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自古以來中國南方政權常會敗於北方政權?

問題描述:東吳、南朝、南宋、南明等,似乎南北對峙勝利的總是北方政權,北伐也少有成功的。
, , , ,
Aorqu用戶:

低技術條件下的戰爭,組織能力是關鍵。

(高技術條件則需要考慮的因素更多,不僅僅是組織。)

哪一方的組織工作搞得好,在效率上能壓倒對方,哪一方就能勝。

自古以來能統一或者局部統一的政權,往往在統一過程中有一個高效而且負擔較小的政權組織

契丹、女真、後金、蒙古為何能從人數比較少的政治聯合體越戰越強?關鍵在這里。事實上,秦、漢、唐、宋、明等政權的建立,也往往是類似的一個過程。

他們往往在崛起的時候,有一個小但是靈活的決策中樞,有一個運轉效率很高的執行層。而且這個執行層面往往是與這個決策中樞有一定重合度的。

他們的核心集團人口有一定規模但不是特別多,比他們的主要競爭對手要少很多,但他們的軍、政一體化的效率高,勞動力轉為戰鬥力的比例高

技術條件差別不是特別大的時候,這個活躍的小政權只要撐過了前期的積累發展期,會有很大幾率在很短時間內把他的這個決策-行為模式大範圍的復制,先利用效率擴大體量再利用體量和效率的雙重優勢來壓倒對手

這才是認識中國軍事歷史的一個竅門。

至於為何會出現這種現象,那就是另外一個問題了。

記住,現象是表象,背後有本質。

可以參看咱家這個回答:

宋朝缺的是一個「漢武帝」嗎?​图标

PS:

忘記說了,強烈推薦一本書:

《組織行為學:基於戰略的方法》


Aorqu用戶:
@胡傑 的答案已經說得比較全面了。看到了那張人口密度圖,還是想補充說明一下人口因素。
多圖殺喵。

冷兵器時代的戰爭,在制度、裝備技術差不多的情況下,拼的是什麼?
軍隊數量,或者說人口

有人問了,那謀略和地形呢?
這兩者的偶然性相對於人口來說較大,即便取得了一時的成果,也較難以維持,比如蜀漢。
高人口不僅僅意味著軍隊的數量高,還意味著高數量的人才儲備、社會實踐、技術革新…

拿先秦時期的楚國舉例。國中的時候我一直納悶兒,楚國如此牛X,佔了那麼多土地,最後居然沒有統一中國,莫非領導人都是渣渣(霧)?
後來才知道,楚雖大,但人不見得就多。以蘇秦時期舉例

蘇秦說: 燕地 2000 里,兵甲數十萬,車 600 乘,騎 6000 匹 趙地 2000 余里,甲數十萬,車千乘,騎萬匹 韓地 900
余里,帶甲數十萬 魏地 1000 里,然人民之眾,車馬之多無如魏者(魏國在六國中人口、甲兵第一) 楚地 5000 余里。 估計: 燕面積大約
20 萬平方千米,人口 150 萬
都城薊(天津薊縣),疆域在今天的河北北部、北京、天津、遼寧南部,內蒙部分地區,
後來拓展到北韓半島(面積會超過蘇秦時期,大約 25 萬平方千米) 趙面積大約 20 多萬平方千米,人口 350 萬
都城邯鄲,疆域包括河北中南部、山西北部、東部、河南北部、山東西部等的部分地區。 齊面積大約 15 萬平方千米,人口 300 萬
都城臨淄,疆域包括山東大部、河北東南部(一小塊),江蘇北部,安徽北部等的部分 地區。 魏面積大約 10 萬平方千米,人口 500 萬
都城安邑,後遷至開封,疆域包括山西南部(一小塊)、河南中部、東部、安徽西北部 (一小塊) 韓面積大約 9 萬平方千米,人口 300 萬
都城平陽,後遷至新鄭,疆域包括山西中部、河南西部 陝西東南部(一小塊),長平之戰前山西領土全部劃給趙國,韓國面積這時大概只剩下 不到 3
萬平方千米。) 楚面積大約 50 萬平方千米,人口 300 萬(蘇秦時期)
都城郢,後遷至壽春,最大時疆域包括湖北、湖南、江西、貴州部分、重慶、河南南部、 安徽中南部、山東西南、江蘇南部、浙江北部,面積大概有 150
萬平方千米,人口超過 500 萬。 秦面積大約 30 萬平千米,人口 300 萬(蘇秦時期)
都成雍,後遷至咸陽,疆域包括陝西大部、山西西南(一小塊)、河南西部(一小塊)、
甘肅東南部、四川部分。

