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可以有多美好?

問題描述:本問題相對於「現實可以多殘酷? 傳送門:現實可以有多殘酷? 題主: 昨天看了「現實可以有多殘酷「。感覺不太好,所以我開了這個問題以相對應,希望能夠「中和一下」。和那個問題題主不想把它變成「比慘大會」一樣,我也不想把這個變成「雞湯故事會」,或者是「曬幸福」比賽。所以大家從「現實,實際」的角度出發,講述自己的美好故事,讓大家看看社會的冷和暖,能更加辨證地看待世界,是此題和彼題共同的「心願」吧。
, , ,
第 8 個答案 共35 個答案在此專題現實可以有多美好?

Shen Homer:
一次簡單的高中籃球聯賽,一次有意的失誤,可是這微不足道的失誤,卻成為了很多人一生難忘的記憶
上視訊,不多說了
最美妙的一次失誤,超感人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Y3MDc5ODQw.html


Aorqu用戶:
小時候性格軟弱敏感,院子里養的大公雞都能欺負我。我還記得那是一隻白色的,眼神銳利冠子鮮紅的大公雞。看見我便會追在我身後,跳起來啄人。我被嚇得一邊哭一邊跑·····可是這貨跑的比我要快,總能被它欺負的無比慘烈。我哭著去找阿公,阿公於是對我說,他把那隻該死的大公雞殺了燉了吃好不好?其實我沒指望那隻討厭的大公雞能夠從此消失在我眼前。但是聽了阿公的話我很高興很高興。結果第二天醒來看見那隻大公雞耷拉著腦袋,脖子淌血,被阿公提在手裡,拔毛ing

那一刻有多高興?

不是因為那隻大白雞被砍了燉了,或者因為以後不會再被它欺壓而感受到的喜悅。

而是因為,我突然覺得自己原來是很重要的。我原來以為大人們都那麼忙,應該是不會搭理我。因為工作忙,過年眼巴巴地頂著大門,卻等不到父母回來。因為要幹活,一個人被晾在一旁坐在西瓜地里扯地上的草玩。因為大人要去打牌,被鎖在房間里,夜裡還等不到他們回來,害怕恐懼哭到聲嘶力竭。還好有鄰居的姐姐隔著窗子給我講故事,哭累了便能一邊抽一邊抹鼻子蹭進被子里睡覺。

阿公居然說做就做,為了我手刃那隻喂的最好的大公雞。

像是大冬天洗著熱水澡,溫暖幸福的感覺滲進骨子裡,又帶著些委屈心酸,教人想要嘆息。

即使現在我明白,有些人一直將我視若珍寶,那一刻心中噴發的彩虹,卻是開始照亮了自己的整個童年。


張磊:
去年創辦一家公司。

在著手籌備的第一天,就有成熟、紮實的搭檔加入;

在打算融資的第一周,就敲定了八位數的天使投資;

在業務上線的第一天,就遇到項目一掃而光,上新項目,再次一掃而光;

上線不到90天,募資金額破億;

我覺得,現實真正美好的地方在於:

我們都還很年輕,有足夠時間和精神力量,去踐行那些想過的念過的吹過的牛逼。


宋文浩:
初看見這問題時,它有100多人關注,回答卻是寥寥無幾。有人便問為什麼關於「現實有多殘酷的」問題可以引起大片討論,而一個相對立的問題卻得不到什麼迴音?
猜想大家應該都還在搜羅心中美麗到極限的記憶,覺得只有這些東西才能反應人生的美好。
而我更傾向於認為,美好就像父愛或是母愛,過於普遍尋常而往往被人不經意間所忽略遺忘。
作為一個不諳世事的大學生,我只擁有20年的生活經歷,也只敢從淺的方面說說看,大家切莫見怪。
西方經濟學課上我們學過一個叫做邊際效用的東西。當你餓了,不停地啃包子,一個接著一個,吃到撐了再吃一個就要吐了的那個包子時,它的邊際效用就是0了。
我們既然還在生活還沒有粗魯地選擇死了算了,就可以說明生活的邊際效用還是正的。生活,也是相對美好的。
其實美好被定義得很簡單,譬如貓吃魚,狗吃肉,譬如寢室開黑打魔獸。
如此而已。
或者,周六下午打場球,完了兩口喝完一瓶冰鎮的百事,再和朋友勾肩搭背地走在夕陽。一陣風吹來,我們陸陸續續地打著嗝,再推推搡搡,互相開些沒有節操的玩笑。
美好真的是一件觸手可得的東西。
早上起床看窗外是個大晴天,陽光探進來屋內一片暖洋洋。
中午吃到了爆好吃的麻辣燙。是的,雖然只是麻辣燙,但還是好吃到淚奔。
晚上泡了個熱水澡,水溫剛剛好,再哼一兩首歌,感覺明天就能去報名參加中國好聲音了。
睡前和心愛的人說句晚安,月光溫柔地打進來,屋子裡一片明亮。
為了證明美好,一定要挖空心思去想那些開心到流淚的時刻么?
倒不如都留意著眼前的細節。
想想看,能跑贏三億個精子而有幸擁有人生,就這一件事,就足以說明人生已經的美好。
而正因為美好的事物太多,數都數不過來,它才會被我們不經意間所忽略,和錯過。
而殘酷,就像不小心割傷手指頭一樣,來的突然又偶然,出現一次就讓我們疼了個徹底。我們,總不能因為看見了淚水就妄下結論說眼睛時時刻刻都是潮濕的吧?
有時間抱怨有時間發牢騷,有時間控訴生命的不公和世事的種種,還不如去多留意些生活中的漂亮細節,抓住它們,珍惜它們,而不是選擇在它出現時閉眼嘆息,任它來去如飛。
當然生活中確實充滿了欺騙和謊言,但並不應該影響我們看風景的心情。
真正的智者,就是在看遍人世間的罪惡後,也能敞開胸懷地去愛惜這世界。
另外《獨自等待》里有句台詞很是經典:要麼好好地活著,要麼趕緊去死。
就用這個作為結尾了,多的我也就不再補充了。
PS:發現自己好像有點兒沒怎麼回答到點上,問現實能有多美好啊?
根據楞次定律,你能感受到的世界有多殘酷,這世界就可以表現得多美好。
風景呆板著都是一樣,就看你願意站在哪個角度觀賞。
就醬。
多的我也就不再補充了。
這回是真的~~


