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真的會在危險時刻保護人嗎?

問題描述:家裡中華田園犬 每次聽到外面有動靜都會默默坐在我身邊 她到底是自己害怕還是想保護我呢
, ,
橫刀:

我家狗子(邊牧)經常跟附近的一幫大狗一起玩,就是金毛,拉布拉多,二哈之類的,其中一個金毛80多斤是他們的頭,天天就是帶著小弟到處耀武揚威,欺負外來狗,我家邊牧30多斤自然也是小弟,跟著狐假虎威,而且很忠實的那種(邊牧太雞賊,欺軟怕硬),但是有一次,金毛大哥不知道哪根筋搭錯了忽然搶我手裡的牽引繩,我自然就把繩子舉高,金毛夠不著就站起來前腿搭我身上了,看起來很像撲的動作,電光火石之間,我家邊牧10米開外飛馳過來,跳起來照著金毛大哥背上就是一口,然後低頭呼呼的進入戰斗狀態,這是要造反啊,金毛大哥直接傻了,也可能是真被邊牧的氣勢震懾,金毛最後並沒有反擊,白了邊牧兩眼自己走開了,事實證明邊牧是可以保護主人的而且中型犬還是有一定戰鬥力的,當然可能也看性格吧。

下方,見義勇為的好狗子 。


畢十二吶:

堅定的說,會。

以前家裡養過一條小狗,中午和它鬧矛盾,它就出門去找小夥伴玩了,上學時,我騎著單車,遠遠的看見它在我必經的路上和小夥伴玩鬧,它看到我後,停止嬉鬧對我不住地搖尾巴,就在這時,它的小夥伴突然沖我奔過來,邊沖邊叫,很是嚇人。說時遲那時快,我家狗狗撒開腿沖向我車邊,咬住那隻狗的脖子把它拖到很遠,一瞬間,內心炸裂,重新騎上車,留著淚走了好遠,扭過頭,發現,我家狗狗還在看著我,見我扭頭,尾巴又重新搖的很歡快。

嗯,雖然現在它不在了,但這一幕我真的忘不了。


宗吉:

以前在動物醫院實習的時候,遇到過一隻土狗串串,叫貝貝,三十多斤吧,來醫院的原因是玩的太嗨了不小心把自己的後腿磕骨折了。

她有很強的戒備心,特別是後腿受傷越發敏感,同事再悉心照顧她也很冷淡。貝貝的主人是一家三口,每天都會至少有一個人去住院部陪她打吊瓶,經常是三口人都在,給她熬湯做濕糧。住院部的籠子是正對著門的,有一面很大的透明玻璃,貝貝的小主人(剛上大學)每次單獨來陪她打吊瓶時,都是搬個小凳子背對門坐在她籠子前,只要有人靠近玻璃往裡看,貝貝就會瘸著腿使勁站起來盯著玻璃,開門的時候便開始喉音然後吼叫,生怕別人從後面傷害她主人。奇怪的是,她主人一家人都在時、不是背對著門時、或者她主人都不在時,以上的情況她都不會叫,只有要觸碰她籠子了她才喉音警告。我們都覺得,她已經傷成這樣了還是一副要保護主人的樣子,毫無疑問遇到危險時她更會戰斗到底。

聽同事講,貝貝是這家人那麼多年來第一次養過的活物,兩年前下大雪時看見還是小奶狗的她被扔在小區門口快凍死了,小主人心生惻隱抱回了家,一家人都是善良的人,手忙腳亂的把貝貝撫養長大,開始還很擔心沒經驗養不活,漸漸長大後,更是把貝貝當家人一樣對待,貝貝也傾盡自己所有的愛去愛他們。

後來和同事一起給貝貝換葯時,我問同事:「你以後想養什麼狗啊?」 他用鑷子夾著紗布輕輕地給貝貝擦拭傷口,很溫柔的回答:「就養土狗呀,像貝貝這樣的。」


我沒活明白:

會么????
當然會了?!!!!!!
我養了三年的小泰迪,一隻八斤重的小不點,每天睡在我屋門口,只要我關上燈了,我爸要是起來上廁所,路過我屋,都能看到它的脊樑硬起來,隨時警惕著,可能是把我當成它老婆了吧…媽媽的朋友來家裡玩,他都不允許任何人坐的離我近了,離我很近就呲牙…沒辦法很多時候都把它關進籠子里去,太護主了,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我帶他去海邊,它在副駕駛坐著,進門拿停車條,打開車窗,保安大叔伸手指了一下它,提醒我帶繩撿屎,可能手離我比較近吧,它直接跳起來要咬人家,被我一巴掌拍回去後在座位上急的打轉……
附上我家兩小隻的微笑照 (˃̶͈̀௰˂̶͈́)
右邊就是把我當老婆對待的小悟空啦
左邊的虎妞就不行了,膽子小的很,見到高個子都躲遠,看起來很兇猛,但是完全沒法保護我啊哈哈哈哈,所以狗會不會保護人這事,主要看性格。


悠閑的水晶葡萄:

突然想起來

有人嫌阿拉斯加雪橇犬西伯利亞雪橇犬金毛尋回犬拉布拉多尋回犬等等「洋狗」不護主,因此推論出品種狗都是辣雞,只有中國土狗最好。我是完全不認同的。

很多Aorquer都講過,雪橇犬以前拉雪橇的時候經常借出去用,所以見生人就咬的狗會被淘汰。

另外金毛拉布拉多他們是尋回獵犬,屬於槍獵犬。事實上槍獵犬基本都是對人極其溫和沒有攻擊性的溫和犬種,貴賓犬以前就是槍獵犬儂曉得伐?

能作為工作犬又能作為伴侶犬的必定溫和居多,主動攻擊的都給篩除掉了。

所以它們生來就不是為了護衛主人的,為什麼要強求它們攻擊別人?

另外如果你真的到了危險時刻,你的狗肯定會沖上去跟壞人拚命的。

分割線啦~

以我個人之見,狗子會在危險時刻保護主人的。

更新

今天回老家一趟,搬個小板凳坐在院子里狗哈利邊上喂他磨牙棒,過一會我爸和他幾個朋友敲門進來拿皮劃艇,狗哈利從聽到聲音那一刻起就扯直了鏈子猛衝出去狂叫,等他們進來了,他觀察一會看我們家人對他們很友好,就不叫了。

這時候有人順嘴問這是不是那個會咬人的狗,我們說是,讓他們千萬別靠近。

然後一五大三粗的哥們就吹兩聲口哨逗他,還故意靠近,存心找茬,結果被哈利一個猛衝狂吠嚇回去了。。。哎有些人就是欠。

我養過倆狗,命大沒有遇到過危險時刻,但是他們都不同程度的表明了對我保護和捍衛的決心。

第一個,是白色的小母狗,長得像京巴和吉娃娃的混合體,肩高也就成人小腿肚那麼高,叫雪雪。我就記得有一次我和我堂弟吵起來了,她當時被拴在門邊,使勁伸頭朝屋子裡看,沖堂弟憤怒地大叫。我們幾個小孩平時對她都很好的,但是她說到底還是我的狗,關鍵時刻還是向著我。雪雪也是膽大,在松獅阿拉斯加薩摩耶面前都不慫,她還沒有人家狗頭的一半大,能直立起來把薩摩的腦殼踩住按在地上打。

第二個是現在的狗哈利,公的,肩高有成人膝蓋那麼高。有一回我和表妹一人拿一個棍狀氣球互相搏鬥,正打的開心,就聽到被拴著的他在旁邊汪的一聲。我們倆就想試試他,表妹於是單方面打我,我不還手,這時候哈利表情由嚴肅慢慢變成憤怒,一直盯著表妹,不叫了,開始在喉嚨里發出咆哮,表妹頓時就扔了氣球不玩了,說,不玩了不玩了,再打你他要咬我了。

