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可以有多美好?

問題描述:本問題相對於「現實可以多殘酷? 傳送門:現實可以有多殘酷? 題主: 昨天看了「現實可以有多殘酷「。感覺不太好,所以我開了這個問題以相對應,希望能夠「中和一下」。和那個問題題主不想把它變成「比慘大會」一樣,我也不想把這個變成「雞湯故事會」,或者是「曬幸福」比賽。所以大家從「現實,實際」的角度出發,講述自己的美好故事,讓大家看看社會的冷和暖,能更加辨證地看待世界,是此題和彼題共同的「心願」吧。
, , ,
第 32 個答案 共35 個答案在此專題現實可以有多美好?

麓茶·鹿鹿:
1、十幾歲來到省會城市考試,沒見過無人售票車,上去了發現兜里只有5塊10塊,實在捨不得投,就問車上的人換,快絕望的時候問到一個和我差不多大的小哥,看起來也像是在省會打工,他說零錢不夠換,然後他說我幫你投一塊錢吧!二十幾年過去了,雖然已不記得這個小哥的樣子,但依然記得這件事,真心祝福這位小哥一生平安!

2、二十幾歲了工作了,有次和朋友喝酒喝大了,大家倒了一地誰也顧不上誰,我有個好習慣就是不管喝多少從不在外面過夜,爬也要爬回自己床上再倒下,可是這次我爬到了小區樓下就爬不動了,倒在樓洞門口天旋地轉,已經半夜,有個另外樓洞的大哥回來晚發現了我,把我帶到他家猛灌蜂蜜水,隱約記得他弟沖蜂蜜水,他給我灌,灌到快天亮我醒了,說了謝謝我就回家了……想想好後怕,萬一在外面躺一夜凍死了喝死了或者遇到壞人後果不堪設想……現在我已搬家,也沒有聯系方式,感謝這位大哥,也祝福他一家人幸福平安。

3、也遇到過不美好的現實,最終讓我等來了他,現實有多美好,我覺得就是遇見了一個人,他讓你覺得世界那麼大也不嚮往,別人那麼美也不羨慕,吃什麼穿什麼都不重要,只要有他在,哪裡都一樣。


味博士:
說一個發生在我身上的故事吧,是關於外賣小哥,也關於我,也關於我和我的小夥伴們。

就有一段時間,工作比較忙。我和同事們也就懶得下樓吃飯,一個電梯人多,二是有選擇困難症的我們即使是下樓也不知道吃什麼。

正好有個同事說想吃火鍋米線來著,我們一群人便跟著附和一起點。點了8份火鍋米線,然後差不多半個多小時吧,外賣小哥推了一個小推車進了公司。

作為一個十足的吃貨,我是沖到最前面的那一個,然後緊接著那幾個吃貨也跑過來圍了一圈。火鍋米線是裝在一個泡沫盒子里的,外賣小哥打開泡沫盒子之後,我們一群人都愣在那裡了。其中一份火鍋米線不小心打翻了,辣椒油,湯,米線全倒在了盒子里。呃。。。畫面有些慘不忍睹。。

外賣小哥看見這幅情況有些嚇壞了,連聲說對不起,一邊趕緊用手把其他米線拎出來,手上全沾滿了油。

等我反應過來後,我立馬轉身拿了一包紙巾,扯了四五張遞給外賣小哥,讓他擦擦手。其他公司小夥伴也趕緊拿來報紙包住盒子。也都笑著說,沒關系沒關系。

最後,我看著外賣小哥站在那裡有些不知所措。我遞給他的紙巾他也沒來得及擦擦手,我便提醒他,把手擦擦,不然把油弄到衣服上就不好了。

他對我笑了一下,臨走之前又轉頭看了我們一眼。輕聲說了句真的,謝謝,謝謝你們。

我好像看到了外賣小哥眼裡的淚花,像是在強忍住淚水。

其實,這也只是發生在我身邊的一些小事,但是我始終相信現實雖然殘忍,但美好溫柔的一面也存在啊。說到這里,也要贊美一下我身邊那一群可愛動人的小夥伴們。。。

其實,那一刻不止是外賣小哥相信這個世界是美好的。我亦如此,還好我們一直懷著溫柔感恩的心去對待他人。


匿名用戶:
在樓梯口等同學,一群國小生蹦蹦跳跳地下樓,我一個人站在一邊,看著他們熱熱鬧鬧。
有一個小正太看到了我,走到我面前的時候就跳了起來,在我面前揮了揮,笑容燦爛。

考試考砸了,哭了很久,眼眶很紅。
到食堂打飯的時候,阿姨問我是不是這個菜,我點點頭,又抬頭和她對視了一下,她愣住了,給我多加了一勺。

在圖書館大廳聽到《水手》,循聲望去,一個腳跛的大哥哥扶著扶手站立。
我走近,他轉過頭,發現我在看他,他笑了。
那天正午的陽光照在他身上,他眼睛很亮,那笑容真是暖進了心裡。