索阿飛:
今天提早一站下車,本想著走走就當鍛煉身體,但是下車那一瞬間我就後悔了。
霧霾實在重得不行啊。望著前方還有900m但看不到在哪裡的家,我只想安撫一下悔青了的腸子再抱著路邊的電線桿痛哭一場。
聽說已有三個以城市命名的心理學癥狀: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巴黎綜合症,耶魯撒冷綜合症,相信不久的將來就會有北京綜合症,以紀念那些因霧霾嚴重感到生無可戀如我一般的重度抑鬱症患者,讓我們拭目以待。

正前方走著一男一女。女生長頭發,戴個眼鏡,氣質很文靜,穿著很厚的黑色長羽絨服。男生正好高出女生一個頭,背影清瘦。
當然,因為我們三個都帶著防毒面具,所以長相就只能自行YY了。
兩個人走在前面,中間保持著1到1.5米的距離,有一搭沒一搭的邊走邊說話,像是在討論問題。

但敏銳如我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貓膩——
這么冷的天,居然兩個人都把手放在外面,並且沒有戴手套!
這種情景不就是初高中下晚自習回家的小情侶嗎?! (我想我上輩子一定是初高中的教導主任吧(⊙﹏⊙)b)

果然,大概走了100米,兩個人越靠越近越靠越近,男生的左手碰到了女生的右手,然後順勢握住,往嘴裡哈了哈氣小心翼翼地把手放在自己衣兜里。
(然而此刻目睹了整個過程的我居然臉紅了⁄(⁄ ⁄•⁄ω⁄•⁄ ⁄)⁄……)
女生有點驚,羞怯得低下頭,男生把頭轉到一邊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但內心想必已經擁有了一片已到了繁殖季節的大草原)
有點青澀,但很甜。

我放慢了腳步,看著他們靜靜的牽著手向前走,抑鬱和躁狂的情緒一秒被治癒。
路燈的光透過霧氣打在兩個人身上,行人寥寥,只有三四輛汽車在馬路上穿梭,靜謐又祥和。
那一刻,我竟覺得連霧霾都不是霧霾了,不過只是專門營造浪漫效果的白煙罷了。

世界紛紛擾擾喧喧鬧鬧什麼是真實,為你跌跌撞撞傻傻笑笑買一杯果汁。
這個夜晚只屬於他們兩個人,那般平靜和美好。

我知道未來很迷茫,也看不清前方的路在哪裡,但此時此刻我只想牽著你的手告訴你——
不要怕,我們一起走。
然後兩個人就微微笑,仰起頭,一步一步向前走去,目光堅定。

這大概就是最好的愛情。


Lillian:
1.從小父母離異 我跟媽媽 一直以來和我爸爭吵不斷關繫緊張
大一寒假我自己找了一個咖啡廳的兼職 某天晚上正在咖啡廳里忙碌 無意間透過落地窗瞥見店外站著一個很矮小的人 我近視眼又沒帶眼鏡看不清楚 但是感覺很熟悉
出門一看
果然是我爸
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來的 也不知道他站了多久 他就這么默默地站在那兒
他看見我出來了 就說「沒關係我就是順道來看看你 你去忙吧」
忘了當時我說了什麼了 反正背過頭去就掉眼淚了
突然想起以前爸爸說過的話——不管爸爸媽媽關系如何 我們都會一樣愛你
嗯 老爸還是很愛我的

