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高跟鞋沒像纏足一樣消亡?

問題描述:身邊有很多女性朋友總是抱怨穿高跟鞋的時候渾身受折磨。腦洞一開,就想起了纏足。兩者同樣是對女性身體的摧殘,高跟鞋程度輕一點吧。為什麼纏足被廣泛地視為愚昧落後的行為,而高跟鞋卻通常被與職業、時尚聯系在一起? 如果從審美的角度看,在傳統中國(男)人眼中,比如辜鴻銘,三寸金蓮是美的;而現在可能大多數(男)人為認為穿高跟鞋美,但很少會有人認同纏足。那麼這種審美的轉變是怎麼演進的呢? ==== 原題為:「為什麼高…
, , , ,
Arthur Wang:

兩者相同點,就都是畸形審美觀下,女性群體通過對身體的損害換取「美」。
不同點在於,纏足往往不是自願的,很多從孩子起就纏足,根本沒有選擇權。而即使反悔,也很難回到正常狀態。而高跟鞋屬於自願選擇,雖然也有社會觀念誘導,但終究是自己的選擇。而且高跟鞋雖然也會對肉體造成傷害,但大部分情況還是可以恢復的,終身傷害屬於個案。

說白了就是危害程度高低,就好像吸毒和香煙一樣……


Aorqu用戶:
正文前補充:首先謝謝理解和支持的讀者。
友人告訴我在Aorqu日報評論里被一小撮人噴出了翔,有些讀者「為我感到羞愧和氣憤」,有些人說我強調漢族婦女纏足是「文人意淫」,更多的人說「不知道在說啥」,「說重點」,我回復部分人性別歧視的觀點「荒謬」還被舉報了,說我不友善,呵呵,呵呵。
重點就是:想穿就穿不穿就算啊!審美不就是一個個人選擇和社會妥協的過程么。說白了哦,牛逼就不穿,還可能引領起新的時尚潮流;擔不起丟失社會認同的風險就穿。別老拿個無形的「社會強迫」大帽子來壓人嘛,你看木子美老師什麼時候在意過「社會壓迫」的。可是話說這么粗暴簡單明白了就顯得沒有逼格沒有文人的姿態了大家一定會說我兩年的博士課程白讀了對不對?如果嫌長,看到這里你就可以了。
所以還是那句話,要想姿態長得快,少上Aorqu多看書。這里的知識大多數是碎片化的!我啰啰嗦嗦一大堆連個注釋引文都沒有你能指望你從我這里得到的知識有多精確?所以我承認,對於拇外翻的成因我並不是特別清楚,你有不同觀點請在評論里羅列數據出處。

別基本概念沒搞清楚就上來開始噴我,拿「文化相對主義」 「虛無主義」「太主觀」 「片面」 「不清楚」各種帽子扣我頭上。這叫無用評論,一律忽略之。
如有基本概念問題搞不清楚先去谷歌,了解了Judith Butler, Thomas Kuhn, 福柯對權力與知識的探討,女權主義的基本發展脈絡再來噴我。此篇是為了與學界人士探討身體、性別氣質與審美而不是搞簡單的人文普及的。

~~~~~~~~~~~~~~~~~~~~~~~~~~~~~正文分割線~~~~~~~~~~~~~~~~~~~~~

離開歷史情境談審美和性別氣質都是耍賴皮。
第一,題主犯了一個錯誤:辜鴻銘很難被定義為「傳統男人」。他生在南洋,然後被英國人收為養子,二十四五歲之前他接受的是正統的歐洲教育。你們試想下自身,讀完碩士然後去歐美留學,你會認為自己是「傳統歐美人」么?辜鴻銘被詬病中國文化知識不夠豐富並不鮮見。當然辜瘋子為人所知的是他的一些軼事:支持纏足,支持納妾,在民國時候留辮子。你們想像一下在當今北京某四合院里,你碰到一個老外,滿屋子都是兵馬俑長城磚,琴棋書畫都略知一二,一口的京片子,你們會覺得他特別可愛是不是?但是他是當時的時代特徵么?不是,他是一個少數的個例,所以才會出名,所以大家才會記住他。