呵呵。
我當時的心情就是:

咳咳,開個玩笑。
當然這也不能怪楚國,畢竟真正可耕地有限,兩熟制、輪作制也剛剛開始在傳統農業發達的中原推廣開(戰國時期)

《管子·治國》說:當時「嵩山(今河南登封)之東,河(黃河)汝(汝水)之間」,已經能夠「四種而五獲」(四年五熟)。《荀子·富國》說:當時黃河流域有
的地方,可以「一歲而再獲之」(一年兩熟)。復種輪作的耕作技術,在後世的農業生產中不斷得到發展和提高。漢代的《異物志》說,南方有「一歲再種」的雙季
稻。東漢著名的經學家鄭玄注釋《周禮》時提到,在他生活的那個時期,已經流行「禾下麥」(粟收穫後種麥)和「麥下種禾豆」的耕作方式。北魏的《齊民要術》
對復種輪作的認識已經比較深刻。書中總結了一套輪作法,並對不同的輪作方式進行了比較,還特別強調了以豆保谷、養地和用地相結合的豆類穀類作物輪作制。

附一個中國地形圖來說明,有點政治不正確的地方請忽略

那麼我們可以有這么一個小結論:
南北之戰的重要因素之一即人口之戰;
人口之戰的重點,即糧食作物之戰。

說到中國的糧食作物

中國傳統上對於重要的糧食作物有五穀、六穀乃至八谷、九穀之稱,其包含的內容並不一定,如周代《大戴禮》的五穀指黍、稷、麻、麥、菽;明朝《本草綱目》中
的八谷指黍、稷、稻、粱、禾、麻、菽、麥;而清朝程瑤田的《九穀考》則包括粱、黍、稷、稻、麥、大小豆、麻、菰等。一般而言,中國古代主要的糧食作物大概
有粟(Setaria
italica)、稷(或稱黍稷,Panicum
miliaceum,以上兩種通稱小米,古代對於粟稷禾黍並沒有很大的分別)、高粱(或稱蜀黍,Andropogon
sorghum)、稻(Oryza sativa,包括稉、秈、糯三種)、麥(Tricticum)、大豆(Glycine
max,或稱菽)和麻(Cannabis
sativa,或稱蕡、苴)。早期最常見的是粟和稷,一般常通稱用來表示平民的食物,如以「社稷」(即祭祀與農耕)來表示國家大事,以及《史記》中以「義
不食周粟」來形容伯夷、叔齊的決心。粟跟稷都是中國原生的植物,在新石器的遺址中常常可以看見,並且在史前就曾經外傳至歐洲地區。高粱也是中國原生的作
物,有中國北方和非洲西部兩個種源,在西元一世紀時傳至印度和波斯。然而高粱早期的應用並不十分廣泛,屬於較為高貴一點的食物。大豆則是農民蛋白質的主要
來源,生長在低濕的地方,很早就被運用了。麻則多半食其子。

中國歷史人口的發展,貫徹著水稻與五穀、水稻與小麥的戰斗(好中二啊(/ω\*)
具體的此消彼長過程很長,就不在此一一敘述。這里主要要講的,是水稻對人口分布的影響。

先貼一組圖,中國一些時期的人口密度分布。

西漢

東漢


北宋




那麼問題來了:
1.南方人口密度開始較明顯地超越北方是哪個時代?
2.南方(感覺上)不再隨便被北方摁在地上[嗶——]是哪個時代?

