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學界發現新物種有多大學術價值?

問題描述:發現一種新病毒、新昆蟲、新植物等等的學術貢獻有多大?困難度有多大?頻率有多高?
, , , ,
匿名用戶:
看到 @林十之答案下的評論,其實是很悲涼的。
很早就想繼續就這個問題寫寫答案,最近事情特別要緊,剛剛忙完,現在才有時間好好回答。

這些照片,是2014年這個屬發表的新種,加上它這個屬也才4種。
這群孤零零的只長在地球對面的巴西的小灌木,卻是能吃線蟲的肉食者,誰知道是不是將來就會從它身上弄出個大新聞?
如果不經意間忽略了這個小小的類群,我們甚至不知道食蟲植物也有吃線蟲的呢。

沒錯,林十之的答案,是用講故事的方式,訴說著悲傷的往事;因為悲傷,所以凄美;因為凄美而不帶有直面利益的描述,所以被歸為,「講情懷,然而並沒有什麼用。」
大概是大部分人都沒理解到這一層吧:每一個現在你看到的物種,都是自最開始那一大鍋原始湯開始,經歷5次大規模滅絕和數不清的其他事件,穿越數十億年的時間,經歷無數的試錯、淘汰和無數的偶然事件,無比偶然地延續到今天。
有很多人疑惑,為什麼現在的生命系統如此精巧?難道不是智慧設計的么?
太多人還是沒有理解「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究竟是多麼殘酷的事情,也有太多人還沒理解進化論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長頸鹿的長脖子是因為要吃高處的葉子進化出來的呀」,這是一種合理的解釋。
但是這進化的過程,絕不是「我想吃高的葉子,我要把脖子伸長一點」,而是殘酷到你想像不到的,吃不到高處葉子的,統統都死掉了。
不管是餓死還是蠢死,總之就是死掉了。
每一個活著的物種,沒有一個不是從最遙遠的幾十億年之前延續下來的。
延續到今天的物種,大概只有整個地球存在過的所有物種數量的1%,並且同時意味著,它的身上,肩負的是流轉不知道多少代的基因,那是來自遠古的饋贈與記憶,是一個物種滅絕之後,看起來再也沒辦法找回的損失。
生命的爆發和滅絕,說起來是一句淡淡的「多少多少億年前」,實際上也讓人們忽略,億年,到底是多漫長的時間。
生命一直都在悠長的歲月當中走鋼絲,你,我,每一個都是。

太多人眼裡,不能吃不能用不能玩就是沒用,不能讓人生存得更舒服就是沒用;誰都不知道未來是什麼樣的,誰都不知道,生物圈這個大的積木堆,究竟會在抽調哪一塊積木之後,轟然倒塌。
現在有太多養尊處優的人,有著莫名其妙的優越感了,不管是對自己同類的人,還是對「低人一等」的動植物,更不用說沒有生命的東西;你之所以覺得無所謂,覺得無所畏懼,是因為你的無知。
何夕的《傷心者》里有這么一段:

「古希臘幾何學家阿波洛尼烏斯總結了圓錐曲線理論,一千八百年後由德國天文學家開普勒將其應用於行星軌道理論。數學家伽羅華西元1831年創立群論,一百餘年後獲得物理應用。西元1860年創立的矩陣理論在六十年後應用量子力學。數學家萊姆伯脫,高斯,黎曼,羅馬切夫斯基等人提出並發展了非歐幾何,高斯一生都在探索非歐幾何的實際應用,但他抱憾而終。非歐幾何誕生一百七十年後,這種在當時毫無用處的理論以及由之發展而來的張量分析理論成為愛因斯坦廣義相對論的核心基礎。

看起來沒用的東西,可能是因為naive所以才沒用啊。

要說跑題了,沒說學術價值,那就再舉個例子吧:
如果沒有發現Thermus aquaticus或是類似的耐高溫細菌,誰能想像今天的生化實驗會多麼低效?
那些說新物種只關乎情懷的,有誰在第一次知曉極端環境生物的時候,當中看到技術革新的可能?