那麼為什麼辜鴻銘會這樣呢?人文上經常描述這個現象的詞是「nostalgia」——懷舊之情。因為辜鴻銘他不是傳統中國人,又特別想成為傳統中國人,所以會對時人詬病的中國人的「劣質」特別鍾情。辜鴻銘的時代是中國西學東漸,迅速與歐美接軌進入現代化的時代,歐美那堆理論體系他熟的很啊,他所陌生好奇的是一個更隱秘的傳統中國,因為「傳統中國」對他來說是很exotic (異域風情)的。所以請不要把辜鴻銘當做傳統中國男人的代表。自明清以來有一些知識分子拒絕為女兒纏足。他們也是中國傳統男人的代表。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的反纏足也主要是由男性知識分子在強國強族的背景下大力推動的,他們也是傳統中國男人!請謹慎使用傳統這個詞。什麼是傳統男人?在我看來就是明清廣大農村埋頭耕地做小買賣的老實巴交的男人們。清兵入關下了剃髮令他們就乖乖剃頭;他爹說小腳老婆好他就娶小腳老婆;民國又為了剃頭的事情惴惴不安。他們人生最重要的是生存和生殖,這是明清絕大部分的傳統男人。
題主的第二個錯誤,以小腳為美不是「中國男人」的審美,是明清大部分漢族男人的審美。少數民族不纏足。事實上,纏足的風氣在清朝急劇轉變,因為清太祖對漢人男女的身體都做出了規定,男的剃髮留辮子,女的不準裹腳。男的整日在外奔波,不剃頭留辮子是要抓取砍頭的;而女人一般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在家纏腳誰管得著,所以清朝有「男降女不降」的說法——女人的腳成為漢族身份認同堅守的最私密的戰場。
第三個錯誤,如果要作類比,請把高跟鞋和小腳女人穿過的鞋子作比較。或者把小腳女人的腳與穿高跟鞋太久發生嚴重變形的腳作比較。下文有組圖做對比。

要談審美就要談性慾和性吸引力。這個中外古今都有,腳是性器官的延伸,中國古代文人有一整套把玩小腳的文化,現代歐美戀足俱樂部滿地都是。(筆者曾在紐約好奇進入一傢俱樂部,一進門一群人想舔我的腳啊,當時有一點嚇尿了。)有人認為纏足的起源是當時民間流傳一種說法,裹腳的女人行走姿態裊裊娜娜,更鍛煉了陰部的肌肉,所以行房的時候宛如處子——這是李漁說的。這種想法跟現在普羅大眾通過行走姿勢、守宮砂什麼不靠譜的外貌判斷處子有啥區別?
以前馬克思主義學派的一個觀點是纏足是富有漢人家庭女子的專利:因為她們不用下地幹活,不用插秧拉耕牛。久而久之,小腳就成為身份的一種象徵。在纏足發展成熟以後,很顯然的,腳的大小必然會跟一個女人在婚戀市場上的價值相關。小腳可以往上嫁,而大腳嫁不出去。這是纏足與否,足纏得精巧與否就成為判定女人價值的重要標准。同理,高跟鞋最流行的形象還是從模特貴婦時尚達人開始,人家有豪車接送有經紀人跑前跑後拎包。她們不用在棉紡廠穿梭在幾十台機器中間工作,也不用去揮著鐮刀割稻子。但是這些沒有機會穿高跟鞋的大多是什麼人,是體力勞動者。所以腳的形態又與女人的社會地位、體力勞動的多少相關。

上面有答案提到,纏足是病態的審美。請各位回答的時候把自己放到幾百年前的歷史情境中。是誰規定了「病態」「非常態」「正常」「美麗」這些概念?一部分社會權威而已。為什麼現在國人這么痛恨纏足。第一,確實很麻煩啊。腳常年化膿,臭,疼,不能下地勞動。私奔的時候跑不動,太平天國殺來了男人撒丫子就跑,女人跑不掉又怕被強奸怎麼辦?上吊投井吞大煙膏。所以清末很多男人也不開心啊,你知道他們要娶一個小腳老婆要加班多久么!兵荒馬亂的老婆跑不動經常跳井沒了怎麼辦!
