原因、大陸的學術圈子裡,許多不成文的潛規則和條條框框太多了。

例如一些人都認為做科研就得忍受清貧的生活,一些人認為大學教授不潛心鑽學術做講座開公司就是腐敗,一些前沿學科領域年輕學者經常會受到一些人帶有偏見的評價。難道做科學家就應該比做工程師要更加清高?科學家必須不食人間煙火才顯得出類拔萃?難道前沿理論學科就只能甘於奉獻不求回報?早幾年,從事生物資訊學的科技機構「華大基因」就曾因為研究的是技術和方法,追求效益而被斥「沒有科學含量」誤國誤民。而2012年12月20日出版的《Nature》評選出了年度科學界十大人物,讓37歲的華大人王俊成為唯一一位入選的中國人,狠狠的打了一些質疑者的臉。後來《Nature》對此發表社論,題目就是《科學家真的需要博士學位嗎?》對此,汪建說過一段很經典的話:「頭腦里沒有框框的年輕人更適合搞創新,我們就是要給年輕人幹事的空間,做別人做不了的事情。」

  • 第三個重要原因、最後放眼世界來看,雖然比中國的情況要好一些,但仍存在一些問題。

在加州大學,有醫學研究員年收入超過百萬美元,但博士後們的收入不到5萬美元。科學界總體上與整個社會一樣,也存收入差距過大的情況。經濟狀況和社會地位成了科研之路上的攔路虎,過去幾十年,精英科學家和「科研民工」的收入差距在不斷擴大。《Nature》調查了超過3600名研究員的薪資,超過半數表示自己為了科研事業犧牲了生活質量,其中有20%的被調查者表示不會向學生推薦科研職業。對於大多數普通人來說,搞科學研究充滿風險且代價昂貴。數個世紀以前,科學家多數是貴族出生,而今天的情況比那時也沒好多少。其中對中國的研究顯示,進入頂尖大學的官員和富商的子女比例更高出生於貧困家庭的科學家經濟負擔很重,對博士後和初級研究員來說壓力更大,所以很多人因此轉向了海外。雖然有關部門已經開始利用高薪吸引海外科學家歸國,但能夠得到高薪的科學家畢竟只是其中的極少一部分人。

  • 最後,說點過往的感觸和體會。

雖然本人家境尚可,但我自始至終非常能夠理解那些為了生活放棄夢想的人。鄙人有一位摯交好友,某省聯考狀元,天資聰穎,勤奮刻苦,讀研連續三年獲得國家獎學金,發表了多篇包括SCI、EI檢索的學術論文,被其教授稱為「10年難得一遇的科研型人才」,考慮推薦其保送清華的Ph.D,但被他拒絕了。畢業後完全放棄了之前的學術背景,進入一家知名券商的後台從事系統開發工作,也自此斷送了自己的學術生涯。朋友們無不表示惋惜,對此他笑笑說:「比起科研,我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完成。」只有我知道,在他的家鄉,那個十八線縣城下的某個村子磚瓦房裡,卧病在床的父親,年老體衰的母親,嗷嗷待哺的弟弟妹妹,家徒四壁的情景,在生活和現實面前,理想又算的了什麼?我想,一定是這個時代哪裡出了問題。

如今,在學術圈內的年輕科研工作者經常被一種迷茫感籠罩。有一些事情需要改變,有一些研究需要繼續。這里提一些不成熟的看法:如果可能的話,應該盡量在科研大牛和新人之間保持資源分配的均衡,將一部分科研計劃和經費留給敢於嘗試、有發展潛力的年輕人;應該考慮給那些科研新人維權的機會,以及向學術腐敗說不的權利;應該做到利益均沾,避免學術領頭人獨佔資源,好處應該人人有份,按勞分配,以免去年輕科學家成為」科研民工「的命運,同時幫助其解決一些家庭方面的實際困難;應該創造更加開明和公正公平的環境,並提高新人待遇,建立機制,把面臨選擇境地的可塑之材留下。

