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越來越多博士逃離科研?

問題描述:雖然博士研究所畢業後放棄科研工作不像「北大畢業生賣豬肉」般劇烈地沖擊著人們的刻板印象。但我們會想當然的認為,博士研究所在經過了系統的訓練和學習後,具備更專業的知識,因而更有可能在科研的道路上發揮其用武之地。而現實卻告訴我們,「逃離科研」大有人在。
, , , ,
烽火戲煙塵:

謝邀。

好久沒來Aorqu啦。博士入學也有兩周了,看到這個題目的感受跟在碩士時還是有些不同。總的來說,題主所謂的逃離科研,無非是不再在高校、研究所這類科研單位從事工作,或者即便進了相關單位卻放棄了在縱向科研上前進的打算。至於是不是越來越多呢。。。除了生化環材的日常勸退之外,CS金融等博士在業界的賺錢潛力比學術界高了何止幾倍,所以總的來看好像沒有多少博士是以「未來我要去一流的高校當老師」當成光榮和努力的目標(仍然有,但是相對於各種選擇來看,大部分人都不會願意把這個事兒定死了)。

大陸高校這個行業,10年前就已經到了就業黃金期末尾了,2011年開啟青年千人以及各種海龜引進計劃算是對傳統的就業模式形成了沖擊,出現了新的機會,尤其初期的幾批回國的海龜都享受著令人羨慕的資源,在這種環境下大批莘莘學子抱著留學攻讀博士回國拿title的出去了(硬要說的話我也是受到了這個潮流影響),但是短短幾年,不僅各種門檻提高,海龜回國後的後續影響也體現了出來,導致這兩年以及未來可預期的十年內都是形成了「專業資源好的高校,擠破頭,需要好學歷+國外TOP大學的博士學位以及十幾篇一作SCI」之類的就業門檻,而如果仗著一點海龜優勢想去差一些的學校拿相對好的待遇又幾乎會偏離學術主流(至少想以後拿title幾乎不用想了,能拿到教授這輩子學術認可度基本上到頭了),這算不算逃離科研?這就看個人選擇了,我見過70多歲的老教授還來我們港理工做RA交流,也見過30歲回國拿到副教授就開始搞項目開公司或者接私活的人,但是每個人做選擇一定是有各方面的原因,外人不僅沒有資格也沒有權力去過多要求。

最近經常跟內地來交流的副教授、XXX學者的老師交流,有些年紀輕輕已經是副教授+大牛團隊的骨幹,但是一聊發現大家博士畢業後學術上基本上都在啃冷飯了,因為入職之後沒有時間精力去深挖,能保證不退步就不錯了,那這叫逃離科研嗎?大部分也都在聊績效,獎金,帽子,基金,項目,房價。。。那這些聽起來是不是更不靠譜?

說到底,讀博士只是一種選擇,尤其是人生這么珍貴的時間,大部分博士最後還是要回歸社會主流的價值觀:車子,房子,家庭,事業上升空間,然後其次才是能不能繼續自己的興趣或者能不能投入更多的熱情在科研事業上。

總結而言,一輩子都熱衷科研的人不少,但是放在全部的PhD基數來看還是太少了,因為這事兒是需要天時(夠年輕),地利(環境允許),人和(家庭或者人生規劃上不沖突)還要加上很多運氣和常人難以想像的努力才能做到的事兒。那麼憑什麼大部分人都做不到的事兒就成了「逃離」了?

你可以惋惜越來越多拿到學位的年輕人不去為科研事業繼續發光發熱,但是也請想一想大環境對於年輕是不是真的友好,又有沒有任何好的辦法改善這些呢,如果沒有話,試著給年輕的PhD們多一些寬容和理解不是更合適嗎


枕月:

作為一個工作了一段時間,又回來讀博士的,來說說我的看法。

1、願意讀博士,我想絕大部分的博士生,都多少帶著一些學術理想的。不然完全可以碩士畢業走人,因為找工作碩士最好找,博士和大學部都比碩士相對難找一些,這點我想大家都有體會。

2、在工業界和高校都能做科研

基於以上兩點基本前提,那麼所謂「逃離科研」,就應該是指該博士既不在工業界做科研,也不在高校做科研。這類人,我覺得算比較少的了。

碩士的時候,我是導師手下最差學歷最低的那位,因為組里所有人都讀博士,就我是唯一一個碩士。而我那些已經博士畢業的同學們,可以說,幾乎所有人(有一兩個去做了管理或者出版社),不管是去工業界,還是留在高校的(絕大部分),都在繼續做科研,而不是很純粹的搬磚工人。而那些逃離科研的人,要麼就是不感興趣,要麼就是覺得太累,要麼認識到自己不適合。