還有一個例子是我爸給我講的,可能不排除誇大,但是主體真實性還是有的。二三十年前吧,我家有一條大狼狗,叫虎子。我看過虎子的彩色照片,確實是很大很大的,像德牧和萊州紅混的。有一天我爸的哥哥在外邊遇上了一個我家的仇人(說來可笑,那家人是我阿公的親兄弟,但是跟我家結了大仇,前些年把我阿公肋骨打斷三根),狹路相逢,仇家上來對我大伯(我們這邊叫「大」)動手,我大伯身體不好,自然打不過。這時候虎子突然從仇家後邊悄無聲息沖出來,人立而起撲到他背後,據我爸說是張嘴舔了那人的耳朵,嚇得他魂飛魄散撒腿就跑。虎子在我們村是狗中一霸,我們家後來的狗差不多都是虎子的後代,個個聰明通人性,但是都被偷狗賊毒死偷走了。所以我們全家都恨透了偷狗賊。

狗哈利還有一個好玩的事情。他是被拴在在正對著門的院子最裡邊,在他和門的中間有一個手壓井,我們家小孩都喜歡搬弄那個把手,來串門的別人家小孩也喜歡,估計是因為沒見過。那次我在院子里曬太陽,突然哈利就站起來,神色嚴峻,扯緊了鏈子開始發出警告的吠叫。我順著他的目光一看,有個別人家小孩正在那嘎吱嘎吱搬弄手壓井的把手。這傢伙把哈利氣的呀,那小孩搬一下他叫一聲,搬一下叫一聲,嗷嗷嗷的,真是見不得自己家的東西被別人動一下。

扯個題外話,不得不說狗子的聽力太厲害,哈利能聽到我家後邊路上有人過去,這個聲音打死我我都聽不到一點。能判斷出來有沒有人要來我家也很容易,看他就好了。如果他突然停止一切活動(包括我逗他玩的時候也會突然嚴肅地掙脫),迅速進入警戒狀態,站直,一臉非常嚴肅的面對著門,耳朵和鼻子眼睛都迅速調整方向、聚焦、判斷,發出短暫輕微的噴氣聲,就說明旁邊的路上有情況。接下來,如果他再聞聞聽聽,然後放鬆下來回過頭找我玩,就說明只是路過的;如果他變得更加焦躁不安,身體前傾,綳緊鏈子,說明人是朝我們家來的,一般接下來就是他就進入戰備狀態:突然開始中氣十足的汪汪汪吠叫,拽著鏈子轉圈跑,但是眼睛一直盯著門口,然後就會有人進來了。等我們家裡人迎出來之後,他就再盯著來人看一小會,然後該幹嘛幹嘛去了。

如果真有人要在他們面前對我們家的人或物下手,他們真的會拚命的。

附圖,狗哈利發覺外邊有人的戒備狀態。


志遠zyn:

這個我一定要回答。答案是會的,我家養了17年的老黃狗就是因為保護我母親最後沒得善終。

大黃是條菜狗,19年前從老家抱回來養的。性格特別好,從沒咬過人。附近的小孩都願意跟它玩。後來年紀大了鬍子都白了,就不願意動彈,每天窩里一趴除了吃飯誰叫都不理。

我母親在家做一些小生意,有天有個面相不善的人來店裡買煙(後來才知道是兩條街外有名的大流氓)。買完一抽就說是假煙,這怎麼可能,雖然我家是小本買賣,但是煙草販賣許可證一應俱全,絕對不可能賣假煙,這人擺了明是來找茬碰瓷的。然後我母親就據理力爭,對面的人吼急了就拍了桌子。大黃一聽以為那人要行凶,就從窩里竄了出來咬那個人的大腿,保護我母親。那可是17歲的老狗,按人類得有80多歲了,然而還是拼了老命的保衛家人的安全。後來那個人報了警,趕上那段時間天津市嚴打動物傷人,大黃被關進流浪狗收容所,被裡面的野狗咬傷沒幾天就死了。我母親為此哭了一個月,兢兢業業10多年最後沒得善終,也是我一直難以釋懷的心事。


夜一:

我覺的得看是什麼狗。

小時候阿公家養過一條中華田園犬,叫虎子。個頭不大,長得傻了吧唧的。我只有放假才會見到它,但不知道為什麼對我很親切。最喜歡的事情就是被我按在地上給它揉肚子。

見到大狗慫,見到大鵝慫,甚至見到公雞都慫。

我阿公那個村裡里有好幾條大狗,鄰居家還養了一隻狼狗串串,好像也叫虎子,還是虎頭。

一般我們家虎子見到那隻狼狗都是繞著走點頭哈腰的,

後來有一次寒假,大概是大年初幾的樣子,我和幾個堂哥堂妹的一起在門口放鞭炮。

可能鞭炮聲激怒了那隻大狼狗,它就特別凶的朝我們沖過來,一下子就把年紀最小的堂妹給撲倒了。我們嚇的亂叫。

然後我家虎子就從院子里沖出來,這個慫貨在那一瞬間做的事,對於它一生可能都是高光時刻,

虎子特別凶的撲上去就咬了那隻大狼狗的脖子,然後兩條狗打的特別凶,雖然虎子基本是被吊打,但它為了保護我們一群小主人,就是不後退,豁出命上去拼那種。

直到兩家大人出來把兩條狗分開,

我還記得虎子一隻耳朵都被撕開了,爪子也被咬出了血,特別慘。但它還一瘸一拐的跑到我面前,我把它抱起來,它還一直衝那隻大狼狗叫喚。

後來虎子9歲半時老死了,被阿公葬在了果園里。

我當初讀大學的時候,我爸養了一隻哈士奇,說是我去外地上學了,他和我媽悶的慌,找個伴,

「我和你媽想你的時候,就遛遛它。」我爸的原話!真是親生的嗎?

這條哈士奇我都不惜搭理它,因為它就是個窩里橫!啃沙發,啃我的鞋,啃桌子,啃椅子,什麼都啃,你教訓它,它還嗷嗷的和你吵架,一臉不服氣。

平日裡帶出去遛它,也一臉高冷,曾經有一次掙脫繩,害的我爸在小區里圍追堵截折騰了倆小時,抓回來還精力充沛的和我爸吵了半個小時。

我有次遛它,它還故意把我扯摔倒,然後撒丫子就往綠化帶里鑽,

那時候我爸在本地一個寵物群里玩,經常和一群狗主子去附近的公園遛狗,

有天一個人帶了條德牧來,估計是主人不會馴,特別生猛,就是無論見人還是見狗都吼那種,

我爸說,別人家的狗,哪怕一隻金毛,都知道待主人旁邊小心的護著,

別人家的哈士奇,也能淡定的應對,

就我家二哈,一聽那隻德牧叫,嗷嗷的慘叫,拖著我爸一路小跑就回家了。

再後來,我一個表弟和我姨一起來我家玩的時候,特別喜歡它,鬧著讓我姨給他也買一個,

我爸就心花怒放的順勢把它送我表弟了,

據說上車的時候,這條廢狗特別開心,我爸也很開心,表弟也開心。三贏!

表弟把他帶回去沒半個月,我姨就忍無可忍的把它送回來了~~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這條傻狗最後被我阿公牽了,在老家的山林里自由的飛翔,到處欺負小狗,雖然偶爾會被大鵝痛毆,但相信它是快樂的吧。


我是一隻魚:

狗真的很有靈性,我也來說一下我們家的狗吧,上國小的時候我們家養了一條黃色的土狗,據現在已經十多年了,每天放學回來,離大老遠他都能跑去接我,很奇怪,當時很好奇為什麼他知道我回來了。因為我們這是農村,偶爾放學回來家裡找不到人,都下地務農了。然後我們家的狗就會帶著我去找我媽,現在想想感覺都好神奇。唉,挺懷念那隻狗的,只不過餵了兩年被人毒死了,為此我還難過了一段時間。


波波 Evelynn:

不久前在抖音看到的一個視訊


默默:

我爸曾經給人家幹活,混熟了之後當個朋友走著就不想要工錢了。主家也是個實誠人,說不能不要,硬塞給我爸,兩個人推推搡搡。主家的狗 看不下去了,以為我爸仗著身高優勢(185cm)欺負主家,站起來一下就撲到我爸屁股上了,嚇得我爸拿著錢落荒而逃。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