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這么多人反對中醫?這些反對中醫的人都有過中醫診療經歷並受到傷害嗎?

問題描述:为什么这么多人反对中医?这些反对中医的人都有过中医诊疗经历并受到伤害吗?
第 32 個答案 共52 個答案在此專題中醫和西醫的爭論

蘇莉安:

因為中醫和共產主義有好多共同點啊。

不少中老年人唱紅歌、誇黨好、甚至懷念文革,並且不許孩子們說壞話;
許多人家中的長輩都樂於相信甚至痴迷中醫、純天然、傳統療法,以及用這些名詞包裝的保健品。

我們的體制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不過現在生活比過去好的部分,基本都是市場經濟那一套帶來的;
有很多「中西醫結合」的葯物上市,據說起作用的幾乎全是裡面的西藥成分。

80年代的中央還在討論姓資姓社,現在許多行業的市場化程度都快100%了,中央年年喊開放,還希望更市場化一點;
80年代的老領導曾批示要大力發展中醫葯、武術和氣功,如今躺在高幹病房裡的那些人靠的還是頂級進口醫療器械和幾十萬一支的進口葯。

共產主義在國際上名聲不好,不是憑空變成這樣的,而是「老大哥」、「老朋友」那一批共產國家自己的行為造就的;
中醫如今在大陸名聲也越來越差,也是一個個打著傳統醫學旗號、實則無用或有害的保健品營養品被曝光後造就的。

支持那些共產國家是官方行為;
宣傳那些保健品,也是以中醫葯管理部門和下屬各協會領導們(收錢後)的官方行為。

共產主義遭受批評時,有人會說我們一百多年前的理論是有道理的,解放無產階級的初心也是好的啊;
中醫葯遭受批評時,也有人會說我們幾千年的陰陽五行和經絡是有道理的,治病救人的初心也是好的啊。

共產主義與如今世界主流的體制和思想不兼容;
中醫理論也和現代科學不兼容。

當今的歐美髮達國家共產主義沒啥市場;
那裡人得病了也沒聽說誰看中醫。

我們搞共產的經驗被北北韓學去了,改名叫主體思想,據說是全宇宙最先進的思想理論;
我們五千年的中醫被南北韓學去了,改名叫韓醫,據說是全世界歷史最悠久的傳統醫學。

另外,這么多人反對中醫,本身就是整個社會對中醫信任度低的一個表現。
中醫治壞了病人,罵中醫;
西醫治壞了病人,罵庸醫。
誰更受信任一目瞭然啊。


shawn hu:

我覺得西醫和中醫, 就像蛋糕和中餐,都能填飽肚子,可是現在蛋糕說中餐是偽食品,因為中餐符不合蛋糕的檢測體系,指責中餐不能證明自己能填飽人類的肚子,而蛋糕自己可以用自己的理論和方法證明自己能填飽人類的肚子,
我就搞不懂了什麼那些說事的, 非要拿西醫的體系去套中醫 ,然後證明中醫無效.這不是在逗自己嗎?
就像籃球和足球,足球指責籃球一直在手球一樣


鹿小雨:

我貼一個家裡長輩給我微信發的故事,你就知道為什麼這么多人黑中醫了:
《都是「飯桶」…!》
老中醫朱鶴亭大師,應邀到北京某醫科大學講課。
出席者,有衛生部長、各大醫學院的院長、教授及各大醫院的高級醫生好幾百人。
 朱大師一上台說:謝謝您們請我來,也謝謝您們出席聽我的課。在座的都是醫學界的精英,不是教授,就是博士。但我看,你們都是「飯桶。」
台下一片 「噓哄」
笑聲後問大師: 為什麼這么說呢?
大師接又說:你們西醫不過是讀了點書,博士也不過是多讀了那幺七、八年書,考了個試,就拿了個博士,也沒有啥本事的。所以,我看你們都是「飯桶。 」
台下又 「哄」 的噓笑。
朱大師接著說:其實你們根本不會看病,你們治病的本事,頂多也是三份之一。
其它的就是科學家、工程師乾的事。
如果,沒有科學家發明的儀器、檢測設備,你們什麼都不行。
 此刻台下鴉雀無聲。
 朱大師又繼續講:醫生治病救人,主要目的是治好病,那是最終的目的。
可是你們連看都不會看,不要說治!
一個病人進來,他問你:醫生,我得了什麼病?
醫生也不知,反問病人:你得了什麼病?
大家都不知,請上醫用機查查……
  「哄」 底下又噓聲一笑。
 大師接著說:然後,你們就拿張紙,寫上X光、CT、驗血、驗尿…等等,
一大堆檢驗,全部是儀器和工程師在忙,忙完一輪,結果回來了。
醫生拿起報告來看,哦,你的肺如何如何了,你的心臟怎麼怎麼地,你的哪裡又有甚麼甚幺么問題啦… 等等,
然後按書上教的,哦,你要吃甚麼,甚麼葯,嗯,你要… 等等。
或對病人說:你要多注意…,常到醫院來檢查哦」 !
我說完了,你們說,你們是不是「飯桶」?
 此刻,台下鴉雀無聲。
大師站起來,舉起三隻手指:我們中醫看病,唯一的目的就是治病救人。
讓病人有病進來,花最少的錢治好病出去;
我們中華醫學,診斷、開方,只是靠自己這三隻手指。
你們就沒有這個本事!
離開了科學家、工程師,你們什麼本事都沒有,都是「飯桶」!
朱大師說: 不信,現在就叫十個醫生上來,不管是教授還是博士…和我比試比試,你們十個人一起,找十個病人來,到這台上。
也給我找十個病人來,在這里我能把十個人用三隻手指診斷出病症,而且我一個人把他們都治好。
你們行嗎?
如果不同意我的看法,敢和我比試的,就請舉手上來。
結果,沒有一個人敢舉手。
然後,爆發出熱烈的掌聲。
真的好過癮…
這就是真正的中醫之道!

