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中的警察像電影中那麼勇猛嗎?

問題描述:昨天晚上看了電影《風暴》覺得影片中的警察超級勇猛,前赴後繼。突然大發奇想現實情況下警匪交火會不會很激烈?警察和匪徒會不會想影片中這么勇猛?(雖然我覺得現實應該不會,但我希望知道實際上是怎樣的,就大家都躲起來對著開槍就完事了?)
, , , ,
鯨魚溝里的大山:

看到這個問題,忽然覺得自己應該寫點什麼。

我爸81年從某國防廠調入公安局,一干就是36年,片警、治安警、刑偵警統統干過,去年退休。

要說警察是不是像電影中那麼勇猛,至少老爸說他自己和身邊的戰友沒有電視里那樣的表現。

倒是從我記事起,感覺我爸在家吃飯次數很少。除了固定的夜班外,正常工作日基本也都是在我睡覺後才到家,周末在單位處理案件更是家常便飯。以至於我從小到大的照片,和他合影的寥寥無幾。

國小、中學12年間,沒給我開過一次家長會,唯一一次去學校,是國小六年級班導指明要我爸去才第一次見了我們班導(這是個悲傷的故事,不細說了~~)

可以說,作為丈夫、父親、兒子這三個角色,這36年我爸是完全不稱職的,退休前,我和老爸之間關系一度非常冷漠,有時只有我倆在家時,場面甚至有些尷尬,都不知道該聊些什麼。

去年退休後我們父子倆終於有了比較多的交流機會,也從他那裡聽到了很多關於他和他的戰友們這些年發生的故事,這些故事沒有電影中那麼緊張刺激,確實打實的給我很大的觸動。

86年前後,我爸單位轄區內發生一起綁架案,一個做鋼材生意的人被綁架,綁匪向家屬勒索10萬元現金,這在當時可是一筆巨款,局裡非常重視,經過周末安排部署,讓我爸假冒受害人弟弟去現場和綁匪交易,我爸說那時候他也就20多歲,接到任務後又激動又緊張,見到3名綁匪後腦子一熱直接就沖上去要搶人,結果在搏鬥中他和人質一人被綁匪捅了一刀,還好都沒傷到要害,綁匪也被埋伏的其他民警抓獲,不過受傷住院期間,我爸還是被去看望他的領導數落了一番,原因是當時要是人質被捅死,那社會影響可就惡劣了。

還有一次是我爸當上轄區派出所副所長後,一天接到報警,他們轄區某繁華地段一個無人看管的黑色皮包內有疑似炸彈,我爸帶著所里民警第一時間趕往現場,在做好現場隔離的同時呼叫分局特警和拆彈專家前來支援,在拆彈專家趕到現場前的半小時,他一個人守在距離皮包最近的地方,防止有人突然闖入,直到拆彈專家趕來將疑似炸彈移走後,我爸說他才意識到剛才有多危險,但這件事他當晚回到家跟我媽隻字未提。

隨著和老爸之間交流越來越多,我慢慢意識到,對從事警察這個職業的人和他身邊的親人來說,每時每刻他們都承受著心理和生理上的巨大壓力,各種突發情況會在你意想不到的時候突然襲來。我爸有天問我,還記得小時候我們單位那個個子很高,我們都叫他大個的劉叔叔嗎,有一年去外地抓捕逃犯,路遇車禍全身癱瘓,在床上躺了10多年了。還有我在XX所里那個特別愛燙頭煙癮特大的老李,因為連續13個小時審訊嫌犯,突發心梗,50歲就走了。

嘮叨這么多,突然想到一個有意思的事,因為小時候住公安局家屬院,兒時玩伴大多都是公安子弟,大家好像對自己父親都有種莫名的敬畏和距離感,但是這幫小夥伴里有五個後來都考上了中國公安大學和瀋陽刑事警官學院,現在都子承父志,繼續為保一方平安而默默奉獻著。

我為身邊這群警察感到驕傲,在我心中他們才是真的勇猛無畏!


