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可以有多美好?

問題描述:本問題相對於「現實可以多殘酷? 傳送門:現實可以有多殘酷? 題主: 昨天看了「現實可以有多殘酷「。感覺不太好,所以我開了這個問題以相對應,希望能夠「中和一下」。和那個問題題主不想把它變成「比慘大會」一樣,我也不想把這個變成「雞湯故事會」,或者是「曬幸福」比賽。所以大家從「現實,實際」的角度出發,講述自己的美好故事,讓大家看看社會的冷和暖,能更加辨證地看待世界,是此題和彼題共同的「心願」吧。
, , ,
住在郊外的上帝:
昨天剛發生在我身上的故事,坐公交,結果身上沒零錢,拿著個五塊的,手顫巍巍的馬上要放進那罪惡的入鈔口,只聽富有磁性的男聲,說我幫你打卡了,我抬頭看去,總感覺他身上有光環照耀著,瑪利亞阿。太棒了,幫我省了一塊錢,
想聽公車邂逅帥哥的故事?做夢吧你就!!


向西風回首:
Aorqu首答。

前天跟媽媽大吵一架,冷戰。
昨天一天沒吃飯,剛才開門去客廳倒水喝,打開門就聽見我媽說「冰箱里有蝦,你可以煮著吃。」
現在她躺在我身後的床上看小說,吃東西。

現實可以有多美好?
有個人從不放棄愛你。


Aorqu用戶:
今天我媽媽叫我起床。

我睜開眼睛的時候,看見媽媽正在看著我。

在炎熱的八月,七點的時候外面太陽早已經掛得老高。光芒照進屋裡,也映在媽媽的眼睛裡。雖然媽媽不是很漂亮的類型,但是眼睛很黑很亮。

我真的在那一剎那看見了滿眼的溫柔。


大土豆:
老師回老家照顧她爸爸了,之前我抑鬱的那一段時間一直是她陪我走過,她說她只能陪我走到這里了,我要學著去習慣離別啊

這幾天心情很差,鋼琴老師看我狀態不好,就跟一個超級超級超級超級可愛的小妹妹(也是她的學生),你抱抱姐姐,我給你買酸奶,小姑娘一把把我抱住,腦袋頂在我大腿那裡,猛的一抬頭,甜甜地叫了一聲姐姐,世界都亮了啊(≧∇≦)

很愛很愛我的鋼琴老師~在這里感謝她

老師看到我的回答啦!!
她給我發了這個傻妞,每次跟你上課心情真的很好各種煩惱都沒有了,因為你很年輕很小很小身上寸寸是青春。你的人生還沒有開始,等你到老師這個年紀你就會發現你的那點煩惱根本就不是什麼煩惱。你以後就會明白這個時候的你才是最開心的。老師真的很喜歡你。就希望你開心。。。

真的真的覺得開心的不行了


Aorqu用戶:
說一個發生在骨科門診的小故事吧。

那天跟著主任出門診,進來一位老阿么,膝關節置換術後3月復查,膝蓋還有點疼,老伴推著輪椅跟著,她自己慢慢走著進的診室。主任問平時走路怎麼樣,她說還是比較勉強,但是起碼來看大夫時還是要堅持自己走進來,說術後三個月了,要是還坐著輪椅進來大夫該多傷心啊!

我當時就差點哭了。


匿名用戶:
今天相親,一見鍾情


Aorqu用戶:
考研的時候,要打車去另一個考場,但是兩個考場之間距離短沒公車出租車嫌近不掙錢,然後在各種拒載中,沒骨氣的我又哭啦,忽然停下來了個有乘客的出租車,司機師傅說上來吧,還沒等我說要去哪兒,他就說:「上來吧,別哭了」,車上溫暖的空氣又溫暖了我流著眼淚的臉龐,司機師傅說,「等我把他們送到地方了就送你要去的地方「