初三時,每個晚自習回家,廚房都燈火通明。
不過半會,爸爸端著一碗盛得滿滿的麵條上來,我夾起一口。
總是我最愛的味道。
之後自己在房間里寫數學題,看著窗外對樓的燈都滅了,耳邊傳來敲門聲。
媽媽送來一杯熱好的牛奶,真甜。

學習的晚上免不了辛苦,某次自己向男神訴苦說,大概又要熬夜了。
他說,你不是一個人,在戰斗哦。
雖然向男神表白後被拒絕了,但是他沒有躲避我,還是和以前一樣對我。
我自己卻不坦然,刪了他的QQ號。
過了兩個月,發現自己說說里一條關於男神的被回復了,一看——
是男神。
他把我加回來了。
真的很謝謝他,明明是自己一直在糾結忸怩,我說自己是不是被他討厭了呢,他說:
怎麼會。
這樣的人,即便不能和他有更進一步的發展,只是在他身邊,他是自己重要的朋友,這樣也很好了。

自己學習上遇到過低谷期,有段日子是真的特別失落,自己的努力完全是白費功夫。
然後朋友發現我情緒不對,找我聊天,一直都說相信我之類的話。
被人信任,真的是很美好的事情啊。

這段時間自己政治考試都考得很普通,但是高一自己的政治還不錯,本以為老師會對自己失望,但一次抽查背書的時候,老師卻一臉為難的樣子說:「感覺沒有什麼問題能難倒你啊。」
那一刻,我覺得我真的不想再考這么普通的成績了。

國中我因為身體緣故,在中途離開宿舍走讀。
一天,在教室里看著舍友三個人玩得很開心,覺得自己不重要了吧,她們根本不在意自己吧。
於是拒絕了她們去學校小賣部的邀請,自己趴在桌上,難過得眼淚要掉下來。
大概過了五六分鐘,耳邊有窸窸窣窣的聲音,一抬頭,她們三個笑著看向我。
桌上躺著一袋糯米糍。
我想拒絕,她們卻說再不吃就要化了。
拆開藍色的袋子,咬上一口,軟軟糯糯的,美味之至。
原來你們沒有忘記我。

經常在樓下一家文具店買文具,上一次去買的時候,結算是41元。
我拿了張一百的,老阿公卻找給我60元整。
他妻子說,「誒,錯了!」
老阿公卻說,「沒錯,沒錯。」
「你是不是當我糊塗了啊,我沒糊塗,這丫頭經常在我家買呢。」
之前,老阿公在結賬的時候,還要回去看看價格。
但是最近,我剪了短髮,也越來越少在他家買文具,他還記得我。
真的很高興。

一次在課上,病發作了,因為馬上是體育中考,學校出於安全考慮可能會不允許自己參加(我的病是屬於免考範圍的,但只有及格分),所以就沒有和老師說,沒有請假。
同桌發現了,就問我怎麼了。
我說不出話,他就給了我一張紙,我寫了下。
他就讓旁邊的同學把窗戶打開,通風透氣。
然後,他把自己的外套蓋在我身上。

某個晚自習,自己凍得瑟瑟發抖,我那時的同桌是一個看起來不懂人情世故的高冷學霸。
我一直和他抱怨好冷啊好冷啊,他一幅冷漠臉。
結果下課,他去打水,打水回來後,便把熱熱的水杯塞給我捂手。
那時候覺得,理科男賽高!不暖時很木訥,暖起來實在太萌了。

頭次在Aorqu寫這么長的答案啊……也不知道有沒有人會看。
最後再說下,能和我的朋友蛀牙相遇,真的是太好太好了。
每當我想著重回過去,改變自己中考失利的結局時,一想到蛀牙,就覺得不用了。

如果說人生的幸與不幸是平衡的,那麼我所遇到的不幸,大概就是為了遇見你們吧。
那真是極好的。


大叔好瘋趣:
我們總是默默行走在城市裡,只關心著自己的冷暖悲喜,即使在別人需要幫助時,我們也只是心中一陣悸動之後匆匆走開,其實大愛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主旋律,那些發生在我們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小愛小善才是維持這個世界正能量的根本,不以善小而不為,心存善念,必有迴響

「別責怪我娘親,是我自己要這么穿的」

80歲的老阿公為流浪狗們修了一列小火車,方便帶他們出遊

捷運站內,一位黑人小伙正在糾結如何打領帶的時候,一個老人毫不猶豫地俯下身手把手教他系領帶

戶外正是40度高溫,一個小女孩和小男孩在等待垃圾回收員並送給他解暑飲料

環衛工人們的小小休憩時間

每天午餐的時候,這個白人男子都會教他不識字的工友閱讀

「如果你家狗狗必須在這么熱的天呆在室外的話,請拿走一個浴盆並盛滿水把狗狗放裡面,讓他們涼快點」

一個患有白血病的8歲小女孩僅有2周的存活時間,她最後的願望就是聽人唱聖誕頌歌,於是有一晚上她們家門前是這般景象

一個路人發現這只睡在雨中的貓後,放了一把傘在它身邊為它遮風擋雨

一位92歲的老人第一次見到她2歲大的曾孫女

一位母親正在幫助孩子們打通瑪遊戲瑪麗兄弟中較難的一個關卡

一位男子在修草坪的時候突發心臟病,消防隊員們在將他送往醫院後又回來幫他把家裡的草坪修剪一新(在美國啥事都能找消防)

