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可以有多美好?

問題描述:本問題相對於「現實可以多殘酷? 傳送門:現實可以有多殘酷? 題主: 昨天看了「現實可以有多殘酷「。感覺不太好,所以我開了這個問題以相對應,希望能夠「中和一下」。和那個問題題主不想把它變成「比慘大會」一樣,我也不想把這個變成「雞湯故事會」,或者是「曬幸福」比賽。所以大家從「現實,實際」的角度出發,講述自己的美好故事,讓大家看看社會的冷和暖,能更加辨證地看待世界,是此題和彼題共同的「心願」吧。
, , ,
第 34 個答案 共35 個答案在此專題現實可以有多美好?

Aorqu用戶:
初秋的夜實在是舒服得不得了,因為貪玩不睡被媽媽叫著小名罵了,於是屁顛顛的關了電腦鑽進被窩打開手機,不敢翻身,怕弄響小鐵床。這是一種巨大的難以言喻的美好,在我已經過了三十歲的時候。


向日葵姑娘:

6歲(1997年)小兒麻痹症,39攝氏度的高燒整整一周,退燒後,左腿發熱一周,敷草藥,求符水,終於好了,就是左右腳長短不一致。在農村的醫護知識薄弱,90年代也不先進,我對此一無所知,病好後的我繼續蹦蹦跳跳,而我爸媽從此對我深感愧疚。

國小二年級的冬天,爸爸帶我到市一醫院開刀動手術,大伯托關系找到了床位和一個好醫生。8個床位一間房,一個小哥哥每天拿著錄音機放著我,我每天好奇看著但又害羞不敢和他說,一天,他親手送過來給我玩,記得那天我好開心啊,玩了很久;吃飯的時候,爸爸要出去打飯吃,一個阿姨看到我一個人待著,就遞水果給我並還說不要怕;爸爸怕我無聊,動完手術後,腳上打著石膏,特別沉,而爸爸又是屬於瘦瘦的那種,他硬是把我背出去玩了,這是我記憶中第一次背我。記得手術醒來後,我看到了爸爸眼中的希望,只是不懂事的我,沒有聽醫生的囑咐,好好走路,現在腳還是左右長短不一樣,但我還是繼續開心的活著。

國中,高中每次開學,媽媽都會和班導打好招呼,我不能跑步,不能做劇烈運動。班導也會很照顧我,提前和體育老師打好招呼,但是不聽話的我還是要參加體育考試。不過我估計老師也是給我放水了,因為我的體育成績是良好,哈哈。。。國中,我超級愛哭,遇到了4個能讓我笑的妹子,我們組成一個隊叫做「夢幻girl」,武術挑戰學校的籃球男生,現在想想都覺得好逗。高中,遇到了一個很疼我的大哥哥,雖然經常逗我,但都是讓我笑。也遇到了很好的班導,還帶我去她家,和我交心談她的事情。也遇到了一個好語文老師,會開導我,也會教育我。這6年,我過得很好,遇到了很多很多好人,讓我相信世界是美好的。

大學一人背上行李北上到長沙,參加各種活動,遇到更多美好的事情。我人生中第一次參加軍訓,記得軍訓時,腿都麻了我也沒喊報告休息,因為我想完完整整的參加完一次軍訓。不過幸好我們的教官很好,會讓我們休息。後來,報名參加了學校的唯一報刊——校報,採訪學校各種大小活動,校領導的,學生們組織的晚會和各種比賽,也認識各個協會的同學,那段時間真的很開心。學姐學長耐心的教我們寫稿子,也用心的幫我們批改新聞稿,直到我們接手。也是第一次在校門口把我們親手做出來的校刊發給家長和學妹學弟。記得有個家長還小心翼翼的折好放進她的背包,那刻心裡像吃了蜜那樣甜。學校永遠都會不停發生美好的事情。