Aorqu用戶:
爸媽不適應上海的生活,思慮再三,把他們和寶寶送回家。
坐在重返上海的火車上,我坐在下卧,一夜無眠。
乘務員說:「正妹,你這樣是為什麼?還不是買個坐票。」
我笑笑,整晚乘務員都來看看,怕我有什麼心事。心事確實有,不知道那裡有故鄉,那裡有愛人,往丈夫近一步,離爸媽和孩子就遠一步,不知道什麼才是歸途。
提前半小時,到達上海。
買捷運票時,有一大叔插隊,我們眾人在後面排隊,「大叔,買票要排隊的。」
大叔看著我:」你們都沒有硬幣,買不成票,不讓我買,你們也買不成。「
前面帥哥說:」讓你排隊你就排隊,誰說沒有硬幣。「突然他拿出整把硬幣。
轉身給我兩個,他先買了,買完看著我:」夠嗎。「
我拿出錢想給他換,他推推,又給了我三個。
買好票,轉身去追他,已消失人海里。
那一天的心情,充滿了暖暖的感動。
美好的生活和正義善良的人心永遠是我們期待的歸途。


匿名用戶:
我和他異地,他是軍官,每天很忙,最近能每天視訊一會,聊著聊著他都會拿他的手指點熒幕,然後說你知道我在幹什麼嗎?我在點某人的小鼻子……

然後我好配合的說,呀,完了我說我我的鼻子怎麼癢癢的,你是不是對我下毒了……

我覺得對我來說世界那一刻就是這么這么美好啊。


Aorqu用戶:
實習午休,旁邊是世紀公園,正門口有個賣兔子烏龜和倉鼠的小攤。

午休時經常繞著公園外圈走,那天正好走到正門口,抱著想圍觀逗逗小動物的心情(家裡老媽不讓養)在小攤前停留了一會兒。

午後金色的陽光下,在一盆子沐浴著陽光骨碌碌的小倉鼠里,有一隻灰黑色的小傢伙抬起頭,面向我打了一個大大的、愜意的哈欠。

然後我買下了它。


小曾哥:
08年512
當時還在四川某學校讀書
地震後謠傳水污染
各種搶 超市也各種漲價
宿舍樓下當時剛開的一小超市 原價出售店裡水賣完了
老闆大叔急匆匆騎著三輪車出去拉水
滿頭大汗的從好幾十公里拉了十幾箱水 罵罵咧咧說搶不贏他們
付錢的時候發現沒錢
錢包在宿舍 樓鎖了不讓進
大叔說那就當他請客了 還一直安慰我們 這么多年了心裡一直暖暖的
好人一生平安!


牛藍:
國中的時候的事,某天坐出租車里,堵車了,車開的緩慢,無聊的往車外面看,看到旁邊車里有個年輕媽媽抱著個小嬰兒,那個媽媽看到我看到她們了,就朝我微笑,還拉著娃娃的手向我打招呼,笑的可開心,我也開心的朝她們招招手,然後車不堵了也開走了,完全是陌生人萍水相逢之間的有愛的示好~一直讓我記到現在 還有一件事是中學的時候騎單車在路上走,急著去上早讀,半中間車鏈子掉了,在一個什麼局門口,一個領導模樣的叔叔幫我把車鏈子安上了,這件事同樣讓我記到現在,包括國小時周一急著去升國旗,在路上鞋帶兒攪到單車里整個人下不來還騎不動車,旁邊菜市場一大早起起來賣豬肉的嬸嬸幫我給拽出來,那周的日記我就寫的這件事,還得了個優秀,哈哈,今天又拿出來~還有高中語文老師在完全忽視我糟爛成績下對我這個人單純的欣賞與喜歡,啊哈哈,自戀一把!還有很多很多陌生的熟悉的人帶給我許多許多感動,都讓我感到非常非常感激,是這些愛讓我想要變成更好的人。 其實平常的我是個逗逼 ,啊哈哈哈哈,今天感情太豐富!!!


