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年輕人是不是不喜歡去菜市場?

問題描述:我前段時間回老家,我媽拉着我去菜市場買菜,我不想去,我媽批評我說:「我這么大個人連菜都不會買,是眼高手低,以後沒辦法獨立生活。」但我覺得菜市場又擁擠氣味又重,還不如直接在網上買,也不差這幾塊錢啊?而且我身邊的朋友都是這樣的。我媽覺得很毀三觀,問我現在的年輕人是怎麼了,為什麼懶到連菜市場都不肯去了,我不知道如何跟她溝通,向知友們求解。
, , , ,
芊小桌兒:

因為菜市場是個照妖鏡,一旦抵達就能暴露我所有的生存短板!

1、我不會砍價

不知道為啥,從小就不會,跟我有沒有錢沒關系,就是不會砍,也享受不到其中的快感,所以當超市大面積出現的時候,我整個人生都輕鬆了,不用交流一句話就購物的感覺真棒。而在菜市場,不會砍價的我顯得像是地主家的傻兒子。

2、我不會看稱

現在還好,都是電子秤,以前都是桿子稱,商家會虛晃一槍De給你看一眼,你也假裝看的懂的點點頭,其實根本不認識桿子上那些芝麻點,感覺自己好無知。現在出了電子秤,又會出現什麼預設重量,缺斤短兩的問題。記得有一次去買草莓,都稱好了要走,朋友一把拉住我,把自己的手機放到了商家電子秤上,結果發現比實際手機重量重了不少,那一刻我一方面覺得朋友好厲害,另一方面覺得很懊惱,不是懊惱我多花了多少錢,而是懊惱以後我的人生又要多一項需要注意的地方了,覺得更累了。

3、我晚睡晚起

菜市場好殘酷的,大爺大媽叔叔阿姨們都好會選菜,所以你9點去比8點去,買到的菜品質就差了一大截子,而你下班去,就連菜市場保潔都要打掃完了。完美襯托出你是個沒有自己的生活的上班狗。

4、我不會挑菜

可能因為一直生活的比較糙,對菜的品質並不是太敏感,在超市或者用生鮮配送選菜很方便的一點就是『貴的不一定是最好的,但便宜的一定沒有貴的好』,這個原則在菜市場又被細化了——『貴的不一定是最好的,便宜的他也能分個三六九等』,這給我很大壓力,我就想去了市場抓一把就走,根本不想仔細分辨。

5、我不想交流

去菜市場真的需要說很多話啊,菜名、價格、算賬、偶爾遇到鄰居的寒暄(好吧我瞎說的,我根本不認識鄰居)、遇到不認識的菜還要詢問,好麻煩,遠不如網上訂購,直接點點點就下單了,菜名、價格、重量一目瞭然,不認識的菜直接有名字,有的連做法都標好了,飛一般的爽,我愛這世界。

6、我懶得收拾

雖然我不是明星,但是去菜市場還得穿衣服,刷牙洗臉,我們這種長頭發的,起碼還得梳個頭吧,不然萬一遇到誰呢?這一些列動作,光猶豫要不要出門半天就過去了,真的好麻煩。

7、我不愛出遠門

什麼叫遠?這么跟你說吧,我住7樓,我家1樓是個菜店,這個距離,遠。

畢竟菜店就在腳下和菜店在1公里外,你出門的步驟一樣多,所以只要菜店不在我家對門,都算遠。

8、最後,你說菜市場更有市井氣?

恩是的我不反對,但是我想,愛逛菜市場的人,大約也不懂互聯網生活的樂趣,當我們這些人參加了滿10減1、滿15減3、下3單免配送費、節日8折、新品折扣等等這些優惠活動而省下來一丟丟錢的時候,我們也覺得我們的日子也充滿了煙火氣呢。

新時代的煙火市井氣,了解一下~

綜上,當我在家網上買菜的時候,我是一個現代的、時尚的、冷淡的、慵懶的、自立的cool girl,但我一旦到了菜市場,就成了一個不識數的、不會節省的、孤僻的、沒有生活經驗的、起床晚了/下班晚了的、邋遢的、不被理解的低能兒,這兩種形象之間的差別,可能也就是幾塊錢的事,換你,你怎麼選?