當然了,留在高校做的科研,跟在工業界做的科研,區別很大。我覺得在高校里做科研,適合做那種基礎科學,例如物理學、純數理論之類的,因為這類研究的應用價值未來幾十年的不一定能有商業應用。而在工業界做科研,適合那種在未來幾十年會有商業應用價值的。這里我需要強調的是,工業界的科研,也是會有長遠眼光的,只是看到的長度的range是大概是未來幾年到幾十年。

而具體到執行層面,in general,我覺得高校的科研考核機制(過於在乎文章數量)和工業界的考核機制,還真的不一定說得出誰的眼光更長遠。

但是基於「絕大部分的博士生,都多少帶著一些學術理想的」的這個前提,問題來了,優秀科研工作者,會認為哪裡能更能實現學術理想呢?目前,由於過去傳統的觀念還在延續,我想大部分博士生都認為是在高校做教職,更能實現學術理想。所以,進入高校當教職的門檻越來越高,靠關系的會越來越少,靠實力的越來越多,能拿到大陸top5高校教職的,絕對是同齡中的佼佼者。

工業界的門檻雖然低一些,但是靠關系沒有用,隨著工業界對高端科學技術的需求不斷增加,傳統觀念逐漸在被打破,越來越多的優秀科研工作者開始覺得工業界更能實現學術理想(例如機器人領域的波士頓動力秒殺高校,牛叉的貝爾實驗室),選擇去工業界。在工業界做出好成績的,同樣是絕對是同齡中的佼佼者。

兩個領域的頂尖學者,不分高低貴賤。但我覺得,隨著工業界的優秀的科研工作者越來越多,很多在高校做純理論的,看到的問題,反而不如工業界看到的問題更深刻更具價值。


私奔到月球:

小透明誠惶誠恐,十分感謝暖心評論的朋友們,最後告訴大家一個鬼故事:

我大學專業選的是化學。


母親做科研的。

除了可能受人尊重一點,敬你是個文化人以外

我媽本人已經眼底出血兩次(長時間看電腦),不按時吃飯,休息時間極端壓縮,掉發,不做飯,不化妝,沒有興趣愛好,當然,也沒什麼錢。

至少在我看來,拿的錢與她的努力程度完全不成比例。

唯一的好處,對子女而言

就是沒時間管我。

很開心。很孤獨。


熊道夫:

路過,也試著答一下,因為我也有類似的觀察。

簡單來說,就是現在的學術圈對新人越來越不友好了。

具體而言,學術圈經過這么多年的發展,雖然出現了很多新的領域,比如大家耳熟能詳的區塊鏈以及人工智慧方面的研究方向,但不論是培養出來的博士還是這個領域功成名就的大佬們創造的成果其實都有一些共性。那就是研究其實更偏工程化,基礎研究越來越少,更多的是對一些理論的應用,而不是創新。

所以從業人員,特別是博士以及剛進入學術圈的講師或者博後的基礎功底並不紮實,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造成他們很多時候沒有那種刨根問底的勇氣。再加上工業以及政府的投入變多,增加了一些臨時的研究和教學崗位來迅速獲得一些產出甚至是帶有一些商業目的,所以真正讓博士們垂涎的長期飯票(也就是國外所謂的Faculty Position)相對變少,大部分的人便慢慢成為了職業化的研究人員,他們也只是變成了會使用科學研究方法和儀器的熟練工種,而對自己的研究深度、研究方向、研究目標以及全人類科學願景完全沒有關心的意願和能力——這只是一張飯票而已。雖然他們能夠看到學術圈的好處,比如穩定,比如社會認可度高,比如不需要工業界那樣拿出實際的結論,比如學術圈的遊戲規則相對簡單,但是久而久之,沒有成就感,沒有前途,沒有激情之後,逃離的人自然就多。因為在這個時代,工業或者政府方面的職業選擇變得更多。

慢慢展開的話,其實原因大致可以分為這些內容:

1. 職業化嚴重,現在的科研越來越細化,培養也就越來越分散。連很多數學或者計算機基礎不好的人也能夠讀。大部分時候其實不需要天賦,所以養了很多其實沒有真才實學的所謂科研人員:比如現在西方發達國家擁有一大堆中東,印度或者第三世界國家的學生,了解之後發現基礎非常差。比如我的一個印度學生曾經跟我說過,我對自己的編程很自信,只是對邏輯不太了解——真是讓我當時就吐槽了。這樣培養出來的科研人員也只是一些熟練使用相關研究方法和設備/軟體的熟練工種而已。那他們為什麼還願意留在學術圈呢?因為他們還沒有其他選擇:讀博移民相對容易,社會起點更高,專業性更強,等等等等;

2. 學術圈基本就是一人得道,萬人墊背,機會其實並不多,自己跟自己玩。在很多時候都需要很積極地為自己創造機會,不再是以前那種鐵飯碗的感覺。因為博士的培養相對而言已經是井噴了。仔細想想,是不是政府或者工業的研究經費越來越讓人垂涎?學校是不是開始慫恿這些象牙塔的可人兒去跪舔工業圈?為啥?錢唄?有了錢多爽,招更多大學部生,修更好的樓,買更多的設備,拿更多的研究經費,何樂而不為?學術的質量或者前景?放心,沒幾個人真正看得懂,所謂的同行評測,不存在的……

3. 學術界的回報並不是那麼及時的。之前有一個很喜歡的學生,荷蘭人。讀到快完了,卻回歐洲了。促膝長談,他的一句話對我很有啟發,那就是他認為學術圈沒有reward。仔細想想,好像的確如此。你的論文引用有幾個?你的論文啥時候開始有人引用?你的文章是不是灌水的?你是為了職稱還是真的喜歡科研?相比而言,工業界的reward那就簡單粗暴多了。那麼問題來了,學術圈本來就是個不看重sensation seeking的地方,大家本來就應該好好做研究,也許幾十年後才能見分曉,那種為了人類的知識邊界而努力的感覺才是春藥。所以,那些看重reward的人自然而然會逃離學術圈。但我敢保證,留下來的,也不全是那些為了科研死而後已的人。大部分還是打著自己的小算盤,心心念學術圈裡面的好,比如撈錢相比而言更容易。

4. 學術圈越來越沒有科研的感覺,名利成了競技的目標。曾經何時,我們心中的研究人員都是些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象牙塔書生們。現在的你們怎麼想的?如果你在學校裡面的,那些鐵飯碗,那些學校的大紅人是不是都自帶光環?誰又追上了新的研究爆點;誰有拿到了幾百萬的工業研究經費;誰有創立了公司賺了多少多少錢。學校,科研以及頭銜越來越像是一個招牌,沒人會去關注這個招牌後面的過程以及被擋了個嚴嚴實實的螺絲釘們,招牌上站的那個學術大佬才是大家關注的焦點,因為他能帶來資源,名利真的是無所不能的。

5. 但也有人發現了學術圈的寂寞,那種虛無的上流社會感與其實的社會資源調動能力之間的不平衡也讓不少人清醒了過來。離開了學校的光環,那麼你就什麼都不是。拿不出像樣的東西,也就不能成為那些各個圈子都吃得開的資源大戶。但真正清醒過來之後,做得更多的不是離開學校,而是使用學校的資源做自己的事情,比如公司。其他人看不慣?那就離開吧。

6。 現在的研究領域細化嚴重,資源極度浪費。很多領域的實質其實都差不多。但都因為要混口飯吃,想成為一個所謂的學術大佬,那就必須要填補一個空白,所以現在空白是越來越多,越來越想當然,大家也都失去了慢慢將生活抽象的動力,不去研究什麼共性再抽象出問題,而是直接簡單粗暴地將實際問題解決,也不管這個實際問題也許完全沒有必要,反正我要創造出一個需求,然後解決它。比如說一個交通問題,但其實在圖論裡面早就解決過了,又或者在計算機的最優化裡面也研究過了。只是沒人會願意跨學科地搜尋答案,而那些從業人員也十有八九看不懂其他領域的基礎研究。

7. 就個人而言,很多人太過理想主義。科研其實不是說起來那麼簡單的。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有時候你可以單打獨斗,但有時候又需要一個團隊。有時候你不要追趕熱點和歷史潮流,但有時候你就最好隨波逐流。這些都不僅僅需要研究能力。等到遇到了挫折,毫無頭緒,也許離開便是最好的方法。

總結下來,也許不是博士越來越多人逃離,而只是現在學術圈的光環開始掉色,普通人越來越容易窺見其中的奧秘,便讓大家逐漸明白了原來學術圈也和其他圈子一樣,圍城來圍城去。