Aorqu用戶:
我舅是刑警,而且他是射擊國家一級運動員出身,必要時候承擔的就是狙擊手的角色。勇不勇猛沒有親眼目睹過,但這個職業確實是相當危險。
對著開槍應該還是少數,畢竟天朝私自持有槍械是違法的。而且這方面的事情從來沒聽他說起過。躲起來對著開槍?哪有那麼簡單?題主太低估警察(至少是刑警)這個職業了。
PS:我舅超帥,哈哈哈哈。有人看的話我就上圖XD

======================
沒想到都是求看圖的,感覺有點跑偏了,明明是個嚴肅的問題。警察這個工作確實很辛苦,其家庭也是要做出一定犧牲的,而且有的警種還很危險,非常欽佩選擇這份職業的人。
比如我舅:)
======================
圖刪了,大家隨意。我哪有把身份資訊放出來?還有說要給十幾年前的照片遮眼睛的,你們可能《今日說法》看多了。


匿名用戶:
父母都是警察,根據他們的說法,應該是沒有,至少縣級的警察是沒有那麼勇猛的。 特警,按我爸的說法,是最苦最差的警察。「那些各個單位都不要的,最後就被選去當特警」——這是他的原話
關於@小朱石舟齋 提到的裝備
我覺得應該是怕事,怕麻煩。我們這以前有個鄉鎮鬧事,派出所幾個警察被圍困了,所長持槍被搶,在搶的過程中打傷了人。槍最後追沒追回來不清楚,但是所長被免職了。
我爸是交警,以前去過一個新成立的中隊,上面問他們要不要領槍。他是這么回答的:「領了又用不到,還要把這兩塊鐵保護好」。可能各地的情況不一樣,但在我們這就是這樣。
實彈訓練還是有的,覆蓋率達到多少就不知道了,不過應該不低。

另外,真的有大行動好像武警才是主力啊。

可恥的匿了。


王jack:

中國警察那麼苦,累都累死了,五條禁令落實到位,勞動法規全部作廢。現在的警察也想提高警務技能啊,但是每天都是各種調解糾紛,各種文件學習,想去學習技能都沒時間啊!領導一個電話就又是執勤,執勤,執勤!面對匪徒掏槍?誰不想啊!誰願意拿著甩棍甚至徒手就上啊!可是槍那是在局裡的,打一次就要寫一堆材料啊!槍要領還要簽字之類的·······所以·······警察苦啊!但是人家還是在默默地奉獻,這就是勇猛。那些沿邊的省份,警察更是犧牲大啊!那些拿著64小砸炮,把防刺服當防彈衣就去面對拿著GLOCK 的毒販·······那些拿著2,3千薪資就去卧底或者援疆的警察,能不勇猛嗎


幸運c:

我爸一輩子就奉獻給公安事業了。
先說兩件事兒吧:
1、在我初二那年,快過年那會兒,有天放學回家,家裡黑漆漆,一個人也沒有。我媽打來一個電話說,她在醫院照顧我爸,晚上要轉院不回來了,晚飯自己解決。等我趕到醫院,我爸還昏迷著。醫生說最好早點轉去大城市醫院,腦部要開刀。那年的春節是在醫院過的。
我爸爸是在追逃犯的時候,被逃犯從身後用機車撞倒在地。頭部著地。有很大一個血塊。不幸中的萬幸,差那麼一點點(真的是一點點)就會壓倒神經血管就……。醫生說還好及時送來,不然很麻煩。當時我爸摔地上後還正常起來並工作了一個下午,但一直頭暈。同事一直勸他去醫院,他也一直拖。後來去醫院頭上縫了好多針。
2、我高中的時候,我爸一個禮拜沒回來。他和媽媽打電話也是很少。我問我媽媽爸爸怎麼啦,媽媽說有事兒不回來。我是怎麼知道我爸爸去哪兒了呢?是有天早上,我還在睡。我迷迷糊糊聽到媽媽和爸爸打電話的聲音。我聽到我媽媽說什麼肋骨碎了。我立馬清醒了,再聽,我媽媽問我爸什麼時候能回家啊,還要一個禮拜啊。我馬上哭了。我媽才和我說了原委:因為審問犯人的時候,給犯人取保候審,犯人回去了後心肌梗塞突發死了。然後家屬就說是給用刑了。調了監控沒有任何證據。家屬覺得應該拿一筆補償費。所以屍體不火化不埋葬,就放在派出所門口。並召集小混混和親朋好友來搶東西打人。我爸爸被一幫人堵到二樓,沒路可走了,就跳了下去。肋骨碎了。
講了這些,可能並沒有大片里的驚心動魄。但我很崇拜我的爸爸。他平時就教我得饒人處且饒人,要學會感恩。很多工作上的經驗都能變成生活中的道理。
我媽媽也為家裡付出很多。小的時候爸爸工作太忙了,只有我媽帶我玩。和爸爸一起玩的記憶很少。但長大了也真的能夠理解爸爸對這份職業的付出。
其實在我們小地方,警察就是很平凡的職業,沒有大片里酷炫的打鬥,也不可能像電影里能隨時拔槍的霸氣。但他們真的為人民付出很多。時時刻刻等待出警,有時候好不容易能好好吃個年夜飯,村民出事了就要趕過去。我們假期的時候他們也要加班。有大事兒的時候要去保衛。說好的禮拜六禮拜天陪我玩,但總有臨時突發事情。我朋友也有很多從事警察職業。每天忙得跟狗一樣。然而工資並不高。
然後讓人很心寒的是,社會上對警察有偏見。出了什麼事很多人不問原因肯定就是警察不對。
不能說所有警察都好。但真的很多警察都值得我們為他們點贊。