答案是宋。當然第二個問題比較主觀,這里只是我的觀點,我不知道歷史學界的說法。
另外或許有人會說「弱宋」的觀點,我不完全否認,但這和宋本身的選拔制度有關,不是本答案的範疇。並且南宋實際上對蒙古的抵抗也是當時最為有力的,碰上開掛的你能咋辦?

附一個人口變化圖,可以看到宋是一個小高峰,直到清中期才恢復南宋水準。當然清朝的人口激增和賦稅政策改變有關,和宋不一樣。

水稻事實上在中國有很長的歷史,學過國中歷史的都知道有個文明叫做河姆渡對吧。
但是,

  1. 此稻非彼稻,早期的稻米一年只能一熟,畝產還低,只能被五穀打得滿地找牙。
  2. 農業技術還不完善。我們這兒畢竟不是非洲,不是撒點種子進地里就能去睡覺了。水稻對種植者以及環境的要求比較高。整地、育苗、插秧、除草除蟲、施肥、灌排水等等;更不要說兩熟、間作、輪作了。

這些技術都是在幾百年上千年的農業實踐中積累起來的知識結晶,都不亞於歐洲工匠們在機械作坊里鑽研不休的成果。

中國歷史上有幾次大的南遷運動,其中五代十國到宋代是影響很大的一次。
主要原因有三:

  1. 五代十國北方戰亂
  2. 北方變冷了
    可以看出宋左右是一個變冷的過程,這和北方糧產減少、人口南遷有很大關系。

用一句流行的話來說就是 Winter Is Coming(咳咳

第三個原因,就是新種類水稻的引進和普及。

中國OL服務器提示:您的好友【宋朝人民】獲得了傳說級道具【占城稻】

「湖廣熟天下足」的說法大致起源於明朝,但實際上在南宋時期湖廣地區就有相當的糧食產量了,我們以湖南為例說明。

湖南是傳統的水稻產區,佔優勢地位的糧食作物是水稻,這是由湖南的氣候、土壤、水利等自然條件與歷史傳統所決定。湖南屬於亞熱帶,氣候溫暖,四季分明;熱
量充足,雨水集中;嚴寒期短,暑熱期長,十分適宜水稻的生長。正如《宋史·地理志》所雲:「荊湖南北路……其土宜谷稻。」[5]宋代湖南境內的水稻主要有
粳、糯兩類,而以粳稻為主;有早、晚之別,而以早稻為主。大約在12世紀30年代之前占城稻傳入湖南並在多處推廣,優化了水稻的種植結構。

 占城稻原產於占城國(今越南中南部),最早在什麼時候傳人中國以及如何傳人中國的,存在多種說法。中國種稻有著極為悠久的歷史,但是中國的水稻品種耐旱
性較差,真宗大中祥符年間,江、淮、兩浙一帶經常發生旱災,稍遇旱災水稻就失收。此前福建已大面積引種了「耐水旱而成實早」,且「不擇地而生」的占城稻。

有鑒於此,真宗於大中祥符五年(1012)「遣使就福建取占城稻三萬斛,分給三路為種,仰者蒔之」。[13]並將占城稻的推廣以榜文的形式,何時浸種,如
何掌握髮芽標准,如何整治秧田,何時插秧等予以明白地公布。[14]由此可知,至遲到北宋初年,占城稻已經傳人中國,至於大規模的推廣,則在真宗大中祥符
年間。
湖南小麥的全面推廣主要在南宋時期,這一時期促進稻麥兩熟制在南方全面推廣的直接因素,是北方人口的大量南下。史載:「建炎之後,江、浙、湖、湘、閩、
廣,西北流寓之人遍滿」、[30]「淮民避兵,扶老攜幼渡江而南,無慮數十百萬人」。
[31]這些以麵食為主的中原人大量南渡,大大促進了小麥的種植與稻
麥兩熟制的推廣。紹興初年,由於驟然增加大量麵食為主的北方人,以致小麥供不應求,一斛麥競達一萬二千錢。[32]中原人南下後,在小麥價錢增高的同時,
宋人還記載說當時「佃戶輸租,只有秋課,種麥之利獨歸客戶」,因而「農獲其利,倍於種稻」。