一隻被從洪水中救起的驢正在咧著嘴笑

在里約街頭,一個路人將自己的鞋子送給了一個無家可歸的赤腳女孩

在一家美國五金店裡,幾個僱員正在幫助一位退伍老兵修理他剛剛壞掉的輪椅

這對新婚的土耳其夫妻在他們婚禮當天向4000名難民布施

這個男人抬著大提琴一間間地為一家癌症治療中心的病人們演奏音樂,鼓勵他們努力康復

這家咖啡館每晚都在顧客離開後讓流浪狗進來睡覺

這家子為他們行動不便的家人特製了可以漂浮的輪椅,這樣他就可以感受大海了

這位車主下雨時想起自己車子天窗未關,到車前發現有好心人用傘遮住了天窗

這輛車的車主將自己車子的漆面改為黑板材質,這樣那些孩子就可以亂塗亂畫了

這位警察潛入湖中救起了落水卡車里的小狗

這位腿腳不便的老人有一條已經老到不能走動的狗,他每天都用輪椅推著老狗出來散步

這小男孩為了向垃圾回收工人展示自己小垃圾車,已經等了一星期了,但當他見到心目中的英雄時卻有點受寵若驚

-----------------------------------------

以上內容轉自微信公眾號:紋摘(id:winefacebook),轉載請註明,謝謝


匿名用戶:
1.其實生病也怪好玩的⊙▽⊙
因為是胳膊傷著了所以許多事自己都幹不了(噓~悄悄說:自己能幹也裝作不能幹的樣子~)
媽媽就幫我干,還是像小時候一樣,穿上衣的時候先把胳膊套進去,頭再從領子里冒出來。梳頭的時候坐在小凳上,半迷瞪地望著鏡子;然後帶著起床氣抱怨她從小就不輕柔的手法,高度,鬆緊度從未讓我滿意。洗澡的時候依舊死活不讓洗胳肢窩,被迫被拉過去的要洗的時候又笑個半死。
有時候會希望可以一直就這樣,她不離不棄地照顧著我,我死皮賴臉地依賴著她。可是總還是要有離開的一天,總要學會長大。
沒關系,有一天,我來照顧你,你依賴著我好了。

2.前兩天生病的時候,我媽很興(wu)奮(liao)地要給我拍照記錄傷口。那天幫我塗上藥後,又跑到廁所來給我拍照。她拍完準備存起來的時候把照片拿給我看,略激動地說:「看!拍的怎麼樣?」我頭都沒抬,淡淡地說:「媽,你沒發現我大腿露出來了嗎…-_-||」
我媽很呆萌地愣了一下,訕訕地一笑說:「你咋能這么淡定~」然後……羞澀地跑開了……
我終於知道我那天生的傻氣哪裡來的了,沒辦法,基因已然決定了啊!

3.媽媽在大概三年前離婚,在大概兩年前認識了侯叔叔,在大概一年前他們走到了一起。在這個所謂的「叔叔」出現之前,我大腦幻想過無數種可能的類型,偏偏沒有猜到是這樣的一種形象。那麼,侯叔叔是怎樣的一個人呢?外形上簡單直白地概括就是社會大哥即視感,一彎黑眉,一雙鷹眼,一張有些倔強的厚嘴,黝黑的皮膚再搭配一件花花的襯衫實在算不上是什麼文雅的形象。
記得最初和他見面的時候我就被他強大的氣場震懾到了,原本愛嘰嘰喳喳的我因為害怕也變得默不吭聲起來。大概直到那次在出入境管理局門外他見我在電話里哭著求我爸幫我出示相關證明的時候,我才第一次被迫在他面前真正放下偽裝,暴露出那個無力的自己。因為那個時候心裡急得要死,又有萬般委屈堵在喉嚨,難受地喘不過氣來,於是就那樣無法抑制地在大庭廣眾下失聲痛哭了。還記得回來的時候,我坐在車後,媽媽坐在車前。我們從最初情緒激動的喘息,化為無聲的落淚,最後是一片可怖的靜默。然而意外的是,那個在我眼中兇悍的他竟然像個孩子一樣笨拙地用你可以想到的最簡單的言語小心翼翼地安撫著我們。在內車鏡里,我看到一雙躲閃試探又不經意流露出真摯關切的眼睛。那是我第一次想到,這個粗糙大漢的強悍外表下或許隱藏著一顆柔軟細嫩的心。

