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神論的各位一般從哪裡獲得精神力量?

問題描述:作為一個有欲求但能力有限的人,活著總有自己無法完全控制的事物或事態發展,常常需要尋找精神慰藉。有這樣經歷的無神論者的精神力量源於何處?
, , , ,
大嘴叔叔:

SEX MONEY


韻神逸:

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別的你還想怎樣?

能弄成的就弄,不能弄成的就等待時機以後再弄。

如果總是想著弄不可能成的事,那你確實只有迷信才能得一絲安穩,但那樣不是很逗么?

異想天開的日子自欺欺人,等清醒的時候不會更難受嗎?


匿名用戶:
事關他人,匿。

所謂精神力量,大不過是在痛苦迷惘時需要。那種大到自覺無法解脫的痛苦迷惘,我經歷過兩次,每次都和戀情有關。

第一次是大學末了的戀(bei)情(ren)失(pi)敗(tui)。生長於保守家庭的我,大學時代一貫的想法都是人生最好莫過於和自己的初戀結婚生子。我所知道的愛情的和婚姻,無一不是起起伏伏,有恩愛有吵鬧。因此對於我和初戀之間的吵鬧,我並不在意,我認為這是我們最終走向婚姻的必然磨合。然而她並不這么認為。畢業前,她已經和另外一個在她看來更適合她,跟懂得她的男生有了火花(未必是肉體的)。畢業前我們鬧分手,直到我知道他的存在,才放棄挽留。

大學畢業後,厭惡喝酒的我,人生中第一次喝斷片。我心中有怒。我那麼愛你,你竟然喜歡上別人。我追求的人生最美好,這么輕易就被你不可逆的毀滅了。我還有自責,當然是在慢慢冷靜之後。回想我認為完美的戀情,充滿了敵意的爭吵。我的固執,傲慢,和莫名其妙的自大,對一個追求靈魂伴侶的准藝文女青年來說,無疑是痛苦的來源。

工作後,一個人去了南方,在陌生的城市,若幹個無眠長夜的思索中,我終於得出一個解決方案,應該就是題主所謂的精神力量。我得到的是一個簡單的信念:改變自己。我不懷疑和初戀之前相愛相吸的部分。既然是我性格(自大)和知識(不懂女生)上的缺陷導致我們的吵鬧和她最終的移情別戀,那麼如果我成為一個更好的自己,我的人生最美好就一定可以實現。和相愛的人最終結婚生子,同樣美好。

第二次,如各位看官預見,我在「一定」這兩個字上栽了大跟頭。

工作第一年雖然忙碌,我仍抽出時間,通過閱讀和交友來改變自己。王小波帶我入門,我開始認同他關於人生追求的主張,所謂智慧和有情趣。我想明白性格的成因,於是去讀心理學,看看科學如何解讀人的心理。我想變得有趣且內心富有,於是開始讀小說,想從他人的故事和角度吸取營養。一步一步,我體會到了閱讀的美妙,它開始慢慢改變我的知識結構和思考方式。我開始鄙視大學時代的我,竟然連初戀女友一起鄙視:怎麼還有女生喜歡這樣一個傲慢淺薄的傢伙!我對於生活的自信和喜愛慢慢恢復,我清楚的認識到我的改變。我更加喜歡知識變得更多,思考變得更細致有條理的自己。我覺得自己真他媽的贊爆了!