占城稻的引入和推廣,讓中國南方獲得了空前的人口繁榮,直接推進了技術、文學、商貿的高速發展。附一張宋代南北經濟比較表。

當然由於其他答案提到的種種原因,宋及以後,南方在軍事上仍然有劣勢,但是北方與南方軍力的情況對比已經不同於以往了。
朱元璋推翻元朝;
太平天國起義(算半個吧,雖然沒有徵服北方但是圍剿太平天國的主力也不是北方軍隊);
國民軍北伐;
這類南向北進攻成功的例子也不算是偶然了。

後來明代前後小麥在北方的地位崛起,成為北方人的主食,北方人口也逐漸恢復。現代中國基本糧產結構也是水稻老大,小麥老二,還有路人甲乙丙丁等等…這些都是後話了。

講到這里可以說結論了。
1.南方政權並不總是敗給北方政權。
2.這種情況的出現主要在宋以後。
3.這和宋以後經濟、人口南移有很大關系。
4.第三條和新糧食作物的引入普及,還有氣候改變有很大關系。

貌似偏題了?不要在意這種小事。

最後加一點私貨。
糧食作物之爭(至少目前),水稻與小麥獲得了最後的勝利,和這片土地上一代代的中國人一起,走到了今天。而這片土地上誕生的新的國家,用自己的方式,感謝著這場勝利(見圖)。

相關資料:

稻麥復種制 _百度百科
戰國時七國各有多少人口和國土面積
經濟發展與重心南移
對清代前中期人口發展的再認識
宋代湖南的糧食種植結構初探
——————————————————–我是分割線—————————————————————–
補充一下:
評論裡面有人問,清代除了賦稅政策改變,來自美洲的番薯、玉米、土豆的引進是否也起了很大的作用。番薯和玉米我還不太了解,這里談一下土豆吧。

普遍觀點是有影響的。比如說這一篇: 馬鈴薯與中國人口的歷史性增長 講到的觀點都屬於比較廣泛被接受的。

我個人的觀點:有影響,但是不算大。
理由:在近代以「綠色革命」為代表的農業技術大進步之前,負擔不起大量種植。

還是國中的時候,懵懂的我第一次知道了土豆的畝產,當時的我覺得:
不了解的可以自行度娘一下。

那麼,既然土豆畝產這么高,為什不是多多益善呢?
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土豆需要的養分也多

馬鈴薯生長過程中要供給充足水分才能獲高產。馬鈴薯植株每製造1公斤干物質約消耗708公斤水。在壤土上種植馬鈴薯,生產1公斤干物質最低需水666公斤,最高1068公斤。沙質土壤種馬鈴薯的需水量為1046—1228公斤。一般畝產2000公斤塊莖,每畝需水量約為280噸左右,相當於生長期間419毫米的降水量。

馬鈴薯是高產作物,需要肥料較多。肥料充足時植株可達最高生長量,相應塊莖產量也高。試驗表明,每生產500公斤塊莖,需從土壤中吸收氮2.5–3.0公斤;磷0.5—1.5公斤;鉀5.6—6.5公斤。

另外補充一下,水稻生產1公斤干物質大約需水700公斤。

所以說,土豆是神器,但前提是你能提供足夠好的條件。

但是我們都說,凡事要看療效,那麼已經引入了土豆等作物的清朝糧食生產水準究竟如何呢?