第二,清末的婦女運動和民族主義感情影響。清末民初我們都知道,東亞病夫。一群知識分子嚷嚷著要強國,男人送去讀書,去軍校訓練新兵,女人作為母親和生育機器,也要強壯——母親強壯了孩子才能強壯。現在你們不強壯就是因為你們的媽媽小腳不能蹦蹦跳跳,身體羸弱。(可能強壯的只有緊實的陰部肌肉吧,呵呵。)你看國外的女人不纏腳,只有我們纏腳,所以這一定是我們積弱積貧的很重要的原因,所以反纏足運動在民族主義的推動下更是風起雲涌。對了,清末新政的時候慈禧阿姨也曾經大力提倡放足哦。
第三,攝影術、X光和外國人的影響。清末一群傳教士和記者跑到中國來要觀察和拯救我們這些異教徒,」你看那些女人的腳!「 然後,」哇,好奇特,來來,拍照拍照。「然後全世界都知道這個奇異的民族要纏腳。然後他們有了X光,又進一步對異教徒女人的腳開始深度剖析。要知道影像視覺的影響力永遠對大眾更強烈。清末民初纏足運動里的宣傳政策也是這樣的,放兩張對比圖:正常的與不正常的。然後久而久之,大家腦子里的影像就是不纏足是正常的。這里我要強調的是,纏足是具有其原罪的,它和一個民族被挨打被羞辱的過去相關。同時,凝視(gaze)纏足也是當時西方帝國主義者(我知道這個詞有點過分,但是還沒想到更好的表達)建立自己的道德、科學、審美和文化上的優越感的方法。
這一段大概解釋了為什麼纏足被廢除,有不足的部分請大神指正。

有一本書,哥倫比亞大學Dorothy Ko寫的纏足,詳細解釋了中國纏足的文化史,有興趣的自己可以找來看看。書中還有大量金蓮小鞋的圖片,精美絕倫。對於纏足,我想很多人僅僅看到小鞋和鞋子上的精美刺繡第一反應並不是丑,而是精美。只有當對纏足的認知從物延伸到肉體的真實展現時,比如X光,比如裸腳的照片,我們才會驚呼」病態「」醜陋「。為什麼呢?
下圖為金蓮鞋履的照片。我想很多人的反應是「工藝品」,而不是醜陋。你看到的是精美的刺繡。
下面是高跟鞋。我隨便搜了一雙香奈兒的,並沒有覺得多美啊。。不知道是不是淘寶貨。
下面是小腳和小腳的X片。
下面是穿高跟鞋的腳以及穿高跟太久導致變形的腳。(我搜第一張照片的關鍵詞是「美足 高跟鞋」,真是太猥瑣了!我家的喵喵十分詫異地注視著我!)

諸位看官,請注意,這些圖片帶給你的觀感是絕對不一樣的!

高跟鞋的歷史。前面已經談得很詳細,高跟鞋是法國男人最開始穿的,後來又延伸到女人。我還想進一步指出一點,從這個例子可以看出對性別氣質和美的認定永遠不是固定的,永遠是動態的,流動性的。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是消費主義的推動,雜志媒體社會名人不斷告訴你,這些是美的,這些是你值得擁有的,是你要進入上流社會所必備的裝備。所以我們覺得紅底高跟鞋好美好美啊,覺得尖頭鞋好霸氣啊——跟意識形態洗腦狂轟爛炸的運作機制相似。

最後,我想談談身體自主權。穿啥歸根到底是個身體自主權的問題。都知道烤肉路邊攤不好,可是有的人就是迷戀那個吹著汽車尾氣喝啤酒吃肉的感覺。打耳洞可能感染啊,紋身也可能。早些年我身邊的女性朋友天天犯愁跑步長肌肉,現在各個健身部落格都在教女生做力量訓練。在大陸目前紋身青年還不能考公務員進政府機關,在歐美誰管你啊。五六十年前美國衛生權威說女人不能跑馬拉松,因為會子宮下垂;現在跑馬拉松的美妞兒們到處都是。對美,甚至對健康,都不要太早下定義。人類對身體的控制和改變自古以來都有,僅僅用健康的標准很難改變。上面有答案說,你們女人啊,要獨立思考,要舒服,要健康。我要舒服要健康夏天裸奔檔里吹著風也很爽啊,觀眾肯定會說我影響市容。人要舒服每天吃炸雞喝啤酒看電視最後變成一個胖子也很好,可是為什麼大家要去健身房舉鐵跑步吃蛋白粉,肌肉酸痛痛苦不堪,因為大家都要變「好看」。
沒纏過的腳叫「天足。」 天者,自然也。天足意味著不符合審美的大腳婆娘。很多漢人認為,天足姑娘是沒有家教、野蠻人的表現。「只有騎馬的野蠻人滿人才有大腳!我們受過教化的漢族姑娘是纖纖玉足、弱柳扶風的!」到了反纏足運動的時候,纏過又放開的腳叫「文明腳。」同樣是未加工或者試圖恢復到未加工狀態的腳,為何會有從野蠻到文明的截然不同的名稱?