所以,雖然我是個寫了快200篇搞笑菜譜的業(懶)余(惰)小廚娘,但是我與其他崇尚返璞歸真的大廚子們不同,我是真心的熱愛並且擁抱現代化生活,啊~,方便就是我的命。


怎麼那麼多人要我去補這些短板啊?是有菜市場導游潛進來了么?時間不是成本么?不如大家一起從劈柴燒學起呀?人生難道不應該揚長避短么?我的人生可不是為了苦練鐵人三項鐵肺鋼胃然後住在大自然里征服獅子老虎寄生蟲成為萬獸之王。


那什麼,安利一波我自己吧,我就是那個專寫美食專欄和貓問題的小桌兒呀,來關注一波吧!

順手送上幾個超懶(但超好吃)菜譜:

一個南瓜一顆蛋,新手完全能掌握的中式甜品蒸出來~ ~​mp.weixin.qq.com圖標

菜市場是個很講規矩的地方,有着各種你想像不到的潛規則。

誰家的菜好,誰家的菜產自哪裡,幾點鍾有什麼菜,當季適合什麼菜,什麼菜應該長什麼樣,買什麼菜有送小樣,最重要的,什麼價格。

這些你都沒搞清楚,進菜場就是自取其辱。

門口阿姨的餘光一掃,看到你身後的雙肩包,腳下的運動鞋,就彷彿看到了對面中單選擇了安琪拉,下路選擇了魯班七。

「跟這樣的年輕人做生意沒意思」,她想,「買又買不了多少,問要問一大堆,東看看西瞅瞅還拿不定主意」,她收拾菜葉子的手法,有點像你昨晚花木蘭的兩秒十一刀,是個高手。

「那個…」

「撒?」

算了。

賣肉的屠夫有着你永遠看不懂的微笑,我每一次都能回想起以前打dota時,被對面屠夫支配的恐懼。膽小的,看到案板上飛起的肉已經走不動道了,我這樣膽子大的,看着刀上的寒光,想這屠夫應該已經是拿了十七八個人頭了。

「這肉怎麼賣?」

「你要嗎?我馬上給你切」

屠夫舉起了刀,刀上有寒光。

要要要。

水產海鮮是真正的王者。

真正王者的意思,就是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

幸而我有一些經營遠洋捕撈的親戚,稱得上是抱上了王者大腿。

我也從來不在上海買海鮮。

「你能買到的都是渣」,王者親戚說。

有一次王者親戚帶我去了見識了什麼叫榮耀王者,從市中心出發,驅車兩小時。

我第一次見到比我手臂還粗的帶魚,口感滑膩。

「這都是去韓國打來的帶魚,阿彪去年扣了兩艘船在那邊,現在魚是越來越難打了」

我悶頭吃,不說話。

「聽說你喜歡吃北極蝦,我回頭找人送你兩箱,我一個朋友,壟斷了北極蝦70%的市場,我最近和他合作…」王者抽了口煙。

我悶頭吃,不說話。

「平時啊,你自己就不要買生蚝了…」

啥?

「你能買到的,都是渣」。

哦。


本來想寫個正經回答的不知道為什麼寫成這樣了,突然明白了聯考作文拿不到高分的原因。

正經回答就是:

1、價格及折扣不透明(砍價到要從幾塊錢開始砍?另外聲明一下,價格不透明的主要弊病不是貴,而是價格歧視的不適感)

2、商品資訊不透明(這是啥?好的壞的?)

3、客戶培育時間過長(真正從生到熟,買菜不犯錯,要很長時間的熟悉,這對於非家庭主婦來說成本太高了)

4、整潔、規律和物料擺放(貨架與倉庫分離)也是有天然劣勢。

5、佔地面積很大,經銷商市場的副作用。

6、至於其他的諸多好處,更是要混成「本地人」才能細細品味。

從這個角度來看,菜場圈和漢服圈、Lo圈子、ACG圈、粉圈,都有異曲同工之處,最大的區別,就是他是線下圈。

不過相比另外一個線下圈——電腦城,菜場可愛多了。


孫亞飛:

在菜市場買菜的話……

買貴了/斤數不夠——這么大個人了買菜都能被坑

不會挑導致買到爛菜(很多菜是捆成一捆的)——這么大個人了連個菜都不會挑

買完菜需要自己擇——這么大個人了菜都買回來了那就擇了吧~

在超市買菜的話……

明碼標價——我講不了價,而且這個是「高級的(偽)」貴的好~

包裝透明——能提前看好有沒有爛菜

有預處理過的可選——簡單沖洗一下就可以食用

我愛超市!