說了這么多負面的,但希望大家還是要相信學術圈的好,畢竟不是每個小領域都是如此。我也遇到過很多真正的科研人員讓我心生敬佩與嚮往。歸根結底,你做什麼樣的事由你決定,學術圈更是如此。但如果你也開始糾結,何不試著心平氣和得審視一下自己的處境。如果真要離開,那就乘早,機會成本會低很多。你也要相信自己在學術圈獲得的紮實科學訓練。只要不自命不凡,博士的訓練真的可以讓一個人很好的適應社會,畢竟你擁有了一個系統的問題解決框架。但前提是,不自命不凡,現實一點。

記住,讀博士或者呆在學術圈不應該成為逃避社會的方式,只要執行力強,多思考,不自命不凡,現實一點,到哪兒都能成功。


胡言亂語:

教師節去探望老闆。

老闆得知我最近一門心思搞科研,一個禮拜就上一個門診,差點給我兩個嘴巴子。

然後給我講了個故事。

我老闆讀大學的時候,下鋪是他的老鄉,典型學霸。

80年代,還分配工作呢,大學壓力並不算大。

但是這位學霸前輩唯一愛好就是學習。

當年他們的日常是:

學霸天一亮就起床在走廊上背單詞,到點了回來叫大家起床一起去上課。

晚上我老闆踢球到天黑回來,學霸也回來了,剛復習完。

我老闆去洗澡,學霸在走廊上藉著燈光再溫習一會功課。

畢業以後,我老闆回家鄉,學霸繼續深造。

碩士讀完就是博士,博士讀完,學霸說:「做科研不去美國,不是浪費時間?」

一張機票走人,做博後。

將入新世紀時,學霸出了站,手裡文章不少,拒了個教職,準備報效祖國。

但因為種種原因,最後還是選擇在美國再待幾年。

原因1:當時大陸太窮,待遇極差。

原因2:高校剛好沒位子,提供不了理想職位。

原因3:最重要,某諾獎實驗室的大牛向他拋出橄欖枝,這對事業發展極有幫助啊。

留下,再來一站。

可惜,科研這玩意不講邏輯,遍地是陷阱。

諾獎是給十幾二十年前的研究成果的,等到諾獎頒發,實驗室是否還有往日榮光,得打個大問號。

學霸前輩萬萬沒想到,自己到哪都能做出成果,到了諾獎實驗室,反而一無所獲。

美國待不下去了。

04年高校大擴招,滿地都是職位,憑著學霸前輩的能力和履歷,進985帶隊毫無壓力。

我老闆也勸他回國。

當年聯系了南京皮研所,已經說定。

可是困難還是不少。

第一個阻礙是學霸的兩位父母。

二老天天和人吹牛,說自己兒子成績如何如何優秀,如今在美國做科研,轉眼你回國了,別人背後還不說你混不下去了,多沒面子啊。

第二個阻礙是學霸的老婆。

人家遠跨重洋跟你來了美國,什麼苦頭都吃了,好不容易拿了license,當了醫生,你和我說美國醫生不當了,回去當中國醫生?

這兩個困難都能克服,可還有第三個。

前輩的孩子已經不小了,接受的都是美國教育,你突然讓人家回大陸,去聯考煉獄場廝殺?

不能適應怎麼辦?長大了沒學上,靠父母養著?

權衡再三,還是留在美國吧。

當醫生肯定不靠譜,等流程走完估計都50了,只能繼續科研。

學霸和我老闆一直關系不錯,又是老鄉,他父母的健康問題基本都找我老闆。

之前老闆還聽到二老在外面和人聊天:

「我這個假牙,是找X院長做的,今天過來,找他學生修一下。我兒子和X院長是同學。」

「你問我兒子啊,他當年全市第二名考去北大了,讀完博去美國了,現在搞什麼科學研究,我也不太懂呢。」

旁人肅然起敬——大科學家啊,了不起了不起。

事實上,如今的學霸前輩在做什麼呢?

每天早上起床,給老婆孩子做一頓豐盛早餐,然後開車送老婆去上班。

回家以後把家裡草坪剪一遍,再修修房子。

磨磨蹭蹭過了一天,老婆也下班了,開車把老婆接回家。

每天的快樂時光,就是晚飯後,和老婆窩在沙發上,看「爸爸去哪兒」。

———————————-分割線——————————–

我老闆說他下鋪的同學時,提到這么一句:

他這輩子最大的成就,就是把老婆帶去了美國。

也許這就是他的追求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