2013年12月正式參加實習工作,遇到了很好的朋友和老闆。記得是和同學們一起坐了通宵的車才到了浙江義烏,下火車後,還需要自己把行李拖到停車場。當時的我除了拖著一個行李箱之外,還背著個包,提著個大袋子,誰知道下車後我的行李箱壞了,當時真想喊大家幫忙,但是看著每個人都是大袋小袋的沒喊出口。當我累到不行,一個人遠遠的掉隊時,一個女同學停下來走到我面前,幫我提了2個袋子,並說不要急。從那以後,我們變成了好朋友,直到現在我們還是住在一起。困境時的朋友最鐵最純。工作後,老闆對我們也很好,我們剛剛畢業,什麼都不懂,他們都很有耐心。但是我們也是年輕氣盛,很浮躁,很無知。我一個人在會議上和老闆頂嘴不下5次,辦公室吵架2次,當著他們的面哭了3次,我天,老闆沒炒掉我,反而還耐著性子哄著我,說我們就像他們的小孩一樣。最後,我還是辭職了,工資都沒拿,那天老闆和老闆娘很生氣,超級生氣,但還在問我有什麼計劃,那刻我哭了,他們的語氣就軟了下來。當天下午,我提著行李走了,沒有回頭,他們就在背後看著。現在的我們還在偶爾聯系,他們還是對我說「我相信你可以過得更好」,並說等我結婚了一定要來參加我的婚禮。有時候,我在想,我何德何能碰到這樣好的老闆。

有圖才好。

現在的我戀愛了,他高中向我表白,我拒絕了。大學我向他表白,他拒絕了,看著都覺得戲劇化。中間我們也聯系了,直到2017年5月我們才正式在一起,剛開始覺得像多年的老朋友,現在覺得像戀人。因為他寵我,我恃寵而驕。現在的我們都在為結婚做打算拼搏。昨天去跑步,路上看到一對老夫妻互相攙扶著,心想,這就是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生活是美好的,帶著發現美的眼睛,對未來充滿希望和期待,每天的太陽都會為你升起!!


Aorqu用戶:
當看到 「 那個現實可以有多殘酷?」 的問題時候,思考了很久,竟然發現沒有什麼值得寫的東西,也許這就是現實的美好吧!


ChristinaWu:
大概一年前的這個時候,生活很不如意,自己覺得被一個人不斷傷害著…然後某天晚上七點鍾,和所有朋友通完電話,整個人崩潰到不行。
我臨時決定要回家,給一個朋友打了最後一個電話,他在上海,我說我也要回上海。然後掛了電話他一路發簡訊給我,說最後一班回上海高鐵是九點十五,要快。
當時八點十五了。我著急著攔下一輛出租車,車上有人,跟司機說明情況他詢問乘客意見後同意讓我拼車。
一路上我給另一個朋友打電話讓她在網上幫我買票,時間太短不能買了。
司機說,你票還沒買啊?一會兒我找離近站最近的地方給你停,你直接沖進去,上車再補票。
路上堵車,司機抄著各種近道,說我也是很想你們乘客能趕上火車的,我也會欣慰。當時謝謝了他,很感動。
到站已經九點了,一路沖了進去。九點十分我站在檢票口外面問阿姨能不能先讓我進去,上車再補票,我真的很想回家。
阿姨說,你知道我的工作是什麼嗎?就是攔沒票的人。然後笑了笑拉開門把我放了進去。我一邊跑一邊大聲說謝謝謝謝!
在高鐵上又和一朋友聊了一路,她一直聽我碎碎念一些負能量的事情。
下車以後出站,在門口看見那個在上海的朋友。他走過來遞給我一盒牛奶,說走,我送你回家。
到家樓下發現沒帶卡不能坐電梯,朋友陪我爬上十幾層,爬到一半碰見老爸,他說哎,我下來接你。當時就哭了。
那天碰見那麼多美好的事情,現在想起來整個人心都融化了。


白黑:
我只是一個大學生。當初聯考完了,做了兼職,是在遊樂場保護孩子。一天上到晚上10點才回家,街上都關門了,黑心老闆那天給我上的威亞斷了,我直接從將近四米的地方摔下來,腿傷了,老闆一分錢沒給把我趕走。走在路上被一輛單車撞了,剛想發火,發現是我國小暗戀過的女生,她送我去了醫院,現在是我女朋友。


圖理深:
作為現代人,你可曾想像過自己有一天,會被丟在一個千里之外的陌生城市,身無分文,連身份證銀行卡都沒有。而在這個城市,你沒有任何一個親戚朋友或者同事,你對它的了解,僅僅在天氣預報中聽過這個名字,甚至在出行前,你也未曾在網上搜過它的情況。