2.大一時我媽那個老女人終於嫁出去了 對方對我媽和我都超好 對方的女兒也對我們母女倆超好 是個正妹姐姐 和我一樣喜歡貓咪(*^ω^*)還有就是那個叔叔前妻和別人生的兒子偶爾也會到我們這邊來玩 感覺關系很復雜的樣子 噓~其實我們在拍家有兒女啦啦啦。。。

其實媽媽再婚的時候心裡還是有點難過的 我不再是她的唯一了 偶爾也會自私地懷念曾經和老媽兩個人自由自在的生活
但是至少她現在很幸福

她已經胖了十斤了阿我去!!!

生活還是很美好的 即使有些人分開了 那也是為了能夠各自幸福

3.和曾經戀戀不忘相愛相殺的初戀最終互相放下成為了朋友知己。
上次真心話大冒險輸了 被逼打電話給他問他還愛我嗎(哦買噶真是土鱉的玩法!!!)
然後他打死就是不回答這個問題 即使後來他猜到了我們只是在玩遊戲 他也沒有很敷衍我 後來兩個人在電話里炒雞尷尬阿!!!
後來他就發了好幾條長長的簡訊給我 無關愛情 無關風月
當時就覺得 真是不枉年少時轟轟烈烈愛過那一場
不在乎天長地久 只在乎曾經擁有
謝謝你
(你個傻逼肯定想不出我也會對你說謝謝這種話 但是真的不是客套話好么 只是想對你 對過去 對當時的我自己 道一聲謝而已
反正 你也不上Aorqu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4.每次旅行總能收穫陌生人的美好

聯考完獨自去雲南
在昆明石林偶遇幾個老頑童

在昆明去往大理的火車上邂逅同樣獨自畢業旅行的重慶帥鍋一枚 本來他是要直接去麗江的結果跟著我就在大理下了然後我們同游大理麗江 最後還在我的慫恿下他也選擇了飛回家去。。。
順帶一提他爸和我爸職業一樣 他也是單親 他媽媽也在四川阿哈哈哈哈
後來在大理 又因為我在洱海上吼的「大理 我愛你」那一嗓子結識了另外兩女一男重慶小夥伴 於是我們一起度過了整個畢業旅行美好時光

大一獨自去大連旅行 在青旅結識了和自己同月同日僅不同年出生的妹紙 且都是四川老鄉

還是在大連 即將離開的前一天 去了俄羅斯風情街上那家「沈小姐的泥巴店」
當時已經快打烊了 可是裡面那個做兼職的大我一屆的學長卻忽然開始做一個毛氈(是叫這個吧?不記了阿。。。)
我:「不是快下班了嗎?你做這個幹嘛?來不及了吧。」
他:「就想隨便做一朵簡單的花之類的,應該來得及的。」
我:「噢……!」
快走的時候 他把那個尚未成型的小手工藝品遞給了我,:「不是說你們明天就離開大連了嘛?想著送點什麼給你們留作紀念,但是時間有點緊,只做出了這個樣子」
那是一朵還只有兩瓣花瓣的花朵 看起來像一個滑稽的小羊 為了使它看起來不那麼奇怪 他真的準備把它做成一頭羊 從那兩個後來點上去的橘黃的小眼睛就可以看出來
我接過來的那瞬間突然不知道說什麼
感謝?感動?開心?
好像都太浮誇太輕微了
也許這輩子以後我們都不會再見面 但是他卻給了一個陌生的長得還不好看的妹紙一個海濱城市美好的回憶

當時我的心裡在吶喊:大連!!!我愛你!!!

去年中秋又獨自去了南京
在微信附近的人裡面居然遇到老鄉 還是隔壁縣的老鄉!那個時候我已經把南京市區能逛的地方都逛得差不多了 於是他說:「你可以去去燕子磯,江邊,風景秀麗。」
然後我就屁顛屁顛地去了
在燕子磯 遇到一個特別熱心的老阿公 聽說我是一個女孩子自己過來的 帶我整整遊了一個上午的燕子磯 給我說南京的歷史南京的人文南京的故事 幫我拍照
最後大筆一揮 當場作詩幾首送給了我
至今我仍對這個梧桐滿街的城市念念不忘

後來獨自去威海
當時是剛從日照玩完 結果只搭到晚上九點過才能到威海的汽車 一路上那個賓館的前台小哥都在電話我問我怎麼還沒到
剛開始我以為他是怕我訂了房間又不去所以有一點煩他(當時馬上國慶了房間緊張)結果等我到威海的時候 他很積極的要來接我:「哎呀我就說你一個小姑娘家怎麼這么晚了還不到好危險的」「你告訴我你位置吧我過來接你好了,千萬別打車,這個點會被坑的」「沒關系我們這里離汽車站特別近,你告訴我你在哪裡就好我過來接你」
當時想到自己還惡意揣測過別人的想法真是羞愧得無地自容