這個時候我迎來了人生中第二次戀愛。中學學妹大學畢業,從遙遠的內地故鄉,來到我工作的城市讀研究所。在帶她熟悉這個城市的過程中,我們開始回憶起中學時光。一起參加夏令營,一起參加學校的藝文表演,還有因為誤解而發生的並不大,卻印象深刻的爭吵。我突然記起自己那個時候恍惚對她的好感,想要牽她手的慾望。交談當中,發現她也喜歡閱讀,知識的豐富程度並不在我之下。而且喜歡說笑,陽光有自信。時至今日,我仍舊記得她逛街買衣服的風格。她永遠只是把衣服從衣架上拿下來,左右打量一番,就做出是否購買的決定。然而每次買的衣服,風格雖有不同,卻都十分合身美麗。我也仍舊記得她回答我疑惑時帶著調皮微笑微仰的臉。她說:我就是知道我穿什麼好看。老娘看過的時尚雜志摞起來有這—么高。她右手高過我頭頂,左手趁我不備撓我的腰。我要抱她,她又左閃右躲咯咯的笑。等玩累了,才變得柔情似水。

9個月的交往滿是歡樂和默契。我們有很多爭論,但從來沒有一次爭吵。我們一起出遊,熬夜,相互鼓勵,和所有年輕人一樣瘋狂做愛。

然而在我默認終於迎來人生最愛,已經構想著買房結婚時,戲劇性的一幕發生了。

她鄰居家從小長大的男孩從歐洲某國學成歸來了。她之前也跟我提到過這個鄰家男孩。他們同級,上同一所國小,同一所國中。男孩在國小三年級時,曾當著她家人的面說,以後要娶她為妻。他倆的關系處的也算融洽。只不過初三時,男孩給她寫了第一封情書,她滿心歡喜回復之後,男孩卻再也沒主動過。隨後,男孩去了歐洲某國讀高中,大學,研究所。他們偶爾在qq上有寒暄,卻總覺得隔著什麼。

知道男孩回到同一城市後,她在我的雷達中消失了三天。這三天結束之後,我才知道所有的故事,包括上一段的背景。這些故事是她在哽咽中從鍵盤上敲出來的。她滿臉淚水,情緒濃厚到根本無法說出一個完整的句子。

「。。。。
我整個大學時代單身
除了沒有碰到能夠喜歡且欣賞的人外
現在看來
還有一個原因
就是我心底總有一個一直無法解開的疑惑
他到底是否真的喜歡過我

我知道他要回來
就每晚都睡不著覺
可能是受你感染
我突然有了想要問清楚的勇氣
你告訴我
要勇敢爭取屬於自己的東西
不要迴避和隱瞞自己最真實的感情

我也想過不去問他
從此算了
我是真的喜歡你
你給我一種內心無比寧靜的喜悅感
你要相信我
這個世界上
除了我爸媽之外
你仍舊是我最信任的人

但我不能否認的是
每次只要一想到他
我的心就跳的好快
我現在也不能確定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他在qq上說回來了
我還是去找他了

見面我就問他
你是不是曾經喜歡過我
他說是
但不是曾經
他一直單身
在等我
我問他如果我不來找怎麼辦
他說會繼續等下去

然後我問他為什麼我回了情書之後卻不理我
他像觸電了一樣說
我沒收到

後來我們才知道
幫我送情書的同學也喜歡他
把情書扣下了
他那個時候覺得受了傷
不敢再理我
但還是喜歡我
就選擇等
。。。

我知道這三天要發生可怕的事情,但我沒想到是這樣的可怕。那一刻我全身癱軟,勉強挺直身子看她打字。我像被抽離了所有感情,卻只體會到了她的痛苦。後面的文字我已記不大清。只記得最後看到滿熒幕的「謝謝你對不起謝謝你對不起」。我抓起她的手,最後一次把她抱在懷里,摩挲她的後背。我說我能明白,感謝你陪我度過這段時光。時間會很快過去,請你們好好珍惜。

這句說完,我起身走了出去。

然後我就陷入到了人生最大的一次痛苦和迷惘中。

努力獲取成就,閱讀獲取知識,變成更好的自己以獲取得到愛情的權利。這種信念讓我從第一次戀情失敗中走出來,並且活的旺盛。這個信念的毀滅,卻又將我帶入更深的痛苦。這種痛苦源於絕望。好像抽離了鋼筋的大樓,必然在自身的重量下轟塌。

