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可以有多美好?

問題描述:本問題相對於「現實可以多殘酷? 傳送門:現實可以有多殘酷? 題主: 昨天看了「現實可以有多殘酷「。感覺不太好,所以我開了這個問題以相對應,希望能夠「中和一下」。和那個問題題主不想把它變成「比慘大會」一樣,我也不想把這個變成「雞湯故事會」,或者是「曬幸福」比賽。所以大家從「現實,實際」的角度出發,講述自己的美好故事,讓大家看看社會的冷和暖,能更加辨證地看待世界,是此題和彼題共同的「心願」吧。
, , ,
匿名用戶:
能更新這個回答真好(^_^)

今天去外婆家的路上,到了路口準備轉彎的時候向後一看,一輛汽車一輛機車就在眼前,嚇了一跳,一緊張車都歪了,差點摔倒。然後就聽到後面有人說:「慢一點。看好了再轉彎。前面還有輛車,再等下。好了轉吧。」轉彎後他到了我前面,是個瘦瘦的騎機車的大叔。接著同路了一段,他又說:「不要走中間,靠右邊一點。這路上不平看著點。」沒多遠後就和他分開了。很想對他說聲謝謝的,可惜他開著機車很快就遠了。我看到他一直在左轉回頭,不過我在他右邊他一直沒看到我。這大概是我最遺憾的一句沒說出口的謝謝了吧。最近發生的最美好的一件事[愛心]。希望那個大叔一切都好。
15-08-15
————————————————————
——————————————————
講一件事里的兩個美好的point吧。

在天津上「大一」的時候有個機會得到了自己喜歡的明星見面會的門票。在深圳,自己窮學生一個,沒錢去。但是其他通過追星認識的姐姐媽媽粉們都很支持我,理解青春時期不想留下遺憾的心情。她們有幾個人每人給我打了100塊錢,不要我還,還有一個阿姨,借給我一千塊,不限期不用利息還。從來沒見過,只是因為喜歡同一個明星在茫茫網路中相識,這么信任我,感覺這個世界美好得一塌糊塗。

從深圳回飛北京,到機場已經八九點了,來不及回學校,有個住在順義的姐姐讓我打車去她家住一晚。那段時間女大學生失聯的事特多,那個司機大叔長得也挺粗獷,坐出租的時候特緊張。那個姐姐家住得有點偏,司機不太認識具體位置,跟那姐姐電話聯系後說好把我放她家附近一酒廠門口然後她過來接我。到了之後發現那兒真的挺偏,又荒涼,大晚上的一個人也沒有,特恐怖。當時我想到自己要一個人站在那等到姐姐過來接,心裡怕得要死。結果司機停下車之後熄火了,說,你一個小姑娘孤零零地在這我也不放心,你就坐車里等吧,我出去抽根煙。然後他就出去了,酒廠的保安還出來跟他聊天。我怎麼也沒想到司機大叔會這樣對我,感動得快哭了。幾分鐘後那姐姐到了,司機才走。

再加一個小的吧。
大概是在無錫火車站,我提著行李箱下樓梯。樓梯隔一段會有一個稍微長些的平台,我為了看手機在平台上把行李箱放下站了會, 看起來有點像拎不動行李了停下來歇會,但行李其實不重 。突然有個人拍了拍我的肩,我還沒來得及想是不是壞人是不是迷魂術等等他就提著我的箱子下去了。三四十歲的男人吧,嘴上還抽著根煙。下完樓梯後我也沒來得及跟他說聲謝謝他就放下箱子走了。現在還有人願意這么小小地幫一個陌生人一把,感覺真的挺不容易的。

世界上還是有美好存在的。
希望會越來越美好。
15-01-19


Aorqu用戶:
在家鄉念高中的時候,教學樓下種了幾顆桂花樹,每到十月,桂花的香味都能爬上五樓鑽進教室里,沁人心脾!

在上海讀大學部的時候,每到六月份,寢室樓外的幾顆梔子花就會飄出濃郁的香味,我總覺得那是一種花香夾雜著奶香的味道,可愛極了。在那裡我度過了四個梔子花開的季節,我和每個同我一起在花開時節路過它們的人興奮的說,快聞,這就是梔子花的香味!

其實我的高中和大學部並沒那麼愉快,高中沉重的學業負擔常常讓我喘不過起來,而大學的孤獨,迷茫,受挫和壓力都讓我覺得現實有時真的很灰暗。但是每當想到這兩種花香,我依舊會覺得現實就是那麼美好: 有美的事物存在於世間,而我竟有幸可以不用錯過他們。


妞妞:
我主動幫過很多人,

卻從不要回報。

因為我被動害過很多人,

現在卻活得很好。

現實啊!既殘酷!有美好!