在機緣巧合之下,我碰上了。一次很奇妙的旅程。
第一關:弄錯機票
大約是三四年前吧,從廣州出差到呼和浩特,但周二是沒有直飛航班的,只能取道鄭州作換乘。機票是北京同事幫忙訂的。
拿著登機牌去南航櫃台時,地服人員發現我的名字弄錯了,一個是形近字,另一個同音字。估計是北京同事跟我不熟悉,一下馬虎給弄錯了。幸虧提早去了機場,馬上打電話找北京同事詢問,十來分鐘後那邊給電話過來說改了形近字,另一個是同音字沒問題,可以領登記牌的。地服人員這邊確認後沒問題,順利拿到登機牌,過了安檢,那才鬆一口氣。

第二關,制度不同
飛機順利抵達鄭州,只有40分鐘換乘時間。我找到南航櫃台時只有三十分鐘了。我拿出列印的機票,換取登機牌時,那位地服小姑娘第一時間又發現名字錯了。我信心滿滿的跟她說,這是同音字,沒問題,我在廣州也是這樣拿到機票的。這位小姑娘,相貌不算漂亮,臉上甚至沒帶有那些常見的微笑,但卻一臉真誠的跟我說,在這里真的不行。因為安檢是機場說了算的,作為航空公司,她也沒法。無論我如何爭辯,都無濟於事,馬上找北京的同事改名字。但改了之後,剩下不到二十分鐘,出不了登機牌,只能改簽明天的飛機。也就是說我不得不在這陌生的城市呆一天了。當時真有砸櫃台的沖動,心想這TMD算什麼服務態度,跟廣州真的沒法比。

第三關,錢包丟失
總不能在機場呆一天吧。到市中心隨便找家酒店先住下。在外面,看著等的士的長長的人龍,想起傳說中河南人的各種不靠譜,免得被宰,還是選機場大巴吧。買了票回頭一看那大巴,感覺臟,舊,跟廣州的機場大巴沒法比。不過票已買了,還是上車吧。車上聞到有一股雞屎的異味,熏得人直想吐。好不容易讓自己睡著,才沒那麼難受。迷迷糊糊之中,聽到報站該下車了,馬上拿起行李,沖下了大巴。下來之後,一堆搭客的電動車就沖了過來,我習慣性的擺擺手,一個轉身就走開了。舉頭望著四邊的高樓,正盤算著住哪家酒店。順手拍了一下褲袋,腦袋不由的嗡的一場,錢包沒了!轉頭看著大巴還在,趕忙跑過去,但車已啟動,我拖著行李箱大場叫喊,司機卻沒看到,很快就絕塵而去了。

至此,任務達成。
我成功地被拋落在千里之外的城市,所有現金,銀行卡,身份證件,全都跟錢包一起消失了。
心裡有千萬的念頭在心裡飛過,正常情況應該打輛的士去追,但這時別說見不到的士,就算有也沒錢啊。想著秦瓊賣馬的橋段競然在自己身上出現了,不,秦瓊起碼還有馬可賣,我手上只有一台不值錢的舊手機跟一箱衣物,想著多年在廣州公車上丟錢包丟手機的經驗,這次錢包肯定是被人順走了。出發前備了兩千多塊現金,丟了也算了,問題是裡面還有好幾千的報銷票據,損失可大了。這時舉目無親,就算打電話求救,人家轉帳給我,我沒銀行卡也取不到錢。更糟的是身份證沒了,就算我自己走到機場,明天的飛機也上不了。只能坐等人來營救了。而公務肯定沒法完成了。

當時真的後悔死了,想著應該下車時先檢查一下,在車上不應該睡覺,應該打車而不是坐大巴,最初改機票時就應堅持全名都要改正過來,出發前應該對名字核對清楚。。。所有這一切,只要改變一點就不會有這事發生,到這時完全是叫天不應,叫地不寧的地步。