既然痛苦可以來的這么隨機,我所有努力的意義何在?人生的意義又何在?我像挨了一個悶棍,又好像被蒙上眼。我試圖更加努力工作來麻痹自己,但卻總能夠清晰的感覺到,我像活在水底,一直不能呼吸。

和信仰一樣,我需要一個終極的解釋。我用了我所知道的唯一辦法,閱讀和思考。

我不是沒有考慮過宗教。我讀佛,翻閱聖經,看講述宗教起源的書。猶太人是上帝的選民,我不是。天主教要去找神父,我覺得不會比專業的心理諮詢師靠譜。新教有意思,但聖經看著總像荒誕小說。伊斯蘭教的真主是安拉,規矩貌似有點兒多。等等,到底是耶穌靠譜還是安拉靠譜,萬一跟錯了怎麼辦?如果跟誰無所謂,我自成一派又如何?這有點兒像佛,人人都能成。古文功底不好,佛經讀起來費勁,偷懶讀了豆瓣上頗受好評的《正見》。對佛的一些哲理很是認同,但卻無法相信輪回和四大基本定理。前者太離奇,上帝估計不會同意。後者太消極,越讀越悶。怕是和佛無緣。

然後我開始讀哲學。

哲學不是一套設定,而是一幫人從古到今互相撕扯,然而又有一套共通的理性論證方法。可知不可知,唯物或唯心,事實和價值,加上科學方法,心理學發現。哲學給我呈現一個我認為比宗教更為廣闊和有趣的天地。這個呈現非常符合我個人的口味,思考不受限,懷疑一切,論證一切。

差不多讀到安·蘭德時打住了。蘭德說:

“Contradictions do not exist. Whenever you think you are facing a contradiction, check your premises. You will find that one of them is wrong.”

(沒錯,通過這幾年的閱讀,我已經可以從英文原版中汲取知識了。)

努力就會成功。前提錯了。
世界錯落有致。前提錯了。
愛情終將來臨。前提錯了。

後來我發現,我所有的痛苦,實質上都來源於期望和事實的落差。事實沒有對錯,錯的只能是期望,而期望永遠包含前提。只是很多時候我不自知,忘記去檢查前提。

回頭再看往事,長舒一口氣。所有的痛苦和迷惘都解脫了。

至今又是幾年過去,雖有經歷風雨坎坷,但內心多是平靜。在不斷認清世界,認清他人,認清自我的過程中,我又慢慢回到了最初,回到引我入門的王小波。

「我活在世上,無非想要明白些道理,遇見些有趣的事。倘能如我所願,我的一生就算成功。」

人生確無確定的意義。這個意義需要我自己去賦予。

以上就是我如何獲取來的精神力量。


啊哈哈:

看到這里的多數回答,我感到悲哀,不客氣的講:看到的是一群有知識沒文化的小丑。

題主說的明白,「無法完全控制的事物或事態發展」,你們確定你們經歷過甚至想像過這個狀態嗎?知道哪些自殺方式比跳樓、服毒、溺水更科學嗎?

用槍對著太陽穴來一發是愚蠢的,應該長大嘴巴,塞入槍口,對准後腦,扣動扳機;刀子在腕內劃開是愚蠢的,應該找到血管,順著脈絡切開;服毒乃至嗑藥都是愚蠢的,應該約上同伴,尋個偏僻的小屋,密閉門窗,燒煤或者炭……

你們真的認真思考過這個問題嗎?

我,作為一個無神論者,我起碼知道對宗教信仰抱有最基本的敬畏,我深刻的理解宗教對很多人來說是救生圈。

———————————————-

回答題主:

無神論者並不代表沒有信仰,宗教是人類對終極問題的追究,信仰只是做人的行為準則,正如崔健所說:一個人的信仰應該是個底線沒有那麼偉大。

作為多數中國人來說,信仰是「儒釋道」綜合影響的結果。跟你有沒有沒文化無關,甚至跟你覺得你信不信教無關。它是基於我們文明特質的DNA,潛移默化,深入骨髓。

所以,我可以為了父母、妻子、孩子,面對所有我本不能承受的。家 國 天下,中國乃至東亞人的精神力量。


i0nium:

Love Live


毛穎博:

共產主義尚未成功,我輩當繼續為大同世界之理想奮斗終身。


公乘軒:

大概是WiFi和流量吧!