後來我走近了他的世界,逐漸接受了他的存在。我開始發現這個看起來粗壯蠻橫的九尺男兒原來在情感上是那麼敏感細膩,表達上那麼笨拙無力,可是又那麼真摯赤誠地愛著媽媽。你問我說了這么多到底哪裡很美好?就在我媽跟我聊了一個多小時叔叔有多善良有擔當並不時露出久違甜美笑容的時候,就在媽媽每次提到他眼神中就自然散發出滿滿的愛意光芒的時候,就在她像剛談戀愛的小姑娘羞答答地跟我說:「他叫我乖……」的時候。我就知道,這個世界,終於有這樣一個人可以代替我寵溺她了,在我忙於奔波的時候他不是只噓寒問暖而是真的跑過去送被子熱湯,在我顧及不到的時候他不是只在電話里送來安慰而是飛過去給她肩膀懷抱,在我無法參與的時光里他可以給予我媽我能給予甚至我無法給予涉足的溫暖幸福。他能讓我媽活的很開心,這就足夠了。

4.這兩天我媽總是有事,一直沒能回家。前天在電話里說近期可以出去玩,我滿心歡喜,語氣中都是掩蓋不住的期待。
昨天晚上又沒回家,電話里又說出遊取消了。
當時沒什麼感覺,放下電話卻有種抑制不住的失落。
其實如果不提前告知,倒也沒什麼。偏偏說了會去,又去不成。我這人又愛期待愛幻想的,連零食都買好了,自然失望至極,有點生氣竟然連晚飯也吃不進。
剛剛在圖書館給媽媽打電話,想晚上一起回家,她又說要去姥姥家,心裡的怒火不知道從哪裡就冒出來了。就憤憤地來了句:「你想去哪兒就去哪兒,不想理你了」掛電話走人了。
一回到座位上,就看到有人給我發資訊。
我喃喃自語:「不可能是我媽不可能是我媽」可是打開一看,還真是我媽:「我先去姥姥家,回來給你打電話,一起回家好嗎」
其實從走廊到自習室這短短的路程就已經讓我所謂的氣憤消去不少了,看到這話就有些羞愧了。她這兩天還在發燒,一直不能回家也是為我到處奔波勞碌。我無緣無故地撒氣她還是懇求般地示好,而我作為一個女兒不應能夠做些什麼但至少應該更多去體諒她照顧她而不是跟她耍性子賭氣不是嗎。
記得我媽曾認真地說過:你不知道我有多寵愛你。
我當時當笑話聽的,我一直覺得自己漢子一個,根本不是那種矯氣的姑娘。
可是剛剛打出電話中那句話的時候,我自己都忍不住笑了。這不就是典型任性的小姑娘才會說出口的話嗎!
媽媽一直在無聲無息地容忍著我寵愛著我,她一點也不聲張所以我竟然一點也沒有意識到。還一直覺得是自己在照顧嬌柔的她。其實,堅強隱忍的也是她不是嗎。
有時候,愛要用心體會,你或許不知道那看似稀鬆平常的一句話其實承載著對方的一片苦心,一汪深情。
吵架時先示好的人不是沒有脾氣,是因為愛你太多而不忍心讓你受傷,是因為愛你超過了自己。
那麼也不要辜負ta的一片真心,也誠懇溫順地認個錯。
我該走了,給媽媽認錯去……

作為一個沒有怎麼步入嚴酷社會,見識廣闊世界的小人兒來說,對現實認知的來源難免淺薄。又加之小女是個樂天滿足派,生活的許多瞬間在我看來其實都挺美好的,獻上一些隨筆和日記供大家開心,你能喜歡就好~

其實生活有許多美好的細節,只是我們習以為常所以自動忽視了。所以我才喜歡記隨筆,多少年後再回來看看當年那個不一樣的稚嫩自己,一定會心潮湧動,感觸良多。

謝謝耐心又可愛的你讀到了這里~這樣的感覺就好像你陪著我走到了這里呢~
最後,祝大家生活中幸福美滿的時刻多於孤寂失落的時刻!一定要開心哦~
(/≧▽≦/)

@汪雨濃 同學 送給善良可愛的你~

這張圖來自宮崎駿的 魔女宅急送 很好看的動漫 很勇敢可愛的女孩


Azzinorth:
地點:上海捷運一號線蓮花路站。
一個小蘿莉在站台玩氣球的時候,一陣妖風吹過把球給吹到了軌道上,車馬上就要進站了,我當時心想這氣球肯定不保了(120%)。結果車在球三米前穩穩停下,一個我這輩子見過的最帥氣的身影跳下來,接下來是一連串瀟灑的不要不要的動作…一氣呵成,簡直就像應急預案一樣