又短視又沒有情懷,倒也無所謂,只是還要跳起來說「光有情懷有個卵用」,唉,真是被惡心到了啊。


Aorqu用戶植物學:

講一個略悲傷故事吧。

(Zhang, 1999)。圖片中的植物是這個故事的主角,中華白玉簪 (Corsiopsis chinesis)。我們連它的一張實物照片都找不到。這個新種,是1999年,由中科院華南植物研究所的張奠湘研究員,整理一批1974年於廣東封開採集到的舊標本的時候發現的。發現這個新種是什麼意義呢?這是白玉簪科(Corsiaceae)整個科,首次在整個亞洲被發現,並以該種建立了單種屬——白玉簪屬(Corsiopsis)。白玉簪科的另外兩個屬,一個只分布在新幾內亞及附近島嶼,另一個只分布在南美洲。
(Merckx, 2013)。它們的距離是如此的遙遠,就像是失散多年的三個親兄弟,遺落在地球上的三個角落,從來沒有機會團聚。但故事的結局是悲傷的,中華白玉簪除了那一份70年代的標本以外,半個世紀以來,就再也沒有從野外採到過,很多人都猜測,這個種,以至這這個屬,都已經滅絕了,它的滅絕,甚至可能早於1999年它首次被發現的時間。這三個地球上天各一方的親兄弟,現在可能只剩下兩個了。

細思恐極的是,要是1999年沒有人去調查那批標本,甚至要是那份70年代的標本因為種種原因沒有保存下來,其後果就是,整個中國植物志會少掉一個科,整個亞洲會少掉一個科的發現記錄。而對於這個種,這個屬來說,由於個體微小柔弱,形成化石的難度大,如果我們沒有在它滅絕之前發現它,它會相當於從來沒有存在過。過去,現在,以及未來數百數千數萬年的漫長時光中,可能壓根就沒有它存在過的絲毫痕跡。

而且更無奈的是,即便在發現它的時候它還沒有滅絕,我們目前也還沒有足夠的能力去保護它。中華白玉簪是腐生植物,這意味著它不進行光合作用,而是依賴於和它的根系共生在一起的真菌獲取全部能量。目前人工環境下還無法模擬這么復雜的真菌共生體系,除了很少一部分腐生蘭,腐生植物是無法人工栽培的。它們纖細柔弱,如同鬼魅一般,飄忽不定。你能在野外看到它們是你的福氣,它們今天可能出現在這里,明天就消失了,後天可能忽然出現在那裡,或者某天它就忽然全部滅絕了,再也看不到了,我們沒有一點辦法,只能聽之任之。

中華白玉簪看上去可憐可嘆,但又何嘗又不幸運呢?至少我們知道,它曾經存在過,曾經活在這個世界上。而那些我們還沒有機會發現就已經滅絕的動植物,它們可能沒有留下過任何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線索,它們存在過,但等同於從來沒有存在過。天空沒有鳥的痕跡,但我已飛過。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迫切地想要發現新物種,為的是不留下像上面那樣的遺憾。尤其是現在隨著人類對自然界的干擾,物種滅絕的速度在大大加快,發現新物種的難度也在加大。人類作為地球上唯一有高級意識的生物,其特殊之處就是能夠意識到自我的存在,以及存在所蘊含的價值。只有人這個存在者能夠提出存在的意義問題,能夠領會存在。人的本質,就是在世界中存在。人類為自己的歷史作記錄,也為生活於斯的地球作記錄。人類為自己編纂史志,也為自然編纂動植物志,企圖把過去和現在的所有的存在,都用記錄固定下來,不要讓它湮滅在漫漫歷史長河中。這是人類之所以為人類的浪漫啊。

有記錄,就不會徹底消失。數百年後,地球生態系統可能毀於一旦。當人類不得不放棄地球,踏上宇宙飛船奔向群星時,尋找我們新的歸宿時,我們的後代可以打開動植物志,在舷窗透過的太陽的餘光下,向他們的子女展示,那個以前太陽系最美麗的,蔚藍色的母星上面,曾經存在過那麼多美麗的生靈,我們為它們寫過很多詩,譜過很多歌。

甚至於有一天,人類文明徹底滅亡了,如果有外星文明來這里造訪時,他們能夠幸運地找到我們的文獻,拂去上面厚厚的灰塵。在仔細解讀以後,他們會知道,這個現在看起來一片死寂的星球上,曾經存在過那麼多生機勃勃的動植物,其中有一種靈長類生物——人類,創造出了燦爛的文明,它們能夠領會這個地球上其它生物的美和價值,它們把這些生物記錄下來,它們創造了藝術來表達這種美。那些外星文明,甚至有可能依據人類的文獻,重新復原人類文明,以某種超越的方式延續下去。

