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對我長期家暴,該怎麼辦?

問題描述:我是一個初二的女生。對的沒錯就是家暴問題。小時候幾乎一天到晚就是打,罵。小時候記得最深的就是一年紀還是二年紀的時候吧,我媽早上送我去上學的時候,我說要穿布鞋,是老師說的要穿運動鞋,然後她就開始打我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那天是星期一,小時候最常用的就是衣架,就是叫我自己去拿過來,我之前就被打過好多次,對的就是每次被打之前都叫我自己去拿衣架,我動都不敢動,直接哭著跪下來了,然後她就自己去拿,不說話直接開始抽,我的爸爸就在房間裡睡,我家是那種廉價的出租屋,就是一有什麼動靜四面八方都聽得見的那種,至今還記得那種感覺,哭得大聲就是希望有個人來救你,可是並沒有,相反我的媽媽到是打得越起勁,最後我哭的聲音都啞了,一直抖一直抖,我親愛的爸爸才出來,我媽才停了手。那是個陽光明媚的早晨,我就被我媽帶到了學校,全校人都在升旗,就那樣路過被帶到老師面前,那個時候我學習好,沒有用她還是會打我,出門前她說如果老師說不是要穿運動鞋的話我就不用來上學了。老師說要。啊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媽媽小學畢業的,拉客仔,就是那種看別人眼色的底層人物,我的奶奶說我是個出氣筒,也是啊。關於我的奶奶,重男輕女的人,我被打就那樣在旁邊看著,後來看習慣了能一邊聽我的苦喊聲一邊看電視,有很多次被打都是我奶奶的推波助瀾。她現在已經死了。幸好。還有一次,我的媽媽就是忽然要看我考試的試卷,那個時候六年級,有一科沒到80分然後她又開始了,打我。不過這次不一樣,她用皮帶,那種女性牛仔褲的細細的皮帶來抽我,就站在我旁邊我坐在椅子上被她抽,那個晚上我第一次有了想跳樓想殺死她的想法,最後我被打到又渾身發抖,她叫我去洗澡。我起來她有把我嗯到地上繼續抽,踢。我有時侯會想我是不是她親生的,沒辦法,我和她長得很像。第二天照樣去上學,我自己去買了創口貼吧身上的傷粘住了一部分,那種被抽過的紫色腫起來的一條一條的傷痕。我那個時候很瘦,但是很高,駝背到現在。後來,傷痕消了,做完課間操的時候,我的班主任(女的 忽然拉住我指著我的胎記問我怎麼弄的,我說是胎記。後來想想她肯定是看到我的鞭痕了。我寫到這裡想哭。那些痕跡差不多3個星期才消。她現在不打我了。我對她也很冷淡,她也一樣。我以為我的幸福日子來了,只要我成績好好的,乖乖洗碗洗衣服,做事,就好了。可是我的噩夢才開始。我初一的時候她去廣州叫客了。只剩下我和爸爸在家。我的好爸爸,在小學之前都是好爸爸,反正現在他一天就是cnm nmb的用那些髒話罵我,家務做的不好就是一個巴掌,我媽知道這一切,我也沒有奢求她來救我,她兩三個星期才回家一次。