全盤詆毀科學技術、放狠話、吹牛逼,如果真的有這樣的中醫存在,或者專門有這么一個群體寫這種段子忽悠老年人,那真的沒辦法不招黑。


小靜:

作為家裡有兩個中醫的人:
1、神醫沒什麼的。家裡曾經掛滿了華陀再世的錦旗,家父是小有名氣的中醫,聲稱可以治療各種疑難雜症,確實也治好了不少,在住所一帶很有口碑,但是我家裡人生病從來去醫院,正規吃藥打針,偶爾配點中藥調理;
2、找家父看病的多是窮苦人或者是在醫院久治不愈的,經濟能力和治療效果是選擇中醫的重要因素;任何來看病,不論什麼情況,中醫都會說有得治,不擔心,安慰效果很好,慢慢調理,治癒多半,
3、兄長是學中醫的科班出生,也是西醫先行確診,中醫調理輔助,
4,我自己感覺,得病還是要去醫院確診,不能耽誤,越是大病,越是要去大醫院確診,中醫卻只是輔助,曾今一個講周易的老師,講過一個故事,有徒弟問,得了病是否信風水就可以好,老師說,得了病得去醫院,若信風水,則更應該去醫院了。


影子:

其實裡面有個陰謀論,洛克菲勒基金有個消滅中醫的課題,專門資助些方舟子啊,之類的專家,來反對中醫;為什麼呢,很簡單,你沒有發覺,中醫強調的是治本,西醫強調的是治根,但是其中產生的效果是什麼呢?利益–舉個例子:降壓,西醫就是要不斷的吃藥,一旦不吃,血壓馬上上漲,那麼生產這個的葯廠就生意不斷,利益不斷,明白不;如果中醫傳播開來,資本家們的葯廠就要倒閉;西方對利益的追求真的是300%時候是可以賤踏世間所有法律的,當年封鎖交流電發明者(尼古拉·特斯拉)這個最偉大的發明家一樣,因為什麼呢?因為他有一項發明可能讓資本家們破產,無線輸電技術。還因為他不按資本家規則辦事,交流電技術免費公開。不像那個所謂的發明大王愛迪生那樣收專利費,所以連他的資料都封鎖。
其實換個角度來說把,你知道中國最好的葯材都是出口國外,美國每年進口中藥都增長,你就知道中醫在國外的地位了。
你中醫診斷就一張桌子,啥器具都不要,不消滅你,他的那些幾百萬的什麼掃描儀那裡賣的出去啊,
就好像現在洛克菲勒資助中國大陸磚家支持轉基因一樣,就是因為轉基因裡面有大利益而已

當然,除了那群被資助的磚家叫獸,還有部分是因為庸醫問題,大陸中醫大師們都說:中醫大學是中醫的掘墓人,這句話就說明了大陸中醫教育的淪喪化。


李南奇 CHARMAN:

真是中醫百般用抵不過會吐槽,那些反對中醫的人你們分得清赤腳醫生,葯店坐觀醫生,養生大師,盲人推拿,有行醫資格證的醫生之間的區別么!

還有人回我,反對中醫就是反對象我一樣把中醫搞成宗教的人,就是要搞清楚中醫在中國害死了多少人!?

我倒想問問中醫搞死了多少人?

中醫有沒有用扎一副針灸就知道了,有次胃下垂痛的要死,女朋友拿了個勺子把定我肩胛骨的縫縫里,背上的骨頭和胃有半毛錢關系阿!!但是就是不疼了,五分鐘見效!!還有什麼眼壓高,耳垂上扎一下,眼睛力嘛不漲了!!這又是什麼原理!!
這能用安慰劑解釋么?我本來不大相信中醫的啊,自從著了個中醫女盆油不相信都不行啊!!

還有你們說的中醫是正規中醫葯大學畢業的有行醫資格證的咩?電線桿上的老中醫可不算

回復 @谷耀宗:中醫能治病這是毋庸置疑的,中醫是講究總體觀的。你要是糾結整個行業都沒什麼動力去提供臨床驗證,個人覺得臨床驗證意義不大,臨床驗證是針對於西醫西藥的元素組成化合物配比而言的,他是不斷細化的,而中醫是講究整體觀念的。
兩方面的理論是完全不一樣的,你不能用細微的方法去解釋整體,兩方面的差距會很大,在中醫里兩種葯性相同的葯物使用方法也是完全不同的,一味葯的克數不同表現的葯性也會有所區別,這就是為什麼有經典方和家傳秘方的原因。
中醫現在的瓶頸在於西醫細化的理論深入人心,中醫確實無法提供這么細化的東西,因為它根本不是靠細化的東西實現治病的療效的。
另外,也的確有庸醫以中醫的行醫方式來詐騙的,再加上媒體的負面報道,所以很多人才會懷疑中醫。

附:回復 @谷耀宗:你還是在拿西醫的系統套中醫,如果用中醫體系來套西醫會怎樣?無非就是虎狼之葯,治標不治本,無中醫理論支持…

西醫通過外物作用達到治病療效,看一下西醫的葯,消炎藥,抗生素,止痛藥,非常有針對性,頭痛就吃止痛藥,發燒就吃退燒藥,簡單明了。

而中醫通過調節人體機能治病,針灸推拿炙艾,用自己身體本身的力量戰勝疾病。

還有不要把中醫等同於"赤腳醫生"好么,人家也是醫學院學習五年畢業的,要考試才能拿到行醫資格證好么?現在中醫學院畢業的同學西醫課程也要上啊,人家五年不是去學跳大神的好么!!