有記錄,就不會徹底消失。所以我們要不斷發現,不斷記錄。


一隻饞蟬:

本人碩士讀了三年昆蟲分類,期間一直參與的新種的採集、記述和發表。我以分類學的眼光來說說吧。就我個人的經歷而言,昆蟲發現新物種絕對不是什麼難事,首先,要耐得住寂寞,能夠沉下心來看得下去標本、翻得下去資料,整天對著解剖鏡看人家小雞雞雖然聽起來很刺激但是時間長了會頭昏眼花很無聊滴,再加上給他們畫像照相,眼睛都練成對眼神功了好不好;第二,身體貭素得跟上,出野外采標本最少也得30天吧,每天最少得走個十里吧,晚上得熬夜燈誘吧,還得捨得往同行沒怎麼去過的地方鑽吧,沒一副好體格抗的下來么。螞蝗,蚊子蒼蠅啥的都是小case啦,萬一碰上個有毒的白娘子啥的,小命就交代他鄉了;第三點,我覺得最重要,要能夠接觸到足夠多的標本和資料,說起標本,不得不提大英博物館呀,藏著辣么多昆蟲標本,算是我這個曾經的分類狗仰望的一大聖地。
關於發現新物種對其他學科的學術價值吧,我只得呵呵了,但是我們分類學有一點是值得強調的:我們為每一個種物種確定了它們唯一的拉丁名,也就算上了戶口,以後所有的關於這個物種的研究必須以我們的戶口本為准,聽起來有沒有很nb的趕腳?就昆蟲的新種發現來說,我個人認為除了豐富當地的動植物資源庫以外,我們能夠為其他專業提供的學術價值並不算多,因為既然是剛發現的新物種,人們對他的研究也就是剛剛開始,值得借鏡的東西當然就很少,看影響因子啥的就體現粗來啦。
換句話說,分類學專業實用性並不強,不能將科學技術轉化成生產力,更不能轉化為人民幣。可能這也是導致這個專業越來越不招學生待見的原因吧。
(覺得自己歪樓了呢,寫著寫著就寫成吐槽分類學了)


羊迪:

歪個樓,恩,我也來講講故事。
沒錯,「有記錄,就不會消失」。就會有一種「你來過,我見證」的欣慰感,就會有天空即便不曾留下你的痕跡,但你曾經飛過,我曾經記下的自豪感。
而這一切,源於「成為生物,真的很不容易”源於在茫茫宇宙中,我們真的很「孤獨」
據我們所知,銀河系裡有1000億到4000億顆恆星(沒錯,就是這樣不清不楚),而銀河系又只是大約1400億個星系之一,可即便宇宙如此巨大,目前已知的有生物的地方,也只有地球。而在地球上,從最深的海溝到最高的山頂,已知生命的全部生存範圍只有28公里厚,與浩瀚的宇宙相比,這算得了什麼?在一個如此孤獨的宇宙里,每記錄下一個新物種,對人類來說,都是一種快慰。

生命史,是一個大規模淘汰的故事,接著是少數倖存者的品種分化,而不是通常認為的不斷優化、不斷復雜化、不斷多樣化的故事。
地球已經目睹了5次大的滅絕事件——依次在奧陶紀、泥盆紀、二疊紀、三疊紀和白堊紀,以及許多小的滅絕事件。而每一次的大滅絕事件,都會有70%-85%的物種滅絕。在二疊紀,至少95%從化石記錄中得知的動物退了場,再也沒有回來。而我們必須要清楚,一個物種要想形成化石並保存下來,最終還被人類發現並記錄,這樣的概率是很小很小的。
我們與其他生物只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在將近40億年時間里,在每個必須的時刻,我們的祖先從一系列快要關上的門里鑽了進去——在10億個可能把我們從歷史上抹掉的關鍵時刻一次也沒有中斷過。
那麼,大家知道我們人類現在對於地球上僅存的這些」幸運兒’的了解程度有多少么?我簡單舉幾個例子,你們可千萬不要掀桌子啊!
1.據《經濟學家》的一篇報道說:世界上多達97%的植物和動物物種尚待發掘。在已知的生物中,100種當中有99種,還是以上,只有一個簡單的描述——一個科學的名稱,博物館里的幾個樣品,科學雜志上的零星說明,僅此而已。我們實際上並不知道我們知道什麼,這就是我們目前令人不可思議的狀態。(我就隨手百度和個封皮而已,大家別多想)