除清初順治時期外,清代的糧食生產在畝產和總產兩方面均較明萬歷時有較大幅度的提高:康、雍之際的糧食畝產量約比明代全盛時期提高14.8%,總產量則增
長了45.3%;又經過100多年的和平發展,到道光末年,即中國歷史即將進入長期動盪的「近代」前夕,糧食畝產水準較康、雍之際又提高了16.8%,總
產則約提高了44.7%(道光末數均按估計區間的中值計),達到了中國傳統農業糧食生產水準的「頂峰」。

是不是感覺很厲害呢?但是這種事情,要看畝均、人均。

但是,或許只是因為人數增加太快呢?
再來看下面的表:
南方水稻畝產

北方旱糧畝產(旱糧包括玉米、番薯、土豆)

可以看出,即便是引入新型作物,不論當時實際上是否普及種植,都沒有改變旱糧畝產低的現象。
這是從結果來推斷效果。

到這里可以得出一些結論:

1.清代新型作物的引進並未改善糧食生產效率。
2.主流作物仍然是水稻。
3.當時對人口暴增起主要作用的並非糧食因素。

事實上從宋以後,糧食種植的再次革命性進步是到20世紀七八十年代,大量引入化肥、農葯等等以後的事情了。
清代中後期由於農業技術的發展沒有跟上人口增加的步伐,人均糧食一直是一個痛處,許多人吃不飽飯也就不是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了。
我認為直至今日,任何一個人口上億的國家,能做到糧食自給都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相關資訊:
全面認識馬鈴薯
馬鈴薯種植環境條件的要求
十九世紀上半期的中國糧食畝產量及總產量再估計


賀仙:

不要光看南方山地多,南方的河流湖泊也多,這些都可以成為限制軍事行動的有利地形。
南方的人口實際上主要分布在多個被山川河流割裂的平原上,從西往東,成都平原,江漢平原、洞庭湖平原,鄱陽湖平原,安徽的長江沿岸平原,巢湖平原,江浙滬的長江三角洲,而且平原上河汊縱橫交錯,湖泊星羅棋布。洞庭湖、鄱陽湖、太湖、高郵湖、巢湖、洪澤湖等大淡水湖都分布在長江中下游,而長江上游的重慶則有大量山區。所以亂世中南方的割據勢力自保相對容易,佔住一塊平原,然後守住四邊的山隘湖泊河流就能安穩一段時間了,反過來,打別人也不太容易。最突出的就是四川,打進去難,打出來也難。
還有個悲傷的事情就是即使有人能統一南方的幾個平原,準備北伐戰爭的人員和物資調運還是要比北方困難,畢竟地形更復雜。即便南方軍隊能殺入北方,他們遇到的場面會比較尷尬,面積巨大的平原,依賴船運和步行的南方軍隊行動緩慢,如果沒有北方人民的支持,他們的補給線會越來越長,而北方軍隊遲遲不來決戰,即使佔領了幾座城池,也無險可守。一旦到了秋冬季節,天氣變冷,南方軍隊士氣低落,很容易就會崩潰。
北方大面積的平原導致最初那批割據勢力難以固守,所以弱者會被迅速吞併,活下來的一定是強者,滾雪球一般越滾越大,最後幾個最強者對決,勝者統一北方。注意這時候北方的統治者絕對不是吃素的,吃素的早被當野怪給打死了,北方英雄這時候滿級神裝,南方英雄有時還是草鞋先鋒盾,比如唐朝李靖vs蕭銑,後者居然在開打前解散了部隊,真·裸裝。南方的悲劇在於不是沒有人才,而是沒有長期你死我活的吞併戰爭讓人才脫穎而出,整個國家的體制也沒有北方那麼軍事化,像李煜這種要是地盤在北方,早被人打爆了。破碎的地形既是南方的福,也是南方的禍。


汗青:

有朋友說簡單粗暴了,我補充了一下。之前因為是手機答的,實在無法寫多,不是我偷懶。

——————————————這是原來答的。

很簡單,因為幾乎都是北方向南方發起攻擊,南方除少數個案外幾乎沒有主動向北進擊過。

一方不停地進攻,總會得逞的。哪個朝代不是打了幾百幾十年的 。

倒過來和漢朝一樣,天天打匈奴,最後匈奴就掛了。洪武永樂見天就出擊蒙古,蒙古掛倒忽蘭忽失溫以外去了。

故,無他,攻守易勢耳。

其他如人口經濟這些,當然有關系,但最主要的,還是因為北方由於生存問題不斷地主動發起向南方的攻擊,而南方少有此類行動,絕大部分時間是安穩地生活在原地。生活太好了,不用發起對外戰爭。
——————————————以下是新補充的。

其實所謂南北方戰爭,需要分為兩條線來說。

一條是圍繞北緯38度線的北方游牧民族和中原農耕帝國之間的長期鬥爭,這個鬥爭真是自古以來的,從周開始就連綿不斷,一直延續到清入關。這個戰爭的最主要原因,絕大多數情況是游牧民族壯大了肥了,後果是人口多了地皮不夠養人和牲口了,於是南下擴張。或者是連年災害活不下去了要找吃的,於是也南下,基本就這兩種情況,沒什麼例外。

一條是以淮河、長江流域為界線的南北方戰爭。這個情況就復雜點,但主要是權利鬥爭,屬於中原各政治勢力內部的統治權爭奪,和圍繞38度線的鬥爭不太一樣。這個區域內的鬥爭,前期主要是爭奪黃河流域及到長江為止的區域,因為這個區域最富裕發達。到隋的大運河開通後,南方地區經濟開始快速興起,於是爭奪區域擴大為黃河和長江兩大流域。這種情況下,中國西高東底的地理,使得從西北高原順勢向東,及從西南內陸乘高順流而下兩路進擊,就佔據了地理上的先天優勢,再加正好這兩都是富裕地區,所以勝率較大。

先說前面的游牧民族和中原帝國問題。這個鬥爭,最後的勝負實際上就是看誰主動出擊次數多,游牧民族不斷地攻擊中原,總會被打進來一次的,於是大家就說中原帝國失敗。

問題是,游牧民族打了多少次?多少年?西周太遙遠而且也說不清楚,我從春秋戰國時期開始吧。蒙恬和趙括就和他們長期作戰,一直也沒讓對方進來。到西漢武帝,實在被騷擾得受不了了,國力也攢夠了,於是連續主動出擊,前期勝負都有,但你架不住中原帝國年年一小打幾年一大打,終於最後匈奴頂不住,掛掉了,於是向西遷徙,朝歐洲方向去折騰了。

這下中原清凈了。這一休息就好幾百年。

到魏晉,桓溫北伐和前秦南下都屬於第二類鬥爭,而且一來一往,算是沒出大勝負手。然後38度線沿線的各種小游牧民族部落各種興起,結果五胡十六國什麼的,臨了誰也沒佔到大便宜,還被滅族了一大批民族。最後終於是隋唐出了頭,做了老大。與此同時,北邊最大的勢力突厥也壯大了,結果當然是要南下。結果就是大BOSS對決,突厥被隋唐陰謀加武力,分裂了然後各個擊破。這個結果,其實不是一朝之功,而是從五胡亂華各種亂戰,一直延續到唐才為止的。

而後來的安史之亂,實際又是中原帝大陸部鬥爭,就是搶皇帝做的鬥爭了,不屬於第一類鬥爭。這次唐軍從南邊淮河開始大反攻獲得最後勝利。

宋,就不說了。在我看來,宋所謂的北伐總共也就兩次大的,太宗一次大敗,然後童貫……其他的在我看來都不算,包括岳飛那次,我一向歸為局部反攻。但是,你們仔細想想,西夏、遼、金、蒙古打中原打了多少次、多少年?一直都是北方游牧民族打,中原守,從38度線退到黃河,最後長江,最後是福建廣東,從太祖起一直打到崖山,最後輸一次大的,帝國完蛋了。

結果大家又說,是南方中原帝國輸了。

尼瑪我連續打你幾百年你來防守試試,看看最後誰贏?

