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可以有多殘酷?

問題描述:如果沒有親身經歷這些事情,是無法說感同身受的。本意也並不是要在這里開一個誰比誰慘的例子。這個世界的真實往往與我們看到的相反,Aorqu正能量的帖子很多,然而有時候正能量如同口號一樣,說的多了就不再有觸動。快樂只是暫時的。人生永遠只會是曲線而不是直線。 每一個敢於直視自己慘痛的人都是果敢的。謝謝你們,也希望你們今後的日子裡少些苦難。 相關專題: 現實可以有多美好?
, ,
第 5 個答案 共10 個答案在此專題現實可以有多殘酷?

ki wei:

走自己的路看過去和現實有點隔閡,但是現實是什麼?是你自己構想的而已,是周圍人告訴你的,現實不是真的存在的,現實是跟著你心念變化的。你如果不能安撫自己,就不要去談面對現實。心安世界就安了,但是前提是你沒有毀掉任何人,你還重建了你的精神世界。這需要巨大的心力去做到。一點也不容易。


禾禾:
現實殘酷的讓人難以想像,你以為已經夠殘酷了,事實上遠不止。老家隔壁的隔壁住著一位80多歲的老太太,腰快彎到了地上,頭發花白花白,每天挽著,可還是很凌亂,人瘦的皮包骨頭。她就和一個神經病兒子一起住。她的這個兒子以前不是神經病,娶了媳婦還生了一兒一女,後來得了這個病,妻子拋下她走了,帶走了女兒,兒子就跟著老太太和神經病父親過。老太太照顧了爺倆三年吧,神經病的妻子回來把兒子也接走了,從此就再也沒回來看過一眼。老太太的孫女和我一般大,孫子和我哥哥一般大,所以每次老太太見了我和哥哥都會絮叨,說我們和她的孫子孫女一樣大,不知道他們現在怎麼樣了。每次聽都覺得很心酸,和祥林嫂一樣。神經病這幾年越發嚴重,有時候還會對老太太動手,偶爾出來不回家,老太太還拄著拐棍到處找。她還有一個孝順的兒子,不過在外地,逢年過節都會回去看她,每到她那個兒子要來的下午,她就會顫抖著身子,一步一步挪到衚衕口,看啊看,逢人便會說不知道到哪了,該是快到了。老太太的內心不知道是什麼樣子,別人給她好吃的時候她會給我吃,我想她是想孫女了。


夜家子鳶:
我大學時的師兄,我跟他不熟悉,只是我們有共同的朋友小左。那年他博士畢業,簽了華為,入職體檢的時候查出腎臟問題。體檢不過,工作沒了,身體也開始出狀況。
小左帶他去深圳最好的醫院看專家,那專家年紀很大了,看了他的情況,又問了問他具體的家裡情況,知道是我們學校剛畢業的博士。專家說,孩子,你可惜了啊。
小左後來跟我說,他沒什麼太大的反應,可是我當場眼淚就下來了。
家裡唯一的男孩,家庭條件又不好,兩個姐姐每人接濟一點看上大學,讀完博士,剛剛看到希望的曙光就突然覆滅了。
可是這還不是絕境。
那時,他有個談了八年的女朋友,知道這件事後立刻就跟他分了手。
小左電話對方說,哪怕你拖一拖呢,他的病不是一點希望都沒有。對方乾脆利落的掛了電話。
小左跟我說起這件事的時候破口大罵,我心有悲涼卻沒有說話。
那以後我給我跟我哥哥都買了份重大疾病險。我說,也許有一日我們不再相愛,也許有一日我們也會分道揚鑣,可是至少在生病的時候有錢做保障。
現實有多冰冷?
我常覺得這世上最可怕的就是人心。


驚春棠:

後續。

一條引人極度舒適的微博。

林先生加油。

——————————————

杭州保姆事件,保姆為了佔有孩子的金手鐲等值錢物品,一把火燒了他的家,使他失去了自己的妻子與三個可愛的孩子。

頭七時,市民們親自送花哀悼,當有一個孩子送花給他時,他並沒有先接過花,而是拉了拉孩子的手,摸了摸他的頭。

當他哭到無力靠在牆上哀嚎時,我想我們並不能感受到他的絕望,感同身受沒有那麼容易,但希望你好是真的。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
惟願陽光普照大地。


匿名用戶:
躺在醫院里,第一次發現身邊會有人因為沒有足夠的錢,只能死。


匿名用戶:
我高中的班導在13年快過年的前幾天去世了。
27歲,未婚。我們班的學生經常鬧著要給他介紹女朋友。
死因應該屬於醫療事故吧。那天他因為感冒去了一個小診所吊水(跟當地政府有點聯系的,不是私人診所),他的體質屬於那種多種葯物過敏。當醫生髮現不對勁的時候,診所所有人都跑了,當時吊水瓶,之類的東西也都帶跑了,留下他一個人。
後來驗屍結果是自然死亡。
打官司判醫院賠了20萬。
家屬去他學校寢室收拾東西的時候,寢室被翻的亂七八糟。
當然你明明知道一個人在家好好的啥事沒有,怎麼感個冒去了下醫院就自然死亡了?你明明知道這事兒跟醫生的疏忽逃不了關系,可是你還是什麼也做不了。
現實就是這樣,很多事是沒有公平可言的。有錢有權就能把黑的說成白的。

以上是去參加葬禮的時候班導的媽媽告訴我們的,除了憤怒,心疼,我什麼也做不了。我只能上去握握她的手。

像這類的事情太多,可盡管社會現實、黑暗、卻更加堅定了我要做一個好人的心。


匿名用戶:
經新聞報道得知,強奸老太太的畜生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四年。
————————————以下「故事」全是我所在的村子裡發生的,所有的這一切,讓我覺得農村人多愚昧、多無知、多狹隘、多自私。我永遠都不會再贊同「農村人樸實、善良」這種觀點了。自從90年代初以後,農村人進城打工以後,沒有融入城市生活,卻把城鄉結合部最小井市民的東西逮到了農村,至今仍廣泛的傳播著。扯遠了,回歸正題:
1. 1997年,一位34歲的語文老師QJ了一位9歲的女生,在警察已經立案的情況下,花了10000元結案了。而他自己的老父親聽說兒子犯事之後,嚇到中風;而這位語文老師竟然沒有將父親送醫,看著自己的父親在家中等死,晚上11點,中風五個小時後老頭過世。而這位語文老師在案結事了和父親死亡後的第四個月,建起了村裡屈指可數的兩層樓房。(實在不知道這種老師能教出怎樣的學生)

2. 2009年,一77歲的鄰家老太晚上喝農葯去世。老太太40歲守寡,自己拉扯三兒三女六個孩子,而且在73歲的時候幫最後一個小兒子成家,最後被小兒子趕出家門,暫住在一個建於1950年代的土牆房子里,房子基本沒有房頂,只是在牆角還有一點沒有完全塌掉的地方,卧室(嚴格來說應該只有一張不超1米寬的床)和廚房(四塊磚頭砌起來的檯子而已)都在這下面。老太太從不做菜,也吃不起油、鹽等,每頓都是用大蒜就著饅頭吃。
我阿么覺得太可憐了,用5L的桶給了她一桶大豆油,過了將近一年,阿么說那桶油大部分都在。

後來,大約09年春天,老太太的大兒子準備出3000塊錢幫老太太蓋兩間房子,希望兩個小兒子各出500補貼一下,但前提是老太太百年之後房子歸大兒子所有。兩個小兒子還算有良心,各自偷偷給了大哥500元。房子蓋好了,老太太搬進了新家。她的新房子在我家後面的馬路旁,每次路過我都笑著和她打招呼,看得出她也很開心。