人的審美,永遠和控制、節制甚至是痛苦關聯。沒有規訓過的身體,不是一個文明的身體,也不是美的身體。所以高跟鞋不會消亡。即使高跟鞋消亡了,吃飽了撐得慌的人類一定會發明出新的方法來規訓、控制、改變自己的身體,成為新的「美」。比如美國人特別喜歡剃毛。所以上文一群人嚷嚷高跟鞋早晚會消亡,可能吧,不要急著理想化盲目下結論。一定會有一種新的身體規訓代替它,可能是剃毛,可能是打洞,可能是對肌肉線條追求的極致,可能是束腰,也可能是堅決不剃毛,但是現代跟古代的不同我想是審美趨勢的更加多元化和寬容。

我交往過一個男生,跟我一般高,特別反感我穿高跟鞋,說比他高讓他心理不舒服——老娘多高管他毛事?喜歡矮的去找嬌小的啊,一米七又不是我的錯。然後我穿高跟鞋赴約幾次後果斷甩了他。這里高跟鞋可以算作我試圖在權力關系中壓制他的工具吧。有的答案說大家都喜歡高的,在某些自信不足的矮個男生看來也不盡然,顯然我的身高挑戰了他的男性氣質。後來一個男朋友比我矮,他絲毫不介意,還開玩笑說我跟他出去date其他人一定會以為他要麼特別有錢要麼有神器。人家這么有自信那我還糾結啥,所以也沒有特別必要穿高跟鞋什麼的。
我不大明白排名第一的答案為什麼說支持女權,而不支持女權主義者。女權主義說到底還是人權,個人對自己的自主自決權。當時美國上層白人試圖拯救華人移民時候強迫她們放足,也引起了移民社群的反感。現在反對非洲割禮也是主流社會所堅持的,如果一個生長在非洲的十五歲的女孩對你說,我想要割禮,只有這樣我才是一個真正的女人。請問各位看官如何判斷。反正我沒有辦法,我也很困惑,人權運動和個人自主權永遠存在這種矛盾。
至於最後補充的問題,dress code和個人意志之間怎麼抉擇,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吧。我在美國有時候參加酒會中性打扮穿男式牛津鞋也沒有問題,但是如果有人要穿牛仔褲和人字拖絕對會有問題。你可以說是強迫,也可以說是禮貌,雖然個人身體自主權很重要,但是人總是要妥協。受歡迎的時尚先鋒和被冷落的怪人裝束之間的區別十分微妙,請自行體會。

為了防止個別人斷章取義,我最後總結一下。
第一,談論審美請放到歷史情境中。現在的審美標准與其他歷史時段的審美標准不同。重要的問題再說一遍:美、文明、健康、科學這些概念,都是動態的、變化的!這些概念都是社會建構的!後面是有一個權力機制在運作的!(我是一個福柯主義者。)
第二,健康不是判斷美醜與否的唯一標准。肉體上的美很大地在於對肉體的控制和規訓。同時,經濟因素、民族主義/民族認同感、文化、少數精英、消費主義也推動了某種審美的流行。
第三,腳和女權的關系是,我支持女性對身體的自主權。但是,這個命題本身就是矛盾的。我們反纏足的時候考慮到纏足女性個人意願了么?Dorothy Ko的書裡面大量記載反纏足運動中纏足婦女自發抵抗、活動遇到種種阻礙的檔案。因為審美、健康的標準是人規定的。那麼誰擁有規定這些標準的權力?所以說到底,誰掌握了話語權,誰就可以決定美和文明,並強迫其他群體接受美和文明的標准。

PS:拇指外翻與長期穿著高跟鞋的關系。鏈接如下。不是專業期刊文章,我懶得找了。是台灣某醫院的介紹。手部回春-脂肪注射方式 義大醫院院長 陳宏基醫師
你們沒有VPN看不到不要怪我。
還有我最愛的小報八卦。
楊紫瓊腳拇指嚴重外翻 女星愛美代價慘痛(全文)


Aorqu用戶物理學:

現代國家一般並不禁止成年人在不危害社會安全的條件下傷害自己的健康,但必定會禁止成年人依據自己的審美觀念傷害未成年人的健康。我們沒有廢除「纏足」這一行為本身,我們廢除的是大規模強迫未成年女性纏足的做法。如果一個成年人非要給自己纏足,那也是他(她)自己的愛好罷了,這跟抽煙、喝酒和參與高危、過度對抗的運動項目本沒有太大區別。

要廢除高跟鞋,先把抽煙廢除了吧。


Aorqu用戶:
贊同穿高跟鞋的大多低估了高跟鞋對健康的危害,
反對穿高跟鞋的大多高估了社會文化對審美的影響。

高跟鞋和審美應該是相互影響相互促進的。

中國人穿高跟鞋的歷史有多久?民國時候火了一把,建國後就取消。改革開放之後才又普及開來。

這才流行沒多久。國外當然流行時間更久一些。

高跟鞋對健康有沒有危害?