匿名用戶:

09年的時候,我記得是半上午的樣子,我騎著單車,後座帶著我妹。當時有輛公車進站,蹭了我一下,把我刮到了,坐在後座的妹妹手被地上的石子劃破了。

當時心裡很憤怒,很火大。撿了一塊磚頭把公車砸了。
說的準確些是把公車最大的那塊擋風玻璃砸了。還有一個車里睡覺的無辜青年。
當時的情況大家可以想想,有人哭喊,有人罵娘,也有人報警,報警的是公車當機,頭被玻璃劃了一個大口子,流血不止,但是很鎮定的報了警。
在警察到來之前,大家可以想想一下,如果自己是公車里的乘客,該會有多麼憤怒。
當時的我就是被這么一群憤怒的人圍住了。
說實話,當時就慫了。很怕。
警察很快就來了,對著把我圍住的人們大喝:散開!都散開!
當時已經有人把矛頭指向警察,罵罵咧咧的,也有推擠的現象。
但是兩個中年略帶禿頂的警察還是讓人群都散開了。從憤怒的人群中「救出」了我這個煞筆,和我的妹妹。
至少在那個時刻,我覺得警察勇猛多了。至少比我這個煞筆勇猛的多。
後來我問妹妹,她也這么覺得。

所以直到現在,我都很尊敬他們。


宇航:

真的很牛,現在這種事很少有了,就在很多年前一些偏僻點的公路上還是有劫道的。

我二大爺和他一個警察朋友坐長途客車出門辦事,路上就遇到了劫道的。上車之後挨個翻讓拿錢和手機。到了我二大爺朋友這他朋友把警官證一亮,那劫匪馬上陪上笑臉說,哎呀,哥們,不好意思。(就差說大水沖了龍王廟了)然後要翻我二大爺,他那警察朋友說這和我一起的。然後劫匪也沒翻我二大爺,全車人就他們倆沒被翻兜。


我是老A:

我老婆的侄子,考上了警察。在便衣大隊。
這個侄子是勉強過了警察的體重線的,因為太瘦了。
並且家裡從小就寵著他,基本上他是手無縛雞之力。他來我家,我讓他下去提一罐啤酒,他都提不上來。
我問他,你在便衣大隊做什麼。他說基本上就是抓一些小偷,賣葯的。
我說,你能打得過他們?
他說,叔,我們大隊是不提倡一對一得,基本上都是好幾個抓一個。


匿名用戶:
想來想去這個問題還是匿了吧。

看到有些人的答案實在忍不住了。

警察實在是太累了,警力缺編不說,危險還不小。

今年的五一,有一個SB在酒吧因為失戀喝多了,喝到後半夜去了附近的小區點了十三把火,小區由於結構老化火勢兇猛差點釀成大禍,還好消防隊來得及時。

然後我姐夫假期就沒了。

他之前一次辦案子,情報說是嫌疑人沒有武器,結果殿後時被突襲,後背被砍刀砍了一條大口子,要不是拚命跑到車上,基本就交代了。

我問他當時怎麼想的?

「當時啥都沒想啊,要是我真回頭和他們干肯定被砍死了。」

他其實沒必要做警察,完全可以選擇繼承他爸的家產安心當個混吃等死的富二代。

他還是當警察了,即使他爸媽極力反對。

被砍這事發生後,他媽還是給他買了一輛車,上下班不騎單車了。

也開槍打廢過犯罪分子,也因為命案千里奔波三個月,終於把凶手繩之以法。

平時他就一和藹的微胖子。

(^_^)

明天繼續。


匿名用戶:
哎,我就是個很膽小的警察~
從小不敢看恐怖片,自己在家看重案六組,稍有血腥畫面,就趕快閉上眼調低音量~
我就是不敢看恐怖血腥的畫面,當年被調入刑警隊,特別擔心被分配去技術隊,害怕大半夜自己去勘驗現場。還好進入了大案組,負責偵查、抓捕、審訊,每逢凶案現場,我盡量不往跟前湊~