張軍玲:

無神論的各位一般從那裡獲得精神力量。
無神論的本人一般不需要什麼精神力量。
因為我都不知道,你說的這個精神力量到底是什麼個玩意。


匿名用戶無神論者和有神論者最大的區別就是,無神論者不慫。
凡事靠人類自己,不向所謂的神出賣精神換取慰藉。不慫


Aorqu用戶:
聽說過安利么?


水陌輕寒:

量子力學告訴我們粒子具有不確定性,所以由無數粒子構成的我們人生有無數種可能,並且告訴我們,構成我們身體的粒子和宇宙幾乎同齡,我們將以和宗教的輪回不同的方式不斷的存在著,不斷開始新的旅程,直至宇宙的終點。


吳騎龍:

RAmen!

>>關於飛面神教:

——————————

>>關注「飛面說」,了解更多飛面大神不為人知的奧秘:

Aorqu專欄:飛面說 – Aorqu專欄

飛面說官網:www.heigaga.com


Aorqu用戶:
看到這個問題感覺教徒都是神的奴隸一樣…


方可:

想了一下,應該叫神經系統。


Aorqu用戶:
答案是無法完全填補題主所說的這種空虛,

無論是不是神的信奉者,

因為這種空虛是吃不飽的,一旦沒有了這種空虛,人類就會因為滿足而停滯不前,

就不會尋找新鮮的事物去填補餵飽空虛,

但是當空虛消化了新鮮事物,空虛又飢餓了…

又會逼著你去尋找新的事物去填補自己…

好奇,勇氣,貪婪,這是人與生俱來,即是原罪,也是動力,是自然殘酷選擇的結果,

所以人類今天的一切的人文科技成果就是在「不斷的找尋存在的自身意義」這種空虛中進步得來的,

在尋找的同時,餵飽空虛,肯定自身的存在,,也許「尋找」這本身就是意義也未必可知…

有些人找到了神,因為神的飄渺性,所以他是無窮的,無窮的神足夠填補空虛,技術上來講,這種相對簡單…

有些人找到了更多的新鮮事物,不斷的探求事物本質,在這邏輯的探求中,亦是得到了無限,不斷的新鮮事物,刺激填補自己的空虛,,

有些人是用人與人之間的「羈絆」來餵飽空虛…人與人的羈絆也同樣是無窮盡的,同樣可以餵飽空虛…

因人而異,餵飽空虛的方法各不相同,

無論怎樣的方法,都是可行的,

至於誰的更靠譜,這個我不知道,

自然是殘酷的,在隨機的變化中,有無窮結果,只有某一次隨機得到的結果佔了優,於是這種結果被保留延續,期待下一次隨機,得到錦上添花的更優結果…

而不佔優的全部被優者以各種形式「吃了」…

從競爭中落敗,永遠的消失掉了…

所以,過個萬年,如果某一種填飽空虛的方式消失了,我並不意外,

最多只會感嘆,這種形式被淘汰掉了而已…

誰對誰錯,交給自然選擇吧,

而我要做的,只是沿著自己的道路,用自己的方法繼續探求,填補空虛…


Aorqu用戶:
非常好的問題,非常非常好的問題。個人一點淺薄結論在最後,一點不充實的論證在中間

《美國諜夢》里,主角俄羅斯特工,用一個美國黑人父母的親人生命要挾她的時候,這個婦女說:「上帝保佑,上帝會解決我的困境的」,這個特工回去後說:「剛才我聽她說了上帝保佑,情況糟糕,有信仰的人最難搞,因為他們無法收買」(大意如此,具體台詞忘了)