再後來去煙台 在一輛不報站名的公車上 每過一站我就緊張兮兮地數一站 生怕下錯了 終於到站的時候 只聽那個一直沒有吭聲的司機大叔喊了一句:「那個小姑娘,你到站了!」
而我只是在上車的時候問了司機大叔一句是否經過那條路 那個司機便一直記得有一個大概是外地來的小姑娘 要去這個地方

即將離開煙台的那個上午 因為口渴無意闖進了一家小小的咖啡店
白天她是咖啡店 晚上她是小酒吧
回學校以後 咖啡店的店主給我寄了一張小小的明信片
我會一直珍藏它

……………………

還有好多 簡直寫不完了 總之 我認為這個世界真的是很美好的 溫暖無處不在
反正任何不好的東西在我這里大概都留不到第二天吧-_-#

我見青山多嫵媚 料青山見我應如是
反過來說 是不是因為我本身長得很美所以才覺得這個世界也很美呢哈哈哈哈!!!

好吧 當我沒說
阿門 希望世界和平

——分割線是這樣用的吧—–

最近不知道這個答案怎麼被翻出來了忽然每天都有好幾個贊
謝謝大家

可是剛剛發現贊正好變成了250
(¯ε(#¯)


最後的夕陽武士:

2007年,母親查出是肺癌。確診為誤診。

當時我在上國中,寄宿制學校,有一天中午接到媽媽的電話。覺得那天我媽格外地溫柔,而且說的話也奇奇怪怪的。後來我才知道,那時候我媽和我爸在醫院的走廊里,等待著最後的檢查結果審判。據說在此之前,已經輾轉了四川好幾家大醫院,具體情況我不清楚,他們一直瞞著我,好像就是肺部有陰影。我聽我媽說,她被醫生告知是肺癌的那天下午,拿著檢查的各種單據去找了許阿姨,許阿姨是我媽從小到大的好朋友,自己開了一家診所。她說看到許阿姨接過檢查單就開始哭,我媽心裡就是「完了」,然後轉身就走,回到家開著水龍頭大哭了一場。

我姑媽告訴我 出檢查結果的那天,她接到我爸打來的電話。我爸那麼剛強的一個男人,在電話里哭得聲音發抖,他說:姐,她不能走啊……她走了我怎麼辦……女兒怎麼辦……女兒將來會喜歡男孩子,會結婚生子,有好多女孩子的問題需要媽媽解答,沒有媽媽,她怎麼辦……

這一切都是後來聽大人聊天的時候我才知道的。想想還是後怕,如果是真的,父母會不會瞞到最後一刻才告訴我?

不過我媽說,經過這事,她終於看開了很多事情,餘下的每一天都像是偷來的,抓緊一切的時間享受生活和家庭的美好。

2014年,我查出疑似淋巴腫瘤。確診為誤診。

我當時是掛的一個內科老醫生的專家號,掛號費比普通的要貴很多很多的那種。

看完病以後,我跟醫生說,我腮邊上有個小鼓包,鼓了挺長時間了,還有點疼,您能不能幫我看看。老醫生看完以後,沉重地跟我說,小姑娘,你這恐怕不是簡單的結塊,長在這個地方……很兇險啊。趕緊下去掛一個腫瘤科查一下。

我沒怎麼在意,也沒去掛別的號。下樓給我媽打了個電話,轉述了醫生的話。

當時我媽在電話里愣了一會兒,跟我說,沒什麼事情,你馬上去掛個明天的號。先掛了。

後來我才知道,當時我媽掛完電話腿就軟了跪在地上。「晴天霹靂」,她說。

第二天一早,我還沒起床,我爸就在學校樓下了。我當時還覺得奇怪,怎麼表哥也來了。

後來我媽說,當天晚上我爸就想開車出發,(我家距離我學校有三四個小時的高速車程),我媽死活攔住了怕他意識恍惚路上出什麼事。於是緊急打電話把我表哥叫來開車。

家裡人說,接到我電話的當天晚上,沒有人睡覺。我母親一直躺在床上流眼淚,覺得人生無望了。而我父親,一根接一根地抽煙,他一直在說我這輩子沒做過什麼壞事,為什麼要懲罰我的女兒?快天亮的時候,父親已經擬好了一封辭職信。他說當時他已經打算好了,如果確診是真的,他就把家裡能變賣的都賣了辭職帶我去環游世界。唉媽的,這個我想起來一次哭一次。因為我父親知道,我特別喜歡旅行,但因為擔心我的安全,從小到大管我管得特別緊,幾乎不讓我獨自出行。