海豚可愛多君

不喜歡去菜市場買菜,原因:社恐。我樓下有一個菜市場和一個超市,我個人是偏向去超市買菜的。說說我不喜歡去菜市場買菜的原因:

1.一進菜市場,每走過一個攤位,幾乎都有攤主眼睛盯着你,走着走着,就彷彿有無數雙眼睛盯着你。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長痘多年的原因,我很害怕和其他人眼神交流,害怕別人看我的臉。

2.很多攤位沒有明碼標價,你完全不知道蔬菜和肉類的價格,還要一次一次的問。我不會討價還價,年輕人一進菜市場,就彷彿一隻羊羔進入狼窩,最過分的是一些攤主看年輕人買菜,還刻意加價,拿不新鮮的食材給你。同款蔬菜,我多次發現菜市場要比超市貴很多,真的是天價菜了。

3.選擇困難症。一個大型的菜市場,攤位太多了,你完全不知道該買哪個攤位的菜,看上這家菜,又覺得另外一家可能更新鮮。這家攤位的蔬菜新鮮,你又可能覺得下一個攤位又新鮮,價格可能會更劃算。最後只能隨機的去選擇一家攤位,匆匆忙忙的買。我不喜歡這種隨機的喜歡,喜歡應該是從一的。

4.不喜歡看別人討價還價。不討價還價也並不是因為自己多有錢。每次一看到一些阿姨只是為了幾毛錢和賣菜的大爺討價還價,你一句我一句的,罵罵咧咧,真的浪費時間和精力。小時候和我媽逛菜場就不喜歡這種討價還價的情景,彷彿看到若干年後自己婚後的生活,想想就可怕。

5.昏暗和臟亂差。菜市場的燈光完全沒有超市明亮,一進去就有一股壓抑感。地面很多泥水和血水,最受不了的就是肉類和魚腥味,各種蔬菜,調料混合在一起臭烘烘的味道,我有點受不了。這就是是所謂的人間煙火氣息?喜歡你就多聞一點,我不喜歡。


我的今年的飲食計劃:

不點外賣,不喝奶茶,不吃甜點,少吃肉,自己下廚做飯。

和一位小姐姐說她反覆長痘很多年,聊著聊著就聊到她日常喜歡吃辣條,奶茶之類,垃圾食品之類的。說實話,如果控制不了自己的飲食和生活習慣,我覺得治療也沒有啥意義,治療好後不注意飲食之類的,還是會爛臉啊

很多人以為,痘好後按照指南說法:

外用維A酸每周使用3次,維穩6個月左右痘痘就不會復發。

但是經過自己和一些小夥伴的實踐:只要稍微不注意睡眠,飲食,喝酒等生活習慣,痘痘就很有可能會復發,戰痘真的是持久戰,維穩也是如此,關鍵看誰能一直剋制自己。醫生雖然說的有點「mean",不過事實情況就是如此啊。

關於奶茶

奶茶才是最毒的致痘飲品喔

奶茶≈糖+奶
目前在飲食方面研究最充分的致痘因素:高碳水化合物和奶製品(都促進增加體內胰島素和IGF-1的分泌,導致雄性激素分泌增加,容易長痘)。

關於辣條

高鹽,高辣,高油,高甜,容易促進皮膚出油,加上愛吃辣條的年紀在青春期,雄性激素也比較旺盛,皮膚更容易出油,再加上沒有清潔意識,毛孔容易堵塞,容易長油脂粒,然後粉刺,最後慢慢變壞。