霖淋:
在培訓班工作時,學生放學後,幫忙打掃衛生,老撿到學生掉的手機,然後沖下樓給人家送過去,後來我的手機在上班路上丟了,也不費力氣找回來了。
前段時間Aorqu有人發起給生病大學生捐款,我自己信用卡欠了一屁股帳,然後捐了100元,下午建行發簡訊說我參加世界盃開幕賽猜獎活動送給我一個足球,高興了好幾天。
我是要來的小孩,我倆個媽媽是親姐妹,我有兩個爸爸媽媽,他們都對我很好,我很幸運。兩邊都不需要我的錢,讓我顧好自己,而我也沒什麼本事。我要好好努力學習和工作,報答他們!不讓他們為我操心。
說起來我妹妹還給我買衣服穿
因為覺得自己很廢柴 才越發體會到身邊人或其他人對自己的好和善意
我是不是不對題啊,摺疊我吧,呃,Aorqu處女答


王昭岩:
雖然Aorqu上對於穆斯林不是很友好,但我還是想來答一下。本人漢族,坐標西北某城市,城市中大約四分之一的居民是穆斯林。看到之前那個出租車司機的故事想到的。在幾年之前,那會還沒有打車軟體。我所在的城市打車非常困難,經常一個多小時打不到車。那會我還在上高中,有一段時間阿公生病住院了,我陪著阿么晚上去醫院給阿公送飯,老人之間順道說說話。從醫院出來之後打車回家。醫院旁邊有一個商圈,哪裡比較容易打到出租車,但打車的人也不少,攔出租車就像打仗一樣,大家都瘋了一樣搶一輛車,絲毫沒有人顧及到這里還有一位顫顫巍巍的老人,天慢慢變暗了,有點小雨滴飄下來,感覺馬上快下雨了,我有點著急了,阿么身體也不好有冠心病高血壓神經也不好害怕吵鬧。人群這時為了搶出租車一直嗡嗡嗡的響。然後有一輛出租車拒載了幾位乘客之後停在了我前面,看到我身後的老人後停了下來,快半個小時後終於打到了車(晚上一般是出租車司機交班的時候,出租車多燒天然氣,一般不順路的單子會不接,民風如此沒有辦法)司機本來不順路,他說他是少數民族(穆斯林)今天是古爾邦節,他急著回去過節,但看到老人打不到車他不順路也就拉了。故事結束了,很簡單,本想搜索穆斯林有關的問題,發現幾乎全部都是黑的內容,有點小不理解,穆斯林中也有好人存在,不是所有人都是極端份子


匿名用戶:
一路看下來,就一個想法:

特別想回國。


裘靜:
我生於農村,母親精神病患者,父親比較自私不懂愛。
我內向敏感,拙於言語。

但是,我和相互喜歡的人結了婚, 生了有緣的孩子,有份不錯的工作,同事中有談得來的朋友,生活中經常有讓我感動的瞬間。

感謝生活!


匿名用戶:
另一種現實就是
你有一個哥哥或者姐姐或弟弟或者妹妹,他們學習成績比你好!!!
那麼你在家裡直接沒什麼地位了,什麼好的都是從他們開始,你只能是被剩下的,你算個what?

接著某一天你逆襲了
在讀書的年紀,你卻提前工作了或者創業了,收入杠杠滴那種。
接著就是180°大轉彎的態度對你,不管是物質還是雞湯方面。
——————————
說的就是我。真他媽的現實!


凌波微步牙:
四個字,有驚無險。


呸呸:

凌晨5點半,在麥當勞通宵學習中,突然隔了好幾桌的小哥哥拿著剛買的早餐過來,說是看到我通宵學習辛苦了,謝謝都沒說完就已經轉身走了。

暖心的早餐~


高琳:
雖然已經有這么多回答,可還是想把自己的溫暖分享出來^_^
就是昨天的事兒,冬至。答主一個北方人獨自在東南亞某小國念書,時至冬月怎麼能沒有餃子(⊙ω⊙)於是就一個人跑去找到一家水餃店,一個人坐下來點餐,有一搭沒一搭地跟來自東北的老闆扯閑天。
忽然聽到老闆娘問我:「早起吃了沒?」還沒等我答話,她又自己說到:「一個人挺不容易的啊,多給你兩個。」一邊說,一邊往鍋里多丟了幾個餃子進去…
雖然是小事可那一瞬間幸福爆了♪(´ε` )