我的爸爸是無業遊民,吃軟飯卻裝的很斯文,在外人面前,記得他第一次扇我巴掌的時候我還呆住了,他以前沒有對我動過手,現在我都習慣了,他用那些髒話罵我扇我巴掌都是家常便飯了,我有反抗過一次,我說你為什麼動手打我,我媽在場,他直接動手把我扇到地下,扇了五六下,最後我媽就出來說不要打了不要打了,hhhhhhhhhhhhh 他每次打完我就裝的沒發生過一樣,打完我又對我好一點,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最後他在大街上就可以踢我,我想扇耳光也不遠了。我不想和他們講話,他就說我啞巴了啊,然後就開始在大街上用家鄉話罵我,我再也沒有說過那種家鄉話了。我在家都自己待著,關著門,後來他就叫我把門打開,又罵我還用手錘門,說我以後在關門我就等著死。我真的不想看見他,有一種恐懼感。他忽然大聲說話我就會不自然的抖一下。我好恨好恨好恨好恨。我想死好多次了,想殺了他們。我恨自己的懦弱。救救我可以嗎。nmb的用那些髒話罵我,家務做的不好就是一個巴掌,我媽知道這一切,我也沒有奢求她來救我,她兩三個星期才回家一次。我的爸爸是無業遊民,吃軟飯卻裝的很斯文,在外人面前,記得他第一次扇我巴掌的時候我還呆住了,他以前沒有對我動過手,現在我都習慣了,他用那些髒話罵我扇我巴掌都是家常便飯了,我有反抗過一次,我說你為什麼動手打我,我媽在場,他直接動手把我扇到地下,扇了五六下,最後我媽就出來說不要打了不要打了,hhhhhhhhhhhhh 他每次打完我就裝的沒發生過一樣,打完我又對我好一點,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最後他在大街上就可以踢我,我想扇耳光也不遠了。我不想和他們講話,他就說我啞巴了啊,然後就開始在大街上用家鄉話罵我,我再也沒有說過那種家鄉話了。我在家都自己待著,關著門,後來他就叫我把門打開,又罵我還用手錘門,說我以後在關門我就等著死。我真的不想看見他,有一種恐懼感。他忽然大聲說話我就會不自然的抖一下。我好恨好恨好恨好恨。我想死好多次了,想殺了他們。我恨自己的懦弱。救救我可以嗎。nmb的用那些髒話罵我,家務做的不好就是一個巴掌,我媽知道這一切,我也沒有奢求她來救我,她兩三個星期才回家一次。我的爸爸是無業遊民,吃軟飯卻裝的很斯文,在外人面前,記得他第一次扇我巴掌的時候我還呆住了,他以前沒有對我動過手,現在我都習慣了,他用那些髒話罵我扇我巴掌都是家常便飯了,我有反抗過一次,我說你為什麼動手打我,我媽在場,他直接動手把我扇到地下,扇了五六下,最後我媽就出來說不要打了不要打了,hhhhhhhhhhhhh 他每次打完我就裝的沒發生過一樣,打完我又對我好一點,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最後他在大街上就可以踢我,我想扇耳光也不遠了。我不想和他們講話,他就說我啞巴了啊,然後就開始在大街上用家鄉話罵我,我再也沒有說過那種家鄉話了。我在家都自己待著,關著門,後來他就叫我把門打開,又罵我還用手錘門,說我以後在關門我就等著死。我真的不想看見他,有一種恐懼感。他忽然大聲說話我就會不自然的抖一下。我好恨好恨好恨好恨。我想死好多次了,想殺了他們。我恨自己的懦弱。救救我可以嗎。
, , , ,
匿名用戶:
千萬不要放棄功課!
千萬不要放棄功課!
千萬不要放棄功課!