按說老太太的日子應該會越來越好,至少有了自己的棲身之所。可是你們太小看農村的婦女(小媳婦)了。
兩個小兒媳聽說自己的丈夫偷偷摸摸在老太蓋房子這件事上出錢,竟然在無約定的情況下(兩個小兒子家不來往),一個上午去謾罵老太,一個下午去。不久,老太生肺癌,但兩個小兒媳仍不放過,繼續罵。
七月底,一個大雨傾盆的晚上,老太太喝敵敵畏去世了。。

3.2014年3月,一位82歲的獨居老太上弔死亡。後,子女報警,屍檢發現死亡前被QJ,指甲里有反抗時的血液和皮膚。

之後,全村年齡在30+以上的男性全部被抽血進行DNA比對。50天以後,真凶被抓獲,是一位存款在50W(在我們當地村裡算很有錢的了)49的男子,已是阿公和外公。

審訊出來別的資訊,該男子在一敬老院QJ和猥褻多名老太,均未報案,也無人知曉。

4. 。。。。。。。
———————————————————–
先寫到這里。


匿名用戶:
說點自己的事吧我是高三學生,今天正好是聯考成績出來了。我在班裡成績中游吧,在高三下半學期已經決定出國了,所以高三後面就休學了去念雅思了。但是我在聯考前還是認真地復習了一個禮拜,所以最後成績勉強過了一本線,為了不傷別人面子我也沒告訴別人成績。剛才同學吃散夥飯,幾個沒到一本線的同學在我去盥洗間的時候竊竊私語,「要不是他家裡有錢,可以出國,就他那成績上個本二都吃力,哪像我們就差一分考不上一本還不知道以後怎麼辦呢。現在的社會真是太殘酷了,辛辛苦苦學習還不如有個好爹。」
———————————————————————————————————-有點文不對題,只是今天有感而發,對於他們來說差一分不能去一本非常殘酷,但是有句話說「不怕別人比你強,就怕比你強的人比你更加努力」———————————————————————————————————————————————摺疊我吧—————-


岑杉紀:
東莞英雄這6年:女兒遭輪奸出走 兒被拘


這是個悲傷的故事。悲劇主角叫梁華,東莞高埗某網咖的保安。我們常常說命運弄人,梁華就是這樣。因為,梁華一切悲劇的根源,或許正是出於他那一次英雄的行為。2009年的一天,梁華在工作的網咖見到三個偷手機的的賊。網咖偷手機這種事,東莞時有發生,少有人管。可梁華不同,他不但管了,抓住了其中的兩個賊,還陷入自責,覺得自己有義務抓住第三個賊。把賊交給警方後,梁華繼續上班。事件至此,本該平息。可兩個月後,急轉直下。因為,被抓的賊放出來了。

  猖狂的賊找到梁華家,報復性地綁走梁的女兒。被綁的四天里,梁華年僅15歲的女兒被毆打,被輪奸,右耳廓被刀割去一塊,耳朵被灌進臭蟲。有蟲子爬不進去,這些賊還找來螺絲刀往裡面推。圖為梁華女兒被綁在衛生間(示意圖),遭毆打,輪奸,蹂躪。

  時任東莞市委書記的劉志庚介入此事:「令人震驚和憤怒!有關部門要用實際行動表明:東莞市委、市政府抓好社會治安的信心和決心是堅定不移的;對打擊犯罪、消除醜惡是堅定不移的;對見義勇為積極褒獎、不讓英雄的血白流是堅定不移的!」猖狂小賊陸續落網,被判十二年以上重刑。當地婦聯、社工機構也都陸續介入。

  可是,創傷已深,再加上遲遲解決不了入戶東莞的問題,解決不了轉讀公校的問題,這個可憐的被輪奸、被毀容的花季少女最終選擇了離家出走,至今未歸……

  2011年1月,梁華的女兒決意出走離開,當時南方都市報的報道提及,他們家戶口問題長期未解決,成為幾姐弟的心病。梁芳的二弟梁樂當時表示,「附近幾家的孩子,就我一個人因為黑戶讀民校,每次老師在課堂上點名,讓家長來交錢,我都覺得低人一等」。其實,這種感受不獨梁樂有之,常有親友問梁華女兒入戶一事,由於屢拖不決,她每次只是低聲向父親抱怨,「怎麼還沒搞好啊?」圖為梁華女兒手上被綁的痕跡。