而以上這些,我當時也毫不知情。這個說起來很愧疚,我特么的太無知了,我天真地以為,腫瘤嘛,割了就可以 不至於會死。(我想起後來看《滾蛋吧腫瘤君》里有一句台詞:大姐!淋巴誒,遍布全身,你割得完?)通俗來說,大人們都知道,淋巴上的腫瘤,沒有良性一說。而我不知道。

所以我很奇怪為什麼當天父親好像很憔悴,中午吃飯的時候一口都吃不下,我問他他說爸爸不餓。一根接一根的抽煙,跟他說話也一直心不在焉,半天才會回應一聲。而且他怕我害怕,還一直強顏歡笑 故作輕松地跟我聊天。

那天結果出來以後,我爸直接從椅子上滑了下去。感覺就是,之前一直是一根線提著他一樣。然後他邊哭邊笑,站起來以後給親朋好友打電話,然後定了家餐廳,召集了能來的所有人,吃了一頓巨貴的飯。我當時還覺得可心疼呢,多大的事啊幹嘛這么花錢。(手動再見 無知少女)

所以,我從來不覺得有任何詞能美好過「虛驚一場」。


李慧敏:

早8點某兩只豬在床上的對話:

男:老婆,你累不累?如果累的話,就不用給我做早餐了~

女:啊?你想做早餐?

男:不是,如果你累的話,我就再陪你睡兩小時~ 我愛你的方式是自虐,如果你不想做早餐,我就餓一餓自己~

女:靠,你這是訛我起床做飯啊!你想吃飯就直接說嘛,還拐這么多彎!好吧,我起床給你做飯去。

男:(星星眼)老婆真好~ 話說回來,小時候媽媽帶我去逛街,我老會說「媽媽,你喜不喜歡吃這個?媽媽,你喜不喜歡吃那個?然後媽媽就知道是我饞了,便會買給我吃。」

女:她真是個好媽媽。

男:那天早上醒來看到你在廚房忙活,我脫口而出一個「媽」,當時你沒聽見,但我自己內心翻江倒海。當時看到的你朦朧的側影真的很像她,但你對我比她還好,因為你讀書比她多,比她更懂我,更能把話說到我的心檻里,不會像她那樣總要控制我。

女:其實我也會控制你。比如將蔬菜打成汁,讓你在不知不覺中吃下你原先不愛吃的食物。

男:我喜歡這樣被你控制。但有些時候,我也會害怕,害怕被你慣懷了,害怕一直是你共情我心疼我,怕你付出太多,怕我們太不對等,怕你受傷害。

女:恐怕錢鍾書也對楊絳說過類似的話。記得一次楊先生生病住院,錢先生某天到醫院後哭喪著臉說將房東的桌布弄髒了,賠的話怕是又要好一筆錢,楊先生就安慰丈夫,說自己病好回家後可以洗乾淨,然後她果然搞定了。雖然親密關系中的對等很重要,但對等並不意味著事事AA呀,你是這世上少有的能與我對話的人,也是可以幸福的一起寫文的人,你有少女一樣溫柔的心思,會理解我,事實上也開始分擔越來越多的家務,學習許多的生活細節,我已經覺得非常幸福了。我看到的是你的潛能,以及正在發生的變化。

男:我只是暫時還不習慣廚房的事情,但我會對你越來越好。

女:我知道。

以下省略5000字肢體運動場面描寫。

————————————————

20170325補充:

人際交往是一門藝術,戀愛是一門藝術,婚姻是一門藝術。

掌握這門藝術的人,生命每刻都會充滿陽光。


Devin老師:
1. 去年找工作被連續拒絕九次,第十次發著高燒面試,給了offer,那時候簽證也快到期了,以前的每一個早上,醒來都是壓力滿滿,那天早上,感覺像還清了所有債務,覺得生活真美好。

2. 出國讀書前,同事們給我送別,以為就是一場如畢業離別的聚餐,但他們特意選了一家有大熒幕的飯店,播放著他們專門為我做的視訊,每個同事都說了一段特別溫暖人心的話,當時就哭成狗。

3.小時候,左手牽著爸爸,右手牽著媽媽,從阿么家出來,聞著鞭炮混著寒冷的味道,笑嘻嘻的去姥姥家。
4.聯考結束那天,跟同學推著車子走著離開學校的長長的上坡,心想著回家吃大大的西瓜。

5. 高二,右手做了手術,沒法寫字,有同學專門幫我記筆記,有同學專門幫我買早飯。

6. 到瑞典的第一天,去錯了校區,碰到好心人接到他家裡吃面喝飲料,並開車送我到對的校區取鑰匙又幫忙搬家。

寫的時間點好亂,想到哪就寫哪吧。


匿名用戶:
只能說,半年前,我還在出租屋裡一天一包方便麵,陪著我鼓勵我的是我的女朋友和好哥們!現在,我是創業公司副總裁,換了車,和女友買了房,不對,是我未婚妻!現實真的很美好!