Daniel:
本人普通一本,大三下學期想出國讀研,跟家裡人商量,由於家裡條件不好,家人一方面嫌太遠、而且國外開銷很大,無奈從去年7月份一邊準備考研,一邊暗自尋找心儀留學的學校,考完研自我感覺良好,應該沒問題,可是又不甘心,於是今年2月份硬著頭皮申請了澳門大學ECE碩士(我的條件不太好申請),3月份考研成績下來差2分被刷,心情相當沮喪,不斷反省,得出一個重要教訓:細節決定成敗(那是我專業課犯的大病),於是開始從嚴要求自己的一切,給自己要求畢業論文拿優秀,同時一邊找工作,一邊糾結要不要二戰(猶豫不決),找工作結果都不滿意,二戰更是頭疼。看著同學考上上交、成都電子科技大學、中科大,我只埋頭搞畢業論文,別人很不理解一個考研失敗的人為什麼這么努力搞畢設,我想法和他們相反,這是已經是6月多,畢業論文成績下來,拿了優秀;可澳門大學來了消息,我被放在候補名單上(候補就是可有可無了,看你運氣),我再次沮喪,狠下心來找房子準備二戰,大概7月初,研友和房子都找好了(在房子選擇上互相都不太滿意很糾結),繳了押金,準備回老家休息一周,在老家的第二天那時已經到了7月,澳大發來offer,喜出望外,隨後跟爸媽商量,學費很低且以後有獎金,而且離家不遠,最終同意…
於是得出第二個教訓,霉運到頭是好運,Good luck !
這一路下來感觸頗深,比如在你因為細節問題失敗過很多次後,你才會永遠記住,細節決定成敗。在經歷過失敗的經歷後再去喝雞湯味道會好的多,想起之前的回答
http://www.zhihu.com/question/31632716/answer/55024039


Lylian:
今年才十九歲,耶~


匿名用戶:
就像這樣


慕曉強:
看見這么多的回答就是很美好


阿舞:
殘酷的從來不是現實,是人心,同樣,美好的也從來不是現實,是人心。

我永遠都記得國小時,學校旁邊有一個老阿么,我不知道她到底有沒有兒子女兒,但是從來沒見過她的兒子女兒,她永遠都是一個人。那時我不懂什麼是善,但是心裡卻總想幫她,但是我能幫她什麼呢?我也不知道,只是每次和發小去宿舍路過老阿么家時都要和她說說話,日子久了我們也會把家裡帶來的零食給老阿么分一點,老阿么也會熬粥或者煮綠豆湯給我們喝。老阿么每次看到我和發小都會笑的很開心,我看到老阿么開心我心裡也很開心。後來我讀國中了,漸漸的將這個老阿么忘了。

初三的某一天,我和發小去我們村的敬老院散心,我和發小坐在鞦韆上盪著鞦韆說著話,突然敬老院的某間房屋裡傳來爭吵聲和摔東西的聲音,我和發小好奇,尋聲而去,看到的是工作人員拚命的拉著一個老阿么,再仔細一看,竟然就是國小旁的那個老阿么,我和發小對視了一眼,都覺得很奇妙,老阿么也看見了我們,瞬間就停止了吵鬧,看著我和發小獃獃的笑,笑了一會又從床上起來翻抽屜,翻完抽屜又翻箱子又翻床頭櫃,把房間所有能翻的地方都翻了,翻完以後她拉著我和發小的手說「仔呀,仔呀,阿么沒有吃的給你們吃(說的方言)」然後老阿么哭了。

遺憾的是一個星期後等來假期,我和發小準備再去探望老阿么,卻得知,老阿么幾天前已去世。我們了解到,原來老阿么腦子早已不清楚,經常發瘋,不識人,身體也不太好。

每當想起這個老阿么我都很心酸,不能真正的幫她什麼,但是我又覺得,我們和老阿么的這種情誼很美好,這個世界雖不是那麼的盡善盡美,但總歸有些美好的人和事,至少我認為我和發小還有老阿么都是美好的人,我相信,這個世界還有千千萬萬美好的人,哪怕總有人在耳邊控訴著這個世界的惡。