從實習時候就很慫~ 師傅讓我跟一個N道毒販子,我跟進了一個亂七八糟的工廠,人也跟丟了。我只好硬著頭皮,進去繼續找,不過我一邊走,一邊想好怎麼最快跑出去,還在手機上提前把師父手機號撥好~
後來去巡邏,帶著兩個輔警。中秋前夕十點多,黑呼呼的街對面,隱約看到有人在打架,我拔出警棍沖過去大喊:住手!
然而,卻在離對方十米左右的地方停下來,等確定對方手裡沒刀具,再沖上去~
後來當了刑警,瘦猴一樣的嫌疑人,我也要死死抓住他,抓死有利手肘窩,抓得他喊疼我也不會鬆手的~

想最壞的情況,做最好的打算~


匿名用戶:

我來講個故事

我是警察,這個故事是發生在我同事身上的

iPhone4剛上來沒有多久的時候,我一個同事(男,27歲,身高174,體型瘦弱)逛街時,碰到路邊一男的,拿著個iPhone問他要不要,說只要1500.

我同事問他,你這哪裡來的?

那男的回曰:你懂的

我同事就懂了。

拿來在手上體驗了一下,速度挺快,真好用啊!

我同事就試圖跟他還價,結果當然沒還下來

我同事說,那你等等,我去取個錢

他去取了錢,然後兩人當場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我同事拿了iPhone在手,發現那個人好像把它關機了,就試圖打開

然後他發現這台iPhone是假的,不是他剛剛試的那一台

他抬頭,發現賣他手機的人早跑沒影兒了

他急了,窮啊!大半個月工資都沒了!

於是打電話喊來跟他一起出門就在附近的另外一名同事

這同事說,你別急,你把那個男的形容一下,我們分頭去找,他等會兒肯定還會過來

於是兩人花了好幾個小時找那個男的,沒成想居然被他們找到了

那個男的當然死不承認,說你血口噴人,再說哪裡有1500塊錢就賣你個iPhone這樣的好事啊,你再拉著我不放,我就報警了

被騙的同事回道,我就是警察,我剛剛親眼目睹了你騙人錢的全過程,你報警去啊!

那個男的就死命掙,我另外那個同事說你報不報?你不報我報,就真報警了

沒一會兒警察來了,將他們三個都帶去了派出所

我倆同事就掏出來警官證:我們也是警察

那個執勤的警察啼笑皆非:說吧,到底什麼情況?

被騙的那位掩飾道:我剛剛在旁邊,看到這人騙人錢,拿假iPhone冒充是真的,騙了人家1500塊錢

執勤的問:那被騙的人呢?

我同事道:那人是外地的,找了一圈兒找不到人,已經走了。我逛街時剛好在附近又碰到他,就把他揪住了

騙子當然叫屈了:他血口噴人,我根本沒有干!

執勤的警察雙眼一瞪:你老實點兒。搜了下他的身上,搜出來一台真iPhone,一台模型機

騙子搪塞道:我是修手機的

執勤警察二話不說,把他塞到個暖氣片下銬了起來

我兩個同事就頂著見義勇為的名義走了,臨走時那個騙子還在身後瘋狂地大叫:MLGB的,你等著,老子哪天再看到你,遲早弄死你!

那台模型機到現在還在我同事家裡放著。


瘋死沃:

我有一朋友是小地方的警察,當時發生了一起碎屍拋屍案,警方最開始得到的只是編織袋裝著的一小段肢體。你們想啊,小地方,碎屍案,這轟動效應。
就是頂著這么大的壓力,人家愣是一周之內把嫌犯捉拿歸案。事後我問他,怎麼這么牛逼,一周就搞定了,碎屍案啊,你手上只有一段殘肢,連屍體是誰都不容易搞清楚的。難道凶手是本地人?因為地方小,人少,大家互相都認識,本地人相對容易查。

人回答我,凶手不是本地人,所以不存在這個EASY模式。憑屍塊是怎麼抓住凶手的?因為裝屍塊的編織袋上有枚指紋。怎麼憑指紋找到線索的?因為編織袋是附近一個農貿市場上買的,縮小了範圍。怎麼從這個範圍里憑借指紋抓到人的?難道指紋一輸入公安系統,馬上就像特工電影里那樣刷刷刷的出現嫌犯的臉嗎?不是的,因為嫌犯沒有前科,沒有指紋錄入,因此也就無從作指紋比對,資料庫里沒他,怎麼會匹配到他呢?真正的線索除了編織袋的購買地點外,還有一個,是他碎了屍。