2.達爾文在寫完進化論後,曾有一段時間完全把進化論封箱,而去研究一種叫做「藤壺」的生物,人們普遍認為,他是在為了他的進化論養精蓄銳,藤壺只是他的一個緩兵之計。但是,很少有人知道,當時提出「進化論」構想的人,至少在歐洲就有三個,達爾文,只是最「權威」的罷了。而藤壺,自達爾文之後的幾百年,卻沒有多少人研究,恐怕沒有達爾文對藤壺的分類,人類,永遠不會去理睬藤壺么?難道,是因為它丑么?=_=

評論里一群人抱怨自己被藤壺的圖片惡心到了,答主照顧各位的審美刪去了圖片,想看的少年自行檢索好了。其實挺可悲的,長得丑還不能出來嚇唬人,sigh

3.有一種叫做吸蟎的微生物,迄今為止發現了500種,而這一切,幾乎都歸功於一位熱心的業餘人員的努力。他是戴維·布萊斯,倫敦一位辦事員。吸蟎各地都有,但你可以請所有研究吸蟎的專家來你的家裡做客,而且,只需要多準備一雙筷子。
(抱歉我居然找不到一張吸蟎的圖片!!)

4.感謝各種通俗讀物的科普,渡渡鳥是我們知道的已滅絕物種中最知名的了。然而,綜合起所有的資料,我們對渡渡鳥的了解大致是這個樣子:它生活於模里西斯,體態豐滿,但味道並不鮮美,是鳩鴿家族最大的成員。不過它身體究竟多大多重,卻從未有過精確記錄。哦,順便一說,在最後一隻渡渡鳥死後的大約70年,也就是1755年,牛津阿什莫麗恩博物館館長發現一個標本發了霉,就命人將它扔到火里燒掉,而這個標本,就是這個世界上僅存的一個渡渡鳥標本5.但是啊,拋開學術價值,僅從商業角度來看,人類對於物種的分類真是樂此不疲。抱歉,說錯了,不是物種,是品種。舉個例子,我們普通人知道的狗的品種大致有鬥牛、京巴、薩摩、邊牧、蘇牧、泰迪、松獅、……太多了,可是,這么多品種的狗狗,實際上只是狼種(Canis lupus)家犬(Canis lupus familiaris) 亞種而已,沒錯,狗之間是沒有生殖隔離的,它們只是經不超過5000代的人工選育後出現的「品種」罷了。反觀我們「討厭」的「蟲子」,無論它們橫跨了多少種屬、多大地域、存活了多久,我們普通人也就知道蒼蠅蚊子罷了,實際上,卻有數以千萬計的種類。
寫到這里,生物學界發現新物種有多大學術價值呢?發現與認識生物,是我們人類必須要做的事情好伐?!連「名字」都叫不出來,還當什麼萬物之靈?!就是妖怪都當不了好伐?!
先說明,不知道的我不會亂說,推薦閱讀的話,《萬物簡史》不錯哦。


王愷:

謝邀請
僅從仙人掌科近來的發現來說

頻率:每年兩三種的樣子
意義:越來越大,為什麼這么說呢。因為經過兩三百年的探索,容易發現的肯定是沒了。
容易發現:
一是指顯眼,巨大,或者比較大。
二是分布廣。
三是人類活動頻繁的地區有分布,比如景區了,農田了,路邊了,河邊了之類的。
那麼剩下的基本是:擬態特別好的,特別小的,能在極端環境下生存的,比如鹽湖了,懸崖了之類的地方。當然還有種群已經特別小的。
那麼每一次發現基本都是很極端的品種,進化到死衚衕了,擁有比較奇特的生存技能。
比如這兩年有這個
貝氏乳突,極度下沉的球體,很小,大概一個硬幣吧,這么小一玩意,又不突出地表,在亂石堆里走過是很難看見的。這玩意還沒經過仔細的研究,但是從外表來看已經是乳突屬里獨一無二的結構了,復合了多種老品種的特徵。
另外,商業價值,極大。這個保護的還好點,只有零星種子出現在市場上。在它之前發現的海星花籠,已經快被掃盪光了。仙人掌真是很難保護,新發現的都是一丁點大的東西,又不需要呼吸不需要喝水,屁股兜里一裝就走了。拔一根別的植物還要保濕啥的,仙人掌裸體扔在那一兩年都不會死。

發表迴響