  至今長達六年的時間,梁華只能一邊努力尋找女兒,一邊反覆訴諸法律,期望讓這些猖狂的賊承擔刑事責任的同時,多少賠一點點錢。忙碌讓梁華擔心的另一件事發生了。在當年,三名犯罪嫌疑人先後落網,並分別判了十二年以上的有期徒刑。但據梁華說,三名綁架、輪奸其女兒的犯罪分子雖然都被判了刑,但他們家一直沒有得到民事賠償。這些年,他一直在上訪以及抗訴,疏於對兒子的管教。直到6月17日下午,18歲的兒子梁錫榮被高埗公安分局帶走,才知道出了事。「說我兒子參與了搶劫、敲詐勒索以及收保護費。」梁華說,在他的眼中,兒子是個乖巧的好學生,每天都會幫忙做家務事。圖為梁錫榮曾被評為模範班幹部。南都記者 梁清 攝

  被公安機關帶走前,梁錫榮還是高埗寶文學校的一名初三年級的學生,兩天後就將參加東莞市統一的中考。在梁華簡陋的家中,牆壁上貼滿了兒子的獎狀,既有優秀班幹部的,也有三好學生的。除了梁華不願相信兒子是搶劫嫌疑犯外,周邊的鄰居也不信。「他們家比較窮,但幾個孩子都比較懂事,經常可以看到孩子們放學後,在家幫忙做事。」有鄰居說。高埗公安分局的相關負責人向記者證實,6年前抓賊的英雄保安梁華的兒子梁錫榮的確於日前被公安機關刑拘了。「他參與了搶劫、敲詐勒索以及收保護費等違法犯罪行為,且作案的對象是國小生。」歷經種種悲劇,南都記者再問梁華,如果可以重新選擇一次,你還抓賊嗎?梁華回應,抓!

東莞英雄這6年:女兒遭輪奸出走 兒被拘

看了這篇文章,發現有些價值觀都編不下去了,更騙不下去了。


Pirarubicin-木木:
我抵制了好幾個月的「美團」

卻被同事嘲笑:美團更便宜你還不用,傻。


Aorqu用戶:
世界上最慘的是我,別人的慘都是故事,我的慘是現實


匿名用戶:
家裡窮,父母斂攤,收到假幣。
大熱天,擺一天才賺一百多,收到一張假幣,一天都白乾了。
當時心裡就想,只有待富者才會收到假錢,富人不會,富人就算收到了也無所謂。
我們家雖然缺錢,但是假錢都會撕了扔掉。

但是沒有殘酷,美好也就沒有意義


Aorqu用戶:
小時候住在爸爸單位的宿舍,在市中心一棟大樓的四樓。三樓是爸爸的單位,市計劃生育委員會,二樓是市民政局。在一樓樓梯下面有大概十幾二十平米的地方,一般是放單車的,但常年,有人把超生的孩子扔在樓道里。

我從7歲到12歲的國小生涯,每天在棄嬰的哭聲中進進出出。

家鄉在江蘇,是蘇中的一個縣級市,全國百強縣,最好的時候進過前10。民風……算淳樸,並不彪悍,教育算是很出名的「產業」,屬於那種只要不是家裡窮的吃不上飯,也要把孩子供到大學畢業的。但就是這樣,依然有很多人拋棄自己的孩子,多數因為是女孩,少數因為窮。

入夜後,經常能看到有大人在樓下徘徊,那是剛把孩子拋下之後不放心的父母。

最壯觀的時候,樓下放了二十幾個紙箱,孩子哭聲此起彼伏。入口的地方,有個糖尿病的老阿么擺攤,買一些便宜的衣服,秋衣秋褲,襪子之類。每天自己升個爐子,熬小米粥,就榨菜,每天吃這個,因為嚴重糖尿病,不能吃大米。孩子都是她照顧。江蘇的冬天很冷,沒有暖氣,現在回老家,除了睡覺,羽絨服和毛衣毛褲從來不脫,但孩子依然是躺在幾乎露天的紙箱里。阿么熱牛奶,換尿片……