為什麼?人告訴我說,碎屍是需要巨大的心理承受能力的,除去心理上的,還有更現實的比如血水的處理,屍塊碎末的處理等等大量問題。所以下決心碎屍到底的凶手,一定是要掩蓋死者的身份。因為死者的身份,會引出凶手的身份,簡單說就是兩者有密切的關系。所以找到死者是誰,就等於找出了凶手是誰。所以指紋不是起到找出凶手的目的,而是起到了鑒定和證據的作用。

所以關鍵點就變成了如何找出死者的身份。這個就簡單多了,因為編織袋就是在附近的農貿市場買的嘛,連攤主都指認這個袋子是他家賣的了。在那個地方附近,很快就查到有人失蹤,基本上確定了死者身份。再一查死者生前都認識什麼人,其中就有一個也一同失蹤了。然後鎖定他,一路查到他住的旅館,按住,提指紋,一對,和編織袋上的是同一人。然後提著他指認其它拋屍地點和作案地點,把完整的屍體拼湊回來。

所以,一周就給破了。

我覺得這樣的警察故事雖然沒有任何槍戰或表面上的勇猛的情節,但這效率,這過程,這結果,都堪稱「勇猛」二字。勇猛者,不一定出生入死,但是在別人不敢想像的破案的速度,他做到了,這是「勇」。別人不能快速解決的問題,他解決了,這是「猛」。

-------編輯-
最近看新聞,又發現一些勇猛的警察。
以下摘抄自今天的新聞。

2002年,雲南省昭通市巧家縣一幼稚園 發生投毒案,幼稚園 17歲的保姆錢仁鳳被認定因與幼稚園 園長不和而投毒。此後,經過昭通市中級法院及雲南省高院審理,錢仁鳳被判處無期徒刑。

2015年12月21日下午3點,上游新聞記者在雲南省高院獲悉,該院對錢仁鳳投放危險物質再審案進行宣判,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宣告錢仁鳳無罪。

在家屬以及辯護律師的陪伴下,錢仁鳳走出了雲南省高院的大門,門外陽光正好,照在這個瘦小的身軀上,而她上一次看到外面的風景已經是9月份庭審時的匆匆一瞥。如今,錢仁鳳終於告別了13年的獄中生涯,她出來後她眼眶微紅著對所有人說的第一句話只有簡短的兩個字「感謝」。

在錢仁鳳看來,未來的生活還不甚清楚,但她希望做錯了事情的人能夠受到應有的懲罰,真凶必須要抓到。

當坐上回家鄉的車上時,錢仁鳳終於失聲痛哭。

警察刑訊逼供用皮鞋打我的臉

上游新聞:當年投毒案發後你有沒有認罪?

錢仁鳳:當年他們逼著我認罪,因為當年我才十七歲,什麼也不懂,我就是一個從大山裡出來的,我什麼社會經歷都沒有,很無助也很害怕,他們一直逼著我認罪,我也沒有辦法。

上游新聞:他們用了哪些方法來逼迫你?

錢仁鳳:我不認罪,他們就讓我跪在地上,跪了七八個小時。他們還脫下黑皮鞋打我的臉,皮鞋的跟有點高。我在堅持不承認的情況下,警方又將我的雙手反銬。當時的心情就是感覺很黑暗很絕望,沒希望。

上游新聞:你在監獄里覺得最難熬的是什麼時候?

錢仁鳳:在監獄里想父母,想家人時最難受,我進監獄的時候我母親還在世,而到我出來的時候我的母親已經去世了,我連她的最後一面也沒有見著。在監獄的時候,父母親年齡大了沒來看我,都是在電話裡面安慰我,說相信我是無罪的,這時候最難受。

獄中自學法律,沒想到過放棄

上游新聞記者:什麼時候覺得案子有翻案的可能?

錢仁鳳:在看守所的時候,我就知道自己是冤枉的,從那時起我就在想給自己翻案,只是在最開始的五年我不知道怎麼來給自己翻案。

上游新聞記者:你是在進監獄多久後想到要通過申訴來翻案的?

錢仁鳳:在監獄里我一直在學習,我進監獄之前也只是個國小四年級文化的人,進監獄後,我自己學習,通過看新聞看書自學法律,知道了我可以申訴,我就開始試著自己寫申訴,我不斷地打草稿修改,五年後才寫出了我的第一份申訴書。

上游新聞:你寫的申訴書當時是給了誰?