剛開始做飯時就像打仗一樣,各種着急各種亂:不知道菜怎麼切,不知道鹽加多少,不知道菜什麼時候熟,尤其是油花四濺的時候,我感覺廚房都要爆炸了。

也挺怕麻煩,比如:買菜,摘菜,洗菜,切菜,炒菜,後面還要洗碗碟。

不過辭職後時間也多了。先從簡單的煮一碗水餃,煎一個雞蛋,炒一道菜開始,也慢慢喜歡去做菜了。

最關鍵自己做菜:衞生和省錢。平時一份外賣的錢,就夠我兩天的菜錢,一個人做菜真的很經濟了,尤其是我這種不太喜歡大魚大肉的人。

我沒法活的像B站那些精緻UP主:每天水果沙拉,酸奶麥片,蘆筍牛排的飲食風格。下面一周的飲食,雖然不是特別的健康,早餐我都沒有吃。不過也是我長這么大,第一次連續7天自己做飯吃,不好吃我也硬著吃完了,紀念一下,哈哈哈。食材全部來自樓下超市。

星期一

星期一去醫院做了點陣激光,點陣後臉又熱又疼,午餐就沒有吃,只吃了一頓晚餐。菜苔,煎豆腐,雞蛋等。

星期

午餐:胡蘿卜炒肉,蒜炒香乾(醬油加多了)。

晚餐:西紅柿雞蛋面,一截黃瓜,還有一份煎雞蛋。我超級喜歡吃麵食,尤其是麵條,不過容易發胖。

星期三

午餐:一個煎雞蛋和一份水餃(雞蛋都煎啥形狀了?

晚餐:2個小西紅柿,雞蛋炒平菇。

星期四

午餐:花菜炒肉,菜苔,黑米粥。剛開始做菜時,一直控制不好調料的量,尤其是鹽,每次吃完飯都好渴,所以改變策略,煮粥,這樣可以解渴,哈哈。

晚餐:香椿炒蛋,清炒蒿子稈。香椿炒蛋味道真的不錯喔。果然煮了粥之後,吃完飯後,也不那麼渴了,哈哈哈。

星期五

午餐:紅燒雞翅尖和千張燒肉,中午吃的真的是大葷喔。好久沒有吃雞了,好想買一隻整雞紅燒,但是我的刀是那種不鏽鋼的小刀,不能切雞骨架,遺憾!

晚餐:西紅柿雞蛋面,菜苔炒千張,味道不錯喔。(再次說一次華為手機的拍照效果,真的非常差)

星期六

午餐:清炒豆芽和菜苔,外加兩個小臘腸。

晚餐:依然是我最愛的西紅柿雞蛋面,洋蔥和小西紅柿。

星期日

今天,也是周日。午餐沒有吃,只是吃了西紅柿。晚餐:西紅柿炒雞蛋,胡蘿卜炒雞蛋。

這一周,你戒糖戒辣條了嗎?


Z5678:

因為老是覺得被坑啊!家附近就有一個農貿市場,我老公喜歡吃毛豆,十塊錢一斤……可是我鄰居跟我說遠點的菜場才要五塊錢一斤!

我買青菜說2塊錢一斤,最後買了一點要10塊錢,我還不能跑到稱那邊去看幾斤,老闆說啥就是啥,又不能跟大媽們一樣和攤主撕逼吧……就買菜前前後後換了3家攤主,但是菜越買越貴,就是這個經驗,感覺砍熟客呢!

反正有種被坑的感覺,寧願去超市明碼標價,即使被坑也坑的心裏有數!雖然我老公老說菜場的菜新鮮,但是吃下肚子都差不多吧!


梁悅:

我總感覺菜市場的黃金時代,應該是在十到二十年前。

今年過年的時候,我回老家拜年,車剛開到鎮上,我爸忽然讓我停車,說要去買幾副春聯。

我把車停在鎮口的停車場,跟着他來到一條街上。這裏有一個雜貨鋪,在雜貨鋪前面的空地上,支起了一個小攤子。攤子上擺滿筆墨紙硯,一個中年男人就站在攤子後面,不時有人從雜貨鋪里取一張紅紙給他,他便現場把紙裁開,揮毫寫下一幅幅春聯。