人是有命的。世界上有很多愚蠢的人,你的父母,我的父母,很多人的父母,都是。

(如果很不幸 暫時不能被外界力量解救的話)
能靠順從換取不被打就演順從
能靠反抗降住他們就不要忍
不能避免就給自己上藥
想不通的事情不要一直想
不要自卑
不要一直把目光放在身邊人的幸福上
不要沉溺小說電影電視劇遊戲網路中麻痹自己
好好規劃自己的人生
考大學 去別的城市 工作 生活
你還小 生命還有無限可能

你的父母註定不會懂你,說的通的就好好溝通,說不通就算了。
你跟他們不一樣。
我希望你活的比我好。


Aorqu用戶:
未成年人無法反抗的真正原因,不是打不過,而是,就算打過了又怎麼樣?

一句話,各位告訴我,未成年人的經濟來源在哪裡?你們告訴我在哪裡?小孩子連離家出走可以落腳的地方都沒有。

父母把你趕出家門你能怎麼樣?報警又能怎麼樣?父母進了監獄你如何生存?斷絕了你父母的經濟來源,你又怎麼生存?

你的高中父母逼你輟學執意不給你學費,你又能怎麼樣?

只要有一天,你沒有成年,沒有獨立的經濟來源,你就永遠無解。因為中國對未成年人的救助幾乎是沒有的。你父母尚在,你連福利院你都去不了。

你只能躲在親戚家,你老師家。然而你父母擁有監護權,連法律都不幫你。

樓上的各位說的那麼快意恩仇,那是沒有陷入過絕境,是有人可以依靠的。或者甚至根本就是意淫。

你考慮一個,沒有善良的親戚可以依靠,沒有老師可以幫助,沒有經濟來源獨立能力的孩子,應該怎麼辦?

忍,當然是個操蛋的答案。但是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出路。

忍到你18歲,考上大學,拿著行李離開家再也不要回來了吧。斷絕來往,也別讓他們找到你。

好好活著。沒有獨立的經濟來源,你就是被連著臍帶的嬰兒。除非你厲害的真的可以把父母打的怕你,為你做牛做馬,不然,就只有忍。

當你成年的那一刻,哪怕賣苦力,你也能活下去了。

永遠不必原諒他們。
也請永遠不要成為他們。

祝好。


清寧:

心疼你的悲慘經歷。

說說我自己吧,但可能我的個性比你要強一點,同時也有比較柔軟和天真的部分,讓我一一道來。其實很多家庭都有父母家暴的情況發生,只是分輕重而已。

父母覺得生了你,你就是他的一份責任,她必須要養你,掙錢供你讀書,不知不覺你成了他的負擔。

他們自己過得不好的時候,這樣的負擔對他們來說是沉重的,也許對這個孩子有愛也有怨恨什麼的。

所以你有時候會感受到被照顧,也可能會感受到陰影。

並不是所有的父母的文化教育都很高,很有修養貭素和見識,所以他們對待孩子自然也有差別。

我父母並不相愛,我在一個並不溫暖的家庭。

我爸爸是個冷漠的人,但是很溫和。

我媽媽是個母老虎,全職主婦。

我爸爸賺錢還可以,能吃苦。

我媽媽望女成鳳,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比起弟弟,她更愛我。

我小時候長得很漂亮,但是我不愛學習,教我做作業的時候,也不知道她嫌棄我笨還是怎麼的,就會捏我臉,她的指甲很長,我的臉出了血,留下了一點印記,並不深,但也算是心理的瑕疵,當時我並沒覺得怎麼,但我二姨都說她下手太狠,二姨都有些心疼,二姨是個善良美麗的人。

直到長大後,我也很愛美,每每想起她對我的心狠,我的心就冷一分。

對我來說,那些傷害,並不會因為你是家長我就能輕易原諒你,你可以不生我,因為我沒理由感激帶我來世上受苦的人。

所以,生日,我父母給我發紅包,我一番心理糾結後並沒有領,電話我也沒接。

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犯過的錯負責。

也許是因為現在我過得也不是很好,我也沒辦法回報他們什麼,索性用冷漠懲罰懲罰他們。

但我心裡很清楚我骨子裡是個善良的姑娘,我並不小氣,待以後我混的好了,我肯定會回過頭去照顧他們。

十三歲的時候,我受不了我媽媽的家暴,我做作業做的不好,她幾乎天天對我拳打腳踢,十分暴力,那時候我也想殺了她。

但小女孩都會有懦弱的一面,沒有人會真的下手,再說那隻是一時沖動生氣的想法。

但我寫了一封信,是寫給上帝的,我說,上帝啊,你把我媽媽帶走吧!她每天都打我……

寫完之後我就把信從樓上扔下去了。

很巧,被樓下的鄰居撿到,她又是我媽媽的朋友,於是交給了我媽媽。

我媽媽看到信了,告訴我說她心寒,不再管我了。

更多關於她的心酸事我不想再提起了。

說一說溫暖的事吧!