Aorqu用戶:
2012年一次偶然的機會,被一基友拉去看《桃姐》(夠矯情,劇情是他准女友放他鴿子丫的才把票給我,自嘲說女人真TM的沒意思還是兄弟靠譜),夜場稀稀疏疏的沒大幾個人,隨著女主一步步的邁向衰老、死亡,當她說出:『』天下萬物都有定時,哭有時,笑有時,生有時,死有時。『』我的眼淚再也止不住,就那樣緩緩靜靜純純的流淌,很久很久。。。直到曲終人散,從影院步行回家,一路上碰到三個躺地上乞討的殘疾人,我去買了3份全家關東煮和紙巾默默地放下,附上便箋紙署名桃姐:『』吃得動,就讓他多吃兩口『』,那一刻,覺得現實無比美好,那一晚的夢特別的甜!!!去世剛半年的阿么夢里說:『』即使沒有別人給你理由,生命依然值得堅持!『』


DS哆啦哆啦:
我生日的時候,周圍的人都不記得,喜歡的人約了幾次都約不出來,沒有一個人來祝賀我,我在空間發了動態,祝我自己生日快樂,一個贊都沒有。。平心而論我真的很真誠的想交朋友,一個人特別孤單,我站在馬路邊上難過的想哭,又覺得自己有點矯情。。然後過了一會兒想了想算了吧,回家看電視劇去,買了烤雞翅打出租車。。路上我媽打電話來,問我生日過得怎麼樣,我說特別好好多朋友都祝賀我還送我禮物多的我都拿不下了。。下車我問的哥多少錢,他說不要錢,生日快樂。
那是我那年生日唯一收到的溫暖。


FishNoMore:
順豐快遞到了 從上海寄來一把電吉他居然要我416的運費 我拿個快遞怎麼會帶這么多錢啊。。
然後我轉身看見了寢室樓下賣烤麵筋的大哥 想起每次買他的麵筋他就多送我一個 我就跑去問問他能不能借我點錢
我當時身上有285 還差131 跟他剛說完他直接打開腰包給我200 說「給,這是200」
我回到快遞小哥身邊 給他錢 他問我有15嗎 我說有 然後他一共只收了我415
我開心的扛著箱子回寢室了
晚上下來還了大哥錢 又要了兩個烤翅 12塊錢 他又只收了我10塊
又去隔壁攤上買了份生蚝 10塊錢4個 那個大哥又給了我五個
室友買了罐青島啤酒 打開拉環發現中獎了 又能再喝一杯
到了夜裡1點發現沒煙了 我又下去買煙 老闆剛把一包我家鄉的黃鶴樓遞到我手上 又打開他自己的煙給我發了一根

第一次學校放暑假因為有事留在了學校沒回家 第一次一天之內說了好多好多次謝謝
可我他媽的真的好開心啊 生活竟然如此美好


匿名用戶:
去年大哥的爸爸癌症晚期住院,總是由我大嫂奔波家裡和醫院。
一天晚上她來我家坐的時候聊天,她說:

在醫院這么多天,有件事很感動她。
病房裡還有一個老婆婆,他老公和她都八十多歲。老公公每天一早就已經坐在老婆婆的病床旁邊,不管老婆婆有沒有醒他都在跟她講話。大嫂覺得很好奇就故意坐得離他們很近的地方偷聽老公公每天說的些什麼。

老公公說:你記不記得啊。那次在我們單獨兩個人去電影院那次,你穿的那一條青色的裙子好靚啊,跟著我們去吃雪糕,你一個沒留意就把朱古力滴到裙子上弄髒了還不好意思,太可愛了。我前天還去找這條裙子,啊,沒想到真被我找到了,我明天帶來給你看看,那塊朱古力弄髒的地方還在。

大嫂誇老公公記性很好,老公公說,記得,怎麼可能不記得。

病房的門有時候被風吹著自己很大力地關起來好大聲。
老公公次次都抓住老婆婆的手,然後另一隻手拍拍老婆婆的心口,輕輕跟老婆婆說,你不要怕啊,那是關門的聲音,不要怕,我一直坐在這里陪著你。不要怕啊不要怕。

我們家和一個伯父家關系特別好,每到了周末就會去他們家或者他們來我們家。今年伯父的老婆,就是我姆姆的爸爸媽媽從一個城市來到我們城市住在他們家,所以我們周末就去他們家。
姆姆的爸爸剛好90歲了,有老年痴呆,喜歡看唐詩宋詞和報紙。阿么呢,摔過一次行走已經不能自己。
阿么和姆姆家一起住一層,因為阿么要貼身照顧,阿公就住旁邊那一戶,白天才過來陪著阿么,晚上睡覺就回去。
阿么每天醒來姆姆就扶著她坐到客廳看電視,老夫妻的默契,阿么一坐下看電視阿公就會來,坐在她旁邊陪她看電視或者自己看報紙,但他更多時候是跟阿么講話,阿么就盯著電視,時不時笑一下。阿公總會隔段時間倒水給阿么喝,總會開水加涼水,給阿么喝溫水。吃飯的時候,總要給阿么夾菜吃,有時候自己給阿么喂湯。下午阿公自己出去溜達時買點小蛋糕小零食會給阿么帶回來放到她旁邊。
阿公沒退休前是當地的稅務局局長,脾氣特別爆,現在對著我們講話也是嚴嚴肅肅的,唯獨就是對著阿么說話溫柔輕聲。
其實老阿公為阿么做的好多事情他都可以不用自己去做,但他就是去做。
這種感覺就好像一個四五歲的小孩幫媽媽洗衣服,洗菜,掃地一樣,她做不做都可以,最後總會有人再做一遍這樣的活。