我爸似乎和他是舊識,上前和他攀談了起來,過了一會兒,又在談論春聯要寫什麼內容。我對這些沒興趣,就往人群外走開,找了一塊石墩,蹲在上面發呆。

和這裏熙攘的人流形成對比的,是這條街背後冷清的菜市場。用來劃分攤位的石鎖銹跡斑斑,案台上落滿雞屎,一隻只大公雞在菜市場里爭相啄食掉在地上的菜葉,整個菜市場里既沒有商販,也沒有客人。那這個菜市場是什麼時候衰敗的呢?我隱約還記得往昔它繁盛的樣子,但是就好像在一夜之間,它就如同被秋風抽幹了生命力的大樹般枝枯葉敗了。

即使是小縣城,人們也變得更願意去大型超市裡採購食材,包裝清潔的蔬菜和肉製品從流水線上魚貫而下,取代竹筐里剛從菜地採摘的蔬菜或屠夫現宰的生豬,一步步佔領了我們的廚房和餐桌。

這是工業經濟對小農經濟的勝利,那些曾經人流如織,擁擠悶熱的菜市場,它往日的光榮似乎已和菜販們清亮的吆喝聲一樣,在時光流逝里一去不返了。

我回想起幼年時,和阿公一起去逛菜市場的情形。

那時我約莫五六歲,幼稚園 放寒暑假之後,我爸媽沒空照顧我,就通通把我送阿公家去。阿公家有下蛋的雞,用來吃的雞蛋是不缺的,但是吃肉仍然不是一件經常的事情。所以逛菜市場對當時的我來說是很神聖的,因為每次去菜市場,就意味着接下來的幾天都可以吃到肉了。

從村子裏出發,阿公用扁擔挑着我,走上二十里路,就到了鎮上唯一的菜市場。

那個時候的它是多麼地耀眼奪目啊——

摩肩接踵的顧客在日頭下沁出濃厚的汗水,睏倦的老狗縮在水泥柱的陰影後貪一絲清涼,水靈靈的白菜和青嫩的蔥在菜攤上散落一地,紛飛的蒼蠅在擺滿豬肉的案板上空逡巡,屠夫用閃亮的刀驅趕它們,陽光在沾滿血污的刀面上反射不出光明。

而年幼的我就跟在阿公高大的背影後,滿心激動又忐忑不安。

我還記得當時和阿公一起買肉,阿公說他要買肉皮,我說我不喜歡吃肉皮,我就喜歡吃肉。阿公對賣肉的說就要肉皮,然後蹲下來對我說:可是阿公就喜歡吃肉皮。

我只好提着一袋肉皮走了幾步,阿公看着悶悶不樂的我,無奈地走回去,又到肉攤上買了很小的一小袋肉,然後笑着對我說:其實阿公也喜歡吃肉,不過肉皮更便宜啊。

自從阿公去世後,我就再也沒有去過菜市場買菜。

記憶里的那個地方,我幾乎要以為它已經成為了一個幻影,如今卻唐突地出現在我的眼前。它已然荒廢很久了,甚至化為了附近居民養雞的佳所。

也許有一天,人們聽到菜市場這個詞時,腦海中再也不會浮現出鮮活的景象,而是會把它當成黑白默片般的舊時代遺物吧。

時間慢慢地流逝,曾經用流水線的生產模式在十八線小縣城戰勝了菜市場的大型超市,如今又在大城市被網上菜市場打得節節敗退。

或許是一個宿命輪回——任何一個煊赫一時的時代產物,在完成了它的歷史使命後,都不得不黯然退場,把舞台留給新人。 就像臟亂的菜市場輸給了乾淨的超市一樣,乾淨的超市,終究敵不過同樣乾淨,但是比超市更便宜、更方便的網上菜市場。

變化在不知不覺中便發生了,但最先讓我察覺這種趨勢的,是我的合租室友。

我大學畢業後,在上海找了一份新工作。魔都居,大不易,第一在房租太貴,第二在吃飯太費。為了省錢,我在網上找了一個男生和我合租,輪流在家做飯,可以省很多飯錢。

在家裡開伙,首要的任務當然是買菜。兩個人的開銷不大,眼下和一個男的合租,當然沒必要兩個人都去,於是就約定兩個人每周輪流買菜,菜金和燃氣費均攤。第一個禮拜,我每天都勤勤懇懇地去超市挑選蔬菜和肉,再把它們帶回來。但是輪到我室友的那周里,他根本就沒出門——在想好今天要吃什麼以後,他就熟練地打開餓了么,駕輕就熟地勾選要買的食材,下單、付款一氣呵成,接下來就一邊玩手機一邊等待。 除去方便省事,餓了么菜市場上面的價格也比超市裡好康。