lanlan:
我是個賣家,她是個買家。

一天之後,我們在一起了。


這里的不同意是因為當時我好友申請發過去了,然後她按了拒絕。。

加了微信後就在微信聊起來了,一天的時間,她就說會等著我去娶她。

或許現實,真的可以這么美。
—————————————————————–
不知道有沒有人看,有的話再分享些微信聊天記錄。。


陳吉吉:
以前喜歡一個漢紙喜歡了好久好久 並且好喜歡好喜歡(恩那時候覺得就很喜歡~)然後輪到我和他值日倒垃圾 我們就一起去倒垃圾 我們那時教室在四樓然後走樓梯時候沒有一個人我那時也腦子一熱就超級勇敢去牽他手 牽到了之後就害怕然後就想縮手結果他回!握!住!我!真的是緊緊的回握住我~我就愣住了。。。然後一路就被他牽回樓梯頂格才鬆手~哈哈哈現在想起來都會自己傻笑甜蜜個不停~盡管我們沒有聯系~但是我覺得如果有個人讓你想到就感到甜蜜 難道不美好么~~
最近意外一直被人贊也挺開心 就更新下 不是秀恩愛 真的 我們一直沒在一起 現在也基本沒有聯系過 估計他也忘記有這件事 但是就挺感謝他 我至少回憶起來我年少時候的輕狂都給了他 那種沒見到他本人在別人面前表達對他的喜歡然後見到本人就本能的害羞這種感覺實在矛盾又甜蜜 感覺現在回憶起來也覺得自己痴狂加一點點傻逼但是還是很美好~


土狼:
我住在北京近郊的回龍觀,我們家樓下就是忙碌的捷運站,我兒子每天都現在窗前指著窗外拉著百萬人穿梭而過的捷運喊「車車」。
捷運門口有一個燒烤攤,一個40歲左右的大哥和他老婆騎著三輪車每天晚上7點在這里出攤,有時候干到凌晨。
我每次運動完了以後都會來這里吃點串補充下體力,他們家的肉質鮮嫩,烤的火候不錯。對於一個不吃辣的人來說,能次次記住我不要辣椒的需求是很難能可貴的。
後來我發現他們有一個上國小的兒子,經常幫他們父母招呼客人,時不時的干點把串拿到餐桌上的工作。
有一段5月下旬的時間大哥老婆和孩子都沒出現,大哥每天都忙的恨不得分身,自己幹了廚師、招待、清潔、收款的所有活。我當時問他老婆呢?
他說,回家了,小女兒要聯考了。
我吃了一驚,你那個兒子不是獨子啊?
他說,不是,那是老三,大女兒已經念研究所了。他頓了頓,給一串烤饅頭刷了醬,在北京交大。
我大吃一驚,連說你真不容易。
大哥沒抬頭,呵呵笑了笑,摸了頭上的汗,在煙霧後說,沒啥,我們沒文化,不能讓娃娃沒文化…
他轉身拼了個毛豆火速的送到客人的桌子上,連聲對招待不周表示道歉,然後又回來照看火上的肉。
我看了看他,夕陽下,這個中年男人…那說不出的感受,同為一個父親的敬佩…

「老闆,加10個肉筋,一瓶啤酒。啤酒我請你。」


赫禎:
從國小參加升國旗儀式

直到大三這個學期

終於在那一天

振奮人心的國歌終曲的瞬間,國旗咔登一聲,走到了旗桿的盡頭

沸騰而浮躁的內心,平靜了

——對於強迫症的我


七七:
我和老公結婚一年多,一直想要孩子,在16年上半年成功懷孕,但八周時胎停了。前幾天又發現備孕成功,之後就是兩次查血化驗(隔天一次)。拿到兩次化驗結果,醫生告訴我們,你的hcg值兩天內從兩萬多跌到六百多,小孩沒用了,應該是生化妊娠,你們夫妻倆去武漢的大醫院進行身體檢查吧。一次胎停一次生化妊娠,兩次失敗意味著我們倆很可能身體有問題。

各種可怕的念頭都在我們心頭徘徊,甚至開始懷疑人生。。。那天晚上的沉重可想而知。。。或許我此生都不可能做媽媽了。。。

於是我們夫妻倆五點多爬起來,不敢喝水不敢吃東西,開了三個多小時的車趕到武漢的婦幼醫院。候診的時候我的情緒終於崩潰了,哭得一塌糊塗,說不出話來,以至於醫生問診時,我也是抽抽噎噎地說不出話來。

醫生看了第一張化驗單說,指標很正常啊,沒問題呀。

我抽噎著指著第二張化驗單,醫生看了看:這hcg不對呀,懷孕四周不可能達到兩萬多,兩天時間也不可能從兩萬降到六百!!!