三樓就是計劃生育委員會,二樓就是民政局,照理說都是對口的職能部門,為什麼沒人管?只有八九歲的我問過父親,他說,管不了,這不屬於計劃生育的工作範圍,歸民政局。請別責怪我的父親,他也只是基層的一名宣傳人員,沒有做過下鄉扒房子砸鍋的事兒,而且在這樣的事業單位里,管了這樣的事兒,沒人念好不說,還會被單位的人說閑話。

民政局為啥不管?據說,是因為擔心鼓勵了棄嬰行為,只能隔一段時間,送一批孩子去孤兒院。上文的老阿么,民政局每個月給一些費用,稍微照顧下孩子。

親眼接近過一個前一晚扔下的棄嬰,很漂亮的小女孩,紅色的襁褓,粉色的奶瓶,不大的箱子里,還有換洗衣服,一封信,和一些錢。大意是,因為家裡窮,罰不起錢,只能不要這個孩子,希望能有好心人收養雲雲,還有孩子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這還是比較好的父母,更多的,沒有隻言片語,早上出門,發現又多了紙箱,和孩子。

有孩子死在紙箱里,民政局會盡快處理走,最多的是冬天凍死的,還有原本就患病的,熬不過,就沒有了氣息,小臉和雕塑一樣。

在上世紀90年代,被扔最多的孩子,是兔唇,就是唇齶裂,父母並不懂這不是難治的病,對他們來說,孩子畸形,不管是唇齶裂還是其他,都是畸形,見過因為兔唇,被扔掉的雙胞胎男孩。

大概八九歲的我,從那時候知道生命的殘酷,也因為這些,知道自己那個只有十平米的小家多麼珍貴,有一雙愛自己的父母,多麼難得和幸福。但也可能因為經歷了這些,看到那些隨意被拋棄和死去的生命,感到一切的虛無和脆弱,後來幾十年的人生中,缺乏安全感,想牢牢抓住一切。現在想想,失去很多東西,都和不會放手的心態有關。


匿名用戶:

給老闆連續加班加到吐血,去醫院做胃鏡需要家屬簽字,聯系老闆讓他幫忙簽字的時候他連屁都不放。就是前幾天,12月23號。

平面設計狗,連著半年經常加班到後半夜,前天晚上通宵加班導致昨天發燒。晚上睡覺期間惡心醒無數次,凌晨五點的時候實在是太惡心了,起來去衛生間盡情的吐了起來,吐了第一口,第二口,沖掉;第三口,我操什麼鬼,怎麼全是血,嚇得我不禁菊花一緊,回屋拿了眼鏡趴在馬桶里仔細瞧了起來,恩,確實是血,紅的黑的都有,尋思回床上躺一會天亮了去醫院呢,一躺下就覺得食道里好像裂開了一樣,燒心燒到食道的感覺,太難受了,起來給經理一條微信:今天不去上班了,剛才吐了,全是血。順便轉發老闆一條,外加一句話,我去醫院了。二十分鐘後他回復我:什麼原因,哪家醫院(什麼原因還用問嗎,當然是給你加班加的)。簡短的回復一下後他要我帶社保卡,票據留好,以及,今天不上班(我也沒法去啊)……

出了門蹬著我的二八大踹就直奔十里堡捷運站,近捷運口時才想起忘帶公交卡了,不過沒關系,我有人民幣。一進朝陽醫院,嗬,這人跟火車站似的,排隊吧,先把社保開通,拿著社保卡跟保安問明白所排隊的窗口是否正確後很快就輪到了我,接著掛號,一個消化內科的專家號竟然100塊!交完錢排了倆小時才輪到我見大夫,這倆小時呆的難受呀,本來就發燒,渾身疼,還一直在這朽著。