最美好的事,是有人看到這些美好而且感受到這些美好。
甚至會讓曾經失望過的人再燃起希望,去相信,去憧憬。


知微:
一個人來澳大利亞遊玩。
在新加坡轉機。在飛機上一個大姐姐坐我旁邊,下飛機時我們只不過是聊了幾句日常對話的關系,第一次出國很多事情不清楚,我請求她讓我和她一起下飛機出機場,她答應了。過海關的時候,因為她是新加坡人所以只要刷指紋就能通過,而我還得填表排隊。她說她在行李箱那裡等我。我因為表不會填再加上出海關的人超多,前後花了大概1個小時的時間。等我出海關的時候,看到她還在運輸帶那裡等我。當時感動的一直說抱歉。後來她還幫我買了捷運票。

到了雪梨,我下了train拿著Google map找訂的賓館。就拉著行李箱走在人行道的下面(因為路比人行道平滑拉行李箱方便&在國內經常這樣),然後突然走過來一個外國阿姨,拍了拍我的肩,滿臉嚴肅又擔心的跟我說這是車道,要走人行道,否則很容易被車撞到。我道謝之後,她就微笑地離開了。

我拖著18公斤26寸的箱子終於抵達住處。但因為YHA只有兩層所以沒有到2樓的電梯。我先上樓把背包放下,出房間深呼吸決定扛箱子上樓梯的時候,從1樓出來一個打電話的男生,他一句話也沒和我說,邊打電話邊一隻手幫我把箱子扛到了2樓。我連聲說謝謝,他回了我一個大大的微笑就下樓了。
幫我扛箱子的陌生人真的超多(主要是自己太弱啊QAQ),在這里謝謝所有幫我拎箱子的gentleman!

在堪培拉住YHA的時候,一個在雪梨念書的山西女生在我住的房間住了兩晚。她在知道我周末要回雪梨待一天的時候,幫我從網上訂了往返的車票(網上比線下買便宜一半)。到雪梨後她就在我下車的地方等我,一路陪著我去了我想去的13個地方(沒有她的話超路痴的我估計也就只能逛4.5個景點←_←),告訴了我很多在雪梨的小tips,後來一個人再逛雪梨(因為她開學啦)基本無壓力。

從雪梨回堪培拉。因為提前訂好了下午2點的車票(而且不能改簽不能退),所以逛完景點提前預留了1個半小時坐車回central railway station準備坐車回堪培拉。然而我是路痴啊就是拿著Google map跟著導航還是找不到路的那種啊orz,所以下了車我就走來走去走來走去,結果還是找不到車站(就是擁有在目的地附近怎麼走也走不到目的地的能力( •̀∀•́ ))。那個時候也就離開車不到半個小時了吧,恰巧碰到一個中國大哥哥,我問他去堪培拉的車站在哪裡,他說他也不知道,就帶著我問train的工作人員(他們語速超快唔了哇啦說了好多沒懂←_←)。問完之後就跟我說,「小姑娘你出train然後直走,連著左拐兩次就可以了。一個人出門在外注意安全。好了快去吧。」結果就是我順利坐上了回堪培拉的車。在車上我就想,真的要好好學英語,這樣以後我也可以成為這種能幫到別人的人。

在堪培拉YHA。 有次從ground floor坐電梯到3樓的過程中上來了一群高中生,其中一個金髮碧眼的男孩子問我要到幾層,然後幫我按了一下「3」,在快到3樓時,提醒他的同伴的時候稱呼我「lady」。電梯門開了之後,他們站成了兩列空出了中間的路讓我出去,我說了句thank you後有人在電梯里回我「have a nice day~」。
從頭到尾不到10秒鐘的時間,卻感覺到了被尊重和溫暖。

再次回雪梨一個人逛,再次拿著Google map找不到車站←_←,這個時候一個外國大媽拍了拍我的肩,對我說「excuse me,are u lost?」就是特地走過來問我有沒有迷路啊QAQ!在她的幫助下我順利找到的車站( •̀∀•́ )。