咦。。。。

這是什麼鬼。。。

難道我們帶錯了?

可確實就是這張單子呀?!!!

不對!!!這時間怎麼是2016年5月30號!??

我明明是2017年1月9號驗的!!!

莫非醫院搞錯了???

此刻醫生髮話了,再驗一次血,看看情況,孩子應當是保得住的。

歐耶✌(՞ ՞)✌

我們夫妻倆屁顛屁顛地下去抽血了。。。

化驗結果出來後一看,hcg漲到了一千,放心了。孩子一切正常。。。

果然是醫院搞錯了。。。

本來兩個懷疑自己懷疑人生的蒙貨,立馬就陽光燦爛了✌(՞ ՞)✌

感謝天。。。感謝地。。。感謝陽光照射著大地。。。✌(՞ ՞)✌


Aorqu用戶:

我也來一個。

到美國讀書的第二年帶太太去了,住在一個沒空調的公寓。佛州七月,各位,40度。

買了一個二手的空調,60美元,開起來像拖拉機一樣吵。過了十天,電費帳單來了,媽蛋的1600度電,150美元,十天啊

你是空調嗎?親,你肯定你是空調嗎?我們的第一反應是先把這個會發聲音的怪物關了。然後給水電打電話。電話里回,「十天一千六百度電是可能的。」

是可能,戈爾總統家一個月四萬度電呢。可我不是總統。

趕緊去一趟,那時候還沒有車,早晨九點,從汽車站走過去不到一千米,到市政廳的時候已經像水洗的一樣了。

一進屋,空調十八度,汗水一下就凝了,身上就像披了個雨衣。

所有的人都不緊不慢,似乎全世界就我一個憤怒的混蛋。

我前面有四個人,我寫上名字。等我前面那四個人完事兒。


邊是一個工作人員的辦公桌,一個五十多歲的大爺,典型的美國南部糙漢,肚子大得像蟈蟈似的,留著花白鬍子。估計是個小負責人之類的,說話很沖:「今天早晨
我開車過來,看到一隻白頭雕飛來捉一隻松鼠,松鼠在樹上玩命地跑,白頭雕一個俯衝下來,松鼠突然間從樹上側著跳下來,白頭雕差一點撞在樹上,可是它在最後
一瞬間彎了一下翅膀,從樹旁邊擦著飛了過去,你知道嗎?那種力量是非凡的……」

對不起,六年前的事情了,原文比我的拙譯美一百倍,而且糙漢講得非常投入,表情特別認真,一邊講一邊打著手勢。

「你描述得真美。」我忍不住稱贊了一句。

「你說什麼?」

「我說你講得真美,我就像親眼看見了一樣。」我又說了一遍。

他的表情沒什麼變化,但我能感覺到,他起身的動作變得輕快了。

最後真的是他來接待我,問我,「有什麼問題嗎?」

「有個小問題需要核對一下。」我比較注意自己的措辭,我覺得面對的是個藝術家。

「哦,讓我們一起來看看這個小問題。」他似乎很能感受這種小幽默。

問題很快清楚了,某個迷糊的錄入員把表的讀數抄在了金額一欄上,結果數字翻了十倍。

我們一起笑著記下了這個問題。

「錢會在下月返到你的賬戶里。」

我走出門,天氣並沒有因為我的心情變好而涼快,我像一個水雞一樣回到家,空調再次嗡嗡響了起來。

有什麼美好的嗎?
當然。
我想大夥都一樣痛恨政府工作人員,覺得他們蠢笨,低效,冷漠,情感麻木,腦袋和屁股可以交換使用,而在這些被我們痛恨的人眼中,我們大概就意味著麻煩,是非和各種返工和重複勞動,意味著爭執,惡聲惡氣和冷眼相對。這種相互之間的敵視似乎從有公務員那天就開始了。而在這個故事裡,這個糙漢在講述的一瞬間讓我感到了他的人性。從那時起,某種寬容在我心中蘇醒。我在美國四年遇到的各種各樣的機構錯誤很多,甚至到現在,我已經回國,水電還欠我一百多美元的押金沒有退還。有很多次需要去面對各種各樣的工作人員,有些人態度很差。但我不再仇視,因為只要是人,就會犯錯誤。至少,那一時刻我感覺到了那些人對於美和生命的感觸其實並不下於我們。


Aorqu用戶:
我象我爸,人緣好。每次晚點名我都要敲一下這個板裝逼,結果今天值班士官最討厭新兵拍板。。於是我被叫回來罰五分鐘換制服遊戲,就是5分鐘內換迷彩作戰服,下樓報道再換冬季運動服,下樓報道再換正裝禮服,再mix match各種排列組合這樣這樣。我本來想我靠真倒霉,結果換了第二套再跑樓上發現我的戰友們都把我所有制服拿出來擺好全員準備幫我穿衣服再戴這個戴那個。感覺象鋼鐵俠一樣盔甲自動上身一樣帥呆了,還好我象我爸,人緣好。