錢仁鳳:我當時把我寫的申訴書都投進了監獄的信箱,但是都沒有回應。

上游新聞:沒有得到回應你當時有沒有想過放棄?

錢仁鳳:沒有,我一直沒想過放棄,所以我堅持到了2009年在楊柱律師他們來給我們進行法律援助時,我勇敢地把我的冤屈喊了出來,才有了後面的這些改變。

上游新聞:當時是什麼支撐著你走過13年的獄中生活?

錢仁鳳:我在監獄里看新聞,看到那麼多無罪的都被放出來了,我就堅信我也一定能被放出來,我就想相信活著就是希望,就是這個信念一直支持我走到現在,沒有放棄。

上游新聞:你第一次得知你的案子有希望、有轉機是在什麼時候?

錢仁鳳:2013年的時候,當時我的心情還是有點激動,感覺看到了希望。

「警察也要承擔自己的責任這才是公平」

上游新聞:到今天你無罪釋放,你最想說什麼?

錢仁鳳:最想說的還是感恩,感恩我的家人,我的哥哥這些年打工的錢,每次會探監的時候都拿給我申訴。還有就是楊律師,我家裡窮請不起律師,是楊律師他們無償給了我們這么多幫助,讓我能夠出來。

上游新聞:你回家後的第一件事情想做什麼?

錢仁鳳:我想去我去世母親的墳上看看,家裡人給我說了母親埋在哪裡,我經常想像我母親的墳所在的地方。

上游新聞:如今你已經30歲了,出來後對自己以後有什麼考慮?

錢仁鳳:肯定要考慮,但現在還不確定,現在我心情有點復雜,無法告知你,但是我想我會好好生活,因為我很感謝大家,我也很幸運。

上游新聞:對於這個案子,你還有什麼訴求嗎?

錢仁鳳:我覺得一個人既然做錯事了,就應該負擔責任,小老百姓是這樣,警察也是這樣,自己要承擔自己該負的責任,這才是公平。

逼17歲的少女下跪然後用皮鞋抽臉,然後再銬起來逼其認罪

我覺得這也是一種勇猛。


熊二不二:

警校畢業,從警四年,雖然現在已經離開了這個隊伍,還是覺得有必要分享下一些經歷,一方面傳播點正能量,另一方面也算是給自己留個紀念吧。

要說警察像警匪片里那樣勇猛打鬥的、槍戰之類的,四年中本人是沒有經歷過,或驚或險的經歷倒還是有那麼幾次。

剛參加工作沒多久,接到報警說有精神病人鬧事,和一名老同志出的警,到現場發現精神病人一隻手持著匕首、一隻手拿著金屬器具聲稱誰過去就砍誰,第一次經歷這樣的場面,雖然學校學過一些理論,但畢竟缺少經驗年少無知,老同志說了聲讓我小心點後就上前安撫。後來精神病人變得暴躁,突然跑到馬路對面公車站旁邊,當時公車站旁有等車的民眾在圍觀,老同志趁精神病人轉身就撲上去,當時把我蒙了,腦袋一片空白,趕緊就上去按住精神病人胳膊,等我反應過來要控制手腕時,頭部已經被金屬製品砸了幾下,慶幸控制的不是拿匕首的那邊,不然估計那會就已經殉職了。

再有一次,半夜民眾報警有酒鬼持刀鬧事,這次是酒鬼拿著菜刀在院子里亂揮砍,老民警和酒鬼周旋了幾句就撲上去赤手奪刀,也是有驚無險,差點沒奪下來。結束後問老民警不怕嗎,老民警和我說當時也沒多想,感覺能奪下來就上了。

這樣的事例還有很多,相比槍戰之類的沒什麼看點,每天全國各地都會發生這樣的普通的事,不足以拿出來說道。之所以說這些,還是希望當有些人在聲討警察的時候,想想就在你窩被窩里睡大覺的時候,還有便衣警察在寒冬臘月里蹲點,還有民警在在大街上巡邏,他們也有家人,也想能回家陪伴家人,可是因為工作,他們不得不放棄很多。當你需要幫助,你家人朋友又無法出現在你身邊的時候或者無法幫忙的時候,我想更多的時候你會選擇報警,會想到警察。也就是這么一群可愛的人,在你需要的時候,24小時全天候出現在你身邊。