轉機:
正當我獃獃地望著遠去的大巴,想著那千頭萬緒的時候,一位搭客大哥過來我身邊,以為我是沒趕上大巴站在那懊悔,跟我說,趕不上大巴沒關系,他可以搭我過去。我無奈的跟他說,錢包丟在車上了。他提醒我說可以讓站台的票務人員聯系司機。我才恍然大悟,馬上跑去櫃台,說明情況。票務聽了情況之後,馬上停了手上的活,打了幾通才聯繫上司機,然後司機說去找一下,我眼望著票務人員,等待的那幾分鐘不知有多漫長。然後票務說,錢包找到了,司機拿著,會在終點站等我。我幾乎不敢相信,追問了一遍,確認無誤之後,才如蒙大赦。
然後一想,無錢怎麼去總站啊,總不能跑過去啊。這時那位搭客大哥一直等在一旁,問要不要搭我過去。我窘迫的說,身上沒錢,錢要到了那邊才能付。那大哥爽朗笑了一聲,」沒事,快上車吧。「

到了總站,司機正在那等著。問明錢包中的物件跟我所說無誤,就把錢包交給我。跟我說,收到電話,馬上拉手剎逐個位置檢查,然後在我坐位旁的縫隙中找到的。我清點了一下財物,一分沒少,就大約拿了三分之二的現金,塞到司機手上。司機堅持不要,只是讓我作好登記。旁邊的人播話說,這是公司規定,他不能收。你要是真心感謝的話,送一面錦旗過來吧。我看爭不過,也只能如此了,當下就問明司機姓名。沒記錯的話,這位司機的姓名應該叫趙利軍。

然後讓搭客大哥幫忙找了間旅店,安頓後讓他帶我找到附近一家做錦旗的店,說明樣式,地址,讓店把錦旗送過去,並提前付了款。回過頭來,交給搭客大哥50元,他連稱「夠了,夠了」,應該是挺滿意了。不過現在回想起來,給的有點少了。

之後,在外面溜達了一圈,感受一下這個陌生的城市。
看著寬廣而乾淨的街道,在每個路口都有路牌顯示周邊地圖及廁所等公共設施,保證外來人在這也不會迷路。這些,在北上廣都難以做到。
到了紫荊山公園,又見到只有在國外才能見到的滿地白鴿,和老人小孩和平相處。又讓我感嘆一次。
到了吃飯時間,進了一家麵館,點了一個瓦缸膾面。那面熱熱的,香香的,油油的,入口即化,是有生以來所吃過的最美味的麵食了。
一邊品嘗著美食,一邊想著一天里的奇遇,感慨河南如此美好,為何各地人如此妖魔化它呢?所碰到的搭客大哥,票務員,大巴司機,每個河南人都是熱心腸,只要其中一環出了點私心,估計我就要流落街頭了。也許,生活中的美好,需要你親身經歷,才能感受得到。

==========================================================
本來想著這段經歷已經讓我對河南人徹底改觀了。不過似乎還沒夠,後面還有故事。
我辦完事後,準備回程。吸取上次教訓,千訂萬囑名字不要弄錯,不過這次也不能直飛,還是要在鄭州換乘。換乘的航班預了一個半小時。
但是計劃趕不上變化,飛機晚點了。到達的時候,只剩二十來分鐘了。還好,一出飛機,在通道上就見到有南航的臨時換乘櫃台。我走過去拿登記牌時,一看,發現那位地服人員就是來時那位把我拒之門外的小姐。心裡不由得嘎登一下,想這回糟了,可能又要在鄭州呆多一天了。不出所料,當我到達櫃台時,時間已經過了,出不了登機牌。不過這回她並沒直接回絕我,抬頭看了一下我,不知道有沒有認出我,然後又看了一下航班的登機口,再回頭看了一下說:」哎呀,這個登機口正好在這里,辦好馬上就能登機了。「然後馬上撥通電話,讓辦公室的人員處理,但那頭的人似乎沒有權限,那又連撥了好幾通電話,應該是不同的領導吧,一遍又一遍不厭其煩地解釋,時間一分一秒在過去,聽得出她聲音里的那份焦急。相反我只是呆在一邊悠閑地看著。最後,在她的爭取之下,在起飛前不到7分鐘的時間,登記牌出來了,然後我也在旁邊很快的通過安檢,順利登上了飛機。