二戰時,德國所有人都宣誓效忠希特勒,德國有一群基督教某個流派的信仰者,他們的信仰是只有上帝能命令他們,而不能聽信某個人。

暫且不說基督教,只談信仰的力量,讓人堅守原則(至少是他們認定的原則),捨生忘死。其他宗教的人也是這樣(這里只談信仰,不談宗教極端主義,這是另一個問題了)

我非常理解有神論者的精神世界,他們遇到磨難時,不會怨天尤人,會覺得這是上太天給他們的考驗(不是傻乎乎接受,他們會考慮這是哪些社會上的因素導致的,但不會抱怨,抱怨會讓人無法集中精神克服苦難)。有神論者遇到極端憤怒的時候,也會有想殺人的想法,但他們會想——我的信仰,禁止我主動去傷害比人,所以我不能做,遇到誘惑的時候,他們同樣那麼想

哪怕再不濟,有神論者,不是出於自覺的善良和不傷害他人,也會因為怕因果報應而堅守不作惡的底線(自己無意識中做錯事不算)

但無神論者也可以是有信仰的,比如政治和文化上的
政治上,過去真正的共產黨員被逮捕,手指釘釘子,烙鐵把皮肉燙焦,但他們還是不會出賣,因為他們的政治信仰,相信共產主義會實現,哪怕自己犧牲,但是有價值,自己的奮斗,會給無數窮人帶去幸福。這是無神論的精神力量的一種
文化上,我們相信自己的文化,相信家庭,對文化的信仰不滅,文化不滅,所以歷史上國家經歷多次滅頂之災,中國依然在,不像其他文明古國,這也是無神論的精神信仰的一種,(但這個其實不算討論範圍內)

現在,受西方個人主義文化,和市場經濟大潮影響,沒有戰亂,人只為自己,沒有很多人沒有政治信仰。但人還是有精神力量,我覺得這來自於無神論者的個人的品格上的善良和正直,即使不相信有神,但本性的正直或善良,讓他們不願做害人的事情,不願意為了自己私心損人利已,哪怕自己遇到黑暗的現實中的不公,他們不相信有神,不信人在做,天在看,至少他們信正義不會徹底被消滅,邪惡只是暫時得勝。

拋開無神論者中,正直善良這些個性品質起的精神作用,還有因素可以讓他們有精神力量——爭口氣,和活下去。爭口氣就是,被別人看不起,要爭口氣,活下去就是,無論誰(不管有神論,無神論,是正直善良還是邪惡,只要到了生活困境,為了活下去都會爆發出潛力支持自己活下去)

個人一點淺薄看法(不是假謙虛,確實那麼覺得),無神論的信仰來自:
有些人同時具備四點,有些人只有其中一點或兩點

1.無私的政治信仰(無論客觀上對錯,至少他自己信,所以有無窮的力量支撐他)
2.本性的善良或正直
3.爭口氣(無論好人壞人,都可以因為這個作為精神力量支撐自己)
4.活下去(無論好人壞人,都可以因為這個作為精神力量支撐自己)

但第三點,第四點完全出為了自己,當遇到公與私,情與理,情與法等巨大考驗的時候,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這種精神力量還會不會自信、強有力而持久。其實第三第四點,我覺得更傾向於是一種個人目標,而不是信仰

PS,看到很多諷刺有神論的答案,有人還是有神論智商有問題,而智商有問題的人通常情商也有問題,這個讓人為難,如果和這樣的答主辯論,被會說「智商情商都低」,不爭論,會被說「智商低」,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normansu:

@dizzarz@陳客丁 手動點贊。

今年29歲,作為一個無神論者多少年,這個問題至今不好說。
自以為是無神論者大約24年。
22歲的時候看了霍金的時間簡史,其中有一句話,大意如下:
若能知道宇宙如何開始,將是人類理智的終極勝利——因為那時我們知道了上帝的精神。