到了明朝,洪武永樂發飈了,徐達藍玉不說,光永樂就五征蒙古,這是大的,小的還不算。蒙古於是被攆到漠北去了。然後清凈了好一陣,瓦剌什麼的幾個部落養肥了,又開始到38度線來騷擾中原了,於是繼續拉鋸,這個拉鋸,又回到了中原防守北方進攻的態勢,於是人家就輪番換著人來打,從瓦剌開始,到蒙古,到女真,終於是建州女真鑽了空子揀了個大便宜,瞬間殺進中原。

結果就這樣。至於說騎兵什麼的,兵種是重要,但真到了南方和西南,騎兵用處幾乎沒有,要靠水師和步兵,清入中原,南方戰爭幾乎全是四漢王帶明朝降軍打的,水師就不說了。蒙古也一樣,進入南方後,主要是靠漢軍水師和步兵,騎兵只是一小部分。北宋南宋頂了北方游牧民族這么多年,戰斗發生在中原內的,南北方一直都是互有勝負,因此騎兵是厲害,但確實也並非是佔據中原的最主要的因素。騎兵在北出長城後與游牧民族的戰爭中,確實是必須的勝利因素,但到淮河長江流域開始以及更南的南方,肯定不是決定性因素。

不可否認,人口、馬匹這些因素確實是非常重要的,包括經濟和科技等等,都會大幅度影響戰爭結果。

但題目問的這種情況之所以出現的最關鍵的原因,是中原農耕帝國少有主動向北出擊的時候,因為沒有這個需求。中原這么富裕,它完全沒有動力耗費如此巨大的力量去佔領38度線以北那種在中原看來鳥不拉屎的地方,有什麼理由要干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

而北方游牧民族則一直有理由向南進軍,南邊太富裕了,我們這邊鳥不拉屎的,一到冬天就擔心死人死牲口,有什麼理由不去佔領他們那邊?這理由簡直太充分了。

於是結果就是北方游牧民族見天就殺向中原,中原則見天就防守,防守幾百年下來,一不小心失手,就完了。任誰防守幾百年都有失手的時候。

所以我說這個結果無他,攻守易勢耳。你看中原帝國被搞毛了之後,天天向北邊打,北邊也一樣頂不住,一失手就被打到歐洲去了,或者跑忽蘭忽失溫以外的戈壁灘里避風頭去了。

完畢。


卡崗圖雅:

饅頭和大餅
決定一兩次戰鬥勝負的可以是指揮、士氣、人數,但決定大周期戰役勝負的從來都是後勤補給,尤其是這種兩千年來的北強南弱格局——歷史上,北方主食為麵食,南方主食為米飯,麵食與米飯相比具有以下特點:
一,麵食熱量更高,等量的熟米飯所含能量只有同等重量饅頭的一半;而更高的熱量意味著遠距離行軍與高強度作戰;可以想像,北方軍和南方軍展開激烈戰斗,打到一半時候南方軍肚子就咕咕叫了,士氣低落,只能偃旗息鼓回去做飯,而北方軍中午剛吃過大白饅頭體力充沛,再戰個幾十回合不打折扣;
二,麵食製成主食後更適合長距離攜帶,可以參考鍋盔、饢以及各種餅;北方行軍,每個士兵背幾張大餅就能放心出門一個星期,南方行軍,剛出門兩天大米吃完了,士兵只能原地坐等運糧車拉米飯過來。。。
冷兵器時代,這兩方面的優勢決定了北方在遠距離行軍以及後勤補給中佔有決定性的優勢。
因此,不起眼的饅頭君——才是歷史上北方金戈鐵馬揮師南下的保障有沒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