這許多的食材,零七零八的優惠算下來,竟然只要二十多塊錢。 室友得意洋洋地抱着菜進了廚房,我有些惱怒地責問他,為什麼要看着我連跑七天超市,而不告訴我可以網上買。

他笑了一下,說,因為你兢兢業業去超市買菜的樣子,還挺賢惠的,我看着就覺得開心。

對於這種損人不利己的行為,我表示了強烈的抗議和譴責,但是,他做的菜味道倒還挺不錯的,以後都交給他做菜好了。

其實現在年輕人的工作本身就特別忙,買菜對時間的壓榨還挺重的,還好有餓了么可以送貨上門,不僅便宜,還節約下了時間成本。

從菜市場到超市,到外賣,再到現在更新的網上菜市場,我們已經有了更多的選擇,而在這些琳琅的選項里,菜市場顯然並不再是從前那個唯一的答案。也許我們仍然會懷念那個只有菜市場的舊時代,但那隻是因為,我們懷念那個時候陪伴在我們身邊的人。

.


warfalcon:

從相反的角度回答下這個問題

我是特別喜歡逛菜市場的人。這是一項非常考驗耐心、眼光、溝通和談判能力的事情,年輕人具備這些能力的並不多,經常會遇到短板,更主要是所花的各項成本太高,所以很多年輕人大都不喜歡逛菜市場。

為什麼喜歡逛逛菜市場?

業余愛好是美食和做菜,特別是做菜,學會逛菜市場是基本功。我堅信一點,不會逛菜市場的人,是沒辦法做好菜的。

很多人喜歡去超市、網上採購,覺得方便,乾淨,但這兩點在做菜人眼中根本就不是關鍵問題,想做好菜,最重要的一點要去親自去挑選食物,才找到新鮮的應季食材。

不親眼所見、親自拿手挑、翻,是沒辦法判斷出新鮮程度和食材好壞的。大一點的菜市場,少則幾十家,多則數百家,有些超大菜市場還有數千家的。在一個陌生人眼中看起來,雜亂無章,擁擠氣味難聞,只有親自走上幾圈,才會知道今天的市場上蔬菜、水果、肉類、海鮮的價格趨勢和食材的鮮嫩程度。

雖然賣同一類菜品的攤位有幾十家,但各自進貨通路並不完全一樣,總有幾家的菜品質量與眾不同,同一種菜品差上很大價格很正常,拿馬鈴薯來說,從5毛,到3、4塊一斤新馬鈴薯,最少有七八種,各有特色,口味和喜好不同,自然選擇也不一樣。要是逛 市場時,遇到新鮮的應季菜品,如早上剛割的韭菜、新挖出來的筍、才撈上幾小時的藕之類,一定要買點回家做菜,飯都能多吃一碗。

攤位老闆的性格也不一樣,有的斤斤計較,但品質過得去。有的價格便宜,但稱不準,品質也有問題。最簡單的判斷方法是看裝菜的塑料袋,平時最常看到的紅色和白色兩種塑料袋,偶爾也會其它顏色,這兩種塑料袋價格有一些差距,無毒的會貴一點。紅色的塑料袋通常都是顏色混朦,觸之發粘、發澀,抖動一下,聲音很悶,不少都是回收垃圾所生產的,有毒,不合適裝食物。白色塑料袋,聲音特別清脆,顏色透明,通常是無毒的,可以裝食物。新到一個菜市場,要是不放心,可以帶個隨身稱,特別是買海鮮,可是大殺器。但要注意在有些市場里,有可能會被打一頓或者直接被老闆趕走。