我還記得,有一次媽媽給我掏耳朵,我伏在她的膝蓋上,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我媽媽的溫柔。

我想那個場景,不僅僅觸動了我,也同時觸動了她。

因為後來我長大了,她總是埋怨我不給她掏耳朵,其實我只是不需要刻意的溫柔,而我也明白她其實只是羞於表達自己的溫柔,她希望女兒主動的溫暖。

我也記得她在爸爸面前維護我的樣子。

我還記得那時候我讀國中,她每天晚上做好一桌子菜等我放學回來吃,怕我長不高給我買鈣片……

她也有蹩腳的表達她關懷的時候。

也許這世上不優秀的人有很多,我媽媽就是。

她們身上存在很多人性的惡。

我不喜歡,但他們肯定也有溫暖過你的時刻。

爸爸,我就不說了,也好不到哪兒去。

很多傷心的事情,我不想再說了。

就這樣。

再逗比一下,俺現在翅膀硬了,還是那句話,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錯承擔後果。

哎,本來是來給你解決問題的,結果反而成了我的傾訴,不過我表達的遠遠只是冰山一角,只因為打字太多,不想打了,懶。

以後再說吧!到此一游。


千秋雪:

看起來答主成績不錯,如果可以的話不要放棄希望!如果能住宿的話請趕快去念!我願意金錢支持。不會放到你手裡直接給學校。(怕被你父母搶走。)


念信的同志:


匿名用戶:
我支持@季宏偉律師和匿名用戶的答案:一定要反抗。
姑娘,我的經歷和你不太一樣,但是有一定的相似性,可以為你提供一些參考。大約是我上國中的時候,也就是和你差不多大的年紀,因為學校規定要求女生一定要剪短髮,而當時我的頭發是自然卷,剪短髮會像雜草一樣滿天飛,非常難看。同班的一些男生就和他們外班的「好哥們兒」一起,給我取了很多和自然卷有關的綽號,用到了很多難聽的字眼,我至今都不敢回憶這些綽號。
他們會在下課的時候,聚集在走廊里大聲地聊天,見到我經過,就會怪裡怪氣地高聲呼叫那些綽號,引得所有認識或者不認識我的人都盯著我看。他們會故意找我說話,問我問題,無論我怎麼回答,他們都會發出起鬨的聲音,以此作樂。
我想過告訴老師,有人對我實施語言暴力,但是老師的結論是,你太在乎別人的看法了,其實人家根本沒對你怎麼樣。我告訴我的父母,父親說是我性格有問題不然他們不會欺負我,母親直接說,你這是神經過敏。我找學校的心理老師,她給我的建議是做好自己的事情,不要在意他人,簡直就是高高在上說一堆屁話。所以當時的我,是沒有任何人可以傾訴的,無論我求助於誰,都會被忽視,或者得到否定。
終於有一天,我在那堆男生面前爆發了。其中一個隔壁班的男生,一邊開我的玩笑,一邊用手碰了一下我的肩膀。這個動作就已經足以激起我隱藏了許久的怒火,我不知道自己哪裡來的力氣,哪裡來的勇氣,伸手過去抓爛了那個男生的校服,然後煽了他一巴掌,眼神直勾勾地瞪著他。我以為他會還擊,會像我打他一樣打我自己,但是他和他的所有朋友,都突然間無趣地做鳥獸散。從此以後,他們不再拿我開玩笑,哪怕真的有事情找我,都會叫我的本名。

所以,姑娘,人們所欺負的,都是他們認為比自己弱小無力的人。

我記得心理學家武志紅說過一句話:人們之所以這樣對你,是因為他們可以這樣對你。
這句話,並非是指責姑娘你。在對你實施家暴的父母們心目中,他們之所以只將暴力施於你而非其他人,是因為他們知道你無法反抗他們的力量,而且尋求警察、老師以及其它各種外界途徑的求助方法,時間長,程序繁瑣,甚至很多時候有可能收效甚微,所以他們打你罵你之後所要承擔的責任,也近乎等於零。你作為一個孩子,身體力量和社會角色上,在你的父母面前都處於弱勢,這就為家暴的滋生提供了絕佳的環境。
而我們為此反抗,最大的一個目的,就是將這句話變成:他們無法這樣對你。
你的父母打你,請你盡情地還手。如果他們實施語言暴力,請盡量以同等程度的話語,鏗鏘有力地大聲還擊。同樣的,請你以最堅定的態度,捍衛一切你享有的權利,比如隱私權。
反抗並不是什麼高尚的方式,但它是一個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手段,它可以讓你在晦澀和灰暗的日子裡,更加順利地生存下去。也許很多人會覺得,自己的性格本身就比較溫和,對於激烈的手段,自己想都不敢想。對此我要說,在上國中之前,我是一個非常膽小的孩子,別人欺負我之後,我除了哭什麼都不會做。但是國中的那次發生之後,我發現了反抗帶給我的好處,無論是那些站在走廊里起鬨的小混混,還是班裡拿我開玩笑的漂亮女生,從此都不再敢說那些難聽的話。漸漸地,反抗的能力就內化成了我性格的一部分。