還有那種什麼針管打中藥不就是非要把中醫納入西藥體系造成的么?有些葯比較霸道需要人的消化系統進行進一步吸收的,打進血管里不是找死么?
我不覺得這種畸形的怪胎也算中醫


白夜:

奧運健兒(大陸外)身上拔火罐的印子你還記得嗎?怎麼不見中醫黑站出來說他們傻叉?
學校做眼保健操的時候你見過這些反對派站出來嗎?眼保健操,用的就是中醫穴位理論。
學校軍訓打軍體拳的時候你見過抵制的人站出來嗎?軍體拳來自少林拳,其中有點穴的招式。
很多大學有門選修課叫中醫理論基礎,為什麼不取消?各個名校老師還不如Aorqu網紅們專業,是吧?
你感冒發燒喝板藍根的時候,他們站出來反對過嗎?幾乎人人都喝過吧?學校經常發。
醫學院中醫和中藥理論課上,你見過他們站出來反對嗎?我…真不敢想像他們老師看到他們網上的言論會怎麼說。
各大中醫院,知名的比如北京中醫院,為啥到現在你去一趟還得排號幾個小時?老百姓都傻嗎?就這些網上才會嗡嗡嗡的蒼蠅聰明?

那群嘩眾取寵的逗比,他們說啥你都信,你信的那些人,現實中有身體力行的去干過嗎?你見過這些女權上街遊行嗎?你見過這些中醫黑髮表的黑中醫文章上報紙和出書嗎?

你可真好忽悠。


朱明:

某大佬說:
誰說號脈沒用我跟他急!
有次酒後第二天不舒服,去醫院看病,說了癥狀,直接就給我號脈,然後才量血壓,接著做心電圖,最後才說是什麼問題。
這是負責阿,業界良心啊,醫德阿!要是不號脈,他咋知道我心跳很快!


咖啡因給我力量:

中藥溫和,副作用低。
成分呢?毒理呢?代謝過程?實驗數據?啥都沒有,這句話到底是怎麼得出來的?憑感覺?或者憑神功?【尚不明確】所以副作用低?掩耳盜鈴有意思嗎??

西醫治標中醫治本。
什麼是【本】?疾病根本機理?致病微生物?發病過程?病程階段?對於疾病的毫無深入了解,對於葯方的成分和作用也啥都不知道,就又張口就敢來治本了?壓根不知本,不知葯,又何以治本?

中藥調節整體平衡。
何謂整體平衡?回想你從小喝的中藥,除了苦之外,難道讓你感覺飛仙了嗎?如果沒吃中藥,那次感冒發燒就會永遠燒下去直到把你燒死?真的,仔細回想一下,你真有感覺到過你的「整體平衡」被調節了?
整體平衡到底是怎樣的一個身體狀態?怎樣的一種感覺?不知道?不知道你怎麼得出來「中藥調節整體平衡」的?外國人沒有中醫治本,也沒有調節陰陽五行整體平衡,怎麼還活得那麼好的?
假設我病了去了西醫院切瘤子、打抗生素,病好了活蹦亂跳,精神好多了,這算不算整體平衡被調節好了?為什麼按中醫的說法我只是被治了標?難道被中醫治過的人從此就不再得同一種病了,所以才會有「中醫治本」的說法?你可以觀察一下,身邊吃中藥的人,吃了中藥後有沒有從此不再感冒發燒的?要不然,【本】到底是幹嘛的?

中醫的溫熱寒涼葯物配伍,可以降低副作用,安全無害。
一味中藥熬出來的是多少種物質?另一味中藥又多少種?而你光拿「葯性」,熱性的葯對碰一下涼性的葯,寒性的葯多了就加點溫性的葯,就減毒減害了,你當你是在洗澡調水溫呢?
光靠自己編出來的一套葯物屬性去負負得正,正正得負,1+(-1)=0,最後就可以安全無毒害了,3歲小孩玩磁鐵啊??

中醫能治未病。
何謂未病?稍微動動你的邏輯,不覺得這是胡扯嗎?最好的治未病屬於現代醫學的疫苗,這才是真正的治未病。而中醫?沒有病從何而治?難道是強身健體增強免疫力所以就不會得病的意思?那要不要把跑步游泳健身也都算作中醫?


Aorqu用戶:
問題不在中醫本身,而是那些利用中醫賺黑心錢的人


四佰本:

看到一句話,有點覺得不爽了。

「中醫作為黑盒子系統,同樣的輸入,能夠有穩定的輸出么?」

你意思是,中醫不穩定,那麼我說,人穩定嗎?

同樣是颳風下雨,為什麼有人感冒,有人沒事?為什麼有人流清鼻涕,有人流黃色鼻涕?為什麼有人感冒了咳嗽,有人只是嗓子痛?為什麼有人流汗,有人反而怎麼都不出汗?有人感冒會要命,有人挨一挨就過去了?

如果人是和汽車差不多的體系,就不用擔心西醫治療方法的任何問題,一切都是標准化的。

可惜人這玩意,有人打吊水算是治病,有人就是要命,另外說一句,親見很多人打過吊水之後,養成習慣性感冒的體質,那算哪門子的治好了病?

人能不能通過數據採集、來開葯,從而形成標准化作業的體系?

這是把人體看成機械才有的思維。

可惜事實是,人與人就是不同,而同與不同的細微差別,用藥是不是一致,又諸多變化。

所以,這是說出了另外一個事實:中醫本該是一門邏輯精密、推理紮實、需要豐富臨床經驗的學問,可是,反而頂尖人才都沒有聚集到這里,造成了天賦不夠的諸多中醫被推到第一線。

如果西醫是流水線標准化的人才生產線,中醫就是培養福爾摩斯,我相信,你不能要求世界每一個偵探都有福爾摩斯的水準吧?