也許有人會說既然當了警察就要有這樣的覺悟,我師父也教導我說拿了雖然工資低,但是拿了工資就要對得起警察這個職業,但是他們放棄了太多東西,不是一般人能理解能體驗到的。從警四年裡,已經有的同事、局長工作期間突發心臟病搶救無效去世的,單位里三十多歲同事已經做了心臟支架手術的,四十歲以上同事各種疾病纏身的,這些不是因為別的原因,只是每天加班加點熬夜工作換來的。也許你並未看到他們的付出,也許你會覺得這是他們活該,但是沒有什麼是他們應該犧牲家庭甚至是健康、生命去交換的。

每個人都希望有個安穩、治安良好的生活環境,這些都少不了人民警察的付出和汗水。希望在看到警察勇猛威武的同時,也能想想他們在背後為保一方平安的付出。


匿名用戶:
忍不住來說一下。
父親是交警,一周值班1天代班2天,每周至少3天不在家,包括周末。晚上查酒駕超載家常便飯。10年前就得過肺結核。所幸治好了。
交警不配槍。所以看不到電影里的精彩畫面。我所認識的其他警察,不是交警的,也一樣。特警刑警不了解。他們都在加班、值班、破案的生活中度過。工資水準不高,只是穩定。沒有加班費,沒有補貼。拿交警來說,父親所在的大隊,出了事故死了人,除了限期破案,還有一個標准,就是交通事故致人死亡的案件不能超過幾件,超過標准這個大隊的負責人就有被處分的風險。
警察沒有那麼多的精彩故事,他們也沒有什麼高大上的情操。我親眼見過父親被人刁難,但是一聲不吭。他們是萬金油,可是他們什麼都不說。我不求有多公平,只希望少一些別的看法。


磐石:

我大姐嫁給了警察,我二姐也是,我小妹也是!估計我也逃不掉了!!
每次吃飯,都是想勸這些大好男兒辭職!!民眾的不理解,國家的政策寬容,以及法律的空缺。

我說個事情,就是關於動用私刑的事情。2姐夫和妹夫都動過。
一個是對人販子。一個是對碰瓷的,還有是對一個賭徒的!
第一個,偷孩子的時候,死不承認,老油條了。
第二個,拉著一個學生 ,身上傷都沒,死活要訛人3000。
第三個,賭徒逼著老娘賣房,打的自己親娘肋骨骨折!

我不想說他們什麼,我只是想說,中國對有些罪惡的東西,太過於容忍了!更有一群聖母黨和顛倒黑白的媒體在那興風作浪。

作為家屬。看見他們警服的時候是特別帥,可是每天的擔驚受怕也是常人不能想像的。別的要求不多,只想民眾多一份理解。上次一個警察因為阻攔一個酒後駕駛的,被活活拖死的事情,在微博上發出,居然有人說,活該的時候,我和姐姐妹妹們,就天天給他們洗腦!
好了,語無倫次,不知道說了什麼~


程玲玲:

不邀自來…
普通警察(帝都公安)每年射擊練習or鍛煉的子彈不過7發(2發試手5發測試),其他單位更沒個准了…
題主說的問題,我想說其實別說像你說的躲著開槍了,即使犯罪分子是固定靶也沒多少普通一線公安幹警能夠擊斃的。靶是靶,活人是活人,而且警察開槍要受到很多約束的,誰敢隨便開槍…
我們現在依靠更多的是武警,為什麼?不是因為公安戰術貭素不過硬,而是因為政策不允許,因為公安沒有更多的實戰…


匿名用戶:
這個問題我一定要回答
我們平時從媒體上接觸了太多負面消息
把城管、協管、民警、刑警統一認為成一類——警察,認為他們都代表著國家,代表著政府
我個人認為 不是這樣的
協管 城管來源太雜
就以北京來說 很多年紀比較大的協管協警(40+)可能並不是很了解一個真正的警察是什麼工作模式
新聞報道里 丟人的 也往往是他們
有時候我真的希望媒體稍稍有點良知 公知噴子們稍稍動動腦子
—————————————————————————————————————————
舉個例子來告訴你
我繼父是原來年輕的時候是一個刑警 現在歲數大了 就從公安分局直接下派到派出所 成了一個「片兒警」 我們關系很好
首先 我們從他做刑警的時候說
那時候北京xx區有個比較有名的案子
在風和日麗的一天 在他們的管轄區內有人鳴槍
別說那時候 就放在現在 這也算是件大事
大白天啊 你特么開槍?!
當時我繼父正帶著一個警校剛畢業的徒弟,倆人帶著一把槍
移動到鳴槍地點之後,他們觀察了一下,嫌疑人是在一個院子里,院門口是個大鐵門
裡面是什麼樣子、到底有幾個人,誰也不知道
我繼父說,他當時腦子里就只有兩個想法:1是周圍的居民千萬不能收到驚嚇,2是他的徒弟是個剛畢業的草包,連槍都拿不穩,沒結婚沒孩子,也是倒霉這么年輕碰到這種案子。所以他就跟徒弟說,只有一把槍,你回所里,去叫人,我自己過去,徒弟當時就哭了,說師傅你可別有事。
過程我就不說了,我繼父也算是幸運,那小院里當時只有一個人,是當地有名的流氓頭子,他的槍放在小屋,我繼父直接就擒了他,等人來了帶回所里,立了個大功。
論功行賞的時候,把自己徒弟也帶上了,完全沒貪功。