這里需要提醒你,一旦走上了反抗的路,它必定會慢慢融入到你的性格中去,在這個過程中,你除了發現自己更加強大之外,還會承受它所帶來的一定負面影響。
就我自己而言,現在的我變得比以前更加有戾氣,因為拒絕再受到傷害,有時候可能會因為別人無心的話語和舉止,一時沖動去語言攻擊無辜的人。有時候,我們可能會因此而過於敏感,不信任身邊的人。這是你在反抗的過程中,需要時時提醒自己不要去犯的錯誤。如果有機會,你一定要多找一些和心理學有關的書來讀,這樣可以幫你更好地覺察出自己性格中一切的閃光和不足,觀察到自己心裡面最細微的變化和成因。

也許有些人會勸題主,在成年獨立之前的這幾年,忍氣吞聲熬過去,等到以後自己長大了離開他們就一切都好了。在這里,我想提醒一下題主:如果此刻的你不去反抗,那麼你所受到的傷害,一定會通過另外的通路發泄出來,而這種發泄往往和反抗不一樣,是沒有覺知覺察的。許多從小忍受著家暴傷害但忍氣吞聲的人,有些人長大之後得了抑鬱症,有些人內化成了內心強烈的挫敗感和自卑感,導致學業和事業上面無法獲得最大的成功,更甚者,有些人在自己同樣成為父母之後,將年幼時的苦痛發泄到了孩子身上。姑娘,記住,宣洩痛苦的最佳方法,是將這樣的痛苦還給施於暴力的本人,而非其他無辜的人。

最後,姑娘,倘若你真的開始了反抗你父母的漫漫長路,你也許會遇到很多外界的阻力。在這里,我列出一些你有可能聽到的話。記住,當你以後聽到這些話,請一定,一定要忽略它們,一個字都不要聽進去:
1.你的爸爸媽媽這樣做是為了你好。
這句話不必多解釋,暴力就是暴力,打是親罵是愛的邏輯都是對題主的二次傷害。
2.你的父母也許在生活上受到了其它的挫折,他們無處發泄,所以會發泄到你身上,你也要為他們著想。
拜託,題主只有十四歲!十四歲的孩子,是需要精心呵護和保護的好嗎!?現在她已經深處家暴的火海之中,她最需要的別人的保護和認同,而不是在這種水深火熱的環境下還騰出心理空間去體諒對自己施暴的人!
相信每一個承受過家長暴力的孩子,都有過這樣一個心理過程:為了減輕痛苦而將父母的暴力合理化,比如相信父母打自己是為自己好,比如認為父母是在外受了打擊才會這樣對自己……然而,一對真正合格的父母,是無論生活再怎麼不順都不會拿孩子當出氣筒的!
3.反抗你的父母,難道你沒有一點良心不安嗎?
聽到這種話,請題主對他們微微一笑,然後叫他們滾得越遠越好。