肯定有。

高跟鞋對氣質和美麗有沒有提升?
肯定有。

而女孩子對於取捨哪個就各自有想法了。只是我發現大多數是知道益處卻忽視害處的,這個就不好了。因為不能在不穿的時候做對應的康復訓練,慢慢趾骨、膝蓋、骨盆、椎間盤就會變形。

高跟鞋的流行,這一點類似於裹腳,也是和社會文化背景、審美密切相關。而且現代社會,工作環境也往往要求女性穿高跟鞋,這一點又有很多女性表示穿一天腳會很累。

我曾經提出一個問題,就是問女生們,如果自己當了老闆會不會禁止女下屬穿高跟鞋。

基本上都是說,雖然自己也知道穿高跟鞋腳難受,但是還是要求下屬穿高跟鞋。

舊社會給女兒裹腳的往往是母親。很多時候父親看不下女兒喊疼哭,要求別裹了。妻子都會堅決不同意,說不裹就嫁不出去。

到了高跟鞋這里也類似,一般往往是男性覺得這是一種很詭異,或者畸形,或者變態的審美,然而還是有大批女性站出來捍衛自己穿高跟鞋的權利。

其實你會發現,雙方根本是雞同鴨講。男性的意思是,高跟鞋對身體不好,聽了太多女生的抱怨腳疼,於是覺得還是不穿好。而女生的意思是,穿不穿由我自己說了算,就算我其實內心也不喜歡穿,但是我自己要支持保留這份權利,別人無權粗暴干涉指責告訴我該不該穿。

我個人覺得分歧的重點就在這里。

總的來說,
1.我個人不贊成女孩子穿高跟鞋,但是我也不禁止,只是不鼓勵穿。
2.如果我當老闆,大概會禁止女下屬穿高跟鞋,這個主要是高跟踩在地板上的聲音太鬧心了。
3.對於我女朋友而言,她開心就好。但是如果她由於主觀原因(例如自己特別喜歡)或者客觀原因(例如工作需求)必須穿,那麼我會幫助她做一些康復和保健訓練,把穿高跟鞋對她健康的損害降到最小。

就和吸煙一樣。都知道吸煙有害健康,但是國家還是專設煙草局。

最後解釋一下我也為什麼設置一個當了老闆的假設。因為這相當於給你一個制訂規則的權力,當你有了這個權力後如何使用,是挺能暴露一個人的真實想法的。


Aorqu用戶:

刑具!


Aorqu用戶:
為什麼煙草沒像海洛因一樣被立法禁止公開售賣?

一樣一樣的。


李咣當:

魯迅:「不多久,老病復發,有些女士們已在別想花樣,用一枝細黑柱子將腳跟支起,叫它離開地球。她到底非要她的腳變把戲不可。由過去以測將來,則四朝(假如仍舊有朝代的話)之後,全國女人的腳趾都和小腿成一直線,是可以有八九成把握的。」

負二:

從宋到民國,中國人纏足也纏了幾百年了吧。

歐洲女人束腰也束了幾百年。

古代男人過了弱冠就不許剪頭發,必須留鬍子,更有甚者,洗澡洗頭也不允許。

古人和現代人都喜歡在自己身上打洞。

紋身很疼,去掉也很痛苦,但是已有數千年曆史。

當然,還有高跟鞋。

你說歐洲女人束腰的時候,有沒有人提過束腰對身體不好呢?