這是要求高超天賦與後天努力才能登堂入室的學問。

如果還是需要爭辯,請看案例:

三黃瀉心湯治療吐血效如桴鼓:

百試百效瀉心湯

黃芪桂枝五物湯治療血痹及相關體質性心腦血管疾病屢試屢效:

不可思議的黃芪桂枝五物湯

還有,黃教授在經方與人體身體體質方面探究極多,經驗極具示範效應,我每用而便捷取效,文獻如下:

經方雜談-黃煌

黃煌經方體質說

如果說到個人經驗,有關於用張錫純理沖湯治療子宮肌瘤9例,均痊癒,相關文獻:

【論文】理沖湯治療子宮肌瘤62例療效觀察

本人用麻黃附子細辛湯治療自己的嚴重性鼻炎(日夜不息),一劑痊癒。

下附數千例治療鼻炎文獻:

變態反應性鼻炎的特效藥――麻附子辛湯

任意性搜索,關於麻黃附子細辛湯(此為傷寒論269方之一,其它每個方劑都作用極廣,非能一言概之)的更多文獻:

【論文】麻黃附子細辛湯在心血管系統的臨床應用

【論文】麻黃附子細辛湯合八珍湯加味治療血管舒縮性頭痛34例

黃仕沛,嶺南名醫,一生專注於研究傷寒雜病論,堅持用原方治病,大病雜病速效痊癒,醫案無數,文獻如下:

黃仕沛經方醫案

劉方柏,四川樂山中醫,治療怪病難病居然能葯到病除!實在令人嘆服,他對典型醫案進行了非常詳細的病例記載、師徒對話、用藥思路、用藥方案、用藥步驟:

劉方柏重急奇頑證治實錄

李可是山西人,用藥大開大合,必死無疑的病人,盡皆救回,光是自己組方治療急性心臟病,超過2000例,無一失手,你,滿意了嗎?

李可老中醫急危重症疑難病經驗專輯

浩如煙海的中國發展史上,傳奇性的中醫極多,而思維開放,對西醫採取兼容並包的醫家仍然無數,用中醫思維來用西藥,張錫純堪稱第一人,且此人天賦極高,對傷寒論理解到了成竹在胸的地步,隨意組方,效如桴鼓,這樣的經驗,寫就了僅次於傷寒論的臨床指導用書【醫學衷中參西錄】,文字如下:

《醫學衷中參西錄》

堪稱活人無數。

近代唐宗海,臨床與理論能力極強,專著甚豐:

唐容川醫學全書.pdf_免費高速下載

至於近代當代名醫極多,數不勝數,而且能力之強,遠超想像,僅僅是高血壓、糖尿病、尿毒症這些極端重症,均有醫家妙手回春。

註:比如趙紹琴就是治療尿毒症好手。

如果要尋找相關名醫各類文獻,可自行搜索瞿文樓、於道濟、陳慎吾、王慎軒、余無言、秦伯未、宋向元、李重人、方鳴謙、任應秋、祝諶予、劉渡舟、趙紹琴、董建華、楊甲三、顏正華、程莘農、王玉川、王綿之、印會河、劉弼臣等。

我再問,西醫有全科醫生嗎?有治病全治癒(身體不比以前差、沒有任何後遺症、不會干擾其自然壽命)的嗎?

再問,古歐洲醫學,有如此能力的代表性人物嗎?

如不然,怎麼能那麼去比較呢?

再附黃仕沛中醫醫案3則,包含其診斷及用藥思路,充滿了辨證性思考,取捨與拿捏,如果你覺得這也算安慰劑,或者是自己挨過去就能好的病,那就脫離了基本的爭辯,而是偏執的自大了。

廣州市名中醫黃仕沛老師,廣州市越秀區中醫院南院名譽院長,耽寢中醫典籍40餘年,猶致力於《傷寒論》及《金匱要略》。學驗甚豐,臨床使用經方者十居八九,用藥精簡而量重,嚴謹而不失靈活,往往出奇制勝,應手而癒。主張方証對應,不尚空談。常謂「仲景步亦步,仲景趨亦趨,是學習經方最基本要求,也是最高境界」。並以此勉勵學生以仲景書為法,努力探討仲景辨治規律。我們有幸拜於門下,獲益甚多,茲將恩師醫話數則整理如下,以饗同道。
《古今錄驗》續命湯是《金匱要略?中風曆節病脈証併並治第五》的附方,自仲景到隋唐,該方的廣泛使用足以證明其療效。金元以後,醫家反對以「外風」論治中風的同時,該方亦少有問津,這值得商榷。該方以溫通宣散,益氣活血為法,能散血脈中凝滯之邪而改善神經功能缺損。近年來,黃師以《古今錄驗》續命湯治療多例多發性硬化、運動神經元病、脊髓瘤術後等難治性神經系統疾病,取得顯著療效,現將其中三則報導如下:

〔案一〕多發性硬化症
患者,陳某,女性,39歲,2008年5月因痛失愛女悲傷欲絕,終日哭泣。2008年6月開始出現視朦,遂至廣州市眼科醫院住院,診斷為視神經炎,治療後雙眼視力恢復同前。7月患者欲解開心結,往梧州旅遊。8月6日在梧州旅遊期間再次出現視朦,左下肢乏力,遂往當地醫院住院。次日病情急劇加重,出現聲音沙啞,四肢無力。查MR:頸3—5脊髓異常密度影,診斷為多發性硬化。11日出現呼吸無力,診為呼吸肌麻痹,予呼吸機輔助通氣,當時四肢已完全不能抬離床面。16日轉廣東省中醫院繼續治療,查腦脊液蛋白電泳,確診為多發性硬化。仍以呼吸機輔助通氣,並予大劑量激素及丙種球蛋白衝擊。10月12日成功脫機後,11月1日轉我院。
入院時患者精神萎靡,面色晄白,體溫:38℃左右,視物已較前清晰,呼吸稍促,氣管切開,痰多,咳痰無力,四肢軟癱,雙上肢可稍抬離床面,雙下肢僅能床上平移,四肢感覺障礙,顏面、脊柱及雙上肢痛性痙攣, 以左頸部及左上肢為甚,留置胃管、尿管,舌淡,苔薄白,脈細。中醫予生脈針靜滴;西醫方面予抗感染、化痰,控制脊神經受累後的異常放電,並予營養支持。
11月4日黃師查房,認為此續命湯方証,故處方:麻黃15g(先)、北杏15g、白芍60g、川芎9g、當歸15g、乾薑6g、炙甘草20g、桂枝10g、石膏60g、黨參30g、北芪120g,三劑後,體溫下降至37.5℃左右,麻黃遞增至18g,七劑後,患者已無發熱,精神好轉,血壓、心率如常,病能受藥也,麻黃增至22g,佐以桂枝15g。因仍有明顯痛性痙攣,加全蟲10g、川足四條,十劑後,痛性痙攣明顯改善,雙上肢活動較前靈活。麻黃加至25g,去黨參,改為高麗參30g(另燉,兌入藥液中)。患者已無明顯肺部感染徵象予停用抗生素,並始予針灸、康復治療。麻黃繼續遞增,最大用至30g,而未見心律失常。
12月10日,服藥40天,患者精神明顯好轉,痰液減少,請省中醫神經外科會診,拔除氣管套管,無明顯痛性痙攣發作,當時已可床邊小坐,雙上肢活動靈活,雙下肢可抬離床面。22日,即服藥第52天,患者拔除胃管、尿管,言語清晰,自主進食,無二便失禁,可床邊短距離行走,四肢感覺障礙明顯減輕。2009年1月15日,可自己步行,基本生活自理,予出院。此後患者曾數次獨自來我院門診復診,肢體活動幾如常人。患者自行附近門診康復鍛煉,未再服中藥。
2009年7月,與丈夫爭吵後,出現胸悶、心悸不適,當時未見視朦及肢體麻木乏力加重。查心電圖:頻發室性早搏。MR:延髓及C3脊髓內異常信號影,未排脊髓炎。對症處理後出院。
2010年1月3日情緒刺激及勞累後,患者再次出現右足第一、二足趾麻木、疼痛。1月4日開始出現雙下肢麻木。1月5日出現右下肢乏力,完全不能抬離床面,遂由家屬送至廣東省中醫院留觀,予對症處理。考慮存在頻發室早搏,予胺碘酮口服控制心率。治療後,症狀未見好轉。1月9日轉神經專科治療。1月10日繼而出現左下肢乏力,肩頸及四肢肌肉僵硬。1月12日始予激素及丙種球蛋白衝擊。1月17日激素減量至60mg。
1月22日,因上次發作服黃師中藥後病情很快好轉,故患者要求轉我院繼續治療。入院時,患者神清,視朦,左三叉神經眼支及上頜支感覺減退,四肢肌張力齒輪樣升高,雙下肢乏力,左下肢肌力3級,右下肢肌力0級,肩頸及四肢肌肉僵硬,T10以下平面感覺減退。軀幹平衡障礙,右側肢體痙攣抽搐。心電圖正常,無胸悶、心悸不適。
患者停藥日久,近期有室性心律失常,故黃師仍處以續命湯,麻黃僅予15g,並囑注意檢測心臟情況。處方如下:麻黃15g(先煎)、北芪120g、桂枝30g、乾薑15g、川芎9g、當歸24g、黨參30g、炙甘草30g、石膏90g。患者服藥後每日麻黃加藥3g,無胸悶、心悸、汗出,三次復查心電圖未見異常。至2月1日麻黃加至33g,並間斷加用高麗參。患者自覺軀幹平衡障礙及右側肢體痙攣抽搐明顯好轉。
2月2日患者肌力尚無明顯改善,麻黃加至35g,並加細辛15g、肉桂10g,加強溫通的效力。2月4日患者雙下肢肌力開始較前改善,左下肢肌力Ⅳ級,右下肢肌力Ⅰ級,聲嘶亦較前好轉。2月5日為加強療效,中藥改為日兩劑。病有起色,患者對黃師甚是感激,並感嘆不應停服中藥,致病情再次發作。
2月9日患者仍有肩頸及四肢肌肉僵硬,予加藥白芍60g。此時患者右下肢肌力恢復至2級,扶持下可站立。2月11日因臨近春節,予帶藥出院,出院後每日仍服2劑中藥。
3月1日患者再次我院住院進一步康復,仍予每日2劑中藥,方藥同前。3月10日,患者右下肢肌力Ⅲ+級,左下肢肌力Ⅳ+級,可床邊扶持下行走。患者目前已能自己步行來門診繼續治療。

〔案二〕多發性硬化反復發作案
趙某,女性,42歲,移居美國,1990年突發左眼失明,我市某三甲醫院診斷為多發性硬化,激素衝擊治療後失明症狀消失。但其後神經系統功能缺損症狀反復發作5-6次,每次發作症狀不盡相同,曾出現言語障礙,呼吸肌乏力,肢體運動障礙等表現,但每次在激素衝擊後,症狀均能基本緩解。末次發作2006年,以小便失禁,雙下肢截癱為主要表現,此次經激素衝擊治療及康復治療後,仍有遺留明顯後遺症狀。雙下肢萎縮,步行蹣跚,雖扶四足助行器助行,僅能行十餘米,平時多坐輪椅代步。回國接受針灸治療數月,經人介紹,於09年5月前來請黃師診治。患者形體纖弱,面色晄白,舌淡,脈細。處以續命湯加北芪,麻黃用量依例逐漸遞增至30g,藥後僅間有短暫心悸,餘無特殊。二月後可獨立行走,精神暢旺,飲食如常。8月份攜黃師處方返回美國,繼續服藥。9月份來電感覺良好,美國復診,當地醫生甚為驚訝,皆讚嘆中國醫學之神妙。唯麻黃一藥,遍尋全城藥肆均配不到,如之奈何也。