在飛機上,我想著這趟出門,只能用鬼使神差來形容。最後這段插曲,真有點像唐僧取西經,要在通天河上補上一劫。讓我把對河南人最後的一絲壞印象都要抹去,讓我知道當初那位地服姑娘不讓我領登機牌,確實是制度所限。當存在能幫客戶解決問題的機會,她會盡她一切力量去爭取。

生活可以如此美好,會讓你對匆匆而過的城市裡的人,留下如此完美的印象。


Aorqu用戶:
很想她的時候,又怕擾了她的生活,猶豫中拿出手機,恰好手機震動了,打開,是她。


Aorqu用戶:
很多呀~
比如昨天走累了,去吃了一大碗滿記紅豆沙和芒果班戟!

工作和雜事很多,人的狀態也很緊張,去樓下吃蓋飯,大叔說:「姑娘,慢慢看。想吃啥就說,很快出鍋!」


白襯衫:
忙了一周累成狗,打開家門,兒子撲到我懷里叫老爸。
生命里有讓我為之奮斗的人還是很美好的,嗯。


creep:
每次做了噩夢驚醒意識到這只是個夢的時候,覺得現實無比美好。


田亮:

追到了妹紙,妹紙說本來準備追我的時候。


莫彥帛:
高中時,父母離異,家庭氛圍僵硬怪異,渴望溫馨的家庭氛圍。

班上有個陽光幽默的男生總是跟同學們聊自己和父母間的趣事,讓我感覺極其溫暖,父母和他之間是好朋友,這種關系是我在內心極其渴望的,希望自己能有這樣一對活寶父母。

只是自己內心簡簡單單的渴望著而已。

如今好幾年過去,沒過多久我就要正式叫這個男孩的父母爸爸媽媽了。


匿名用戶:
小時候掉到井裡,手抓住了一個臨近井口的腳蹬。
還活著。


解憂雜貨店:
首先,感謝題主開題及各位Aorquer的答題,滿滿的正能量,中和下那個負能量滿滿的帖子吧。
如題講幾個受傷住院後的真實見聞與諸君分享。

其實無論現實多麼殘酷,我們總要活著當下,如同微軟小冰,你交給它什麼樣的語言,它就模仿你說什麼樣的話,這個社會的現實美好與殘酷,與我們每個人都是分不開的。那些在描述現實殘酷的人們,請你們還保有希望,即使我們不能改變過去的殘酷,但可以把握和發現當下的美好,社會的殘酷與美好,與我們每個人都有關。

  1. 俠客行:老李,不惑之年,是我在康復時認識的病友。典型的北京人,人好,好貧,插科打諢,時不常調侃在痛苦呻吟中的各種病友,逗得大家哈哈大笑。時常用輪椅推著我去積水潭周邊吃飯,常鼓勵我要有耐心要堅持,講過他自己近2年的康復經歷;但他沒講過的故事我也知道:老李是一位資深旅遊業人士,資深德語翻譯,12年一場交通意外,他被慣性甩出了車外,清醒後不遠處的大巴開始著火,他為了救車上的人,顧不得傷痛,拖著傷腿重新返回了已經著火的車,救下了多名德國遊客,但他自己全然忘記了傷痛,等送到醫院時,多出骨折和嚴重燒傷。在醫院安頓下來後,他顧不得傷痛,下巴脫臼的情況下,仍然在病床上為醫生和德國病人之間做翻譯,盡管很痛苦,但他也克服了諸多困難去力所能及的幫助他人。此君見義勇為的行為,被德國友人成為英雄,還被評為了十大傑出青年,他從來都沒說這些事,在醫院卻是段傳奇,康復2年多了,從大夫、護士、護工到病友都很敬重他,他時常還插科打諢,時常還逗貧,最開始以為他是大夫,你總能從他身上總能看到一個樂觀者的狀態,每次我想放棄的時候,就會想起他。
  2. 我願意為你:小猛,20出頭,185大個兒,是我住院時的第一個病友。此君是特種兵狙擊手出身,轉業後進入某省廳特警狙擊手,在追擊犯人的時候,駕車意外撞上了大貨車軲轆,他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身受重傷,直接送到了某部隊醫院搶救了2個月,據悉住院時上演了亮劍中的橋段,從省廳領導、局長、隊長都來探望他,30多個戰士進駐來看護照顧他,最重要的是還感動了一位護士,從某部隊追到了後來住院的醫院,堅持每周下班時來探望他照顧他,即使小猛的家人擔心她只是一時沖動,還挺反對兩個人交往,後來人家小姑娘愣是堅持了半年,幾乎一休息就過來看護和陪伴,小姑娘說即使你落下殘疾不利落了,我也能照顧你,我願意為你。
  3. 進擊的巨人:小熊,20出頭,180大個兒,也是個戰士,很年輕,好玩LOL,愛看進擊的巨人。此君是剛轉士官後,執行換防任務,在車里睡覺,一覺醒來,已經胸椎骨折高位截癱了。最初很難接受事實,摔了無數個手機電腦,他的媽媽辭職來北京照顧了他快3年了,從最開始難以接受事實,到自己劃著輪椅和病友們游遍北京,去所有輪椅可以直達的地方旅遊;從最開始難以接受事實,到後來靠著肢具挪動身體,期間所經歷的痛苦和掙扎是難以想像的,我受傷後,也曾經陷入痛苦和迷茫的階段,他一直鼓勵我,一定會重新站起來的。讓我羞愧不已,比其他的傷痛,我的傷不值得一提了。所以也很快的振作了起來。PS:三十而立:請移步看我的另一個回答: YOU RAISE ME UP 《您鼓舞了我》 http://v.qq.com/boke/page/o/0/i/o0131zal6hi.html