我想大概也是有的。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文化和時尚,它依然留存,只是因為促使它消亡的時機未到而已。

與是否傷害人的身體,其實沒有任何關系。


Aorqu用戶:

————————————–我是一條有追求的分隔線—————————————————————-

穿高跟和纏足本質上是一樣的,但是嚴重程度不同,要輕一些。
言辭可能比較激烈,這是個人說話習慣,其實不針對任何人,不喜歡的直接關了就是了。

1、高跟鞋和纏足本來就是差不多的一碼事,就像喝茶和喝咖啡,總有些人才(腦殘)自以為是地覺得逼格提升了,還瞧不起另外一群人了,其實沒差。

2、高跟鞋傷身體嗎?傷腳嗎?當然,還很傷,傷害地方也很多,傷足、傷腿、傷腰椎、傷頸椎,說高跟鞋不傷害身體,自己百度看看就知道了。

3、高跟鞋穿上會讓女性顯得好看?審美是千差萬別的,反正我不覺得女生穿高跟有多好看,我更喜歡女生穿球鞋、平底鞋。退一萬步,即使真的大多數人覺得好看,那這和絕食減肥有什麼區別,為了好看而不惜殘害自己的身體,殘害自己的健康,這是一種病態的觀念啊。不過很多女生確實是要美,不要命,我做過一小段時間的整容醫院的文案,還是見過幾個實例的。

4、有人說,高跟鞋不是強迫的,而纏足是。說這話的人懂歷史么,聽說過「楚王好細腰,宮中多餓死」嗎?你以為是楚王讓他們絕食的嗎?她們都是自己絕食減肥餓死的,這是以瘦為美的一個極端例子。纏足一開始也不是強制的好嗎,只是這種畸形的審美風行以後,不纏足的女生根本就沒人娶,很多父母才被迫給她們的孩子纏足的,然後慢慢地就成了傳統。很多母親給孩子纏足的時候,自己也是一邊痛哭的,知道不知道。一旦一種文化成為了社會風行的文化習俗,它就不一樣了,你以為你有選擇,其實你根本就沒有!理論上女性可以選擇、甚至主導生育的時間和方式,但是她們真的有得選嗎,我所知道的基本上都沒得選,工作壓力這么大、男方有時候還好說,但是兩邊的父母壓力卻往往非同小可,說實在的根本就沒得選。

5、高跟鞋是女權的象徵?有些人啊,就愛秀下限。其實什麼是女權都沒搞懂。女權追求的不應該是政治上、經濟上、乃至家庭中的平等、獨立、自主么,這種為了迎合男性審美不惜犧牲健康和舒適的行為你告訴我是女權?受到我導師的影響(他是個完全的女權支持者和推動者),我也特別支持女權,不是女權主義哦,我經常鼓勵前女朋友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要太在意男性的眼光、學會欣賞自己、要敢於和不合理的男權舊制度抗爭。她也不太喜歡穿高跟鞋,因為她腳不好,我讓她別穿,她說不行,不是每個男的都在這方面像我一樣寬容。在我看來,說高跟鞋是女權的一個象徵,就跟說吃精子能美容一樣,都是某些壞男人騙傻女人的把戲。

6、那怎麼看待高跟鞋呢?想穿就穿,不想穿就不穿,不要以別人、特別是男人的審美和判斷來左右自己的想法。女人要學會獨立思考、要學會自我欣賞、學會自我愉悅。高跟鞋雖然對腳不好,但是只要不是長期穿,也不至於導致永久性的嚴重損害。每個人都會有點不健康或者不良的愛好,有人愛吸煙、有人愛喝酒、有人愛玩遊戲、有人愛攀爬,有度就好,太健康太規范的生活有時候太枯燥太無聊了,有點小不良愛好其實也沒什麼。但是,千萬不要因此而盲目美化它,有人說抽煙會顯得帥、有人說喝酒顯得有男人味、有人說亂搞婚外情顯得有魅力、有人說大街上裸)(奔顯得有存在感,然後就是有人說高跟鞋代表女權,我只能說你們傻得很可愛、笨得很有個性!!!

7、有人肯定不同意我的觀點,他們會想要是高跟鞋真的這么差,肯定就被廢除了,既然沒有被廢除,那肯定就是我在瞎掰。要是真這么想的話,我就只能呵呵了,要知道現在還有很多落後和不科學、甚至反人類的東西都沒廢除呢,很多東西需要時間和教育一步一步地推進的。而且現代社會除了一些很惡劣的東西,比如賭博、販毒等,對於大多數東西都不會太傾向用行政力量去干涉、去廢除的。抽煙有害健康,還影響周圍環境呢,我們國家還不是沒有禁煙么;酗酒會導致家庭暴力或者一些其它問題,我們現在也沒批文指示不能酗酒吧;像吃野生動物很可能會感染各種疫病,國家還不是只保護了一些瀕危物種而已,對食用大多數野生動物還不是默許了?