最後,推薦題主有時間看一些武志紅老師寫的文章,他的文章裡面有很多內容和題主的經歷有很大的相關性,希望可以幫助到你。

祝好。

----我又想到了一點想說的話(2015年7月21日補充)----

雖然我是贊成反抗的,但是我同樣支持小農人的回答:勿以暴制暴。如果家人傷害了你,你拿著菜刀大砍過去自然也是不現實的。
反抗不代表一定要用到肢體上的暴力,以孩子的力量,往往打不過大人。而我們的反抗,可以體現在語言以及其它行動上。
回想起我自己過去的經歷,如果不是我對著父親大吼:你不可以隨便打我!也許他至今都會在大街上,當著眾人的面莫名其妙的發怒,用拳頭擊打我的頭部,任憑我淚流滿面,他都不會覺得自己做錯了事情。
十七歲那年,我因為和母親不不和,她說不過我正要動手打,她抬手的那一刻我死死地抓住了她的手臂,用盡全身力氣不讓她的手打在我身上。如果當時我遲疑了,或者在她之前鬆了手,那麼我就輸了。那一刻她的怒氣立刻就像破了的氣球一樣癟了下去。
曾經父親在我面前,因為我沒有準時上床睡覺而說:我沒有這樣的女兒,我們家不會養出這樣一個不聽話的孩子。我的回答是:你有再多的缺點我都接受你是我父親,你沒有資格這樣說我。從此他不再對我說人身攻擊的話。
回想起我過去和父母之間發生的一切事情,我都深刻地體會到,至今為止,我想要有關父母的一切尊重和平等對待,都是通過我自己的努力,一點點爭取過來的。哪怕我因此遍體鱗傷,我也不後悔。

你甚至可以選擇逃離來抗擊。比如考一間寄宿學校。

補充得有些語無倫次,望見諒。最後,提醒姑娘一句:我所建議你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在拯救你自己,而非改變你的父母。不要意圖去通過自己的行動改變父母的行為,例如想辦法讓他們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從而對自己好一些。這些想法會讓你失去方向,失去自我。在這個世界上,只有我們自己可以被自己所改變。每個人都是獨立而美好的,不因為人們遭受過不幸,就不值得被愛。再次祝好。祝題主有一個更寬廣、更高遠的明天。


陽光摩登原始人:

沒人可以救你的,只能自己反抗並尋求出路

警察,婦聯,福利院,兒童救治中心我都找過,沒用的

以下我說的很殘酷,但是屬實:

1,做為一個家庭的最底層奴隸,你可以通過努力讓自己變得有用,各種方法,比如能做兩個好菜之類的,但是風險在於惡魔會吃的開心然後喝兩杯然後提高暴力頻率和強度。我這么干過,結果是提高了強度。後來是讀書讀得好所以跳出來了
2,尋找出路,比如去上全寄宿學校,然後不用住在家裡,但是這個需要你花很多時間打工之類的平衡收入和支出
3,熱暴力對抗,這需要你自己鍛煉身體足以對抗兩個惡魔。我爹是共和國第一代產業工人,能扛兩百多斤重的柴油機健步如飛,因此俺從來木有熱對抗的意圖。但是後來發現其實這對於武力水準要求沒那麼高,關鍵是誓死對抗到底的決心
4,也就是最沒用的,尋求他人幫助,這個沒用的。天朝警察絕大部分只會設法息事寧人,婦聯沒有執法能力,只能好言相勸。更搞笑的是當你長大了不想為這兩個惡魔付錢贍養的時候,警察的效率會變的很高。俺現在就面臨這個問題

樓上諸位答主讓我很感動,尤其是先當程序員後來做警察的朋友。但是這個問題真的很普遍很嚴重的,不是一顆善良的心能夠解決的。除非題主能夠自己站出來反抗,否則誰也救不了你

當現實很殘酷的時候,給你虛假的希望可能反而是害了你


匿名用戶:
小時候三四年級我學習成績不好我媽就打我罵我 之後我成績更差了人也很孤僻,語文勉強70來分吧 數學考過22 英語考過36就三四年級,老師也罵過我扇過我巴掌,之後我沉迷上網,認識很多朋友,有社交恐懼症,也有點抑鬱,我小的時候就幻想死亡,很怕死,我媽做飯不好吃,我就說她幾句她就隨手抄東西打我,我爸長年出差在外地,我就這么過了好多年,她還讓我丟過好多臉,我想過自殺不少於三十次,同學基本上都相處的不好,就是誰都不待見的那種人,呵呵,之後我最好的朋友,我認為處的最好的朋友,因為一點小利益就騙我,後來我考上了一個不錯的國中,現在還是那種見到她我就生氣的情況,多散心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