為什麼我們都希望把這個世界醜陋的地方剔除,卻忘了去經營美好呢?我們都在口誅筆伐這個世界的不公殘忍,可是很少有人想過自己去種植一點美好。

一個溫暖的眼神,一個簡單的微笑,都可以傳達我們的善意,傳達這個世界的美好。我不認為善良是一種多麼高尚的需要被稱贊的品德,我認為善是做人最基本的法則,是再正常不過的東西,我們之所以那麼稱贊「善」這種行為,不過是因為現在「善」實實在在太少了,連最基本的東西都需要披上「善」的衣服去鼓勵人們做,扶老阿么過馬路都可以被大讚特贊,考場上看見有人暈倒送人家去醫院也被大讚特贊。

現在我們都奉行「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都認為「幫你是天大的情分,不幫你是本分,哪怕只是舉手之勞。」當然還有一部分人是因為害怕被欺騙而選擇不善,可是更多的是明明絲毫不會損傷自己的利益也不過是舉手之勞可是我就是不會幫你,更別談主動幫你。

我現在初入社會,也見了一些人醜惡的嘴臉,但是我從來不認為去指責別人的醜惡控訴這個社會的殘忍可以改變什麼。我和陌生人合租的房子,鄰居之間剛開始都不怎麼說話,有一對夫妻看起來很不好相處的樣子,但是我盡量做好自己的事且不打擾他們,看見廚房衛生間臟了就會清理,我不埋怨他們把公共場所弄的很臟卻不清理,每次看見他們都會友善的笑一下,久而久之,他們看見我也會笑,有時看見我在清理廚房有空也會過來幫我的忙,周末休息我經常會自製榴槤千層蛋撻等點心,做好了我會給他們留一份。
後來鄰居都誇我手藝好,也慢慢熟起來了,有一個鄰居為了感謝我經常給他們免費做點心願意免費教我彈鋼琴。

目前為止,我仍然覺得這個世界並不醜陋,只是需要我們去經營美好罷了。

中國待富者多的是,有錢人也多的是,待富者飯都吃不起,小孩子學都上不起。可是,那些稍微有點錢的人都拿錢嫖,再有錢一點的直接包養小三。每次qq附近人發「約嗎?付費」我都覺得無比惡心,而且這種情況實在太常見了,我很奇怪,這些人既然那麼有錢為什麼不去幫主那些需要錢的人?大部分人都覺得這種行為很正常,大部分的人都覺得我的錢我想怎麼花就怎麼花,可是我真的希望有一天很多人覺得這種行為不正常。

不需要你多麼的無私奉獻,力所能及的就幫一下別人吧。真的,很多善不過都是我們輕易能做到的小事。

我想,可能有很多人說我聖母婊吧,無所謂,我問心無愧,我一直在種植小美好,我享受著種植小美好帶給我的歡樂幸福,也收穫了很多珍貴的東西。但願人間越來越美好溫暖。


Jem Wong:
本來和朋友約好了收假前一起去黃石公園,一咬牙匆匆告別父母朋友提前回了美帝。結果被告知大家都有事計劃取消了,回想到以前一次一次地被放鴿子,委屈至極,一氣之下臨時決定一個人坐火車去芝加哥。