  • 這一段,寫給未來的自己

也許,正如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哈佛大學的希金斯教授Steven Weinberg 在《Nature》上所說的一樣:「科學研究不太可能讓你變得富有,你的朋友和親人也常常無法理解你的工作。而且如果你從事基本粒子物理領域相關的工作,你甚至不能從中獲得成就感。因為你很難將自己的研究成果迅速轉變成有價值的應用。“但他在文章的最後也給了所有青年科研工作者以鼓勵:」在McGill University,Ernest Rutherford & Frederick Soddy正在研究放射性的本質。這項工作雖然看上去沒什麼價值,但當然有其實際的意義,更重要的是它在文化上能夠產生深遠的影響。當人們理解了放射性時,物理學家才得以解釋:為什麼太陽和地球內核在數百萬年後依然能夠持續發熱?從而消除人們對地球和太陽年齡的質疑。從伽利略到牛頓再到達爾文,科學在不斷發展,讓人們從宗教主義的教條中逐漸蘇醒。但在今天,當我們隨便翻開一份報紙,就會遺憾的發現任務依然沒有完成,人類文明必須依靠著諸位的努力才能得以進步,每一位科研工作者應該以此為傲。「

楮墨有限,不盡欲言,書未盡情,再祈珍重。

文獻資料:

[1].

http://www.nature.com/nature/journal/v520/n7549_supp/full/520S36a.html​www.nature.com

[2].

Is science only for the rich?​www.nature.com

[3].

Scientist: Four golden lessons​www.nature.com


Aaddin:

科研本身就是一個少數人贏的遊戲(winner take the all)!

只是大多數人自身局限(這其中的因素無外乎以下幾點導致),不懂而已

  1. 家庭教育(尤其是以農村為最為典型,父母或者周邊人覺得大學生或者博士畢業就是厲害的人物,就要當官發財),然而你深層次挖掘就會發現:底層的老百姓還是帶有農民式的狡黠,去評價付出與回報。這樣的學生背負太多家族使命,如果你懂陳孝正,就知道他為什麼如此勤奮,放棄很多本該屬於他的童年快樂,但現在的很多底層的年輕人連這點認識都沒有,更是連苦都吃不了,假裝很努力
  2. 知識水準(這里就要說到幾點了:1.其實聯考是很公平的,好的學校尤其是985基本可以選出來就是兩類人:聰明的,勤奮的),2.同樣的四年大學教育是有差別的,這里主要是格局和眼界,你看不懂在這場競爭中如何選擇策略去贏(你不要覺得你一路奮斗,比如從二三本努力,去985,甚至國外讀博,你付出如此多,應該在這條路上得到回報,前提是:你要知道你之前和誰競爭,現在和誰競爭,這些你在當下的位置呆一段就心知肚明了,再考慮回報)。
  3. 專業能力 在大多數讀博的人看來,知識似乎可以在研究所階段開始積累。但是你不知道的是:在此階段,你已經要開始跑了(生活可不是公平的評價機器,尤其是市場這東西,它只會要它需要的分子,而不在乎被它剩下的分母):每年的國獎選出來不僅僅是得到幾千塊錢的學生,更是畢業後學術競爭的優勢,花更少的時間實現更大的收益。這裡面還有更大的坑(青千,傑青,長江,院士,稱號以及待遇掛鉤),作為小白的我們也從來沒去認真想過,青椒,千年博後,還有科研工作者猝死。

再說說科研本身,我非常同意這兩位同學的回答

  1. 你們太弱雞了。 弱雞到你自己渾然不知,卻盯著學位而洋洋得意,意淫著取得博士學位後的大好前程。@王法

2.科研是分層是的,而且更多的興趣使然。前者是外部評價,後者是內部動力。@Vitata 不管你現在境況如何,你要明白這些,然後去選擇,去做,必須讓自己全力以赴!

3.科研的門檻低,輸出量大。篩選機制只有在極少數的幾所高校和科研單位做的好。你能讀博乃至如期博士畢業,可能無關乎能力,所以你要學會策略性過好餘生,實現自我最大化(改善生活與自我追求的平衡)。


寫到最後,希望我們都明白:

  1. 科研對於大多數人而言,只是個養家糊口的工作。如果你希望走這條路,那你要心裡有數(房子和車子不要幻想進高校安家費解決,那20-30萬能拿到的前提是你用一區的文章堆出來,更直接的你是你能不能做到你這個985高校的5%) 尤其是農村娃,你要懂這一點,你肩上不僅擔負著走出農村的家族使命,更要實現自身價值,不要資訊閉塞,更不要不去想這些。
  2. 科研與幸福感而言,就像拿人生的意義@Aaddin而言,冷暖自知,我向張益唐致敬,了不起的學者!
  3. 博士更多的一種選擇,你選擇一條路,記得讓自己更優秀,要麼就讓自己學會走捷徑達到初衷。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