周大羊羊:
我現在在刷這個話題 男朋友已經在我身邊睡著了 聽著他的呼吸聲 也很美好


為光:
1.月底快沒生活費了的時候,家裡剛好打錢過來;
2.把飲料擰開,瓶蓋上面寫了再來壹瓶;
3.考試的時候,會的都考,蒙的都對;
4.打王者的時候隊友可以carry起來;
5.吃方便麵多一袋料包;
6.點外賣時筷子多送了一雙;
7.去自習室學習的時候,座位沒人占;
8.手機電量只剩1%的時候,從容淡定的掏出充電寶。
9.借走的錢自己都忘了,並且快要沒錢了的時候,別人卻驚喜的突然還錢;
10.看海賊王柯南等連載漫畫時,結尾沒有下周休刊四個字;
11.丟了的東西被人撿到還回來;
12.買電影票的時候,最佳觀影區還有位子。
13.剛巧趕上了公交;
14.你喜歡的人剛好也喜歡你;
15.想起來再更,未完待續……


釋迦因:
下高鐵的時候把耳機忘座位上了,鄰座一位從未說過話的先生追了我一百米才把耳機交到我手裡,等他轉身回車廂時車開走了。他的所有行李都在車上,當時我驚得不知所措,他卻安之若素,高鐵站的工作人員以要關出口為名硬把我趕走了。路上一直記掛著這事,後來給廣州鐵路局打電話說行李已由乘務員保管……希望那位從洛陽到西安匿名先生一生平安!還有以後別再做這樣的好事了!


鍾傷:
我想起那年冬天 我馬上要回另外的城市繼續上學了 和我高中同學 也是暗暗喜歡的女生分開的時候 我開玩笑說 來抱抱~(我是特別胡鬧那種人嘛)然後 我得到了我一生中最緊的一次擁抱 後來什麼都沒發生 但是 那一刻 就那一秒 我覺得世界要多美好就有多美好 唉是不是有點屌絲…注孤生了→_→


Ning:
12 年去希臘,最後一天坐捷運到機場準備回家。在中轉站等捷運時遇見一位美國的哥,寒暄了兩句,發現是同行,相談甚歡。當時聊開了,他說之前是從土耳其過來的,還拿出了筆記本出來給我們看他拍的照片。看著看著車開來了,三個人拿著行李就跑上了車,接著一路聊到機場,大概有 20 分鐘。

這時悲催的事情發生了,收拾行李的時候,才發現一個背包落在捷運站了。當時我在捷運站的時候,是把背包放在旁邊的凳子上,車到站的時候光拿著那個哥的筆記本就上去了。一直到了機場楞沒發現啊。當時飛機還有 2 個小時起飛,現金全部都在那個背包,裡面還有相機、鏡頭和 iPad。頓時慌神了,當時借了那個哥 10 歐元,然後飛奔回捷運站。當時機場捷運要等 30 分鐘才有回程的車,那個等喲,真是心急如焚。

到了捷運站之後,遠遠看見那個位置沒有背包,然後跑上站台,找工作人員一問,包已經被人拾到。她問我裡面有什麼東西,確認之後把包還給了我。回到機場,還有不到 1 個小時就起飛了。想著找到那哥們還錢給他,到他的辦理登機口找不到,只能先進去了,然後發郵件向他表示感謝雲雲。