還有好多這樣子的小確幸。
所以啊,現實有多美好呢?
我的淚水全來自於感動和愛。


劉柯艾:
秋天午後,陣陣小風
愛人,好書,孩子和狗


llll lee:
我喜歡她,她喜歡我,她矯情,我諒解,我失落,她安慰,她幫我媽洗碗,我陪她爸下棋


柳白露:
大半夜的看到這個題目果斷放下手中的閱讀來答。

現實能有多美好呢。

在教室睡著的時候同桌會告訴其他人不要大聲喧嘩因為我在睡覺。

在考雅思之前遇到了個比我大三歲的和我一個老師的同學,聊了幾句以後這個哥哥揮揮手就把自己花錢買的資料免費送給了我。

自己都記不得自己的生日朋友卻按時送來了禮物我急乎乎要拆她撅著嘴撒嬌【就不猜一猜是什麼嘛~】

補課時和老師模擬口語考試,聲音發抖眼神躲閃老師突然微笑了起來掏出了塊曲奇讓我吃掉再練。

在Aorqu小心翼翼答下一個問題還在想自己有沒有表達清楚思想夠不夠深刻然後發現被最喜歡的大V點了贊同。

和比我小一歲的男朋友聊天聽他認認真真規劃有我的未來。

讓人感覺幸福的事情真的好~多~啊~w

覺得世界真美好自己真幸福(*/ω\*)

更新_
已分。


劉某某:
前些年被逼無奈,去工地做力工。一個戴著眼鏡文質彬彬的小夥子在工地做起了力工。第一天扛著鐵鍬去山上開槽,手上十個手指十多個水泡,回去吃了飯洗都沒洗就睡了。第二天搬磚,然後一夥人卸了滿滿一四輪的水泥,身上是白的,臉是花的。第三天搬石頭,推獨輪。

晚上下班回去吃完飯正在外面的水池邊洗餐具,我爸在旁邊問我能不能幹,累不累。我說沒事。
打起字可能要兩分鐘,其實也就幾十秒,我一個班的幾個做力工的叔叔大爺吃完出來看見我,其中一個大聲嚷嚷道你怎麼還沒走?不是告訴你這活不是你乾的?趕緊回家學點什麼不比在這強?你爸在哪呢?我看見他非得跟他好好嘮嘮,這么小的孩子….沒說完,旁邊一個人指著我爸說,這就是他爸。

不是說多幸福吧,只是這件事對我來說真的算記憶比較深刻的了。做了三天,然後整個工地停工撤了。
真的累,咬著牙做,那會已經抽煙了,身上沒錢,沒事給別人說好話蹭跟煙抽。如果不停,可能也是真的快堅持不下去了。

去年長沙,七夕夜湘江邊。
王東起抱了一箱子玫瑰說賣玫瑰,給我打電話讓我去看煙花。請了假我就過去了,那是我到了長沙的第三年吧?第一次看橘子洲的煙花。真的還蠻不錯的。

十點多人少了我說走回去吧,還剩了不少,咱倆送吧?
他說好。

一路上所有碰見的單身妹子,也可能只是男朋友沒在身邊。

其中一個印象還挺深,在路邊公交站牌下面蹲著抱著自己腿,頭埋在腿那,走過去我說正妹,七夕快樂,送你朵花。妹子抬頭,就著路燈還很明顯能看出臉上掛著淚痕,我說送你的,接過花去,臉上露出的那種笑容真的很令人難忘。一路送了好多,連吃飯的飯店,小收銀員都送了,你看到他們驚喜,笑容滿臉的那一刻,自己都覺得生活很美好。


毛毛林:
世界盃德國獲勝當晚,街上的人全都瘋了,放煙火的,唱歌的,喝酒的,狂歡的人群佔滿了火車站前面的路。

我跟朋友道別後一個人等電車,坐在車站角落,此時此刻是半夜一點,手機也沒電了。過了一會兒身邊坐下來個大叔,我並沒太在意,就繼續坐著。過了一會兒車站播報下一班電車要兩點才有。我嘆了口氣,邊上坐著的大叔開始跟我講話。

不過很明顯大叔的腦子不是很正常,而且喝醉了….

我看情況不妙,對大叔用英語說對不起我不講德語。大叔依舊不停的跟我講話,還拿出手機打字出來給我看,非問我住哪裡,電話號碼等等。我當時嚇得不行,一個勁大聲說對不起我不講德語。突然大叔邊上的人問他了一句什麼,大叔就轉過頭去。我趁他不注意,嗖地一下站起來,就要跑。走了兩步,我就被拽住了,當時滿腦子就是「卧槽這大叔有完沒完啊我完了媽蛋出來湊什麼熱鬧啊逞什麼能自己回家啊啊啊啊啊!」

我萬念俱灰地回頭,看到了拽著我的人。

是一直倚在車站欄桿邊上的黑哥哥。目測一米八,胳膊頂我腿粗。

爸爸媽媽再見了。我愛你們。下輩子我再盡孝。我先走一步了。

黑哥哥先開口:Are you okay?

哥哥你覺得呢 -_-

我故作鎮定地說:yea I’m fine…..