進去之後老大夫聽我詳細描述完後又把我平放衣服撩起按了按,按肚子的時候把我按抽筋了,不過老專家在病歷上給我寫個疼。寫完後初步診斷我為急性胃腸炎,建議做胃鏡,但是他只出診一上午,So,我要掛急診。於是我又下樓掛急診,先到分診台拿號,接著一位老阿公給我用一個大圓環測我胳膊的血壓和胳膊跳,然後我顛顛的去內科排隊,和一位貌似比我大不了多少歲的小哥描述情況,此人給我開了幾張單子,我先驗血,驗血結果出來後他瞅了瞅告訴我:初步診斷是消化道出血,你先輸液,一會給你找XXX(什麼會診),正輸著呢,來個小姐,她說我的消化道出血了,是哪裡出血不清楚,所以要做胃鏡(有創,因為急診的胃鏡沒有麻藥),需要家屬簽字,可是我一個人在這里打工,並沒有家屬。

思來想去給公司打了個電話,經理接的,他說老闆吃飯去了,你打他手機吧,給老闆撥過去後我說要簽字的事兒,他說:我吃飯呢,你內什麼,你給人事打吧。我很奇怪的問,我怎麼說。他告訴我,你就說你要做胃鏡,需要家屬簽字就行了。我沒給人事打,最後麻煩家裡幫忙聯系了在北京的小姑(阿么朋友的女兒),而人事那邊,估計老闆吃完飯回公司也和人事說這件事了,但是手機沒有關於公司任何人的消息(都明白咋回事,一個同事死不死誰管你,老闆也覺得你給他加班是應該的)。

在內科門口等了近半小時,吃完飯的大夫才徐徐而來,先開了一瓶液體,快點完的時候她領我拿著病例去做胃鏡,做胃鏡真的是做過才知道有多痛苦,尤其是不打麻藥的。一小瓶葯水先在嘴裡含一分鐘後咽下去,咽進去後我一個勁想吐,接著護士叫我側身蜷在床上,臉下面墊了張紙,告訴我口水別咽,往外流,大喘氣。

又湊近我問了一遍,是叫XXX嗎,22歲(怎麼每個都這么問,換針的護士也是),往我嘴裡塞了個像小喇叭似的東西,只是口比較大,還沒來得及做準備,一位壯漢就把一根粗黑粗黑的管子伸進我嘴裡,簡單而又粗暴,能明顯的感覺到那根管子劃過咽喉、食道、胃竇,最後進入胃裡,在胃裡攪啊攪的,它每前進一寸, 我就嘔出一口血水。那根僅僅比喉嚨細一點點,但是插進去後並不能讓我用喉嚨呼吸的管子繼續前進到十二指腸。那個時候我已經無法呼吸了,因為我呼吸道窄,做胃鏡的管子僅僅比我喉嚨細一點點,胃裡的血水卡在喉嚨,好像快要溺死了。用餘光能看見眼前紅紅的一片血水,很多。這時候他開始往回抽管子,抽了一點,又捅了進去,不知道是胃裡還是十二指腸那裡的某個開關打開了(胃脹氣),嗝出了好多氣,但是氣又被喉嚨里的血水堵著上不來,胸口被氣體頂的一陣脹痛,接著痙攣,眼睛被血水糊住了,左眼紅紅的一片,我聽到護士在呵斥我,說的什麼聽不清,現在也記不住,大致是對我難受的反應表示抗議吧,又或許是在罵我這個蠢病號就不能忍忍。這次是真的往回抽管子了,一邊抽一邊轉動,我知道那是在拍照,壯漢和呵斥我的護士在聊著什麼,我沒記住,也沒聽清。