到北京後,收到了回復,大意是「別擔心還錢的事情。我同樣請求你幫個忙,當你下次遇到同樣需要幫助的人時,就把那錢交給他吧。讓這善緣能持續。」


匿名用戶:
16歲的時候喜歡上一個姑娘,沒有表白,安安靜靜地守護了兩年,她也知道我喜歡她,然後她就永遠是16歲的模樣,我也是


虞小白:
這是節選我之前發在人人上的一篇日誌。

讀德明的時候每天都要搭巴士,巴士站離學校並不近,要走將近二百米,過一個十字路口。
中四九月份的一天,我因為吉他表演的綵排很遲才離開學校,一路緊走向巴士站走去。當我在十字路口等紅燈的時候,那輛我應該坐的巴士也在等紅燈。也就是說綠燈一亮,我要跑的跟巴士一樣快才能追上它。
綠燈一亮車還沒有動我就開始跑了,背著書包一路狂奔。然後我還是無奈的發現根本跑不過車,但是我沒停,有時候上下車人多了也能趕上。剛才和我一起等紅燈的一個騎山地車的男生在我前面忽然加速,一邊騎還一邊回頭好幾次看我狼狽地跑著。他騎得那麼用力,是在車子上站起來的那種。
我當時想,你難道沒見過追公交的么。
等我跑完剩下的這一百米,是弧形的路線,我看到那輛巴士還在車站,後門關著,並沒有人上下車。再跑兩步我才看到,剛才那個騎山地車的男生在前門那裡。他騎在單車上單腳撐地,一面和司機說著什麼一面轉頭看狂奔的我。
我終於狼狽地跑到了車門口,甚至沒看他長什麼樣子,匆忙說了句謝謝就跳上了車,然後車開走了。
司機問我,那是你男朋友啊。
我愣了愣說,沒有啊,不認識的。
車行駛幾秒鐘後就經過了騎單車的他,他意識到有公車,抬頭向窗內看了一眼,我就站在那窗口旁沖他揮了揮手,他也揮了揮右手,歪著頭沖我笑,是我見過最溫暖最好看的笑容。

國小的時候和二阿公一起回老家,坐長途大巴。我自小暈車,所以坐在副駕駛的位子,二阿公坐在我後面。
下午回城的時候特別困,然後就睡著了,一路顛簸竟然沒醒。等到站我醒過來的時候才發現,我之所以沒有醒沒有覺得難受頭不硌的慌,是因為坐在我後面的二阿公把右手伸過來,剛好擋在了我的頭和窗玻璃之間。在漫長的三個小時回程路上,我就這樣靠在他的手上睡著,他三個小時都沒有動一下,只怕驚醒了我。

九歲的時候和媽媽去看姥爺,在農村,路過他種的那片地的時候看到了開滿梅花的樹。我長那麼大第一次看真的梅花,特別激動,折了兩枝帶到姥爺家,興奮得不得了。
下午我們要回家,姥爺把我和媽媽送到村口,我和媽媽走向幾百米外的公交站,姥爺一直站在村口直到再也看不到我們。當我和媽媽坐在車上等發車的時候,姥爺忽然出現在了窗外,騎著他那輛大輪老式的黑色單車,從車窗遞給我幾枝梅花。
那一刻我想哭的沖動大過了看到梅花的開心。送走我們,從村口回到家,騎著單車去少說一千米外的地里折梅花,再折回來朝相反的方向來公交站,竟然還趕在了發車前。我不知道一路上姥爺騎得要多快,更沒料想我隨口一說的話,他竟然就記在了心裡。

中四那一年和基友住宿舍兩人間。
前幾天和她一起吃飯,說起住在一起的那段時光。我說,每次你睡覺的時候,我都是在浴室里吃蘋果。原因很簡單,我怕自己咬蘋果的聲音太大吵到她,就跑到浴室里或者房間外面吃。
基友說,那時候我晚上回來都在門口把鞋脫了,拎著鞋走進來。
我們都沒有在房間里脫鞋的習慣,她脫鞋只是因為那樣走路沒聲音,而我早就睡了。基友晚上在自習室學習,有時候她回來我還沒睡著,就能聽到門開的聲音,良久才能聽到特別輕特別輕的關門和鎖門的聲音,是她慢慢關門的緣故。
和基友同住的這一年,我因學校遠每天都早起一個小時,晚上早睡。鬧鍾早響,基友從沒抱怨過,晚上早睡,她窩在床頭壓低了小檯燈。我就想,可能真的是互相當做家人而不僅僅是室友,這一切一切才能做得彷彿是習慣,這一切一切才這么自然才覺得理所應當。

還是跟室友有關。
中三的時候住六人間,三個上下鋪那種。一天晚上吃完飯我就爬到自己的上鋪給家裡打電話,以為房間里沒人,於是講話也沒控制音量什麼的,開心地打了半個多小時。
等我打完電話過了一會,住在離我最遠的那個下鋪傳來了聲音說,小帆我睡覺呢。
我大驚,才想起好像在打電話之前她說她要睡一會,我急於和家裡聯系就沒意識到。然後特別愧疚,愧疚之餘問她,你怎麼不提醒我一下,那我就到外面去了。
她說,正想提醒你,聽到你特別高興的說這是幾天來你第一次回來的這么早,就算了。
那一天確實是我幾周以來第一次回來的這么早,甚至都能趕上晚飯,還能吃完飯和家裡打個電話。而我這準備休息一下的舍友,就因為這一句話選擇了等我打完這通長長的電話。