8、如果說文化的東西不好說,審美也是因人而異,那麼科學、或者準確點醫學,應該是比較客觀中肯的吧。那些覺得高跟鞋完全對腳沒有傷害的,你找個醫生諮詢一下吧。可以的話,你們找個足科醫生聊聊天,你們會發現,這答主雖然偏激,但誠不我欺啊。

2017年8月更新一個飛碟說關於高跟鞋的傷害的視訊:高跟鞋,痛並美麗著


匿名用戶:
為啥要禁止高跟鞋?又不會有人逼著哪個女生穿高跟鞋。

事實上我覺得,在鞋子這方面,是女生的天下啊。

圖片來自百度,挑了能看清楚鞋跟的鞋子,我知道這些都是女式鞋中很難看的款式…

如果女生是職業女性要求上班穿高跟鞋的,她完全可以穿低跟的鞋

如果女生嫌鞋跟面積小壓腳底,完全可以穿寬跟的鞋

如果女生嫌有跟容易身體不平衡崴腳,可以穿坡跟鞋


如果女生嫌鞋跟有高度的鞋壓迫前腳掌,可以穿松糕鞋
如果女生想穿漂亮的非高跟鞋,漂亮的平底鞋有的是

如果女生想穿得學生范,可以穿帆布鞋


你們難道覺得女生隨時隨地都在穿這種變態鞋子嗎?

反觀男生,穿高跟鞋會被說變態,穿帆布鞋會被說幼稚,穿涼鞋就是四十五歲以上的大叔,唯一一種能穿的就是皮鞋了吧!夏天不會熱死嗎… 而且還得是真皮的不然會被笑話吧…

所以你們真的不用擔心女生穿高跟鞋穿壞了身子,真的,除了極少數人會穿最後那種鞋子折磨自己,普通女生會盡量讓自己穿得舒服的。

————————
9月7日更新:這個答案最近多了很多贊同,那就多說兩句吧。我不穿高跟,我身邊若有朋友喜歡穿高跟鞋我會勸她不要常穿,正如同勸我身邊的男生朋友不要抽煙。如果我生在16世紀,也會勸貴族男生朋友不要穿高跟鞋。

但是高跟鞋不應該被禁止。因為除了正式場合外,女生完全可以不用穿高跟鞋。也不會說像古代纏足一樣不穿就嫁不出去。而且相比起女生,對男生正裝穿著要求其實更苛刻,比如我是真不清楚男生除了皮鞋外還能穿點啥 -_-|| 。葛巾姐姐曾講過她的朋友有人長時間帶重項鏈導致血液不暢,男生因一直穿高支數的襯衫而皮膚起疹。在正式場合穿正裝穿高跟鞋是基本禮儀——當然不會很舒服,可是又能有什麼辦法呢?

我只能祝願在平時的生活中可以穿的更舒適一點。


星星月:

又沒人強制穿高跟鞋,何來廢除這一說?


爾格呂:

整容還殘害女性,化妝天天忘臉上摸化學品還是殘害女性,減肥那麼累苦還是殘害女性,為什麼纏足沒有了,美其名曰不殘害女性,反封建,實際上有有大部分原因是不符合現代的審美,丑啊!這就和古代歐洲束腰一樣。當下的全球性的審美,基本都是穿高跟鞋好看啊,記得國小時還有數學題,問要多高的鞋,才能使比例達成0.618的黃金比例。

還有一個原因是任何一種東西都不能弄的太極端了,如整容弄成蛇精臉就會被大家嘲諷。現在西方各國也開始對「瘦模」下禁令 法國模特太瘦要罰款坐牢。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走極端就不美了。


王逍瑕:

纏足是地位低下的蒙面面紗,
而高跟鞋……是美圖秀秀。


陳大花:

女人為了美,玻尿酸往臉上打、鹽水帶往MM里塞、一刀削去幾塊骨頭,你現在談高跟鞋的損傷么騷年 貌似纏足是滿足了男人的畸形審美 雖然身為一個資深足控不知道美在哪兒 。高跟鞋則是滿足大部分男女的審美。


Aorqu用戶:
人類為了追求美而摧殘自己身體的事情是永無止境的


醬油貓:

小腳是伴隨著文化衰退而被廢除,而高跟鞋卻被認為是時尚,啥時間能改變這種時尚啥時候高跟鞋就能廢除。


蘇簌:

這問題就好像拿抽煙和吸毒作比一樣。

有很多年輕人,只知道看錶象,看人家印度人長得黑就以為都是黑人了。
我們拋開是不是自願的問題。
到底知不知道裹小腳是什麼?那是得天天裹,日夜裹,從幾歲開始幾十年,必須堅持才有效果,你一禮拜只裹一天跟沒裹一樣,裹小腳的目的就是為了讓腳畸形,審的就是那個畸形的美,所以裹小腳的危害是必然的,而且是在女性青壯年時期就能體現出殘疾的。
穿高跟鞋能一樣嗎?首先一般都是十八歲甚至二十歲以後骨骼成型了才開始穿,而且不是讓你天天穿,日夜穿,高跟鞋這個東西的目的可不是把腳變畸形,而是增高和收腹挺胸,效果是立竿見影,你今天穿就有效果,明天不舒服了可以不穿,後天再穿照樣好看,你一禮拜就穿兩天,四十年下來,腳能變畸形?況且一個正常人就算一輩子不穿高跟鞋,到了老年腳趾也會變形的你知不知道?就你們貼的那些號稱穿高跟鞋導致畸形的照片,叫拇趾外翻,而拇外翻的主要原因其實是遺傳。所以高跟鞋對於人體的危害不是必然的,是完完全全可以避免和預防的,既不危害健康,又符合審美,何樂而不為?