    匿名用戶:

    剛和家裡視訊完,絮絮叨叨嘮了倆小時。中間隱約聽到嘰嘰喳喳聲,於是就問起開春後屋檐下燕子的情況。爹媽樂滋滋地說今年燕子總算不挨雨淋了,接著又細數了它們的各種呆萌作風,惹得兩邊人都樂得不行。

    我們家多數時間住在村裡的四合院,只有冬天太冷才往樓上搬。每年春分前後,總會有幾只燕子準點從南方趕來,在院里正屋的屋檐下築巢。幾只小東西一本正經建設家園的樣子引起了爹媽的注意,倆人經常趁著晌午陽光充足,把小桌搬到正屋門前喝茶,順道還能瞅瞅燕子們幹啥。

    功夫不負有心人,倆人還真瞅出了些門道:燕子搭窩的時候很少單打獨斗,經常是和鄰居搭夥,我幫你你幫我,從各處淘來草棒、泥巴,一點點地壘窩;在奔波勞作的間隙,會不停討論,態度極其嚴謹,場面異常混亂;燕子們當屬處女座,對麻雀之類的物種由衷地嫌棄,一旦自己的窩被它們住過,立即啄掉重建;從不覬覦家裡的糧食,只飛著捉活蟲,邊吃邊耍,好不自在;燕子建窩來哺育幼鳥很是用心,但是第二年一定與幼鳥告別,原地拆除舊窩,開始下一輪哺育,絲毫不會有啃老問題。爹媽愈發的愛極了這些小東西,它們一時間成了我們家學習團結協作、自尊自愛的榜樣。

    (院子基本這個樣子,圖侵刪)

    前年,四合院修繕,把連廊上面的屋頂(圖中太陽能所在的地方)整出了一道細縫。開始沒注意,到第二年夏雨季來了才知道。這可苦了正下方窩里的兩只燕子和它們的娃,一場場的雨滲下來,本來相當精緻古樸的窩被浸成了一坨。整個過程中我們全家都跟著煎熬,尤其是後面的下雨天,它們全家一起站在晾衣繩上,偶爾悲傷的叫兩聲,再瞅瞅它們的窩,再叫兩聲,看著讓人心疼。我們家多次舉行餐桌會談,謀求解決辦法。前幾次我爹冒雨爬上屋頂,給上面蓋上塑料薄膜和大鐵盆兒,可是雨下大了之後沒有任何作用。我們重新在別處做窩,它們並沒有絲毫青睞的意思,固執得很。後來稍微晴天一點,找了修房頂的人過來,有些作用,燕子這期間也全家上陣,在原地重建家園。但是雨太密,還是淋透了塗層,雨慢慢滲到窩里,致使其再次倒塌。整個四合院的兩家人陷入悲傷的沼澤。

    這樣折騰幾次後,雨季終於過去了,而它們也準備收拾東西回南方了,真是一個悲傷的季節。在秋天我們全家痛定思痛,把整個屋檐前沿都砸掉重砌,燕子搭窩的地方則盡量按其喜好進行修整。可是心裡隱約擔心,會不會明年它們就不來了呢?