國中畢業典禮是我十四歲生日。
那天喜歡了好久的男生忽然穿了他兩年前就買了卻一直沒穿過的新版夏季校服。開大會的時候我們坐在班級最前面,我說,你怎麼忽然穿這件衣服了。他說,滿足你一個生日願望。
只因為臨近畢業的時候我經常說,哎呀你怎麼還不穿啊。而他之所以從來不穿,是初三的時候他買然後問我們那個圈子的人,我穿好看么。我隨口一說醜死了。
其實他穿這件校服還挺好看的。
畢業典禮後他和圈子裡的男生騎著單車穿過幾個街區去書店,只為了買一本我覬覦已久的小說。晚上去我打太極拳的地方,遞給我扉頁簽了他們幾個哥們名字和祝福的《百年孤獨》。

我真正搬來國初之前一直計劃著加吉他社,因為指揮是同一個老師。
第一次訓練他走進來,我沖他招手,他嚇了一跳。我說,我真的來國初了,我真的加吉他了。他連說好幾句謝謝。
那天訓練結束我抱著厚厚的文件夾背著書包,他提著兩把吉他,我們兩個站在他停車的位置聊天,從七點聊到了九點半。他和我講他最喜歡的學校的吉他是怎麼運營的,他對音樂的理解,他自己希望的作為,他對國初、國初吉他還有德明的一些想法之前從未聽他說過中文,那天兩個半小時都是他用中文滔滔不絕。
而在此之前我認識他兩年,說過的話不超過十句。

和認識七年的哥們視訊,我忽然悲傷的想到自己這么女漢子估計是嫁不出去了,就哼唧了兩句完蛋了嫁不出去了。
他也不說話,我以為他是無語了。
一會兒他從對話框里打字過來,大不了嫁我。然後又補充一條,如果六十歲的時候你未嫁我未娶。滿是戲謔的口氣。
我看著熒幕上他並沒有看著攝像頭的眼睛,想著很久之前一塊聽張國榮的歌,竟會覺得恍如隔世。

來新加坡之後我不再給雜志社供稿,告訴負責我的編輯這邊實在是太忙太累,恐怕不能寫稿子了。
結果在斷了供稿的第二年,在她空間的定稿名單里發現了我,一剎那以為是有人和我用同樣的筆名。再一看題目,竟是我初三時寫的稿子,當時供稿還不穩定,她不曾回復我。
我在QQ跟她說真的很感謝。
她說,去翻了一下你的舊稿子,能用就發了。
在我不供稿的這三年裡,她時不時在QQ上發資訊給我,告訴我最近缺什麼樣的稿子,專題在做什麼,以及回復我每半年憋出來的五千多字。三年裡只發了三篇,樣刊還是寄到老爸的工作單位。甚至給我做專訪,也是在我明確地表示我寫不出稿子之後。
她從來沒放棄過我。哪怕我自己都放棄了寫文。

12年夏天回國,路過之前打太極拳的地方。人還是很多,孩子也不少。
媽媽問要不要過去看看,我說算了。在二十米之外的小道上經過時,前面一個穿白色的太極服的人喊我的名字。
那個阿么說,你回來了啊。和我家長里短了好久,到她走了我都沒想起來這是誰,可是她卻記得我的名字,縱然我戴了眼鏡剪了斜劉海穿的是休閑裝一整年沒去過俱樂部,晚上十點半,夜色中她一眼看出我是誰。這么大年紀還記得我是出去上學了。
媽媽提醒了一下才想起來,這是那個我學東岳二路總是記不住套路,就回家幫我手寫了一份競賽套路的阿么,是我學妹的親阿么。

回國的飛機上鄰座是一個大媽,五十多歲的樣子,在新加坡給兒子看孩子。
聽說我也是考來新加坡讀書的,特別是得知我十四歲就離開家之後,大媽心疼的不得了。一路上她變戲法一樣從包里拿出各種各樣的吃的,橙子蘋果小熊餅干甚至還有蒸的紅薯,一個勁的塞給我。
在深圳轉機,一直走出濟南遙牆,她都一直在旁邊。原本計劃好了一路上一個人,八個小時飛行和中轉的倉促。做好了去接個水都要背著包的準備,誰會想到會在路上遇到這么一個願意在我收拾東西的時候等我在我上廁所的時候幫我提包的陌生人。

現實就是這么美好。
愛這個世界,我別無選擇。


WLeeLe:
開車走在路上,要過一個路口的時候,看見一對大約五六十歲的夫婦要過馬路,就停車想讓他們先走,我停下車的時候他們先是愣了一下,我招招手讓他們先過,接著這對夫婦走在車前的時候,轉身用手豎起大拇指,然後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走過馬路。
真的就是這么一個豎起的大拇指,讓我覺得很開心,有的時候就是這么微不足道的一點小小的事可以讓你一整天都無比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