22歲的時候看完整本書,覺得除了這一句,其他都是精彩的。24歲的時候,覺得說反了。這一句才是最精彩的。

我讀書一般,聯考500分,放哪兒都不是差生,但是也跟什麼清華北大復旦無緣,說起來,也並不是沒有好好讀書,也努力過,這就更體現了智商餘額有限,畢竟有許多人有我努力的程度,也能夠有600分了。

可是!我物理很好,一路基本上都是滿分流。也不怎麼做題,也不上額外的輔導,就是好。到了大學,我還常常看物理書籍,科學科普都看,畢業後買許多科學書籍很多年,我知道lg諾貝爾獎的時候,微博都沒開始。就是這樣一個一心向著科學中的科學的少年,當然是個無神論者了。

很小的時候,就知道了無神論者這個詞,也必然很快就知道他的意思:不相信神祗存在的人。
具體來說,不相信耶穌瑪利亞上帝玉帝閻王這些角色是真實存在的。
更進一步說,相信世界的唯物,相信世界的代碼是物理學,而所有對神的描述,顯然是違反了物理學的。

很多經典的段子都聽過了,比如上帝是萬能的,那能不能創造一個自己都搬不動的石頭呢?證畢上帝不是萬能的。

這些東西現在看來除了可笑,沒別的意義了。
我仍然並不相信人們所說的神祗是存在的,可是,24歲的時候,我突然明白,我對科學的信仰,如同穆斯林信仰真主。

當穆斯林生病的時候,他們祈求真主賜福,相信真主真的可以賜福。
而我生病的時候,我祈求科學剛好研究過我的病症,並且相信科學終究可以治癒我。

從任何角度來講,我並不能夠分清楚這兩種人有何區別。

在有神論者的精神世界中,一切的代表是那個神,而無神論者呢?如我,那個代表是相對論,量子理論,還有熱力學定理,還有各種,這些就是我的神。或者說,那個人們一直在追求的大統一理論,就是我的神。神代表了終極的智慧,力量,答案,難道大統一理論不是嗎?它同樣代表了終極的智慧,力量,答案!

要說廟里的菩薩可以拯救我,可以普度眾生,我現在也覺得這是不可接受的事情,可是要讓我相信,只要人類明白了大統一理論的哪怕1%,就可以徹底改變這個世界,每個人都過的更好,我就信,而且深信不疑。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我比一般的宗教徒更虔誠,我相信科學這個宗教,我在不知不覺中,將科學的真理等效於神的箴言,篤信。

我有不少朋友是有宗教信仰的,小的時候我認為他們一定是扯蛋的,多半是找個保命的神,關鍵時候拜一拜用的,可是我現在明白了,他們對於神的相信,一定和我對於科學的相信同級。

如果有一天,某一件宗教性質的常理崩潰了,教徒一定是驚慌失措,世界觀崩塌,跪拜,逃跑,自殺。可笑嗎?是不是都該抓起來關精神病院去?

如果有一天,智子鎖死了科技,那楊冬也會自殺的,如果我有一天發現,所謂的大統一理論是並不存在的,世界本質是不能被理解的,沒有物理規律,都是誤解和幻覺,那我必當感到恐懼,空洞,實際上光是這么假設一下就覺得很可怕。

所以,無神論的各位一般從哪裡獲得力量?
答:創造一個神,從他那裡獲得力量,我的神是科學的終極理論。

24歲之後,我對自己是不是無神論者感到了懷疑。
至今。


dacong:

我怕死想長壽健壯,所以健身,四十五了還是強壯蠻牛一樣。我努力去抗衡我所畏懼的,即便遲早會敗也不想鴕鳥一樣自欺欺人,把畏懼,渴望的東西寄託在虛無縹緲的東西上。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求神不如求人,求人不如求己


Aorqu用戶尼采啊,唯一的精神力量。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