現在咱們聊聊他做民警的日子。
刑警太危險,對身體貭素的要求也比較高。他歲數大了,被分到現在工作的派出所。
常常說,mlb這都不是警察該乾的活兒。
抓到了偷東西搶劫的新疆人 他們沒辦法 因為有民族保護政策
抓到了碰瓷的流氓地痞 他們沒辦法 拘留幾天就只能放了
我常常在想 警察到底應該是什麼樣子的
如果 那些所謂的壞人 都不害怕警察 那警察該怎麼工作?

警察沒有準確的上下班時間
所里打電話 你就要隨時回去
上班是24小時制的
法定節假日 那些與家人團聚的日子 你要隨時聽候差遣

你問我現實中的警察有沒有電影中勇猛
我想要告訴你 現實中沒有電影驚險的場景
但是如果有 我們的人民警察 會毅然決然的給你演出真實的電影!


Aorqu用戶:
都在講故事,我也講一個吧。

09年3月還是4月,湖北石首出了一個公共事件,這事後來還被熱比婭炒作了一番,有興趣可以去搜。

這事起因大概是幾個小孩無聊,跑網咖上網造謠玩,說幾天前死的一個廚師死亡有內情。不知道怎麼回事,民眾的熱情一下就點燃了,結果就引發了民眾上街。

下面的事我也是聽說,如果有錯誤…就當我造謠好了。

後來民眾上街,當然就要抽調武警解決問題,所以就派了一百來號人吧,本來就是想控制秩序,據說政委打頭,拿好了防暴盾,說了句上啊,接著自己往前走了兩步,完事回頭一看,

人都站後面。

因為民眾太多了,都不敢上了。。。

據說民眾也不友好,說是暴民也不為過,仗著人多就要跟武警幹起來了,據說是扔石頭啥的。

後來這事報到省軍區,把全省的武警都抽調過來,這事才算壓下去

找了張圖。

===========簡短分割下==============
這事後續其實挺有意思的,這集體性事件按說鬧挺大的,但是這石首市長不知道哪來的本事,也可能這事本身就挺無厘頭,因為最後抓到了造謠的小孩,所以這事方式就算壓下去了。

結果萬萬沒想到當年熱比婭就跑出去造謠,拿著剛才我發的那張圖片(實際是南都的新聞圖片),在國外說這是75事件,這事就徹底壓不住了,直接把那個市長給撤了…

這市長也是倒霉,不過也是另外一些小道消息,就不說了。


曹宏濤:

回答是有的,我的發小,武警,他的故事可以拍電影了。
高一的時候,他去當兵,農民出身,文化不高,就是一股擰勁,在部隊里整天什麼都不幹,就是操練,不停的操練,結果在全軍比賽拿到第一。保送去了軍校,畢業後分配到武警中隊的,做隊長,(開始可能沒那麼高的職位),他服役的地方在寧夏同心縣,那裡是整個亞洲中部毒品交易最猖獗的地方,一做就是好多年。
期間他拿了好多軍功章,據說同心縣監獄里的毒販有一半是他抓進去的。
他曾化妝成買家與毒販交易,赤手當場把持刀的毒販抓住。
有一次他帶隊去雲南緝毒,同去的班代死了兩個,他腹部被子彈擊中,穿身而出,幸運的是人活了下來。
他的妻子曾接到毒販電話,聲稱要殺光全家。
他獲得的榮譽也很多,感動寧夏人物,十八大英雄勞模代表,接受過最高領導的接見……
真的是用命換來的一切。
名字我就不說了,網上有很多關於他的報道。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