在火車上心情特別鬱悶,二十幾個小時不是那麼好熬的,飯點時就去了趟餐車,被安排和一位白人老太太坐一桌。開始一路無語,老太太看我臉色不好,就主動跟我聊天,聊到她在年輕時的舞台表演到後來百老匯的戲劇編導工作,聊到她現在八十幾歲,還覺得一個人來一趟road trip依舊是個享受,聊到她的家庭,一個女兒是雙性戀,一個兒子是同性戀,她的所有孫子孫女都不算嚴格意義上的親生,代孕領養試管嬰兒,聊到她覺得自己的modern family如何讓自己自豪,聊到她兒子小時候參演的一部電影The Boy From Brazil, 然後用了兩個多小時向我非常詳盡地描述了電影內容(後來特意找到了那部電影,全長也是兩個小時左右,老太太幾乎把每一分鐘的內容都跟我描述了一遍)。

我看著老太太喝著填滿碎冰的威士忌,聽著她滔滔不絕地講述自己的生活, 突然覺得一切還可以如此美好。

也或許,美好的不是生活,是面對生活的那份心態。


匿名用戶:
考研備考,獨自一人去外校。

學了一個月後,竟然不知不覺開始關注一個自習室的女孩兒。連續三晚夢見她。

那時已經十月份了。
我決不允許在這種關鍵時刻出現任何差錯。

可我控制不住的去想她。

我想過搬出自習室,甚至想過換學校自習。
然後考完研再來找她。

可我怕錯過。我怕白天看不到她,心裡空空的感覺。

最終,我還是留在了那個自習室,並且給她留了張匿名紙條。

我的字有些隨性,較難辨認,現翻譯如下: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雲,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訝異,更無需歡喜。在轉瞬間消滅了蹤影。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晚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記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這交匯時互放的光亮。
感謝你的出現,在這平淡枯燥的考研生活中,裝飾了我的夢。原本以為「在對的時間遇見對的人」,只要人對了,時間便無所謂對錯,現在我才知道,時間真的有錯的時候,你我終將是過客吧。但我不會忘記,在這段艱苦卓絕的日子裡,曾有一個姑娘,讓我心動。
再過幾個月就各奔東西了,願你能實現自己的理想。在人生的道路上,永遠如我初見你般,面帶微笑而自信的走下去。

我是等到晚上清樓時偷偷把這張紙夾到她的每日計劃本裡面的。第二天早晨早早去學校,看她發現紙條,讀紙條,然後埋頭繼續學習。我當時心情不知道怎麼形容,如釋重負吧,我把感情寄託在了一張紙上,那麼小心翼翼。

接下來的日子裡,每天中午一個人吃飯和夜裡回寢室的路上我就會模擬考完去找她的場景:「嗨!考得怎麼樣,還記得我嗎?我們一個自習室的。」。”嗨,考得怎麼樣,還記得那張紙條嗎?”。如此這般,樂此不疲。在寒風凜冽的初冬的大連,我每天帶著滿滿的希望入睡。

兩周後的一天中午。那天陽光很溫暖,導致我中午午睡睡過了頭。等我睜開眼,陽光懶懶得灑在書桌上時,我驚奇的發現了一張小便貼。

再看向她的座位,她沒在。
我獃獃的坐在那裡,用了足足十分鐘平復心情。
後來在走廊里看到了她的背影,她正在大聲讀著英語。
我的直覺告訴我,這是她寫的。
事實證明,我的直覺沒有錯。

然後我們就在十月末在一起了。兩個多月,沒出去玩過一次,沒吃過一次正餐。甚至平時自習都分開到兩個自習室。一切只為最終的結果。因為都考上,就是天堂。一個落榜,就是地獄。

如果上天給我一次重新經歷這一切的機會,我選擇放棄。因為我覺得那是折磨。

天道酬勤,我們最終都考上了理想的學校。她的數學考了逆天的滿分。在她面前我就是一學渣。現在我們已經開始異地了。十一去深圳看她,剛飛回來。現在家裡的床上躺著。今天距離我給她寫的第一張紙條過了整整一年。一路走來,人生如夢。

值得一提的是,在我夢見她的那些夜晚,她也夢見了我。

我時常開玩笑的跟她說,我以後要和孩子講,當初是你媽追的我。

還有,那天下午的陽光,真的很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