黑哥哥說:別急 車馬上就來了 你站在我這邊 那人不會過來的

我沒說話,只好乖乖地站在那裡。

黑哥哥接著說: 哦我是挪威人,來德國交換的。你英語說的挺好。是A大學的吧?

我說是。

他接著說:我在這邊B大學學工程。今晚比賽不錯吧,看得很爽啊,難怪德國人都醉了,哈哈哈哈哈。

說著說著,車來了。我跟著黑哥哥上車。路上黑哥哥一直在跟我講話,那個大叔再也沒有出現。我快下車的時候,黑哥哥對我說,以後別一個人這么晚回家了,有人跟你搭話你不說話就是了,再見啦。

我感激地和他告別,蹭蹭跑回了家。
兩點半。
回家把手機充上電,朋友快急瘋了,我緩了半天告訴了她事情經過。

躺在床上才回憶起忘記了問黑哥哥名字了。

但是這件事情我會一直記得,一直跟別人講,告訴別人,現實可以多美好。


Lecai:
香港大嶼山坐纜車,迎面的纜車中有2位小朋友,姐弟倆,向我們這邊的纜車使勁揮手。整個纜車中只有我注意到了,向他們回以微笑和揮手致意。對面的姐弟高興的跳起來。姐姐轉頭好像在對弟弟說「你瞧,終於有人回應我們了!」
那天天氣很好,山很綠,海很藍,我們是翹課出來玩的。: )


David WONG:
在瑞士的經歷好像童話一般美好,卻又如此現實。

一直對日內瓦無感,有一次在日內瓦火車站不慎將錢包遺落在了售票機上,到了蘇黎世才發現。
死馬當活馬醫,去了瑞士鐵路的官網,輸入很模糊的資訊,竟然找到了。一星期後回車站拿,發現錢包里的英鎊被自動換成了等額的瑞郎···開掛的瑞士人~~~從那以後也慢慢喜歡上了日內瓦。
SBB: Switzerland’s central lost property service
以上是鏈接。

順便說說瑞士的鐵路吧
幾乎從不晚點,這一點就能完爆英國鐵路···

未完待續···


劉大力:
2013年五月份 我的姥爺腦梗住院了 經過搶救後開始慢慢恢復,但是喪失了語言功能和吞咽能力,人也基本上處於半卧床狀態,我請了那年所有的假期回家護理(說實話心裡挺難受的,四月時領導還派我回哈爾濱出差, 那時他還好好的,拿著我給的錢樂呵呵的去買彩票)。2014年的十一假期我請了年假提前了幾天回家,媽媽跟我說姥爺原來沒病的時候嘴裡安的裡面的一個牙托最近壞了(這個我不專業不知道怎麼說 ,反正是金屬的)已經把姥爺嘴裡一個地方磨壞了,我就和我母親去了哈爾濱一家比較大的醫院的牙科諮詢了一下,說了具體情況,那個主任還是很痛快地跟我們說了幾號可以去處理掉那個牙托,大概需要等四五天吧,覺得托久了不好,所以後來又去了一個牙科的專科醫院,一個高高大大的男醫生,了解了情況跟我們說:「十一是放假的。」那天正好是9月30號,那時已經馬上午休了,讓我們最好下午抓緊來。

現在美好的一幕要來臨了…
我把我姥爺背到樓上放到了治牙的那個椅子上,醫生來了表現的很輕松,還不時的和我姥爺說幾句話,說老爺子怎麼樣怎麼樣的,治療的過程中我們都在不遠的地方,雖然我是外行但是能看出來醫生並不輕松,因為過程持續的時間不短,明顯能看出醫生額頭有汗,都處理好了之後,醫生還誇了我姥爺是說老爺子表現不錯(其實我姥爺現在意識也不是特別清醒一陣明白一陣糊塗),這時該交費了,本來我媽準備給五百左右的(因為治牙本來就不便宜),醫生看到我媽準備掏錢,說了一句拿十塊錢就行,因為當時我姨、姨夫、還有表弟都在場,我們第一反應都是愣住了,然後醫生指了指那個治牙的一次性用具,說是那個的錢,沒有零錢就算了,本來我們還是不同意的,後來推辭不過,就只給了十塊錢。(原因是醫生說現在難得還有這么孝順和顧及老人感受的子女了,當然這是說我母親和我姨媽)

說實話今天真的是有感而發,最近不是很順利,回想起來我和我媽媽人生遇到一個挺大的坎坷時,是姥爺在我們身邊,現在姥爺這個狀態,我們能做的就是讓他減少些痛苦,因為我在外地工作其實有時候會掛念家裡,特別怕我媽媽很晚的時候給我打電話,不過天氣暖和 老人的狀態還好,今年要等十一才能回家,聽說他最近很愛吃櫻桃,就從朋友家在煙台的果園訂了幾箱,馬上就快到了吧,想想也能稍微平復一下自己的心情

專題導航<< 現實可以有多美好?現實可以有多美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