白鴿:
前不久牙壞了,去牙所修牙。
在我前面的一個大爺,拔完了牙就拿出來個小本給醫生,可能是當過兵什麼的。醫生看大爺人老,就說你給我十塊錢得了。大爺又彷彿聽不懂醫生是什麼意思了。。空氣瞬間進入了比較尷尬的狀態。我想大爺那麼老了,可能真的沒有錢,或者真的耳背了。。我就把錢給了。。(我也沒有經濟來源阿!但是十塊錢,還是出的起的)等著我修完牙,問醫生多少錢,醫生說不用給了,等著消腫了在過來看看。我說,那謝謝醫生~
醫生說:我也謝謝你。


許密杉:

早上起來,她發現家裡停電了。於是沒辦法用熱水洗漱,用電吹風吹頭發,不能熱牛奶,烤麵包,只好草草打理一下就出門。

剛走進電梯,鄰居家養的小狗一下子沖進來撲住,上周剛買的米白長裙上頓時出現兩只黑黑的爪印兒。

開車被警察攔,才想起來今天限行,罰了一百。

到了公司,正好晚了一分鐘,又罰五十。

沖進會議室開例會,老闆正在宣布工作調整的名單。她的業務居然被無故暫停,她的職位則被一個不學無術,整天就知道開豪車,用菠崍史特泡嫩模的傢伙所取代。

午餐時間,所有人都鬧著要新任主管請客,一窩蜂笑鬧著出了門,沒有人叫她。

她一個人去了餐廳,剛把一口飯送進嘴裡,重要客戶打來電話。

對方取消了金額最大的一筆訂單,年底的獎金泡湯了。

她看著面前的午餐,再無半分胃口。

剛回公司,電話響起,媽媽在電話那端哽咽,說姥姥的病又重了,可能熬不過這個月了。

她安慰著媽媽,絲毫不敢提及自己的工作變動,只說一定盡快回去看姥姥。

放下電話,簡訊聲響起。

居然是暗戀了十年的對象發來的消息:HI,我要結婚了。

黃昏,她站在回家的路邊等著打車,可每位司機聽到要去的地點都拒載。無奈,她踩著高跟鞋,拎著沉重的電腦包,向家的方向走去。

腳很快磨出了血泡,實在走不動了,太痛了,她蹲下來緩緩地揉著傷口。

夜色籠罩,頭頂的月亮冷冷地俯瞰著她,彷彿無聲的提醒,家裡還是一片黑暗。

她的眼淚在一瞬間奪眶而出。

……

看起來,我們的生活充滿了悲傷。

拼盡全力的會急轉直下,刻骨銘心的會草草結局,飛蛾撲火的會灰飛煙滅。

於是我們失望、沮喪、困惑、掙扎,甚至絕望,對這一切產生深深的不信任感與抗拒感。終於覺得筋疲力盡,無路可走。可是真的走不下去了嗎?

她站起來,擦乾眼淚,搖晃著繼續往前走。

直到下一個路口,有一輛車終於停下來。報了地址,司機和氣地說這么巧,我們住同一個小區,看小姑娘你走得辛苦,正好收工,免費送你回家。

她連聲道著謝上了車,電話響起。客戶在另一端說,雖然訂單取消,可是她的敬業態度讓他覺得感動。不知她是否對新的崗位感興趣?如果願意跳到自己的公司,薪資漲一倍,職務也提升。他說,其實我等你辭職已經等了好久。

她驚喜地說著謝謝,心情豁然開朗起來。

於是順手給暗戀對象回了個簡訊,說祝你幸福。

手機熒幕閃亮,是他發來的回復:今天我跟阿姨通了電話,我們這周末一起回家看姥姥吧。

她驚疑地回:為什麼你要陪我回家看姥姥?

他發來一個笑臉:如果不是想讓姥姥開心,我不會把求婚提前這么久的。

她不敢置信地望著那一行話,張大了嘴巴,手足無措。

他像知道她的心事,又發:我都知道,我喜歡你。

她眼圈一下子又紅了,心裡卻轟轟炸開幾朵煙花。

一路抿著嘴笑。回家,拿出鑰匙,鄰居家的門卻先開了。

鄰居笑眯眯地說:今天我遛狗回來,發現你家的電閘壞了,就叫我老公幫你修好了。

在她的身後,那隻小狗探出頭來,汪汪兩聲,歡快地搖著尾巴。

她推開家門一室融融,滿眼暖意。

所有的故事都會有一個答案。所有的答案卻未必都如最初所願。

重要的是,在最終答案到來之前,你是否耐得住性子,守得穩初心,等得到轉角的光明。

(轉自天涯)

專題導航<< 現實可以有多美好?現實可以有多美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