不記得過了多久,那根管子已經把我撐的沒知覺的時候,他拔了出來,那個時候喉嚨被撐的已經不會咽了。護士粗暴的用那張吐的滿是血水的紙擦了擦我的臉,於是我被糊了一臉血,她一臉摒棄的對外面說:叫家屬進來,扶下去。小姑進來時嚇一跳,也難怪,哪有做胃鏡做滿臉是血的,出門後那個護士用貌似為我好實則為同事招攬生意的語氣對小姑說:租個輪椅把他推出去。

沒過多久結果出來了,食道糜爛,急性胃腸出血,需要輸液。這時小姑要去接孩子,沒有拿著吊瓶出門送她是我的遺憾,嗯,我也不希望以後再在醫院遇見她了。

輸液期間公司經理和同事假仙很好心的發消息問我情況如何,同事在我說嘔血後沒有回復,大概是被惡心到了吧,或者認為我在誇大事實。經理聽完後很不屑的表示,這算啥,我當初比你嚴重多了,整個內臟都爛掉了,吃一個月葯好了。我心想,恩,那你能活到現在也真是個奇蹟。

點滴好了之後大夫對我說可以喝點粥,別熬夜,別吃刺激性食物,再去驗一下血,看看結果再說,等待驗血結果的時候他下班了,我把單子給接替他的那位,這位先生像赫魯曉夫一樣把前任大夫說過的話全盤否定,繼續認為我不能吃飯,不能喝水,繼續輸液,留院觀察。

拿到單子後我看了看,共計1000ml的葡萄糖,不說我缺血么,不說我有很多都偏低和偏高嗎,一千毫升的葡萄糖管什麼啊,把我當傻逼了?那好吧,我給在醫院上班的老媽打了個電話,老媽問了同事後告訴我別聽赫魯曉夫的,我也是這么認為的,於是我回去告訴他拒絕留院。他說那你簽個字吧,病例上眉飛色舞的寫著幾個我看不懂的字,不過從字的形狀依稀可辨其中的意思,上面寫著愛滾哪滾哪去,死了不管。我在病歷上籤了名字後順著大夫鄙視的眼光滾出了醫院大門。

出門的時候感覺才進去幾分鐘,因為早上進醫院的時候天是黑的,出來的時候天也是黑的。

好了,一天的痛苦幾分鐘寫完了,給老闆加班加到吐血,而老闆怕攤責任根本不理你,公司同事甚至覺得這是小病,告訴我挺挺就好了。也是我自己傻逼,早點辭職就不會這樣了,完不成的工作就去他媽的唄,我可真是個傻逼。

最主要的是,全程只有我一個人,吐血,去醫院,掛號,在那麼冷的天,心裡特別的惶恐。

說真的,人情冷暖 世態炎涼 這八個字,要是不經歷過你都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匿名用戶:
大陸在探索社會主義建設道路的實踐中走了一些彎路


匿名用戶:
喜歡的男生把我強奸了。還拳交。他平時看上去文文弱弱的我真是沒想到。
當時我14歲。


匿名用戶:
每次浪費時間,以為時間還有好多好多;
每天不住地埋怨,覺得自己輸在起跑線,毫無動力;
然後某天,忽然就死了。

死了。

經營的感情、職位、努力,瞬間滅沒於虛無中;
「你所荒廢的今天,正是昨天殞身之人祈求的明日。」

這才是殘酷。

想起一朋友,陽光男孩,去台灣單車環島,遇上交通意外,昏迷至今。
那朋友曾送我一香瓶,多年了,香味還在。
每次打開書櫃,看見瓶子,就想起他。

所有的努力,忽然就停在以往某個時間點上,沒了。


匿名用戶:
我是女孩,長相一般,皮膚較黑。國小五年級的時候,得了銀屑病,俗稱牛皮癬,被稱為不死癌症,不懂的可以百度,只是小心不要被圖片惡心到。從那以後,我的每個夏天都是穿長褲長褂度過。幾乎沒有穿過裙子。每個暑假我都是藏在自己的小屋子,一年一年又一年。

我的頭上長滿了,我扎著辮子,但遮不住,我的同桌和老師匯報,說不要跟我一桌,看著惡心。上中學時候,我走在路上,一個男人沖我喊,那女的腦袋都是白的,真惡心。我趕緊加快腳步走遠。