    哈,它們還是按時來了,帶來了真正的春天,帶給院子更多的生機盎然,於是就有了上面我和家人的對話。

    爹媽不懂政治正確,也不知何為動物權益,但就是為他們的小鄰居用心了。他們也不是什麼大慈大善之輩,只是一對普通的為生活操勞的夫婦,芸芸眾生中的一粟。看著他們提起燕兒們喜滋滋的表情,我覺得現實和人性其實也很美好.


    匿名用戶:

    前女友身體一直不好。

    2011年聖誕的時候,左邊脖子上腫了一塊。去醫院檢查疑似淋巴結核,嚇壞她了。當時遇到一個很好的醫生,最後確定是淋巴結炎,虛驚一場。

    後來幾年,她過敏發燒咳嗽,小病不斷。

    去年她去越南玩,回來沒多久脖子又腫了,伴隨著發燒。

    我們一個在南,一個在北。視訊的時候看著臉也腫了,燒的很厲害,一看就知道很嚴重,我有很不好的預感,但只能安慰她沒事,明天請假去醫院看一下。

    醫生說需要做活檢,讓她住院,她沒太在意,想著也許是淋巴結炎復發了吧,又去找了五年前那個醫生。說來也巧,那個醫生那天剛好坐診,但是掛不到號,我堅持讓她去找一下。她一直在過道走來走去,膽小的不敢跟醫生說。最後等到快下班了,護士主動問她原因,幫她排了個號。最後醫生安排了穿刺,開了一些葯。

    我跟她說結果出來一定先跟我說,她說好。

    11月2號,穿刺結果出來的那個下午,她取之前還在跟我聊天,然後很久都沒有動靜。

    我很擔心,打電話,過了很久她才接,她在那邊哭的不成樣子。

    醫生懷疑是淋巴瘤。

    陽光很暖的下午,照在我身上卻覺得很冰冷。非霍奇金淋巴瘤。熊頓。為數不多讓我感動的電影。但我沒想到,會發生在我身邊。

    後來我跟親近的人說起來的時候,他們的反應真的是,淋巴瘤,切掉咯?

    她問我她是不是要死了?我跟她說,沒事,你一定不要怕,這個不要緊的。

    我掛了電話,直接請假,收拾東西回家,晚上出發。

    當天晚上她又發燒了,跟她對象去了醫院,胳膊和腿上也有了腫塊。她跟我發消息說:如果她的病不好,幫她照顧好她爸媽。

    照顧個屁,你自己照顧吧!我別的都不怕,就怕她自己絕望。

    第二天早上見到她的時候,她在病房裡睡覺。早上剛抽了血,挨了針,她最怕打針抽血輸液。

    等她醒來的時候,笑著問我:你來啦?我只是對她笑了笑:「打針疼嗎?」

    來的時候我想了很多話,真見面了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爸媽是第三天從老家過來的。他們不知道她生什麼病,只是跟他們說很不舒服。

    血常規好幾項都不正常,血小板低的可怕。

    主治大夫說,從現在的癥狀看,很像非霍奇金淋巴瘤,但是也分為2大類4小類;也有可能是病毒性引起的,之前去越南可能有關系。只能是一項一項排查。

    接下來的幾天就是抽血、打針、吃藥、輸液、骨髓穿刺、發燒、CT。

    抽血最多了,專門送到其它專業性醫院檢查。抽一次哭一次,打一次哭一次,輸一次哭一次。小護士被嚇得不敢下手,找老師過來打針。

    有一次去別的科室抽血的時候,她疼的直哭,她爸也忍不住抹了眼淚,走遠了。雖然不說,但是她爸那麼聰明,也知道她這次生病很嚴重。他爸身體也不好,之前分手就跟這個有關系,很無奈,天意弄人。

