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夜快感的本質是什麼?

問題描述:熬夜快感的本質是什麼?
, , , ,
比利海靈頓:

我對這個世界還有留戀,

請讓我盡可能的再駐足一會兒。


少頃:

別在給熬夜增加新的附加值了

別在給那些想熬夜又怕禿的人提供借口了

哪有什麼熬夜的快感,還不是貪玩


李文霽:

給自己一種特別努力工作的錯覺

以此緩解因白天工效低下浪費時間導致一事無成的負罪感


One day:

因為我煩透了跟人類打交道。但我每時每刻都不得不跟他們打交道。有的人很討厭,有的人很無趣,有的人很有意思,但我們沒有共同語言。可我不得不忍受他們的傻逼,無趣以及內心咆哮的自己。所以當所有人都睡下以後,我可以不受打擾的翻翻微博,看看有趣的人在做什麼事;也可以一個幻想,天馬行空,不受拘束;還可以開兩局遊戲,痛快的罵某個傻逼隊友一聲傻逼。你看,熬夜讓我多放鬆,多愉快啊。


咖喱搭個奧利奧:

熬夜能讓我離明天的壓力再遠一點點

想想一起床又要面對的煩心事

還是再熬會兒吧

某個暑假的最後十天,由於對學校高壓的恐懼,我和我好朋友每天晚餐就會出去到處找吃的,然後就去逛街看書在江邊騎單車啥的,一般十一點左右回家,還會帶着一碗夜宵,在床上架好小桌板,然後幾個人一起連麥寫作業,一般寫到三點左右吧,睡覺,起床吃午飯,再重複一天(曉港的牛雜江南西的煲中大的麻辣燙最好吃了!)

想想當時大家開過的玩笑「現在是晚上八點點,還有七八個小時你才睡覺呢」。當時總覺得睡早了這一天就虧了,就很快要回去考試了。於是每天大家都心照不宣地一起熬夜,一起玩,一起寫作業。

但是啊,壓力還是逃不掉的。


Un A:

對沒有過夠的白天的補充。

人類認為只有在自己清醒,並且自身處於一些活動下的時候他的生命才有意義。並且這些活動必須是「自發」的,「享受」的。

如果你在假期的某一天中起晚了,那麼你那天可能會比較晚睡,因為白天供給你自己支配的時間變少了。

如果你在某一天加班過晚,到家的時間已經是平常工作日的睡覺時間,那麼你很可能會熬熬夜,「自發」地做一做讓你自己「享受」的事情,因為工作本身不是由你「自發」的,並且是不「享受」的。


假面:

安靜,心安理得。

夜晚熬夜浪費的只是自己的睡眠時間,但在白天,刷手機玩遊戲看劇,浪費的是本該去學習,去完成理想的時間;白天,你看着別人忙來忙去,自己卻在浪費生命,這樣躺着都不舒坦卻不知道自己能去做什麼,又該去做什麼,晚上則不同,躺的心安理得,這本該就是躺着的時間啊,不想玩手機了,甚至可以聽着別人的呼吸聲開始認真的思考,不慌(假的,卻肯定比白天輕松),想不通就去睡,或繼續刷手機。

這就是獨處的好處,尤其是夜晚時。在一切靜下來的時候享受放空的自己,無人打擾,自在自由。


蘇羽焱:

孤獨,享受孤獨。

已經有不少文學家論述過人始終是孤獨的了,以及孤獨是可以享受的了,我就不贅述了。

熬夜是讓我放肆享受孤獨的一種方式。夜的靜謐讓孤獨感在日常中放射到極限,尤其是聽到室友睡着後微微的呼吸聲和鼾聲時,讓我潛意識里認為這方小天地只有我是醒著的了,只有我一個人了。

這時候我會刷各種社交軟件,看着世界的熱鬧,與自己身處的冷夜形成鮮明對比。

我也會聽着苦情感,讀著音樂下評論中形形色色的故事,在被黑暗籠罩的空間里默默流淚。

也會和朋友一起走在四下無人的街,一邊高歌一邊喝着啤酒。

在夜裡,那種孤獨感和空虛感被拉扯到最大,這就是我熬夜快感的本質。


一堂課職場大學:

讓你產生快感的本質不在於熬夜這個行為,而是熬夜做的事情。

讀高中那會我們班有幾個同學沉迷於遊戲無法自拔,每到周末就通宵泡在網咖中打遊戲,電腦前一坐就是一個晚上,第二天回到宿舍跟沒事一樣。從來沒有通宵過的我很好奇通宵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被他們拉着一起去嘗試了一次。

作為一個對遊戲毫無興趣的人,可想而知那個晚上過的多麼煎熬,別人在網咖玩遊戲,我在網咖看新聞。(沒錯,我是根正苗紅的社會主義接班人,在網咖連小電影都沒看……)

等到工作後,有n次夜深人靜的晚上,為了做好一份方案、一次報告獨自一人在黑夜裡默默瞧著鍵盤,毫無困意。

熬夜本身不是一件能夠帶來快感的事情,如果不信的話想想你平常熬夜都做什麼,把它換成你最厭煩的事情看看是否依然有快感。

快感的本質來自於做一件你想做的事情,並且在這個過程中持續得到正向的反饋後的成就感,在網咖通宵打遊戲的同學滅掉了一個又一個的對手,做方案的我寫出來一頁一頁的PPT,因為這個結果才讓我們精力旺盛充滿快感。


老姚:

從相反角度來看,能做到準時睡覺的本質是什麼呢?

睡覺,其實是一種放棄對清醒自我的掌控,而準時睡覺,其實是一種強大的表現。

而熬夜(不是生物鐘紊亂的熬夜)是不想放棄。得到的快感,是掌控感的體現。

其實有時放棄才是真正的掌控,因為知道今天的放棄是為了明天的得到。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