有一次我去親戚家,那年我輕點,但手臂上有很多白印子。我和親戚的孩子及幾個鄰居小朋友一起玩撲克,我很開心。晚上的時候,我碰到親戚的鄰居孩子,想和他們一起玩,那個男孩說,牛皮癬,不跟你玩。我回到屋裡,趴在床上,哭了。

從發現這個病,我吃過很多很多葯,花了很多錢,也被騙過。我的病總是反覆復發,吃過各種中藥,草藥,葯丸,葯液,被騙打過激素。我的大腿內測有很多紅色的激素紋,凹進去的,看著很惡心。我曾經吃藥吃的閉經,曾經吃藥吃的骨質疏鬆,我曾經想也許我以後不能有自己的寶寶了。

運氣不錯,我考上了大學。我很怕,哭了一場。我不得不住宿。我沒有和人說過我的病,但後來她們都察覺到了。

我在大學曾經愛過一個男孩,很愛很愛。有時候他約我出去了,我想去,我拒絕了,我怕他知道我的病。但我每天每時每刻都在想著他。他也是個內向的人,在他進的時候,我卻總選擇迴避,就這樣錯過了。現在他結婚了,有了孩子,他是個好爸爸,好丈夫。

我的第一份工作不錯,在應屆生里工資算高的,夏天快來臨的時候,我辭職了。因為我不能穿工裝。

我結婚了,那段時間是我最快樂的,有人如此的接納我,我很長段時間不再那麼重視自己的病。後來我遭遇了背叛,原因是他不能接受我了,之前可以,現在心理快有問題了,網上找了個大學生,要求離婚。

我曾經想過,如果沒得這個病,我的人生會是怎樣的?我得病的初幾年,體驗了受人歧視,所以我學會了把自己保護起來,不給別人靠近的機會。這樣我才有一點安全感。


RyoN:
兩三年前冬天在居住樓的水管旁發現了一隻狗
狗還不是很大的樣子,睡在一個上面有很多它拉的稀的很臟的墊子上,身上沾染了自己的糞便,都打了結,奄奄一息。水管漏水,打在遮蓋在它身上的木板上咚咚直響,水流在周圍把它睡的墊子弄得有點濕。
看到之後不知道該怎麼辦,便自己拿了兩塊錢到附近的超市買了根火腿腸。
回來之後喂他,它努力想站起來吃又倒下的樣子我至今都不能忘,它努力了好多次,還是無果,於是把火腿腸扳成一小塊喂它,它很想吃下去,可一會又吐了出來。然後又抑制不住拉了稀,好像再也站不起來的樣子,躺著墊子上,黑黑的眼睛望著我,看到它的眼睛,覺得它對這個世界有無盡留戀,好像希望我把它帶回去,當時我就哭了出來。
冬天的那個時候很冷,一個還不是很大的小狗,還沒享受到人世間的美好,就因為一些我不知道的原因,被丟棄在這里,用板子遮住,身上沒有一點禦寒的東西,一點都不起眼。
然而讓我覺得最無力的是我不敢去摸它,因為我害怕它有疾病,我也沒有把它抱回家。我那時是一個國中生,我明白家裡人是不會讓我去救助的,我也沒錢將它送往相關的地方。
於是摸干淚水,回家,只能抱著自家貓感嘆。
第二天好像它就死了,我沒有再去掀開那塊板看它。然後至少有五天,它在那塊板下,沒有一個人將它的屍體帶走。據說後來是被掃街的人帶走的。
面對一個生命,更多人選擇了漠視,包括我。可能它也許只是一點小病,很簡單就能救活,然後快樂地生存。但是,我們連這種情況發生的機會都沒有給它。
很久很久,那隻狗的眼睛都在我腦海中打轉,我不清楚那是什麼感覺,但就是想哭。

專題導航<< 現實可以有多殘酷?現實可以有多殘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