    各種檢查結果陸續出來,排除淋巴結炎、排除淋巴結核。懷疑淋巴瘤、白血病。

    賬單也跟著出來,一天好幾千,沒醫保的話一天上萬。她看著賬單皺眉,我跟她說,別皺眉頭,人沒事就好。

    晚上是她對象陪護,每天等她睡覺我就從醫院走,走在路上的時候我就在想,如果她能沒事,換我10年、20年壽命也可以啊。

    分手三年,不是對她還有念想,只想讓她平安。

    腫塊有一些在消下去,有一些沒什麼變化,一直在疼。疼總是好的。

    穿刺沒有找到病因,然後安排了活檢。

    醫生說,目前來看,結果在往好的方向發展,但仍不能排除。等活檢結果出來基本就能確定了。

    然後就是漫長的等待,心裡充斥著不安和希望,心一直在懸著。

    11月14日早上,活檢的結果出來了。醫生說,不是淋巴瘤。是壞死性淋巴結炎。聽不懂。那要怎麼治呢?嚴重嗎?

    然後醫生換了個說法,這個病,沒得治。

    一般1~2個月會自愈。

    萬幸。

    醫生說:你中午出院吧,科室的床位挺緊張的。

    。。。。。。。。

    我買了下午的票回北京。懸了這么久的心終於落地了。真的是長舒一口氣。第一次覺得生活是如此的美好。

    我發了一個狀態:願世上所有不好的事情都是虛驚一場。

    我不知道事情發生的時候就註定了結局呢,還是會因為人們的努力和祈願而改變。就當它是薛定諤的貓吧,我們都要好好努力。

    什麼都不重要,好好活著就很好。


    匿名用戶:
    這是一個關於吃的故事
    (啰哩啰嗦,反正你也看不下去)

    某天,從外面浪完回家的路上,飢腸掛肚餓得不行。我家旁邊開門的只有燒烤,但我那天就是想吃一碗米粉!你們可能不懂作為湖南人在餓的時候,吃上一碗熱騰騰的米粉是什麼感覺!那大概就是感覺自己被暖暖的湯、白嫩的粉、噴香的蔥花、美味的炒碼狠狠的愛著
    (⁄ ⁄•⁄ω⁄•⁄ ⁄)

    我找了一大圈,真的有一家開門亮著燈的的粉店。 是一對年輕的夫妻開的。我進去的時候他們說他們只做早餐,沒關門是在等朋友。店裡的東西確實是關門狀態 。我能怎麼辦啊,我也很絕望啊。但是在我厚臉皮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的情況下,他們居然真的答應我幫我做一碗辣椒炒肉米粉!(你以為這就讓我感動了?不不不不)

    為了我這一個客人,他們重新開鍋,花了多久時間不記得了,我一直低頭玩著陰陽師( •̅_•̅ )……端上來的時候我也沒有什麼感謝社會感謝世界如此溫暖的心態~ 太餓了低頭就吃粉…把錢遞給他們的時候,夫婦中的姐姐和我說了聲「謝謝」…

    謝謝?謝謝我嗎?

    在那一瞬間紅了眼眶

    突然覺得這個姐姐就像天使 用善良的眼睛看世界的人 一定覺得擁有一切都是值得感謝的吧

    有時候 真的很喜歡這個世界

    附上幾張以前拍的米粉圖


    Aorqu用戶:
    今天上課的時候,沒忍住,被學生氣哭了。掐著下課鈴我匆匆跑回辦公室,低著頭用作業蓋著臉對著電腦輕輕抽鼻涕。全世界都不要看到我就好,短短的課間5分鐘,馬上就要去上課了。辦公室的老師過來抱抱我,說我幫你去班裡先看看,你洗把臉過來… 她們不來還好,一來我就忍不住了… 嗯,調整好心態再去上了一節課。後來又去另一個班,回來吃午飯的時候,同事已經把中午飯打好放我桌面上了。我剛要坐下吃飯,看到鍵盤上有張紙條,是一個學生寫的,原來早上快掉眼淚那一刻還是被發現了,然後對著紙條和飯盒,眼淚又忍不住掉下來了…

    專題導航<< 現實可以有多美好?現實可以有多美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