化妝對健康也有害,剌雙眼皮也有風險,用手機會影響視力,都廢除了吧,你是塞那裡奧議會的?
有人非要舉例說愛高跟鞋到病態導致骨骼畸形那我沒話說,豬肉吃多了也危害健康啊,各位怎麼不去加入清真教?


李超字子躍:

·
纏足和高跟鞋有本質不同!
纏足一開始就用於女性,而高跟鞋最早是男性用鞋!

高跟鞋的跟是騎馬時緊扣馬鐙用的,防止「躥鐙」(腳從馬鐙前躥出,極其危險)。

直到16世紀高跟鞋才又加高了高度,而這個增加高度的人也是男性!他就是身材矮小的太陽王路易十四!

而為什麼到後來高跟鞋成了女性專利?這恰恰是女權解放的一項重大成果!
因為女性可以穿上男性裝束了!並引以為時尚!
而穿上高跟鞋,會使小腿肌肉緊綳、臀部不自覺上翹、視覺上增加腿的長度,這更使得女性趨之若鶩,以凸顯自己美好的身材。

而纏足,本身產生就是一種畸形審美。
(高能警示:以下圖片心理承受能力差者請勿觀看)

總結:
高跟鞋是女性自我欣賞的選擇,雖然有小的肉體痛苦,但是更多的帶來女性的心理享受
而纏足從一開始就是為了男性不正常審美產生,而且對於女性身體卻是極度的摧殘!絲毫沒有享受可言!
還有更重要的一點:纏足是強制的,而高跟鞋沒人強制你,只有在固定的必要場合才會強制穿,但是對於鞋跟高度的選擇,也是自由的!

總之,兩者根本不具備可比性!

————————————————分割線————————————————
本人個人公眾號【chencha-xinshu】陳茶煨新書
用歷史這碗陳茶,燉出一段段鮮活的文字……
歡迎關注!

http://weixin.qq.com/r/AEiKkrnE8eSOrf3x9x0S (二維碼自動識別)


呆蛙:

雖然程度不同,纏足和長期穿高跟鞋對腳都是有損傷。要健康就穿平底鞋,高跟鞋流行是西方文明壓倒東方文明的結果,和西裝革履一樣基本是西裝文明在服飾方面的的標志性產物。只要西方依然流行高跟鞋,已經接受了這些西方文化的的中國人民也依然會喜愛高跟鞋。

至於高跟鞋所帶來的高挑瘦長顯身材之類的事情,本來也就是舶來的西方審美,若是東方傳統審美也追求這些的話,天朝一千年前開始流行的就不是纏足三寸金蓮而是中式高跟鞋了。

第一次高跟鞋狂潮:清末到共和國建國初

隨著清政府被推翻,纏足等作為封建社會的標志也同時被打倒,婦女開始放足,但與此同時全盤西化的開始,又是使得高跟鞋開始流行。這一潮流一直持續到新中國建立,並且開始社會主義改造。

第二次高跟鞋狂潮:改革開放後至今

改革開放後,中國又一次開始接觸西方,消失了幾十年的西裝革履高跟鞋再一次出現在中國各地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