〔案三〕脊髓膜瘤術後案
歐某,男性,54歲,2007年無明顯誘因下出現腰痛、雙下肢乏力、麻木,右下肢為主,外院予胸椎CT:相當於胸11椎體水準錐管內髓外硬膜下佔位,考慮脊膜瘤,伴腫瘤水準以下脊髓空洞症。即以「胸10-11椎管內血管瘤型脊膜病」予行手術切除。術後因「脊膜瘤術後脊髓萎縮」, 我市多家醫院住院,予激素衝擊、營養神經、改善微循環及理療、高壓氧等對症治療,效果不佳。2008年7月16日,至我院尋求中醫治療,接診醫生以續命湯,麻黃15g。7月18日,適黃師查房,見患者中等身材,形態尚壯實,然手足稍冷,右下肢痿蹩,須柱杖而行,右下腹時有疼痛,按之軟,大便如常,小便頻而不暢,脈沉而細,師曰:「宜續命湯,不過現方溫經達營之劑量遠未達治療量。」書以陽和湯加減,衆驚問,「何以用陽和湯?」師曰:「陽和湯有續命意也。不過以補腎藥易養血藥而已」。衆恍然大悟。書:麻黃18g(先)、肉桂10g、乾薑12g、熟地30g、鹿角膠18g(烊)、北芪90g、附子30g、炙甘草30g。麻黃用量,每二至三日遞增3g,最大用至30g。患者出院後繼續門診,2月後可棄杖而行,藥後稍出汗,心律如常。患者堅持門診治療,服用中藥至今,近一年來已可獨自前來復診,行動如常人。
按:黃師認為,經方的使用當重方証。「執一法不如執一方」,如廣東近代經方大師陳百壇所言:「理中、四逆、吳萸不可同鼎而烹」。
續命湯為《金匱要略.中風曆節病脈証併治》的附方,是林億等重新整理《金匱玉函要略方》時,採集散在於《古今錄驗》中的方劑。原文:「治中風痱,身體不能自收持,口不能言,冒昧不知痛處或拘急不得轉側」。組方:麻黃、桂枝、當歸、人參、石膏、乾薑、甘草各90g,川芎30g,杏仁四十枚。
古方書中,以「續命」為名的方劑(大、小、西州),約共二十多首,後世把純用溫藥者,稱為熱續命;加入寒涼藥者,稱為涼續命。《千金》、《外台》中治風的方劑,即使不名「續命」,但方中藥物,多是類同「續命」。金元以後,因醫家反對以「外風」論治中風,該方亦少有人問津,但這種認識值得重新商榷。經方不同於時方,是因為這些方經歷千百年,無數醫家使用,實踐早已證明其療效。自仲景到隋唐,《古今錄驗》續命湯的廣泛使用,其療效無用質疑。故我們不應因反對「內虛邪中」而反對《古今錄驗》續命湯。我們應該回歸到續命湯的方證來理解此方。
從方証上理解:《古今錄驗》續命湯原為治風痱而設。原文可這樣理解,「身體不能自收持」,指四肢肌力下降,肌張力降低;「冒昧不知痛處」,指感覺障礙;「口不能言」,指言語欠清,吞咽功能障礙;「拘急不得轉側」,指肌張力增高及伴發神經性疼痛的症狀。結合方後所述「並治但伏不得臥,咳逆上氣,面目浮腫」,指的是重症影響呼吸或伴發肺部感染。通觀以上症狀和神經系統疾病中累及運動系統,造成肌力、肌張力障礙;累及感覺系統,影響深、淺感覺及複合感覺;累及後組顱神經,出現呼吸困難,言語、吞咽障礙的臨床表現相符。
從藥証上理解:一、方中以麻黃為君,配以薑、桂,此三味為本方之靈魂。黃師認為方中大量溫藥,非專為振奮沉陽而設,也非專為散風解表而設。使用續命湯者不必都有陽虛現症,也不必都有表証現症。麻、桂、薑功在溫通,目的在於溫散血脈凝滯,故有熱像也是可以使用續命湯的,只要患者無大熱,又能耐藥就可以了。麻黃為君,檢閱唐以前諸「續命」方皆為共有之藥,該藥有溫散宣通,破症堅積聚之效。二、仲師麻黃、桂枝相配幾成定例,後人多以為麻得桂助,發汗之功更著。黃師則認為桂不但能溫通,更能定悸,《傷寒論》64條原文中,所指令患者「發汗過多」者,實為麻黃劑,「其人叉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者」,指的就是麻黃劑的副作用。故仲景用麻黃,每多配桂枝,是監製麻黃之副作用也。三、自王清任後,益氣活血為治療神經系統疾病的一大法則,而續命湯中當歸、人參、川芎等藥益氣養血亦含補陽還伍湯之意。黃師使用本方是多配合使用北芪、高麗參以加強益氣活血之力。四、石膏當是《古今錄驗》續命湯中最受爭議的一味藥,大隊溫藥之中,佐以石膏等寒涼之品,並非如後世所說的為了清肝經上亢之火,或清肺經陰傷之熱,仲景使用石膏主要是為了防止藥物過於溫熱,使之能受藥也。


吳亦風:

我還是相信中醫的。
講一下我小時候兩次生病經歷吧!
第一次是剛會走路,大約兩歲,感染了甲肝,與我一起感染的還有一個同齡表弟。都去看得中醫,開了中藥,我們開始都喝不下去中藥。可是我的爸爸是一個十分嚴厲的人,如果我不喝下去,就會甩我巴掌。我被逼著喝了一個月,甲肝好了。表弟性子倔,不管如何打罵都不喝,就去醫院看西醫,最終也好了。我痊癒共花了200塊錢,他花了2500。
第二次我大約五六歲,有一段時間(過年之前)一直嘔吐不止,不明原因,各大醫院檢查皆無果,打點滴,肌肉注射、各種葯丸。。毫不見效!葯丸吃了就吐出來,各種葯水什麼的也都是喝了就吐。爸媽、阿公阿么外公外婆……都急得不行。吐了一周,每天只能喝稀粥,從一個白胖娃娃變成了黃瘦猴子。家裡都在發愁,打算去北京上海看看。
這時候一個遠方的親戚來做客,見了之後就說找中醫吧。找了一個中醫,沒開中藥,用針灸,那時候我都快要死了的感覺,針插在膝蓋上,胸部…忽然覺得渾身都暖了起來,每一次他捻針都酥酥癢癢的舒服。真的,當時就沒有了想吐的感覺。
當天是大年三十。晚上到家,阿么在炸丸子,我一次吃了二十個,還是他們不讓我吃我才不吃了。然後睡了一覺,大年初一我迎來了重生,活蹦亂跳如初。
那時候電話不通,外公外婆還不知道我好了,初二一家三口去外婆家,外公外婆當時住在農村,到了的時候是中午,他倆在院子前坐著曬太陽,還不知道我們能不能去。隔著一條河,我看見了他們,就大喊一聲:外婆,我們來啦~就聽到外婆「哎。」一聲,等我到她面前時她眼淚都掉下來了,聲音都哽咽了。我至今難忘。
______分割線(手機黨,好麻煩。。。。。。。。。。。。。。。。。。。。。。。。。。。。。)
我想說的也並不是就是說中醫西醫到底哪個好。
我覺得大家應該辯證的看待問題,不管白貓黑貓,捉到老鼠就是好貓。不管中醫西醫,治好病就是好醫。中醫必有其過人之處的,西醫也有不可取代的地方,存在就是合理。說中醫會誤人,可是死在西醫手下的人就少嗎?
好啦,我也不是學醫的,只是從患者角度來說話,且都列舉小時候,說明不是安慰劑的原因,因為那時候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木質品:

個人經歷的一次生死之關,高三各種原因,然後突然左半邊麻木近似癱瘓,狀若要死。

先去的一家人民醫院,CT等等各種檢測之後讓住院,當時就對我隱瞞了病情。私下裡醫生對我家人說難熬過三個月(這是要多嚇人多坑爹啊,我還沒和妹子牽過手呢),準備化療啊什麼的吧。

然後我家裡就不幹了,換醫院,走之前我看了看床尾病歷卡:左頂交叉股頂癌。。。。。大約是這樣一個高大上的病名,備注是食用流食。。。。。。坑啊,都沒問過我的感受么,我明明吃的動。

然後就換了湖南某雅醫院,掛的一位八十多歲老教授的號,其他不說了,這位王醫生,我的救命恩人(三個月啊!!!),我媽說要不要住院,他老人家說現在醫院走廊都沒床位了,你這個用不著住院。然後開了一副中藥(十貼十天的量),幾樣西藥(依稀記得就維B2、C之類的)。

十天後,我是自己一個人去的復查好么!十天前一個半癱瘓病人,就靠(主要)中藥好的差不多了。

恩,語言組織能力很差,聯考完後只寫過實驗報告,現在只寫會議記錄輕拍。

總之是中藥救了我一命,之前我唯一的表哥死於癌症化療,當時化療後的樣子把小小年紀的我嚇的不行,我想如果遵照某些醫生的治療讓我去化療,我可能就跟爸媽說省下來的錢讓我好好過完三個月,給暗戀的女生做個(買個)可以留做紀念的東西好了。當時我是準備好了只有三個月生命的我在去看王醫生前我已經開始規劃我僅有的三個月了。

那些黑中醫的人,也許就遇到些坑爹的中醫從業人員了,但由點及面打擊整個中醫學合適么。我雖然差點化療死,但我也不至於去黑西醫吧。你看或者不看,中醫就在那裡,不好不壞。壞的只是某些濫竽充數的或者技術不精的醫生。我被人民醫院坑了,我下次不去了就是了,身體出了問題找靠譜的如某雅醫院,掛靠譜的那些終其一生都為醫療事業奉獻的醫生看就好了。

中醫幾千年,也沒見著把華夏民族給醫絕了啊,就西醫未傳到中國前國民的身體貭素在全球民族之林也不算弱吧?

當然,中醫也承認了它自身的某些局限性:腦殘者,無葯可救也。


Aorqu用戶:
如何杜絕意外,提高生存幾率(黑天鵝事件)
在發現澳大利亞的黑天鵝之前,歐洲人認為天鵝都是白色的。因為歐洲只有白色天鵝品種。但是只要看到一隻黑天鵝,以前無數次對白天鵝的觀察中推理出的一般結論都失效了。

如果你得了某種病,1000個人吃某葯治好了,你敢去吃這個葯嗎?或許你敢。現實中確實有很多人會聽信別人的個體經驗,老師傅的多年經驗去吃這個葯。但是這並不能證明這個葯是好的,無害的。如果有一個人吃這個葯死了,就說明這個葯就是有問題的!但是現實是,我們只會聽到活人來告訴我們某某葯好,不會有死人告訴我們:某某葯有問題。醫葯里我們很難看見那隻黑天鵝。
這時候怎麼解決,就決定了各醫學的高低!
西藥的辦法是,在上市前會有無數次的臨床試驗。如果一旦出現了黑天鵝,那就是醫療事故。為了盡量杜絕事故,西藥會詳細把禁忌與不良反應寫出來。而中醫卻給人無所不包、無所不能的感受,似乎能治所有疑難雜症,禁忌主要就是禁口。這不僅給中醫帶來了無數理論漏洞,產生了大量騙子神棍,也讓吃中藥變成了一件冒險,賭博的事情。某某治好了病,自己不一定能治好。大家吃了好,不一定自己吃就沒問題。所以,醫葯不能是「經驗科學」。憑經驗是會害死人的。
古人說:是葯三分毒。在當時條件下,中醫是沒辦法的選擇辦法。因為黑天鵝事件隨時可能發生。而隨著現在科學技術的進步,西醫已經大大減少了黑天鵝事件的概率,大大提高了生存幾率。那麼為什麼還要選擇中醫呢?只有一個原因:
當主流辦法解決不了問題的時候。我們只能嘗試替代辦法是否有效。


Aorqu用戶醫學:

這種個人經歷屬於沒有任何強度的證據。換句話說幾乎不算支持任何東西的證據,或者是最低檔的證據。當然對於個人來說可能足夠,但是對於科學來說遠遠不夠。人人都可以講故事。有的人還能講得更好聽,更煽情,更神奇。個例無法說明任何問題,也排除不掉任何干擾。
「有效」都是有科學定義的。如果拿「沒看過中醫怎麼知道中醫不頂用」這種邏輯來反駁,那麼敢問如果你說一個葯物有效,你沒吃過你怎麼知道?這都是很荒謬的。至於什麼專家才能有資格批評,更是笑話。反對中醫,我只需知道它的理論沒有科學證據,它的葯大部分毒副作用不明。如果有證據,請拿出來給大家看。


朱子陌:

我從小生吃西紅柿,可有一次去叔叔家玩,叔叔家妹妹欺負我,我很桑心,叔叔拿來一個生西紅柿安慰我,讓我吃!我很高興地吃完了,一連拉了幾天肚子。於是我不再生吃西紅柿,因為生吃西紅柿會肚拉拉!我再也不去叔叔家了,他是個壞人!
後來我大爺告訴我吃西紅柿時拿水煮下,因為這樣不會杜拉拉!可一次吃完後,我又杜拉拉,於是我不吃西紅柿啦!因為我堅信吃西紅柿會杜拉拉!去你的大爺!
我從此見到家人朋友吃西紅柿,我就會勸他們千萬別吃西紅柿,古時人們是不吃西紅柿的,人們叫它狼桃,然後不啦不啦給他講一堆大道理,理論,曉之於情,動之於理……我還會小聲地偷偷告訴他們(我叔叔大爺是壞人!)
每當他們當著我面放棄吃西紅柿時,一種成就感油然而生!
孔孟教人仁義,也不過如此!呵呵……

廢話一堆,我該吃藥了!

我說的你懂嗎?
其實我不懂西紅柿,也不懂叔叔大爺的!


Helena S:

家有老軍醫一枚,地道的西醫科班出身,退休後研究中醫,家裡人感冒發燒等都是老軍醫開方子,基本一劑見效。中醫現在為什麼不受待見?跟醫術有關吧,中醫學院的學生聯考多少分西醫學院又是多少分,在招生上中醫就輸在起跑線上了,要知道以前中醫都是家傳,從小耳濡目染的;跟醫患關系也有關吧,哪個中醫敢僅憑望聞問切斷症,哪個患者有空吃完一劑之後馬上去看醫生報告服藥之後的進展以便調整處方;跟中藥質量沒保證更有關系吧,環境污染,農葯化肥濫用,中藥種植產業化,哪裡去找那麼多道地葯材依時採摘精心炮製,中藥不濟中醫如何達到療效?中醫天生是哲學的,是自然的,是慢煎細熬的,不適合流水線式醫院運作的。假如以後中醫需要走小眾高端路線才能生存的話,才是真正的悲哀。
——————————————–
2014年6月7日補充:
上月27號晚收到我嫂子的微信,說她17歲的孩子化膿性扁桃體炎,打吊針頭孢,替銷挫,抗病毒一齊上,打了6天都沒好,只好求助我婆婆李醫生。我婆婆問了舌象和喉嚨的情況,開了劑中藥:金銀花連翹知母大青葉玄參麥冬天冬甘草板藍根黃芩葛根,一劑見效五劑病除。我舉這個例子不是說中醫比西醫好,現在很多人黑中醫,我覺得不是中醫或者西醫的問題,是醫術和醫德的問題。都沒搞清楚是病毒性還是細菌性發炎,就頭孢病毒唑一起上,絕對的不負責任,可對著西醫很多人只會責怪醫生或者是中國的醫療制度,如果這個案例發生在中醫科,恐怕又會引來坑人的中醫的評論了。


矯矯:

不信中醫的Aorquer,你確認自己真的遇到的是傳統中醫?你確定你現在服用的中藥不是化肥堆出來,硫磺熏出來的?
小時候生病,一般小毛病看西醫(全額報銷),如久病不愈(當然也沒得過大病)媽媽一定帶我看中醫(自費)。那時的中醫,你只可把手伸出把脈,或兼探出舌頭、翻翻眼白,切不可事前言語自己有何不適。望聞問切,只在把完脈後逐一與你核對你癥狀,他講你答,基本無錯漏。若事先告訴醫生自己哪裡不好,他定會惱你不信任他,砸他招牌而遷怒於你。如今,掛個70元的名老中醫號也是先問你哪裡不適,是否有B超…
如果非要舉個有說服力的例子的話,表妹幼年頑疾歷經各大醫院無法治癒,發作起來哭天喊地。西醫均答無法斷根,只能控制。媽媽介紹了一鄉村醫生(中醫),幾毛錢下來斷根,迄今無復發,事後舅舅欲重金酬謝,被拒。佩其醫術人品,表妹拜其為乾爹。
所以,說中醫無用的人,我們應先嘆息我們是否還有機會遇到真正的中醫,即使遇到明醫之後,我們是否還能得到對的中藥。
仍是一聲嘆息……


令水:

二十四歲那年秋天扁桃體發炎然後咳嗽,咳了兩天不見好轉,去診所開了點西藥(知道自愈理論,咳得難受想緩解癥狀)。吃了葯還是咳得厲害,就想算了不吃了等自己好吧。又斷斷續續咳了有三個多月(就是有時咳有時又不怎麼咳)某天突然心絞痛,胸悶喘氣,全身無力,四川省醫院確診為病毒性心肌炎,立馬住院,床頭隨時放著防止心梗的葯,每天輸液,輸了好幾天消炎藥,怕診斷有誤又轉到華西。進行一系列檢查,抽血,心臟B超,從鼻,咽喉,氣管一直查到肺,也排除了結核的可能性,最後結論是沒有生病是省院誤診(心跳過快沒給解釋,說心臟沒有病變,咳嗽是自限性的)。實在難受,拜託朋友最後留院觀察。住了兩天覺得拖不下去,就去中醫學院找了個博導看病,老頭把脈時說確是西醫所說的心肌炎,說我邪氣入臟,命脈弱,先要調肝腎,我想是很虛弱,但和肝腎有什麼關系,不管你說得多玄乎,關鍵看能治好病不,持續吃了他開的中藥半個月,先止了咳,然後心臟不再難受。痊癒時,他叫我注意少感冒,這次傷了元氣小心復發,好好休養一年不要劇烈運動。我也專門了解了西醫對於心肌炎的一些理論,無常規治療手段,部分心肌發炎會不可逆壞死,可能再次罹患。
只作客觀的敘述,任由大家評論。

專題導航<< 為什麼這么多人反對中醫?這些反對中醫的人都有過中醫診療經歷並受到傷害嗎?為什麼會有人相信中醫?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