一天逛上幾圈,一周左右基本就能對一個菜市場有所了解,哪家老闆比較靠譜,值得常去。像肉類、海鮮的攤位,跟老闆熟之後,能讓對方幫助留一下很少能買到的東西。新鮮的牛尾、牛柳、牛腰肉(菲力)、豬內裡脊、極品五花,不跟老闆混熟的話,根本就買不到,東西少,而且基本上都熟客預定走了,在市場上基本就看不到。新宰殺豬棒骨或剛捕撈鮮魚所做的湯跟到貨幾天後所做的湯,鮮度和美味完全不在一個口感上。

特別是海鮮,除了海邊,常規情況下能買到的海鮮,不管菜市場或普通超市,大都是品質比較差的,不識貨很容易被騙或者很難分辨,要是有本地或附近的江、河、湖捕撈的特產,大都很新鮮,優先考慮購買。對吃的比較有追求 ,海鮮、牛肉推薦電商平台或淘寶上,多花點錢買好的,品質大都要比菜市場上高一些,但應季蔬菜、水果、鮮肉、豆製品之類,菜市場才是最靠譜的。

剛開始逛菜市場時,都臉皮薄落下不臉講價,找個經驗豐富大媽,跟着逛,看她挑完講價之後,馬上跟着,就這個價格也給我來一份。

學會講價,主要是貨比三家,同一樣一種菜,逛上三五家,自然就知道菜價高低,試着講,行就買,不行就換一家,也沒什麼了不得的事情。次數多了之後,自然會講價了。有些灘位老闆專門會欺負不講價的人或穿着時尚的年輕人,有些對所有人一視而仁,從來不缺斤少兩。多買幾次,跟老闆熟了,基本就不會坑你。

記得以前有一篇文章建議,有人想自殺,就帶她去逛菜市場。

不過,那可要跟會逛的人一起才行。老闆來條新鮮鯽魚,一定要鮮的,回家燒個湯,不鮮可回來找你。蒜苗不錯,來一把,配上幾個新鮮的雞蛋,炒上一盤。今天的五花不錯,來一塊,小炒還是紅燒。燒個你最喜歡吃的菜。新出爐的燒餅來幾塊,再買點鹵味和醬菜,明天的早飯就有了。走在回家的路上滿滿的都是期待,這樣做出來的菜才合胃口,大吃上一頓,哪裡還會想自殺。

要是沒人陪,買塊豆腐都缺斤少兩,這么多人擠擠壓壓的看着就而鬧心。哎呦,有人撞我一下,頭都不回就走了。海鮮和肉攤聞着味道就惡心,螃蟹不錯,買回家一看還好幾個都是死的,活着有什麼意思,我死了算了,跳樓。

在買房子時,特別是二手房,一定到附近的菜市場逛逛上幾天,跟幾個買菜的大媽聊上一會,所得到的資訊可比滿嘴跑火車的中介靠譜多了,有時還會遇到意外驚喜。能讓你對周圍的真實環境、居住的方便程度上有更深入的認識。

有時還喜歡去調料批發市場中逛調料,常規的辣椒面、黑白鬍椒粉、13香、姜、蒜、蔥、小茴香、大料、八角、陳皮等等,在專業廚師眼中,有數百種調料,同一種價格能差上幾十倍,門道極深,人少的時候跟老闆聊聊能學到不少東西。

旅遊時,不管大陸外逛菜市場是我的一大愛好。不忙時找個城市,租個帶廚房的民宿,住上幾周,當地菜市場是必逛的。在陌生城市逛菜市場,才能對當地的文化、消費水準、飲食習慣有所了解,菜市場是最接地氣的地方,南方買菜時按顆、個,一把都是多的,北方通常按斤,半斤、一斤很正常。

在陌生城市找個大的菜市場,去規模大一點肉攤或海鮮老闆聊上幾句,詢問下他所推薦的特色飯館、小吃和本地人常去的景點,可比大眾點評靠譜多了,這些內容可不會在旅遊指南中讀到。覺得哪個當地特色菜好吃,買點當地的食材,試着做上幾回,就又會了一道菜。

十多年前,電商還沒有現在這樣方便,全國到處出差,每到一個以前沒去過的省市,返程時經常會在機場託運一、二箱當地的調味料或特產,回家做菜給家裡人嘗嘗。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